第一千四百七十章 他怎麼這麼強?

“你是說,整個船塢港口,都在這位鄒大人的庇護之下,而這裡只收容無權無勢生無所依的普通人?”

林北辰好奇地確認。

夜天凌態度一般,反問道:“你們不是已經走過了整個船塢港口嗎?難道沒有看出來?”

呃……

林北辰豎起中指揉了揉眉心。

仔細一想,好像的確是這樣。

從船塢港口的最高處,一路順着道橋和臺階走下來,一路見到的都是衣衫襤褸的普通人,以老人、兒童和女子居多,只有少量的青壯年,實力也不算高。

若說最正常的,反而是看守石牆和石門的夜天凌這數百人,都是武者,實力大部分在宗師境界,14級領主境界的夜天凌反而是目前可以看不到的實力最強者。

在割據混亂的世界,佔據一方的雄主,往往都是拼命地收納強有力的手下,招攬各種人才,只有有價值的人才會得到庇護。

像是鄒天運這樣,佔據了船塢港口這個絕佳寶地,卻只收納普通弱者的大人物,可以說是絕無僅有的奇葩。

林北辰與秦主祭對視一眼。

都看懂了彼此的想法。

這個鄒天運必定是一個實力超絕的強者,所以才根本不在乎手底下到底有沒有人,很自信只需要他一個人,就可以鎮住一切外敵。

此人不是大奸,便是大善。

“只是庇護,並未提出其他要求嗎?”

秦主祭問道。

夜天凌道:“鄒大人喜歡有美貌的女子,陪他玩遊戲。”

嗯?

林北辰心中一動。

多人運動?

好一個SP。

夜天凌瞪了他一眼,道:“只是晚一些猜字謎、丟沙包、跳繩等簡單正常的遊戲而已,不是你想的那樣。”

林北辰撇撇嘴。

我什麼也沒有想啊。

不過,被夜天凌這麼一說,鄒天運在林北辰的心中,驟然變得親切和接地氣了起來。

突然很想和他做朋友是怎麼回事?

“你說的那些外來者,做出這樣天怒人怨的事情,殺害星路議員,毀滅了整個‘北落師門’界星,難道紫微星區的人族議會,就不聞不問嗎?”

秦主祭又問道。

人族神聖帝皇建立的龐大帝國,階層分明,每一級的帝國組織都井然有序,理論上可以應付任何突發狀況,對付任何人爲引起的災難。

而‘北落師門’界星又是天狼星路的北大門,是整個紫微星區的交通樞紐和貿易集散點,重要性不言而喻。被這樣毀掉,上層議會竟然一點兒反應都沒有?

就算是天狼神朝崩壞,也不至於崩壞到這種程度吧。

“一開始,是消息被封鎖,再後來整個界星都已經毀掉了,失去了價值,自然沒有人在意,更何況,動手的外來者,在紫微星區有着龐大的背景,身份地位崇高,所以各方都諱莫如深,不敢深究……”

夜天凌憤恨地道。

“這個外來者,到底是誰?”

秦主祭追問。

林北辰驚訝地看了大大老婆一眼。

熟悉秦主祭的人都知道,她這麼問,絕非是順口爲之無的放矢,而是準備要做點兒什麼了。

“說了也沒有用。”

夜天凌搖搖頭。

對方的勢力龐大的令人窒息,就連王霸膽這樣的大人物,都被輕鬆按死,說毀滅一個星球,就直接毀滅毫不在意,現在說這些,又有什麼用呢?

“是二級議長林心誠。”

一邊的羞澀年輕人謝婷玉突然擡頭,咬牙切齒地道:“我們每一個‘北落師門’還活着的人,都知道罪魁禍首就是他。”

他的父母,還有姐姐妹妹,都是死於這場災難,心中恨死了這場動.亂的掀動者。

林北辰心中一動。

好像是在哪裡聽到過這個名字。

哦,對。

銀塵星路三大軍事集團中,‘風龍軍部’的靠山,好像是就是這位叫做林心誠的二級議長。

“確定嗎?”

秦主祭看向謝婷玉。

羞澀年輕人這一次沒有躲避秦主祭的目光,眼中含着淚,雙拳緊握,咬牙切齒地道:“是他,絕對是他,大家都知道……當初,那些儈子手和屠夫們,在‘北落師門’界星上囂張跋扈,無所顧忌,根本就不曾遮掩他們的來歷和背景……”

“真的是他。”

“就是那個傢伙。”

“二級議長啊,滔天大人物,我們這些螻蟻蟲子一樣的普通人,怎麼敢隨便攀扯誣陷他?”

“就是這個惡魔,派遣的軍隊殺了王霸膽大人全族,又運送了一頭‘吞星者’,毀滅證據,也毀滅了我們的家園!”

周圍的粗糙髒漢子們,情緒被引燃了,一個個義憤填膺地低吼着。

彷彿只要說出來,就可以宣泄一些心中的仇恨和絕望。

黑暗中,秦主祭的表情嚴肅而又認真。

她與周圍的漢子們對視,用無比肯定的語氣,一字一句地道:“你們放心,總有一天,這個罪魁禍首,一定會得到應有的懲罰。”

此時,夜天凌等人還不知道,這句近乎於承諾的話,有怎樣的份量。

謝婷玉低下了頭,低聲啜泣。

夜天凌苦笑着長長嘆氣,道:“希望如此吧……對了,兩位是來自於銀塵星路,可曾聽說過‘劍仙軍部’的事蹟?”

林北辰猛然就坐了起來。

你要說這個,那我可就不困了啊。

“聽說過,也見過。”

他道。

篝火明暗不定的火光照耀之下,夜天凌的眼睛裡,閃爍出一絲期冀的光芒,。

他迫不及待地問道:“聽聞‘劍仙軍部’與那些腐朽殘暴的軍部不一樣,他們抗爭殘暴,斬殺惡徒,對抗獸人,是星河之間難得的正義之師,他們統治下的界星,普通人也可以活的很有尊嚴,是真的嗎?”

他用無比期待的眼神,看着林北辰,眼裡像是燃燒着希望的光芒。

謝婷玉等其他的漢子們,此時也都眼巴巴地看着林北辰。

他們的神情,就好像是快要被洪水淹沒脖子的人溺水之人,明知道希望不大,但卻依舊在用最後的力氣等待漂浮在遠處的一根木棍來拯救自己一樣。

林北辰原本還想要謙虛一兩句,說什麼劍仙軍部不過如此,劍仙林北辰也只是小有薄名之類的……

但感受到這些人的目光中微弱火焰一般的期冀,他改變了主意。

重重地點點頭,林北辰給出了肯定的答案,道:“不錯,劍仙軍部是真正的正義之師,他們以象徵着光明和勇武的銀色長劍爲旗號,軍中皆是我人族的驍勇將士,銀色擊劍圖騰的風帆,所過之處,災邪退散,公平正義之光照耀星河。”

人羣中響起一片歡呼聲。

漢子們的髒臉上,煥發出激動人心的光彩,好像是一下子找到了活下去的希望和意義。

“劍仙軍部的大帥林北辰,真的是星河級強者嗎?”

“我聽說,瘋帥王忠是萬年難得一見的美男子……而且,他還是劍仙林北辰大人的親爹,是真的嗎?”

“張三刀,你他媽的蠢逼啊,瘋帥王忠怎麼可能是劍仙林大人的親爹呢?姓都不一樣,是義父,比親爹還親的那種義父。”

“這位公子,‘劍仙軍部’會向天狼星路進軍嗎?他們……會不會來解救我們?”

氣氛活躍了起來。

糙漢子們恢復了說笑。

林北辰聽着這樣的議論,心裡忍不住在罵娘。

是誰傳出來的這種消息?

王忠這個狗東西,外宣竟然搞成這樣,又偷偷摸摸地佔我便宜。

“也許會來吧。”

林北辰給出了模棱兩可的答案。

劍仙軍部可以在銀塵星路稱雄,但若說進軍天狼星路,實力還不太夠。

最大的依仗是【UU跑腿】。

但就算是自己不計較錢財的得失,最多一次也只能夠下單邀請兩位星河級強者,持續的時間也不會太長,難以完全碾壓天狼星路上的所有勢力。

而且,‘跑腿費’是真的貴到吐血啊。

聽到林北辰的回答,夜天凌等人依舊很興奮。

所謂希望,就是這樣一種神奇的東西。

哪怕它的存在虛無縹緲,但只要你能夠遙遠地看到它,哪怕它的存在只是理論上的一種可能,它都可以帶給你無盡的動力。

秦主祭沒有再追問。

她似乎是在消化着剛纔獲取的各種信息,在內心裡整理整合。

林北辰永遠都不會小看秦主祭。

因爲這是一個身爲凡人卻能屠神的奇女子,集美貌和才華於一身,曾經創造過無法想象的巨大奇蹟。

進入洪荒世界之後,秦主祭似乎顯得很低調,但林北辰可以感覺得出來,她正在以一種別人難以察覺的恐怖速度,瞭解和觀察着這個世界,在無聲無息地做着準備和積澱,也許就在某一個瞬間,突然道法大成,一鳴驚人。

默默發育,然後突然驚豔世人。

說的就是她。

突然——

噹噹噹當。

刺耳的金屬敲擊聲,劃破了寧靜的夜空。

石橋上傳來了急促警示的敲鐘聲。

“魔獸,遠處有大量魔獸靠近了……”

“是【黑腐泥蜥】,天啊,數量太多了,有數千只……快警戒,弓箭手快就位啊啊啊啊。”

“夜大哥,情況不對啊。”

石牆上的守衛們,打出驚呼,各段各處的都傳來了噹噹噹當的金屬敲擊聲,急促刺耳。

夜天凌面色一變,猛地跳了起來,道:“大家快自取那些裝備,登牆準備作戰……快。”

衆人第一時間,將林北辰贈送的那些裝備都拿穿戴上,嗖嗖嗖嗖直接衝上了城牆……

石牆之下。

無數宛如蜥蜴般的爬行黑影,速度極快,正在千米之外瘋狂地突進,張嘴發出尖銳的嘶鳴聲,白色如刀刃一般的牙齒在夜色中閃爍着死神獰笑般的光澤。

這些怪物,宛如大片黑色的潮水朝着石牆涌來……

畫面足以謀殺密集恐懼症患者。

夜天凌看到這樣的情景,不由得面色狂變。

【黑腐泥蜥】已經是周遭魔獸中很難對付的一種,皮糙肉厚,極難殺死,眼下又出現了這麼多……

石牆守不住了。

這個念頭在夜天凌的腦海之中冒出來,讓他渾身顫慄。

一旦被這些血腥的【黑腐泥蜥】衝進船塢港口,棲居躲藏在各處道橋和塢口之中的老弱婦孺幼.童少年們,瞬間就會成爲它們的食物,根本沒有反抗的能力。

夜天凌握緊了手中的鍊金長劍,咬牙道:“兄弟們,我們已經退無可退,報答鄒天運大人的時候到了,身後就是我們的親朋家人,就算是死也不能退 ,隨我一起,死戰石牆,不要讓一隻【黑腐泥蜥】衝進船塢港口……”

一羣漢子們眼神悲壯,發出怒吼聲,站在石牆上,看着下方宛如黑色死亡之潮一般撲來的怪物們,等待着最終之戰的到來。

“這玩意兒,叫做【黑腐泥蜥】?”

一個略顯輕佻的好奇聲音,在石牆上響起。

夜天凌扭頭一看。

卻見不知道什麼時候,那個紈絝小白臉竟然也上了石牆,站在了自己的身邊,正在用一種好奇而又輕慢的眼神,仔細觀察下方的黑色死亡之潮。

“你怎麼上來了?”

夜天凌一怔,旋即面色一沉,大聲地道:“這裡很危險,你快走吧……最好趕緊離開‘北落師門’界星。”

“是啊,姐姐,你們快走。”

謝婷玉也開口,勸說同樣出現在石牆上的秦主祭。

這個羞澀的少年,因爲恐懼而身體微微顫抖,但卻無比堅定在站在石牆上,緊緊地握着手中的武器,絲毫沒有退卻的意思。

很害怕。

但還是要戰鬥。

因爲他有不能退卻的理由。

秦主祭輕聲道:“不用怕。”

然後看向林北辰。

林北辰緩緩地走到石牆邊緣。

在衆人目光的注視之下,他緩緩地轉身,看向衆人,背對牆外的黑暗,露出了一個標準的美男子微笑,然後雙手十指分叉,順着腦門插入長髮捋上去捋出一個大背頭,再然後張開雙臂,身體朝着牆外傾斜,朝着石牆下方自由落體一般墜落下去……

驚呼聲一片。

“你瘋了……”

夜天凌大吃一驚,想要阻攔已經來不及。

只見林北辰在空中一個轉體一百八十度加後空翻七百二十度,姿勢優雅地落在了地面上。

身法很優美。

“嘶……”

一聲刺耳狠戾的嘶吼。

一道黑色的蜥影,宛如利劍般從遠處的黑潮中飆射出來,閃電般劃破虛空,速度快到了幾乎肉眼無法捕捉,瞬間跨越三百米的距離,朝着林北辰張牙舞爪地襲來。

“15級的【黑腐泥蜥】首領。”

夜天凌失聲驚呼,道:“快,你不是丟手,快回來……”

話音未落。

“嗷嗚嗚……”

狠戾的嘶吼變成了痛苦的哀嚎。

只見那頭【黑腐泥蜥】頭領,突然被一隻白皙纖美宛如玉石雕琢般的手掌,隨意地捏住了脖頸,猛然靜止。

手的主人,當然是林北辰。

怪物被他隨意地抓在手中,瘋狂掙扎,卻沒有絲毫的意義,既無法傷到林北辰,也無法掙脫。

“好大的力氣。”

看到這一幕的夜天凌怔住。

他沒有想到,表面上看起來也就是低階領主級修爲的小白臉,力氣竟然這麼大,隨手就掐住了一頭【黑腐泥蜥】首領。

石牆下。

林北辰歪着腦袋,賣萌般地打量着這隻怪物。

看起來像是蜥蜴,但卻沒有角質鱗皮,渾身光滑猶如青黑色的魚皮,帶着一層薄薄的粘液,它的四肢強壯有力,爪子尖銳鋒利,嘴如鱷魚,口器中牙齒密密麻麻地排列好似是森白的匕首一般,黑色的舌頭上佈滿了密密麻麻的尖銳倒刺,是天生的武器,半米長的尾巴末端有一個流星錘般的骨瘤,甩動之間會造成巨大的破壞殺傷力……

真是醜陋而又愚蠢的生物啊。

林北辰厭棄地感慨着,隨手往回一丟。

咻。

尖銳的破空聲響起。

這隻【黑腐泥蜥】首領身不由己如同炮彈一樣倒飛出去。重重地砸在數百米外的蜥羣之中,跌跌撞撞瞬間不知道砸死了多少隻同伴。

但這並沒有讓【黑腐泥蜥】羣畏懼,反而是激發了它們的兇性,越發瘋狂地朝着石牆衝來。

林北辰笑了起來。

他簡簡單單地活動脖頸,十指交叉手臂外伸從容不迫地做了一個伸展運動。

然後拔劍。

擎劍在手。

咻。

身形破空,高速移動產生肉眼可見的氣浪朝着身體兩側爆開。

他一人一劍,如飛蛾撲火一般,閃電般地衝向二百米外潮涌而來的【黑腐泥蜥】羣。

下一瞬間。

雙方相遇。

一人單劍的白衣美男,就被黑色的潮水淹沒。

“完了……”

夜天凌忍不住閉上眼睛。

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紈絝子弟,也就是領主級的修爲而已,就算是力氣大一點,又能大到什麼程度?

竟然蠢到在這樣的危險時刻,因爲身邊女人的一個眼神,就去送死。

然而也是在這時,耳邊突然響起同伴們一片難以遏制的驚呼聲。

夜天凌一怔。

旋即猛然睜開眼睛。

然後就看到了令他終生難忘那個的一幕。

城牆之下,五百米之外,寂寥的夜色之中,白衣美男一人一劍,在黑暗死亡之潮中,隨手劈斬突刺,動作優雅至極,就如同閒庭信步一般,毫髮無傷。

而他所過之處,一頭頭兇悍暴戾的【黑腐泥蜥】,卻脆弱的宛如農夫鐮刀之下的稻杆一樣,前仆後繼紛紛倒下。

淒厲的嘶吼聲響徹夜空。

夜天凌心臟狂跳。

他難以置信地長大了嘴巴。

可怕的戰鬥力。

這個紈絝小白臉,竟然這麼強?

他施展的劍法,看起來極爲普通,並無驚人特效,也不算是變化繁雜,只是信馬由繮一般地隨意出劍。

但每次劍光閃過,便有數十頭的【黑腐泥蜥】在半空中化作數截,倒飛出去……

每一招每一式,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夜天凌甚至覺得自己也可以輕輕鬆鬆就複製這樣的招式。

但就是如此普通簡單的招式,在那個俊美如妖的小白臉的手中,卻有着不可思議的威力。

以至於到了後來,畫面更加驚悚。

小白臉身邊十米範圍,成爲了死神劃定的絕地,便是一些體長達到了四五米的【黑腐泥蜥】頭領,只要一進入這個範圍,就會在電光火石的瞬間化作一塊塊的殘肢斷臂,於血雨紛飛之中倒飛出去,瞬間死亡。

城牆上的漢子們,完全看呆了。

他們覺得自己好像不是在觀戰。

而是在觀看一場華麗的劍術表演。

白衣如玉銀劍如霜的年輕人,就站在那裡,如磐石般不肯後退半步,一人一劍,奇蹟般地將數千頭的【黑腐泥蜥】徹底攔住。

他的身影,宛如不可逾越的天塹。

不管【黑腐泥蜥】組成的黑暗之潮如何洶涌澎湃地衝擊,都難以跨越絲毫。

最後,所有的【黑腐泥蜥】在慘叫嘶吼之聲中,被盡數斬殺。

畫面從急驟的劇動,瞬間變爲靜止。

空氣中殘留着戰鬥的氣息。

石牆之下的荒野中,以林北辰所站立之地爲界,形成了截然不同的兩種畫面。

他的身前,是堆積如山的怪物屍體。

他的身後,連柔弱的野草也都安然無恙沒有被觸碰到。

船塢港口的石牆,根本沒有被這場恐怖的魔獸突襲所波及。

夜色中,白衣美男身形挺拔偉岸。

他的身前是死亡。

身後是寧靜。

【黑腐泥蜥】的嘶吼尖叫聲,早就已經消失。

淒冷的夜風吹拂。

天地之間驟然的安靜,讓石牆上的夜天凌等人,有一種做夢般的感覺,都不敢發出哪怕是一點點的聲音,生怕將這美夢驚醒。

“啊嗚……”

林北辰緩緩地伸了個懶腰,長劍化爲微光消失在手中,無比遺憾地道:“就這?還沒有盡興,就殺光了……沒意思。”

夜天凌等人:“……”

雖然這樣的話很欠揍,但他們卻無力反駁。

人影一閃。

林北辰很瀟灑地回到了石牆之上。

“怎麼樣?”

他一臉得瑟地看向夜天凌等人,道:“哥們我剛纔的身法劍式,帥不帥?”

夜天凌等人:“……”

帥是帥,但問題是你這麼直接問出來,似乎一下子把你自己剛纔營造出來的高人形象,給徹底擊碎了啊。

高人,會這麼得瑟的嗎?

“哈哈,原來你們都已經被震驚的瞠目結舌了……”林北辰輕輕地拍了拍夜天凌的肩膀,道:“兄弟,別羨慕我,羨慕也沒有用,因爲我這種帥是天生的,你這輩子都學不來。”

夜天凌等人:“……”

雖然內心裡非常感激這個小白臉,但是依然有一種想要打他臉的衝動是怎麼回事?

“怎麼樣?”

林北辰又笑嘻嘻地看向秦主祭。

秦主祭微微點頭,給予肯定。

這本就是她爲林北辰的‘至尊帝皇血脈’體質設計的理論戰鬥方向。

以劍術爲根基,憑藉肉身強度無敵的特點,兩相契合,採取近身戰的方式,纔可以真正爆發屬於自身的出最強戰鬥力。

在秦主祭的設計中,【破體無形劍氣】以及其他種種‘戰技’,都只是技巧類的牌,往往可以起到奇效,但卻絕對不會永遠都奏效。

秦主祭也曾使用過UZI微。衝,知道一些真相,所以纔會苦思冥想地爲林北辰設計真正屬於自身而不是藉助於外物的修煉之路。

只有自身的強大,纔是真正的強大。

實際上,從進入洪荒之後的那場血脈資質測試之後,秦主祭就開始鑽研各種典籍、功法、密錄和傳說,爲林北辰設計最適合他的修煉之路。

不得不承認,她是一位合格的‘老師‘。

找對了方向。

更加慶幸的是,她也是唯一一位可以讓林北辰心甘情願放棄使用外掛認真打磨自身的‘老師’。

在來天狼星路的路上,兩人在那間擁有一張可以睡下十個人的臥室裡,已經激烈地切磋討論了無數次。

如今遇到【黑腐泥蜥】這種力量和數量都恰到好處的磨刀石,正好可以實戰驗證。

而剛纔林北辰的表現,再次證明了這個理論方向是對的。

林北辰自己,也意識到了這一點。

聽大大老婆的話,別讓她受傷……

嗯,就是這樣。

“對了,剛纔的情況那麼危險,你們有可能戰死,那位鄒天運大人,難道就真的不會出手幫忙嗎?”

林北辰轉身看向夜天凌。

後者此時對林北辰的態度,已經是一百八十度大轉變。

“鄒大人白天和美少女們做遊戲過於勞累了,所以晚上需要充足的休息,會睡得比較死……”

夜天凌很委婉客氣地解釋道。

我艹。

林北辰對這個理由無言以對。

他嚴重懷疑,鄒天運白天調情然後晚上在做什麼見不得人的羞羞的事情。

一個疑似域主級的強者,晚上會睡死到不省人事的程度?

有古怪。

wWW▪тт kǎn▪C〇

“那他就不擔心,夜晚的時候,會有外敵攻進來屠戮,等他白天醒來,船塢港口受他庇護的數十萬弱者都死光了?”

林北辰不解地問道。

夜天凌客客氣氣地回答道:“曾經有不止一個人這樣做過,在黑夜中潛入港口船塢,殺了很多人,我們一度損失慘重,但他們卻找不到鄒大人身在何處,結果在白天降臨之後,鄒天運大人從沉睡之中醒來,展開了殘酷冷血的報復,展現出近乎於無所不能的力量,將這些人全部都找出來,連同他們的親朋好友和部下,全部都斬盡殺絕一個不剩,施予十倍報復……再到了後來,只要不是那些低智愚昧的野獸魔獸,但凡稍微具備智慧的生靈,不管是人族,魔族還是獸人,都不敢再做這種事情了,所以對於我們這些弱者來說,只需要在夜晚的時候,依靠自己的力量,藉助石牆和大門,抵擋住這些愚昧的野獸,不要讓它們闖入,就可以在船塢港口中生存下去。”

林北辰啞口無言。

秦主祭若有所思。

兩人都對這個叫做‘鄒天運’的奇葩,更加好奇了。

石牆外,遠處的黑暗中,又傳來了一聲聲若有若無的魔獸嘶吼聲。

有一些宛如豺狗般身影的不知名低級魔獸,被【黑腐泥蜥】屍體散發出來的血腥味吸引,藉助着夜色的掩護,衝到了戰場中大快朵頤,用鋒銳的牙齒撕扯着【黑腐泥蜥】的屍體狼吞虎嚥。

但很快,這些低級魔獸就腸穿肚爛哀嚎着死去。

夜天凌看着石牆外那堆積如山的【黑腐泥蜥】的屍體,無比遺憾地道:“太可惜了,這些魔物身體中蘊含大量的毒素,氣味腥臭劇毒,否則的話,可以搬進來烤着吃……”

那些低級魔獸,是被【黑腐泥蜥】的血肉給活生生地毒死的。

“這種大規模的【黑腐泥蜥】襲擊石牆,以前是不是沒有發生過?”

秦主祭突然開口問道。

夜天凌點頭,道:“【黑腐泥蜥】是11級魔獸,其中個別的頭領可以達到14級,它們一般生活在地下的毒氣沼澤中,不會出現在地面,像是這種數千頭【黑腐泥蜥】同時出現進攻石牆,以前從未發生過。”

秦主祭若有所思,沒有再問什麼。

接下來的一夜時間,再沒有發生其他的波折,夜天凌等人終於平安地熬過了這個夜晚。

當太陽的光輝,出現在遠處的地平線上,漢子們如釋重負,相互鼓勵,慶幸又可以多活一天。

他們需要返回自己的住處休息。

白天的石牆,無需守護。

因爲白天是鄒天運大人的輪次了。

夜天凌帶着謝婷玉等十名漢子,準備進城採購。

他們佔據着船塢港口,是可以對外來的星艦進行收稅,同時做一些提供‘補給’的生意,雖然隨着‘北落師門’界星的慌敗和混亂,導致入港的星艦減少,但多多少少還是可以有一些收入的。

這也是爲什麼港口船塢其實是一個風水寶地。

但這些收入,並不足以持續支撐數十萬老弱婦孺的生存所需,這也是爲什麼船塢港口之內的普通人衣衫襤褸且永遠都處於飢餓狀態中。

但好歹這裡還存在着秩序。

夜天凌一行十人,帶着最近幾日船塢港口累積的部分收入,進城去採購一些基本的生存物資,主要以糧食和清水爲主,回來以後可以開粥棚,救濟衆人……

“正好我們也要入城,不如結伴而行?”

林北辰主動提出。

“好。”

夜天凌毫不猶豫地答應。

昨夜見識了林北辰的手段,他對林北辰已經心悅誠服,有這樣的高手在身邊,這次的進城採購之行,也許會更加順利一些。

扎扎扎!

石牆大門緩緩地打開。

一行人魚貫而出。

船塢港口其實就在鳥洲市內,所以出門之後,正常步行大約一盞茶的時間,就到了鳥洲市的西主幹道。

城市如昨日遠眺時一樣的荒涼破敗。

街道上黃沙覆蓋。

許多高樓大廈都已經人去樓空,處於半坍塌的狀態,沙塵侵入到室內,一些殘破的桌椅佈滿了灰塵,許多日常用品凌亂地灑落一地。

白天的時候,大部分魔獸都處於潛伏狀態,因此看不到它們出沒。

街道邊隨處可以看到一些被黃沙半掩埋的乾屍,有人族的,也有其他種族的,還有魔獸的。

以人族居多。

有些地方,直接就是大片大片的人族亡者乾屍,他們大部分都是普通人,修爲一般,也沒有什麼地位,表情扭曲絕望地聚集在一起,丈夫抱着妻子,母親抱着孩子,子女抱着年邁的父母……

他們生前相互依靠,死後依舊緊緊地靠在一起……看上去,就好像是一片片人俑。

也許是因爲身軀已經徹底乾枯,所以就連低級魔獸都沒有啃噬他們的屍骨。

這畫面,看的林北辰頭皮發麻。

一些白色枯骨在風沙中翻滾。

還有隨處可見的白色的骷髏頭,靜靜地躺在沙土中,兩個眼眶黑洞洞地,有蛇蟲爬進爬出,乍一看好似是死不瞑目,在控訴這個悲慘的世道一樣。

類似的場景,林北辰在地球的一些末世文學作品中看到過。

比如電影《瘋狂麥克斯》裡展示的核戰爭後的世界,再比如動漫《北斗神拳》系列作品中呈現的末日世界……

很難想象,一年之前,這裡還曾是‘北落師門’界星最繁華的城市之一。

“鳥洲市如今是昔日‘龍紋軍部’大帥龍炫的地盤,人口不足昔日的百分之一,大多數都生活在市中心的核心區域,處於‘龍紋軍部’的嚴密高壓管控之下,普通人不允許隨意走動和外出……”

夜天凌一邊帶路,一邊解釋道:“我們現在所處的位置,是昔日鳥洲市的青鳥區,距離市中心還有一段距離,按照大帥龍炫頒佈的法律,市內不允許御空飛行,所有人都只能步行……再有一炷香的時間,我們就可以看到生活區的入口了,接受了龍紋軍士的檢查,繳納入城費,就可以進入集市中進行交易了。”

一路上,秦主祭都在很仔細認真地觀察着。

林北辰打開百度地圖。

地圖所示,周圍破敗的建築中,其實也隱藏着一些能量波動不小的生命體,大概是蟄伏中的魔獸,以及一些來歷不明的強者。

好在並沒有什麼東西對夜天凌等人發出襲擊。

可見神秘奇葩鄒天運大人的威懾力,在鳥洲市還是夠用的。

終於,夜天凌道:“到了。”

前方,一千米外,有兩棟百米高的大樓,傾斜倒落,撞擊在一起,相互支撐,在寬闊破敗的街道上組成了一道巨大的‘人’字形大門。

門下,修建了三四十米高的碉樓和堡壘。

有身穿暗紅色甲冑的士兵們,守在門前,對一個個想要入城的人,進行檢查和收費。

此時,大門口已經排起了十幾條百米長對。

一個個衣衫襤褸面黃肌瘦的人,在排隊進門。

林北辰有些詫異。

夜天凌解釋道,並不是所有的鳥洲市人,都可以居住在‘龍紋軍部’保護的生活區內,那些無權無勢的貧苦貧民,支付不起生活區內的高額房價、房租,只能冒險生活在大門之外的荒廢樓閣中……

白天的時候,他們進入生活區打工,賺取食物和水,夜晚的時候就得在關門之前離開,否則會被重責嚴懲……

生活,從未如此艱辛。

-------------

九千多字的大章,還好趕在十二點前寫完了。

近期安排的龍套有:王霸膽,蘇小七,鄒天運,夜天凌,謝婷玉、林心誠……之前報了龍套的讀者大佬們,可以關注一下,都會出現的,不過因爲涉及到劇情原因,所以沒有辦法完全按照大家的設定走,有些還有可能是死的很慘的反派,所以……不要打我┭┮﹏┭┮。

第五百一十二章 來讓叔叔抱抱第七百四十四章 封號天人之威第九百一十四章 我有一個好辦法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人心第七百六十章 你很弱哎第七百六十二章 風雲第一臺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一個BUG第三百五十一章 感覺人生已經達到了高潮第八百三十九章 最後幾天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廢街刺殺第七十八章 我還會再回來的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決賽日3第六百九十四章 你是不是想死?第三百六十七章 千萬不要招惹林北辰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天外世界第四百四十三章 用劍砍才爽第三百零一章 別廢話,戰吧第四百四十七章 你能聯繫到紅面裸男嗎?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劍出諸神驚第五百四十章 我說……跪下!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老天才王忠第六百九十四章 你是不是想死?第五百一十九章 還有兩場爲什麼不打?第三百八十九章 光醬,關下門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 這個世界錯了第七百七十六章 插手第九百八十八章 收手吧阿祖第一千零壹拾伍章 平A流強者第十五章 我叫吳笑方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那麼問題來了第五百二十六章 離開的邀請第1075章 客人上門第七百一十章 這設定我熟悉啊第五百一十八章 威望太高了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你剛纔說什麼來着?一百七十章 萬毒詳解篇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渣男去死吧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開局就奇遇?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黃雀在後?第七百四十二章 不交,京城再無天雲幫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讓他們來收屍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覆盤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黃金之舟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奔逃第七百二十六章 射金大劍印第九百四十三章 陸觀海第四百二十八章 神性之海第九百八十六章 百劍齊出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宿命之戰(2)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兩個破限級第三百零七章 狩獵的夜梟第五百九十二章 誠意不能打折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青木之樹第六百一十六章 日久生情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林北辰掀桌子了第七百四十四章 封號天人之威第八百四十六章 血流成河第七百一十五章 恰同學少年,風華正茂第七百七十一章 橫眉冷對千夫指第七百九十二章 那是我的家奴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是同伴嗎?第九百四十七章 劍冢第八百四十三章 偏差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劍雪無名第四百一十章 劍一初現威第五百九十九章 銷魂的夜第五百五十三章 偉大的林北辰第二百一十一章 表哥?第三百三十七章 今天的大人不對勁第五百七十七章 我被仙人跳了?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名震一方第六百三十九章 幹一票大的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本卷終章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奪天之戰第八百一十七章 破碎的世界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雙神位第四百六十四章 去向雲夢神殿賠罪?第三百一十章 我有一個條件第九百零五章 劍仙院,集結第一百一十九章 隱藏殺招第六百六十五章 影子能算是人嗎?第三百七十九章 十一殺第七百二十二章 你在教我做事?第九百九十章 力量投影第五百八十章 逆魔的信徒第二百六十七章 風雨欲來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淨街禽獸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 戳破第七百零八章 真香第一百八十一章 凌遲第一千零八十六章,找到了霸哥第九百九十四章 斬殺第三百六十八章 不能奶了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脆弱的星河級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 秀兒有毒第六百八十三章 劈山救母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反派死於話多?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還珠公主第八百零七章 開戰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終相見
第五百一十二章 來讓叔叔抱抱第七百四十四章 封號天人之威第九百一十四章 我有一個好辦法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人心第七百六十章 你很弱哎第七百六十二章 風雲第一臺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一個BUG第三百五十一章 感覺人生已經達到了高潮第八百三十九章 最後幾天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廢街刺殺第七十八章 我還會再回來的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決賽日3第六百九十四章 你是不是想死?第三百六十七章 千萬不要招惹林北辰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天外世界第四百四十三章 用劍砍才爽第三百零一章 別廢話,戰吧第四百四十七章 你能聯繫到紅面裸男嗎?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劍出諸神驚第五百四十章 我說……跪下!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老天才王忠第六百九十四章 你是不是想死?第五百一十九章 還有兩場爲什麼不打?第三百八十九章 光醬,關下門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 這個世界錯了第七百七十六章 插手第九百八十八章 收手吧阿祖第一千零壹拾伍章 平A流強者第十五章 我叫吳笑方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那麼問題來了第五百二十六章 離開的邀請第1075章 客人上門第七百一十章 這設定我熟悉啊第五百一十八章 威望太高了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你剛纔說什麼來着?一百七十章 萬毒詳解篇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渣男去死吧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開局就奇遇?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黃雀在後?第七百四十二章 不交,京城再無天雲幫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讓他們來收屍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覆盤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黃金之舟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奔逃第七百二十六章 射金大劍印第九百四十三章 陸觀海第四百二十八章 神性之海第九百八十六章 百劍齊出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宿命之戰(2)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兩個破限級第三百零七章 狩獵的夜梟第五百九十二章 誠意不能打折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青木之樹第六百一十六章 日久生情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林北辰掀桌子了第七百四十四章 封號天人之威第八百四十六章 血流成河第七百一十五章 恰同學少年,風華正茂第七百七十一章 橫眉冷對千夫指第七百九十二章 那是我的家奴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是同伴嗎?第九百四十七章 劍冢第八百四十三章 偏差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劍雪無名第四百一十章 劍一初現威第五百九十九章 銷魂的夜第五百五十三章 偉大的林北辰第二百一十一章 表哥?第三百三十七章 今天的大人不對勁第五百七十七章 我被仙人跳了?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名震一方第六百三十九章 幹一票大的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本卷終章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奪天之戰第八百一十七章 破碎的世界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雙神位第四百六十四章 去向雲夢神殿賠罪?第三百一十章 我有一個條件第九百零五章 劍仙院,集結第一百一十九章 隱藏殺招第六百六十五章 影子能算是人嗎?第三百七十九章 十一殺第七百二十二章 你在教我做事?第九百九十章 力量投影第五百八十章 逆魔的信徒第二百六十七章 風雨欲來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淨街禽獸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 戳破第七百零八章 真香第一百八十一章 凌遲第一千零八十六章,找到了霸哥第九百九十四章 斬殺第三百六十八章 不能奶了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脆弱的星河級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 秀兒有毒第六百八十三章 劈山救母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反派死於話多?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還珠公主第八百零七章 開戰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終相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