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美麗的小少婦

“哦,什麼要求,客人請儘管說。”

蓋四野的臉上,堆滿了笑容。

他現在還沒有弄清楚林北辰的底細,所以非常的客氣,沒有任何怠慢。

畢竟一口氣拿出這麼多的深淵魔獸的屍骸和獸源,對於【魔源齋】來說,也是絕對的大客戶了。

不能輕易得罪。

林北辰好整以暇地道:“我的要求很簡單,必須是白裙導購青蕾,來與我對接。”

“什麼?”

蓋四野臉上的笑容,逐漸凝固。

他萬萬沒想到,竟然是這樣一個條件。

筱姿燃也呆了呆,旋即心中大急。

換了人的話,她這一筆堪比半年收入的提成,可就徹底廢了。

她撩了撩頭髮,彰顯自己的魅力,雙手捧胸一臉委屈巴巴地道:“客人,可是剛纔奴家有什麼招待不週的地方?您打我罵我,怎麼樣都可以,千萬不要換人呀,奴家可是醉倒在了您的眼眸中呢,客人儘管提條件,奴家可以爲客人做任何事情呢。”

‘任何’兩個字,依舊咬得很緊。

但這一次,林北辰不吃這一套了。

他喜歡吃野味。

但不喜歡給別人涮鍋。

他喜歡做騎士。

但不喜歡騎共享單車。

林北辰豎起中指,揉了揉眉心,道:“可是你身上的狐騷太沖了,我聞着有點兒噁心。”

筱姿燃表情一僵。

這還是第一次有人這麼赤裸裸地罵她。

“客人……”

不愧是經過了千錘百煉的採購主管,筱姿燃心中縱然怒到了極點,臉上卻依舊掛着楚楚可憐的表情,道:“客人是嫌我剛纔怠慢了嗎?你聽我解釋……”

“我不聽我不聽我不聽。”

林北辰張嘴就是經典臺詞,又一擡手,道:“你給我滾。”

筱姿燃眼見林北辰是王八吃秤砣鐵了心,只好驚怒交加地看向蓋四野。

後者面色微沉,一時也弄不清楚,爲什麼林北辰突然會改變主意。

不讓筱姿燃對接,問題不大。

讓青蕾來對接,問題很大。

讓這個小美人對接的話,那自己這幾個月以來,辛辛苦苦佈置的陷阱牢網,豈不是完全白費了?

以後再想要拿捏青蕾,那可就難上加難了。

“客人如果不滿意筱主管的服務,我們可以換其他採購,請放心,我們這裡……”

蓋四野決定迂迴嘗試。

“你他媽的聾了嗎?”

林北辰根本不給面子,道:“我只和白裙採購青蕾對接,其他人一概不認,你不答應,那我就換一家店。”

這時,周圍的吃瓜羣衆們,也都有意無意地圍了過來。

蓋四野被罵的有點兒臉上掛不住了。

但他也不能發怒。

眼前這一筆大宗貨物,如果真的是在自己的手裡‘煮熟的鴨子飛了’,那事後【礦石之主】神殿的高層追問下來,縱然自己是駐店大掌櫃,到時候也得吃不了兜着走。

思前想後,蓋四野只好咬牙切齒地讓人去找青蕾。

片刻後。

白裙導購青蕾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來到了前院。

被逼入絕境的她,本已經打算將心一橫,從了蓋四野,就當是被鬼壓牀。

只要是能夠保住工作拿到錢,保住女兒的命,身爲母親的自己,還有什麼是不可以放棄的呢?

她在後院洗漱完畢後,就一直安靜等待着厄運的降臨。

沒想到卻等來了一個令她難以置信的好消息。

來時的路上,她已經知道了前院發生的事情。

她怎麼也想不通,爲什麼那位黑甲年輕人,在已經選擇了筱姿燃的情況,會突然改變了主意,將這樣一份大額業績,砸到自己的頭上?

難道筱姿燃拒絕了黑甲年輕人的條件?

不可能。

整個魔淵第四層中轉站,誰不知道,爲了拿到業績,筱姿燃是願意付出任何代價的——包括出賣身體和自尊。

難道那黑甲年輕人,是自己的熟人?

更不可能。

自己認識的熟人,都沒有這樣的能力。

帶着腦瓜子裡的無數個問號,白裙導購青蕾來到了林北辰的面前:“客人,您找我?”

“幫我清點貨物,評價。”

林北辰將皮靴搭在面前的桌子上,雙手抱胸,吊兒郎當地道。

青蕾看了看蓋四野。

後者冷哼一聲,陰冷地道:“按照客人說的辦。”

青蕾向林北辰鞠躬。

林北辰直接從【百度網盤】之中,將之前說過的所有深淵魔獸的屍骸,都去了出來。

不同的深淵魔獸,堆積在一起。

前院中頓時堆起了一座座小山。

院子裡的人,發出一陣陣的驚呼。

如果說之前林北辰說的時候,一些人還心存懷疑的話,那此時親眼看到一具具深淵魔獸的屍骸,所有人心中的震驚,就越發劇烈了。

一雙雙瞳孔瘋狂的地震。

蓋四野也在認真地觀察着。

身爲坐鎮魔淵第四層中轉站分殿一年多的行業精英,他經驗豐富,很快就從這一具具深淵魔獸的識海中,得到了足夠多的信息。

所有的深淵魔獸,基本上都是死於劍傷。

所有的劍傷,都出奇地一致。

出劍的,是同一個人。

是一個精通劍術的、級別最少也是‘戰將’的眷族高手。

這個高手,有可能是眼前這個黑甲年輕人。

當然,也有可能是其他人。

但可以肯定的是,黑甲年輕人絕非‘撿屍’得來的這些東西——能夠如此輕鬆地擊殺這麼多的深淵魔獸的人,又怎麼可能讓別人‘撿屍’?

所以,眼前的黑甲年輕人,最多有兩個身份——

要麼,是高手本人。

要麼,就是高手的代言人。

而不管是其中哪一種,蓋四野覺得他都不能惹。

片刻後。

白裙採購青蕾終於將所有的魔獸屍骸,都清點完畢。

“客人,您這些貨物,按照我權限範圍之內的出價,總共爲三十萬七千八百二十一點信仰值。”

青蕾恭敬地道。

林北辰豎起中指,揉了揉眉心,道:“那如果按照紫裙採購權限的最高價呢?”

青蕾嬌豔的臉上,浮現一絲慚愧之色,道:“按照紫裙採購的最高權限價格,是三十一萬九千九百點信仰值。”

差價是一萬兩千零七十九。

www●тTk án●C ○

相當於一顆朵多一點點的神石。

“客人,差價很大,您要謹慎考慮啊,”筱姿燃眼珠子一轉,還不死心,不失時機地又湊過來問道:“如果客人願意的話,我……”

“我不願意。”

林北辰直接打斷。

他扭頭又對蓋四野道:“能不能讓這個醜女人在這裡消失,我聞到她的味道,就噁心的想吐。”

“你……”

筱姿燃氣的渾身發抖。

那些臭男人們,見到自己不都是迫不及待地像是公狗一樣撲上來,只要她給一點點甜頭,就任由自己予取予求,何曾如此辱罵過她?

黑色面甲下,不會是個女人吧?

“還不趕緊消失?”

蓋四野瞪了一眼筱姿燃。

後者又氣又羞,最終一扭腰,一跺腳,氣呼呼地轉身離開了。

林北辰的目光,落在青蕾的身上。

看着侷促不安的少婦,林北辰心中一動,問道:“從白裙升到紅裙,你需要多少成交額?”

青蕾略顯侷促,但還是第一時間笑着回答道:“完成客人這一筆交易的話,我剛好就可以升級到紅裙採購了。”

“那就好。”

林北辰點點頭,道:“結算吧。”

對接了麒麟超導晶體的賬號之後,相關結算很快完成,三十萬七千八百二十一點信仰值很快就到賬。

這樣賺錢似乎很輕鬆。

那爲什麼劍雪無名這個窮鬼,不來魔淵刷怪賺錢呢?

因爲懶?

林北辰心裡琢磨着。

“蓋大掌櫃,現在可以爲青蕾姑娘辦理級別晉升手續了吧?”

林北辰看向蓋四野。

後者皮笑肉不笑地道:“當然,當然,我們【魔源齋】最是講究公平和信用,不只對客人,對自己人也是……青蕾,你隨我來,我替你辦理晉升手續。”

青蕾點點頭,又轉身對林北辰鞠躬,道:“多謝客人。”

這個美麗嬌豔的少婦心中,對林北辰充滿了感激。

林北辰故意眉毛挑動,惡作劇一般地笑起來,道:“不用客氣,等你辦完了晉級手續,我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與青蕾姑娘親自商議呢。”

青蕾微微一呆,似是想到了什麼。

這時,周圍好奇吃瓜的人,也都反應過來,頓時發出鬨笑聲。

原來這黑甲年輕人,之所以自損一萬多信仰值,也是爲了美色啊。

人家這手段,玩的高明。

青蕾一張瓷質白皙彷彿是泛着光的嬌豔鵝蛋臉上,不由自主地浮現出一抹羞紅。

她一下子不知道該說什麼。

心中又忐忑,又茫然。

她是知道筱姿燃開出的‘條件’的。

既然這位大主顧,沒有看上筱姿燃,最終還是將業務交給了自己,也就是說,他很有可能是看上了自己?

他想要讓自己,也兌付筱姿燃那樣的‘條件’?

要拒絕他嗎?

雖然不論是長相,還是行事風格,比蓋四野強了很多倍,但……

青蕾心煩意亂地跟在蓋四野的身邊,走向後院,去申請級別晉升。

她的心情,複雜到了極點。

而這時,站在後院大門內的筱姿燃,正用極度嫉妒和仇視的目光,盯着她。

“不要以爲你攀上了高枝……那客人不會永遠運氣這麼好,有這麼多的貨要出,等他走了,蓋大總管依舊有無數的手段來收拾你。”

青蕾低眉垂目,沒有反駁。

兩人擦肩而過。

“我不會放過你的。”

筱姿燃咬着牙齒,壓低了聲音,用詛咒一般恨毒的聲音道:“就算是你這次晉升了紅裙採購,用不了多久,你還是得跌回白裙去,逃得了一時,你逃不了一世,到時候,你的處境會比今天悲慘一萬倍。”

青蕾依舊沒有說話。

她的表情,突然就平靜了下來。

所有的心煩意亂,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她,做出了某種決定。

來到大掌櫃的辦公室,一切晉級交接手續開始進行。

“呵呵,小美人,恭喜你晉升紅裙導購呀。”

蓋四野說着,伸手拉住了摸向青蕾的腰,道:“這一筆提成到手,本掌櫃也算是照顧了吧,你要怎麼感謝我啊?”

青蕾往後退了一步,面色清冷,道:“蓋掌櫃,請你自重。”

蓋四野的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

他皮笑肉不笑地冷笑,道:“小美人,不要以爲你僥倖躲過這次,就徹底平安無事了,你女兒的病,就是個無底洞,時時刻刻都需要錢,這一筆的提成雖然多,也就夠你支撐一個月吧?一個月以後呢?”

青蕾白色貝齒咬着鮮紅嘴脣,面色倔強,一句話也不說。

但抗拒之色,毫不掩飾。

蓋四野冷笑這繼續威脅道:“你要知道,那小子就算是來頭不小,但他不會一直都照顧你,而我卻永遠都是你的上級,有的是辦法炮製你,今天之前發生的事情,我可以讓它時時刻刻都發生,這店裡但凡有點兒姿色的採購、導購,都已經任我擺弄,而你,自以爲與衆不同,能堅持到什麼時候呢?”

“請蓋掌櫃爲我辦理晉升手續吧。”

青蕾淡淡地道:“客人還在外面等着我呢。”

“你……”

蓋四野沒想到自己說了這麼多,小美人還是油鹽不進,心中怒極,道:“好,那咱們就走着瞧,有你脫光了跪下來求我的時候。”

……

……

一盞茶時間之後。

換上了一身紅裙的青蕾,來到了前院。

一片充滿了意外的驚呼聲響起。

當那紅裙子猶如最美的夕陽火燒雲一般飄過來的瞬間,所有人都被這個火辣明媚,嬌豔照人的少婦狠狠地驚豔了一把。

紅色深V字領上衣緊緊地貼在身上,鎖骨之間一片雪白,衣服將胸線和腰線的比例,勾勒到了一種令人口乾舌燥的鮮明視覺對比。

腰肢纖細半露,馬甲線分明。

雪色的肌膚亮的晃眼。

紅色的短裙自胯間岔開幾乎到了大腿根,制式服裝將職業和性感完美結合。

短裙底下,紅色的安全底褲緊緊地繃在半截大腿上,勾勒出圓潤的腿型,也將另外半截晶瑩的大腿上雪白的肌膚,印襯的彷彿是發光的白色玉石一般。

修長纖美的小腿弧度完美,筆直挺拔,符合男人最美的幻想,增一分則肥,減一分則柴。

不多不少,恰恰正好。

腳上蹬着未到腳踝的紅色高跟皮靴。

之前穿着白色制式採購服的青蕾,像是一朵收斂了嬌豔的白色小花,含羞隱忍綻放着些許的美麗,已經讓很多人過目不忘暗中垂涎。

而此時換上了紅色制服裙之後,少婦的美瞬間成倍地綻放,展現的淋漓盡致。

以至於很多早就認識青蕾的人,在這一瞬間,都瞠目結舌地待在原地,腦子裡不由自主地冒出一個問題——

“爲何之前沒有發現這少婦竟是如此美麗?”

這樣的姿色,就算是說一句魔淵第四層中轉站第一美人,也不爲過吧?

林北辰原本也還漫不經心地搭腿在石桌上,斜倚在大靠背上眯着眼睛玩手機,這時卻也在不知不覺之中,緩緩地坐直了身體。

臥槽。

然後下意識地擡手去擦鼻子。

呼。

還好還好。

還好林大少已經久經戰場,經驗豐富,抗衝擊力的大了極大的提升,不是當初那個小處男。

所以並未當真留下鼻血。

只是【莫遠齋】的採購制服,實在是太熱辣奔放了,將女性的身體之美,半含半露地展示出來,不管是LSP還是小處男,基本上都很難抵抗。

設計這套服裝的人,不會也是個穿越逼吧?

這麼懂制服誘惑?

這簡直比‘摳死蒲磊’還魅惑呀。

“客人,我回來了。”

青蕾的笑容中,帶着淡淡的羞澀,卻又有一種猶如含苞待放渴望雨露的紅玫瑰般的媚態,道:“您需要我做什麼?”

她已經做好了心裡準備。

一旦林北辰開口約自己出去,或者是以其他任何藉口,要與自己單獨相處的話,就直接當場答應。

既然最終都逃不了被男人作踐自己,那爲什麼不能從一個自己並不反感,反而是幫助了自己的男人開始呢?

林北辰笑了笑,道:“當然是要和你做一筆交易呀。”

說的這麼直接嗎?

‘吃瓜羣衆’們都在心裡狠狠唾棄這個小色痞。

“什麼交易,客人請儘管說。”

青蕾也彷彿是在等待着命運審判一般,眼神淡定輕聲地道。

“嘿嘿,給你看一看我真正的大寶貝。”

林北辰說着,又掏出一物。

轟!

一具巨大的深淵魔獸屍骸,狠狠地砸在院子裡。

霎時間,氣氛驟變。

【魔源齋】的前院,一片難以遏制的驚呼聲。

原本還沉浸在色慾中的‘吃瓜羣衆’們,瞬間好像是被當頭潑了一盆燒開了的滾油一樣,瞬間都清醒的不能再清醒了。

因爲,出現在他們眼前的,是一頭【石化巨蜥】。

шωш☢тTk án☢c o

魔淵第四層中深淵魔獸中的王者。

傳聞這種生物,具有一絲龍族血脈。

它是魔淵第四層當之無愧的食物鏈頂端生物,具備強大的近戰能力,強大到兩人絕望的防禦力,還掌握了神力元素的噴吐之術。

一般而言,只有真正有實力的冒險者團隊,纔敢將【石化巨蜥】,當做是狩獵的對象,且在行動之前,必須做各種萬全的預案。

很少有人能夠單槍匹馬獵殺這種霸主級魔獸。

但是現在……

足足六米長、三米高的龐大石皮軀殼,彷彿一座小石山般出現在眼前,那並未閉合的冷血動物的眼眸彷彿還殘留着生機,體表殘存的魔獸魔力元素濃郁,鋒銳的爪和牙齒……

【石化巨蜥】的屍骸,給了衆人巨大的視覺和精神衝擊。

哪怕明知道這個第四層魔淵的霸主魔獸已死,很多人還是無法遏制地在心裡產生出一種濃濃的恐懼。

驚呼之後,院子再度安靜下來。

一道道灼熱的目光,聚焦在林北辰的身上。

青蕾緩緩地擡起頭,一張明豔無雙的臉上,也浮現出了極度震驚之色。

“這……這是【石化巨蜥】?”

她覺得有點兒腿軟。

雖然在魔淵第四層中轉站已經工作了三年,見過各種各樣的深淵魔獸屍骸,但這還是她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看到【石化巨蜥】。

最初的震驚過後,青蕾的臉上,浮現出了巨大的喜色。

她明白了什麼,難以置信地扭頭看着林北辰,道:“客人是想要……在這裡……交易……”

“沒錯。”

林北辰點點頭,道:“開價吧。”

青蕾吞了幾口唾沫,暈乎乎地道:“一頭石化巨蜥,屍骸連同獸源,最少可以給價50萬點信仰值,我們……”

話音未落。

“我們【金玉軒】可以出價55萬信仰值……”

一個聲音打斷了青蕾的話。

身穿【金玉軒】大掌櫃制服的山羊鬍衝進來,大聲地道:“這位客人,請您務必慎重考慮,【石化巨蜥】可不比其他的魔獸,它的價值特殊,我們願意開高價搶購。”

林北辰還未來得及說什麼。

另外一個聲音響起:“我們‘神工閣’出價60萬……”

“且慢,【錦鯉堂】可以出價65萬……”

“67萬……”

一個個叫價的聲音不斷地響起。

整個前院都沸騰了。

林北辰大感意外。

他沒有想到,這【石化巨蜥】竟然會引起如此轟動——當時在第四層魔淵中,他殺這種魔獸的時候,也是一劍斬之,並沒有覺得它比其他魔獸強多少呀。

原來這醜玩意兒,如此值錢。

林北辰的眼睛,亮了起來。

這麼說來,倒是還可以繼續在第四層砍殺一段時間,專門獵殺這種【石化巨蜥】,賺錢的效率也不低嘛。

“青蕾小姐,你也聽到了,他們都願意開高價,”林北辰雙手抱胸,道:“你們【魔源齋】能出得起相同的價格嗎?”

“這……”

青蕾當然想要將這隻【石化巨蜥】留在店裡,但她紅裙採購的權限,還無法一口氣開這麼高的價格。

“出的起,完全出的起。”

蓋四野的聲音風風火火地傳來。

這個胖球中年人,好像是一隻在地面上彈跳的籃球一樣,用吃奶的力氣趕來,道:“客人,我們【魔源齋】出的起價格,我們可以出到70萬……”

當他聽到林北辰竟然拿出了【石化巨蜥】這種東西后,蓋四野就像是火燒屁股一樣重來了。

本來在完成了上一筆交易之後,他都不想再看到林北辰那身黑衣黑甲。

但是現在,他只慶幸自己剛纔的表現沒有太露骨,沒有將這位‘財神’得罪的太死。

那可是【石化巨蜥】啊。

整個魔淵第四層中轉站,出現【石化巨蜥】識海和獸源的頻率,極低極低。

因爲這種生物,幾乎已經達到了第四層冒險者實力的天花板,哪怕是一些人多勢衆的冒險團,輕易也不會去獵殺這種有可能導致團隊巨大損傷乃至於團滅的怪物。

除非是那些實力足以匹配第五層,第六層乃至於第七層的強者們,偶爾心情好想要度假,所以纔會到第四層來獵殺怪物,有可能獵殺到【石化巨蜥】。

這也就導致了【石化巨蜥】的稀缺。

往往有價無市。

所以,不論如何,都不能放過這樣的機會。

哪怕是70萬點信用值購買下來,都有得賺。

而且還是大賺。

“呵呵,尊貴的客人,我們之前已經有過合作了,相信您還算是滿意,這頭【石化巨蜥】就出手給我們魔源齋吧,相信青蕾在各方面都一定會讓您滿意的……”

蓋四野點頭哈腰陪着笑。

這個時候的他,再也不敢有絲毫的怠慢和僥倖。

林北辰呵呵一笑,道:“也不是不可以。”

蓋四野大喜。

林北辰道:“但是,我有一個條件。”

蓋四野心中一個哆嗦。

這句話很耳熟。

“客人有什麼條件,隨便吩咐。”

蓋四野心中琢磨,不管什麼條件,都要答應——就算是這個人想要自己把青蕾剝光了送到他的牀上去,也必須得辦到。

林北辰雙手抱胸,一字一句地道:“很簡單,我要你將青蕾姑娘,直接提到紫裙採購主管的位置。”

“啊?這……”

蓋四野一呆。

他下意識地看了一眼青蕾。

這女人今天到底是走了什麼運。

這已經不是祖墳上冒青煙了,而是祖墳直接着火了吧。

能夠被這樣一位人物瞧上眼,不提條件就如此瘋狂地幫她……以後,再想要動她,只怕是真的要好好衡量一下了。

看他躊躇,林北辰眼睛一瞪:“怎麼,不行?”

蓋四野心裡一個哆嗦,連忙道:“可以,當然可以。我這就辦……青蕾,你跟我來,快去辦理晉升手續。”

青蕾這是才從巨大的震驚中回過神來。

嬌豔絕倫的鵝蛋臉上,寫滿了意外和感激。

“多謝客人,奴家都不知道該怎麼報答您了……”她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林北辰故意調侃道:“很簡單,報答的方式有兩種。”

“啊?客人請說。”

青蕾泛着瓷質白皙光澤的俏臉上,紅暈一層有一層地渲染出來,白裡透紅,異常迷人。

林北辰道:“做牛做馬,或者是以身相許。”

“啊……”

最後面的四個字,讓青蕾低呼一聲,頭都不敢擡起來了。

院子裡響起一片鬨笑。

林北辰卻寂寞如雪地嘆了一口氣。

這是個梗啊。

可惜這些人根本聽不懂。

話說前世的許多武俠話本中,但凡是俠客救下了妙齡美貌女子,一旦都會發生兩種對話。

如果這個俠客英俊風流,女子就會說:俠士大恩大德,無以回報,只能一生相許。

如果這個俠客相貌平平還沒錢,女子就會說:俠士救命之恩,無以回報,只能來世做牛做馬……

“青蕾,快跟我去辦晉級手續。”

蓋四野語氣諂媚,隱隱催促。

他生怕是夜長夢多,一會兒林北辰改變了主意,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青蕾跟着蓋四野,又朝後院走去。

不到一個時辰之內,連升五級。

這種事情,別說是在魔源齋,在整個魔淵第四層中轉站的各大店鋪中,只怕是都從未發生過。

林北辰看着青蕾高挑曼妙的背影,突然大聲地道:“喂。”

青蕾面色疑惑地轉身看向他。

林北辰道:“少爺我非常喜歡你這套紅色的制服,一會兒辦理了晉升之後,不要換衣服呀,就穿着這套制服回來。”

“嗯。”

ωωω▪ ttκΛ n▪ co

青蕾聲如文吶,點頭答應,然後逃一般地走了。

院子裡又響起一片鬨笑聲。

一羣LSP。

林北辰在心中暗暗鄙夷。

他就不一樣了。

雖然也覺得這個少婦驚豔,但林北辰卻並沒有真的想要將她撩上牀。

畢竟他又不是發情期的種.馬。

之所以突然改變主意選擇幫青蕾,是因爲聽到了她艱難撫養照顧女兒的事情。

女本柔弱,爲母則剛。

林北辰莫名其妙地穿越到東道真洲,心裡最懷念的是自己的父母,因此特別容易被這種母女情打動。

能力範圍之內,選擇幫這 美豔少婦一把,既做了好事,又滿足了自己的道德虛榮心,簡直是兩全其美。

但既然是真金白銀地讓了利,口花花這個美麗驚人的小少婦幾句,收點兒小小的利息,不算是過分吧?

這就是林大少的心路歷程。

簡單而又純粹。

片刻之後。

辦理完了晉升手續的青蕾去而復返。

小少婦果然是沒有換掉紅裙。

但胸前的身份牌,卻換成了【紫裙採購主管青蕾】這樣的字樣。

簡單的檢驗覈對之後,完成了這頭【石化巨蜥】的交割交易。

林北辰的麒麟三代晶體上,70萬點信仰值到賬。

齊活。

無視蓋四野的一再挽留,林北辰收拾自己的東西,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之下,直接轉身就離開了魔源齋。

他準備在這中轉站大廳的各大攤點上逛一逛,看看有沒有有趣的小玩意採購一番,可以當做是小禮物,回到東道真洲以後,送給倩倩、芊芊、秦姐姐、凌晨、白嶔雲、夜未央等人。

這是一個海王的自我修養。

絕對不能忽視。

但他走了一會兒,突然停下腳步。

“姑娘,你爲什麼一直都跟着我?”

林北辰轉身問道。

在他的對面,紅色深V低領緊身上衣、紅色開衩短裙,嬌豔的想是一朵怒放的紅玫瑰般的美麗小少婦青蕾,俏生生地站着。

“我……我是想問問客人,還有沒有什麼,需要我做的?”

美麗小少婦結結巴巴地道。

-----------

大章。

其實想再多寫點,但時間不允許了。

另外,之前通知的幾位讀者大大,好像一直都沒有聯繫。

小助理又給了另外的名單——

老衲是你叔公

藍瀟兒8023

神馬都是浮雲123

渡口良人

雨落星平

請速聯繫。

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 我不是來當花瓶的第七十七章 入魔·天外邪魔第一千零八十六章,找到了霸哥第九百九十五章 但也很討厭第九百六十六章 燃燒中的白雲城第二百九十八章 爲什麼非要作死呢?第1069章 主神腿骨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機會來了第一百二十四章 誰的大第三百八十三章 打徒弟的感覺真爽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被踩死了第一千四百四十二章 林北辰的騷操作第四百零七章 劍十七第四百八十一章 憐花府第四百五十二章 五神衛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 孽緣的開始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強大無敵第四百九十五章 多人運動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戰前第五百五十章 朝暉衛蕭野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 驚豔一拳第八百九十六章 誰拱了誰?第九百三十八章 也不大啊一百七十二章 你敦煌來的吧第一百三十七章 你敢陰老子第七百六十四章 被扮豬吃虎第二十章 三科第一的妖孽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當場去世第二百九十章 五局三勝第三百六十九章 再次實錘第八百七十五章 能給他什麼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巨頭降臨第五十一章 系統升級第八十八章 是來告別的?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大賽重啓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 你們被我包圍了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五大天才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 你在刮痧嗎第一百七十四章 容顏第五百七十五章 我其實不是慫啊第九百三十二章 挺胸而出第二百四十一章 終將到來第二百四十九章 有故事?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 第一晚第二百三十五章 驚醒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西北大區第一美人第一千五百二十六章 風雨欲來第四百七十八章 我們想你死了第五百五十章 朝暉衛蕭野第八百七十七章 這個正使,她不正經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那銀白色的秀美長髮第一千四百章 魔族使者的真面目是她?第一百一十四章 妹夫是誰?第三百四十五章 實力暴增的林北辰第九十章 你一定是他們的老大第二百七十一章 清白?第一百八十五章 京東商城第七百六十八章 鐵公雞拔毛了第八百零八章 域外墟界第一千三百七十章 星路戰爭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逆天外掛第一千章 放縱不羈愛自由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弱者的守護神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利益劃分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衆神之父第一百二十六章 在我的BGM裡沒有人可以第五百七十四章 竟然還要加餐?第八章、林北辰最缺的是什麼第八百五十四章 殺穿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 強的變態第二百六十六章 這不是逼我犯罪嗎?第四百九十四章 我還是充值那個少年……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一個不怎麼正經的聲音第一百三十九章 你教教我唄第一百七十五章 敵人是誰第五百七十九章 重生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兩個破限級第二百零八章 你能拿我怎麼樣?第四百二十章 看我給你表演個打手槍第四百三十章 離經叛道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就這?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西北大區第一美人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凌天府第二美人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暴虐衛名臣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大日金鱗身第六百四十七章 散財童子林北辰第五百五十七章 農民也招收?第四百四十三章 用劍砍才爽第四百五十章 麻痹敵人?第九百三十七章 原來你們是看不起我第五百二十一章 撩騷的下場第二十八章 渣男後援團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有故事啊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故人的線索第五百二十二章 被迫營業第一百三十七章 你敢陰老子第九百一十七章 鑄劍第七百三十四章 大鑽天人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是嗎?我不信第七百九十四章 典禮變故
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 我不是來當花瓶的第七十七章 入魔·天外邪魔第一千零八十六章,找到了霸哥第九百九十五章 但也很討厭第九百六十六章 燃燒中的白雲城第二百九十八章 爲什麼非要作死呢?第1069章 主神腿骨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機會來了第一百二十四章 誰的大第三百八十三章 打徒弟的感覺真爽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被踩死了第一千四百四十二章 林北辰的騷操作第四百零七章 劍十七第四百八十一章 憐花府第四百五十二章 五神衛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 孽緣的開始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強大無敵第四百九十五章 多人運動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戰前第五百五十章 朝暉衛蕭野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 驚豔一拳第八百九十六章 誰拱了誰?第九百三十八章 也不大啊一百七十二章 你敦煌來的吧第一百三十七章 你敢陰老子第七百六十四章 被扮豬吃虎第二十章 三科第一的妖孽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當場去世第二百九十章 五局三勝第三百六十九章 再次實錘第八百七十五章 能給他什麼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巨頭降臨第五十一章 系統升級第八十八章 是來告別的?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大賽重啓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 你們被我包圍了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五大天才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 你在刮痧嗎第一百七十四章 容顏第五百七十五章 我其實不是慫啊第九百三十二章 挺胸而出第二百四十一章 終將到來第二百四十九章 有故事?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 第一晚第二百三十五章 驚醒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西北大區第一美人第一千五百二十六章 風雨欲來第四百七十八章 我們想你死了第五百五十章 朝暉衛蕭野第八百七十七章 這個正使,她不正經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那銀白色的秀美長髮第一千四百章 魔族使者的真面目是她?第一百一十四章 妹夫是誰?第三百四十五章 實力暴增的林北辰第九十章 你一定是他們的老大第二百七十一章 清白?第一百八十五章 京東商城第七百六十八章 鐵公雞拔毛了第八百零八章 域外墟界第一千三百七十章 星路戰爭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逆天外掛第一千章 放縱不羈愛自由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弱者的守護神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利益劃分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衆神之父第一百二十六章 在我的BGM裡沒有人可以第五百七十四章 竟然還要加餐?第八章、林北辰最缺的是什麼第八百五十四章 殺穿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 強的變態第二百六十六章 這不是逼我犯罪嗎?第四百九十四章 我還是充值那個少年……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一個不怎麼正經的聲音第一百三十九章 你教教我唄第一百七十五章 敵人是誰第五百七十九章 重生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兩個破限級第二百零八章 你能拿我怎麼樣?第四百二十章 看我給你表演個打手槍第四百三十章 離經叛道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就這?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西北大區第一美人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凌天府第二美人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暴虐衛名臣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大日金鱗身第六百四十七章 散財童子林北辰第五百五十七章 農民也招收?第四百四十三章 用劍砍才爽第四百五十章 麻痹敵人?第九百三十七章 原來你們是看不起我第五百二十一章 撩騷的下場第二十八章 渣男後援團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有故事啊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故人的線索第五百二十二章 被迫營業第一百三十七章 你敢陰老子第九百一十七章 鑄劍第七百三十四章 大鑽天人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是嗎?我不信第七百九十四章 典禮變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