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歸元混沌氣

東道真洲。

臥曲年嘜勒格寶山脈。

一道道巨大的光柱源源不絕地朝着天穹上空噴射,在極高的雲層中形成了一個個巨大的星璇一般的雲氣漩渦,隨着光柱的噴射而瞬時間旋轉,形成了壯觀景象。

衛名臣站在九層祭壇之上,露出滿意而又期待的表情。

距離最後的目標,只差一步。

爲山九仞,就等最後一簣。

陣法矩陣運轉,將會將整個東道真洲大陸徹底煉化,屬於這片大陸的生機、靈蘊、氣運都將被陣法吸收煉化,產生果實。

到時候,天公子藉此固然可以獲得他想要的機緣,而他也將得到以大陸億萬生靈爲原料的‘不滅血丹’,藉此逆天改命,哪怕是回到天外洪荒世界,他也可以成爲真正的上位者。

身後腳步聲傳來。

“冕下。”

一身白色劍士服的大胸蘿莉來到身後,微微行禮,道:“推衍已經結束了。”

“哦?可窺視到了林北辰的蹤跡?”

衛名臣問道。

這幾日以來,聯盟方面突然一改之前咄咄逼人的進攻態勢,變得偃旗息鼓,尤其是那個罪魁禍首林北辰,也銷聲匿跡了。

被【奈何槍】刺穿身體,固然是重傷。

但有那個瘋女人在,林北辰應該可以穩住傷勢,不至於直接重傷而死。

這個時候,林北辰竟然沒有選擇公開露面振奮士氣……

有些不太正常。

雖然如今大勢已定,林北辰就算是不受重傷也掀不起什麼浪花來,但這個少年身上有一種不定的變數,處於洞察之下,總比失去蹤跡好。

“根據教皇彙報,碎了十六塊天機玉,並未偵知到林北辰的任何蹤跡。”

大胸蘿莉白嶔雲道。

自從與林北辰一戰之後,她就得到了衛名臣更高度的信任,掌握更大的權力,也被委以重任。

“看來是躲起來了。”

衛名臣想了想,道:“你認爲,以他的重傷之軀,躲在什麼地方,纔可以避開天機玉配合大荒衍光陣的窺視呢?”

白嶔雲無比肯定地道:“只要是在東道真洲大陸上,絕對無法逃脫我們的窺視,所以只有一個可能,他已經逃離了東道真洲。”

衛名臣若有若思地點點頭。

“是嗎?那就是說,去了神界?呵呵,喪家之犬,倒也無足輕重,大事要緊……你不用再關注此人,分派人手盯好四方陣法矩陣關鍵核心,避免被破壞。”

他擺擺手道。

“知道了。”

白嶔雲轉身離開。

衛名臣眯着眼睛,看着四方的雲海起伏,在心裡默默地謀劃着什麼。

同一時間。

隨着巨型光柱的突現,東道真洲大陸各地,都出現了兇猛的玄氣潮汐。

無數普通生靈,在這樣的潮汐之中,瞬間爆體而亡,被抽離了所有的生命能量,化作一具具乾屍倒下……

大地乾涸,草木枯萎。

無數道肉眼可見的綠色光斑,從大片的森林、草原、大漠、戈壁、湖泊、田野中漂浮而起,朝着距離最近的光柱雲漩彙集而去……

肥沃的大地化作荒漠。

江河湖海中的水源被倒吸着流淌向天空。

足以殺死天人的毀滅颶風,在天地之間呼嘯盤旋,似是一根根來自於地獄的魔鬼大蛇一樣,掙扎盤旋扭曲,席捲而過,破壞着沿途的一切。

生靈哀嚎。

掌握着玄氣武道力量的強者們,不斷地躲避,藉助陣法和修爲,可以強撐一段時間……

雲夢城。

神道陣法第一時間撐開,守護住了方圓數千裡……

夜未央站在神殿山之巔,神聖渾身散發出銀月般的聖潔光輝,加持城內外的陣法,對抗天地之間的那種吞噬之力。

陸地海族大營。

人魚族的術士佈置好了陣法,齊聲吟唱。

輪椅少女炎影懸浮於千米高空,渾身散發出紅色的光輝,如一顆高懸於天空中的血日一般,放射出血色光芒,將收縮於大營中的海族強者籠罩其中……

朝暉大城。

之前爲了對付神王軍而佈置的陣法,如今恰好用到,正在不惜代價地全力催動,勉強保護城中的生靈。

城外,大片大片的土地已經化作了荒漠。

丁三石等人眼睜睜地看着來不及入城的普通平民,連同外面的動植物移一起,被‘荒蕪’吞沒,瞬間乾癟分裂,化作了荒漠中的一份子。

“有人在祭煉整個東道真洲大陸。”

身爲黯月神的丁三石,瞭解諸多辛秘,已經猜到了正在發生什麼事情,心中震驚之餘,產生了巨大的憤怒:“應該是衛名臣……一定是他。”

這種喪心病狂的事情,竟然也做的出來。

丁三石的腦海中,閃過無數的信息。

他突然明白過來,之前遭遇的那些巨型神王像,衛名臣打造它們的目的,並非單純是爲了殺戮和殺敵,而是爲了打造煉化大陸的陣法矩陣……

“必須想辦法阻止。”

丁三石明白過來,一頭冷汗。

按照這樣的速度下去,最多再有五天,整個東道真洲大陸都要被徹底煉化,到時候萬靈死絕,這裡將成爲死亡之地。

可是,怎麼阻止呢?

乾坤大城。

蕭丙甘、倩倩、芊芊等人,也都站在城牆之上,修補完善的陣法將整座大城都保護其中,竭力對抗天地之間的吞噬之力……

“支撐不了太久的。”

秦綬看着遠處天地之間宛如黑色滅世大蟒的龍捲,看着天邊那數十道沖天而起的巨大光柱,道:“這是煉化整個大陸的陣法矩陣,就算是防護罩的能量,也會被吞噬吸收……想要阻止這種趨勢,就必須打碎 陣法矩陣的核心。”

他是代表着背後的主人,來與林北辰對話的。

可惜來的晚了一步,沒有見到林北辰。

“陣法矩陣?能吃嗎?”

蕭丙甘眼睛一亮。

他深切地感受到,自己最近好像是很缺能量,雞腿也不香了,想要吃點兒別的什麼東西。

“吱吱吱。”

光醬發出興奮的叫聲。

它正騎着自己而乾兒子渣虎。

這個變異虎,已經煉化了黃金巨蜥王的精血,外觀產生了巨大的變異,皮毛變作金黃色,有一些黑色斑紋,體型已經可以縮小成爲正常大小,看起來更加威風,多了一種奇異的威勢。

而倩倩和芊芊的寒冰狼,這已經縮成了迷你狀態,只有貓咪大小,毛色也變成了金黃色,乍一看好像是兩隻橘貓蹲在兩個容光煥發的小美女肩頭。

“林北辰什麼時候可以回來?”

秦綬看向幾人,道:“不能再拖下去了。”

wWW▪TTκan▪C〇

倩倩攤了攤手,道:“這個……很難說,看少爺什麼時候腎虛腰疼吧,也許他就回來了。”

秦綬一怔:“什麼意思?”

“是秦姐姐把少爺拐走了,我感覺他們兩個要發生什麼,少爺垂涎秦姐姐的美色已經很久了,這一次他不盡興大概是不會出現的……唔唔唔。”

倩倩無比肯定地道。

芊芊連忙捂住了她的嘴。

家醜不可外揚。

侍女怎麼能在背後數落主人的事情呢。

秦綬的麪皮抽搐了一下,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忘了,林北辰的本質是個好色紈絝。

“得想辦法找到他。”

他緩緩地道:“而在此之前,我們最好弄清楚陣法矩陣的核心點在哪裡,這樣林北辰現身之後,纔可以正面阻止……好消息是,得到了神位的人,都可以短期內抵禦這種吞噬之力的汲取,你們之中應該已經有人得到了神位並且融合了吧,所以我們必須行動起來,不能再這裡坐以待斃了。”

……

……

天地根。

雲海縹緲,黑石灼灼。

各自褪去了全身衣物的林北辰和秦主祭,背對背盤坐在天地根之上,背部肌膚緊緊地貼在一起,雙臂同時向後探出,十指緊握,掌心相貼,後腦也緊緊地抵在一起……

在這種姿勢之下,兩人組成了一個極爲穩固的三角形輪廓。

秦主祭閉着美眸,口鼻同時吸氣。

肉眼可見的氣流涌入到了她的口鼻中,然後化作能量,在體內循環,最終沿着手臂,從指尖進入到了林北辰的體內,依照特定的循環路線完成大周天之後,從林北辰的口鼻之中呼出……

兩個人彷彿是合二爲一。

呼吸。

吸呼。

兩個各自完成一次完整的呼吸,爲一個周天。

如此往復。

林北辰體內的力量,正在逐漸發生着奇異的變化。

傷勢早就已經恢復。

缺失的第五氣,也在緩緩地凝聚着。

約一個時辰,兩人的身形自然轉動,變成了面對面的姿勢,雙手相抵,掌心相貼,指尖相印,組成了一個正方形輪廓,再度進行呼吸。

這就是秦主祭所說的引導。

林北辰同樣閉着眼睛,進入了一種奇特的感悟狀態,心無雜念,感受着體內的氣機流動。

時間流逝。

兩人不斷地變換着各種姿勢。

但始終都保持着身體部位會相互緊貼的狀態。

天地根周圍的氣機能量,不斷地在兩個人的體內循環着。

林北辰清晰地感覺到,自己體內的玄氣力量之繭正在快速地崩碎——之前修煉成五氣神力,也只是從力量之繭衝分離出來,對於繭本身並無影響,這一次卻是直接破碎了繭身。

遊魂木境在第二日終於練成。

林北辰還未來得及體會這一境界神力的威能,體內五氣就已經在秦主祭的引導之下,再度開始大周天循環。

天地根周圍的氣機,被源源不斷地引入體內,融入到了五氣之中。

這種氣機,就像是一種調和劑一樣,逐漸將玄魄金境、識神火境、定智水境、遊魂木境和 妄意土境五大境界的神力,調和在了一起。

五氣正在相互融合。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林北辰只覺得身體微微一震,與秦主祭的身體連接已經在瞬間斷開。

他睜眼時,秦主祭的身上,已經披上衣物。

“效果比我想象中更好。”

秦主祭看着他,道:“藉助天地根的力量,你不但修煉出了第五氣,還直接進入到了五氣朝元的最高境界……仔細感悟體內的力量,它將是你擊敗衛名臣的最大依仗。”

林北辰略帶惋惜地收回目光。

他首先感悟到的是‘遊魂木境’的玄奧威能。

簡單描述,只有兩個字——

不死。

遊魂木境可以無限壯大魂魄的力量,只要魂魄不散,即便是粉身碎骨,也可以不死不滅,本源不損的話,就可以不斷再生,猶如堅韌的草木一般,根基不絕,總是會老樹抽出新芽。

神識魂魄之力,一直以來都是林北辰的短板。

修成【遊魂木境】之力後,這個最大的短板,終於要被補全了。

【五氣朝元訣】在手機APP的影響之下,不斷地運轉,將體內的紅、綠、黃、金、藍五色氣息不斷地運轉,在天地根氣機的調和之下,最終化作一種無形無色的力量。

五氣歸元。

歸元混沌氣。

又半日之後,林北辰體內的所有神力,盡數轉化爲無形無色的‘歸元混沌氣’,讓他由內而外地散發出了一種不真實的縹緲之氣,好似是不屬於這個世界的‘畫外人’一樣。

林北辰一伸手。

指尖一縷火焰跳躍燃燒,旋即化作一顆綠色的嫩芽,接着又轉化爲一團浮動的液態金屬,接着化作一塊岩石,最終化作一滴清澈的水……

五行轉化。

這還不算完。

隨着林北辰的操控,指尖的這團能量化作一朵花,緩緩地綻開五片花瓣,分別爲金木水火土五種狀態,悄然綻放,看起來美輪美奐。

五種能量完美掌握。

且可以一念之間自由轉化。

之前五氣神力具備的各種未能,亦可以完美呈現,並未隨着五氣化作‘歸元混沌氣’而消失。

林北辰清晰地感受到了一種叫做‘強大’的感覺。

“若是當日一戰,我達到了這種境界,絕對不會被白嶔雲的金身狀態暴揍,反而可以把她打的趴在地上叫爸爸。”

林北辰美滋滋地想道。

他緩緩地起身。

嘩啦。

一件白色的肚兜就劈頭砸在了他的腦袋上。

淡淡的馨香傳來。

“先把衣服穿上。”

秦主祭漂浮在雲海中,距離百米,面色清冷淡然地道。

“哦……”

林北辰抓起肚兜,嗅了嗅,笑嘻嘻地道:“秦姐姐,這是送我的定情信物嗎?放心,你我已經有了肌膚之親,我一定會對你負責的……這個肚兜我就先收下了……咦?”

話說到一半,林北辰發出一聲驚呼。

因爲他手中的肚兜,突然出現了詭異的變化。

---------

這是個不大不小的章。

第七卷也快要結束了。

一些不太重要的龍套,因爲無法跟隨主角前往天外混沌世界,所以陸續都要開始殺青了,大家想要讓誰領盒飯?

第1073章 震驚的秦綬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讓你插嘴了嗎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合作的可能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被白嫖了?第五百零三章 有兩把槍的男人第七百一十八章 不服砍我渣渣輝第四百二十三章 說漏嘴了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秦老師小課堂開課了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聯盟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斷影妖王第六百七十九章 拿錯劇本了?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團滅第九百一十三章 人設崩了第五百一十九章 還有兩場爲什麼不打?第七百九十七章 季無雙跪了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林北辰掀桌子了第六百零七章 你想怎麼死?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無情之人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強勢碾壓第一百一十一章 什麼鬼名字第五百五十九章 被扒光了的騎士第九百二十一章 是不是玩不起?第九百九十五章 死起來像是鬧着玩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衆神之母?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事情鬧大了第九百一十七章 鑄劍第二百零五章 面對鏡頭淡定點第一千五百一十三章 投靠第一百五十四章 逼鼠爲奴第九百九十三章 我變強了第一百一十三章 凌午第六百七十七章 好像缺點什麼第八百九十二章 屬於我也將屬於你的東西第三百六十九章 再次實錘第四百三十四章 房子塌了第一百七十章 激變(1)第二百三十二章 被玩壞了第五百九十四章 撒幣的感覺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 寧爲我第九百九十八章 借豬一用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迎面碰上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主家……秘密第一百四十六章 再遇木心月第九百六十三章 八級天人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大火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 回家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反手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 宿命之戰第八百九十六章 誰拱了誰?第三章 少爺,大事不好了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變前第二百三十一章 比我還無恥?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分道揚鑣第一百零六章 一日爲師,終生爲父第七百七十一章 橫眉冷對千夫指第四百零六章 紅面裸男大宗師第八百六十四章 你到底做了什麼第七百六十五章 一箭第三百一十八章 老母豬戴胸罩第三百三十三章 好孩子,你和本官有緣哪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 宿命之戰第五百七十八章 變化了的夜未央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死於複姓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 你在刮痧嗎第一千四百九十七章 電光毒龍鑽第九百八十九章 天尊之下無抗手第十一章 二十枚銀幣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就這?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誰是弱者?第二百四十五章 巨大的失誤第九百九十八章 借豬一用第六百八十八章 交替上升第一百三十一章 今日 又拔劍第九百六十一章 劍陣之威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 領主級?一羣刮痧師父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梧桐花落天門開第五百八十六章 竟然能聽懂?第六百六十章 奶的感覺第八百四十六章 血流成河第九百五十四章 你渴望力量嗎?第一百七十四章 容顏第三百二十五章 女裝大佬林北辰第九百四十九章 火之熱情第六百六十六章 決戰時刻第二百八十八章 一封政令函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脫粉了?第二百四十九章 有故事?第九百零九章 老丁的特殊長處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 智取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沒羞沒臊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他是神水宮主?第七百章 好事成雙第二十一章 特別觀察員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你們的統帥是不是姓韓第九百三十二章 挺胸而出第六百八十七章 你我是同一類人第一百六十八章 大盟主第五百六十三章 都是一羣廢物第七百九十六章 活着不好嗎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連番奇遇
第1073章 震驚的秦綬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讓你插嘴了嗎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合作的可能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被白嫖了?第五百零三章 有兩把槍的男人第七百一十八章 不服砍我渣渣輝第四百二十三章 說漏嘴了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秦老師小課堂開課了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聯盟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斷影妖王第六百七十九章 拿錯劇本了?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團滅第九百一十三章 人設崩了第五百一十九章 還有兩場爲什麼不打?第七百九十七章 季無雙跪了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林北辰掀桌子了第六百零七章 你想怎麼死?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無情之人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強勢碾壓第一百一十一章 什麼鬼名字第五百五十九章 被扒光了的騎士第九百二十一章 是不是玩不起?第九百九十五章 死起來像是鬧着玩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衆神之母?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事情鬧大了第九百一十七章 鑄劍第二百零五章 面對鏡頭淡定點第一千五百一十三章 投靠第一百五十四章 逼鼠爲奴第九百九十三章 我變強了第一百一十三章 凌午第六百七十七章 好像缺點什麼第八百九十二章 屬於我也將屬於你的東西第三百六十九章 再次實錘第四百三十四章 房子塌了第一百七十章 激變(1)第二百三十二章 被玩壞了第五百九十四章 撒幣的感覺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 寧爲我第九百九十八章 借豬一用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迎面碰上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主家……秘密第一百四十六章 再遇木心月第九百六十三章 八級天人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大火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 回家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反手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 宿命之戰第八百九十六章 誰拱了誰?第三章 少爺,大事不好了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變前第二百三十一章 比我還無恥?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分道揚鑣第一百零六章 一日爲師,終生爲父第七百七十一章 橫眉冷對千夫指第四百零六章 紅面裸男大宗師第八百六十四章 你到底做了什麼第七百六十五章 一箭第三百一十八章 老母豬戴胸罩第三百三十三章 好孩子,你和本官有緣哪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 宿命之戰第五百七十八章 變化了的夜未央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死於複姓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 你在刮痧嗎第一千四百九十七章 電光毒龍鑽第九百八十九章 天尊之下無抗手第十一章 二十枚銀幣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就這?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誰是弱者?第二百四十五章 巨大的失誤第九百九十八章 借豬一用第六百八十八章 交替上升第一百三十一章 今日 又拔劍第九百六十一章 劍陣之威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 領主級?一羣刮痧師父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梧桐花落天門開第五百八十六章 竟然能聽懂?第六百六十章 奶的感覺第八百四十六章 血流成河第九百五十四章 你渴望力量嗎?第一百七十四章 容顏第三百二十五章 女裝大佬林北辰第九百四十九章 火之熱情第六百六十六章 決戰時刻第二百八十八章 一封政令函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脫粉了?第二百四十九章 有故事?第九百零九章 老丁的特殊長處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 智取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沒羞沒臊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他是神水宮主?第七百章 好事成雙第二十一章 特別觀察員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你們的統帥是不是姓韓第九百三十二章 挺胸而出第六百八十七章 你我是同一類人第一百六十八章 大盟主第五百六十三章 都是一羣廢物第七百九十六章 活着不好嗎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連番奇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