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又一個大膽的想法

“叔叔你好美。”

“叔叔你真的會保護我和媽媽嗎?”

“叔叔,這是我養的鸚哥獸蛋,給你吃。”

“叔叔我給你唱個歌好不好……”

“叔叔,這個泥塑送給你。”

小安安對林北辰有着異乎尋常的親近,在校園裡,不斷地展示着自己的才藝,拿出一些自己珍藏的禮物,好像是要把自己最好的東西,都送給林北辰。

這是一個從小就過於懂事,且欠缺安全感的女童。

她雖然懵懂,但隱約能夠感覺到,今天要不是林北辰出現,自己和媽媽就會遇到非常糟糕的事情。

所以本能地討好林北辰。

在她單純的觀念裡,只要把自己最好的東西,送給林北辰,就可以讓這個漂亮的叔叔開心,他就會願意留在自己和母親的身邊。

鸚哥獸蛋是她平日裡相對奢侈的美食。

唱歌是她最能拿得出手,每次都可以讓媽媽開心的才藝。

而她親手製造的雕像,是她現階段力所能及可以創造出來的最好的東西。

這三樣,她都迫不及待地給林北辰展示。

林北辰來者不拒。

他吃掉了煮熟的鸚哥獸蛋,聽了小安安唱的歌,然後又將她遞過來的媽媽的小雕像也收了起來。

“小安安真乖。”

林北辰笑着,道:“叔叔也教你一首歌好不好呀?”

“好哦好哦。”

小安安歡呼雀躍,拍着小手。

“那你聽好了。”

林北辰清了清嗓子,唱了起來:“阿門阿前一顆葡萄樹,阿嫩阿嫩綠地剛發芽,蝸牛揹着那重重地殼啊,一步一步地往前爬……”

小安安立刻就奶聲奶氣地跟着唱了起來。

雖然完全不懂這首歌的意思,但她學的非常認真。

小少婦青蕾坐在一邊,看着這一幕,心情前所未有地平靜。

“叔叔,蝸牛是什麼啊?”

小安安學會了之後,開始好奇地發問。

“啊,這……”

林北辰頓了頓,道:“是魔淵之中的一種魔獸,背上有一顆大大的殼,就是它的家……”

他描述的很細緻。

不知道爲什麼,面對這個小傢伙,林北辰顯得耐心十足。

“叔叔,過幾天你再來,我會爲你也做好一個小雕像的……”

小安安昂着小腦袋,眼睛裡閃爍着光芒。

林北辰微笑着,擡手摸了摸小丫頭的腦袋。

就在這時,小安安的面色,猛地蒼白,小小的身軀一顫,突然就毫無徵兆地昏迷過去。

“安安……”

青蕾衝過來,保住女兒。

林北辰擡手,一臉懵逼。

啥情況啊?

摸頭殺不是真的殺啊。

我剛纔什麼都沒做啊。

“【花痕】之症發作了……”

青蕾取出一個碧綠色的大肚瓶子,從裡面倒出一滴碧綠如瓊漿般的液體,滴在了小安安的嘴脣中,然後運氣幫助小安安煉化藥力。

片刻後。

小安安身體的抽搐才逐漸消失。

她的臉色,依舊蒼白的像是敷了麪粉,緩緩地睜開眼睛,看到青蕾關切的眼神,艱難地笑了笑,道:“媽媽,我要死了嗎?”

“不要亂說。”

青蕾強忍着淚花兒,道:“安安會健健康康,只是你這些天太累了而已,媽媽已經在幫你買藥了,等到神殿的藥到了,就可以治好你的眩暈症狀了。”

“媽媽,我有點累。”

小安安嘴角微微露出一絲微笑,道:“我想睡一覺,等我睡醒啦,就幫叔叔做小雕像。”

“好,安安乖,快睡着吧。”

在青蕾的輕聲拍哄之下,安安很快就沉沉地睡去。

“她的氣血生機在流失。”

林北辰敏銳地察覺到了安安身體的變化,道:“是因爲【花痕】之症嗎?”

林北辰對於【花痕】的症狀,並不是很瞭解。

青蕾懷中抱着女兒,微微點頭,將【花痕】症狀的發展進程,詳細地解釋了一遍,道:“六天前,安安眉心處的花痕,開了最後一瓣花瓣,她的病很快就要進入下一階段了,必須要用純度更高的【玲瓏解】,才能勉強壓制。”

“就是你剛纔滴進她嘴巴里的?”

林北辰問道。

青蕾苦笑着搖搖頭,道:“那是初級純度的【玲瓏解】,只對第一階段的【花痕】之症有效,我用它來解燃眉之急而已。”

“爲何不去購買中級純度的【玲瓏解】?”

林北辰問道。

青蕾面色黯然,道:“太……太貴了。”

林北辰頗爲吃驚地道:“以你這幾日的提成收入,都不夠嗎?”

青蕾搖搖頭,道:“不夠,純度提升一級,【玲瓏解】的價格就攀升百倍,我沒有想到安安的病徵,會突然發作加劇,所以沒有準備,這幾天正在湊錢,誰知道被那個人渣找上門來,還要帶走安安……”

“他爲什麼要帶走安安?”

林北辰好奇地道。

青蕾搖搖頭,道:“我不知道,但我可以肯定的是,絕對沒有安什麼好心,如果安安沒有足夠的價值,他是不會來看她一眼的。”

“讓我看看。”

林北辰說着,伸手按在安安的額頭。

仔細感應片刻。

“【花痕】之症,主要是吸收病人的氣血和生機嗎?”

他所有多思地問道。

青蕾點點頭:“是這樣的,發展到最後,病人體內的生命力完全流逝,氣血枯竭,本源乾涸,死的時候,就像是乾屍一樣。”

因爲女兒的原因,她對這個病,有着專門的研究和了解。

林北辰的目光,落在小安安的額頭。

一朵淡淡的粉色花朵,好像是最優秀的刺青師刺上去的藝術品一樣,看起來美麗而又魅惑,誰又能相信這竟然是神界不治之症【花痕】的死亡倒計時象徵呢?

“那瓶【玲瓏解】給我看看。”

林北辰伸手,從青蕾的手中,拿過碧綠色的大肚瓶,滴出一滴碧綠色的液體,仔細觀察,最後用舌頭舔了舔……

蘊含着很濃郁的生命之力。

似乎……

有點兒熟悉?

好像是‘翠果’汁液的感覺?

就算不是翠果汁液,但也絕對是和翠果汁液一樣,用來補充生命力的某種神藥。

“不對啊,這個藥,根本就是治標不治本。”

林北辰搖頭,道:“雖然它能夠增強和補充病人的生命力,但卻始終無法將花痕之力消弭祛除……除非是終生服藥。”

“這已經是目前市面上最有效的神藥了。”

青蕾道:“除了這【玲瓏解】之外,沒有其他任何的藥,可以延緩【花痕】的病程。”

林北辰想了想,心裡突然就有些鬱悶。

來到了神界之後,五行先天玄氣被死死地壓制在體內無法動彈,否則的話,自己的先天水系玄氣【水療術】,正好是可以增加生命力的戰技,完全可以取代【玲瓏解】。

那樣的話,根本不需要在魔淵中打打殺殺。

直接在大荒神城中,開一個醫館,招十幾個美貌女醫師伺候着,然後專治【花痕】絕症,直接瘋狂開奶,豈不是能夠躺着賺錢,湊夠十個億,沒有太大難度吧?

“你試試這個東西。”

林北辰從【百度網盤】中,取出一顆翠果,道:“它也可以增加服用者的生命力,或許對於安安的病有幫助。”

“這是……”

青蕾沒有見過翠果,頗爲好奇。

但很快,這種好奇,就轉變成爲了狂喜。

因爲當她將‘翠果’的果肉,渡了一些送入安安的口中之後不久,昏睡中的小傢伙就緩緩地睜開了眼睛,下意識地打了一個哈欠。

“媽媽,我睡了很長時間嗎?”

她擡起瘦瘦的小手,摸了摸青蕾的臉龐,道:“這一次,睡得好舒服呀。”

有效!

林北辰與青蕾兩人對視,眼神中都帶着狂喜。

“來,安安乖。”

林北辰將剩下的翠果果肉,擺在小安安的面前,道:“叔叔給你準備的水果,先把它吃了,然後再去給叔叔做小雕塑好不好?”

“謝謝叔叔。”

小安安看起來精神很不錯,小心翼翼地拿過翠果,自己啃了一口,又舉向青蕾,道:“好吃,媽媽也吃。”

青蕾剛要拒絕,林北辰直接道:“你也遲點兒吧,可以美容養顏呢,這種果子,我這邊還有很多。”

小少婦這才輕輕地咬了一小口。

吃完了翠果的小安安,精神狀態前所未有的好。

不過林北辰也知道,這是因爲她的生命力和氣血,得到了極大的補充,所以整個人感覺會舒服舒適很多。

但依舊是治標不治本。

等到補充的氣血和生命力,被【花痕】全部榨取之後,小安安的狀態,就會再度急轉直下。

不過,讓林北辰陷入思考的,是另外一個問題。

爲何那【玲瓏解】的成分,與翠果如此相似?

按理來說,神界用來補充氣血和生命力的神草、藥物以及神術,會有不少,爲何這【花痕】之症,卻偏偏只有【玲瓏解】可以延緩,其他的辦法都不行呢?

現在證明翠果也可以。

他想着想着,心裡突然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看着在一邊開始準備晚飯的青蕾,再看看在院子裡認認真真地準備做泥塑雕像的小安安,林北辰心裡的計劃,開始逐漸完善。

如果真的可以做成的話,那不但可以治好安安的病,且這母女兩人未來的生計,就有辦法一勞永逸地解決了。

第九百六十六章 燃燒中的白雲城第九百四十六章 辛秘第五百六十五章 又來了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我最恨兩種人第八百七十九章 進入了高潮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大豐收第五百五十二章 直接折現吧第三百八十二章 簡直丟劍道宗師的臉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災禍和希望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義無反顧第二百零一章 家庭作業第九百九十一章 刑天狀態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有顏色的會面第九百三十二章 挺胸而出第八百七十八章 他還好嗎?第六百四十章 到底是誰秀了誰?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 他有我大嗎?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報仇第九章 我只好攤牌了第二百二十四章 區區五鼎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銀塵星路第六百三十一章 怎麼會是他?第七十八章 我還會再回來的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罪業在你身第一百九十五章 我是講道理的人嗎第八百零六章 我不愛玄石第九百五十三章 先忽悠瘸了第一千零壹拾伍章 平A流強者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決賽日第六百七十三章 下面沒有很難治第一百九十九章 到付金幣500枚第一百五十三章 水環第六百八十二章 心理建設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 來頭有點大第一百八十九章 我是雲夢城第一天才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生孩子也是可以的第四百四十章 霸氣師孃第一千五百零四章 境界狂飆第八百五十六章 都是殭屍粉?第三百一十九章 神眷者?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年輕人不講武德第一百章 卑鄙無恥林北辰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奪天之戰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烈焰滔滔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可怕的忠誠度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冥氚太太第九十七章 來自於報告的科普第十三章 林北辰很帥第四十八章 你別忘了我可是一個渣男第九百二十章 白豬騎士第十三章 林北辰很帥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林北辰無敵了第二百零七章 果然是你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神界大變局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 宿命之戰第二百八十二章 第一戰第六百二十二章 被洗腦了?第七百三十九章 吃瓜吃到自己的身上第八百二十八章,腿擡高點,左右分開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讓他們來收屍第一百七十六章 摩雲崖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又見面了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一死一傷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希望那時你還活着第五百零二章 南無加特林菩薩第二百九十九章 有種放學別走第五百章 機會我已經給他了第五百五十九章 被扒光了的騎士第七百二十二章 你在教我做事?第五百四十六章 半步天人拓跋吹雪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大財主第一百零四章 萬靈寂滅命格第四百四十三章 用劍砍才爽第一百九十七章 林同學真幽默第六百二十二章 被洗腦了?第二百四十三章 總覺得缺少了什麼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是啊,我承認了第一千三百零一章 主神隕落(2)第六百五十六章 林大少急眼了第九百九十八章 借豬一用第三百八十二章 簡直丟劍道宗師的臉第六百三十一章 怎麼會是他?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暴虐衛名臣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審判大會?第二百六十六章 這不是逼我犯罪嗎?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銀塵星路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 抽風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開箱第九百二十六章 劍雪無名回來了第劉百五十二章 劍在手,問天下誰是英雄第三百五十三章 笑紅塵第九百九十章 力量投影第四百七十一章 北辰哥哥想要什麼樣的姿勢第一百零一章 一絲絲的改觀第七百九十一章 請朱公子先結尾款第八百八十四章 五戰皆由我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天公子第九百四十章 大逆轉第二百八十四章 火翼狼號第二百八十四章 火翼狼號
第九百六十六章 燃燒中的白雲城第九百四十六章 辛秘第五百六十五章 又來了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我最恨兩種人第八百七十九章 進入了高潮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大豐收第五百五十二章 直接折現吧第三百八十二章 簡直丟劍道宗師的臉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災禍和希望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義無反顧第二百零一章 家庭作業第九百九十一章 刑天狀態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有顏色的會面第九百三十二章 挺胸而出第八百七十八章 他還好嗎?第六百四十章 到底是誰秀了誰?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 他有我大嗎?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報仇第九章 我只好攤牌了第二百二十四章 區區五鼎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銀塵星路第六百三十一章 怎麼會是他?第七十八章 我還會再回來的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罪業在你身第一百九十五章 我是講道理的人嗎第八百零六章 我不愛玄石第九百五十三章 先忽悠瘸了第一千零壹拾伍章 平A流強者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決賽日第六百七十三章 下面沒有很難治第一百九十九章 到付金幣500枚第一百五十三章 水環第六百八十二章 心理建設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 來頭有點大第一百八十九章 我是雲夢城第一天才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生孩子也是可以的第四百四十章 霸氣師孃第一千五百零四章 境界狂飆第八百五十六章 都是殭屍粉?第三百一十九章 神眷者?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年輕人不講武德第一百章 卑鄙無恥林北辰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奪天之戰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烈焰滔滔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可怕的忠誠度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冥氚太太第九十七章 來自於報告的科普第十三章 林北辰很帥第四十八章 你別忘了我可是一個渣男第九百二十章 白豬騎士第十三章 林北辰很帥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林北辰無敵了第二百零七章 果然是你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神界大變局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 宿命之戰第二百八十二章 第一戰第六百二十二章 被洗腦了?第七百三十九章 吃瓜吃到自己的身上第八百二十八章,腿擡高點,左右分開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讓他們來收屍第一百七十六章 摩雲崖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又見面了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一死一傷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希望那時你還活着第五百零二章 南無加特林菩薩第二百九十九章 有種放學別走第五百章 機會我已經給他了第五百五十九章 被扒光了的騎士第七百二十二章 你在教我做事?第五百四十六章 半步天人拓跋吹雪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大財主第一百零四章 萬靈寂滅命格第四百四十三章 用劍砍才爽第一百九十七章 林同學真幽默第六百二十二章 被洗腦了?第二百四十三章 總覺得缺少了什麼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是啊,我承認了第一千三百零一章 主神隕落(2)第六百五十六章 林大少急眼了第九百九十八章 借豬一用第三百八十二章 簡直丟劍道宗師的臉第六百三十一章 怎麼會是他?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暴虐衛名臣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審判大會?第二百六十六章 這不是逼我犯罪嗎?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銀塵星路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 抽風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開箱第九百二十六章 劍雪無名回來了第劉百五十二章 劍在手,問天下誰是英雄第三百五十三章 笑紅塵第九百九十章 力量投影第四百七十一章 北辰哥哥想要什麼樣的姿勢第一百零一章 一絲絲的改觀第七百九十一章 請朱公子先結尾款第八百八十四章 五戰皆由我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天公子第九百四十章 大逆轉第二百八十四章 火翼狼號第二百八十四章 火翼狼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