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那銀白色的秀美長髮

血色的符籙出現在視界中,毫不留情地點燃了整個陣法。

猩紅色的火焰燃燒,舔舐.着這個慵懶而又迷人的女神的身體,帶來烈火焚身的痛苦。

耳邊傳來了嵐主神淒厲的慘笑,傳來了虢主神、礦石之主和火焰之主的哀嚎求饒,到最後變成了厲聲的詛咒。

但杳主神卻沒有絲毫的反應。

哀莫大於心死。

她的心,碎了,死了。

一切都是精心編制的甜美謊言。

她以爲那個被他視作是崇拜偶像,視作是真愛,願意爲其付出一切的偉岸男人,終究還是殘忍無情地負了她。

杳主神不是不願意爲他獻出自己的生命和一切。

她所要求的很簡單,僅僅只是不要騙她。

哪怕是要她去死,也請親口告訴。

而不是以‘催動陣法幫助我煉化大陸靈蘊等我晉升之後就幫助你們一起前往天外’這樣一個謊言,騙她和其他四大主神主動進入陣法之中,到最後卻是要燃燒他們的肉身和靈魂,來幫助他達到目的。

而這陣法,還是她親自佈置的。

請君入甕嗎?

她想要的是愛。

僅僅只是一份卑微的愛而已。

如果不愛,請別欺騙。

甚至只要他親口說一句‘我要你獻出一切燃燒自己幫我晉升’,她也會毫不猶豫地走入陣法之中。

但他連這點兒憐憫都沒有給她。

“終究還是錯付了啊……”

杳主神面色悽苦。

她沒有做任何的反抗,任由猩紅色的火焰舔舐焚燒,令其他四位主神淒厲哀嚎的痛楚,沒有讓她發出任何一聲呻吟。

她就這樣靜靜地站在血色火焰陣法之內,遙遙看着能量立場之中那個令自己癡迷也令她心碎的身影。

如果這是你想要的,那我就成全你吧。

炙熱的血色火焰燃燒。

一滴比火焰還炙熱的清淚,緩緩地滑落。

……

……

能量力場中。

衛名臣的臉上,依舊沒有絲毫的波瀾。

他心如古井,全力煉化三原丹。

大荒神族之所以有五大主神,就是爲了今日,完成‘五靈引導儀式’,幫助他徹底煉化這三大原丹。

可惜後來五大主神死了兩個。

還好有備胎。

這些所謂的主神們,在他的麾下,享受了統治神界地位的權勢這麼多年,是時候付出代價了。

須知,任何得到都要有付出。

所有命運的饋贈,早就在暗中標好了價格。

衛名臣凝滯虛空,雙目微闔,一動不動。

而這個時候,林北辰焦急的俊臉上,終於浮現出一絲喜色。

鬆動了。

困縛着他的閃電繩索終於有了鬆動。

雖然體內的傷勢依舊傳來陣陣疼痛,但已經顧不上了。

林北辰不惜代價地發力。

嘭。

一聲輕響。

他終於將身上的閃電繩索都掙裂。

“我來幫你……”

他一扭頭,卻見旁邊空中飄浮着一團段磊的閃電索,本該吊在這裡的劍雪無名,不見了蹤影。

嗯?

劍雪無名也掙脫了?

她去了哪裡?

不會直接開溜了吧。

沒義氣啊。

提前掙斷了閃電繩索,也不知道幫幫我。

林北辰氣結。

就在這時,林北辰的餘光卻突然捕捉到,狗女神正提着那個黑棍子,鬼鬼祟祟地繞到了正在煉化三大原丹的衛名臣身後,動作熟練,姿勢優雅地一棍子朝着後腦勺抽了下去……

打悶棍。

果然是悶棍祖師。

林北辰眼睛放光。

轟!

一道雷鳴般的巨響。

可怕的能量磅礴浩瀚,驟然從衛名臣的腦後迸發,像是一個屁一樣,將劍雪無名直接崩飛。

“哇……”

狗女神張嘴噴出一道鮮血,四仰八叉地摔在十幾米之外。

衛名臣的臉上,露出一絲嘲諷的冷笑。

“蠢貨,我會在你們面前毫無防備地煉化三大原丹嗎?”

他緩緩地睜開眼睛,面色譏誚,看了一眼劍雪無名,又看看林北辰,冷笑着道:“三大原丹之中蘊含着的力量,浩瀚磅礴,無邊無際,是這個世界無法理解的力量,只要吞下一顆,我就處於防禦無敵的狀態,何況是吞下三顆?”

林北辰的心,沉了下去。

這就是謀算一切,統治了神界無數年的萬古梟雄嗎?

當真是算無遺策。

在真正展露了崢嶸的衛名臣面前,自己竟是沒有絲毫的勝算?

不服。

不信。

我偏要試試。

他的眼中燃燒起烈火般的鬥志。

然後他做出了一個大膽的決定——

召喚出了手機。

再然後……

旋轉,跳躍,我閉着眼睛!

一個標準的鉛球動作,直接投擲出去。

嗖。

銀色的手機在空中劃出一道只有林北辰一個人可以看到的直線,旋轉着朝着衛名臣的腦袋砸去……

這是他最後的辦法了。

加特林、69式、AWM肯定不行。

原理很簡單。

因爲:它們<天公子<劍雪無名的黑棍<衛名臣的後腦勺。

最後時刻,林北辰只能寄希望於這個詭異的手機可以起到一點點作用。

寄希望於萬一。

哪怕是手機損毀,也無妨。

反正東道真洲大陸已滅,自己無法爲死去的親友們復仇,那就與衛名臣同歸於盡。

反正林北辰是豁出去了。

他絕對不會逃了。

咚。

手機砸在了衛名臣的腦門上。

然後反彈了回來。

有戲。

林北辰狂喜。

他接住手機,想要再度嘗試投擲。

但嗖地一下子,手機回到了他的體內,像是一個被嚇壞了的膽小鬼一樣,任由他如何召喚,再也不具現出實體了。

淦。

林北辰傻眼了。

而對面的衛名臣,一驚之後,卻是憤怒了。

他擡手摸了摸自己腦門上腫起來的血包,眼中盡是難以置信之色。

什麼東西可以打破三大原丹的護身之力。

看來還是不可大意呀。

“本來還想要等我徹底煉化原丹,再收拾你們 兩個廢物,沒想到……那就先給你們一些苦頭嘗一嘗。”

衛名臣一擺手。

嗖嗖。

林北辰和劍雪無名兩個人,頓時被‘大’字形和‘俠’字形,直接並排固定在了空中。

咻。

一道閃電流射。

電光之矛直接刺穿了劍雪無名的左肩胛骨,鮮血汩汩流淌而出。

“凸(艹皿艹 )凸,我幹你孃。”

劍雪無名暴怒了:“爲什麼先射我?是那小子把你腦袋打了個角角。”

“衛雜種,有種你衝我來。”

林北辰也大吼。

他知道,這次算是把狗女神給坑進去了。

說起來,狗女神雖然之前坑過自己很多次,但也只是坑錢,沒有坑命,偶爾幾次靠譜也算是幫了自己的大忙。

自己好不容易逮住機會坑一次,結果把狗女神的小命也要打搭進去了。

有點對不起人家。

“呵呵,你很着急嗎?”

衛名臣淡淡地冷笑,道:“你這個小賤種,要不是你仗着那張臉作祟,我已經順順利利地奪了那凌晨的靈蘊,還可多得一條罕見血脈……”

咻咻咻。

又是三道閃電流光,化作電矛,破空刺在了劍雪無名的右肩胛骨,以及左右手心。

雪白柔荑被無情刺穿,晶瑩的皮肉綻開,鮮血順着白皙晶瑩的手指,緩緩地滴落。

劍雪無名眨了眨眼:“爲什麼還是我?”

林北辰掙扎,破口大罵,狂飆違禁詞:“衛雜種,我艹¥%#@……你有種插我啊,你……”

咻咻咻。

數道閃電破空。

劍雪無名的大腿,小腿,腳掌上,都被閃電光矛才穿。

她被釘在了虛空中。

林北辰瘋狂掙扎,要繼續破口大罵……

“你……閉嘴。”

劍雪無名氣若游絲,看着林北辰,抓狂地道:“別罵了,你罵一句,這變態就刺我一矛,你再罵幾句,我的臉要被他刺花了,會被毀容的……”

林北辰:“……”

這個時候,還擔心什麼毀容啊。

女人在乎的點,真的是奇怪嘢。

也就是在這時,衛名臣身上依舊繚繞着三原丹的能量,趨於平穩,但基本上已經將它們煉化,合三爲一。

只剩下最後的歸攏聚合。

“一切都結束了。”

“林北辰,大陸的氣運之子啊,呵呵,你不是要守護那些愚昧無知的凡人嗎?如今,整個東道真洲大陸已經被我煉化,你是不是覺得很憤怒?”

他看着林北辰,眼中閃爍着殘忍的光。

衛名臣不得不承認,這個小雜碎,是自己百年大計之中,最大的一個變數,幾乎就毀掉了他的計劃。

而且還破壞掉了自己狩獵凌晨的計劃。

現在,是時候讓這個小賤種付出代價了。

他殘忍地笑着,道:“我知道,你有腦疾,所以不怕痛不怕死,你最怕的,是自己所珍視和保護的那些人,死在你的面前,你害怕失去……”

林北辰意識到了什麼,瞳孔驟縮。

“很多人都以爲,你是一個貪財好色,奢侈無度,膽小怕死,卻又喜歡出風頭的真小人,其實……”

“其實你的確是這樣一個真小人。”

“但他們還是不懂你。”

“你雖然是一個小人,但你對自己珍視的人,卻又是大度而又博愛的,你幾乎拯救了這個世界……”

“唯一可惜的是,你遇到了我。”

衛名臣看着林北辰,事情已經塵埃落定,他掌握了一切,忍不住要多說幾句,畢竟這個少年人,是他漫長生命中遇到的最有趣的一個玩具。

林北辰沒有說話。

他的腦海中還在瘋狂地思考各種有可能反擊的希望。

但他也不得不承認,衛名臣這狗雜碎,說的很有道理。

自己的座右銘就是‘貪財好色,一身正氣’。

我是個紈絝,也是個好人。

“所以,對你最大的折磨,不是肉體的毀滅,而是要讓你親眼看到,你所守護的那些人,一個一個死在你的面前……”

衛名臣說着,伸出手掌,在面前輕輕地一抹。

微光流動。

一道宛如電影屏幕一樣的巨大畫卷,出現在眼前。

畫面流轉。

最終定格在了雲夢城。

昔日優美如畫的小城,如今只剩下了城牆之內的核心區域,依舊還閃爍着淡淡的陣法光芒,有人影在其中活動……

看到這一幕,林北辰一怔,旋即英俊的面容上,無法控制地浮現出驚喜之色。

雲夢城還在。

他們還活着。

“這是你的崛起之地吧,呵呵,有個你所珍視的傻子,爲了保護這裡,祭獻了自己……”

衛名臣冷酷無情的嘲諷。

畫面流轉。

就看到神殿山上,夜未央一襲教皇長袍,手握權杖,纖弱的身影,倔強筆直地站在山巔,渾身散發出神聖的光芒,將神殿山連同整個雲夢城,都籠罩在其中。

是她,在危難降臨的時候,拼死保住了雲夢城。

然而也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她身軀已經因爲能量耗盡而化作岩石,猶如石像一般,失去了大部分的生機。

林北辰愣住。

“這個女孩子,也是你所重視的人吧。”

衛名臣說着,伸手對着畫卷中的夜未央遙遙一點。

嘭。

夜未央的石像身軀,出現了一道道裂紋。

林北辰呆住。

衛名臣冰冷地笑着,道:“第一個……”

畫面流轉。

下一瞬間,鏡頭來到了朝暉大城外的海族大營。

輪椅上的中二少女炎影,如今的陸地海族皇帝,同樣懸浮在高空,引導着人魚族的術士,不惜代價地守護自己的子民,她爆發出了自己全部的力量,已經是垂垂危矣,化作了石像……

衛名臣再度伸指一點。

嘭。

炎影的身軀猶如精美的瓷器一般開裂,雪白肌膚表層出現了一道道裂紋。

“停下。”

林北辰渾身瘋狂地閃爍着歸元混沌氣,嘶吼咆哮着掙扎。

畫面再一閃。

朝暉大城的城頭,他看到了崔顥,林魂,崔明軌,凌遲等人……

這些人修煉過秦主祭的神術,也得到了林北辰的神位賜予,但卻在之前的打劫之中,已經消耗了自己最後的神性能量,保持着生前伸手向天撐開防禦護罩保護城內子民的姿勢……

他們油盡燈枯,只剩下了最後一絲絲的生機。

衛名臣伸手再點。

隔着畫卷,將這些人身軀點裂。

“住手,快住手啊啊啊啊。”

林北辰怒吼咆哮。

“怎麼?終於心疼了嗎?感受到了失去的痛苦了嗎?”

衛名臣臉上帶着殘忍的笑,道:“彆着急啊,這只是剛剛開始啊。”

畫面再轉動。

一處處荒漠,一處處雀柱光芒所在的地方,來自於神界的新神們,還有當地的嚮導們,都身軀僵直半石化地站在了雀柱之下,臉上的表情或者欣喜,或者驚駭,或者茫然,徹底凝固……

這些人中,有芊芊和芊芊,有楚痕和龔工,有五大紈絝,有王馨予,米如煙,蒼山雪……

有嶽紅香,有丁三石,有高勝寒,還有凌太虛,凌君玄……

他們在尋找闕龍柱的路上,都中計了,已經化作了石像,半身淹沒在風沙中,只有最後一縷的生機還未完全渙散!

“這些人,都是你生命中最害怕失去的人吧?那就一個一個來。”

衛名臣冷笑,伸手不斷地隔着畫卷點出。

咔嚓咔嚓。

一尊尊栩栩如生的石像開裂。

“痛苦?煎熬?折磨?恨不得自己去取代他們?”

衛名臣看着憤怒扭曲的林北辰的臉,淡淡地道:“這些都是與我作對的下場,而且僅僅只是一個開始。”

他體內的三原丹能量,已經逐漸趨於穩定,整個人的氣息和力量不斷地瘋狂攀升,身體周圍的光影都開始扭曲了起來……

彷彿這個世界已經無法承受這種能量了。

似是成爲了另外一種等級的生命體。

“哦,對了,忘了告訴你,你以爲的煉化東道真洲,是什麼?是將這個世界徹底毀滅嗎?”

衛名臣走到近前,輕輕地拍打林北辰的臉,冷笑着道:“大錯特錯,煉化不是毀滅,雖然我汲取了這個世界的能量,但並非是全部,還留了那麼一點點,如今整個東道真洲已經成爲了我的武器,只需要不斷地溫養,它就成爲我的獨屬的一方宇宙,我可以隨時出入,可以帶着它前往洪荒世界,哈哈……”

林北辰的眼睛血紅,死死地盯着他。

衛名臣毫不示弱地對視,酣暢淋漓地享受着勝利者的快樂。

“既然成爲了我的世界,那當然要清洗一番啊,呵呵,舊的一切都要抹除,我要以自己的意志,塑造一個新的東道真洲。”

他手掌緩緩地按在林北辰的天靈,淡淡帶道:“最後一步,就是吞噬你這個大陸氣運之子的能量和生命菁華,佔據你曾經擁有過的一切……呵呵,你應該謝謝我,這樣一來,你將永恆地身死道消形神俱滅,再也不用承受去的痛苦煎熬……”

說着,體內的力量運轉,衛名臣決定結束這場無情的嘲諷和凌辱。

功力發動。

但也就是在這個時候,異變驟生。

噗。

血肉被破開的聲音。

一隻手掌毫無徵兆地從衛名臣的前胸穿透出來。

這手掌瑩白髮光,五指晶瑩如玉般,手背線條優美的彷彿是造物主的恩賜,令人一看之下,就會無法自制地產生出一種不惜燃燒自己也要呵護它的衝動。

這手掌實在是太美了。

美的炫目,令人窒息。

這是一隻女性手掌。

宛如新剝小蔥一般水嫩白皙的五指,流動着一串細膩的血珠,掌心中捏着一顆奇異的如心臟一般的奇異大丸。

那是血魔血脈、吞噬血脈和大陸靈蘊被煉化之後的三合一能量。

衛名臣緩緩地低頭看了看。

他眼中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是誰?

是誰?

林北辰的腦海中,也浮現出大大的問號。

這時,有風起。

一片銀色的秀髮,從衛名臣身後飄散開來,猶如風中晶瑩美麗的精靈一般,跳躍流動,美麗的令人窒息。

熟悉的氣息,隔空而來。

林北辰一怔,旋即心中升起巨大的希望。

“大大老婆。”

他歡呼出聲。

差點兒忘記了,自己最大最大最大的底牌,不是開掛,也不是不要臉,而是吃一脈傳承的吃軟飯?

關鍵時刻,大大老婆終於出現了。

轟!

瑩白柔美的手掌發力。

衛名臣的身軀,直接被震散爲血霧白骨爆開。

秦主祭銀髮飛揚,絕美無雙的容顏,未有絲毫的改變。

她如流光般穿越血霧骨雨,瞬間來到了林北辰的身前。

不等林北辰開口說話,直接反手將那枚從衛名臣體內掏出來的宛如心臟一般的奇異大丸,直接按在了林北辰的心臟位置,然後發力,咔嚓一聲,按碎骨骼皮肉,將其深深地按入胸腔。

“什麼也不要說。”

秦主祭霍然轉身,擋在他的身前,道:“速速煉化。”

---------

你們要的秦主祭……不讓她回來,我都不敢更新今天的這一章。

所以是大章。

感謝兄弟們的打賞和月票,繼續求一下月票。

另外,今天肯定還有更,有錯別字,先更後改

第二百三十六章 紙橋蛇坑第八百二十七章 KEEP的新任務第九百四十四章 殭屍?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暴打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這就是神格?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 裝完就跑真刺激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林北辰,藍極星的英雄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馬達馬達大內第九十二章 一劍通玄第五百零一章 剛纔發生了什麼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是你太蠢第八百三十八章 滅族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斷臂男人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現吧!我的BGM第四百四十章 霸氣師孃第五十五章 我已經不是過去的我了第九百三十四章 他是在挑戰我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言出法隨?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天公子第八百二十六章 她是我姐姐第二十三章 爆玄第八百七十五章 能給他什麼第一千四百八十章 割鹿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秘密太多第九百五十四章 你渴望力量嗎?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小浮山驚變第九章 我只好攤牌了第一千零五章 免費乘車劵第八百八十七章 教皇沒了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我的名字叫王忠第八百六十五章 斬殺第五十三章 你跟我走第三百三十三章 好孩子,你和本官有緣哪第七卷 破碎的大陸第三百五十九章 恩將仇報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機會來了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名號太嚇人了第三百九十七章 你把我弄溼了第三百九十章 偶觸加速任務第五百八十七章 什麼纔是真理第四百一十四章 天上掉餡餅第七百七十章 三妙聖手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決賽日4第五百零五章 花裡胡哨的有什麼用?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 我們不一樣第四百四十四章 你是真的狗第一百四十七章 劍雪無名第七百三十二章、又來一個?第六百五十九章 五行合一?第七百零一章 破碎的花瓣第五百三十章 以你的名義去挑戰的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第七百二十五章 狗狗狗第四百七十八章 拔X無情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那銀白色的秀美長髮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叛亂第八百七十七章 這個正使,她不正經第六百五十九章 五行合一?第五百一十八章 威望太高了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一個BUG第一百零八章 爲劍賦名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試探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斬盡殺絕第四百六十八章 你們都得死第一千五百一十七章 闖殿第九百九十五章 死起來像是鬧着玩第二百三十三章 林北辰受傷了第六百二十七章 復仇的怒焰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 女人影響我拔劍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捍衛大帥榮耀義不容辭第二百七十五章 歡迎加入第一百零九章 斬天劍第四百零三章 奇怪的紅色面具第六百三十五章 永世沉淪吧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章 唯手熟爾第六百四十七章 散財童子林北辰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大豐收第二十三章 爆玄第一千零肆拾叄章 第七朵花瓣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秀兒第六百七十三章 下面沒有很難治第一百八十三章 邀請和拒絕第九十四章 不請自來第三百九十章 偶觸加速任務第四百三十九章 多謝師孃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 第一晚第一百八十六章 爲什麼突然飆車?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挾天子以令諸侯第一千零九十章 黃金之血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意外的邀約第五百八十三章 劫法場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雙倍快樂第三百四十二章 終於回來了第七百四十八章 還有誰能敗我?第八百四十四章 大清沒了?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吞噬血脈初顯威第三百八十三章 打徒弟的感覺真爽第六百四十二章 圍剿?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蠻橫的少女第九百零五章 劍仙院,集結
第二百三十六章 紙橋蛇坑第八百二十七章 KEEP的新任務第九百四十四章 殭屍?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暴打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這就是神格?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 裝完就跑真刺激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林北辰,藍極星的英雄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馬達馬達大內第九十二章 一劍通玄第五百零一章 剛纔發生了什麼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是你太蠢第八百三十八章 滅族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斷臂男人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現吧!我的BGM第四百四十章 霸氣師孃第五十五章 我已經不是過去的我了第九百三十四章 他是在挑戰我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言出法隨?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天公子第八百二十六章 她是我姐姐第二十三章 爆玄第八百七十五章 能給他什麼第一千四百八十章 割鹿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秘密太多第九百五十四章 你渴望力量嗎?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小浮山驚變第九章 我只好攤牌了第一千零五章 免費乘車劵第八百八十七章 教皇沒了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我的名字叫王忠第八百六十五章 斬殺第五十三章 你跟我走第三百三十三章 好孩子,你和本官有緣哪第七卷 破碎的大陸第三百五十九章 恩將仇報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機會來了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名號太嚇人了第三百九十七章 你把我弄溼了第三百九十章 偶觸加速任務第五百八十七章 什麼纔是真理第四百一十四章 天上掉餡餅第七百七十章 三妙聖手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決賽日4第五百零五章 花裡胡哨的有什麼用?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 我們不一樣第四百四十四章 你是真的狗第一百四十七章 劍雪無名第七百三十二章、又來一個?第六百五十九章 五行合一?第七百零一章 破碎的花瓣第五百三十章 以你的名義去挑戰的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第七百二十五章 狗狗狗第四百七十八章 拔X無情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那銀白色的秀美長髮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叛亂第八百七十七章 這個正使,她不正經第六百五十九章 五行合一?第五百一十八章 威望太高了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一個BUG第一百零八章 爲劍賦名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試探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斬盡殺絕第四百六十八章 你們都得死第一千五百一十七章 闖殿第九百九十五章 死起來像是鬧着玩第二百三十三章 林北辰受傷了第六百二十七章 復仇的怒焰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 女人影響我拔劍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捍衛大帥榮耀義不容辭第二百七十五章 歡迎加入第一百零九章 斬天劍第四百零三章 奇怪的紅色面具第六百三十五章 永世沉淪吧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章 唯手熟爾第六百四十七章 散財童子林北辰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大豐收第二十三章 爆玄第一千零肆拾叄章 第七朵花瓣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秀兒第六百七十三章 下面沒有很難治第一百八十三章 邀請和拒絕第九十四章 不請自來第三百九十章 偶觸加速任務第四百三十九章 多謝師孃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 第一晚第一百八十六章 爲什麼突然飆車?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挾天子以令諸侯第一千零九十章 黃金之血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意外的邀約第五百八十三章 劫法場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雙倍快樂第三百四十二章 終於回來了第七百四十八章 還有誰能敗我?第八百四十四章 大清沒了?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吞噬血脈初顯威第三百八十三章 打徒弟的感覺真爽第六百四十二章 圍剿?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蠻橫的少女第九百零五章 劍仙院,集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