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最終的祭獻

礦石之主的問話,沒有得到任何的回答。

杳主神的身影,也並未出現。

但那一層淡淡的光膜,卻真實存在。

夢幻泡影一般的色澤,將劍神殿還剩下的區域,直接覆蓋,使得其中的建築和人,好像是披上了一層淡淡的光輝一般,渾身的傷勢和被消耗的氣力,正在快速地恢復。

“這是杳主神的陣法手段。”

天空之主和火焰之主相互對視,眼中都看到了彼此的驚疑不定。

何以會如此?

別人或許不知道,但他們心裡可是百分之百的確定,這一次針對劍神殿的行動,本就是大荒神族發起。

但身爲大荒神組五大主神之一的杳,竟然出手援助劍神殿?

難道大荒神族內部,已經決裂了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他們作爲‘外人’,摻和到其中,豈不是豬八戒照鏡子——裡外不是人?一不小心,就有大麻煩。

“還請冕下罷手,不然,我們無法向嵐主神交代。”

天空之主緩緩地開口,聲音激盪開來,傳遍四周。

這句話裡面透露出來的信息,已經非常明顯了。

他相信杳主神可以聽明白。

然而杳主神依舊毫無迴應。

她似乎是在,又似乎是不在,始終保持着令人無法捉摸的沉默。

但那淡淡的光膜,始終存在,不曾消失。

天空之主、礦石之主和火焰之主三大柱神陷入了沉默,眼神中都有濃濃的忌憚之色。

杳主神可是五大主神之中,可怕程度被稱之爲‘最接近衆神之父’的存在,掌握着主神級的陣法之術,在準備充足的情況之下,可以單殺同級別的主神。

接下來怎麼辦?

三大外族主神都有些遲疑。

便是最急躁的礦石之主,都不敢再出手。

局面,一時之間陷入了焦灼。

地面上。

潛龍臉上火辣辣的腐蝕感終於緩緩地消失。

他忙不迭地掏出一個小鏡子。

看了第一眼之後,整個人就慘叫一聲,脫力般地癱軟下去。

旁邊的下屬神靈們大驚,紛紛衝過來扶住他。

“不好了,大人要死了。”

“大人中毒了,沒氣了……”

“有氣,還有氣……藥師?陸藥師快來。”

“別慌,讓我看看……咦,不對啊,大人的生機澎湃,神力洶涌,沒有異狀啊,爲何會昏迷不醒?”

“不說,你沒看到嗎,大人的臉都沒有了。”

戰部中的神靈們,都萬分關切地圍在潛龍的身邊。

在剛纔的戰鬥之中,潛龍身爲戰部之首的卓越表現,已經徹底征服了他們,很多人都是潛龍從包圍圈裡救出來的,這個昔日依靠準確直覺隨時溜號的紈絝,初步建立了自己的威望。

衆神們在一邊‘搶救’了許久,潛龍才睜開眼睛。

“完了……”

他發出哀嘆,一臉生無可戀的表情:“我以後還怎麼在神戀居中逞雄風,還有哪個花魁與我鍛鍊腰力……我的神生一片灰暗,不如讓我死了吧。”

哀莫大於心死。

他真的被毀容了。

同一時間。

劍神殿五行戰部的其他四支,也都在抓緊時間爭分奪秒地休息,利用各種藥劑、丹藥、神石或者是秘法,來恢復狀態,爲即將到來的更殘酷的戰鬥做準備……

因爲每個人心中都明白,戰鬥還未結束。

身爲五行戰部的首領,成功融合了高神位的關若飛、盧冰穩、木林森和石敢當四大紈絝,在各自的戰鬥之中,有着不遜色於潛龍的高光表現,也都在戰爭中樹立了自己的威嚴。

這場突然爆發的戰鬥,進行到這個程度,四大神族固然是損失慘重,有過萬的眷族神戰士、術士,以及近千的低級神靈,倒在了血泊之中。

但劍神殿的損失卻也不小。

在四大神族的陷阱和針對性佈置暗殺之下,各方戰線總共有三十八名神靈慘烈戰死。

但夥伴的戰死,並未讓新神們恐懼畏戰。

反而激發了他們心中的怒火和戰意。

短暫的休憩之後,衆人的狀態恢復了許多。

“準備一下,我們……嗯?”

盧冰穩一句話沒有說完,猛地停頓下來,面色駭然地看向頭頂上方。

同一時間,幾乎是所有的神靈,都感受到了一種奇異的悸動,不約而同地擡頭看向天穹。

天空之中,突然黑光大作。

不到一個呼吸之間,原本只是瀰漫着硝煙的藍色天穹,徹底陰沉陰暗了下來,讓原本還是白晝時間段的神城,一下子就進入了永夜黑暗之中。

低沉的黑雲覆蓋下來。

氣息壓抑至極,似乎是毀滅日的到來。

所有人內心悸動,止不住的一陣陣心驚肉跳。

所有人都產生一種清晰的直覺——

有什麼可怕事情,要發生了。

下一瞬間,果然開展以來最恐怖的一幕出現了。

一面閃爍着奇異玄光的漆黑戰旗,緩緩地在黑暗最濃郁的地方凝結,彷彿是以這個世界上最純粹最黑暗的力量幻化而成,旗面上有一隻詭譎妖異的玄鳥圖案,百米高的漆黑旗杆深深地插入到了虛空之中,好似是定住了一方天地。

……

“那是……玄鳥戰旗!”

正在往回趕的腹黑女軍師李一恬,猛地止步,面色駭然,身軀微微顫抖,死死地盯着天空之中的漆黑戰旗,其上一隻五彩的異鳥圖案隨着旗面在風中舒展,好似隨時都要破旗而出一樣!

“玄鳥戰旗?”

楚痕也停下了腳步。

他看着天空之中洶涌而來的黑暗,和那面壁黑暗更黑的旗幟,再看看李一恬微微顫抖的身形,心中有了很不好的預感,道:“那是什麼東西?”

他不是學渣,但畢竟是黑戶,來神界的時間較短,所以許多涉及到歷史淵源的東西,不懂很正常。

“【玄鳥戰旗】,是衆神之父的令旗。”

虛弱的聲音響起。

卻是酒館少女韓洛雪從昏迷之中醒來。

她面色淡金 ,嘴脣雪白,身體狀況依舊很糟糕,勉強能夠開口說話,道:“嵐主神曾與我說起過這面戰旗,它代表着殺戮、毀滅和死亡,戰旗現,神界顛……”

“最糟糕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李一恬的聲音都有些顫抖,緩緩地道:“所以說,其實這次針對劍神殿的戰爭,是衆神之父在背後默許的。”

楚痕聞言一怔。

他想起了林北辰交代過的一些事情。

衆神之父不是已經死了嗎?

爲何這【玄鳥戰旗】會出現?

會不會是有人假借衆神之父的名義在搞事情。

或者,衆神之父是假死?

他覺得這件事情,得想辦法儘快讓林北辰知道。

可惜暫時還聯繫不上他。

劍神殿只有兩個人知道,林北辰所謂的閉關,其實是去了東道真洲,可惜麒麟超導晶體系統暫時無法聯繫上林北辰。

“韓姑娘,你怎麼樣?”

他看了一眼抱在懷中的酒館少女,道:“堅持住,我們速速趕回去……”

“不回去。”

一直都眉頭緊鎖的李一恬,突然開口打斷,聲音顫抖着道:“我們不能回去,回去只是送死而已,斬殺青木主神已經是我們的極限,打光了我們的底牌,也消耗了我們的狀態,現在回去於事無補。”

換做以往,楚痕肯定會說一句‘就算是死,我也要回去死在自己朋友的身前’。

但是經歷了這短短數個時辰的事情之後,他對李一恬這個腹黑軍師的看法,已經完全轉變,有了更多的信任。

這種信任,一部分基於李一恬的智慧和謀略。

另一部分,則是來自於在剛纔生死一戰之中建立起來的默契和認同。

“那我們去哪裡?”

楚痕問道。

李一恬顫聲道:“去請援軍。”

“援軍?”

楚痕略微沉默,腦子裡將自己所知道的神界足以影響此時佔據的巨頭名字,一一過濾,道:“你的意思是,去見虢主神?”

李一恬搖頭,聲音依舊有些顫抖,道:“這個人三心二意,見到【玄鳥戰旗】出現,絕對不會幫我們。”

“那是去找……嵐主神?”

楚痕又問。

李一恬依舊搖頭,聲音顫抖的更加厲害了:“她……也未必可靠。”

楚痕沉默了。

有些道理,其實他自己也明白。

但人嘛,總是會有一絲僥倖心理,只有當被別人戳破的時候,纔會真正放棄僥倖。

可是除了這幾個人,如今的神界,還有誰可以有實力、有能力來扭轉戰局呢?

“跟我走吧。”

李一恬嬌軀顫抖着,聲音也在無法遏制地顫抖,轉身朝着相反的方向而去。

楚痕抱着韓洛雪緊跟上去,道:“到底是要去哪裡?”

“去了你就知道了。”

李一恬聲音顫抖的越發厲害了,道:“這個人是冕下閉關之前,告訴我的底牌,局勢惡化到這種程度,我們可以去找她了。”

楚痕一怔,旋即心中不忿。

林北辰這個臭小子,這麼多的底牌,竟然告訴了李一恬,沒有告訴自己……真是個重色輕友的混蛋啊。

不過轉念又一想……

emmmm……

重色輕友不正是這小子的原始本色標籤嗎?

楚痕收束心神,將一塊【木靈之心】的碎片喂到韓洛雪的口中,然後看着李一恬一邊顫抖一邊疾馳的身影,忍不住安慰道:“其實不用怕……”

“怕?”

李一恬的聲音顫抖的厲害,道:“我一點兒都不害怕啊。”

“可是你在抖,你的聲音……”

楚痕還以爲腹黑小軍師礙於面子在強行鎮定。

誰知道李一恬突然停下了,緩緩地回過頭來,緩緩地道:“我不是怕,我是太興奮了啊啊啊啊啊。”

楚痕看到,腹黑小軍師的美眸裡,燃燒着瘋狂的炙熱光芒。

楚痕一怔。

這種眸光,他曾見到過。

那是當年在送七皇子去了北海帝國京城之後,被招待的官員引領着去去號稱帝國最大的七賢居賭場見世面,有一個面臨絕境的賭徒,在一場豪賭的最後時刻要進行孤注一擲的押注時,露出過這樣的目光。

只是那場賭博,這個身家億萬的賭徒輸光了所有,第二天據說在賭場外的陰溝中發現了屍體。

那這一次呢?

同樣豪賭的李一恬,會笑道最後嗎?

楚痕抱着依舊孱弱的韓洛雪,緊緊地跟着李一恬,心中暗暗地下定了決心:不管付出什麼代價,這一次他都要用盡一切可能,全力以赴幫李一恬贏了這賭局。

……

……

墟界。

聖殿廣場上,聚集着無數的墟族勇士。

墟族的武者們排着長長的隊伍,面色肅穆而又神聖,不斷地走進聖殿,再也不會出來。

聖殿之內,祭獻依舊在繼續。

墟婆婆手中握着法杖,靜靜地看着九層祭壇上,那巨大的墟界之主的神像,經過了一天一夜,神像腰部以下的位置,已經全部變成了新鮮的紅色,閃爍着妖邪的光芒……

大殿之內的六千五百六十一個圓點上,一尊尊乾屍在風中化作齏粉消散……

又有新的墟族武士補充上來,如同撲火的飛蛾,哪怕是看到了前一批同伴的死亡,也毫不猶豫。

墟界之主的神像被染紅大半,站在圓點的武士們已經不需要切掉自己的手掌,只要站在上面,圓點會散發出恐怖的力量,將他們的血液從肌膚毛孔之中好像是滲水一樣‘吸’出來……

死亡的速度在加快。

每個武士站在圓點不足十息,就會被徹底吸乾了全身的血液、水分和能量,然後化作肉眼不可見的齏粉徹底消散……

地面上連接圓點的凹痕之中,血液汩汩流淌,不斷地朝着九層祭壇彙集,然後順着祭壇表層的圖案花紋一直向上,彙集進入墟界之主的雕像之中……

如此往復。

墟界的武士大量的死去。

黑袍赤足少女懸浮在空中,饒有興趣地看着這一切。

“速度太慢了。”

她看着墟界之主雕像別‘染紅’的速度,語氣中帶着不滿,道:“按照約定,你們墟界一族,應該在兩日之內,祭獻足夠多的元血,復甦墟神,現在已經一天一夜過去了,纔剛剛到二分之一,若是耽誤了大事,從此以後,世上將再無墟族。”

墟婆婆淡淡地道:“已經全部按照使者所說的辦了。”

黑袍赤足少女腳尖輕點虛空,雪白的玉趾和鮮紅的指甲完美的彷彿是藝術品,身形在空中如流水般漂浮移動,道:“需更強的人來祭獻元血……我沒有記錯的話,你族中有人從神城返回,他們在神選大賽中得到了機緣,體內存在強大的元血,何不以他們來祭獻?”

墟婆婆微微沉默,旋即點頭,道:“好。”

旋即下令,有使者將關押在地下囚牢之中的白小小等四人,直接提取了出來,押到了聖殿中。

黑袍赤足少女的目光,落在白小小的身上,上下打量審視,似乎是發現了什麼,瞳孔微微一縮,旋即嘴角微微向上翹起,眼神換上了一絲淡淡的譏誚。

“這……墟婆婆,你在做什麼?”

看到了神殿中發生的一切,白小小發出了憤怒的質問,她簡直難以相信自己看到的。

“老虔婆,你在弄啥嘞?”

“這些娃兒腦殼壞掉了?一個個送死?這是個什麼陣法?”

“墟婆婆你要是被逼的你眨眨眼?你這個祭獻陣法很邪惡,快關閉……”

其他三位長老,也被驚到了,難以置信地看着墟婆婆。

墟婆婆沒有做任何的辯解,手一揮。

被封印了力量的四人,就被推搡向圓點。

“爺爺?阿叔?你們……”

這時,白小小看到了正排隊進來的武士中,竟然有自己的爺爺和部落的阿叔們。

都是白月部落的熟人。

他們都穿着黑色的寬鬆帽衫,表情肅穆而又神聖,絲毫看不到被強迫的模樣,緩慢而又堅定地走向圓點。

聽到白小小的聲音,阿爺扭頭看了她一眼,表情驚訝,眼中流露出一絲痛苦之色,嘴脣開合翕動似乎是想要說什麼,但最終還是一個字都沒有說出來。

白小小清晰地看到,阿爺只是緩緩地回過頭去,再也沒有看自己哪怕是一眼,決絕地走上了屬於自己的原點……

“不要。”

白小小看着阿爺等人的背影,驚恐地呼喊着。

她不惜一切代價地嘗試爆發自己的力量。

體內的神力在這種意志力的催動之下,果然是開始瘋狂沸騰,隨着一道道的神光放射,束縛在她脖頸部的禁神術環發出嘣嘣嘣的輕響聲,出現了裂紋。

墟婆婆淡淡地嘆了一口氣,將手中的法杖一揮。

聖殿轟然而鳴。

一道沛然神力落在白小小的身上,將那破損的禁神環再度加固。

“墟婆婆,你快放開我,我……”

白小小瘋狂地掙扎,眼中露出祈求之色。

她無法理解,慈祥而又和藹,對於墟界的每一個子民都關愛,被認爲是仁慈化身的墟婆婆,那個曾經在很多個日夜中傳授自己功法,引導自己修煉,將自己視作是女兒一樣的墟婆婆,爲什麼突然會做出這種邪惡的事情。

到底在自己離開墟界,前往神城的時候,這裡發生了什麼?

爲什麼阿爺他們,會心甘情願地走向死亡的圓點?

白小小體內有神力在轟鳴,背後更是出現了一道神靈虛影,逐漸清晰……

“竟然是高位神的神位?”

黑袍赤足少女眼中露出驚訝之色。

劍逍遙的手中,到底有多少個高位神神位?

她面色陰沉,一擡手,六道黑色的光霧觸手,猶如繩索一般飛射過去,白小小身後逐漸清晰的神靈虛影直接捆縛絞碎。

“啊……”

白小小噴出一口鮮血。

她終於再也無法掙脫。

其他三名墟界聖殿的長老,看到這一幕,也在拼命地掙扎,甚至破口大罵,但卻無濟於事。

最終四個帶着滿腔優越感從神界歸來的新神,連第一波裝逼都沒有完成,就都被推上了圓點。

九層祭壇的力量發動。

低沉的岩石磨轉轟鳴聲響起。

恐怖的吸力傳來。

站在圓點上的六千五百一十六名戰士的祭獻,毫無意外地再度開始,鮮血從他們全身上下的每一根毛孔之中流溢出來……

普通的戰士和強者,在短短不到五個呼吸的時間裡,就很快被吸乾,隨風化作齏粉。

其中包括白月界的衆人。

白小小渾身顫抖,目齜欲裂,眼睜睜地看着自己的叔伯、朋友和阿爺,一個個在自己的面前化作飛灰飄散,整個人陷入了癲狂和憤怒之中……

她身上涌出大量的神血。

肌肉和骨骼也開始凹陷……

身邊的三名長老,雖然也有神位之力,但堅持的時間比白小小少了許多,在大約一盞茶的時間之後,被吸乾了所有的力量,化作了乾屍齏粉飄散……

有兩行血淚從白小小的眼中流淌出來。

她的身軀開始半乾涸化。

“我的姐姐……”

“她會回來的,她會爲墟界的子民報仇。”

“她絕對不會放過你們!”

白小小的眼睛已經無法視物,力量的流逝已經讓她失去了反抗的力量,但她依舊大聲地呵斥怒吼。

“墟婆婆,你背叛了愛戴你的墟界子民的,墟界之主永恆地詛咒你……”

白小小的意識在怒吼中逐漸模糊。

墟婆婆始終面無表情。

九層祭壇上的墟界之主神像,在汲取了四尊神靈級強者的血肉力量之後,那種鮮豔的紅色,終於到了脖頸的位置……

白小小的身體終於完全乾涸化。

她臉上的憤怒表情凝固,好像是藝術大師雕琢出來的塑像……

而隨着白小小體內的最後一點鮮血流淌到墟界之主的神像上,鮮紅色的色澤終於浸染到了神像的雙眉位置。

一種難以形容的暴虐、殺戮和毀滅的氣息,從鮮紅的神像上傳出,與這聖殿的氣息截然不同,好像有什麼可怕的存在,要在另外一個時空,藉助這神像的軀體快速地復甦復活!

“只剩下最後一點了。”

黑袍赤足少女看着墟界之主神像眉毛之上的一片淡色,道:“墟婆婆,加快速度吧,讓更多的墟界強者進來,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墟婆婆沒有說話,自己走向了聖殿陣法的圓點。

“你做什麼?”

黑袍赤足少女皺眉問道。

“最後的祭獻,就讓我這年邁腐朽之軀來完成吧。”

墟婆婆站在了距離九層祭壇最近的圓點上,表情一如之前般地從容平靜,道:“我享有墟界子民愛戴一千年,身體裡凝結着巨量的信仰,可以轉化爲元血……是完全最後祭獻的完美人選。”

說話的時候,她已經再度啓動了九層祭壇。

磚石轟鳴轉動聲中,陣法的力量發動。

大量的鮮紅色血液,從墟婆婆的毛孔之中溢出,涌入腳下的圓點,旋即隨着凹痕,化作鮮紅的血蛇,爬上祭壇,涌入到了墟界之主的神像之內。

黑袍赤足少女美眸中泛動異色。

看着快速化作乾屍的墟婆婆,她隱約覺得哪裡好像不對,但卻想不明白。

而下一瞬間,九層祭壇上的墟界之主神像,終於徹徹底底的化作了鮮豔奪目的赤紅之色,表層的色澤彷彿是流動着的鮮血一般猩紅。

“好在終於完成了,這樣一來,距離最後的計劃,就只缺……”

黑袍赤足少女話音未落,意外的變化出現。

墟界之主的神像並未如她所期待的那樣‘復活’過來,而是轟地一聲,直接炸裂破碎,一道奪目的紅芒從裂開的神像中沖天而起,直接穿破了虛空壁障,猶如一頭扎進汪洋的神龍一樣,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轟隆隆。

破碎的神像,化作一塊塊失去了神性的岩石,重重地砸落,將整個九層祭壇也砸毀,開始快速地坍塌。

“該死。”

黑袍赤足少女面色狂變,原本清麗英氣的臉上,瞬間遍佈陰雲,因爲憤怒而有些猙獰。

她意識到,自己好像是上當了。

-----

最近的情節比較關鍵,各方人物的 命運都會出現重大轉折,所以都會是大章

第四百零四章 老子就是英雄第七十六章 求求你做個人吧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雙槍會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合作的可能第九百八十四章 老鐵,這劍你丟的?第一千三百六十一張 天刀的囑託第八章、林北辰最缺的是什麼第一百二十七章 你們忘記了這是什麼地方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打包帶走第六百五十八章 蛋碎的聲音第七百七十三章 真正的主角永遠最後出場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團滅第四百七十一章 北辰哥哥想要什麼樣的姿勢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五大天才第三百八十九章 光醬,關下門第三百三十九章 我的孫女婿第一千三百章 主神的隕落第三百三十九章 我的孫女婿第一百六十八章 等等,劇情不對啊第六十六章 你覺得你配嗎?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兩個破限級第八百九十二章 屬於我也將屬於你的東西第二百六十四章 新功能·WIFI熱點第四百九十一章 特別的屬性力量第八百四十二章 離去和回家第五百六十九章 沒時間了快上車!第六百六十八章 海族統帥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希望那時你還活着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系統升級第二百六十七章 男兒當自強第一百章 卑鄙無恥林北辰第三百一十七章 不吉之人第一千零八章 初到神界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主神隕落(3)第四百七十三章 神像復活第三百零四章 崩潰的曹破天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一根毛第八百三十八章 滅族第五百一十章 勝負已分第七百七十章 三妙聖手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大火第七百六十吧章 重點保護第八百六十二章 兩神對面第一百三十四章 林北辰被人堵了第一千零二章 傳承歸屬第八百九十四章 長的很好聽第八百三十四章 韓不負第六百五十一章 動搖的大貴族們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 無敵的人生寂寞啊第四十三章 預選賽第二百五十五章 以這樣的方式離開第三百七十四章 心有靈犀第七百七十一章 橫眉冷對千夫指第九百零九章 老丁的特殊長處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林北辰的警告第一百八十四章 新的好友申請第三百四十一章 左令第六百七十四章 老凌飄了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雙倍快樂第八百九十章 你最好不要騙我第四百六十八章 你們都得死第九百一十七章 鑄劍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你說什麼?第四百五十六章 那將會是一場災難第一百九十六章 同牀共枕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特殊強化第八百八十六章 等等,你不配第三百六十三章 狂的沒邊了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是啊,我承認了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神靈班羊第一千三百六十一張 天刀的囑託第九十六章 發生了什麼?第一千一百二十把章 我,林北辰,打錢第一千五百五十八章 這個傳人太弱了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被白嫖了?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現吧!我的BGM第一千二百章 看到的和看不到的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強的變態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刺殺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人心第九百六十六章 燃燒中的白雲城第三百零二章 碾壓的開端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變前第四百二十七章 嗨,你們好啊第八百二十二章 突然出現的APP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恐懼骸骨第二百零六章 又提前交卷?第九百三十一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第七百五十二章 你是一個北海人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章 唯手熟爾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他是神水宮主?第一百零五章 擴招?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來去回第八百六十章 都是我的功勞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鉅著第四百六十四章 去向雲夢神殿賠罪?第四百七十四章 神威蕩魔第五百一十章 勝負已分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 我要見她,越快越好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 五體投地
第四百零四章 老子就是英雄第七十六章 求求你做個人吧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雙槍會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合作的可能第九百八十四章 老鐵,這劍你丟的?第一千三百六十一張 天刀的囑託第八章、林北辰最缺的是什麼第一百二十七章 你們忘記了這是什麼地方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打包帶走第六百五十八章 蛋碎的聲音第七百七十三章 真正的主角永遠最後出場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團滅第四百七十一章 北辰哥哥想要什麼樣的姿勢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五大天才第三百八十九章 光醬,關下門第三百三十九章 我的孫女婿第一千三百章 主神的隕落第三百三十九章 我的孫女婿第一百六十八章 等等,劇情不對啊第六十六章 你覺得你配嗎?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兩個破限級第八百九十二章 屬於我也將屬於你的東西第二百六十四章 新功能·WIFI熱點第四百九十一章 特別的屬性力量第八百四十二章 離去和回家第五百六十九章 沒時間了快上車!第六百六十八章 海族統帥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希望那時你還活着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系統升級第二百六十七章 男兒當自強第一百章 卑鄙無恥林北辰第三百一十七章 不吉之人第一千零八章 初到神界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主神隕落(3)第四百七十三章 神像復活第三百零四章 崩潰的曹破天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一根毛第八百三十八章 滅族第五百一十章 勝負已分第七百七十章 三妙聖手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大火第七百六十吧章 重點保護第八百六十二章 兩神對面第一百三十四章 林北辰被人堵了第一千零二章 傳承歸屬第八百九十四章 長的很好聽第八百三十四章 韓不負第六百五十一章 動搖的大貴族們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 無敵的人生寂寞啊第四十三章 預選賽第二百五十五章 以這樣的方式離開第三百七十四章 心有靈犀第七百七十一章 橫眉冷對千夫指第九百零九章 老丁的特殊長處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林北辰的警告第一百八十四章 新的好友申請第三百四十一章 左令第六百七十四章 老凌飄了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雙倍快樂第八百九十章 你最好不要騙我第四百六十八章 你們都得死第九百一十七章 鑄劍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你說什麼?第四百五十六章 那將會是一場災難第一百九十六章 同牀共枕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特殊強化第八百八十六章 等等,你不配第三百六十三章 狂的沒邊了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是啊,我承認了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神靈班羊第一千三百六十一張 天刀的囑託第九十六章 發生了什麼?第一千一百二十把章 我,林北辰,打錢第一千五百五十八章 這個傳人太弱了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被白嫖了?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現吧!我的BGM第一千二百章 看到的和看不到的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強的變態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刺殺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人心第九百六十六章 燃燒中的白雲城第三百零二章 碾壓的開端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變前第四百二十七章 嗨,你們好啊第八百二十二章 突然出現的APP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恐懼骸骨第二百零六章 又提前交卷?第九百三十一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第七百五十二章 你是一個北海人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章 唯手熟爾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他是神水宮主?第一百零五章 擴招?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來去回第八百六十章 都是我的功勞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鉅著第四百六十四章 去向雲夢神殿賠罪?第四百七十四章 神威蕩魔第五百一十章 勝負已分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 我要見她,越快越好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 五體投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