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渣男去死吧

“這裡就是媽媽工作的地方嗎?”

小安安在青蕾的懷裡,瞪大了眼睛,朝着四面觀望。

從小到大幾乎一致都在小小的院子裡生活的安安,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燈火通明,人流如織的熱鬧場面,大大的眼睛裡寫滿了驚訝和觀望。

一開始,她還怯生生地不敢開口。

後來因爲有林北辰在身邊,漸漸地膽子大了,才摟着青蕾的脖子,悄悄小聲地問道。

一副生怕打擾了旁邊其他人的樣子。

青蕾的心裡有些難受。

女兒這樣的表現,讓她反思自己之前是不是隻考慮到治病和生活,像是林北辰說的那樣,疏忽了對她心理層面的照顧。

轉眼到了魔源齋前。

第四層魔淵中轉站,是【礦石之主】神系的主場。

魔源齋的佔地面積大,位置極佳。

“好漂亮的大房子。”

小安安看到魔源齋,眼睛裡流露出歡喜的光芒。

小孩子看到美好的事物,總會心情愉悅。

就像是小安安第一次看到林北辰的臉時一樣。

魔源齋大門口。

人流出入如織。

而一大早就迫不及待地等在大門口的筱姿燃,在苦苦等待了半個時辰之後,終於得到了她想要的——

她第一眼就看到了青蕾。

她直接忽略了青蕾身邊的其他人,臉上露出歡喜之色,故意大聲地道:“青蕾主管,你終於回來了,呵呵,蓋掌櫃在等着你呢。”

聲音極大。

爲的就是讓所有人都聽到。

果然,蓋四野瞬間就被‘召喚’出來。

他的經驗,就要比筱姿燃豐富一些。

先是疑惑地掃了一眼青蕾身邊的四個人。

身穿白色輕皮甲,帶着面具的林北辰他不認識,但普通的皮質和做工,單調的款式一看就不值錢。

應該是個無足輕重的冒險者。

另外三個身穿黃色袍子帽兜遮臉的人,似乎也不是什麼大人物。

沒有威脅。

蓋四野瞬間做出了所有的判斷。

“青蕾,你昨天礦工半天,今天還遲到了。”

蓋四野面色陰沉,道:“現在還帶着孩子來店裡,你到底有沒有把魔源齋,把我這個駐店大掌櫃放在眼裡?”

“大人,我昨天……”

青蕾下意識地想要解釋。

“不用說了。”

蓋四野擺手直接打斷了她的話。

這個時候,他是不會給青蕾任何解釋的機會。

他冷笑着道:“我現在正式宣佈,你嚴重違反店規,從現在開始,解除你紫裙採購主管的職位,重新降職爲白裙採購,而且每日的採購額,必須達到十萬貢獻值,否則的話,扣除全部的底薪。”

這就是故意刁難了。

每日十萬的貢獻值,別說是一個白裙採購,就算是十個紫裙資深採購,加起來也未必可以完成。

蓋四野深知青蕾的女兒得了【花痕】之症,完全就指望着每個月的工資收入來買藥。

素以才故意定下一個不可能完成的採購額。

就是要徹底掐斷青蕾所有的希望。

蓋四野已經失去了再貓捉老鼠的興趣,就是想要在最短的時間裡,徹底擊潰她的意志,讓她不得不選擇沉淪,向自己臣服。

這個方案,早就在蓋四野的心裡制定好了。

“呵呵,青蕾主管……”

筱姿燃心中狂喜,不失時機地落井下石,故作誇張地道:“哦,不,應該是白裙青蕾,現在快去換工作服吧,你現在似乎重新又成爲了我的下屬呢,嘻嘻,今天上班遲到一炷香時間,但十萬的採購額,可一點兒都不能少哦。”

青蕾就不說話了。

這兩人擺明了就是故意在刁難她。

說再多,都沒有用。

林北辰目光在蓋四野和筱姿燃的臉上來回打量,不由得笑道:“一對狗男女,真是記吃不記打,上次放過你們,這次竟然還敢爲難我的人,看來是真的繞不得你們了。”

蓋四野眉毛微微一挑。

這聲音……很熟悉,記憶深刻。

“是你?”

他一下子就認出了林北辰。

正是七日前那個黑衣黑甲黑麪具的‘貴客’。

怪不得青蕾這個賤人,昨天敢曠工這麼長的時間,沒想到原來是去陪.睡了……真是該死啊。

“原來是這位客人。”

蓋四野早就已經下定決心,這次絕對不能再給這個所謂的‘貴客’面子。

和店裡的業績相比,還是早點兒睡到青蕾更爲重要。

“這是我們魔源齋店裡的規矩,請你不要隨便插手。”

插手的話,也不會給你面子。

蓋四野在心裡,已經等着林北辰再度出手,被自己毫不留情地嗆回去的舒爽場面了。

但是林北辰並未再說什麼。

而是看了看身邊一位胖乎乎的黃色長袍身影。

“我怎麼不知道,魔源齋還有這樣的規矩?”

黃色長袍身影緩緩地揭開罩在臉上的帽兜,露出一張白白淨淨圓潤普通的臉,緩緩地上前幾步,淡淡地道:“請假一次,直接從紫裙主管降爲白裙採購?這是你們第四層魔淵分店自己立的規矩嗎?”

“你他媽的又是……”

蓋四野被反諷,本能地想要呵斥回去。

但等到他看清楚這張白白淨淨的臉,腦海裡一下子好似有千百條閃電轟鳴而過,反應過來之後,又嚇得魂飛魄散。

“主……主……主家,我……”

蓋四野做夢都沒有想到,魔源齋的掌控者,竟然會以這樣的方式出場。

一邊的筱姿燃,顯然是也認出來了秦綬。

這位憑藉着自己姿色遊走於形形色色男人之間的女人,一下子也有點懵逼。

這樣太惡趣味了吧。

堂堂魔源齋的掌控者,竟然喬裝打扮,隱隱以隨從的模樣,跟在人家後面……

這有點兒掉價啊。

等等?

筱姿燃的腦子飛快運轉。

又想出了另外一個可能。

莫非青蕾傍上的這個男人,地位比秦綬大人還高?

一念及此,筱姿燃不寒而慄。

【淨街禽獸】秦綬卻沒有想這麼多。

他本來就是爲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人。

只要可以讓魔源齋在魔淵大大小小數百獸源獸骸採購店中躋身前四,給別人當一下小弟又如何?

深諳裝逼精髓的他,今天肯定是要給足林北辰面子。

所以,一開始,纔會讓青蕾和林北辰開口。

然後他才站出來撐腰。

接下來的事情,就變得簡單了很多。

秦綬與林北辰等人,直接進入魔源齋後院。

一場臨時的全體員工大會,在一盞茶時間裡召開。

蓋四野毫無懸念地被當場撤職。

這個肥球一樣的胖子,戰戰兢兢跪在原地,瑟瑟發抖,哀求道:“主家,再給我一次機會,主家,我這兩年,爲了魔源齋兢兢業業,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我……”

“掌嘴。”

秦綬淡淡地道。

跟隨他來的一位黃袍人,上去啪啪啪幾巴掌。

蓋四野一張臉頓時腫的像是豬頭,一口牙幾乎全部都被打掉,滿臉是血。

其他店員們,看到這一幕,嚇得大氣也不敢出。

秦綬面色淡漠。

這個時候的他,不再是那個見面笑三分,逢人先敬菸的富家翁,而是將身爲魔源齋上位掌控者的冷酷無情,展現的淋漓盡致。

“至於紫裙採購筱姿燃嘛……”

秦綬又淡漠地看向另外一個‘主犯’。

“不,大人,饒了我啊。”

筱姿燃早嚇得魂不附體,不等秦綬說完,立刻就跪在地上,大聲地哭泣哀求了起來。

這個時候,她也不敢再賣弄自己的美色了。

“那就要看,青蕾要不要原諒你了。”

秦綬不愧是個人精。

他總是會在最恰當的時候捧哏。

“從今以後,青蕾就是這魔淵第四層魔源齋分店的店長了,店內一切大小事務,都由青蕾決斷,所以如何處理這兩個吃裡扒外的東西,請新店長來做決定吧。”

秦綬扭頭的瞬間,一秒變臉,原本寒霜籠罩的胖臉,下一瞬間,就變成了笑容可掬的白胖子,對着青蕾點了點頭。

青蕾呆了呆。

她下意識地看向林北辰。

雖然已經提前知道自己會成爲店長,但是當這一刻真的到來,她還是有點微微發懵。

林北辰眸光中帶着微笑,沒有說話。

你已經是個成熟的小少婦了。

除了夜晚戰鬥方面,我還有許多秘傳的動作和招式,可以手把手地教你之外……

其他方面,就得靠你自己的努力了。

青蕾明白了林北辰的意思。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思路很快就清晰了起來。

“蓋四野,你這兩年在店裡的所作所爲,自己心裡清楚,本來好好的一個大店,在你玩忽職守之下,業績連續下跌……你去和魔源齋執法隊交代吧。”

蓋四野頓時嚇得尿了出來。

以他的種種徇私侵吞的行爲,進入了魔源齋的執法隊,得先脫十八層皮然後再死的透透的。

但他被打爛了嘴,求饒的話也說不出來。

砰砰砰。

他連續不斷地磕頭哀嚎。

誰能想到,這個被他拿捏在掌心裡,準備要剝光了狠狠地凌辱的小女人,如今直接成爲了掌握他生死的人呢?

命運,就是如此奇特。

但很快,他就被人像是拖野狗一樣拖了下去。

“至於你……”

青蕾看向筱姿燃,道:“雖然與蓋四野頗多糾葛,但也沒有什麼大錯,採購能力不錯,也是我們店裡的老人了,我可以網開一面,給你一次機會,如果願意留下來,就降職爲白裙採購,好好表現吧。”

“我願意,我願意。”

筱姿燃大喜,連連向青蕾行禮磕頭。

她最怕的是被送入執法隊。

而且再退一步,哪怕是被開除,對於她來說,也是萬劫不復。

被魔源齋之主秦綬親自調查,然後開除,其他各大店還有誰敢用她?

沒有人願意爲了一個小小的女人,和秦綬這種人物正面對抗。

只有留下來,是唯一的出路。

接下來,青蕾連續又宣佈開除和提拔了好幾人。

開除的都是品行不端,仗着蓋四野的關係進店混吃混喝的廢物。

提拔的都是和她關係不錯且忠心耿耿知根知底的老人。

一朝天子一朝臣。

在秦綬看來,這在情理之中。

而且這個小女人在冷靜下來之後,表現的極爲果斷,行事極爲有條理,表現出了不俗的能力。

尤其是在處理蓋四野和筱姿燃的方式上,可謂是老辣。

蓋四野是之前的掌權者,肯定是要毫不猶豫地幹掉,不留絲毫的餘地。

而筱姿燃之前也算是店中的金牌採購,爲了業績可以出賣一切,這樣的人,不過是小卒子,留下來可以爲己所用,也可以隨時炮製,反而比開除更好。

呵呵,這個女人,看來不只是花瓶。

仔細一想,倒也是。

如果只是花瓶的話,怎麼可以將劍逍遙這樣的紈絝子弟拿下?

也許就算是沒有劍老弟,這個女人也真的可以給第四層魔源齋店裡帶來提升?

秦綬對青蕾,刮目相看。

當然,這是他不知道林北辰的真實想法。

對於林大少來說,花瓶就可以了,要什麼本事。

整風運動在繼續。

短短時間之內,魔源齋店內衆人的面貌,煥然一新。

一切宣佈妥當,竟是已經到了中午。

秦綬抓住 機會與林北辰套近乎。

交流許久,這個神城紈絝終於拿到了自己想要的承諾,這才滿意地離開。

“今天時間有點來不及了。”

林北辰算算時間,距離自己和劍雪無名約定的時間已經快要到了,看着精神煥發的青蕾,道:“我下午要去見個人,在上一區置換房子的事情,放在明日吧。”

“好。”

新店長大人百依百順。

林北辰想了想,換上了一身黑色的甲冑,離開了魔源齋。

纔出店門不到十米,就有一位身着大荒神殿神戰士甲冑的年輕人,攔在了他的面前。

“我們家大人,想要見一見你。”

神戰士道。

林北辰皺了皺眉,道:“你家大人是誰?”

神戰士道:“年輕人,你去了就知道了。對於你來說,絕對是好事。”

“我現在沒空。”

林北辰直接拒絕。

自從在魔淵第五層,第六層中爆紅之後,他也曾被各方勢力關注過,像是這樣的局面,之前幾天常有發生,不過都被他拒絕了。

“等一等。”

神戰士急了,道:“真的是好事,小夥子,不要錯過這樣的機會……”

林北辰也不會理會,直接就趕着去見劍雪無名。

“與聽雪酒館有關,你也不想聽一聽嗎?”

那神戰士見狀,追趕上來,大聲地道。

林北辰腳步一頓。

他轉過來。

一個對話框浮現在臉邊:“你們大人是誰?”

神戰士看到這畫面,頓時一愣。

接着另外一個對話框又浮現在林北辰的眼前,道:‘哦,如你所知,我是一個啞巴,不能說話,所以才用這種方式和你交流。”

神戰士下意識地道:“我家大人來自於韓府,是府中的神衛隊長,如今聽雪酒館的韓洛雪小姐母女,都在韓府。”

說完,他猛地一愣。

不對啊。

剛纔這傢伙不是還說話了嗎?

怎麼突然又變成了一個啞巴?

“帶路吧。”

林北辰再度幻化出對話框。

年輕神戰士也不多想,連忙在前面引路。

難道我之前,出現幻覺了?

林北辰一邊走,一邊給劍雪無名發了一條微信,道:“晚半個時辰,有點急事。”

劍雪無名頓時秒回,道:“不守時的男人,都是垃圾。”

林北辰解釋道:“臨時有點急事……”順嘴又問道:“報名事宜進展如何?參賽資格確定無誤吧?”

劍雪無名氣哼哼地道:“我可是花費了大代價的,這一次簡直是血虧,記得給我五十萬信仰值,之前我幫你墊進去的。”

“現在是大白天。”

林北辰回覆道。

劍雪無名:“???”

“所以不要做夢。”

林北辰回覆道:“我有理由懷疑你在找藉口敲詐我,如果你再這樣,那我就不參加這個什麼鳥神選大賽了,雙神位對我的吸引力也不強,我沒有必要又出力又出錢。”

“沒良心。”

劍雪無名氣的回覆語音,道:“去死吧,渣男。”

林北辰嘿嘿一笑,收起手機,不再理會。

他相信劍雪無名最終還是會軟下來。

片刻後。

小寐樓。

“到了。”

神戰士道:“我家大人,在二樓包廂中等你。”

“咪啾,客人這邊請。”

黑白起司小貓娘蹦蹦跳跳地在前面帶路。

又是她。

林北辰的目光,不由得被這個小貓娘扭動的腰肢所吸引。

很二次元的畫風啊。

雖然個子矮了點,但身段比例極好,分外妖嬈婀娜,尾巴和貓耳有着別樣的誘惑,以至於完全可以將這個小傢伙列入到美女的範疇之內。

只是一個問題,深深地困擾着林北辰。

如果脫了衣服, 貓孃的身上,是人類的衣服呢,還是長着毛茸茸柔軟的貓毛?

“女客人已經在裡面了。”

小貓娘站在林北辰極爲熟悉的包廂門口,道:“客人請吧。”

林北辰的臉上,閃過一抹尷尬之色。

這他孃的就很淦了。

哪個王八蛋選的包廂?

赫然正是之前他和小少婦青蕾負距離‘八肢八肢半九肢’深入交流過的那間。

睹物思人啊。

林北辰下意識地扶了扶腰。

沒關係。

反正這次見的是一個男人。

不會有什麼特別尷尬的。

心中這麼想着,林北辰推門而入。

下一瞬間,看到房間裡坐着的人,他的 腦子裡嗡地一下,表情突然就變得很精彩。

……

房間外。

婀娜的小小起司貓娘,在關上門的瞬間,用鄙視的眼神看着林北辰的背影,

站在門外,她嘴裡低聲地嘟囔着什麼。

如果有人湊近了仔細聽的話,就會聽到,小小貓娘正在磨牙罵人。

“咪啾,果然是個臭不要臉的渣男。”

“前幾天才帶着青蕾姐姐開房,今天就換了一個人……”

“喵嗚,要不要殺掉他呢?”

“這種渣男,真的是死有餘辜呢,咪啾。”

“不行,也許青蕾姐姐會傷心的,她那麼美,要是哭起來,人家會心碎的……”

“我要用留影神識記錄下來,回頭告訴青蕾姐姐……”

“等等,我好像進不去房間?”

“ 咪啾,好苦惱啊。”

小小貓娘一臉呆萌,思來想去,發現自己進入了死衚衕。

“要不現在就去找青蕾姐姐?”

“不行啊,會被那黑心酒樓老闆扣工資的。”

最後,她一臉生無可戀地放棄了。

……

包間裡。

林北辰對面的桌邊,坐着一個人。

一個女人。

一個骨架高大,英武端正的女人。

她身穿黑色墨甲,不論是造型款式還是用料做工,一眼就可以看出來,要比普通的大荒眷族神戰士珍貴高明瞭數倍,在原本光線昏暗的房間裡,就好像是一尊隱藏在陰影之中隨時都要開動的戰爭機器一般。

而比甲冑更加讓林北辰驚訝的,則是這個高大女人身上散發出來的煞氣。

濃郁的就好像是一尊剛剛在戰爭中殺戮百萬得勝歸來的神將一般。

如果倩倩在這裡的話,一定會瞬間將這個女人,引爲知己和偶像的吧。

林北辰做出判斷。

“你就是那個救了韓立的小啞巴?”

女人緩緩地站起來,個頭比林北辰只高不矮,神情平靜中帶着一絲好奇,打量着他,朗聲地道:“自我介紹一下,安大花,西北大區大荒神殿神戰士副統領韓羣的妻子。”

哦。

人妻啊。

林北辰點了點頭。

繼續裝啞巴。

“找你很久了。”

安大花 繼續道:“之前幾次來第四層中轉站,都沒有見到你,沒想到今天運氣不錯……洛雪很想念你,希望你能去韓府陪陪她。”

嗯?

林北辰心中一愣。

這是什麼意思?

感覺好像是在拉郎配的口吻。

“洛雪沒有和你們說過,我已經娶妻了嗎?”

一個對話框浮現在林北辰的嘴邊。

安大花的眼中流露出一絲好奇。

她還是第一次見到有啞巴用這樣的對話方式……很有意思。

當然,下一瞬間,她反應了過來。

什麼?

已經娶妻?

也就是說,一直都是韓洛雪一頭熱?

這怎麼行?

她的眉頭,當下就直接皺了起來。

林北辰見狀,在心裡給安大花追加了一個定語:一個不善於隱藏自己心思的人妻。

“你不知道?”

林北辰繼續放出對話框。

安大花點了點頭。

然後第一時間就放棄了繼續勸說林北辰去見韓洛雪的打算,並決定回去好好勸說一下這個小侄女。

清清白白的少女,何必非要嫁過去給人做妾呢。

“你救了洛雪和她媽媽,對於我們韓家有大恩,我丈夫一直都想要當面感謝你,可惜最近忙於神選大賽之事,實在是無暇分身,年輕人,你想要什麼報酬?”

安大花話鋒一轉問道。

林北辰立刻就知道,自己不用去見韓洛雪了。

其實他自己心裡也是希望再也不見的。

畢竟韓洛雪如今已經有了大腿級的家人,會得到很好的照顧,和孤苦無依的青蕾不一樣。

而自己也已經報了救命之恩。

所有的因果都交接清除了。

沒有必要再耽誤人家姑娘。

而且他還確定了另外一件事情。

劍雪無名並未暴露。

至少韓羣似乎並不知道他和劍雪無名之間的關係。

至於報酬的話……

林北辰想起自己被劍雪無名這個狗女神敲竹槓的事情了。

“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要一個神選大賽的參賽名額。”

林北辰道施展對話框。

“這……”

安大花沒想到林北辰竟然會提出這樣的要求。

她略微思考,就給出了答案,頗爲歉意地道:“對不起,因爲某些不能言說的原因,這個條件恕我不能答應,你可以換一個其他的,比如修煉秘籍,神石,信仰值等等,都可以談。”

“是嗎?”

林北辰笑了笑,對話框浮現,搖頭道:“那我就沒有什麼其他報酬要求了。”

說完,他直接轉身離去。

安大花在身後大聲地道:“你可以好好想一想,如果有其他什麼需求的話,我都可以滿足。”

“不用了。”

林北辰推開房間門,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韓洛雪畢竟是他的救命恩人,沒必要在這個酒館少女的身上攜恩圖報。

門外。

還在兩眼蒙圈糾結中的小貓娘,被突然推開的房門嚇了一跳。

看着林北辰揚長而去的身影,她的臉上,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咦?這次時間怎麼這麼短?”

她的大眼睛裡彷彿是左右各寫了三個大大的問號。

……

從小寐樓出來的林北辰,心情還是不錯。

與安大花的會面,根本不值得記住。

唯有她身上的那一套黑色甲冑,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總覺得那套黑色的鎧甲,和其他任何一套甲冑的感覺都不同。

彷彿帶着一股神性氣息?

似是活物一般。

林北辰一邊走,一邊在心裡仔細思考。

一炷香時間之後。

他在西北大區下三區的一家生意冷清的酒館裡,見到了喬裝打扮像是個叫花子一樣的劍雪無名。

“喏。”

劍雪無名直接丟給他一塊巴掌大小的黑色小銘牌,道:“報名憑證,資格我已經幫你拿到了,怎麼樣,感動嗎?”

我感動個JB。

林北辰在心裡暗暗吐槽。

狗女神果然是早就拿到了名額,卻在微信上要詐騙自己的信仰值……真是不當人。

“何時去現場確認?”

林北辰問道。

“先不說這個。”

劍雪無名端起一杯店裡的糙米酒,頓頓頓地喝了個盡興,這才一抹嘴,吐着酒氣,一眼陰鬱地道:“爲了幫你拿到這個牌子,我付出了巨大的犧牲……”

“你犧牲了色相?”

林北辰一臉‘我早已看穿了你’的冷笑,道:“就算是你失身了也沒有用,醜話說在前面,我不會對你有任何補償的,別想再敲詐我任何信仰值。”

狗男人變聰明瞭?

“渣男。”

劍雪無名只好放棄了騙錢的打算,道:“好吧,那另外一個消息,你一定很感興趣,從現在開始,你就是劍之主君冕下的眷族了,開心嗎?”

嗯?

我成了眷族?

來到神界這段時間,林北辰其實已經明白了神靈眷族的意義。

“那我是不是可以隨你一起去見見‘劍之主君’冕下了?”

林北辰果然是來了興趣。

他興奮地搓了搓手,道:“說起來,身爲劍之主君冕下最忠貞的美男信徒,東道真洲劍之主君神殿的唯一男性教皇,我來到神界這麼長的時間,還沒有覲見過劍之主君冕下呢,有點兒說不過去了。”

“冕下閉關中。死關的那種。”

劍雪無名當即剛落利落地否決,道:“連我這種冕下身邊最最最最受寵愛的女神,都只能偶爾見冕下一次,你只不過是一個凡間的小代理人,地位和姐姐我比起來差得遠了,就跟不要奢望了,這一次你能成爲冕下的眷族,都是我費盡心思幫你爭取的優待……好了,別廢話了,快跟我一起完成引導儀式,先成爲眷族再說吧,只有這樣,你才能真正得到這個牌子,去參加現場確認。”

林北辰皺眉道:“你語速這麼快?似乎是心虛,莫非是在掩飾着什麼?”

“你想多了。”

劍雪無名道:“來,快雙手合十,閉目凝神,準備接受引導……成爲眷族之後,你將可以得到冕下的神力恩賜。”

“等等,好像是哪裡不對啊。”

林北辰努力地想要理解清楚其內在邏輯,道:“我不是已經激活了‘劍仙神位’了嗎?換句話說,我自己就是神靈啊,爲什麼要做別的神靈的眷族?”

“別廢話,閉眼。”

劍雪無名一副無比擊破的樣子,道:“劍之主君冕下何等存在?神界霸主好嗎?能和一般的神靈相比嗎?就算是有神位,也可以成爲他的眷族……你可是她老人家的第一位眷族,就偷着樂吧。”

她連連催促。

“你發誓,不是在騙我。”

林北辰還是不放心地確認。

“神與神之間的信任呢?”

劍雪無名着急了:“行行行,我發誓……如果我騙你,就讓我最愛的人不得好死。”

她還真的發了一個毒誓。

林北辰這下子真的相信了。

他想了想,依言閉上眼睛。

劍雪無名在一邊,以一種奇特的聲調和語言,低聲地吟唱着什麼,韻律優美而又令人迷醉,釋放出一種很詭異的近乎於催眠的力量。

林北辰很快就進入了空靈狀態。

冥冥之中,奇妙的感覺在心中泛起。

他福至心靈一般地感應到,隨着劍雪無名的吟唱,引導來了某種神秘氣息,而在這種氣息的作用之下,自己的精神似乎是與某遙遠的存在,建立了某種羈絆。

接着身體裡好像是多出了一種奇異的力量。

不知道過了多久。

“好了。”

劍雪無名停止吟唱。

林北辰睜開眼睛。

他私下環視:“這就……結束了?”

劍雪無名點點頭,擡手又丟過了一件東西。

是一個小冊子。

封面上用神靈文字,寫着‘劍十七’三個字。

“這是冕下賜予你的神術,好好修習去吧。”

狗女神大咧咧地道。

第三百九十五章 回答我兩個問題第一百一十四章 妹夫是誰?第九百五十三章 先忽悠瘸了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淨世妖蟬第八百零六章 我不愛玄石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青蕾的異變第六百二十七章 復仇的怒焰第五百八十二章 刑場第六百六十六章 決戰時刻第六百四十八章 我要你的命第八十章 讓其他男人怎麼活第六百五十六章 林大少急眼了第三百七十四章 氣出違禁詞第六百四十四章 開胃菜第五百九十九章 銷魂的夜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青木之樹第八百六十三章 奇怪的要求第六百七十三章 下面沒有很難治第三百七十二章 萬物,皆有靈第四百九十三章 新的APP誕生了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 紫色手掌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巨頭降臨第七百五十五章 另有人對付他第七百七十三章 給京中的各位打個招呼吧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渣男去死吧第四百三十九章 多謝師孃第八百八十一章 戰書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生命中的宿敵第三百零九章 你怕是失了智第二百四十一章 終將到來第三百二十七章 全都死了第七百三十四章 大鑽天人第一百四十七章 劍雪無名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都給我哭第七十章 最後的掙扎第七百九十章 水療術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 瞎姬八打的初戰第八百六十一章 百萬聯軍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擋我者死第六百九十章 我林北辰行事何須解釋?第一千三百章 主神的隕落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黑市第九百四十三章 陸觀海第五百二十四章 我加錢第一百九十三章 一個帽子引發的血案第一百三十三章 新的思路第七百七十六章 插手第五百一十三章 保大還是保小?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日日都想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被踩死了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柳掌門又悟了第三十章 寒蟒七幻劍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埋下一罈酒,留住一個人第九百五十七章 專業人士第六百五十六章 林大少急眼了第八百五十一章 劍雪無名這個崽種第一百四十七章 劍雪無名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機關算盡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審判大會?第六百六十章 奶的感覺第五百七十一章 沒有人比我更懂劍之主君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 少主人第五百二十一章 撩騷的下場第一千零八章 初到神界第六百三十七章 急轉直下?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拉攏第七百七十五章 戰而勝之第四百八十二章 我那腦殘孫女婿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我會報答你的第八百四十五章 都別擋着我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驚爆神界第一千零一十章 階級森嚴的神界第一百七十章 激變(1)第五十八章 精神力第一千零三章 找了個代練?第三百七十一章 墓碑鍍金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柳掌門又悟了第七百六十八章 鐵公雞拔毛了第二百一十九章 一條比想象中更粗的大腿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惡客上門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林北辰趕至第六百三十四章 一劍飛頭第六十六章 你覺得你配嗎?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再度騎臉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得加錢第七百七十五章 跪或者死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復仇者的沉默第十九章 又提前交卷?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讓你插嘴了嗎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黑靄妖蓮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照見一瞬的未來第三百四十六章 這一口氣,出爽了第四百五十一章 無形裝逼,最爲致命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秒殺第八百二十五章 品性高尚林北辰第一百九十一章 你們都擅長什麼?第八百九十八章 今非昔模樣第四百零六章 紅面裸男大宗師第一百五十一章 屎裡有毒
第三百九十五章 回答我兩個問題第一百一十四章 妹夫是誰?第九百五十三章 先忽悠瘸了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淨世妖蟬第八百零六章 我不愛玄石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青蕾的異變第六百二十七章 復仇的怒焰第五百八十二章 刑場第六百六十六章 決戰時刻第六百四十八章 我要你的命第八十章 讓其他男人怎麼活第六百五十六章 林大少急眼了第三百七十四章 氣出違禁詞第六百四十四章 開胃菜第五百九十九章 銷魂的夜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青木之樹第八百六十三章 奇怪的要求第六百七十三章 下面沒有很難治第三百七十二章 萬物,皆有靈第四百九十三章 新的APP誕生了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 紫色手掌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巨頭降臨第七百五十五章 另有人對付他第七百七十三章 給京中的各位打個招呼吧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渣男去死吧第四百三十九章 多謝師孃第八百八十一章 戰書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生命中的宿敵第三百零九章 你怕是失了智第二百四十一章 終將到來第三百二十七章 全都死了第七百三十四章 大鑽天人第一百四十七章 劍雪無名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都給我哭第七十章 最後的掙扎第七百九十章 水療術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 瞎姬八打的初戰第八百六十一章 百萬聯軍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擋我者死第六百九十章 我林北辰行事何須解釋?第一千三百章 主神的隕落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黑市第九百四十三章 陸觀海第五百二十四章 我加錢第一百九十三章 一個帽子引發的血案第一百三十三章 新的思路第七百七十六章 插手第五百一十三章 保大還是保小?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日日都想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被踩死了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柳掌門又悟了第三十章 寒蟒七幻劍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埋下一罈酒,留住一個人第九百五十七章 專業人士第六百五十六章 林大少急眼了第八百五十一章 劍雪無名這個崽種第一百四十七章 劍雪無名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機關算盡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審判大會?第六百六十章 奶的感覺第五百七十一章 沒有人比我更懂劍之主君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 少主人第五百二十一章 撩騷的下場第一千零八章 初到神界第六百三十七章 急轉直下?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拉攏第七百七十五章 戰而勝之第四百八十二章 我那腦殘孫女婿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我會報答你的第八百四十五章 都別擋着我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驚爆神界第一千零一十章 階級森嚴的神界第一百七十章 激變(1)第五十八章 精神力第一千零三章 找了個代練?第三百七十一章 墓碑鍍金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柳掌門又悟了第七百六十八章 鐵公雞拔毛了第二百一十九章 一條比想象中更粗的大腿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惡客上門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林北辰趕至第六百三十四章 一劍飛頭第六十六章 你覺得你配嗎?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再度騎臉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得加錢第七百七十五章 跪或者死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復仇者的沉默第十九章 又提前交卷?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讓你插嘴了嗎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黑靄妖蓮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照見一瞬的未來第三百四十六章 這一口氣,出爽了第四百五十一章 無形裝逼,最爲致命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秒殺第八百二十五章 品性高尚林北辰第一百九十一章 你們都擅長什麼?第八百九十八章 今非昔模樣第四百零六章 紅面裸男大宗師第一百五十一章 屎裡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