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我趕時間乾飯

邊玉樹的眼睛眯起來,一縷不俗的真氣波動,在其體內涌動。

蕭丙甘立刻站在了林北辰的身側。

慫包皇子略有猶豫。

小龍女則是稍微挪動身形,不動聲色地擠了一下,將慫包皇子也擠到了林北辰的身側,她自己則不動神色地站在三人身後。

這一幕落在其他人的眼中,立刻就意識到,四個新人很抱團。

林北辰手掌緩緩地往外一翻,【雪域之鷹】已經握在手中。

沒有什麼事情是一槍解決不了的。

如果有,那就一梭子。

“哈哈,兩位師弟,稍安勿躁,登天宴和氣第一,切勿傷了我青雨界人族的和氣。”

宇文秀賢開口了,擡手握住了兩人的手,勸說道:“人族先賢於漫漫黑暗時代中走出,開創如今的團結大局,極爲不易,我等後輩,立志要走先賢路,不可因爲這點兒小矛盾生出罅隙……”

他並未如何發力,但手掌中傳來的力道,卻異常強大。

林北辰微微一掙,力道如泥牛入海一般消失不見。

林大少心中一驚。

這個宇文秀賢的確是個人物。

“既然是宇文師兄爲他求情,那便放過這個不兇戾狂徒。”

邊玉樹冷笑一聲,做出了妥協。

他可以 不把林北辰放在眼裡,但卻絕對要給宇文秀賢面子。

林北辰呵呵一笑,道:“你早晚會明白,剛纔躲過了什麼。”

他暗中收起了槍。

宇文秀賢又向林北辰等四人,介紹在場的其他人。

青雨界人族宗門,除了林北辰之前在雲夢澤外面見過的六大宗門之外,還有朝天闕、雲霧山、水雲間、水鏡道、大衍海這五大,都是傳承個五百年的大宗門,底蘊深厚。

其中以朝天闕爲尊,超然物外。

剩下的人族十大宗門,勢力強弱相差無幾,仔細論起來,飛劍宗因爲有柳無言的存在,排名還要更加靠前一點。

青雨界人族十大高手中,朝天闕的闕主王思超排名第一,飛劍宗柳無言排名第二。

今晚在場的人,除了水鏡道的邊玉樹之外,其他上了人族新生代武榜的出色人物,還有云霧山賀正卿,水雲間周美瑜、大衍海燕不良,月亮灣楚流蘇,以及神水宮的弟子何心如。

這些都是各大宗門的道種級傳人。

放在整個青雨界,也都是人族新生代武者中的翹楚。

“諸位,今日大家能夠共聚在此,乃是好罕有的緣分,你我不問過往,不尋恩仇,且先一起喝一杯……敬偉大的神聖帝皇陛下。”

宇文秀賢高舉酒樽。

衆人也都起身端酒,向天高舉,然後一飲而盡。

偉大的神聖皇帝,是人族萬古長青之明燈和偶像,是人族輝煌的締造者,是救世主,是至高無上的一切,在任何時候,只要提起這位陛下,沒有人敢有絲毫不敬。

禮節過後,衆人落座。

仙樂再起,身着薄紗,面罩紗巾的舞姬滑步入舞池,翩翩起舞。

“諸位師弟師妹,數日之前,在飛龍殿上發生的事情,想必各位已經聽聞,卻不知道大家對於就家師所提,有什麼見解?”

宇文秀賢落坐,儀態大方,面帶微笑,聲音明朗清澈,自有一股魅力散發出來,始終是衆人中的焦點所在。

在場衆人,面色都是各有變化。

這纔是今日登天宴的主題吧。

“這件事情,我已聽聞家師說了。”

雲霧山道子傳人賀正卿放下酒杯,緩緩地道:“依在下看來,領主大人提出合宗之議,出發點固然是好的,不過,卻不易實現,何況我們十一大人族宗門,同氣連枝,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之前絞殺魔族勢力時,已曾通力合作,本就是互爲盟友,強行合併諸大宗門,反而容易引發各種事端,容易弄巧成拙,反爲不美。”

這是一個反對合宗並派的人。

衆人心中有所明悟。

賀正卿的意思,基本上代表的就是雲霧山的意志。

林北辰聽得稀裡糊塗。

他轉身詢問一邊的慫包皇子。

後者於是將當日飛龍殿上發生的的事情,說了一遍。

原來是朝天闕的闕主王思超提出倡議,要將青雨界人族十一大宗門合併起來,成立統一的人族勢力,從此之後青雨界再無十一大宗門,只剩下一個統一的人族勢力【超天盟】。

這件事情,在人族十一大宗門中,引發了劇烈的反響。

若不是提出這個倡議的人,乃是青雨界人族唯一的一位領主級強者王思超,換做其他任何一個人,只怕是立刻就被十一大宗門聯合起來扣上‘魔族奸細’的罪名,直接通緝打殺了。

林北辰聽了慫包皇子的簡述,也覺得這位領主級強者有點兒天真。

所謂‘寧爲雞頭,不做鳳尾’。

各大宗門的掌門、長老們在自己的地盤上當老大當得好好的,誰願意放棄身家地位,去一個新的勢力做小弟呢?

“賀師兄言之有理。”

水雲間的道種傳人周美瑜緩緩地開口。

她的聲音如仙泉叮咚,清脆悅耳,和她的相貌一樣,雖然不是頂尖的絕色,但氣質恬靜給人一種非常舒適的感覺。

用林北辰的話來說,周美瑜這種女子,適合娶回家做老婆。

宇文秀賢面帶笑容,語氣輕柔,道:“賀師弟、周師妹的意思,我明白啦……其他各位師弟師妹呢?”

說話間,目光落在了正在與一塊‘糖醋三角犀肉’做殊死搏鬥的蕭丙甘身上。

可惜這個吃貨,太過於投入,完全沒有注意到。

慫包皇子李煜輕輕地捅了捅他,咳嗽一聲。

“啊?”

蕭丙甘一臉茫然。

宇文秀賢哈哈大笑:“蕭師弟生性純真,乃神人也……”將 剛纔的問題,又說了一遍。

蕭丙甘心不在焉地道:“這事兒我哪知道啊,你問柳無言那個糟老頭子去吧,他愛咋地就咋地,我沒有什麼意見啊。”

水鏡道邊玉樹不失時機地冷笑,道:“身爲飛劍宗的道種傳人,如此不尊師恩,且一點兒主見都沒有,真實讓人笑掉大牙。”

“關你屁事。”

蕭丙甘反脣相譏。

“你……”邊玉樹面容上迸發怒色。

他冷笑着站起來,道:“小子,你才成爲道種弟子多久?武榜上可有你的名號?若非宇文師兄擡舉,你也配與我們同席落座?既然你如此不識擡舉……那我水鏡道,就來稱一稱你的斤兩。”

話音落下。

他身邊兩個同爲水鏡道的弟子,已經是手掌按劍,飛身躍出,死死地盯着蕭丙甘,迸發出殺意。

“水鏡道邊江(邊龍),向蕭師兄挑戰。”

兩人拔劍,劍峰直指蕭丙甘。

劍意森寒。

蕭丙甘一邊啃着犀腿,一邊下意識地看了看林北辰。

林北辰眉毛一挑,送出一個眼神。

蕭丙甘依依不捨地將烤犀腿放下,來到場中,對着兩名水鏡道的弟子招招手,道:“快一點,我趕時間乾飯。”

邊江和邊龍見他如此託大,頓時大怒,齊齊出劍,一出手便是【水鏡劍術】中的殺招。

劍光如電。

元素之力激發,空氣中陣陣水龍吟。

蕭丙甘站在原地,屈膝沉肘,擡手兩拳。

砰砰。

兩名水鏡道弟子,彷彿是半空中的西瓜被無形的巨錘砸中,直接化作血霧,三米外炸開……

在場衆人眼球暴凸。

蕭丙甘施施然走回去,繼續啃自己的烤犀腿,彷彿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第四百九十章 發了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遠古之橋 (求訂閱)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脆弱的星河級第二百八十六章 今非昔比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竟然可以下片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你剛纔說什麼來着?第一千零一章 真正形態第一千五百零七章 不是你能想象的第四十六章 以德服人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我沒聽清楚你再說一遍第八百零九章 給你一個機會第九百六十章 血戰第八百二十八章,腿擡高點,左右分開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特殊強化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新的主神第九百一十五章 我有辦法第九百六十五章 你是劍體嗎第一千五百九十章 託付第三十四章 不硬的已經被你玩死了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驚爆神界第四百四十三章 用劍砍才爽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有顏色的會面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最終的祭獻第五百四十四章 我的夢想……第五百三十七章 無敵殺神第二百九十八章 爲什麼非要作死呢?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 女人影響我拔劍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 你知道我過的什麼日子第八百七十七章 這個正使,她不正經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一死一傷第八百五十四章 殺穿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逼我出絕招第五十三章 你跟我走第九百六十五章 你是劍體嗎第七百三十四章 大鑽天人第四百零七章 劍十七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事情鬧大了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劍神殿的回禮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意外之人第七百三十章 這事兒你真的幫不了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那銀白色的秀美長髮第四百五十六章 那將會是一場災難第四百九十九章 黃金劍骨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探索生命的起源?地六百一十九章 雲夢人民的親兒子第八百八十三章 先殺爲敬第六百二十八章 極樂雙仙第二百零二章 奪命箭第七百章 好事成雙第九百零六章 有我無敵第三百七十四章 心有靈犀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是你太蠢第六百零六章 六個鮮紅感嘆號第二百六十八章 又見暗夜殺機第六百四十章 到底是誰秀了誰?第一百六十八章 大盟主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我沒聽清楚你再說一遍第四百六十三章 離去第九百九十五章 死起來像是鬧着玩第三百四十三章 林震南傻眼了第八百四十六章 血流成河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 巨大化第八百三十一章 有個部位硬如鐵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打包帶走第六百六十一章 終於死了第七百九十五章 禍起蕭牆第七百五十九章 不要誤會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沒興趣和不用了第四百五十六章 小劫劍淵傳人第四百八十一章 憐花府第八百二十三章 第一筆交易第一百九十九章 到付金幣500枚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 殺意如潮第四百六十三章 離去第二十四章 爆玄(2)第四百三十二章 打開方式不對第六百五十三章 假裝能看懂第八百四十三章 偏差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 讓它姓林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斷交 (求訂閱啦)第三百三十二章 和我一起說,茄子!第二十一章 特別觀察員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生,或者死第七百一十七章 我不和你廢話第七百一十五章 恰同學少年,風華正茂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演武會上的挑戰第四百七十六章 爲什麼下令第三十九章 戰木心月(3)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神界盡怪咖第二十章 三科第一的妖孽第四百七十九章 人奸第七百六十八章 鐵公雞拔毛了一百七十二章 你敦煌來的吧第一百五十六章 冒險者蛀蟲第二百八十五章 爲什麼會這樣?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沒興趣和不用了第八十八章 是來告別的?第二百一十二章 給你一個教訓第一千五百零四章 境界狂飆第五百六十章 震撼一日
第四百九十章 發了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遠古之橋 (求訂閱)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脆弱的星河級第二百八十六章 今非昔比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竟然可以下片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你剛纔說什麼來着?第一千零一章 真正形態第一千五百零七章 不是你能想象的第四十六章 以德服人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我沒聽清楚你再說一遍第八百零九章 給你一個機會第九百六十章 血戰第八百二十八章,腿擡高點,左右分開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特殊強化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新的主神第九百一十五章 我有辦法第九百六十五章 你是劍體嗎第一千五百九十章 託付第三十四章 不硬的已經被你玩死了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驚爆神界第四百四十三章 用劍砍才爽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有顏色的會面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最終的祭獻第五百四十四章 我的夢想……第五百三十七章 無敵殺神第二百九十八章 爲什麼非要作死呢?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 女人影響我拔劍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 你知道我過的什麼日子第八百七十七章 這個正使,她不正經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一死一傷第八百五十四章 殺穿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逼我出絕招第五十三章 你跟我走第九百六十五章 你是劍體嗎第七百三十四章 大鑽天人第四百零七章 劍十七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事情鬧大了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劍神殿的回禮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意外之人第七百三十章 這事兒你真的幫不了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那銀白色的秀美長髮第四百五十六章 那將會是一場災難第四百九十九章 黃金劍骨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探索生命的起源?地六百一十九章 雲夢人民的親兒子第八百八十三章 先殺爲敬第六百二十八章 極樂雙仙第二百零二章 奪命箭第七百章 好事成雙第九百零六章 有我無敵第三百七十四章 心有靈犀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是你太蠢第六百零六章 六個鮮紅感嘆號第二百六十八章 又見暗夜殺機第六百四十章 到底是誰秀了誰?第一百六十八章 大盟主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我沒聽清楚你再說一遍第四百六十三章 離去第九百九十五章 死起來像是鬧着玩第三百四十三章 林震南傻眼了第八百四十六章 血流成河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 巨大化第八百三十一章 有個部位硬如鐵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打包帶走第六百六十一章 終於死了第七百九十五章 禍起蕭牆第七百五十九章 不要誤會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沒興趣和不用了第四百五十六章 小劫劍淵傳人第四百八十一章 憐花府第八百二十三章 第一筆交易第一百九十九章 到付金幣500枚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 殺意如潮第四百六十三章 離去第二十四章 爆玄(2)第四百三十二章 打開方式不對第六百五十三章 假裝能看懂第八百四十三章 偏差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 讓它姓林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斷交 (求訂閱啦)第三百三十二章 和我一起說,茄子!第二十一章 特別觀察員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生,或者死第七百一十七章 我不和你廢話第七百一十五章 恰同學少年,風華正茂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演武會上的挑戰第四百七十六章 爲什麼下令第三十九章 戰木心月(3)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神界盡怪咖第二十章 三科第一的妖孽第四百七十九章 人奸第七百六十八章 鐵公雞拔毛了一百七十二章 你敦煌來的吧第一百五十六章 冒險者蛀蟲第二百八十五章 爲什麼會這樣?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沒興趣和不用了第八十八章 是來告別的?第二百一十二章 給你一個教訓第一千五百零四章 境界狂飆第五百六十章 震撼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