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衆人頓時神色大變。

琉淵星路之中風雲詭秘,人族的災難都是這位【虛空先知】帶來——自從這位魔族神魔復生,戰火就燃燒了星路上的人族界星。

對於【虛空先知】,所有人心中,都充滿了忌憚。

難道這宇文秀賢……

“謝謝你們,帶我來到這裡。”

‘宇文秀賢’聲音清脆幽冷,一聽便知是出自於女子之口,且是一位身居高位,意志力極爲強大的女子。

原來這【虛空先知】,竟然是一個女人。

聽到她的話,衆人的心中,都浮現出不好的預感。

自己等人,莫非是被利用了?

不對。

關於【恐懼骸骨】的消息,以及位置,都是以‘冥皇道’秘術從宇文秀賢的腦海之中搜索而來,足以說明【虛空先知】其實是知道一切的。

那她爲何會這麼說?

難道這骨海之島上,有其他衆人不知道秘密限制,以至於【虛空先知】無法自行前來,所以才需要藉助人族的手段,藉助宇文秀賢的身體,才能來到這裡?

在場衆人都是心思靈慧之輩,一下子就都明白了過來。

“攔住他。”

風向北反應最快,道:“絕對不能讓他得到【恐懼骸骨】。”

轟。

他一拳轟出。

第一血脈‘聖體道’走的是肉身衡量的道路,風向北又是琉淵星路人族第一強者,這一拳威勢可怕至極。

拳路所向,肉眼可見空氣如果凍般凝固,旋即驟然塊塊塌陷,一道宛如神劍般的拳勁,瞬息之間,就到了‘宇文秀賢’的身前。

“呵呵呵……”

輕蔑清冷的笑聲響起。

‘宇文秀賢’只是很隨意地擡手輕輕一捏,就將這拳勁捏住捏散,淡淡地嘲諷道:“你的還差得遠啊。”

這時,其他幾大人族強者,已經同時出手。

其中兩人壓制住入魔的方未艾。

另外六人各自施展神通戰技,齊齊搶攻。

“殺。”

秦家家主秦默飛揚手一撒。

大片的墨綠色粉塵被揚撒出去,似是有活力一般,化作十狼十虎,兇猛咆哮嘶吼,虛空中宛如閃電一般,朝着‘宇文秀賢’狂奔嘶啞而出。

秦家走的是二十四條血脈道之中的第四血脈‘毒劑道’的修煉路線,可謂是渾身是毒。

而秦默飛更是秦家的第一強者。

他以家族秘術戰技‘劇毒幻靈’催動墨綠色的琉淵星路第一奇毒‘綠意琉璃塵’,幻化做兇猛野獸攻擊敵人。

但凡被其撕咬中,見了血,便是域主級強者也得飲恨。

但‘宇文秀賢’卻是張口一吸。

“嘶~……”

如長鯨吸水一般,墨綠色的十狼十虎就被吸入了他的口中,直接吞下。

下一瞬間,他鼓起雙頰,突然張嘴一噴。

咻。

一道墨綠色光箭,從口中吐出。

秦默飛躲閃不及,便被這光箭射穿了右胸。

霎時間傷口處噴出的血液化作粘稠的墨綠色,半邊身體宛如冰種翡翠一般,呈現出琉璃化趨勢。

原來是之前被吸入的劇毒,被‘宇文秀賢’壓縮之後,還施彼身。

秦默飛怪叫一聲,瘋狂後退,同時第一時間吞下‘綠意琉璃塵’劇毒的解藥,同時運轉家族秘術,瘋狂壓制體內的劇毒。

“聯手。”

其他幾人見狀,知道敵人厲害,不敢再有絲毫的留手。

但‘宇文秀賢’卻主動出擊。

“萬蟒魔極殺。”

他渾身紫色氤氳宛如煙霞,瞬間爆發,化作一條條紫色長蟒,扭曲蜿蜒,嘶吼着衝出,朝着其他五大人族強者席捲而至。

砰砰砰。

無名強者被那紫色巨蟒一撞,頓時口噴鮮血,倒飛出去。

彼此之間的差距,實在是太過於巨大。

根本不是一招之敵。

“殺……聖道流星拳。”

風向北大喝一聲,渾身金光縈繞,出拳完全閃電,霎時間一顆顆拳印,宛如流星一般割破空氣,摩擦虛空綻出一道道金色火痕,將漫天的紫色魔氣巨蟒轟碎。

幾人之中,唯有他是域主級強者。

也唯有他,纔可以勉強與‘宇文秀賢’相抗。

另一邊。

徹底魔化的方未艾,竟是爆發出了強大的戰力,頭頂長出了盤曲如羊角的紫色魔角,四肢關節處更是一根根紫色倒刺,刺破皮膚,徹底變成了一個怪物。

“不好,是魔源感染。”

俞破曉面色狂變。

所謂魔源感染,也可以被稱之爲初級感染。

是被最原始的虛空魔氣感染,直接魔化爲魔族怪物,和那些被二級、三級感染的魔人不一樣,魔化的更加徹底,戰力也更加強大。

一旦被魔淵感染,那幾乎是無法挽回。

“小心,不要被他抓傷。”

另一位人族大領主狂呼。

魔淵感染者具備極強的傳染感染性,擊傷對說的同時,可以使其便成爲自己的低級附庸魔人,同樣是不可逆轉的感染級別。

局勢瞬間變得危險起來。

轟。

風向北被震得倒退。

他黑髮狂舞,宛如人形兇獸一般。

似是火焰燃燒般的鮮紅氣血沸騰,繚繞周身,如同一輪燃燒的烈日一般,綻放出恐怖的熱力,讓周圍的空氣直接沸騰扭曲。

戰至此時,風向北已經極盡昇華。

風家的鎮族絕學【巨力天罡】,催動到了第八層極致,一身二十三階域主級的戰力,發揮到了淋漓盡致的程度,極致血脈之力的催動下,身軀增高到了三米多,衣甲被撐爆,渾身金光閃爍,宛如刀削斧砍的肌肉賁起。

風向北每一拳打出,都有如龍拳勁,盡力外泄,震得腳下的骨巖崩碎濺射……

一拳之力,可以瞬殺二十階巔峰大領主。

亦可鎮殺二十一階的初級域主。

但卻根本無法傷及對手。

‘宇文秀賢’發出銀鈴般的輕笑聲。

他從容至極,身軀站在原地不動,只是隨意掌指輕拂之間,就將風向北呼嘯如龍的拳勁拳印直接摧破化解。

“琉淵星路人族這一代,也就你還有點兒意思,可惜我沒時間陪你玩了……到此爲止吧。”

他一掌按出。

紫光如柱。

不是什麼戰技。

更不是什麼秘術。

單純只是洶涌強橫的虛空魔氣。

轟!

風向北如遭重嗜,渾身出現裂紋,飆血倒飛了出去,重重地砸在骨巖上,直接凹陷鑲嵌進去。

一時之間,竟是根本掙扎不起。

其他人族強者見狀,心沉入深淵。

完了。

今次要全軍覆沒了。

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他們難以理解。

‘冥皇道’的搜魂秘術,絕對不可能被矇蔽。

就算是有域主、星王級強者意識附着,一旦被秘術侵入,也不肯能編造出信息杜絕被秘術偵查感知。

【虛空先知】到底是如何隱藏在宇文秀賢的體內,不被‘冥皇道’秘術的感知,一直來到這裡?

‘宇文秀賢’目光一掃衆人。

幾大強者扶起風向北,心中已經生出退意。

“今日不殺你們。”

宇文秀賢淡淡一笑,轉身朝着骨室走去。

【恐懼骸骨】對於他來說,顯然更加重要。

“攔下他。”

風向北怒吼,再度鼓盪氣血,不惜一切代價搶攻。

‘宇文秀賢’眸光一冷,猛然轉身,一掌按出。

轟!

恐怖紫色光焰澎湃而出。

砰砰砰。

風向北等人噴血倒飛出去,重重地砸在骨巖上,滑行出去,掙扎不起。

“看在某個人的面上,我最近不想殺人。”

‘宇文秀賢’聲音清冷幽翠,迸發出刺骨的寒意,道:“但是,如果你們最好不要掙扎,若是非要自己找死,那就別怪我大開殺戒。”

說完,她再度轉身。

朝着骨室走去。

骨室中。

漂浮的水晶人形骸骨,綻放出璀璨的紫光,夢幻迷人,猶如最完美的藝術品一般令人沉迷。

它彷彿是感應到了同類的到來,急切地微微震動了起來。

“終於……”

‘宇文秀賢’臉上浮現出一絲激動之色。

他緩緩地伸手。

指尖,就要觸及紫色骸骨。

風向北等人的眼中,流露出驚怒絕望之色。

一旦被這魔王得到【恐懼骸骨】,到時候整個琉淵星路的人族,就要化作屍山血海,再無翻身的可能。

眼看着‘宇文秀賢’的手掌就要觸摸到【恐懼會阿古】時……

異變驟生。

咻。

一道銀色流光,自遠處骨海極盡出,破空而至。

速度快的不可思議。

就好似是天上明月出,瞬間月光照。

‘宇文秀賢’面色一變,只來得及轉身,還未來得及閃避,那銀色流光就已經攜帶沛然莫御之力,重重地轟在了他的身上。

轟!

湮滅般的力量爆發。

“啊……噗。”

‘宇文秀賢’渾身的紫色魔氣瞬間潰散。

他悶哼一聲,噴出紫血,身軀發出咔嚓咔嚓的骨裂之聲,失控地斜飛出去,重重在砸在骨壁之上,直接砸出一個凹陷的巨坑。

轟轟轟。

那銀色月光,不斷地反覆轟擊。

‘宇文秀賢’的身軀嵌入骨壁,掙扎不脫,被不斷地轟擊,無力地朝着骨巖深處夯入,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一道緣蜘蛛網般的紋絡,在骨壁碎裂出不斷地蔓延開來。

戰局瞬間逆轉。

“看來,本王來得倒也及時。”

ωwш⊙ ттκan⊙ c○

一道清朗威嚴的男聲迴盪在骨谷之間。

微光一閃。

來自於庚金王朝的星河級強者麒親王,猶如鬼魅一般,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幻現在了風向北等人的身前。

與他一起的,還有一身銀色明光甲冑、美豔絕倫的還珠公主凌晨。

風向北長長地出了一口氣。

終於來了。

等誰?

當然就是等待庚金王朝的這兩位大人物啊。

此次虛空古遺址的探索,人族方面,本就是以這兩位爲主。

只是在此之前,他們兩人必須去尋取至關重要的鍊金王器【邪月鎚】,所以需要一點時間。

而他的任務,就是爲兩位大佬爭取這點時間。

如今看來,計劃很順利。

“回來。”

麒親王輕輕一招手。

那可怕的銀光終於停止了對已經深陷骨壁之中的‘宇文秀賢’的轟擊,倒飛回來,化作一柄銀色的月紋雙頭四棱戰鎚,乖巧地落在麒親王的手掌。

【邪月鎚】。

它外表猶如鍍銀一般閃閃發光,錘身四面各有上弦,半月、滿月、下弦四種不同狀態的陽篆月紋,散發出清冷月光。

兩段錘頭,一側尖銳,另一側齊平。

不大。

很精巧。

落在麒親王手中,像是小孩子的玩具。

很難想象,就是這樣的一隻玩具般的銀色小錘子,就在剛纔爆發出那樣恐怖的力量,將橫掃風向北等九大人族強者的‘宇文秀賢’直接隔空轟殺。

人族的強者們,掙扎着起身。

“他死了嗎?”

俞破曉扶着風向北等人走過來。

話音未落。

轟。

狂暴的虛空魔氣迸發。

幾人面色大變。

只見破碎的裂紋骨洞之中,渾身是血的‘宇文秀賢’,懸浮着衝了出來。

“麒親王……你……你怎麼會這麼快就趕來?”

他震驚地質問。

此時的‘宇文秀賢’,極爲狼狽。

他的臉上鮮血淋漓,身體破碎不堪,就好像是一隻被砸扁了的熟柿子,像是一張紙,臟器外露,斷骨從血肉裡刺出來……

全身上下,只有一顆腦袋是完整的。

可以說已經沒有人形了。

“虛空先知?”

麒親王淡淡一笑,反問道:“你以爲,霍家的幾個蠢貨廢物,就真的可以算計到本王?”

他擡手一揚。

噗通噗通。

幾具屍體摔在骨巖上。

正是霍家之前進入這個古戰場遺址中的強者。

大長老霍鎮邪亦在其中,早就死去多時。

‘宇文秀賢’的瞳孔微微收縮。

霍家的四位強者,死狀奇特,渾身上下毫無傷口,沒有絲毫的鮮血外溢……

暗中的‘賤血計劃’,失敗了。

“【邪月鎚】的失落之地,的確是見不得人血,你想要讓霍家這幾條狗送命式襲擊,以自己身的鮮血,激發【邪月鎚】外守護戰魂的兇性,困住本王,的確是算計毒辣。”

麒親王淡淡地笑起來。

他盯着對面的‘宇文秀賢’,緩緩地道:“可惜你還是失算了,有人早就看穿了你的謀劃。”

‘宇文秀賢’沉默着。

似是已經快要死去。

麒親王微微一笑,道:“我現在應該稱呼你爲【虛空先知】吧,可惜你似乎也並非是真的可以先知一切,爲什麼你會天真地以爲,琉淵星路議會僅僅因爲霍家的那點兒苦肉計一樣的小手段,就放棄了對於霍家的懷疑?”

‘宇文秀賢’依舊沉默。

鮮血流淌,他的氣息快速坍塌。

麒親王接着道:“你以爲自己算無遺策,藉助霍家,故意讓宇文秀賢被俘,引導人族尋到【恐懼骸骨】,這樣你就可以跨域戰場中剋制你真身的禁忌,順利地收割果實,可惜……從一開始,你的計劃,就被窺破了啊,今日這龜殼骨島之局,根本就是爲了獵殺你,設下的陷阱而已,你附身在‘宇文秀賢’體內,此時已經逃不走了吧?”

‘宇文秀賢’談了一口氣。

他身上宛如肉泥般的肌肉、破碎成不知道多少斷的骨骼,開始緩緩蠕動,在濃郁紫色魔氣的加持之下,竟是快速地重組肉身。

幾息之間,他就變成了她。

一個明豔絕倫的高挑女神。

紫色的魔氣籠罩住她赤裸的身軀,關鍵位置不可見,但依舊有一種令人着迷的魅力,美貌程度竟是絲毫不遜色於絕色還珠公主凌晨。

更是因爲魔氣的神秘和強大,有一種超越凌晨青色氣息的致命誘惑。

“是誰看破了我的計劃?”

她盯着麒親王,冷笑道:“你剛纔廢話這麼多,顯然腦子不夠清楚,所以你做不到……”

說到這裡,她的目光,緩緩地移到了凌晨的身上,紫色飽滿的脣瓣抿住,脣角微微翹起,笑道道:“怪不得那個傢伙,這麼喜歡你,嘻嘻,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是你,對不對?”

---------

第二更,算是二合一。

拔了牙之後,狀態真的賊不好,今天不知道爲啥,一直特別疲憊還拉肚子……我這幾天估計更新得緩慢一點了。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沒用也喜歡第六百七十七章 好像缺點什麼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 瞎姬八打的初戰第一千五百一十三章 投靠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黑靄妖蓮第六百九十八章 這份聖旨,我來接第三百五十四章 翻臉不認人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利益劃分第一千三百零一章 主神隕落(2)第六百七十七章 好像缺點什麼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可怕的忠誠度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秒殺第九百五十章 巨劍野人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奪天之戰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 盛典日(2)第一百七十九章 藝多不壓身第八百三十七章 一把銀槍在手第十五章 我叫吳笑方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一病不起劍逍遙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有可能存在的危機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凌天府第二美人第七百五十七章 暗夜殺機第八百一十四章 手語天才和睿智長老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凌天府第二美人第六百七十章 小師妹第九百四十四章 殭屍?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天公子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 紫色手掌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 抽風第六十四章 林北辰出手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以前的名字第十八章 沒錯,100就是我第五百四十七章 留給林北辰的時間不多了第九百三十三章 一戰成名(求訂閱)第八百八十章 掉了牙的老狼和老虎第六百二十九章、SB飛刃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圖窮匕見第三百一十八章 老母豬戴胸罩第二十一章 特別觀察員第六百三十一章 怎麼會是他?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年輕人不講武德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巨頭降臨第一千五百零六章 天狼詔一百七十章 萬毒詳解篇第五百零九章 你們爲什麼會相信林北辰的話第一千四百五十一章 藍極鉅變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天狼王刀吾名第二十四章 爆玄(2)第六百七十九章 拿錯劇本了?第一百二十八章 那一笑第八十八章 是來告別的?第五百二十七章 人才王忠第九百八十三章 荒神令第一百四十五章 逆天的新功能第二百二十八章 熱度很高第四百五十章 麻痹敵人?第一千五百章 啊,好疼第二百六十七章 男兒當自強地六百零五章 王忠又撒幣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身在敵營第二百四十五章 巨大的失誤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讓他們來收屍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想不想做店長?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讓你插嘴了嗎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薔薇之花第三百九十八章 都腫了第八百五十五章 又有新的APP啦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 晉升第六百六十六章 決戰時刻第九百零七章 離地18CM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殺意無法遏止第三百一十章 我有一個條件第四百七十二章 又上我?第七百五十一章 你還是人嗎?第七百五十章 給你加雞腿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脫粉了?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言出法隨?第三章 少爺,大事不好了第二百六十六章 這不是逼我犯罪嗎?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杳主神第五百五十一章 林北辰的臉綠了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演武會上的挑戰第六百八十六章 長夜漫漫第一百一十三章 礦脈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貪財的英雄?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銀靈神力第五百六十一章 我以我未來的媳婦發誓第二百零六章 又提前交卷?第一百三十一章 今日 又拔劍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淨世妖蟬第一千五百五十章 我其實是個內奸第四百五十四章 我不懂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阿拉丁狗女神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我是一個大善人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終相見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遠古之橋 (求訂閱)第三百零一章 別廢話,戰吧第七百二十一章 我與蠢賊勢不兩立第四百二十八章 神性之海第五百四十九章 我願意以身相許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沒用也喜歡第六百七十七章 好像缺點什麼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 瞎姬八打的初戰第一千五百一十三章 投靠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黑靄妖蓮第六百九十八章 這份聖旨,我來接第三百五十四章 翻臉不認人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利益劃分第一千三百零一章 主神隕落(2)第六百七十七章 好像缺點什麼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可怕的忠誠度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秒殺第九百五十章 巨劍野人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奪天之戰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 盛典日(2)第一百七十九章 藝多不壓身第八百三十七章 一把銀槍在手第十五章 我叫吳笑方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一病不起劍逍遙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有可能存在的危機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凌天府第二美人第七百五十七章 暗夜殺機第八百一十四章 手語天才和睿智長老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凌天府第二美人第六百七十章 小師妹第九百四十四章 殭屍?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天公子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 紫色手掌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 抽風第六十四章 林北辰出手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以前的名字第十八章 沒錯,100就是我第五百四十七章 留給林北辰的時間不多了第九百三十三章 一戰成名(求訂閱)第八百八十章 掉了牙的老狼和老虎第六百二十九章、SB飛刃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圖窮匕見第三百一十八章 老母豬戴胸罩第二十一章 特別觀察員第六百三十一章 怎麼會是他?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年輕人不講武德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巨頭降臨第一千五百零六章 天狼詔一百七十章 萬毒詳解篇第五百零九章 你們爲什麼會相信林北辰的話第一千四百五十一章 藍極鉅變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天狼王刀吾名第二十四章 爆玄(2)第六百七十九章 拿錯劇本了?第一百二十八章 那一笑第八十八章 是來告別的?第五百二十七章 人才王忠第九百八十三章 荒神令第一百四十五章 逆天的新功能第二百二十八章 熱度很高第四百五十章 麻痹敵人?第一千五百章 啊,好疼第二百六十七章 男兒當自強地六百零五章 王忠又撒幣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身在敵營第二百四十五章 巨大的失誤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讓他們來收屍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想不想做店長?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讓你插嘴了嗎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薔薇之花第三百九十八章 都腫了第八百五十五章 又有新的APP啦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 晉升第六百六十六章 決戰時刻第九百零七章 離地18CM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殺意無法遏止第三百一十章 我有一個條件第四百七十二章 又上我?第七百五十一章 你還是人嗎?第七百五十章 給你加雞腿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脫粉了?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言出法隨?第三章 少爺,大事不好了第二百六十六章 這不是逼我犯罪嗎?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杳主神第五百五十一章 林北辰的臉綠了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演武會上的挑戰第六百八十六章 長夜漫漫第一百一十三章 礦脈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貪財的英雄?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銀靈神力第五百六十一章 我以我未來的媳婦發誓第二百零六章 又提前交卷?第一百三十一章 今日 又拔劍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淨世妖蟬第一千五百五十章 我其實是個內奸第四百五十四章 我不懂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阿拉丁狗女神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我是一個大善人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終相見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遠古之橋 (求訂閱)第三百零一章 別廢話,戰吧第七百二十一章 我與蠢賊勢不兩立第四百二十八章 神性之海第五百四十九章 我願意以身相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