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一條噴子多少錢?

“不小心擦了一下,沒什麼大問題。”

劍雪無名無所謂地道:“不要注意這些不重要的事情了,趕緊動用你那聰明的腦袋瓜,想想怎麼幫助那個臭小子,拿到神選大賽的參賽資格吧,留給我們的時間可不多了。”

“不重要的事情?”

銀凰海武一下子按住劍雪無名的肩膀,反手撕開她衣領。

雪白的肌膚,精緻的鎖骨。

右側的鎖骨邊緣開始,一道深可及骨的血痕清晰宛然,足足兩掌長,三指深,蔓延到右肩大臂處,一顆一顆的血珠像是珍珠一樣滲出來,凝結在傷口處,閃爍着光輝。

但這些血珠都被劍雪無名以神力控制住,沒有滲出衣服……

“用了【重樓神果】,你已經是五星神境界了,不小心擦傷?會傷的這麼嚴重?”

銀凰海武仔細感應,臉上的神色越發震驚,道:“傷口中有咒神陣法的力量,你……你去了禁忌之地【萬神殿】?”

劍雪無名將衣服拉起來,蓋住肩膀,淡淡地道:“沒辦法,幫那小子激活【劍仙神位】,需要去【萬神殿】弄點兒神源之火。”

“你瘋了?”

銀凰海武又驚又怒。

她難以置信地看着劍雪無名,道:“【萬神殿】是衆神禁地,只有大荒神族的五大主神纔有資格進入,裡面遍佈着足以弒神的陣法,你爲了那小子,竟然去送死?你不會是真的動了感情吧?”

“怎麼可能。”

劍雪無名反駁道:“我可是冷血無情小劍神,嘿嘿,爲這事,敲詐了他一筆神位激活費呢。”

“你可真的是要錢不要命啊。”

銀凰海武一臉的無語,接着迅速跟進,問道:“敲詐了多少?”

“足足二十神石。”

劍雪無名得意地道。

“那臭小子,是真的有錢啊。”

銀凰海武一臉驚訝,道:“二十枚神石,相當於200000信仰值了……看來他真的如你所說,身上隱藏着大秘密,普通的下界之人,根本不可能有這麼大的轉化率……好了,給我吧。”

“就知道你這個該死的僞劣海鮮商人,會恬不知恥地開口壓榨我的血汗石。”

劍雪無名直接在自己的麒麟八代超導系統中,轉賬100000信仰值過去。

滴。

銀凰海武看了看自己手腕上戴着的晶體,立刻眉開眼笑。

“之前賣衣服欠下的高利貸可以還了。”

她喜滋滋地道:“順便還可以再多買點……對了,你要不要酒,我可以送你一罈海泉釀。”

劍雪無名道:“白送的東西,我什麼時候拒絕過?”

“也是。”

銀凰海武笑眯眯地說着,手掌又搭在了劍雪無名受傷的肩膀上,道:“忍着點。”

劍雪無名清麗純淨的小臉上,頓時浮現出痛苦之色,貝齒咬緊,一顆顆汗珠,從額頭上沁出來,細細密密,在雪白的肌膚上反射着淡淡的光輝。

許久,她嗯哼一聲,才長長地鬆了一口氣。

整個人的面色,都蒼白了不少。

銀凰海武也是滿頭大汗,鬆了一口氣,道:“累死我了,算你運氣好,要不是你之前送的那塊【重樓】神果,我現在還是四星神的話,還無法施展【星海之心】神術,幫你封印傷口處的異力。”

“好姐妹,一被子。”

劍雪無名嘻嘻笑了笑,看了看傷口處。

一抹蔚藍色的海水般光華,覆蓋在了傷口處,將所有的氣息都遮掩,沒有外露絲毫。

“別,別煽情。”

銀凰海武連連擺手,道:“談感情傷錢,事後申明啊,我是看在1000信仰值的份上,才幫你的……不過,【星海之心】的力量,只是幫你這樣,療傷還是得靠你自己,另外,負責監察【萬神殿】的是大荒族五大主神中的嵐,你受了傷,肯定是留下了線索,她神力強橫,最擅長偵知追查,這段時間,你得小心,能不出手儘量不要出手,否則,就會有暴露的風險。”

“放心吧,姐妹,我心裡清楚的很。”

劍雪無名穿好衣服,道:“這神界除了你,還能有誰比我更惜命?”

“接下來怎麼辦?”

銀凰海武又開始撕扯自己藍色的長髮,道:“冥氚太太這邊,肯定是沒戲了,除非那臭小子回去求饒認輸……這個名額,現在不太好拿了呀。”

“慢慢想吧,實在不行,就讓他去勾引江若白。”劍雪無名道。

“【薔薇之花】江若白?”

銀凰海武眼睛一亮:“要是那臭小子,能把這朵大荒神族眷族裡最閃耀的花朵摘下來,那拿到名額還真的很簡單,聽說她的手中,有四個推薦名額,不過……”

說到這裡,銀凰海武猶豫了一下,道:“不過,江若白可不是那種見了美男子腿都合不攏的傻白甜,那娘們一門心思想成神,手段狠着呢,萬一那小子勾引不成反被幹,那下場可比得罪冥氚太太狠多了。”

“噗嗤。”

劍雪無名笑了起來:“我就隨口這麼一說,你還當真了啊,江若白這種女人,連一般的神靈都敬而遠之,自然是少招惹爲妙……我們再想其他辦法吧,要不,你去陪冥氚太太睡一覺?”

“滾吶。”

銀凰海武暴怒。

……

……

大荒神城,西北大區,上一區。

唯有上一區的生靈,纔可以在整個白晝時間都享受到陽光。

這裡也是上中下三區中,環境、治安最好的地方。

一處倒懸漂浮在低空的山峰的橫截面上,華貴巍峨的府邸安靜矗立。

哪怕是在上一區,也只有身份尊貴的神靈,或者是高等級的眷族神戰士首領,纔有資格住進這樣的浮空府邸中。

這座府邸,歷史悠久。

三日之前,還屬於一個叫做‘風信子’的老牌眷族世家,但隨着家族在上層權力爭奪之中失勢,家主及族中五十六位強大戰士被以‘叛神之罪’誅殺,這個風光了數百年的眷族世家徹底土崩瓦解。

如今,它已經換了新主人。

也換了新名字——

韓府。

它的新主人,是大荒神族城內西北大區眷族神戰士副統領韓羣。

也就是死去的韓老爹失散多年的親弟弟。

韓洛雪和母親吳薇被黑色馬車接到上一區,安置在了府邸別院中。有二十名僕人伺候,過上了人上人的生活,彷彿一下子從塵埃票上了雲端。

副統領韓羣處理完了公事,回府第一時間,就是來見兩人。

“當年,若不是大哥貌似幫我逃走,我只怕是早就成爲了枯骨一堆。”

“這些年我在外戰鬥磨礪,從未有一刻,敢忘記大哥的恩情。”

“終於,我得到了烈陽神的青睞,成爲了眷族,得以重返西北大區,回來的第一時間,就讓人去接大哥大嫂,沒想到大哥他……唉,真是造化弄人,我對不起大哥。”

“幸好嫂嫂和小雪沒事,能夠讓我有機會彌補。”

“嫂嫂和小雪,你們就在這裡住着,以後這‘韓府’就是你們的家,有什麼需求,隨時告訴我,千萬不要客氣……只是最近外面不太平,儘量少出府爲好。”

一身素縞的韓羣面帶歉意,安撫吳薇母女。

吳薇以前是見過韓羣的。

所以眼前的男子,對她來說,並不算是太陌生,只是有些感慨,記憶中那個愛打架的魯莽小叔子,如今已經成爲了統御一府的強大眷族戰士,此時的模樣依稀可以和印象中的青年對上。

韓洛雪卻是從未見過這個親叔叔,一直都沉默着。

一直到韓羣起身準備告辭,前去處理政務的時候,韓洛雪突然開口了:“叔……二叔,等等,我……我想求您一件事情。”

韓羣面色慈祥地看這兒小侄女,微笑道:“小雪,有什麼事情,儘管說,千萬不要和叔叔客氣。”

“我有一個朋友,他是個小啞巴,他……”

韓洛雪猶豫着,想要開口,請求叔叔幫助。

韓羣微笑着道:“放心吧,我已經讓人傳下命令,不許追究他,如果你想見他的話,叔叔也可以命人將他帶到韓府來。”

“真的嗎?”

韓洛雪大喜,但旋即又猛地記起來,那個傢伙有個神明老婆,神態又黯然下來,道:“如果他不願意來的話,那就不要爲難他吧。”

韓羣笑道:“放心吧,不管怎麼說,那個小啞巴是你和嫂子的救命恩人,我都會以禮待之。”

韓洛雪點點頭。

頓了頓,她又道:“二叔,我想要修煉。我也想要像您一樣,成爲偉大的眷族戰士,掌握自己的命運。”

“這件事情簡單,我會選派導師,準備資源,明日開始,你就可以修煉了。”

韓羣也是一口氣答應。

……

……

“這就是獸源嗎?”

林北辰手中拿着一塊核桃大小的骨塊,仔細觀察。

他的身邊,躺着十幾只沒了氣息的【灰毛狼犬】。

作爲魔淵第四層最常見的羣居魔獸,它們是初來乍到者最願意見到的獵物,每天都有數以十萬計的【灰毛狼犬】死在冒險者的屠刀之下。

有位主神曾經留下一句名言:每天死在魔淵中的【灰毛狼犬】屍體,可以繞大荒神城一圈。

林北辰之前看到的數十雙血腥瞳孔,正是它們在黑暗中的眼睛。

單獨的冒險者,是【灰毛狼犬】最喜歡的‘獵物’,畢竟它們最擅長的就是以多欺少,只是這一次,它們錯估了對象,被林北辰幾劍就全部解決了。

林北辰手裡拿着一份《魔淵冒險者指導手冊》,他正對照着手冊上的內容,挖取【灰毛狼犬】體內的獸源。

“這玩意兒的,看起來很奇怪。”

林北辰看着手中的骨塊,心中琢磨:“說實話,難道不是這魔獸體內長了骨瘤嗎?”

一塊【灰毛狼犬】的獸源,價值0.1信仰值。

額?

信仰值?

那又是什麼玩意?

林北辰捂住了腦門。

神界的貨幣體系有點複雜啊。

不是說,神界通行的是神石嗎?

所以林北辰現在有點懵。

這0.1信仰值到底是多,還是少啊?

“指導手冊上說,【灰毛狼犬】在第四層很常見,常見的東西,肯定非常便宜啊,有此可以推出,0.1點信仰值大概率還沒有一毛錢。”

林北辰逐漸明悟。

我他孃的真是個天才。

他誇了自己一句,然後開始快速剖取獸源。

很快,1.2點信仰值到手。

他提着黑色長劍,繼續前進。

黑色的地道彎曲悠長,但很粗很大,足以容納四輛馬車同時並排行駛,所以林北辰一個人行走在其中,並不幽閉。

而且值得一提的是,隨着逐漸深入,林北辰竟然在地道的地面和石壁上,發現了植物的蹤跡。

剛開始只是一些苔蘚類植物。

繼續深入就可以看到低矮的小草。

再然後就是齊膝的野草,以及齊腰的小樹。

當然都是林北辰叫不出名字的種類。

到了後來,甚至可以在草叢樹林間,看到了一些微小古怪的昆蟲。

這很奇特。

黑色地道之中,好像是有一套奇特的生物系統。

“好像是另外一個世界的生態系統。”

林北辰讚歎。

這時,前方的草叢中傳來了恓恓索索的聲音。

他凝神觀察。

咻!

一道黑色的綠箭迎面射來。

林北辰揮劍一斬。

啪。

一條綠蛇被斬飛出去,摔在了草叢中。

它昂起脖子,吐出猩紅色的信子,猩紅色的眼眸盯着林北辰,發出憤怒的滋滋聲。

“竟然沒有斬斷?”

林北辰非常意外。

他手中這柄黑劍,還算是鋒利。

一擊之下,就算是金鐵,也可以削斷。

沒想到一條只不過手指粗細的小蛇,竟然可以在劍鋒之下保存完整?

“看這小傢伙的信子,好像藏着劇毒的樣子,我得小心……哎?你它孃的這是犯規。”

林北辰還琢磨着呢,突然之間,那綠色小蛇直接張口噴出一道墨綠色的毒液。

毒液快如閃電。

還好林北辰早就有所警惕,第一時間躲開。

“滋滋滋……”

奇異的腐蝕聲響起。

綠色毒液射在地面上,冒起一團綠色的淡霧,彷彿是濃硫酸一樣,周圍的雜草瞬間化作焦炭,連地面也被腐蝕出一個不規則的凹坑……

淦。

林北辰嚇了一跳。

神界的毒蛇好狠。

這玩意不會還有其他什麼攻擊方式吧?

要小心應對。

他連忙翻開《魔淵冒險者指導手冊》,開始查找這種綠色小蛇的名字和詳細資料……

但是……

咻咻咻。

那綠色小蛇像是射箭一樣,不斷地噴出綠色毒液。

“閉嘴,你這樣不符合設定。”

林北辰左右亂跳躲避:“你是一條蛇,又不是一個網絡噴子,你怎麼這麼能口射?”

他手忙腳亂。

而且雪上加霜的是,周圍的草叢裡恓恓索索的聲音不斷地響起。

一條條綠色的小蛇,擡起了它們好奇的腦袋瓜,脖子一聳一聳,張嘴齊齊朝着林北辰噴射了起來。

一片綠色毒液雨,無差別覆蓋射擊。

“臥槽,不要臉,說好了單挑,竟然還搖人?”

林北辰哇哇大叫。

不斷地躲避。

滋滋!

一團綠色毒液噴射在手中的書冊上。

《魔淵冒險者指導手冊》瞬間化作一團綠霧消失。

綠色的霧氣散發出迷迭香一般的味道。

林北辰只覺得一陣頭暈。

“霧氣也有毒。”

手背沾染了一點點的綠液,頓時一陣疼痛傳來。

“我的肉身強度,無法抵禦這腐蝕蛇毒。”

林北辰真的是被驚到了。

這魔淵中的魔獸,還真的是難搞。

怪不得《魔淵冒險者指導手冊》上說,曾經有神靈隕落在魔淵中的先例……這裡面的深淵魔獸,是真的可以弒神啊。

林北辰不斷地後退。

不逃不行。

這羣毒蛇不但能噴,而且物理抗性極強。

用拳頭錘不死,用劍斬不斷。

就連在東道真洲號稱是無物不斬的大銀劍,都無法將這綠色噴子斬斷。

眼見林北辰逃走,蛇羣明顯是有個不俗的智慧,竟是組成了一個正方形的行軍方陣,一點兒都不混亂,不疾不徐地在林北辰身後狂追不捨。

“和我想象的不一樣。”

林北辰一邊跑,一邊大呼道:“難道是我進入魔淵的方式不對嗎?身爲主角的我,難道不應該在魔淵中大殺四方嗎?”

他何曾受過這種氣啊。

被一羣冷血動物追着撒丫子跑。

“必須找到這些綠色噴子的弱點……”

“可是《魔淵冒險者指導手冊》已經被毀了……”

“咦?等等,我好像還有辦法。”

林北辰突然想到了手機裡剛剛下載的【智慧識物】app.

這玩意兒,應該可以識別這羣噴子吧?

他連忙召喚出手機,打開【智慧識物】APP,一邊逃,一邊對準蛇羣,咔嚓拍了一張照片。

下一瞬間,一行字幕註釋,就出現在了屏幕上。

林北辰一邊狂奔,一邊閱讀。

“綠箭蛇,又名‘綠噴子’,魔淵第四層生物,脊索動物門、爬行綱下的一類動物。體細長,分爲頭、軀幹和尾三部分,無四肢或在低等蛇類橫裂的泄殖孔兩側有爪狀的後肢遺蹟;周身被鱗;頭部形狀各異,鼻孔位於吻側,眼球外有保護性的透明皮膚,瞳孔圓形、垂直橢圓形或水平橢圓形,無活動性眼瞼,晶體幾呈圓球形;舌細長分叉;尾部明顯地短於頭體長……”

臥槽。

廢話真多。

林北辰瘋狂往下掃。

“皮厚,堅韌,刀劍不可傷……”

這我知道。

繼續往下掃。

“噴射毒霧,具有強腐蝕性……”

這我也知道。

林北辰快抓狂了。

直到這時,他看到了一行小字——

“綠箭蛇懼火……”

懼火?

林北辰大喜。

但旋即另外一個問題在腦海中冒出來。

我特麼的去哪裡搞火?

來到神界之後,之前的五系先天玄氣,因爲品秩太低的原因,已經死死地壓制,我現在修煉的是五系混沌氣,好像沒有辦法生火啊。

等等?

有辦法了。

他停下來,召喚【火之熱情】。

這柄從白雲城劍冢的岩漿空間裡撈出來的奇劍,本身就蘊含着大量的火系能量。

希望沒有被神界的法則之力給壓制。

大劍入手的瞬間,空間裡炙熱了起來。

深紅色的火苗,在劍身上瀰漫。

還好。

劍的火焰力量,沒有被封印。

感應到了火焰的氣息,原本在身後緊追不捨的綠噴子們,刷地一下,就齊齊地停了下來。

數百雙猩紅色的冷血動物瞳孔,盯着林北辰——準確地說,是盯着林北辰手中燃燒着火焰大劍上,逐漸扭動着身軀,開始朝後退卻。

“哈哈,現在輪到我追你們啦。”

林北辰揮舞着【火之熱情】,追了上去。

十分鐘之後。

一百多跳‘綠噴子’全員撲街。

火焰力量對於這種毒蛇的剋制,簡直匪夷所思,只要超過一定的溫度,這些砍不死錘不爛的傢伙,直接就尖叫而亡……

“七十八,七十九……八十五……”

林北辰一清算,總共殺了一百三十五條‘綠噴子’,可惜這些傢伙死了以後,皮也特別硬,怎麼也弄不開,只好將屍體直接裝起來,等到出去了以後,直接賣掉即可。

如果猜測沒錯的話,這蛇皮應該也是製造甲冑的好材料。

現在林北辰也終於可以理解,爲什麼外面的中轉站大廳中,會有人出租自己做想到和揹包工了。

一個科學搭配的冒險團隊成員中,必須要有一個專職揹包的。

否則,大量的材料僅憑個人的儲物包裹,很難完全容納。

還好他來神界之前,努力騰出來了【百度網盤】的一些容量,目前都可以裝進去。

接下來的一個時辰裡,林北辰開始大殺四方。

“鸚歌獸,以體型近似於金剛鸚鵡而得名,高三米,雙爪無堅不摧,掌握魔獸技【漫天飛羽】、【催眠曲】,弱點:靜態視力近乎於全無,體內蘊藏三等獸源,價值0.5信仰值……”

“變形蛛,半人形態與蛛形態切換,可劇毒蛛絲,擅長潛伏,佈網,掌握魔獸技【毒繭】、【足刺】,弱點:懼火……”

“冤魂,幽靈形態生物,可腐蝕精神力,掌握深淵魔獸技能【恐懼衝擊波】,弱點:懼火……”

“掘地獸,地下潛伏者……”

一路走來,他遇到了很多奇奇怪怪的深淵魔獸。

等等。

爲什麼有有一種真人玩網遊的錯覺?

關鍵是這些深淵魔獸,還真的可以爆出東西。

“我喜歡這種設定,嘿嘿。”

林北辰很快就享受其中。

他皮糙肉厚,加上有【智慧識物】這種無物不識的作弊器,林大少終於享受到了神擋殺神、佛擋殺佛的主角待遇。

之前香顏祭司說過一句話——

“魔淵之內,連神的目光,都無法注視。”

因此林北辰嘗試着使用五系混沌氣。

效果驚人。

注入了依靠【五氣朝元訣】APP修煉而來的五系混沌氣的黑劍,鋒銳無比,遇到的深淵魔獸幾乎沒有一合之敵。

不愧是大荒神族的鎮族功法啊。

林北辰讚歎。

同時,他的實力,也在飛速地提升着。

再過了一個時辰,林北辰已經察覺到了一個事實——

魔淵第四層的深淵魔獸們,好像都無法給自己造成任何的威脅了。

這不是他飄了。

而是事實。

哪怕是號稱有着龍族血統,被稱之爲第四層最強大的深淵魔獸【石化巨蜥】,也都難擋五系混沌氣加持的黑劍一擊。

他甚至退回去,逮住了一條‘綠噴子’,掐着它的脖子,讓它將毒液噴在自己的手臂上,結果皮膚安然無恙,連一根毫毛都沒有俯視掉……

“我的實力,也增長的太快了吧?”

他有些難以置信。

難道這就是激活了‘劍仙神位’帶來的效果嗎?

林北辰坐在原地想了想,決定返回第四層中轉站,轉而前往第五層魔淵歷練冒險。

雖然他如今可以隨意獵取第四層的所有深淵魔獸,獲取源源不斷的獸源,但可以想象的是,第五層深淵魔獸的獸源更具價值。

一頭第五層普通深淵魔獸的獸源,也許就比得上這第四層深淵魔獸之巔的【石化巨蜥】的獸源了。

同等時間下,無疑是在第五層冒險更加具有性價比。

林北辰打開【百度地圖】,前往出口。

很順利就來到了【神壁之門】前。

唯一讓他感覺到意外的是,這一次的第四層魔淵獵殺之行,自始至終竟然都沒有遇到過其他的冒險者。

跨入【神壁之門】。

時空交錯的感覺傳來。

然後眼前光線猛地一亮。

嘈雜聲傳來。

林北辰回到了燈火通明的第四層中轉站。

“哎,這位爺,恭喜您順利返回,可有什麼戰利品要出售啊,小的是‘神財堂’的掌櫃,可以高價收購的哦……”

“爺,我們‘金器會’開價更高哦。“

“【礦石之主】麾下‘魔源齋’,童叟無欺,這位爺,你有什麼貨物,可以拿出來讓我們掌掌眼……”

林北辰纔剛適應了這裡的光線,周圍已經有十幾個掌櫃、跑堂、導購之類的人衝上來,將他熱情地圍在一起。

“這些人竟然如此有眼光,知道我的身上有好貨?”

林北辰不由得感慨,身爲有史以來第一個偷渡到神界的美男子,不愧是渾身上下散發着主角光環,想低調想隱藏都不行。

但他還沒有來得及開口談價……

“聖光之盾’冒險團的第五位揹包客出來了。”

不知道是誰,扯着嗓子吼了一聲。

然後圍在林北辰身邊的導購們,一下子就呼啦一聲全跑了,朝着那個‘聖光之盾’冒險團的第五位揹包客衝了過去,就好像是看到了熱騰騰大便的餓狗一樣。

(⸝⸝⸝ᵒ̴̶̷̥́ ⌑ ᵒ̴̶̷̣̥̀⸝⸝⸝)?

林北辰:我日。

童話裡都是騙人的。

這時,他才發現,原來每一個從【神壁之門】中活着走出來的冒險者,都會有各大店鋪的導購、採購們衝上去勾搭。

而且這些採購者們,也很有眼力見。

一眼就能夠看出來,誰是大豐收出來的,誰是倉皇逃命的,誰身上有貨,誰空手而歸。

像是林北辰這種穿着華貴黑甲的人,縱然是兩手空空,也會被攀談詢問。

林北辰拿出【灰毛狼犬】的獸源,放在掌心:“誰家收購?”

眼見到是最低級的獸源,而且才幾十枚而已,大多數店鋪的採購者都興趣缺缺,直接散去。

“客人,每一枚0.1點信仰值。”

最後,就剩下了一位自稱是來自於‘魔源齋’的採購者主動報價。

這是一個二十五歲左右的少婦。

容貌清秀,身形火爆,金色的長髮如同波浪披散,緊身的上衣將高聳的胸部襯托的越發挺拔,開叉到大腿根的白色短裙露出一雙筆直修長的大白腿,下襯白色的安全褲,勾勒出了完美的腿型,腳上蹬着看看護住腳踝的短皮靴,渾身上下都散發出成熟女性的火熱魅力。

看到她開口,其他幾個勉強有點興趣的詢價者也徹底散去。

畢竟這魔淵第四層中轉站,屬於【礦石之主】的主控之所,其他各家多多少少還是要給‘魔源齋’一些面子,哪怕這個少婦只是‘莫遠齋’中級別最低的白裙採購。

“魔源齋白裙導購青蕾?”

林北辰看到這清秀少婦的胸前,有一個金屬銘牌,上面寫着名字和職級,下意識地念出來。

“妾身雖然是白裙導購,但也可以全額購進您這一批獸源哦。”青蕾笑起來,宛如盛放的牡丹花一般迷人,聲音輕柔地道:“不知道大人的手中,還有沒有其他貨?”

“有的。”

林北辰此時身着黑甲,面甲也放下來,不露出五官,刻意改變了聲音,道:“不過,信仰值能不能兌換成神石?”

青蕾臉上露出驚訝的神色,道:“大人,信仰值在魔淵中交易最爲保險,而且也是冒險者之間通用的貨幣,神石流通會出現磨損,很少有人將信仰值兌換爲魔石的。”

嗯?

林北辰一愣。

他心中頗多疑惑,正好藉此機會問了出來。

這個叫做青蕾的收購者,極有耐心,解釋了一番。

到最後,林北辰明白了。

神石相當於黃金,而信仰值則相當於紙幣。

在神界的價值體系中,神石是一般等價物,而信仰值則是神石的符號。

幾乎所有的冒險者,乃至於大多數的眷族,平民,都以信仰值來購物賣物,支付消費。

神石的流通倒是也有,不過很不安全,容易被搶,且神石在流通之中有損耗、變質的情況出現。

神界的貨幣體系,原來是這樣的。

一枚神石可以兌換10000點信仰值。

聽到這個兌換比率,林北辰直接傻眼。

我特麼的在第四層辛辛苦苦殺的【灰毛狼犬】,一顆獸源竟然這麼廉價?

怪不得剛纔其他人聽到自己的叫賣,走了一大半。

“那這個呢?”

林北辰又取出了【綠箭蛇】,問道:“這種皮厚肉硬的死噴子,一條多少信仰值?”

第三百三十三章 好孩子,你和本官有緣哪第三百九十八章 都腫了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偷襲第五十二章 手機的新功能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大戰之後的收穫第一百一十三章 凌午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這就是神格?第三百三十章 在嗎?江湖救急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 巨大化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疑團第三百九十三 多人運動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破身第八百二十六章 她是我姐姐第七百六十八章 頂流級武道偶像的牌面第三百零七章 狩獵的夜梟第二百二十二章 三鼎之力第六百八十三章 劈山救母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老夫王忠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接着奏樂接着舞第八百二十一章 異姓長老林北辰第七百五十章 給你加雞腿第四百三十七章 強勢無敵第七百四十七章 消失的存在感第六百七十四章 老凌飄了第六百二十四章 青牙毒士第八百八十八章 北海帝國都是我在C第八十七章 無敵是多麼寂寞第六百八十六章 長夜漫漫第七百七十四章 萬目呆滯第八百九十六章 誰拱了誰?第一千四百八十三章 畢雲濤第八百五十一章 劍雪無名這個崽種第八百九十一章 海族贅婿出關了第四百一十八章 我也一樣第三百零四章 變故第七百二十八章 他還在演第三百零九章 火焰燃燒一切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與劍雪無名的第一次見面第八百三十八章 滅族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銀塵星路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 被家暴了第六百一十章 林北辰的騷操作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奔逃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一死一傷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我不是來賣的……第六百七十七章 好像缺點什麼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死亡之谷第四百四十三章 用劍砍才爽第二百六十七章 男兒當自強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雙神位第五百一十六章 少爺,這不是鳥第四百二十章 看我給你表演個打手槍第九百八十三章 荒神令第八百七十七章 這個正使,她不正經第七百二十八章 他還在演第五百零三章 有兩把槍的男人第三百八十七章 一身寶血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 裝完就跑真刺激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魔首硯山第五百八十九章 終於來了?第三百三十八章 嶄新的神殿第七百一十三章 太囂張了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 又被他裝到了第二百零八章 你能拿我怎麼樣?第二百三十四章 生怕情多累美人第二百一十三章 第二次親密交手第十二章 被震驚的丁三石第九百二十二章 十四支頂級劍道勢力第五百六十章 震撼一日第三百七十四章 氣出違禁詞第九百零九章 老丁的特殊長處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罪業在你身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 一會兒別走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原來你在這裡第八百一十章 真的是渣男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覆盤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神界大變局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被踩死了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戰神郭君第九百六十四章 不滅劍主第六百二十二章 被洗腦了?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小浮山驚變第八百八十三章 先殺爲敬第六百零六章 六個鮮紅感嘆號第二百章 好吃嗎?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試探第四百二十二章 攻殿驗神第一千零二十章 我的妻子是神明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竹院幫再聚第八百四十一章 捨得下本錢第一百四十六章 秦主祭第七百零八章 真香第九百六十四章 不滅劍主第五百七十七章 我被仙人跳了?第八百一十七章 破碎的世界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劍仙之名動四方第七百五十七章 一觸即發第一百九十四章 普通學員林北辰第九百六十五章 你是劍體嗎第三百六十二章 被迫恰飯
第三百三十三章 好孩子,你和本官有緣哪第三百九十八章 都腫了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偷襲第五十二章 手機的新功能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大戰之後的收穫第一百一十三章 凌午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這就是神格?第三百三十章 在嗎?江湖救急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 巨大化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疑團第三百九十三 多人運動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破身第八百二十六章 她是我姐姐第七百六十八章 頂流級武道偶像的牌面第三百零七章 狩獵的夜梟第二百二十二章 三鼎之力第六百八十三章 劈山救母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老夫王忠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接着奏樂接着舞第八百二十一章 異姓長老林北辰第七百五十章 給你加雞腿第四百三十七章 強勢無敵第七百四十七章 消失的存在感第六百七十四章 老凌飄了第六百二十四章 青牙毒士第八百八十八章 北海帝國都是我在C第八十七章 無敵是多麼寂寞第六百八十六章 長夜漫漫第七百七十四章 萬目呆滯第八百九十六章 誰拱了誰?第一千四百八十三章 畢雲濤第八百五十一章 劍雪無名這個崽種第八百九十一章 海族贅婿出關了第四百一十八章 我也一樣第三百零四章 變故第七百二十八章 他還在演第三百零九章 火焰燃燒一切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與劍雪無名的第一次見面第八百三十八章 滅族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銀塵星路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 被家暴了第六百一十章 林北辰的騷操作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奔逃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一死一傷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我不是來賣的……第六百七十七章 好像缺點什麼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死亡之谷第四百四十三章 用劍砍才爽第二百六十七章 男兒當自強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雙神位第五百一十六章 少爺,這不是鳥第四百二十章 看我給你表演個打手槍第九百八十三章 荒神令第八百七十七章 這個正使,她不正經第七百二十八章 他還在演第五百零三章 有兩把槍的男人第三百八十七章 一身寶血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 裝完就跑真刺激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魔首硯山第五百八十九章 終於來了?第三百三十八章 嶄新的神殿第七百一十三章 太囂張了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 又被他裝到了第二百零八章 你能拿我怎麼樣?第二百三十四章 生怕情多累美人第二百一十三章 第二次親密交手第十二章 被震驚的丁三石第九百二十二章 十四支頂級劍道勢力第五百六十章 震撼一日第三百七十四章 氣出違禁詞第九百零九章 老丁的特殊長處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罪業在你身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 一會兒別走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原來你在這裡第八百一十章 真的是渣男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覆盤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神界大變局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被踩死了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戰神郭君第九百六十四章 不滅劍主第六百二十二章 被洗腦了?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小浮山驚變第八百八十三章 先殺爲敬第六百零六章 六個鮮紅感嘆號第二百章 好吃嗎?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試探第四百二十二章 攻殿驗神第一千零二十章 我的妻子是神明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竹院幫再聚第八百四十一章 捨得下本錢第一百四十六章 秦主祭第七百零八章 真香第九百六十四章 不滅劍主第五百七十七章 我被仙人跳了?第八百一十七章 破碎的世界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劍仙之名動四方第七百五十七章 一觸即發第一百九十四章 普通學員林北辰第九百六十五章 你是劍體嗎第三百六十二章 被迫恰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