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事情鬧大了

林北辰看向人羣。

一羣連姓名都沒有的雜魚,都這個時候了,還敢煽風點火蠱惑人心。

他身形一動。

衆人只覺得眼前一花。

砰砰砰。

人羣中飛出來幾個人。

“哎呦。”

“啊……”

一個個慘叫着摔倒在地。

都是被林北辰用腳從人羣裡踹出來的。

“小雪,你來認一認,這些都是什麼東西。”

林北辰在虛空之中寫字。

“四子,還有***……張淳,你們幾個……”

韓洛雪認出來,這幾個都是街道上與冉知春玩的比較好的青年人。

“還有幾個不認識。”

她回頭向林北辰說道。

“一唱一和,演的一場好戲。”

“他們和冉知春是一夥兒,剛纔在人羣中配合他,就是爲了謀奪你們韓家的產業。”

“這冉知春,壞了良心。”

林北辰以手指在虛空之中寫字。

“什麼?”

“不會吧,大春可是很早就跟在韓老爹的身邊了啊。”

“大春這孩子挺憨厚,不會如此喪心病狂吧?不可能的。”

街坊們議論紛紛。

有人識字,有人不識字,議論了一會兒,也都知道了林北辰寫的是什麼意思。

“你過來。”

林北辰寫字,擡手找了找那個叫做‘小寶’的孩子。

孩子嚇得躲在他娘六嬸身後。

“你這個人,別嚇着孩子……”六嬸張嘴剛要呵斥。

林北辰眼睛一瞪。

一股殺氣澎湃而出。

六嬸嚇得僵立在原地,一動都不敢動。

林北辰這才掏出一塊白色的冰糖,交給韓洛雪,寫字道:“你問他,誰教他說之前的那種話的,只要老老實實說話,這塊糖就給他。不說的話,就殺他全家。”

韓洛雪明白過來什麼,結果冰糖,依言照做。

“是大春哥哥教我的。”

小寶已經十歲,大約也懂得一些事情,一看到林北辰這麼兇,再一聽說老實說話有糖果吃,一下子就把事情原原本本地說了出來。

是冉知春給了他六塊糖糕,讓他故意說那樣的話。

這下子,左右街坊們都反應了過來。

再結合之前的事情,隱約都明白,這件事情,自始至終都是冉知春的指使,是在陷害韓洛雪。

“那老韓的死……”

有人低呼。

是啊。

如此說來,老韓的死,冉知春纔是最大的嫌疑人。

“你還有什麼要說的?”

韓洛雪來到冉知春的面前,大而圓的眼睛裡充滿了仇恨,厲聲喝問道。

冉知春緩緩地擡頭。

一臉冷笑。

“我沒有什麼可說的。”

“呵呵,但是你以爲,今天的事情,就這麼結束了嗎?太天真了。”

他一臉陰狠怨毒地盯着林北辰,道:“你這個不知道哪裡來的小野種,壞了我的好事,呵呵,你也許不知道吧,我是‘黑色荊棘’的人。”

說完,他等着看林北辰的表情變化,

但林北辰卻沒有絲毫的動容。

反倒是旁邊的街坊們, 聽到這樣的話,頓時都轟地一聲像是炸了馬蜂窩一樣議論了起來。

一些膽小的人,當場轉身就走。

韓洛雪面色一變。

黑色荊棘和‘扭曲叢林’、‘幽影’一樣,是下三區最大的三個黑幫,一般平民根本不敢招惹,可以說是最大的毒瘤。

真個西北大區下三區,普通人誰敢招惹這樣的幫派?

黑幫的人,那可是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

“呵呵,臭啞巴,你死定了,呵呵,你不是很能打嗎?呵呵,等着吧,等‘黑色荊棘’幫會的人來了,看你還敢不敢動手。”

冉知春獰笑道。

話音未落。

啪!

林北辰擡手就抽了一耳光。

抽的冉知春半張臉都碎了,嘴一張,牙齒連着血水吐了出來。

他獰笑着。

一臉的陰狠怨毒,死死地盯着林北辰,並不懼怕。

倒是個硬骨頭。

林北辰也不以爲意。

這種狼心狗肺的東西,殺了他反倒是便宜了他。

留着慢慢炮製。

“小啞巴,你快走吧。”

韓洛雪此時已經回過神來,連忙推搡着,道:“這是我們韓家的事情,與你沒有關係,你快走……”

“哈,現在走?晚了。”

“打傷了我們,打傷了大春哥,就等於是打了‘黑色荊棘’的臉,能逃到那裡去?到時候,有你這個小雜種夠受的。”

“得罪了我們,這下三區……不,整個西北大區,都無有你容身之地。”

旁邊那幾個被踹到在地的同夥,頓時都囂張了起來。

林北辰一語不發,走去過。

咔嚓咔嚓咔嚓。

有一個算一個,全部都打斷膝蓋骨,拎過來讓他們跪在韓立的靈位前面。

其中一個堅持不住,破口大罵着,故意躺在地上。

嘭!

林北辰屈指一彈。

一縷劍氣直接射爆了他的腦袋。

院子裡頓時尖叫聲一片。

街坊們嚇得哇哇大叫,連忙後退。

誰想到這個小啞巴竟然是如此心狠手辣,殺人就像是踩死一隻螞蟻一樣。

其他的混混們,看到這一幕,頓時嚇得魂飛魄散,再也不敢耍渾,強忍着雙腿的劇痛,死死地跪在地上,任由血液滲出將身體周圍都染成血紅……

冉知春卻依舊滿眼怨毒地盯着林北辰。

一副‘有種你就殺了我’的表情。

蠻的很。

林北辰也不再理會他。

而是看向大門的方向。

“你快走吧,你闖禍了。”

吳薇也勸說,道:“孩子,你是個好孩子,走吧,我是老韓家牽連了你啊。”

“老孃。”

林北辰對着這個普普通通卻又善良的老太太笑了笑,寫字道:“我也是老韓家的人啊,您和老爹之前不是一直都把我當成是兒子對待嗎?從今以後,我就是您兒子,天塌下來,兒子來頂着。”

韓洛雪的眼眶一下子就紅了。

這一瞬間,她彷彿是一下子找到了主心骨,一下子勇氣重新衝到了身體裡。

林北辰擡手抹了抹他的頭髮,又寫道:“放心吧,今天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都要給咱老爹一個交代。”

……

……

院落外。

街道上。

‘聽雪酒館’發生的事情,已經傳了出去。

很多冒險者聞訊而來,想要去弄個清楚。

尤其是韓老爹平日裡樂善好施,爲人寬厚,因此在冒險者中頗有人緣,很多受過一些恩惠的冒險者,都想要來祭拜韓立。

但很快又有消息傳出來,說是此事與‘黑色荊棘’有關係,頓時九成九的冒險者,立刻轉身離去。

在大荒城的底層世界裡,幫會就像是毒蛇,像是瘟疫,像是一切陰暗歹毒的東西,一旦沾染上,不死也得脫層皮。

很多人都會敬而遠之,如避蛇蠍。

幫會份子爲了達成目的,無所不用其極,暗算,下毒,陷阱,綁架,刺殺……就算是強大的眷族戰士,也都有可能死在幫會的水銀瀉地一般的手段中。

再強大的冒險者,也都不願意和這些人有過節——準確地說,甚至都不願意和他們出現在同一個地方。

只有少數的冒險者,進入到了院落裡。

等他們知道了發生的事情,也都保持着沉默。

很多的目光,都聚焦在林北辰的身上。

這個白衣少年英俊的像是神一樣。

他一襲白衣靜靜地站在靈堂的門口,身後跪着冉知春等人,破碎膝蓋的血水漫紅了地面,讓整個 靈堂充斥着一股血腥氣息,也讓白衣如雪的他,像是一尊復仇的劍仙。

這樣英俊出塵,氣質卓絕的少年,不應該出現在這裡。

但他卻出現在了。

他在等待着。

等誰?

自然是等‘黑色荊棘’幫會的人出現。

少年意氣比天高。

但這個世界,只有意氣有用嗎?

很多冒險者默默地在心中捶問自己。

在院牆外,有一輛黑色的馬車。

馬車前後左右沒有任何的銘文徽章標誌,牽引馬車的是來自於魔淵深處的魔獸‘風引獸’,隱晦地向所有人昭示着車內之人身份的特殊。

馬車伕是個穿着黑色連帽斗篷衫的中年大旱,斗篷邊緣之下可以看到一張紅色茂密絡腮鬍的臉,每一根呼吸都如浸染了生靈鮮血的鋼針一樣,他的手掌關節粗大,裸露在外的手臂肌肉發達猶如刀削斧砍,腰間懸着劍,手中握着馬鞭……

“大人,‘黑色荊棘’的人,很快就要到了。我們要不要現在就出去?”

馬車伕低聲地問道。

“先看看再說。”

馬車裡傳來了一個輕柔的女聲:“這個白衣少年有意思,看看他接下來打算怎麼做。”

“是。”

馬車伕恭敬地回答。

話音落下。

遠處地面傳來了震動之聲。

是大量人羣在發足狂奔時候形成的共振。

尤其是大羣的武者,散發氣息狂奔時,仿若是千軍萬馬奔騰呼嘯而至一樣,產生的氣勢,足以讓普通人心驚膽碎。

是‘黑色荊棘’幫會。

他們來了。

關注着今日之事的很多人,頓時心中一顫。

尤其是當他們看到那黑壓壓的一片,彷彿是吞噬一切的黑色潮水般的人羣,填滿了街道和小巷,從四面朝着‘聽雪酒館’彙集的時候,一種難言的恐懼將他們淹沒。

這麼多人。

這是‘黑色荊棘’幫會份子一下子都聚集齊了嗎?

“快看,那是‘荊棘之主’傑拉。”

一位站在屋頂的年輕冒險者失聲驚呼。

‘黑色荊棘’的會長竟然親自來了?

事情鬧大了啊。

------

兄弟萌晚安

第四百四十四章 你是真的狗第一百七十章 激變(1)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噬極吞星鼠第三百七十九章 十一殺第四百六十九章 第一次碰撞平分秋色第五百三十七章 無敵殺神第六十七章 隱藏了實力?第四十八章 你別忘了我可是一個渣男第四百四十一章 不好意思,打偏了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突然的變化第九百九十五章 但也很討厭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六大罪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斬盡殺絕第七百五十六章 安排一百七十一章 大開殺戒第八百一十五章 裝逼如風,常伴吾身第二百八十六章 今非昔比第四百九十七章 您不大戰三百回合了?第六百一十章 林北辰的騷操作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所謂真相?第五百一十三章 保大還是保小?第二百九十二章 第一學院女劍首第一千五百八十二章 祭獻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 比硬度?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四句話,兩個動作第七百一十七章 我不和你廢話第二百四十四章 一狗一狼一虎第四十一章 北辰讓犁第四百二十八章 神性之海第一百八十三章 邀請和拒絕第五百七十九章 重生第三百二十一章 林北辰的抉擇第三百二十八章 心狠手辣第八百八十六章 等等,你不配第七百一十二章 再見七皇子第五百一十二章 來讓叔叔抱抱第七十七章 入魔·天外邪魔第一百三十九章 你教教我唄第一千一百章 虢主神第一百四十六章 秦主祭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 對不起,我走錯了第七百七十三章 給京中的各位打個招呼吧第七百三十一章 孫行者第三章 少爺,大事不好了第七百三十八章 忌會客第三百四十二章 終於回來了第七百零九章 星辰石第九百四十八章 一根毛都沒有了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我沒聽清楚你再說一遍第七百二十三章 天人之門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銀塵星路第二百五十八章 劍士精神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秦老師小課堂開課了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魔帝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林北辰殺瘋了第四百二十二章 攻殿驗神第五十五章 我已經不是過去的我了第七百三十三章 深井天人第五百六十二章 這能忍?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馬達馬達大內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變前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林北辰的警告第七百七十章 三妙聖手第七百零八章 真香第六百七十二章 取而代之第八百九十七章 豬也能這麼快?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主神隕落(3)第九百零四章 下手輕點第五十章 雙面人格第三百八十八章 你有種等他蹲完第八百五十二章 反客爲主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主神隕落(4)第七百七十一章 舉國觀戰第六百一十三章 喝酒壓壓驚第三百零二章 碾壓的開端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你爸媽貴姓?第一百二十八章 那一笑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捍衛大帥榮耀義不容辭第三十七章 戰木心月(1)第七百七十六章 插手第一百一十五章 一招第三百八十四章 那我們父子站隊吧第三百五十四章 翻臉不認人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強勢碾壓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衆神之父的武庫第九百四十七章 劍冢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雙槍會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貪財的英雄?第六百六十五章 影子能算是人嗎?第八百零七章 開戰第三百五十三章 笑紅塵第九百一十四章 我有一個好辦法第一千五百八十五章 插花第二百六十二章 十大天驕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擋我者死第一百九十七章 林同學真幽默第九百九十七章 狩獵,正式開始第九百一十一章 御姐誰不愛呢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難道是他?第一百三十四章 林北辰被人堵了
第四百四十四章 你是真的狗第一百七十章 激變(1)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噬極吞星鼠第三百七十九章 十一殺第四百六十九章 第一次碰撞平分秋色第五百三十七章 無敵殺神第六十七章 隱藏了實力?第四十八章 你別忘了我可是一個渣男第四百四十一章 不好意思,打偏了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突然的變化第九百九十五章 但也很討厭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六大罪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斬盡殺絕第七百五十六章 安排一百七十一章 大開殺戒第八百一十五章 裝逼如風,常伴吾身第二百八十六章 今非昔比第四百九十七章 您不大戰三百回合了?第六百一十章 林北辰的騷操作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所謂真相?第五百一十三章 保大還是保小?第二百九十二章 第一學院女劍首第一千五百八十二章 祭獻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 比硬度?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四句話,兩個動作第七百一十七章 我不和你廢話第二百四十四章 一狗一狼一虎第四十一章 北辰讓犁第四百二十八章 神性之海第一百八十三章 邀請和拒絕第五百七十九章 重生第三百二十一章 林北辰的抉擇第三百二十八章 心狠手辣第八百八十六章 等等,你不配第七百一十二章 再見七皇子第五百一十二章 來讓叔叔抱抱第七十七章 入魔·天外邪魔第一百三十九章 你教教我唄第一千一百章 虢主神第一百四十六章 秦主祭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 對不起,我走錯了第七百七十三章 給京中的各位打個招呼吧第七百三十一章 孫行者第三章 少爺,大事不好了第七百三十八章 忌會客第三百四十二章 終於回來了第七百零九章 星辰石第九百四十八章 一根毛都沒有了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我沒聽清楚你再說一遍第七百二十三章 天人之門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銀塵星路第二百五十八章 劍士精神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秦老師小課堂開課了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魔帝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林北辰殺瘋了第四百二十二章 攻殿驗神第五十五章 我已經不是過去的我了第七百三十三章 深井天人第五百六十二章 這能忍?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馬達馬達大內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變前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林北辰的警告第七百七十章 三妙聖手第七百零八章 真香第六百七十二章 取而代之第八百九十七章 豬也能這麼快?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主神隕落(3)第九百零四章 下手輕點第五十章 雙面人格第三百八十八章 你有種等他蹲完第八百五十二章 反客爲主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主神隕落(4)第七百七十一章 舉國觀戰第六百一十三章 喝酒壓壓驚第三百零二章 碾壓的開端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你爸媽貴姓?第一百二十八章 那一笑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捍衛大帥榮耀義不容辭第三十七章 戰木心月(1)第七百七十六章 插手第一百一十五章 一招第三百八十四章 那我們父子站隊吧第三百五十四章 翻臉不認人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強勢碾壓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衆神之父的武庫第九百四十七章 劍冢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雙槍會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貪財的英雄?第六百六十五章 影子能算是人嗎?第八百零七章 開戰第三百五十三章 笑紅塵第九百一十四章 我有一個好辦法第一千五百八十五章 插花第二百六十二章 十大天驕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擋我者死第一百九十七章 林同學真幽默第九百九十七章 狩獵,正式開始第九百一十一章 御姐誰不愛呢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難道是他?第一百三十四章 林北辰被人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