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奪天之戰

雲卷山脈。

大戰已經落幕。

魔族佔領了這處人族武道聖地,改旗易幟,大量的魔人出現在各處。

這些平日裡被人族武者們追殺的根本找不到蹤影的魔人,突然就如雨後春筍一般,一個個都冒出來。

許多人族這才後知後覺驚訝地發現,原來在經歷了這麼多年的追殺通緝之後,青雨界中,竟然還有這麼多的魔人。

十字路口賣糖水的瘸腿老阿伯,幫酒樓倒泔水的中年沉默寡言單身漢子,青樓中誰都可以罵幾句的龜公,裁縫店裡慈眉善目的胖老闆娘,知春樓跑堂的一對孿生店小二,山麓之下各處奔跑送信賺吃食的半大小孩……

這些昔日普普通通不顯眼的人,竟然都是魔人。

魔人翻身了。

不久之前,他們東躲西藏,小心翼翼地求活,時時刻刻戰戰兢兢,生怕一不小心暴露行蹤,就會被人族武者屠戮斬殺。

而現在,他們終於不用再擔驚受怕。

終於可以撕掉自己身上的僞裝,光明正大的活在陽光之下。

於此截然相反的是,雲卷山脈的人族地位急速下墜,跌入深淵。

生活在雲卷山脈的人族數量,超過百萬,如果算上週邊的一些城鎮,過千萬是妥妥沒有懸念的。

如今,這龐大數量的人族,都淪爲了階下囚,被強制性驅趕出家門,聚集起來,關押在了各大城市的廣場,空地和市場中,由魔族和獸族的強者負責看管。

人人都提心吊膽。

生怕魔族做出平日裡人族做過的事情,對他們展開血腥的報復,生怕一場場無情的殺戮似乎就要降臨。

雲卷山中央區域,倒塌的朝天峰斷層橫截面,重新修建起了一座巍巍魔宮。

這是一座由數百塊單體重逾萬斤的黑色巨巖堆砌而成的宮殿,這些岩石以倒塌的朝天峰爲原材料,被魔族強者以大神通切削成整整齊齊的土豆片狀,堆砌而成。

魔宮看起來簡單,但卻充滿氣勢,大拙若巧,大巧不工。

“回稟少主人,十一大人族宗門的長老級強者,還有核心精英弟子,都已經安排妥當,被封住真氣,關押在了【天陷地窟】之中,由獸人族【逆鯨王】親自看守。”

一位身穿黑色華麗甲冑的年輕魔人,單膝跪地尊敬地彙報道。

他的名字叫做青厄,相貌英俊,紫色眸子,是青雨界魔人暗中培養的天才之一,如今追隨在宇文秀賢的身邊,充當親衛。

青厄是一個心高氣傲的年輕人。

試問真正有才華、有能力的年輕人,誰不自負呢?

但青厄可以對其他任何人都不放在眼中,卻獨獨對眼前這個站在琉淵星路星圖面前沉思的同齡人,崇拜到了極點。

他單膝跪地,看向宇文秀賢的眼神充滿了狂熱。

青厄清晰地記得,當他知道,原來這位人族傾力培養的青雨界第一天才,真正的身份乃是聖族的少主時,他心中的激動和興奮。

“飛劍宗那邊,還沒有傳回來新的消息嗎?”

宇文秀賢緩緩地轉身:“不用動不動就跪下,起來說話吧。”

他身形高大挺拔,面容俊美,一雙丹鳳眼哪怕是在笑的時候依舊流露出攝人心魄的威嚴,只是神色略顯疲憊,說話的時候捏了捏眉心。

顯然是因爲這幾日時間裡,不眠不休地處理了太多的事情所導致。

但即便是如此,也不減其風采。

青厄站起來,笑着道:“少主人,您不用擔心,飛劍宗的長老和核心弟子,都已經被擒拿回來,魔首硯山大人留下來守株待兔,對付柳無言,還有獸人族的【風犬妖王】協助,就算是柳無言全盛狀態,也不是對手,屬下猜測,應是柳無言一行人受傷,行蹤緩慢,所以硯山大人他們,還在等待……”

話音未落。

“報……”

一道急促的聲音響起,流光按落,化作一名同樣身着親衛戰甲的年輕人,道:“少主人,飛劍宗方向傳來急報。”

雙手託上一枚【虛空回光鏡】。

宇文秀賢的心中,浮現出一絲不好的預感,接過【虛空回光鏡】,注入魔氣,觀看其中信息,看罷,眉頭皺起,久久不語,眼神中有了悲慟之色。

“少主人,發生了什麼事情?”

青厄也察覺到了不對。

宇文秀賢將【虛空回光鏡】遞給他。

青厄看完,滿臉都是難以置信之色,道:“這怎麼可能,那林北辰是什麼人物,竟然連硯山大人也……”

說到這裡,青厄有些哽咽了。

青雨界的魔人,無不感恩硯山大人。

正是因爲硯山大人數百年以來殫精竭慮地庇護魔人,對抗人族諸大勢力的聯合屠戮,爲這一界的魔人們撐起一片苟延殘喘的空間,纔有了今日的局面。

對於很多魔人來說,硯山就如同父親一樣,偉岸而又高大,張開羽翼爲他們擋風遮雨,創造各種條件,爲聖祖培養人才,保留希望。

比如青厄,就是硯山發掘和培養的魔人族天才。

好不容易等到魔人在青雨界終於翻身,可以站在陽光之下,盡情地享受自由和安全,結果硯山卻隕落在了飛劍宗。

“我必殺林北辰。”

青厄喉嚨地發出低吼,眼中充滿了仇恨。

宇文秀賢輕輕地拍了拍青厄的肩膀,道:“去吧,按照計劃,準備奪天之戰,我相信,那林北辰很快就會來到雲卷山脈,你想要報仇,不缺機會。”

“是,少主。”

青厄儘快收束自己心中的仇恨,讓自己冷靜下來,行禮,緩緩地後退而出。

他心裡很清楚,收到這樣一則消息,宇文少主已經比自己更加悲慟。

如果說他因爲硯山大人發掘和培養了自己,就將其視爲父親一般的存在的話,那對於宇文少主來說,硯山大人就是真正的血脈至親。

看着青厄和另一名親衛退下,宇文秀賢長長地嘆了一口氣。

他早就看出來,那個叫做林北辰的少年不簡單,直覺告訴他,此人將會是聖祖的巨大威脅,一直都存心拉攏……

只是沒想到,這少年的實力,竟然到了這種程度。

當真是驚才絕豔啊。

回想在【虛空回光鏡】看到的畫面,宇文秀賢不得不承認,這個人族少年的驚豔,已經足以將光芒灑落在星路,而不僅僅是青雨界。

“真是個好對手啊。”

宇文秀賢捏了捏眉心,來到魔宮之外,看向周圍的蒼茫山脈,緩緩地道:“如果可以的話,希望我們可以成爲戰友。”

突然,他心中一動,感應到了什麼。

“小五,你去幫我辦一件事情。”

宇文秀賢緩緩開口道。

“請少主吩咐。”

魔宮的陰影中走出一個瘦高的年輕魔人。

他身着黑色華麗甲冑,單手抱着頭盔,單膝跪地,紫色的眼眸在昏暗的光線中猶如炙熱燃燒的星辰一般璀璨,緩緩地低下了高傲的頭顱,以示自己對眼前之人的尊敬。

……

……

同一時間。

林北辰一行人已經來到了雲卷山脈。

他們本來要悄悄潛入。

但沒想到纔到了山麓,就有一位身着黑甲的年輕的魔人,出現在了身前,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魔人紫魘,奉我家少主之命,在這裡迎接幾位,等待許久了。”

年輕魔人身形瘦高挺拔,面容清秀,皮膚略帶紫色。

他的髮型很有特點,頭頂右半邊是濃密秀逸的紫色長髮,如瀑流散,披散在肩頭,左半邊則是剃光了的紫色頭皮,上面紋着深紫色的一道道奇特的魔紋,仔細看的話,竟是宇文秀賢頭像刺青圖案。

年輕,個性,且瘋狂崇拜宇文秀賢。

這就是魔人紫魘。

宇文秀賢麾下親衛隊成員,排行第五。

“你是宇文秀賢的人?”

柳無言擡手摘取遮擋面容的斗笠,道:“他早就知道我們要回來?”

紫魘的目光,從這位久負盛名的人族劍聖身上毫不遲疑地掠過,死死地盯着林北辰,毫不掩飾眼中的殺意和仇恨,許久,才收回目光,道:“少主人不但知道你們會回來,也知道了飛劍宗發生的事情,更知道你們會出現在這條路上……在青雨界,沒有什麼可以逃脫少主人的洞察。”

“切。”

林北辰不信服地冷哼。

紫魘努力壓制着心中的衝動,纔沒有向眼前這個殺害了硯山大人的兇手拔劍,道:“少主人邀請你們,去魔宮做客。”

“哼,宇文秀賢這狗賊,能有什麼好心思?”玉無缺冷笑道:“你既然出現了,就別走了,不想死的話,就乖乖帶我們去關押人族強者的地方,否則……”

老玉現在底氣很足。

畢竟林北辰就在身邊呢。

紫魘紫色的眸子裡,閃爍着輕蔑之色,道:“你以爲我會怕死?”

老玉一窒。

哎喲你很拽嘛。

但他也分辨的出來,眼前這個年輕魔人,是真的絲毫不擔心自己的生死。

魔族中的很多人,都是瘋子。

不能以常理度側。

“怎麼?堂堂飛劍宗掌門,人族第二強者,青雨界的人族劍聖,現在害怕了?”

紫魘嗤笑,語氣中帶着嘲諷,道:“少主人吩咐過,既然邀請你們去魔宮做客,自然是把你們當做客人,會以禮待之,如果你們膽小不敢去,呵呵呵呵……”

柳無言皺了皺眉。

“老東西,別上當。”

蕭丙甘在一邊阻攔,道:“不要自投羅網。”

林北辰也道:“對啊,老柳,你可千萬不要王母娘娘來大姨媽。”

蕭丙甘好奇地問道:“親哥,啥意思?”

林北辰道:“發神經啊。”

蕭丙甘依舊一頭霧水。

柳無言這時,緩緩地點頭,道:“好,老夫就隨你去又如何?”

宇文秀賢不但知道他們來了,還知道準確的地點和路線,說明他對一切真的是瞭如指掌,這樣的情況下,他完全可以派遣高手堵截圍殺,但卻只派了一個親衛過來……

柳無言是老江湖。

分析眼下的局勢,他很大膽地決定賭一賭。

看看宇文秀賢要談什麼。

萬一談崩,到時候再動手也不遲。

或許反而是一個‘擒賊先擒王’的 好機會。

“那隨我來吧。”

魔人紫魘轉身帶路。

須臾。

衆人來到了魔宮之前。

昔日巍峨參天的朝天峰,如今被斬斷山頂,橫截面上修建起來的巨大宮殿,沉默的黑色,散發出一種令人心悸的壓力。

“我家少主人,就在裡面。”

紫魘淡淡地道:“你們進去吧。”

柳無言暗中做了一個小心警惕的手勢,與林北辰幾人,走入了大殿之中。

新修的魔宮內部,簡單質樸,空曠的空間迴盪着腳步的迴音,地面光滑,黑色的岩石吸光,使得大殿裡的光線頗爲昏暗,如同歲月在靜謐的流淌。

大殿深處,一張巨幅星路星圖懸掛在空中。

星圖下,宇文秀賢一人孤身而立。

他身穿着象徵魔族身份的紫色輕甲,濃密的長髮變作紫色,猶如一道道紫光一般,披散在身後,高大挺拔的身影,負手而立,猶如一座橫絕千古的巍峨大山,給人難以逾越的壓迫感。

“柳掌門,林兄弟,我們又見面了。”

他臉上帶着淡淡的微笑,彷彿是與朋友許久,聲音醇厚清朗,聽着很舒服。

柳無言的神色複雜。

哪怕是知道眼前這個年輕人,是青雨界人族秩序崩塌的禍首,卻也不得不承認他的優秀。

這樣一個才情絕代的妖孽,爲何卻偏偏是魔族呢?

“宇文秀賢,你師父呢?”

柳無言問道。

“他老人家……如今在【天陷地窟】中休息,還活着。”

宇文秀賢道。

青雨界的人族領主級強者王思超還活着?

這無疑是一個好消息。

只要活着,就有其他可能。

“那些被你捕獲的人族強者和宗門弟子……”他又問。

宇文秀賢道:“都暫時關押在【天陷地窟】之中,等待奪天之戰的到來。”

“奪天之戰?”

柳無言一怔。

宇文秀賢微微一笑,道:“你們人族,一向自稱是青雨界的主宰,是這片天空的寵兒,我若是把你們都殺了,也不過多流一些血而已,但我聖族若是把你們都打垮了,擊碎了你們的驕傲,那這片天就換了新的主人。”

柳無言瞳孔微縮。

宇文秀賢雙眉一掀,丹鳳眼中流露出強大的自信,朗聲道:“三日之後,我會給你們人族公平一戰的機會,奪天戰臺之上,十一場生死局,人族若是能夠贏下中數以上的勝場,那我便盡數釋放被關押的人族強者,並且率聖族子民退出青雨界……柳劍聖,可敢應戰嗎?”

----------

4000字,二合一啦,今天就三更。

大家晚安。

雙倍月票快結束了……我的意思,大家懂的吧(*^▽^*)

第一千二百章 看到的和看不到的第四百零三章 陰陽交感大悲賦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劍出諸神驚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 和棋第九百二十八章 和他們講講道理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恐懼骸骨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 我不是來當花瓶的第六十八章 破繭第九十一章 真他孃的瀟灑第九百一十章 異相第二百七十八章 我們明日必勝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憑我第二百七十章 又一次入魔第三百四十二章 終於回來了第十九章 又提前交卷?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 拔劍殺人第八百九十章 你最好不要騙我第六百一十二章 皇子殿下脖子怎麼歪了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分道揚鑣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下次找個有創意的理由第三百六十一章 這樣做會不會不太好?第八百零五章 意外驚變第八百一十二章 我不是那種人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雙槍會第八百四十一章 捨得下本錢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 我要你們的命第十九章 又提前交卷?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不會是她吧第四百五十七章 讓戰鬥來揭曉一切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 人族尚存否?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林北辰的警告第二百三十二章 被玩壞了第二百四十九章 硬是要得第九百八十七章 殺大天人如殺豬第九百一十九章 女人只會影響拔劍的速度第五百二十六章 離開的邀請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客居第五百三十八章 這就叫殘忍第六百三十五章 永世沉淪吧第三百二十八章 心狠手辣第八百二十三章 第一筆交易第七百九十三章 詭異的氣氛第三百二十章 難以置信的突變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逆天外掛第六十二章 我五行屬水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禽獸,還是禽獸不如?第三百六十八章 不能奶了第九百二十三章 組隊邀請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認作你爹第七百六十九章 沒有人可以擊敗我第六百二十七章 復仇的怒焰第一千零八十六章,找到了霸哥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大火第八百八十六章 等等,你不配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 這個世界錯了第六百六十五章 影子能算是人嗎?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四句話,兩個動作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天狼王刀吾名第五百五十章 朝暉衛蕭野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一死一傷第四百七十二章 又上我?第九百三十八章 也不大啊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懂事和不懂事第九百四十三章 陸觀海第七百一十八章 不服砍我渣渣輝第六百三十七章 急轉直下?第二百九十八章 爲什麼非要作死呢?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審判大會?第四章、教習,我想修煉第五百六十八章 正道的光,照在了大地上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第九百四十章 大逆轉第三百八十四章 那我們父子站隊吧第一千四百四十二章 林北辰的騷操作第六百三十三章 思考和轉變第七百四十四章 封號天人之威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一個BUG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 動手第三百零九章 你怕是失了智第一千零六十章 這是一個博學的人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巨手第八百六十五章 斬殺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 我是一個廢物?第八百八十七章 教皇沒了第三百六十八章 大仇已報第六百七十七章 好像缺點什麼第二百八十八章 一封政令函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馬達馬達大內第六十四章 突變第九百八十九章 天尊之下無抗手第三百六十八章 爲了世界和平請你去死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攝政王第八百三十章 獨行第六百八十五章 天人技-封號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覺醒,獵殺時刻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天公子序章第七百四十三章 盧來老祖第八百二十七章 KEEP的新任務第一千三百六十一張 天刀的囑託
第一千二百章 看到的和看不到的第四百零三章 陰陽交感大悲賦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劍出諸神驚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 和棋第九百二十八章 和他們講講道理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恐懼骸骨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 我不是來當花瓶的第六十八章 破繭第九十一章 真他孃的瀟灑第九百一十章 異相第二百七十八章 我們明日必勝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憑我第二百七十章 又一次入魔第三百四十二章 終於回來了第十九章 又提前交卷?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 拔劍殺人第八百九十章 你最好不要騙我第六百一十二章 皇子殿下脖子怎麼歪了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分道揚鑣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下次找個有創意的理由第三百六十一章 這樣做會不會不太好?第八百零五章 意外驚變第八百一十二章 我不是那種人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雙槍會第八百四十一章 捨得下本錢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 我要你們的命第十九章 又提前交卷?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不會是她吧第四百五十七章 讓戰鬥來揭曉一切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 人族尚存否?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林北辰的警告第二百三十二章 被玩壞了第二百四十九章 硬是要得第九百八十七章 殺大天人如殺豬第九百一十九章 女人只會影響拔劍的速度第五百二十六章 離開的邀請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客居第五百三十八章 這就叫殘忍第六百三十五章 永世沉淪吧第三百二十八章 心狠手辣第八百二十三章 第一筆交易第七百九十三章 詭異的氣氛第三百二十章 難以置信的突變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逆天外掛第六十二章 我五行屬水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禽獸,還是禽獸不如?第三百六十八章 不能奶了第九百二十三章 組隊邀請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認作你爹第七百六十九章 沒有人可以擊敗我第六百二十七章 復仇的怒焰第一千零八十六章,找到了霸哥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大火第八百八十六章 等等,你不配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 這個世界錯了第六百六十五章 影子能算是人嗎?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四句話,兩個動作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天狼王刀吾名第五百五十章 朝暉衛蕭野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一死一傷第四百七十二章 又上我?第九百三十八章 也不大啊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懂事和不懂事第九百四十三章 陸觀海第七百一十八章 不服砍我渣渣輝第六百三十七章 急轉直下?第二百九十八章 爲什麼非要作死呢?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審判大會?第四章、教習,我想修煉第五百六十八章 正道的光,照在了大地上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第九百四十章 大逆轉第三百八十四章 那我們父子站隊吧第一千四百四十二章 林北辰的騷操作第六百三十三章 思考和轉變第七百四十四章 封號天人之威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一個BUG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 動手第三百零九章 你怕是失了智第一千零六十章 這是一個博學的人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巨手第八百六十五章 斬殺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 我是一個廢物?第八百八十七章 教皇沒了第三百六十八章 大仇已報第六百七十七章 好像缺點什麼第二百八十八章 一封政令函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馬達馬達大內第六十四章 突變第九百八十九章 天尊之下無抗手第三百六十八章 爲了世界和平請你去死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攝政王第八百三十章 獨行第六百八十五章 天人技-封號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覺醒,獵殺時刻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天公子序章第七百四十三章 盧來老祖第八百二十七章 KEEP的新任務第一千三百六十一張 天刀的囑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