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禽獸,還是禽獸不如?

美麗的事物總是容易讓人心情愉悅。

而美麗的人,功效翻倍。

“沒有需要你做的了。”

林北辰擺擺手,大大方方地道:“回去繼續上班吧。”

“啊?”

這回答和青蕾想象中完全不一樣。

之前她還以爲林北辰剛纔的直接離開,是欲擒故縱。

所以她就故意讓林北辰得逞,跟了上來。

沒想到都到這份上了,林北辰竟還是沒有任何的要求。

“可是,我……”

青蕾支支吾吾,心裡有很多想法,卻不知道該如何表達出來。

“怎麼?難道你想賴上我?”

林北辰一臉震驚地道:“我好心好意幫你,你莫非竟然貪圖我的美色,對我有了非分之想?你這是恩將仇報啊。”

青蕾的白皙鵝蛋臉,一下子更紅了。

像是火燒一樣,渲出一層層的紅暈。

“不是,我……”

她連連擺手,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了。

“哈哈哈哈……”

林北辰大笑了起來。

故意逗一逗這小少婦,挺有意思的。

“你是不是要說,想報答我?”

他收起玩笑之心問道。

“既然這樣的話,那你陪我買點兒東西吧,我想要在這裡逛一逛,給朋友買點兒小禮物。”

青蕾頓時如釋重負。

嬌俏清豔的鵝蛋臉上,寫滿了歡喜,點頭道:“好呢,客人想要買什麼呢?整個魔淵第四層中轉站大廳的店鋪,我都很熟呢。”

說到這裡,她故作輕鬆地搬了個鬼臉,道:“我還可以幫客人講價哦,我殺價超厲害的。”

“看出來了。”

林北辰忍不住又調侃她,道:“今天殺了我一萬多點信仰值。”

美麗小少婦瞬間又臉紅了,小聲地辯解道:“那是我實在沒有辦法給更高價了……”

兩人一前一後走着。

林北辰回頭看了她一眼,奇怪地道:“走後面幹什麼?幫我殺價,不是得肩並肩一起走嗎?”

“哦,好的。”

小少婦青蕾這才連忙小心翼翼地跟上來。

林北辰想了想,突然腦子裡冒出一個念頭——

我這一身黑甲,是九十八號神殿的香顏祭司送的,萬一這個饞我身子的祭司,一時興起回到這裡,看到我帶着一個千嬌百媚的小少婦一起逛街……

會不會出問題?

雖然林大少覺得自己光明正大問心無愧,但萬一產生一些不必要的衝突……

emmmm……

一個優秀海王的自我修養,讓他意識到,越是這種小事情,越是不能大意,必須防微杜漸,做兩手準備。

“你知道這邊哪裡有售賣衣甲的店鋪嗎?”

他問道。

還是先換一身衣服再說吧。

“這邊最好的甲冑成衣店,是大荒神族的【金玉成衣】,有整個大荒神城最流行的款式最好的甲衣,其次是香取神系的【聞香閣】百年老店……”

小少婦如數家珍地道。

“貴嗎?”

林北辰一針見血地問道。

“對於您這樣的大人物來說,一點也不貴……”鵝蛋臉小少婦道。

“別。我可不是什麼大人物。”

林北辰毫不遮掩地道:“找一家中等衣甲殿吧。”

鵝蛋臉紅衣小少婦一怔。

她覺得林北辰又在故意逗自己了。

不過,對於他來說,勤儉的男人,起碼比奢華無度更加容易產生好感。

於是她帶着林北辰,來到了一家名爲‘老蔡家裁縫店’的中轉站邊緣小鋪子。

神界竟然也有裁縫?

嘿,有趣了嘿。

“這家店的也是中轉站的百年老店了,店主手藝特別好,物美價廉……”

站在古舊破爛的店門口,鵝蛋臉大長腿小少婦有點兒心虛地解釋,生怕林北辰見怪或者是嫌棄。

林北辰笑了笑,邁步進入。

片刻後,他挑選了一套白色的獸皮輕甲,從頭到腳遮蓋齊全,同樣是帶着內襯、襯衣、還贈送了一張白色的貼臉獸皮火焰紋面具。

“這下子,就算是香顏祭司再來,也不會直接從衣着上就認出來我了,嘿嘿,我真是極致的一匹。”

林北辰很得意。

從一身黑換到一身白,他整個人散發出的氣質,也發生了明顯的變化,彷彿從一尊陰影中的刺客變成了光明之中行走的劍客。

這從鵝蛋臉大長腿小少婦發怔的表情中就可以看出來。

雖然遮住了臉,但林北辰身爲東道真洲第一美男子,就算是不要臉,身高、身材比例也是完美的,被白色的獸皮輕甲一襯托,越發俊逸不凡。

小少婦看的俏臉紅暈,這才收回目光。

“你要不要也買一兩件衣服?”

林北辰帶着火焰紋獸皮貼臉面具,隨口問道。

“啊,不不不……”

大長腿小少婦連連擺手。

她的錢,可不能浪費到這些方面去。

林北辰哦了一聲,沒有提‘我給你買’之類的字眼。

wωw ●т tκa n ●c○

這不符合他的人設。

也不符合他的逼格追求。

身爲美男子,向來只有他白嫖別人。

接下來,兩人在各個流動小攤之間轉來轉去。

林北辰喜歡這種充滿了煙火市儈氣息的地方。

這裡有一種讓他恍惚間回到了地球菜市場的熟悉感覺。

於是他開始掃貨。

左右都是一些小玩意,消耗不了多少錢。

不得不承認,女人在砍價方面,通常都是天賦異稟。

尤其是在這種價格虛高的流動攤點上,小少婦每次都可以幫助林北辰以初始報價三分之一左右的價格,將他選中的貨物拿下。

“我聽別人說,你還有個女兒?”

林北辰一邊掃貨,一邊隨口問道。

青蕾的面色,微微一黯,道:“是的,她今年三歲,和我相依爲命。”

“你男人呢?”

林北辰隨口問道。

“死了。”

青蕾的聲音裡,帶着一絲罕見的冰冷和恨意。

“嗯?怎麼死的?”

林北辰蹲在一個買古董的小攤前,眼睛隨意打量,拿起一塊破碎的三臂惡鬼臉神像,顛了顛,還挺沉。

青蕾看了一眼林北辰的背影,思緒回到現實,猛然掙脫了負面情緒,收束心神,語氣又平靜了下來,彷彿是在講述別人的故事,道:“他和別的女人走了,不但拋棄了我,就連自己重病的女兒都不管不問,所以我當他是死了。”

咦?

林北辰心中一動。

有故事啊。

“我想,你男人一定很帥,也很有本事。”

林北辰道。

青蕾下意識地道:“你怎麼知道?”

說完,立刻就明白,自己好像是說錯話了。

怎麼可以在別男人的面前,說別的男人又帥又有才華。

“老闆,這個東西怎麼賣?”

林北辰的注意力集中到眼前的生意上,將手中的三臂惡鬼雕塑亮了亮,擡頭問渾身都罩在黑袍之中的小攤主。

“三萬信仰值。”

攤主全身上下,就一雙眼睛露在黑袍外,看不出請年齡,也分不出男女,聲音嘶啞,但顯然是故意裝出來的。

林北辰將這黑色的三臂惡鬼雕塑丟回去,起身準備就走。

“哎,等等。”

攤主聲音有點兒着急了,道:“你可以還價嘛。”

“我怕我還價了,你會急眼。”

林北辰攤手道。

“沒事,你放心大膽地還價,做生意都是有商有量的嘛。”攤主道。

“八十信仰值。”

林北辰一刀砍下來直接飆血了。

攤主很乾脆:“賣。”

臥槽?

林北辰當場就驚了。

這狗日的,雖然是流動黑攤點,但也太狗了。

想了想,他也沒有再說什麼,亮出麒麟三代超導晶體,準備付錢劃賬。

“啊,客人,請等等。”

鵝蛋臉小少婦連忙出聲提醒。

Wшw☢тtkan☢¢○ 她剛纔自覺說錯了話,惹得林北辰不開心,尤其是林北辰不和他說話了,心中正是惴惴,忘記了行使自己殺價的職責,眼見林北辰當真要買這個三臂惡鬼雕塑,連忙道:“客人,這雕塑都是不值錢的玩意兒,您別上當了……”

話音未落。

攤主不樂意了:“小姑娘,不懂就不要亂說話哦,我這一尊異神鵰塑,乃是在大荒神城的迷霧區域探索所得,年代久遠,不是凡物。”

小少婦青蕾也不和攤主分辨,而是對着林北辰,連連搖頭示意他別上當。

林北辰沒有理會她,直接劃賬八十信仰值,將這黑色的三臂惡鬼雕塑買了下來。

離開了小攤,小少婦青蕾臉上的表情,越發惴惴不安了。

“你……是不是生氣了?”

她聲音軟糯清甜地道。

“啊?爲什麼要生氣。”

林北辰把玩着手中的黑色三臂惡鬼雕塑,隨口反問道。

“我不該在你的面前,提他。”

小少婦怯生生地反思着自己的錯誤。

林北辰一怔,笑道:“你說這樣的話……莫非覺得現在我是你的男人了?”

小少婦羞怯委屈地低下了頭。

她都一反常態,表現的如此主動了,難道還不能說明問題嗎?

還是說,這個年輕人,根本就沒有選中自己,只是在隨便遊戲人間調侃自己?

“呦呵,還委屈了。”

林北辰笑嘻嘻地道:“你知道我是什麼人嗎?知道我叫什麼名字嗎?”

小少婦擡頭,大眼睛清亮,道:“是啊,奴家還未問客人的名字呢。”

林北辰道:“我姓相。”

“姓向?”

小少婦腦海裡回憶了一下,大荒神城中各大主要神系的眷族戰士中,似乎並沒有是姓向的主流大族,不由地道:“很稀少的姓氏呢。”

“是啊,我姓相,單名一個公字。”

林北辰一本正經地道。

“原來是相公……”

小少婦下意識地念出兩個字。

然後瞬間就覺得不對了。

下意識地跺了跺腳,白皙的鵝蛋臉上瞬間又爬滿了紅暈,只覺得雙頰霞飛,心裡又是害羞,又是好氣。

被這個傢伙調戲了。

林北辰笑了笑,邊走邊把玩手中的黑色三臂惡鬼雕塑。

胡亂花錢不是他的做事風格。

之所以用八十點信仰值,將這尊巴掌大小的黑色三臂惡鬼雕塑買下來,是因爲他剛纔用手機裡的【智慧識物】APP拍了一下這玩意。

結果讓他大爲驚訝。

識物結果顯示,這尊故舊破碎的雕塑,竟然有三萬年的歷史,而且如那攤主所說,的確是一種名爲【夜羅剎】的‘異神’的塑像,並非是什麼無名惡鬼。

【智慧識物】APP的辨識結果還提示,這尊雕像中,還隱藏着一種紅色感嘆號類型的秘密。

一定是走運撿漏了。

林北辰仔細地把玩着黑色三臂惡鬼雕塑,但怎麼也沒辦法發現其中的奧秘。

他陷入沉思,一時之間有些沉默。

小少婦見林北辰又沉默下來,猶豫了一下,開口問道:“客人,你爲什麼一直都要戴着面具呢?”

林北辰從沉思中回過神來,看向她那張嬌豔絕美的鵝蛋臉,心中一動,惡趣味又滋生出來,道:“因爲我這張臉,能殺人。”

“啊?”

小少婦顯然不能理解話中的意思。

林北辰緩緩地湊近了,略微彎腰,將氣息都噴吐在小少婦的臉上,道:“因爲它太帥了,男人看到它,會被嫉妒殺死,女人看到它,會被慾望殺死。”

小少婦下意識地後退了兩步,躲開林北辰的吐息,咯咯咯地笑了起來,道:“騙人,我不信。”

“不信就對了。”

林北辰挺直身軀,道:“其實是因爲太醜了……我怕嚇到別人,我是一個追求完美的人,但可惜被人毀容,一張臉五官盡沒,我不想別人看到不完美的我,所以只好戴上面具。”

說完,還戲精附體一般地嘆息了一聲。

小少婦一下子就信了。

不是因爲最後的這一聲嘆息。

而是因爲第二個解釋比第一個解釋更加靠譜,更加合理。

“你也不要太難過……”

長腿大胸小少婦柔聲地道:“其實對於你們男人來說,只要實力足夠強大,地位足夠高,財富足夠廣,容貌並不重要。”

林北辰敷衍地點點頭,道:“謝謝你安慰我。”

心裡卻在暗罵:淦哦。

爲什麼不相信我是帥的不想見人?

爲什麼這個世界上,人們總是願意相信謊言,而不願意相信真相呢。

看到他敷衍的樣子,小少婦湊近了,道:“我……我說的都是真的,像是客人你這樣的修爲和地位,在這大荒神城中,只怕是有無數的美貌女子、驚豔花朵願意委身與你呢,相貌根本不重要的。”

看她說的煞有介事,林北辰笑了笑,道:“是嗎?那這無數的美貌女子中,包括你嗎?”

“啊,這……”

小少婦青蕾頓時大羞,又後退了一步,道:“奴家……奴家只是一個平平無奇的普通婦人,而且已經不是完璧之身,豈能配得上客人這樣身份尊貴的大人。”

林北辰再度戲精上身地嘆氣,無線惆悵失望地道:“你看,我就知道,你只是安慰我而已,童話裡都是騙人的。”

“可是……我……”

林北辰心裡也微微地顫動了一下。

只是,林大少也不是那種隨便的人。

否則,與那曹賊何異?

“對了,我還聽說,你女兒生病了?”

林北辰趕緊岔開話題。

說起女兒,小少婦臉上的光彩爲之一黯,低下了頭,道:“是的,她染上了流傳神界的絕症【花痕】,需要大荒神殿派發下來的神藥【玲瓏解】才能維持生命,只是這種藥,實在是太貴了……”

【花痕】是流傳於神界的一種不治之症。

據說身患【花痕】絕症的人,先是額頭皮膚表面會浮現出一朵鮮豔的彩色小花,好像是從身體里長出來一朵鮮花一般,且隨着時間的流逝,除了額頭之外的其他位置,也都會浮現出花瓣形狀,猶如刺青,一直等到全身上下所有的肌膚上長滿花瓣,整個人的精氣神都會枯萎,好像是被花朵吸乾了身體的全部的血肉一樣,死於非命。

林北辰也聽說過這種絕症。

傳聞是十幾年之前,突然冒出來的一種絕症。

無藥可解。

它的染病原因、發病機制都不明。

十幾年以來,死於這種疾病的神靈,數不勝數。

傳聞連神靈都會染上這種病。

而至今爲止,也只有大荒神殿對外售賣的一種叫做【玲瓏解】的神藥,可以拖延和緩解症狀,卻不能根治。

可以想象,這種【玲瓏解】何等稀奇珍貴?

像是小少婦這樣的出身和家境,想要一直都用這種藥維持女兒的生命,就算是砸鍋賣鐵也都難以維持。

“【花痕】的話……”

林北辰也不知道怎麼安慰小少婦了。

倒是青蕾自己,頗爲看得開,將這些煩心拋開,道:“對了,其實你毀容了也不必絕望,這個世界上,又不是沒有治療毀容的藥。”

嗯?

林北辰驚訝地看向她,道:“有可以治療毀容的藥?”

青蕾連連點頭,道:“就我自己知道的信息,七大主戰神系之中,【青木神系】的諸神殿中,有一種叫做【木靈之心】的神藥,可以讓被毀容的人,恢復容顏,且能青春永駐呢。”

“當真?”

林北辰激動了起來。

這麼說來,嶽紅香的毀容之殤,豈不是有救了。

“是真的。”

看到林北辰這麼激動,青蕾更加相信他是被毀容了所以才一直待着面具,於是無比肯定地道:“魔源齋的老掌櫃曾經親口對我說過的。”

老掌櫃德高望重,是一位素有德望的老眷族,當初在魔淵第四層中轉站魔源齋時,對青蕾極爲照顧,也是因爲這個原因,青蕾才能積攢下來一些財富,讓女兒在【花痕】絕症的侵擾之下利用【玲瓏解】活下來。

後來老掌櫃調走,蓋四野成爲了駐店大掌櫃,處處針對她,纔將這個小少婦逼到了絕境。

青木神系的神藥【木靈之心】嗎?

林北辰牢牢記住這個名字。

他又問道:“這個【木靈之心】很貴?”

青蕾略微回憶了一下,道:“老掌櫃似乎說過,青木神殿曾經出售過一顆【木靈之心】,價格好像是十萬神石。”

嘶。

林北辰倒吸了一口涼皮。

十萬神石?

十萬乘以一萬是多少?

十億信仰值?

好貴。

簡直是天文數字。

自己兩輩子都沒有見過這麼龐大的數額。

他當即清點清算了一下自己的資金。

然後在心裡,寫了一個大大的‘窮’字。

今天才剛剛賺七十四萬左右的信仰值,本以爲自己已經是個‘富人’了,沒想到在這些頂級大神殿面前,還窮的有些可憐。

但是,不管如何,一定要搞到【木靈之心】。

這是他對嶽紅香的承諾。

當初,要不是嶽紅香在北荒山救他一命,如今他只怕是早就已經死在了那些墮落武士的手中,哪裡能有今日?

所謂滴水之恩,當以涌泉相報。

十億點信仰值,必須想辦法湊齊。

必須在魔淵中瘋狂獵殺深淵魔獸了。

只是,第四層的獵殺效率顯然是太低了。

必須去第五層,乃至於第六層,去獵殺那些更加值錢的深淵魔獸,才能加快賺錢效率。

只是,深層魔淵中,到底什麼魔獸才值錢呢?

之前的【魔淵冒險者指導手冊加料版】,只包含第四層的內容,並不完整。

他心中琢磨着……

這時,就聽小少婦青蕾又道:“客人,前面就是中轉站比較有名的酒館【小寐樓】,爲了感謝客人您今天對我的幫助,我請您在吃頓便餐吧,還請您賞臉哦。”

“哦?小妹樓?”

這名字也太俗了吧。

裡面有很多小妹陪酒嗎?

林北辰一擡頭,果然看到了一座淺綠色的酒樓,是從石壁上挖出來的石樓,猶如敦煌莫高窟的石窟一般,奇特而又瑰麗,造型不俗。

只是大門口牌匾上三個大字,分明是‘小寐樓’。

原來是聽錯了呀。

林大少當即不動聲色,彷彿一切都沒有發生。

同時,以他資深敗家子的超高修行,一眼就看出,這裡是消費不低的銷金窟。

所以說,小少婦這是想要請吃頓好的,來報答自己?

他心中一動,點頭答應,道:“好。”

正好趁此機會,向小少婦諮詢一下更深層魔淵中的情況。

兩人來到【小寐樓】外,立刻就有半貓人店小二迎了上來。

“喵,兩位有預定嗎?”

黑白雙色起司貓一樣的半貓人,只有一米多高,性別特徵爲女,眼眸清澈猶如星泉,穿着黑白色的裙子,卡通般萌化了的形象,聲音悅耳,帶着貓咪撒嬌般的輕柔。

臥槽。

貓娘?

神界還有這樣的物種?

林北辰開了眼界。

“沒有,我們……”看了一眼林北辰,小少婦青蕾略微猶豫,好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一樣,道:“我們訂一間二樓的包廂。”

“咪啾,二樓包間嗎?太好啦。”

半貓人跳了起來,宛如裝進了銀河星系的眼眸星光璀璨,開心地在前面領路,道:“喵嗚, 兩位貴客請隨我來。”

【小寐樓】的消費不低。

二樓包間的消費更高。

包間裡面,典雅質樸,是通體從石壁上挖鑿出來的房間,除了吃飯的桌椅之外,房間裡還有一個雕工精緻美觀的鏤空白玉石獵獸圖屏風。

獵獸圖屏風後面,則是一個面積不小的大套間。

裡面有一張石牀。

一個造型奇怪的石椅。

一個長兩米,寬一米五,深一米的溫泉池。

林北辰站在套間的門口,突然覺得這場面似曾相識,氣氛陡然變得曖昧了起來。

怎麼感覺自己好像是被帶着開房來了?

這娘們,終於忍不住要對自己下手了嗎?

點完了菜的青蕾,從林北辰奇怪的目光中,感應到了什麼,紅着臉一低頭,詳細地解釋道:“魔淵永遠都是最危險的地方,冒險者與無盡的深淵魔獸戰鬥,遊走在生與死之間,在刀光劍影中浴血跳舞,神經時刻緊繃,結束了長期的戰鬥之後,需要有一個地方小寐,放鬆一下,所以這裡才叫小寐樓,套間裡的牀是用來休息調息的,溫泉之水具有療傷止痛,寧息靜氣的作用,都是提供給冒險者恢復精力的。”

“哦,原來如此。”

林北辰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完全可以理解。

緊繃了太長的時間,需要發泄和放鬆。

一張一弛,文武之道嘛。

很快,貓娘侍女端着酒菜來到包間裡。

香味撲鼻。

小少婦給林北辰倒上一杯酒,解釋道:“小寐樓的食材,都是來自於魔淵中,以魔淵植物和魔獸肉爲主,具有大補之效,可以刺激戰士氣血,提供大量的精氣,彌補戰鬥的損耗,尤其是他們招牌菜【蛛腿三吃】、【沸血掘地獸烤腿】以及【青鸞蛋羹】這三樣,每日都是限量供應,補身效果奇佳。”

林北辰好奇地道:“你經常來這裡?”

小少婦搖搖頭,道:“很久以前倒是常來,這三年以來,是第一次。”

林北辰隱約明白了什麼。

他也不客氣,一邊吃菜,一邊詢問關於更深層魔淵的深淵魔獸作價問題。

“這個很難一口氣說清楚。”

小少婦想了想,道:“這樣吧,過一會兒,我去幫你買第五層、第六層的【魔淵冒險者手冊指南】,你看完指南,就知道了。”

“那就多謝了。”

林北辰舉起酒杯,道:“來,爲我們今天的合作,碰一杯。”

小少婦沒有推辭,舉杯和林北辰碰杯,然後以手掩口,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席間,林北辰一直髮問,將心中許多不解之處,全部都問了出來。

小少婦也絲毫沒有質疑他爲何連許多常識性的事情都不知道,一一解答。

倒也算是賓主盡歡。

不知不覺,兩人就已經喝了四瓶【小寐樓】的特產佳釀‘平生大夢誰先覺’美酒。

酒到酣處,心情放飛。

“客人在魔淵中廝殺勞累,不如讓奴家爲您按摩敲打,推拿筋骨如何?奴家懂得一套‘搬山運氣按摩之術’,很有效果的。”

不等林北辰答應,就直接站在了他的身後,一雙雪白柔荑按在他的肩頸處,緩緩地拿捏推揉了起來。

林北辰也就眯着眼睛,享受了起來。

青蕾的手法,相當之高明。

比芊芊、倩倩厲害了許多。

林北辰緩緩地吐出一口濁氣,低聲道:“可以了,不必如此。”

青蕾將手掌抽離,沉默片刻,道:“我有點兒熱……”

靠。

這是什麼虎狼之詞。

林北辰當下心中一蕩。

大兄弟有起義的趨勢。

“我去裡面洗一洗。”

小少婦青蕾轉身,朝着‘獵獸圖’屏風後面的大套間走去。

咕嚕。

林北辰嚥了一口口水。

靠。

又是虎狼之詞。

這段劇情,他很熟悉啊。

不會是仙人跳吧?

不應該。

林北辰只覺得身體裡的氣血不斷地沸騰,原始的慾望不斷地飆升,漸漸有不受控制的趨勢。

不對。

他晃了晃腦袋。

我好像過於敏感了。

到底是……

就在這時——

“呀……”

套間裡傳來驚呼聲。

林北辰站起身,道:“怎麼了?”

“我……不小心滑倒了,客人……能扶我一下嗎?”

林北辰不知不覺,就來到了套間中。

林北辰又吞了一口唾沫。

“我……”

他剛說了一個字。

第四百九十九章 黃金劍骨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人命如泥第二百二十八章 熱度很高第一百零五章 擴招?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是你太蠢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二十四條血脈道第一百六十八章 等等,劇情不對啊第六百零八章 弱的離譜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叛亂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 抽風第二百五十九章 最不想看到的對局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奪天之戰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我會報答你的第一千四百零八章 進入星路第二百九十五章 夜未央的疑惑第一百三十一章 今日 又拔劍第八百零三章 陛下你再好好想一想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大豐收第八百零一章 這個師父不靠譜第一千五百五十四章 傳說中的王霸之氣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章 唯手熟爾第一百二十三章 還要不要臉?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一病不起劍逍遙第八百二十七章 KEEP的新任務第二十一章 特別觀察員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強勢碾壓第九十一章 真他孃的瀟灑第二百八十二章 第一戰第三百三十一章 幹他一票大的第九百九十一章 刑天狀態第四百一十章 劍一初現威第一千四百六十章 終成領主第一百七十九章 藝多不壓身第七百二十四章 葛無憂第劉百五十二章 劍在手,問天下誰是英雄第七章 我的名字裡帶着一個忠字第三十章 寒蟒七幻劍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猛將兄太猛了第三十七章 戰木心月(1)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六大罪第八百一十九章 不會飛第四百一十四章 天上掉餡餅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騎臉輸出第一千零八章 初到神界第三百九十八章 都腫了第七百七十六章 絕對實力第四百一十四章 天上掉餡餅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少年的掌心滾燙第六百一十二章 皇子殿下脖子怎麼歪了第五百六十七章 你知道的太多了第一千一百二十把章 我,林北辰,打錢第一百三十一章 今日 又拔劍第六百五十三章 假裝能看懂第一百零四章 都在惦記第四百九十四章 我還是充值那個少年……第九百三十三章 一戰成名(求訂閱)第七百七十二章 事情不簡單啊第三百五十四章 翻臉不認人第九十八章 林北辰的自省第四百三十四章 房子塌了第三百一十六章 我還是一個孩子啊…第六百四十七章 散財童子林北辰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天地根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不會是她吧第四百五十七章 禁忌的力量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壓箱底的絕招第六百八十八章 交替上升第六百九十二章 帝都來人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弒神第九十八章 林北辰的自省第一千一百二十把章 我,林北辰,打錢第九百九十五章 但也很討厭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搶手的【罪途】第三十八章 戰木心月(2)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事情鬧大了第十三章 林北辰很帥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開箱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大豐收第二百二十七章 力量之戰的落幕第三百八十章 奇怪的暗器第九百九十四章 斬殺第七百章 好事成雙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聯盟第三百九十四章 你看不起我們?第四百七十五章 南林北衛之局已成第七百四十六章 有銀賊第六百二十二章 被洗腦了?第七百零六章 赴京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照見一瞬的未來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我的名字叫王忠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真氣魔氣雙領主第七十二章 這操作太騷了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刺殺第五百九十七章 北辰黑料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阿拉丁狗女神第三百七十四章 心有靈犀第四百零八章 撿漏了第二十八章 渣男後援團第五百零一章 剛纔發生了什麼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渣男去死吧
第四百九十九章 黃金劍骨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人命如泥第二百二十八章 熱度很高第一百零五章 擴招?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是你太蠢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二十四條血脈道第一百六十八章 等等,劇情不對啊第六百零八章 弱的離譜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叛亂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 抽風第二百五十九章 最不想看到的對局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奪天之戰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我會報答你的第一千四百零八章 進入星路第二百九十五章 夜未央的疑惑第一百三十一章 今日 又拔劍第八百零三章 陛下你再好好想一想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大豐收第八百零一章 這個師父不靠譜第一千五百五十四章 傳說中的王霸之氣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章 唯手熟爾第一百二十三章 還要不要臉?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一病不起劍逍遙第八百二十七章 KEEP的新任務第二十一章 特別觀察員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強勢碾壓第九十一章 真他孃的瀟灑第二百八十二章 第一戰第三百三十一章 幹他一票大的第九百九十一章 刑天狀態第四百一十章 劍一初現威第一千四百六十章 終成領主第一百七十九章 藝多不壓身第七百二十四章 葛無憂第劉百五十二章 劍在手,問天下誰是英雄第七章 我的名字裡帶着一個忠字第三十章 寒蟒七幻劍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猛將兄太猛了第三十七章 戰木心月(1)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六大罪第八百一十九章 不會飛第四百一十四章 天上掉餡餅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騎臉輸出第一千零八章 初到神界第三百九十八章 都腫了第七百七十六章 絕對實力第四百一十四章 天上掉餡餅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少年的掌心滾燙第六百一十二章 皇子殿下脖子怎麼歪了第五百六十七章 你知道的太多了第一千一百二十把章 我,林北辰,打錢第一百三十一章 今日 又拔劍第六百五十三章 假裝能看懂第一百零四章 都在惦記第四百九十四章 我還是充值那個少年……第九百三十三章 一戰成名(求訂閱)第七百七十二章 事情不簡單啊第三百五十四章 翻臉不認人第九十八章 林北辰的自省第四百三十四章 房子塌了第三百一十六章 我還是一個孩子啊…第六百四十七章 散財童子林北辰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天地根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不會是她吧第四百五十七章 禁忌的力量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壓箱底的絕招第六百八十八章 交替上升第六百九十二章 帝都來人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弒神第九十八章 林北辰的自省第一千一百二十把章 我,林北辰,打錢第九百九十五章 但也很討厭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搶手的【罪途】第三十八章 戰木心月(2)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事情鬧大了第十三章 林北辰很帥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開箱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大豐收第二百二十七章 力量之戰的落幕第三百八十章 奇怪的暗器第九百九十四章 斬殺第七百章 好事成雙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聯盟第三百九十四章 你看不起我們?第四百七十五章 南林北衛之局已成第七百四十六章 有銀賊第六百二十二章 被洗腦了?第七百零六章 赴京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照見一瞬的未來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我的名字叫王忠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真氣魔氣雙領主第七十二章 這操作太騷了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刺殺第五百九十七章 北辰黑料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阿拉丁狗女神第三百七十四章 心有靈犀第四百零八章 撿漏了第二十八章 渣男後援團第五百零一章 剛纔發生了什麼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渣男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