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主神隕落(4)

說這句話的時候,無咎老神師的眼睛裡,有金色的清輝流溢,就彷彿是一團隱忍了許久的炙烈火焰在瘋狂地燃燒。

他跪了百年的身軀——那曾經佝僂而又瘦弱的身軀,此刻挺拔筆直,如標槍如利劍。

強大古老而又晦澀的神力氣息,在他的身體裡涌動。

金色的星輝光澤,若有若無地在他身體周遭沉浮,似是自身自成宇宙,幽暗的無盡神空中一顆顆遙遠深邃的星辰在運轉。

虢主神握緊的拳頭,骨節發白。

被頂撞的巨大憤怒猶如汪洋要將他的理智淹沒,但他還是忍住沒有出手。

因爲他並沒有把握。

既然約束這個老骨頭的誓言已經失去了作用,當他不再卑躬屈膝,哪怕虢主神這些年準備了諸多的後手,但此刻依舊沒有勇氣出手。

塵封的記憶蓬勃而出。

他的腦海中,無法遏制地浮現出的,是小荒神隕落的那個死亡之夜,那個原本跟隨在小荒神身邊一直都不顯山不漏水的管家無咎,突然爆發出了何等恐怖的戰力,將九位主神級的神靈磨爲飛灰的可怕畫面……

當年若不是因爲這個老骨頭投鼠忌器,只怕是連衆神之父都奈何不了他。

雖然被種下了詛咒這麼多年,神界最恐怖的死亡磨盤【永恆之輪】在這個老骨頭的體內也已經磨了百年,但到底磨去了他多少力量,還是個未知之數。

此刻的他,敢於打破昔年的誓言,莫不成是打破了體內的【永恆之輪】?

虢主神進退維谷。

……

……

劍神殿。

外圍的十六道神力屏障禁制,已經被打碎。

劍神殿三十六重環廊,只剩下不足二十重。

神殿的原始陣法被開啓。

這片區域禁飛。

便是神靈們,也只能行走在地面上進攻。

這讓劍神殿面臨着的壓力小了一些。

但也僅僅是小了一些而已。

四面八方,無數道色澤不同的光焰,宛如密密麻麻的行軍蟻一樣,呈現出一副足以令密集恐懼症患者猝死的畫面,密密麻麻地朝着劍神殿衝來……

每一朵閃耀着的光焰,都代表一位神道強者全力爆發的力量。

任何戰爭之初,衝在最前面的永遠都是炮灰。

神界的戰爭也不例外。

四大神族的中低層神戰士、神術師們,紅着眼睛,表情貪婪而又瘋狂,他們心中的慾望,被神靈們以秘法放大,完全喪失了理智,像是爭食的鬣狗,爭先恐後地衝擊着劍神殿的外圍防護……

“殺一名劍神殿神靈,獎勵神位一尊……”

“殺一名劍神殿神戰士,獎勵神石一萬。”

“傷劍神殿神靈者,可得極品神道戰技。”

戰鼓轟鳴聲之中,這樣充滿了蠱惑之力的聲音,通過各自陣營神術師的增福,轟鳴在每個人的耳邊,沸野盈天,甚至都要遮蓋了戰鬥本身的能量爆炸聲。

天空之上,懸浮着三尊龐大身影。

他們是少數可以在這片禁飛區域凌空凝滯而立的存在。

因爲他們,是主神。

三位主神釋放出無盡的威壓,使得虛空似乎都在他們的腳下瘋狂地顫慄。

至高無上不可挑釁的神道威嚴,猶如懸在頭頂的滅神刑刀一樣,令每一個劍神殿的神靈,在戰鬥中都會無法遏制地產生恐懼顫慄,實力被削減……

這三人,正是礦石之主,火焰之主和天空之主。

神界七大主戰神族,去掉大荒神族,還有六個。

六大神族的主神,也是站在神界巔峰的強者。

雖然他們的身份地位不如大荒神族的五大主神,但這也只是因爲大荒神族是神界獨一無二的統治神族,強勢鎮壓着一切,並不意味着六大主神真正的戰鬥力要比大荒神族的五大主神低。

而此時天空中的這三道恐怖巨型光團,分別代表着礦石、烈焰和天空三大主神。

四大主戰神族聯盟的主神,缺少了一位。

因爲青木主神去截殺數位劍神殿的重要人物。

想來也只是舉手之勞,很快就可以回來。

三位主神的現身,代表着戰爭已經到了水火不容的階段。

再無絲毫挽回的可能。

這一次不像是之前各大神族聯合起來,逼宮劍神殿索取神位,逼着劍神殿退讓的行動。

上次只是造勢。

而這一次,是戰爭。

戰爭的目的,永遠都是徹底消滅敵人。

不死不休。

三大主神俯瞰戰場,眼神冷漠。

己方中低層戰力的巨大損失,無數眷族戰士和神術師的死去,並不能在他們的心中激起哪怕是一絲一毫的波瀾。

他們之所以沒有出手,是因爲劍主神劍逍遙還沒有現身。

兵對兵。

王對王。

這是他們期待看到的局面。

況且,整個劍神殿也就只有劍逍遙值得他們出手。

其他新神?

土雞瓦狗而已。

殺他們,都是髒了他們的手。

只有劍逍遙才配得上成爲他們的對手。

這個在短短數月時間裡驟然崛起,將神界的格局徹底打破的少年,用一次次近乎於神蹟的表現,讓主神級的強者,也不敢忽視。

三大主神在耐心地等待着劍逍遙的出現。

那個時候,纔是真正決定勝負的時候。

戰爭如火如荼。

劍神殿控制的地盤在不斷地被蠶食,在不斷地縮小。

重重佈防的外圍三十六重屏障陣地,如同洋蔥一樣,被一層層地撥開,不斷地撕裂……

四大神族的聯軍使用的是最簡單原始的‘人海戰術’,用一條條鮮活的生命,用中低層眷族戰士和低級神靈的命,活生生地消耗硬磨,將劍神殿準備充足的禁制、陣法都磨破。

而劍神殿一方的主戰力,是以潛龍、關若飛、木林森、石敢當和盧冰穩五大紈絝爲首的劍神殿五行神靈戰部。

暗中配合的則是段璋三兄妹的‘神火蟲’特戰小隊。

劍神殿的神靈們,在用盡一切辦法,阻擋敵人推進的速度,有時候會發起反擊,犬牙交錯之中反覆糾纏,儘可能地拖延時間。

戰鬥慘烈。

四大主戰神族聯盟的眷族戰士和術士們,猶如農夫鐮刀之下的稻麥一樣不斷地倒下去,屍體堆積,血流成河……

神界已經有足足百年的時間,未曾爆發過這樣的戰爭了。

上一次,還是那個流血之夜。

“後撤,快撤……不要硬拼。”

戰場中,揹着一個黃色大瓦罐的潛龍大聲地吼着。

因爲吼了太多次,他的嗓子已經嘶啞,咆哮的時候,喉嚨裡撕裂的傷口幾乎要噴出血霧,卻無暇運轉神力去治療。

這樣白熱化的戰鬥中,神力不能浪費絲毫。

每一縷神力,都要用在自保和殺敵上。

作爲劍神殿神靈五行戰隊的五位隊長之一,從一開始就投入到了戰鬥之中的潛龍,戰鬥到此時,早就已經是渾身浴血。

淋漓的鮮血,也不知道是自己的還是敵人的。

他已經數十次服用了恢復神力的神藥,用這種方式強行維持着自己的戰力。

他自己都有些詫異,以前最善於趨吉避凶的他,有一朝一日竟然會在戰鬥中如此勇敢,會如此捨生忘死地戰鬥,會甘冒奇險不斷地去救自己的同伴。

是什麼改變了他?

僅僅是因爲得到了神位的力量?

僅僅是從寄生的眷族一躍成爲了神靈嗎?

不是。

更是因爲被尊重和被認可的感動吧。

報君黃金臺上意,提攜玉龍爲君死。

命運就是這麼奇妙。

有身居高者給你金山銀山美女權位,你笑呵呵地接納心裡卻在悄悄地罵他傻逼,你以爲自己生性涼薄自私自利並且絕對這沒有什麼不對。

但有的時候,你卻瘋狂到可以爲了某個志同道合之人的一個微笑一句話,爲他奮不顧身地付出一切。

潛龍依舊怕死。

但似乎有了克服恐懼繼續戰鬥下去的理由。

哪怕是在最激烈的時候,潛龍也始終保持着冷靜。

他帶着麾下神靈,且戰且退,忠誠地執行着腹黑軍師李一恬制定的戰爭策略:不計較一城一地的得失,以拖延時間,保存有生力量爲第一要務。

而這,也是所有劍神殿神靈們的共識。

爲什麼要拖延時間?

因爲他們拖得起。

因爲他們的背後,還有一位代表着奇蹟和無敵的主神。

因爲他們所信奉的主神,是不可戰勝的。

每一個咬牙苦戰的劍神殿神靈們,無比地確定,只要劍逍遙冕下結束閉關出來,必將劍斬一切敵,橫掃所有人神……

所以劍神殿的神靈們,打的很頑強。

根本不帶怕的。

甚至有那麼幾個傢伙,殺紅了眼,只覺得渾身熱血沸騰,直接上了頭,燃燒着神力,奮不顧身地衝上進了敵軍之中……

潛龍被這樣的下屬氣歪了鼻子。

這些蠢貨。

潛龍背上揹着一個巨大瓦罐,發出咣噹咣噹的液體搖晃聲,冒出墨綠色的霧氣,開啓了加速神術,身體在空氣流留下一道殘影,也衝進了前方青木主神麾下的敵軍中……

巨大瓦罐搖晃,發出咕嘟咕嘟的沸騰聲,墨綠色的霧氣在他的身後灑落,形成了一條長長的毒氣道路,久久不散……

青木神系的神戰士只要被這毒氣稍微一沾,直接倒地不起,旋即身體融化,冒出腥臭的毒氣,神術師只要是嗅一絲絲這種毒氣,也立刻捂着嗓子失去了吟唱神術的能力,很快就癱軟化作濃水……

一時之間,沒有人能夠阻擋潛龍的突進。

他終於來到了那幾個陷入陣中頭腦發熱的屬下身邊。

“給老子滾回去。

潛龍一把抓住麾下幾個衝陣的愣頭搶,反手丟回了己方陣營,頭也不回地大喝道:“老子和你們說過多少次了,用點子智慧,用魔藥,用偷襲,利用陣法,不要硬拼……留着命,等冕下出關……冕下歸來,想要看的是你活着,不是你的名字出現在墓碑上。”

幾個被救出來的神靈,摔回了己方陣營中。

潛龍繼續釋放毒氣,掩護己方戰友撤退。

他就像是一個臭鼬一樣, 所過之處,敵人紛紛避之不及。

眼看着戰略目的達到,潛龍也抽身後撤。

就在這時——

砰砰砰。

一根根綠色的藤蔓,突然從地面下破土而出,震碎磚石,宛如一條條綠色惡龍一般,張牙舞爪宛如綠色閃電一般,朝着潛龍纏繞而來。

咻咻咻。

綠色的木箭,蘊含着可怕的麻痹神力,疾風驟雨一樣射向潛龍。

潛龍心中,頓時警兆狂鳴。

一直以來從未出錯的直覺告訴他,有危險。

大危險。

他知道,這不是普通的眷族強者,而是一直都躲在眷族戰士和神術師後面掠陣的青木一系神靈們,也終於親自出手了。

他們終於不再以普通眷族的生命來消耗,而是下場戰鬥了。

“圍住他。”

一道璀璨綠光低空急掠而來。

是青木神族這次進攻大軍的總指揮,也是六大高位神之一的木靈龍。

他在暗中觀察, 早就等待着這一幕。

“潛龍,劍神殿五行神將之一,人頭價值五十萬神石,……吾族主神冕下,戰前頒下神旨,有擒殺潛龍者,可兌換高品神位,頂級神道戰技,機會難得,大家一起出手,別讓他跑了。”

木靈龍的聲音,激盪在四方虛空之中,久久不絕。

“哈哈哈,沒想到老子的人頭也能這麼值錢。”

潛龍大笑着,毫不猶豫轉身就跑:“不陪你們玩了。”

他的身後更是一尊神靈虛影緩緩地浮現,也在撒丫子狂奔。

這是他的神位法相。

逃命的本事,潛龍從來都是掌握的最嫺熟基本技能。

但這時,異變突生。

周遭空氣中傳來奇異的聲響,宛如樹海搖曳風吹波濤時草木的竊竊私語。

是神術咒語的吟唱聲。

而且是羣體吟唱。

不知道何時,那些低級眷族戰士和術士之中,出現了整整二十名青木族的神術神靈,他們從四面隱約將潛龍圍住,開始吟唱古老的咒語。

神術陣法!

他們早就在暗中狩獵我。

潛龍大驚,心頭的危險直覺,瞬間如聽到女兒私奔的老父親的血壓一樣,瘋狂飆升幾乎要爆顱而出……

周圍綠色光芒瘋狂地閃爍。

無數的綠藤瘋狂地生長,瘋狂地蔓延,編織起一面面綠色屏障,封鎖了周圍的空間,侵蝕着潛龍可以利用速度奔跑的空間和路線……

他被迫降速。

同一時間,古老的神術咒語吟唱中,地面上突然生長出無數細碎的尖草,宛如鋼針,可以瞬間刺破戰靴刺穿腳掌……

劇痛傳來。

潛龍動作一頓。

這是,數條綠色毒龍藤蔓如抓住獵物破綻的毒蛇一樣,閃電般地蔓延過來,瞬間纏住了他,將他裹住如綠色的糉子一般。

“潛龍大人……”

遠處看到這一幕的戰部神靈們,目齜欲裂,放棄了戰術撤退,轉身衝來。

“哈哈,本座早就結網以待。”

木靈龍仰天大笑:“新神,註定是一羣浪費資源的廢物而已……佈陣,殺光他們。”

綠色糉子中傳出毒氣液體沸騰的聲音,一根根的綠色藤蔓被腐蝕斷裂。

一隻沾滿了綠色毒液的手掌從其內伸出。

木靈龍冷笑,引導周遭數十位神術神靈的力量,更多的綠色毒龍藤蔓蔓延而來,藤蔓的表層,有一道道宛如魚鱗般的鱗片,更加堅韌,此外還附着着一根根細密的綠刺,可以洞金穿石,一旦刺入體內,便是神靈也會瞬間麻醉……

這些可怕的藤蔓,再度將這‘綠色糉子’死死地纏住。

“呵呵,我要活捉潛龍,然後當衆處決……”

木靈龍大笑,道:“攻打劍神殿的首功,本座笑納了,啊哈哈哈哈……”

話音未落。

一種毫無徵兆的心悸之感,驟然降臨。

緊接着就看二十名原本吟唱咒語的神靈,一個個臉上都浮現出了駭然之色,他們竟然失去了對於青木神力的感應,無法再以咒語引動神力……

“啊……”

一名直屬青木主神的神戰士,突然發出慘叫,然後整個人就如同融化的蠟燭一樣,肌肉瞬間化作一灘腥臭的液體,露出了森白的骨骼……

好似是瞬間死去腐爛一樣。

然後這樣可怕的畫面,如同瘟疫傳染一樣擴散。

更多實力強大的青木神族神戰士和神術師,紛紛瞬間腐爛液化死去……

木靈龍臉上浮現出悸然之色。

感受着自己體內不斷衰減的神力,他下意識地回頭看向遠方。

有可怕的事情發生了。

偉大的青木主神冕下,遭遇到了不測。

木靈龍這一瞬間,面色慘白如紙。

雖然這個想法很荒謬,但卻是唯一能夠解釋爲什麼那麼多的青木主神直屬眷族神戰士和術士們紛紛喪失神力而瞬間腐爛死去的理由。

眷族的神力和壽命,都是從信陽的神靈那裡借來,一旦所信仰的神靈死亡,失去了主人,他們也將會失去所擁有的一切。

死去的那些神戰士和術士們,因爲有青木主神的分享神力,所以才能以非神靈之軀,獲得強大的力量,以凡人之軀活了漫長的歲月……

失去了力量之後,他們的凡人之軀瞬間腐朽死亡。

就連木靈龍,哪怕不是眷族,但主神的隕落,對於高位神也有影響,他清晰地感應到了體內力量的衰減……‘

這讓他心神失守,陷入了巨大的恐懼之中。

而也就是在這時——

噗。

一隻帶着碧綠色毒液的手掌,穿透了他的胸膛。

掌心中還握着一顆心臟。

一顆剛剛從他胸腔之內摘下來的、依舊在鮮活跳動着的心臟。

“呃……你?”

木靈龍臉上浮現出痛苦之色,口鼻中溢血。

偷襲他的,不是別人。

正是剛纔悄無聲息地從‘綠色糉子’之中破殼而出的潛龍。

此時的潛龍,狀態狼狽。

他渾身上下都沾滿了綠色的毒性粘液,被藤蔓綠刺刺穿的肌膚孔洞密密麻麻,也在緩緩地沁出綠色毒液,肌膚被腐蝕的坑坑窪窪,一張臉被腐蝕的像是月球表面一樣,看起來恐怖而又嚇人……

自身瓦罐中的毒液溢出,加上綠色毒龍藤蔓綠刺的麻痹之力,兩種不同的毒性力量在他的體內瘋狂地蔓延,神奇般地讓他獲得了一種全新的力量……

也正是藉助這股力量,潛龍才能趁着青木神族的鉅變,破開‘綠色糉子’,成功偷襲木靈龍。

“呵呵呵,雜碎,你說誰是廢物?”

潛龍一擊得手,滿臉的猙獰,五指驟然發力,嘭地一聲捏碎了木靈龍的心臟,大聲道:“你們這些欺壓剝削的舊神,纔是浪費神界資源廢物。”

木靈龍還想要反抗。

但那綠色的毒液瞬間在體內蔓延開來,換做是平日,絕對不會如此無力,可此時的他,本就遭受神力流逝之苦,被這毒性侵襲之下,隨着心臟的破碎,他頓時癱軟下來……

青木神族六大高位神中的最後一位,就此隕落。

原本氣焰囂張的青木大軍,頓時敗如山傾,被恐懼淹了的倖存者們,轉身就逃,兵敗如山倒。

潛龍大口大口地喘氣,然後轉身就跑。

他的狀態其實很不好。

背後黃色陶罐劇烈地晃盪,沒有毒氣再散出。

好在敵軍已經潰敗。

潛龍強忍着劇痛,終於氣喘吁吁地逃回到了自己的陣營中,灌下一瓶北辰藥業集團生產的體力藥劑,同時瘋狂地給自己的臉上塗抹藥物……

不論如何,一定要保護好自己英俊的臉,不能被毀容。

“退。”

潛龍並未趁勝追擊,而是很乾脆地下令後撤。

第十七道神力屏障已經被磨破,守不住多長時間了。

而進攻的敵人卻很快會再捲土重來,因爲敗退的只是青木神系一族,還有其他三大神族的兵員會源源不斷地補充上來。

劍神殿屬於新興勢力,麾下新神衆多。

單純神靈數量遠超一般的神族。

就算是四大主戰神族聯合起來,也勉強與劍神殿的在數量上五五分……

但劍神殿也有一個巨大的劣勢——

下屬的眷族、神戰士、神術師等第二梯隊強者的數量,以及基層的信徒數量們,實在是太少了。

信徒是神靈強大的基礎。

各大神族累積了無數年,纔有今日的‘羣衆基礎’。

劍神殿崛起太快,劍逍遙的手段打破常規,自上而下建立神殿,雖然擁有最多的神靈,但卻還來不及培育信徒,導致基層戰力不足。

所以經不起消耗。

在這樣的戰爭中,打反擊也就顯得沒有必要。

“青木竟然……隕落了。”

天空中,礦石之主等三大主神的臉上,都浮現出難以置信的錯愕之色。

一位和他們同級別的存在,快速隕落了。

這對於他們來說,是個巨大的震撼。

難道是劍逍遙親自出手了?

“不能再等了。”

礦石之主面色凌厲,果斷道:“逼劍逍遙出來。”

他凌空擡腿,一腳朝着下方的劍神殿神力屏障踏去。

天地之間瞬間多了一隻岩石巨腳,從天而降,狠狠地踏在第十八層神力屏障之上,屏障轟然崩碎,巨腳一路踩下去,將第十九,第二十、二十層神力屏障瞬間踏碎,化作道道碎片……

恐怖的神力宛如山洪暴發般洶涌。

這種主神級的力量,絕非是五大紈絝等新神所能抵擋。

“壞了……”

潛龍意識到不妙,卻無力阻止,只能眼睜睜地看着那巨大的岩石腳印,踩碎壁障,朝着地面覆壓下來,帶着死亡的氣息……

轟!

一道轟鳴聲響起。

距離地面二十米,一層薄薄的淡色光膜,毫無徵兆地出現,看似如氣泡一般脆弱,但卻擋住了礦石之主的腳印,將所有新神都守護在其下……

“夢幻泡影?”

礦石之主一怔,旋即臉上浮現出一絲意外和忌憚之色,道:“可是杳主神冕下出手?不知道冕下爲何要護住這些叛逆的新神?”

這種主神級陣法的力量,偌大的神界,只有一個人掌握。

杳主神。

神秘而又慵懶的女神。

----------

長一點會爽一點

第四百一十二章 還有兩幅面孔呢?第六百零二章 感覺又要發財了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最後的敵人第一百三十七章 你敢陰老子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凌天府第二美人第七百三十八章 忌會客第六百一十六章 日久生情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衆神之父的武庫第九百九十九章 老丁的馬甲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瘋狂第四百九十四章 我還是充值那個少年……第四百一十四章 天上掉餡餅第四百零三章 奇怪的紅色面具第二百零二章 奪命箭第一百零四章 萬靈寂滅命格第八百九十二章 屬於我也將屬於你的東西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失了智?第九百一十八章 奪劍和反殺第六十九章 你很行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反轉了?第九百五十三章 先忽悠瘸了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反派死於話多?第四百四十章 霸氣師孃第六百二十八章 極樂雙仙第二百二十章 爲了你妹?第九十七章 來自於報告的科普第六百零三章 回來了第九十五章 誰能接住?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老天才王忠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挾天子以令諸侯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九翼金蟬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死於複姓第一百零九章 斬天劍第四百零四章 老子就是英雄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一個BUG第一千零四十章 神識火境第二百八十六章 今非昔比第九百二十三章 組隊邀請第六百八十四章 更好的辦法第二百二十七章 力量之戰的落幕第六百四十七章 散財童子林北辰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人命如泥第三百八十五章 新的APP功能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林北辰,藍極星的英雄第七百九十三章 詭異的氣氛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刺殺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 一拳第五百六十六章 一羣公子哥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反轉了?第二百四十三章 總覺得缺少了什麼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血脈的力量第五百四十九章 我願意以身相許第九百零三章 來,叫叔叔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接着奏樂接着舞第六百五十章 強行送死?第八百一十二章 我不是那種人第三百八十二章 簡直丟劍道宗師的臉第一百五十六章 冒險者蛀蟲第六百七十一章 沒有道理啊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被白嫖了?第八百八十八章 北海帝國都是我在C第八百二十二章 突然出現的APP第六百九十一章 我喜歡你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青蕾的異變第五百七十八章 變化了的夜未央第劉百五十二章 劍在手,問天下誰是英雄第四百二十六章 一步殺十人第七百三十七章 新的APP誕生第九百八十六章 百劍齊出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機關算盡第四百二十五章、你們認識我嗎?第六百一十六章 日久生情第七百九十三章 詭異的氣氛第八百九十章 你最好不要騙我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 劍聖的尊嚴第二百六十五章 變強了第六百二十三章 過街老鼠第五百八十五章 哪裡來的瞎子?第二百三十三章 林北辰受傷了第八百六十九章 舊神已死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弒神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招安第一百六十八章 等等,劇情不對啊第六百六十六章 決戰時刻第五百六十章 震撼一日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我叫宇文秀賢第二百一十三章 第二次親密交手第五百五十一章 林北辰的臉綠了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驚爆神界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秦主祭第五百七十九章 重生第八百五十九章 瘋狂漲粉第三十四章 不硬的已經被你玩死了第六百九十四章 你是不是想死?第九百九十八章 借豬一用第九百九十二章 隕落第七十二章 這操作太騷了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雙神位第七百六十四章 被扮豬吃虎第五百零七章 雙龍絞殺
第四百一十二章 還有兩幅面孔呢?第六百零二章 感覺又要發財了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最後的敵人第一百三十七章 你敢陰老子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凌天府第二美人第七百三十八章 忌會客第六百一十六章 日久生情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衆神之父的武庫第九百九十九章 老丁的馬甲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瘋狂第四百九十四章 我還是充值那個少年……第四百一十四章 天上掉餡餅第四百零三章 奇怪的紅色面具第二百零二章 奪命箭第一百零四章 萬靈寂滅命格第八百九十二章 屬於我也將屬於你的東西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失了智?第九百一十八章 奪劍和反殺第六十九章 你很行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反轉了?第九百五十三章 先忽悠瘸了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反派死於話多?第四百四十章 霸氣師孃第六百二十八章 極樂雙仙第二百二十章 爲了你妹?第九十七章 來自於報告的科普第六百零三章 回來了第九十五章 誰能接住?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老天才王忠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挾天子以令諸侯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九翼金蟬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死於複姓第一百零九章 斬天劍第四百零四章 老子就是英雄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一個BUG第一千零四十章 神識火境第二百八十六章 今非昔比第九百二十三章 組隊邀請第六百八十四章 更好的辦法第二百二十七章 力量之戰的落幕第六百四十七章 散財童子林北辰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人命如泥第三百八十五章 新的APP功能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林北辰,藍極星的英雄第七百九十三章 詭異的氣氛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刺殺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 一拳第五百六十六章 一羣公子哥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反轉了?第二百四十三章 總覺得缺少了什麼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血脈的力量第五百四十九章 我願意以身相許第九百零三章 來,叫叔叔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接着奏樂接着舞第六百五十章 強行送死?第八百一十二章 我不是那種人第三百八十二章 簡直丟劍道宗師的臉第一百五十六章 冒險者蛀蟲第六百七十一章 沒有道理啊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被白嫖了?第八百八十八章 北海帝國都是我在C第八百二十二章 突然出現的APP第六百九十一章 我喜歡你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青蕾的異變第五百七十八章 變化了的夜未央第劉百五十二章 劍在手,問天下誰是英雄第四百二十六章 一步殺十人第七百三十七章 新的APP誕生第九百八十六章 百劍齊出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機關算盡第四百二十五章、你們認識我嗎?第六百一十六章 日久生情第七百九十三章 詭異的氣氛第八百九十章 你最好不要騙我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 劍聖的尊嚴第二百六十五章 變強了第六百二十三章 過街老鼠第五百八十五章 哪裡來的瞎子?第二百三十三章 林北辰受傷了第八百六十九章 舊神已死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弒神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招安第一百六十八章 等等,劇情不對啊第六百六十六章 決戰時刻第五百六十章 震撼一日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我叫宇文秀賢第二百一十三章 第二次親密交手第五百五十一章 林北辰的臉綠了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驚爆神界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秦主祭第五百七十九章 重生第八百五十九章 瘋狂漲粉第三十四章 不硬的已經被你玩死了第六百九十四章 你是不是想死?第九百九十八章 借豬一用第九百九十二章 隕落第七十二章 這操作太騷了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雙神位第七百六十四章 被扮豬吃虎第五百零七章 雙龍絞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