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來去回

“哦?”

林北辰看向韓笑。

眼神……

不太友善。

後者反應也很快,二話不說,直接從鍊金口袋裡面,取出一枚看起來閃閃發光的玉石凰鳥小件,看起來頗爲貴重,雙手呈上,道:“紫微星區‘升龍大會’邀請信物,獻給公子,請笑納。”

升龍大會?

林北辰接過玉石凰鳥,把玩摩挲。

軟軟的,有彈性。

這件信物的材質看似玉石,但實際上是某種罕見的軟金屬,入手極沉,約有十五萬斤,材質細膩,略帶溫熱。

它的雕工造型走的是大巧不工的路線,線條簡略,但將‘凰鳥’這種神獸帶冠、層羽、長尾、巧爪的特點,描繪的淋漓盡致。

一看就知道是出自於名匠大師之手。

“此物有何用?”

林北辰問道。

韓笑道:“半年之後,可以憑此參加‘升龍大會’。”

“升龍大會又是什麼?”

林北辰追問。

水寒煙搶答,道:“是天狼王財富和權位的爭奪大會,持此信物,到時候便有資格參與爭奪,而最後勝出的最強者,便可成爲天狼神朝的新王,迎娶天狼王最寵愛的小女兒,紫微星區第一美人刀意寒,得到天狼王刀吾名的留下來的寶藏財富。”

“紫微星區第一美人?

林北辰捕捉到了關鍵點

“新王?”

秦主祭似乎意識到了什麼。

水寒煙再度搶答,道:“天狼王刀吾名離奇死亡,未來得及培養出接班人,導致天狼神朝分崩離析,朝中的重臣、皇子、皇女們,爭權奪利,相互攻訐,天狼議會的議長、議員們也捲入其中,有人想要恢復秩序,有人想要渾水摸魚,大人物們紛紛下場狩獵,血腥爭奪,魔族、獸人族也趁掀起戰爭……如今的紫薇星區已經是一片混亂,人人自危,失去了昔日的秩序。”

秦主祭心裡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這樣的話……

一切都說得通了。

之前她還曾懷疑過,爲什麼琉淵星路玄雪神教掀起如此大的波瀾,魔人族直接吞併了一個人族星路,紫薇星域議會都沒有反應。

真個過程中,若不是‘路過’的庚金神朝公主、親王出手,形成了一些波瀾,只怕是琉淵星路的陷落,要更快更悄無聲息。

現在明白了。

原來整個紫微星區都爛透了。

上面的大人物,都在爭權奪利,根本無暇顧及琉淵星路這樣的小地方。

那麼問題來了?

更上一層的人族議會呢?

爲何也沒有動靜。

秦主祭陷入了思索之中。

林北辰卻開始了快樂時光。

很快,在王忠的監督執行之下,【瀝血獵人號】上的財富就被交接完畢。

林北辰看着被控制住的兩大軍部的戰將水寒煙、韓笑等人,眼中逐漸露出兇光。

要不要殺人滅口呢?

“公子饒命。”

韓笑意識到不對,連忙求饒,道:“我曾率軍與魔族作戰,曾經剿滅過獸人,我爲人族流過血,我……”

水寒煙也意識到,決定生死的時刻到來了,大聲地道:“公子,我願立誓,以後再也不爲難平民,請公子念在我獻寶獻金又同爲一族的份上,饒我們一次。”

林北辰豎起中指揉了揉眉心。

他看向秦主祭。

銀髮美女眸光冰冷。

是的。

秦主祭從來都不是一個心軟的人。

“少爺,放過他們吧。”

王忠突然開口,道:“血殤軍和玄巖軍這麼多人,總不能都殺光,何況,少爺您畢竟是人族一員,又初來乍到,如此大肆屠戮,一旦傳出去,對您‘劍仙’之名的聲譽會有所玷污。”

“說的倒是有點兒道理。”

林北辰豎起中指揉了揉眉心,用奇怪的眼神看着王忠,道:“不過,你這個除了貪財就只知道弄權的狗東西……怎麼突然變得睿智了?”

王忠嘿嘿笑着,道:“日日跟隨在少爺您這麼睿智聰慧的天才美男子身邊,總會被影響感染,就是一頭豬,也會開竅,何況是人?不知不覺,老奴我也變得睿智了起來。”

“是嗎?”

林北辰覺得哪裡好像不太對。

“對呀。”

王忠拍着胸脯道:“少爺啊,我的名字裡面,有一個忠字,對於少爺您那肯定是忠心耿耿,我是爲了您的名譽着想啊,畢竟您以後是要做星河王的男人。”

星河王是誰?

“有道理。”

林北辰畢竟是一個虛懷若谷的美男子。

他決定接受狗.管家的建議。

不過,又補充了一句,道:“你帶着紅一他們,順便打個劫,收點兒利息,把這些星艦都給我扒乾淨了,再放他們走。”

“嘿嘿,少爺請放心,這種事情,我最拿手了。”

王忠頓時大喜,眼冒精光。

頓了頓,他看了一眼被拔去了鎧甲,身線火爆誘人的水寒煙,有些猶豫,扭扭捏捏地道:“少爺,請示一下,劫財之餘,我可以順便劫個色嗎?”

林北辰:“……”

這狗東西,竟然是這樣的人?

“信不信我直接打斷你的中腿?”

林北辰表情很嚴肅,毫不客氣地警告道:“君子好逑,取之有道,男女之事必須你情我願,可以風流但是不能下流,你個狗東西,敢做那種強迫的事情,我讓你變成林魂。”

王忠頓時夾緊了雙腿。

“你跟着一起去。”

林北辰看了一眼光醬,道:“帶着你乾兒子,給我盯緊這狗東西,要是他敢亂來,不用稟告我,直接當場打死。”

“吱吱吱。”

光醬興奮地搓搓手。

王忠心中狐疑,怎麼感覺這隻燙頭銀鼠,已經想要迫不及待地打死自己呢?

莫不是想要和我爭寵?

他不敢怠慢,立刻帶着紅一紅二等【遠古戰魂】,前去各大星艦上勒索。

韓笑、水寒煙等人心中苦澀,敢怒不敢言,只能跟在王忠的屁股後面,乖乖地配合。

片刻後。

王忠又屁顛屁顛地回到【揚威號】甲板上。

“少爺,我發現玄巖軍部的旗艦‘磐石號’,又大又硬又寬敞,上面配備的星炮、星陣更多更先進,尤其是那張可以睡十個人的主艙大牀,和少爺您的氣質非常簡直就是絕配……”

他說的很委婉。

“哦?”

林北辰眼睛一亮,道:“你的意思是?”

“不是我的意思,是玄巖軍部特等戰將韓笑的意思,這狗東西真的是不怕死啊,竟然是看上了少爺您的【揚威號】,想要用自己的旗艦和您交換,你說這狗東西是不是找死?我已經讓光醬打了他一頓,但他不見棺材不落淚啊,事情有點兒難辦,所以我來請示少爺您。”

王忠依舊委婉地道。

“韓笑這個狗東西,竟敢覬覦我的座艦,真的是找死……走,我們大家一起去看看。”

林北辰長身而起。

又過片刻。

玄巖軍旗艦‘磐石號’甲板上。

“不要勉強啊。”

林北辰道:“我從來不強迫人,你真的決定了要換?”

“是是是,要換要換,死了都要黃,小人是真的喜歡公子您那艘【揚威號】,大小合適,外觀誘人,做夢都想要得到它,如果公子您不交換,我就只能活活撞死在這桅杆上。”

韓笑跪在地上大聲地道。

他已經遭受了毒打,被燙頭銀鼠光醬一頓組合拳,打的鼻青臉腫,眼歪嘴斜,因此非常上道。

而他的臉上,還努力地擠出一種‘我絕對是真心誠意而不是被脅迫’的表情。

“既然如此,那我就忍痛割愛吧。”林北辰道:“但記住,你要補我差價哦。”

韓笑:“……”

我踏馬……

算了,我忍。

能屈能伸,方爲大丈夫。

以後有機會再報仇。

約半個時辰之後。

一切都交割完畢。

終於結束了。

韓笑、水寒煙等縱橫銀塵星路的猛將們,長吁一口氣,激動的快要流淚了。

但沒想到,高興的太早了。

噩夢並未就此結束。

“來來來,還有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要大家來幫幫忙……”王忠笑嘻嘻地道。

於是,他們又被王忠又強迫勞動,將‘磐石號’上各種屬於玄巖軍部的標誌全部都摘除,同時重新噴塗了星艦的外觀顏色,從原先的黑色變成了光燦燦的銀色,還在桅杆風帆上,噴出了一副擊劍圖。

‘磐石號’變成了‘劍仙號’。

“嘖嘖嘖,鳥槍換炮。”

林北辰才心滿意足。

不得不承認,身邊有一個王忠這樣阿諛奉承的狗腿子,真的是一件很愜意的事情啊。

怪不得古代很多君王都喜歡奸臣。

這就和現代許多男人都喜歡綠茶一樣……別的不說,有誰不願意一直被舔呢。

終於結束了。

水寒煙和韓笑等人,就快要喜極而泣了。

這回應該沒有其他事情了吧。

求求了。

讓我們走吧。

然而——

“來來來,還有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要大家來幫幫忙……”

相同的臺詞,相同的表情,都不帶絲毫的改變。

王忠再度笑眯眯地站在他們的面前,道:“我發現你們都挺能幹的,這樣吧,帶人去把海關戰場,把那些死去戰士們的屍體收斂,帶回界星下葬掩埋了……唉,我家少爺這個人啊,什麼都好,就是太心軟,見不得同胞們暴屍星空。”

水寒煙和韓笑等人能說什麼呢?

只能選擇照做唄。

林北辰對此非常滿意。

王忠,不愧是名字裡帶着一個‘忠’字的男人。

做事情,很到位啊。

林北辰是坐在甲板太師椅上,繼續開掛,修煉玄氣和精神力。

爭分奪標地提升實力。

爲下一次‘連接’東道真洲做準備。

一個時辰之後。

海關戰場打掃完畢。

“很好,你們表現不錯,終於救了自己的性命,現在,你們自由了,滾吧。”

王忠滿意地甩着小鞭子。

【劍仙號】楊帆起航,然後逐漸加速,最終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了遠處漆黑孤寂的星空之中。

“呼……他們真的走了?”

“自由了。”

兩大軍部的將領們,激動萬分,不分敵我,竟然直接在原地相互擁抱,喜極而泣,歡欣鼓舞地送別。

就差忍不住要鳴炮歡送了。

但冷靜下來之後,他們又意識到不催,連忙鬆開懷抱,表情尷尬地後退。

水寒煙回到了自己的【瀝血獵人號】上。

韓笑等人回到了另外的玄巖軍戰艦上。

原本生死惡戰的兩撥人,這個時候竟是徹底喪失了戰鬥的想法,各自站在甲板上,穿着單薄的襯衣瑟瑟發抖,相互對視一眼,立刻扭頭移開視線

嗡嗡嗡。

星艦微微震動。

他們第一時間各自調轉方向,用最快的速度,驅動星艦離開了這個噩夢之地。

……

‘劍仙號’航行在無邊無際的星空之中。

休憩時刻。

林北辰拿出了網購的紅酒,犒勞所有人。

“升龍大會,是一場陰謀。”

秦主祭坐在遮陽傘下,端起酒杯,抿着紅酒,給出了自己的意見,道:“拋出這‘暖金凰鳥’信物,許以第一美人、天狼王寶藏等利益,而且還將大會的時間定在半年後……所有的目的,都是要讓紫微星區的天才、強者們爭奪廝殺,讓這片星河變得混亂起來……雖然不知道設計這個局的人或者是勢力,真正的目的是什麼,但我們沒有必要捲入這場陰謀。”

“早就想到了。”

林北辰很睿智地笑了起來,道:“等到了天狼星路,就將這‘暖金凰鳥’信物拍賣出去……現在有了‘三生三世長生竹’,我們只需要找到【三草堂】的陳皮楊大師即可。”

秦主祭點點頭。

這才放心了許多。

林北辰永遠都秉承着搞錢的初心……這一點太值得讚揚了。

……

……

三日後。

【劍仙號】被圍住了。

玄巖軍部大元帥曹東浩,血殤軍部大元帥水流光,各自率領精銳大軍,將‘劍仙號’堵在了銀塵星路79號跳躍錨點區域,圍了個水泄不通。

“狗賊,沒有想到吧。”

水寒煙站在【血殤號】甲板上,雙眸噴火一般,死死地盯着林北辰,道:“今日,你將爲自己三日之前的行爲,付出代價。”

另一邊。

“哈哈,劍仙?我呸。”

韓笑屹立於【鋼巖號】星艦的艦橋上,大聲冷笑,道:“林北辰,限你十息之內,速速交出‘升龍大會’的凰鳥信物,然後束手就擒,否則的話,定讓你嚐嚐‘巖針穿心’之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痛苦。”

大軍壓境。

血殤軍部和玄巖軍部的精銳,足足有兩百多艘大小戰鬥型星艦,密密麻麻宛如一羣嗜血的鯊魚一樣,將‘劍仙號’圍了個水泄不通。

兩大軍部的元帥【血海摩梟】水流光,以及【銀塵神劍】曹東浩,都已經現身。

元帥級的強者親自督戰,兩大軍部的甲士,可謂是士氣高漲。

‘劍仙號’上的財富,丹草,以及‘升龍大會’的信物,對於他們來說,都佷重要,絕對不能割捨。

若不是怕貿然開炮轟擊,導致財寶受損丟失,他們根本不用和林北辰這麼多的廢話。

‘劍仙號’上。

名雪峰等星際水手們,嚇得瑟瑟發抖。

他們何曾見過這種大場面?

秦主祭的面色,也有點兒凝重。

按照她對於各方信息的彙總研究,早就得出結論,銀塵星路人族的綜合實力,要比琉淵星路強大很多,人族各大軍部的元帥,必定是域主級強者。

且是資深域主。

要比琉淵星路的人族第一強者風向北強大太多。

而其下軍部戰將之中,必定也還有域主級強者。

兩大軍部聯手,不論是數量還是質量,都不是九大【遠古戰魂】能夠完全碾壓。

這會是一場慘烈的戰鬥。

在對方的軍陣圍困之下,‘劍仙號’不一定可以全身而退。

氣氛一下子變得無比緊張。

真空中似乎有殺氣在流轉。

一艘艘的戰艦,不斷地逼近。

像是遊曳在虛空之中的巨獸要狩獵一隻小蝌蚪一般。

“吱吱吱。”

光醬渾身銀毛炸起,頭部的燙毛都變直了,亮出雪白的牙齒,和鋒銳的爪子。

“嗷嗚。”

渣虎喉嚨裡發出低吼。

“少爺,都怪我之前勸你放他們走,纔會這樣,不過, 這之是小場面,你放心,交給我來處理……”

王忠很罕見地主動攬責。

嗯?

林北辰有些意外。

這狗.管家變性了?

秦主祭也感覺到詫異。

名雪峰等星際水手們,聽到這樣的話,也在心中不由得暗暗猜測:難道這位色眯眯笑嘻嘻摳門又不要臉的老管家,纔是隱藏在主人身邊的頂級強者?

數十道目光的注視下……

王忠矮胖的身形,竟然隱約都變得有些偉岸了。

他來到甲板最前面,伸懶腰活動了一下身軀,身體關節裡發出噼裡啪啦如爆豆一般的聲音。

一股罕見的氣質,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來。

終於要出手了嗎?

隱藏的強者。

所有人都充滿了期待,等待着見證奇蹟的發生。

就連林北辰,也不由得長大了嘴巴。

砰。

只見王忠突然雙膝一曲,膝蓋重重地砸在甲板上,雙膝跪地,然後雙手撐在甲板上,緩緩地低頭……

空氣,突然凝固了。

林北辰捂住了臉。

秦主祭如同受了刺激一樣美眸大睜,瞳孔縮小。

名雪峰等星際水手們啪地捂住了額頭。

光醬:ʕ̡̢̡ʘ̅͟͜͡ʘ̲̅ʔ̢̡̢

渣虎:(๑°ㅁ°๑)!!

周圍的敵艦上,也在短暫的安靜之後,響起了一片鬨堂大笑之聲。

“把這個賤人,給我拖回來。”

林北辰臉都氣綠了。

丟人啊。

光醬和渣虎直接衝過去,託着王忠就往船艙中拉去。

“放開我,我是在施術,絕世神術,我很強……”

王忠掙扎,大呼。

甲板上。

林北辰擦了擦額頭的冷汗,緩緩地起身,來到了‘劍仙號’的最前方。

風輕雲淡。

他看向兩大軍部的高層,搖搖頭,憐憫地嘆息道:“唉,你們這是何必呢?何苦呢?”

說着說着,林北辰甚至忍不住開心地笑了起來:“你們真的是太熱情了,竟然還上趕着來送禮,那我就只好勉爲其難地收下了……趙師傅,任務開始了,按照之前的計劃,出手吧。”

話音未落。

一個身穿黑袍的神秘影子,彷彿是幽鬼一般,從林北辰的身後緩緩地浮現出來。

然後消失。

下一瞬間,他出現在了血殤軍部元帥水流光的身邊,慘白猶如皮包骨般的乾枯手掌,輕輕地按在了‘血海摩梟’水流光的肩頭……

水流光身軀僵硬。

她根本沒有察覺到對手如何侵入自己身邊,只覺得一身24級域主境的強大真氣,瞬間被拍散,巨大的恐懼驚駭之下,瞳孔驟縮宛如針尖。

……

一炷香時間之後。

戰鬥結束。

水流光、水寒煙、曹東浩、韓笑兩大軍部的高層大將們,一個個都被打的鼻青臉腫,帶着星鐐,跪在了‘劍仙號’的甲板上。

他們心中一片絕望。

林北辰的身邊,竟然有星河級的強者?

這小白臉到底是什麼人?

莫不是紫微星區某個頂級大割據勢力門下外出遊歷的嫡傳貴公子?

連秦主祭都有些懵。

她也不知道,強援從何而來。

這時,那黑色的神秘影子,緩緩地來到林北辰的身邊。

一道無形的星陣涌動。

隔絕了外界的一切窺伺。

黑色神秘人影緩緩地道:“任務已經完成,客人,請將確認號碼給我。”

“9527。”

林北辰給出了這樣一個數字。

黑色神秘影子手中拿着一物,巴掌大小的正方形晶體,上面有幾個奇特的按鍵,點擊操作了幾下,滿意地點點頭。

他聲音中流露出喜悅之意:“不錯,我們的交易完成了,下次有需要的話,客人可以隨時通過交易中心找我,老顧客,我可以給你打九折,另外,如果你對這次任務還滿意的話,記得給五星好評哦。”

說完。

一道只有他和林北辰才能看到的小型黑洞漩渦出現。

黑色身影被吸入其中,消失不見。

林北辰拿出手機,打開【UU跑腿】軟件,進入‘全能幫手’分類,點擊‘完成’結算清楚了這一單。

請一位星河級強者出手幫忙,可謂是大出血,付出了足足10000洪荒銀的代價。

還好,之前打劫水寒煙和韓笑,搜刮了足夠的財富,倒也支撐得起。

想了想,他順手給了這個名爲‘1號跑腿’的黑色神秘影子一個‘五星好評’。

這是他第一次使用【UU跑腿】這個軟件。

效果是真JB好。

有一句話說的很對。

貴的東西,唯一的缺點可能只是貴。

星陣緩緩地撤去。

林北辰笑眯眯地走到太師椅上,優哉遊哉地坐下,看着曹東浩、水流光、韓笑、水寒煙等人,道:“老規矩,脫吧。”

曹東浩和水流光面色恍然,不解其意。

水寒煙和韓笑兩人,還有其他幾個之前被林北辰俘虜過一次的兩大軍部戰將,卻是反應極快,已經輕車熟路地開始拆卸身上的鍊金鎧甲。

動作熟練的讓人心疼。

“大帥,脫吧。”

韓笑勸說曹東浩。

“元帥,識時務者爲俊傑,我幫你脫。”水寒煙勸說水流光。

------

這是個大章啊。

還有更新

第六百二十一章 欺軟怕硬?第四百四十一章 不好意思,打偏了第五百四十一章 跪的不標準第八百三十九章 最後幾天第四百零三章 陰陽交感大悲賦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先祖神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主動上門了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主神隕落(4)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希望那時你還活着第七百五十四章 我不如他一根腳趾頭第九百六十一章 劍陣之威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拒絕的代價第二百九十一章 琉璃劍心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壓箱底的絕招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意外之人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梧桐花落天門開第一千零壹拾伍章 平A流強者第一百零二章 東方戰第五百五十五章 這個問題問得好第九百八十九章 天尊之下無抗手第九百九十七章 狩獵,正式開始第二百零六章 又提前交卷?第六百三十四章 一劍飛頭第五百一十三章 保大還是保小?第十三章 林北辰很帥第四百四十四章 你是真的狗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騎臉輸出第一百四十七章 劍雪無名一百七十一章 大開殺戒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得加錢第八百六十九章 弒神第二百二十七章 力量之戰的落幕第八百八十八章 北海帝國都是我在C第三百八十七章 一身寶血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那麼問題來了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第二形態第五百三十章 以你的名義去挑戰的第六百一十章 林北辰的騷操作第三百六十八章 大仇已報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來去回第七百七十二章 事情不簡單啊第二百零六章 又提前交卷?第九十八章 林北辰的自省第六百零四章 大BOSS終於現身了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破身第九百零三章 來,叫叔叔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主家……秘密第九百一十二章 棋老第七十二章 這操作太騷了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兩個破限級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你們的統帥是不是姓韓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不朽之王第八百四十一章 捨得下本錢第二百四十五章 巨大的失誤序章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 領主級?一羣刮痧師父第一千五百零一章 都是‘劍仙’大人傳授的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焚天域主第五百一十三章 保大還是保小?第八百零七章 開戰地六百一十九章 雲夢人民的親兒子第二十二章 破紀錄的成績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杳主神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先祖神第七百七十三章 真正的主角永遠最後出場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這就是大家的經歷嗎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這也行?第三十七章 戰木心月(1)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弒神第一百八十七章 練腿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我一心爲宗門第九十五章 誰能接住?第九百八十章 誰可勝天半子第三百三十九章 我的孫女婿第二百三十章 林北辰的難題第八十七章 無敵是多麼寂寞第四十六章 以德服人第八百八十一章 戰書第五百二十八章 你的龜殼不錯第二百六十七章 男兒當自強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 秀兒有毒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我只是做了一件小事第八十七章 無敵是多麼寂寞第二百八十三章 摧枯拉朽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雙倍快樂第五百一十章 勝負已分第四百零三章 陰陽交感大悲賦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 瞎姬八打第一百七十八章 黑鐵劍骨第四百七十九章 人奸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你到底是誰第三百零九章 你怕是失了智第二百四十二章 我們以前吃的是豬食吧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歸元混沌氣第八百四十七章 幻覺竟也可以說話?第八百七十四章 反攻倒算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嶽紅香的蛻變第五百五十三章 偉大的林北辰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峰迴路轉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烈焰滔滔
第六百二十一章 欺軟怕硬?第四百四十一章 不好意思,打偏了第五百四十一章 跪的不標準第八百三十九章 最後幾天第四百零三章 陰陽交感大悲賦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先祖神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主動上門了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主神隕落(4)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希望那時你還活着第七百五十四章 我不如他一根腳趾頭第九百六十一章 劍陣之威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拒絕的代價第二百九十一章 琉璃劍心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壓箱底的絕招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意外之人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梧桐花落天門開第一千零壹拾伍章 平A流強者第一百零二章 東方戰第五百五十五章 這個問題問得好第九百八十九章 天尊之下無抗手第九百九十七章 狩獵,正式開始第二百零六章 又提前交卷?第六百三十四章 一劍飛頭第五百一十三章 保大還是保小?第十三章 林北辰很帥第四百四十四章 你是真的狗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騎臉輸出第一百四十七章 劍雪無名一百七十一章 大開殺戒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得加錢第八百六十九章 弒神第二百二十七章 力量之戰的落幕第八百八十八章 北海帝國都是我在C第三百八十七章 一身寶血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那麼問題來了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第二形態第五百三十章 以你的名義去挑戰的第六百一十章 林北辰的騷操作第三百六十八章 大仇已報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來去回第七百七十二章 事情不簡單啊第二百零六章 又提前交卷?第九十八章 林北辰的自省第六百零四章 大BOSS終於現身了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破身第九百零三章 來,叫叔叔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主家……秘密第九百一十二章 棋老第七十二章 這操作太騷了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兩個破限級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你們的統帥是不是姓韓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不朽之王第八百四十一章 捨得下本錢第二百四十五章 巨大的失誤序章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 領主級?一羣刮痧師父第一千五百零一章 都是‘劍仙’大人傳授的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焚天域主第五百一十三章 保大還是保小?第八百零七章 開戰地六百一十九章 雲夢人民的親兒子第二十二章 破紀錄的成績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杳主神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先祖神第七百七十三章 真正的主角永遠最後出場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這就是大家的經歷嗎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這也行?第三十七章 戰木心月(1)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弒神第一百八十七章 練腿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我一心爲宗門第九十五章 誰能接住?第九百八十章 誰可勝天半子第三百三十九章 我的孫女婿第二百三十章 林北辰的難題第八十七章 無敵是多麼寂寞第四十六章 以德服人第八百八十一章 戰書第五百二十八章 你的龜殼不錯第二百六十七章 男兒當自強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 秀兒有毒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我只是做了一件小事第八十七章 無敵是多麼寂寞第二百八十三章 摧枯拉朽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雙倍快樂第五百一十章 勝負已分第四百零三章 陰陽交感大悲賦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 瞎姬八打第一百七十八章 黑鐵劍骨第四百七十九章 人奸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你到底是誰第三百零九章 你怕是失了智第二百四十二章 我們以前吃的是豬食吧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歸元混沌氣第八百四十七章 幻覺竟也可以說話?第八百七十四章 反攻倒算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嶽紅香的蛻變第五百五十三章 偉大的林北辰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峰迴路轉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烈焰滔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