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你們太心急了

“糟糕,忘記說正事了。”

送走了林北辰,風向北突然一拍腦門。

他猛然想起,自己等待在門外,不是在偷聽,而主要是爲了叮囑一下林北辰,年輕人在這方面一定是要剋制自己,千萬不要太放縱。

尤其是和那位還珠公主的私下交往。

可不能一不小心搞出人命來。

那就不好收場了。

作爲琉淵星路的大議長,風向北心中很清楚,琉淵星路之外,那些掌握着人族命脈的人族極道大勢力的嘴臉,不管表面上多麼冠冕堂皇,但絕對不會允許自己家裡金鳳凰,被沒有身份地位的窮小子騙走。

一個弄不好,就是一場狗血大劇拉開。

最後以悲劇結尾。

風向北從第一眼看到林北辰起,就覺得這小子特別對自己的胃口。

尤其是莽起來,比自己還橫。

所以才一直都有意無意地維護林北辰。

有很多事情,背後的風雲詭秘,是林北辰不知道的,皆被風向北在這幾天時間裡以個人意志,全部都按了下來。

剛纔回來時,他本來想要叮囑林北辰,不要過於血氣方剛,年輕人面對美色一定要剋制一點。

沒想到被幾聲‘風老哥’直接戳中了爽點,一下子放飛自我,完全忘記了正事。

最後,風向北也只能搖搖頭,笑呵呵地離開了。

下次一定提醒。

身爲琉淵星路最強的男人,他其實也很苦悶啊。

自從成爲了大議長之後,就覺得各處不自由,看起來權力大了,卻得端着做人,本色施展不開,以前有什麼說什麼,現在說過還得認真地過過腦子,連一起吹牛喝酒的人都沒有了。

遇到了腦子不正常的林北辰,風向北大有遇到了知己的感覺。

……

……

“家主。”

德勝會總部。

霍家之人紛紛單膝跪地,行參拜大禮。

悲慟憤怒的氣氛在蔓延。

“今天發生在頒獎典禮的事情,我都已經知道了,霍永年會長父子三人,死的壯烈,我可以向所有的族人保證,霍家絕對不會忘記今日之仇。”

霍家家主霍玄真的聲音,鏗鏘有力,迴盪在大廳之中。

作爲琉淵星路九大議長之一,霍玄真的身份地位極高,僅次於大議長風向北,尤其是在霍家內部,霍玄真有着至高無上的威望。

他的秘密到來,給了驚惶茫然的霍家衆人巨大的信心和力量。

“諸位放心。”

霍玄真的聲音中,有着強大自信,道:“霍家崛起之日,已經近在眼前,眼下的隱忍,是爲了明日的輝煌,用不了多久,我霍家便可以成爲琉淵星路上的第一家族,同時,我霍玄真可以向你們保證,十日之內,我會讓林北辰這個孽種,血債血償。”

在他的身邊,屹立着八個遮掩嚴密的黑色身影。

這是霍家戰鬥力最強的八位長老。

其中有幾位,已經是須發皆白,是隱世不出一甲子的太上長老級人物,壽元將盡,以強橫的修爲,吊着最後一口氣。

以霍玄真右側的一位矮小老者爲尊。

他身形瘦小如猴,乃是霍玄真的祖父,名爲霍鎮邪,曾經閃耀琉淵星路,輝煌一時,是無限接近域主級的強大人物,曾經在琉淵星路中引領過一個時代,是一個時期的主角,曾與其他八代家族的天才爭鋒,百戰不敗,威名赫赫。

可惜歲月不饒人。

強大如霍鎮邪,最終也未能突破至域主,在大領主巔峰圓滿境界停滯了下來。最終只能閉關吊命,冰凍自身,等待奇蹟的出現。

而今日,他和其他七位情況類似的老怪物一起,解凍而出,其臨藍極星,爲的就是最後出現的這一線生機。

爲了家族的輝煌崛起。

也爲了自己的突破延壽。

他們這次來到琉淵城,乃是秘密行動。

一次事關霍家生死存亡的大事。

……

……

三日後。

藍極星出現了一則怪事。

位於琉淵城以西八千里區域的天水河流域,最大的淡水湖‘聖心湖’,一夜之間,湖水離奇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深不見底的直徑百米天坑地窟。

天坑地窟中,雷電瀰漫,魔氣縈繞。

一個時辰之後,有白、紫二色,在天坑地窟之中噴射而出,形成了一道恐怖的混沌光柱,射破天穹。

光柱散發出來的氣場,在天水河流域方圓數百里之內,形成了一個特殊的混沌力場領域。

遠遠看去,這奇異的灰霧力場,好像是一個淡灰色的巨大光罩,將這片區域,全部都罩在其中,隱去了原本的地勢山川河流。

“就是這裡。”

麟親王身形一閃,出現在了混沌力場領域之外,目光一掃,微微點頭,道:“虛空戰場的遺址大門開啓了。”

他的身後,跟着【還珠公主】凌晨。

此時的凌晨,一襲銀白甲冑,覆蓋全身上下除頭顱之外所有的位置,黑色的長髮也紮成爲馬尾,高高揚起,精緻絕美的面孔,英姿颯爽,氣質高冷,渾身上下流露出毫不遮掩的生人勿進威壓,高高在上,令人不敢逼視。

除了麒親王和凌晨之外,一起現身的,還有以大議長風向北爲首的九大家族、四大軍部的頂層大人物們。

總共四十三人。

這些人,都是議會和各大家族精挑細選出來的絕對可靠人選,是琉淵星路人族中鼎鼎大名的精銳強者。

林北辰也現身其中。

表面上看起來,他的實力最低。

但架不住他開掛啊。

連殺了那麼多的各族大領主,就算是林北辰自爆攤牌,其他人也絕對不會相信他是個九階的菜.逼。

在各方的心中,如今的林北辰,是一個故意隱藏了自己氣息的巔峰大領主級的老銀幣。

年紀輕輕,非常陰險。

而這也是他當日在嘉獎典禮上,殺了霍永年之後可以揚長而去的最大原因——大家都不想正面招惹這個一言不合就爆頭的陰險瘋子。

至於林北辰光爲何明正大出現在這裡?

是一個意外。

因爲按照他和大老婆凌晨設定的計劃,他是要幻化做凌晨的護衛,人不知鬼不覺地混入古戰場遺址裡面,然後再脫離大部隊悄悄搞事情。

誰知道後來傳出一個消息,麒親王選擇隻身帶着凌晨進入古遺址,並不會帶其他護衛。

這導致原先的計劃被‘釜底抽薪’而破產。

最後,凌晨暗中施壓牽線,加上林北辰自己找了新認的老哥風向北走後門,纔得到了一個進入古戰場遺址的名額。

不過話又說回來,其實這名額其實也不值錢。

因爲古遺址開啓之後,其實並不會限制進入其中的人數,只是琉淵議會和各大家族將這件事情嚴格保密,並且努力削減進入其中的人數。

這樣就不會有太多的變數出現。

也可以保證,不管在古遺址戰場之中發現了什麼,最終得寶的人,都是在可控範圍之內的自己人。

不過,也有一個‘外人’——

宇文秀賢。

秀兒被封住了一身魔力,身穿一襲紫色外袍,面無表情地站在大議長風向北的身後。

林北辰看了秀兒一眼。

這幾日裡,秀兒應該是受了不少折磨,比昔日不知道清瘦了多少倍,整個人瘦的像是一根竹竿,臉頰深陷,頭髮也有些乾枯,面色蒼白,像是大病了一場。

但他站着的時候,哪怕是雙手帶着【星鐐】,身軀比之挺立,猶如標槍,一雙眼眸清澈明亮,好像是暗夜之中的星辰在發光。

感受到林北辰的目光,他甚至微笑對視,好似是故友重逢一般。

林北辰儒雅隨和地還以中指。

宇文秀賢淡淡地笑着,也不說話。

林北辰本想要問一問大議長風向北,爲何議會衆人會帶着秀兒這個累贅,但大家都很嚴肅,林大好想了想,絕對不去做這個氣氛破壞者。

俄頃。

聖心湖天坑地窟中噴射出來的雷電混沌光霧,逐漸穩定,巨型的灰霧光罩也不再向外擴張。

時機已到。

“遺址開啓的時間,只維持三日。”

麒親王目光在衆人身上一掃,道:“戰場的內部空間很大,超乎你們的想象,各位進入之後,可以自行組隊搜索,但切記,一定要小心行事,這處遺址戰場被評爲甲等,其內兇險程度可想而知,可謂是危機四伏,十步一殺,你們皆爲人族武者,組隊之後要互相協助,當齊心協力,切勿自相殘殺……”

說道最後,麒親王的表情肅穆起來。

他微微擡手,按住心臟的位置,莊嚴而又鄭重地道:“願我人族,聖運昌隆……至高神聖帝皇保佑吾族。”

“神聖皇帝保佑吾族。”

衆人也都肅穆祈禱。

這是一種信仰。

然後,麒親王帶着凌晨,直接走入了混沌灰霧力場之內。

兩人的身形被淹沒。

其他衆人,以大議長風向北爲首,押着囚徒宇文秀賢,也緩緩地進入到了混沌灰霧力場之中。

林北辰故意拖拖拉拉地走在最後面。

三四秒之前,他看到了凌晨做出的手勢。

……

數百里之外。

天水河流域,魔族軍佔領區。

數十道流光破空而至,也到了聖心湖混沌灰霧力場之外,正好是人族衆人進入方向的另外一邊。

“就是這裡了。”

“聖地開啓了。”

“奉教主之命,不惜一切代價,找到【聖尊還骸骨】。”

“若有必要,吾等皆可犧牲。”

“爲了神教,爲了先知。”

“爲了先知。”

亢奮的魔族強者們,高呼着【虛空先知】的名諱,衝入了混沌灰霧力場之中。

與此同時。

天水河以冬的魔族軍隊營地中,兵力開始了頻繁的調動。

……

……

混沌灰霧力場中,所有人的五感都被極大地削弱。便是大領主級的強者,雙目視物也不會超過二十米。

除此之外,倒是沒有其他什麼異變。

林北辰走在人羣的後面,小心翼翼,觀察着周圍的變化,不斷地涌動着的灰霧,在是視界之內沸騰,深處隱隱傳來了厲鬼嚎哭般的詭異聲音……

好像是走入了恐怖片的世界。

很快就到了前方的天坑地窟邊緣。

“各位,保重了。”

麒親王身上散發出強大的氣息,頭頂懸浮一盞青色的八角燈,帶着凌晨,直接躍入了天坑地窟。

“走。”

大議長風向北帶着衆人躍下。

林北辰也縱身一跳。

身入混沌光霧之中,只覺得腳下傳來莫大的吸力,一股無形的力量拽着他的腳往下拉一樣。

周圍的灰霧越發濃郁,瘋狂涌動,幻化成爲種種奇怪的東西,持續不久就消散。

而下墜之勢,持續了整整數分鐘。

眼前猛地豁然開朗。

鬼哭狼嚎之聲消失。

一股細微的浮力出現。

林北辰立刻運轉歸元混沌真氣,穩住了下墜之勢。

放眼看去。

周圍是一片淡淡青綠色的世界,好像是一起都加上了一層鬼片特效的濾鏡一樣。

“我這怕不是來到了冥界?”

他緩緩落地。

身處的位置,是一片慌敗的亂葬崗,怪石聳立,枯草雜生,一座座土丘像是墳頭一樣錯亂分佈,有淡淡的藍色鬼火漂浮其間。

麒親王和凌晨兩人,已經不見蹤影。

其他人都還在。

“林老弟,你與我們一起同行吧。”

大議長風向北發出了邀請。

林北辰微笑着拒絕。

其他人族強者,基本上都是家族爲單位,來時自由組隊,然後朝着不同的方向快速離開。

很顯然,每一家都有自己不同的信息渠道,對於這處古遺址戰場,大概是有或多或少的瞭解,都有着各自不同的目的。

“老弟,那你要保重了。”

風向北身邊帶着六個人,是以風家強者爲主的議會團體,押着宇文秀賢,朝着亂葬崗外走去,很快就消失在了青綠色的鬼片特效中。

林北辰很好奇地看了看頭頂。

青綠色的天穹,沒有云朵也沒有星辰。

他明明是從上方的天坑地窟中跳下來,經過了急速下墜之後,卻彷彿是來到了另外一個世界。

這個古戰場遺址,好像是位於藍極星的地核之中。

是一個地心世界。

嘖嘖嘖,科幻的設定加上鬼片的特效?

林北辰打開了【百度地圖】。

他看到,在手機地圖界面上,出現了類似於外面世界的山川地形,也出現了一些類似於道路的線條,縮放地圖還可以看到,在遠處有一些城郭建築。

這說明了什麼?

說明所謂的古遺址戰場,大致相當於一個與世隔絕的失落之地,至少在漫長的歲月之前,這裡其實有過文明出現,至少有着智慧種族生存。

只可惜,一切毀於戰爭。

他觀察着手機地圖,和之前拍攝的凌晨金屬板地圖上的紋絡相對應,在不斷地比對,並沒有着急離開。

而像是在等待着什麼。

片刻後。

【百度地圖】的界面上,浮現出四個代表着危險的紅色斑點,在快速移動,從四面朝着自己包圍而來。

“呵呵,都出來吧。”

林北辰冷笑着,早有準備的樣子,道:“早就發現你們了,鬼鬼祟祟地躲到什麼時候?不是我說,你們的耐心,也實在是太沒有格局,在這裡就要迫不及待地動手了?”

--------

二合一章節。

今日四更完成了。

晚上來西安了,因爲明天要去拔牙,我曾以爲自己沒有智齒,現在才發現……是我不懂醫學,希望明天不要腫。

第七百六十八章 鐵公雞拔毛了第八百八十五章 沒有什麼分別第十四章 原來是這麼充電的第三百六十八章 爲了世界和平請你去死第五百二十章 緣來緣散緣如水第一千五百五十八章 這個傳人太弱了第五十一章 系統升級第四百五十五章 白雲千古獨幽幽第九百二十三章 組隊邀請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殺意無法遏止第六百六十三章 邪異古鏡第一百一十三章 礦脈第五百九十九章 銷魂的夜第一千零八十章 團隊戰第四百五十章 麻痹敵人?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最後的敵人第二百一十四章 我的親人都死絕了第七百二十八章 他還在演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荒神之位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帶你離開第六百三十四章 一劍飛頭第八十二章 試劍之約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回家第九十九章 快來拜見曹師兄第七百一十六章 羽族神射,不過如此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兩個破限級第九百零九章 老丁的特殊長處第二百八十二章 第一戰第四百六十七章 最後一個辦法第六百三十二章 一滴化作微光的眼淚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暴打神靈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巨頭降臨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召喚血脈?第九百六十五章 你是劍體嗎第一千零壹拾肆章 黑色荊棘第二百五十八章 劍士精神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四句話,兩個動作第六百七十九章 拿錯劇本了?第七百三十四章 大鑽天人第一百五十一章 屎裡有毒第十八章 沒錯,100就是我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腰疼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契合度測試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大賽第四輪第三百六十章 省級交流賽第二百九十三章 一招定勝負第八百二十四章 帝國震動一百七十章 萬毒詳解篇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又見面了第五百九十三章 血染神殿山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名震一方第六百六十章 奶的感覺第七百七十六章 絕對實力第九百六十章 血戰第二百四十五章 巨大的失誤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滿載而歸第三百五十二章 喜訊頻傳第五百六十六章 一羣公子哥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 這是逼我的……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峰迴路轉第五百九十一章 林賢侄,我是來表示誠意的第四百八十二章 我那腦殘孫女婿第七百三十六章 天人生死戰第五百八十五章 哪裡來的瞎子?第四百八十二章 我那腦殘孫女婿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神界盡怪咖第四百四十九章 不懷好意第三百四十三章 林震南傻眼了第七百五十六章 安排第一百零五章 擴招?第九百一十章 異相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失了智?第四百二十三章 說漏嘴了第一百二十一章 抉擇第四章、教習,我想修煉第四百六十一章 銀熊崽子第一千五百八十八章 復興之劍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逆天成果第五百二十二章 被迫營業第一百五十四章 逼鼠爲奴第一百五十七章 火薔薇冒險隊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吞噬血脈初顯威第三百六十七章 被上了第二百五十一章 你竟然想要白嫖第二百四十四章 一狗一狼一虎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少年的掌心滾燙第八百一十五章 裝逼如風,常伴吾身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文明的城市第一百二十四章 誰的大第八十三章 校長要見你第二百零四章 蝕日龍箭第八百一十五章 裝逼如風,常伴吾身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兩個破限級第三百零四章 變故第二百七十九章 永遠屬於韓不負第一百二十章 你是不是玩不起?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雙神位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事情鬧大了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巖狼之王第七百六十八章 鐵公雞拔毛了
第七百六十八章 鐵公雞拔毛了第八百八十五章 沒有什麼分別第十四章 原來是這麼充電的第三百六十八章 爲了世界和平請你去死第五百二十章 緣來緣散緣如水第一千五百五十八章 這個傳人太弱了第五十一章 系統升級第四百五十五章 白雲千古獨幽幽第九百二十三章 組隊邀請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殺意無法遏止第六百六十三章 邪異古鏡第一百一十三章 礦脈第五百九十九章 銷魂的夜第一千零八十章 團隊戰第四百五十章 麻痹敵人?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最後的敵人第二百一十四章 我的親人都死絕了第七百二十八章 他還在演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荒神之位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帶你離開第六百三十四章 一劍飛頭第八十二章 試劍之約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回家第九十九章 快來拜見曹師兄第七百一十六章 羽族神射,不過如此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兩個破限級第九百零九章 老丁的特殊長處第二百八十二章 第一戰第四百六十七章 最後一個辦法第六百三十二章 一滴化作微光的眼淚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暴打神靈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巨頭降臨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召喚血脈?第九百六十五章 你是劍體嗎第一千零壹拾肆章 黑色荊棘第二百五十八章 劍士精神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四句話,兩個動作第六百七十九章 拿錯劇本了?第七百三十四章 大鑽天人第一百五十一章 屎裡有毒第十八章 沒錯,100就是我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腰疼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契合度測試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大賽第四輪第三百六十章 省級交流賽第二百九十三章 一招定勝負第八百二十四章 帝國震動一百七十章 萬毒詳解篇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又見面了第五百九十三章 血染神殿山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名震一方第六百六十章 奶的感覺第七百七十六章 絕對實力第九百六十章 血戰第二百四十五章 巨大的失誤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滿載而歸第三百五十二章 喜訊頻傳第五百六十六章 一羣公子哥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 這是逼我的……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峰迴路轉第五百九十一章 林賢侄,我是來表示誠意的第四百八十二章 我那腦殘孫女婿第七百三十六章 天人生死戰第五百八十五章 哪裡來的瞎子?第四百八十二章 我那腦殘孫女婿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神界盡怪咖第四百四十九章 不懷好意第三百四十三章 林震南傻眼了第七百五十六章 安排第一百零五章 擴招?第九百一十章 異相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失了智?第四百二十三章 說漏嘴了第一百二十一章 抉擇第四章、教習,我想修煉第四百六十一章 銀熊崽子第一千五百八十八章 復興之劍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逆天成果第五百二十二章 被迫營業第一百五十四章 逼鼠爲奴第一百五十七章 火薔薇冒險隊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吞噬血脈初顯威第三百六十七章 被上了第二百五十一章 你竟然想要白嫖第二百四十四章 一狗一狼一虎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少年的掌心滾燙第八百一十五章 裝逼如風,常伴吾身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文明的城市第一百二十四章 誰的大第八十三章 校長要見你第二百零四章 蝕日龍箭第八百一十五章 裝逼如風,常伴吾身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兩個破限級第三百零四章 變故第二百七十九章 永遠屬於韓不負第一百二十章 你是不是玩不起?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雙神位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事情鬧大了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巖狼之王第七百六十八章 鐵公雞拔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