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一章 眼神

陳平安雙指捻動手中的那根青竹筷子,“怎麼說?”

陸尾說道:“能活就活。”

寄人籬下,不得不低頭,此刻形勢不由人,說軟話沒有用處,撂狠話一樣毫無意義。

就像陸尾之前所說,山高水長,希望這位行事跋扈的年輕隱官,好自爲之。天地四時交替,風水輪流轉,總有重新算賬的機會。

陸尾似乎有了決斷,猶有閒心瞥了眼那根僅剩的青竹筷子。

陳平安之前以一根筷子作劍,直接劈開一張替身的斬屍符。

這等劍術,如此殺力,只能是一位仙人境劍修,不做第二想。

關鍵是這一劍太過玄妙,劍道軌跡,就像一小段絕對筆直的線條。

一劍遞出,劍光直落,無視光陰長河的流淌,無視天地靈氣的聚散,這就是傳說中的術近乎道。

而天底下最直道而行的神靈“神通”,就是比萬千術法更早雨落人間的劍術。

“不曾想陸老前輩如此硬氣,陸氏門風終於讓我高看一眼了。”

陳平安問道:“能活就活?那麼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爲……一死亦可?”

陸尾嗤笑一聲。

想讓我搖尾乞憐,休想。

對於劍法,陸尾還真所知甚多。

所謂的“不是劍修,不可妄言劍術”,當然是年輕隱官拿話噁心人,故意小覷了這位陸氏老祖。

其實關於人間劍道和天下術法的淵源,中土陸氏不敢說已經掌握十之八九的真相,但是比起山上頂尖宗門,確實要知曉一部老黃曆前邊的太多秘密。

別看陸尾這會兒的神色瞧着鎮定自若,其實心湖的驚濤駭浪,只會比太后南簪更多。

難道家族那封密信上的諜報有誤,其實陳平安尚未歸還境界,或者說與陸掌教悄悄做了買賣,保留了一部分白玉京道法,以備不時之需,就像拿來針對今天的局面?

這個老祖唉,以他的通天道法,難道就算不到今天這場災殃嗎?

斬斷紅塵線、跳出三界外,故而額外吝嗇祖蔭,不願與中土陸氏有任何瓜葛牽連?

只是你陸沉不照拂陸氏子弟也就罷了,只是何至於如此坑害自己。

按照陸氏家譜上邊的輩分,陸尾得稱呼白玉京三掌教一聲叔祖。

陸尾心思急轉。

或者說是這位“劍主”,已經掌握了數條劍術大道?

問題在於陸氏家族的那座占星臺,並無關於此事的任何記載。

在這件比天大的事情上,陸氏家主和那幾位觀測星象的觀天者,以及那撥負責查漏補缺的嶽瀆祝史、天台司辰師,對自己這個離鄉多年、即將回歸家族的陸氏老祖,絕對不敢、也不宜有任何隱瞞。

因爲陳平安只要從那個古老存在,每學習到一條劍道,一種劍術,就會大道顯化而生,引發天象異動。

可能是某顆遠古星辰的墜落,或是某段光陰長河的突兀乾涸!

在當年陳平安走上那座小鎮廊橋之後,中土陸氏得知消息,立即就有了一番大動作,家主親自領銜坐鎮司天臺,不惜耗費了極大精力,追蹤此事,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不敢有絲毫懈怠。

將那幾撥專門負責勘驗劍道走勢的陸氏觀天者,這些年的閉關不出,形容成爲“目不轉睛”,毫不誇張。

與陸尾同出宗房的陸臺,當年爲何會單獨遊歷寶瓶洲,又爲何會在桂花島渡船之上恰好與陳平安相逢?

就是陸氏百思不得其解一事,爲何已經獲得認可的“劍主”,一位新任“持劍者”,非但沒有成爲一位劍修,甚至沒有學成任何一門劍術。

所以才需要有人來到陳平安身邊,就近觀測此事。

至於陸臺自己則一直被矇在鼓裡。

最終那個被家族寄予厚望、卻選擇忘恩負義行事的宗房子弟,狠狠擺了家族一道。

就因爲陸臺在桐葉洲自作主張地泄露天機,差點將整個中土陸氏,連同宗房加上所有旁支,全部拽入一座無底深淵。

陸尾是事後得知,當年在家族的那座司天臺,因此出現了一口無止境的巨大古井,籠罩住所有的觀天者,暗無天日。

所幸這等古無記載、驚世駭俗的天地異象,只是一閃而逝,快得就像從無出現過,但越是如此,陰陽家陸氏就越清楚其中的輕重利害。

一着不慎,即是覆巢之兇象。

鄒子可恨!可怕鄒子!

陳平安說道:“朋友的朋友,未必是朋友,敵人的敵人卻可能成爲朋友。鄒子算計過我,也算計你們,所以說我們在這件事上,是有機會達成共識的。”

陸尾不露聲色,內心卻是悚然一驚。

陳平安神情閒適,手持一根竹筷,輕輕敲擊已經翻轉過來的桌面。

不愧是仙家材質,常年不見天日的桌子反面,依舊沒有絲毫劣跡。

“陸前輩不要多想,方纔這個用來試探前輩道法深淺的拙劣劍招,是我自創的劍術,遠未圓滿。”

陳平安微笑道:“你們中土陸氏未能依循天象徵兆,在我身上找到蛛絲馬跡,絕對算不上什麼失職,更不是我小小年紀就能夠遮掩耳目,瞞天過海。要怪就怪當年小鎮龍窯那邊的勘驗結果,誤導了陸老前輩,說不定我不是什麼天生的地仙資質,要更高些,是你和大驪地師們都看走眼了,很簡單的道理,一旦某個起始的一就錯了,之後何來一百一千一萬的正確?皆是‘萬一’纔對吧,陸前輩身爲堪輿家的宗師,以爲然?”

除此之外,陳平安還有一門劍術取名“片月”。

一極簡一至繁,剛好是兩個極端。

陳平安提起那根青竹竹筷,笑問道:“拿陸老前輩練練手,不會介意吧?反正不過是折損了一張真身符,又不是真身。”

可憐南簪作爲今天設宴待客的東道主,貴爲大驪太后,結果從頭到尾,一句話都沒能插上嘴,也不敢隨便開口。

陳平安身邊,站着一個能夠掌控心絃的小陌,可陸尾畢竟是一位仙人境巔峰的陰陽家大修士,所以小陌只能爲自家公子提供一些關於陸尾心湖的關鍵詞語,以及零碎片段的“心聲”,例如陸氏觀天者,星辰墜落,長河干涸,陸氏嶽瀆祝史,天台司辰師,鄒子……

陸尾笑道:“陳山主自然當得起‘天資卓絕’一說。”

不是什麼天生劍胚,卻能在後天溫養出兩把品秩極高的本命飛劍,最終成爲一位名副其實的劍修。

陸尾雖然不清楚爲何那個存在,沒有傳授身爲“劍主”的陳平安任何劍術,但是絕對不信是什麼大驪朝廷看走眼,本命瓷燒造一事,是三山九侯先生傳下的秘法,勘驗資質,絕無問題。

陳平安擡頭看了眼天色,再稍稍轉頭,瞥了眼地上那張給大驪太后準備的挑燈符,此符要比那一炷雲霞香的下場好不少,雖然墜地,還沾了些酒水,卻依舊在緩緩燃燒。在今天的這局酒宴上,既像是南簪的保命符,又是陸絳的催命符。

南簪順着陳平安的視線,瞅了眼地上的符籙,她的內心焦急萬分,翻江倒海。

陳平安將那根筷子丟到桌上,剛好橫在相對而坐的兩人中間,將一張桌子對半分。

南簪知道陳平安這個動作的深意,用心險惡至極!

是問她,怕不怕大驪朝廷一分爲二,陷入南北對峙的分裂格局。

不是說陳平安可以單憑一己之力,就爲曹枰在內的上柱國姓氏,爲那些“棋子”作出決定,而是陳平安如今在大驪京城,一旦做出了某個立場鮮明的決定,那些棋盤上的數量繁雜、利益糾纏的棋子,就會自行權衡利弊,審時度勢,趨利避害,尋求利益,最終“趨同”,與陳平安的那個決定相互依附。

一顆顆位居廟堂、山上要津的重要棋子,或繼續袖手觀望,或暗中推波助瀾,或乾脆親身走上賭桌……

南簪只是憑藉那串靈犀珠,記起了之前數世記憶,並不完整,只是恢復一部分記憶,這自然是陸尾早就在這件山上至寶上動了手腳,免得陸絳在這一世成爲大驪太后南簪,頭髮長見識短,自以爲是,不顧大局地一個發狠,陸絳就癡心妄想與家族劃清界線,中土陸氏當然不是沒有手段讓南簪回心轉意,只是如此一來,白白消耗手段,對中土陸氏,對大驪王朝,都不是什麼好事。無論是皇帝宋和,還是藩王宋睦,極有可能,兄弟二人都會因此敵視中土陸氏。

陸尾說道:“既然陳山主沒有濫用劍術,說明雙方還有商量的餘地。”

已經重新站在公子身後的小陌,聽到這句話,忍不住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耳朵。

小陌只覺得開了眼界,好傢伙,變着法子自尋死路。

浩然天下的仙人境修士,膽子就這麼大嗎?佩服佩服,要是當年自己有這種膽子,早就去三教祖師幹架了吧。

陳平安點頭說道:“也好,讓我可以順便知道陸氏祠堂裡邊的續命燈,是不是比一般祖師堂更高妙些,是否能夠讓一位仙人不跌境,僅僅是此生無望飛昇而已。”

擡起右手,從陳平安掌心的山河脈絡當中,憑空浮現一枚六滿印。

陳平安手託一枚古老的五雷法印,“那就請你去跟某位外鄉道友做個伴,巧了,兩位都曾是仙人。”

託月山一役,印章四面總計三十六尊“閉目”神靈,皆已被身負十四境道法的陳平安,“點睛”開天眼。

祭出法印,雷君電母、雨師風神在內,三十六神靈同時睜眼,各司其職,襯托得陳平安如那手握陰陽造化的上古得道之士,在掌心自成天地,天道循環。

陸尾臉色劇變,實在是由不得他故作鎮靜了。

點燃續命燈,徹底脫胎換骨,更換一副皮囊,除了跌境,此外最怕一事,就是修士的魂飛魄散,卻“死得不乾不淨”,魂魄被外人拘拿,脫困不得,不然就像落個類似“骨肉分離,天各一方”的尷尬境地,對於重塑肉身、魂魄的修道之人而言,一旦重新登山修道,卻猶有“前世前身”的紅塵糾纏,無異於雪上加霜。

可陳平安只是一位劍修,至多還有純粹武夫的身份,如何精通雷法符籙,關鍵還學了一門極爲上乘的拘魂拿魄之法?

以雷局鍛造出來的煉獄,尋常練氣士不知真正厲害所在,不知者無畏,深知內幕的陰陽家卻是無比忌憚,雷局別稱“天牢”!

更讓陸尾心生悲憤、再轉爲淒涼心境的,還是那枚法印的天字款,竟是以極其罕見的倒印法,篆刻“令,敕,沉,陸”四字!

不是符籙大家,絕不敢如此顛倒行事,故而定是自家老祖陸沉的手筆無疑了!

陸尾仍是不敢相信,一個修道歲月才半甲子的陳平安,就能夠憑藉自身符籙造詣,倒刻符文!

況且這枚法印的品秩如此之高,存世如此之悠久。

如果不是確定眼前青衫男子的身份,陸尾都要誤以爲是龍虎山天師府的某位黃紫貴人。

陳平安喊道:“小陌。”

南簪趕緊轉頭,伸手擋住那些符籙蹦碎開來的漫天符光。

所幸又是一張用以替死換命的斬屍符。

只是陸尾真身,依舊被小陌一隻手牢牢按住。

小陌雙指併攏,輕輕拍了拍陸尾的肩頭,再次將“陸尾”敲成粉碎。

三張斬屍符,都已經用掉。

南簪一臉呆滯。

這就算是談崩了?

自己還沒開口說話呢。

既然陳平安都要與整個中土陸氏撕破臉了,一個陸絳能算什麼?

陸尾好像心知必死,語氣平淡,“陳平安,你不要太欺人太甚了。要殺便殺,何必辱人。”

那個小陌故意沒有去動自己的這副真身。

而那個心機深沉的年輕人,好像篤定自己要使用其餘兩張真相符,然後作壁上觀,看戲?

小陌感慨道:“天下學問,教人爲難。既說人做人留一線,能饒人處且饒人,又教我們斬草除根不留後患,以免反受其害。”

接下來一幕,更讓陸尾道心不穩。

青衫客掌心起雷局!

雷法浩蕩,道意精純。

陸尾愈發大驚失色,下意識身體後仰,結果被神出鬼沒的小陌再次來到身後,伸手按住陸尾的肩頭,微笑道:“既然心意已決,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躲個什麼,顯得不豪傑。”

陳平安冷不丁說了一番讓南簪如墜雲霧的言語,“齊先生當初在驪珠洞天,能讓陸尾求死不得,我當然差得遠了,只能讓你求死容易,覓活稍難。”

“陸尾,以後在你家祠堂那邊點燈續命了,還需記得一事,以後不管在何地何時,只要見着了我,就乖乖繞路走,不然對視一眼,等同問劍。”

陸尾再無半點世外人的出塵氣象,急匆匆說道:“陳平安,有話好說,本命瓷一事,實不相瞞,我確實無法擅自定奪,但是我可以馬上飛劍傳信中土陸氏,懇請家主親自回信,一定給你一個確切答覆!”

陸尾當然不願就此淪爲一具魂魄分離的牽線傀儡,

只見那個年輕人雙手籠袖,笑眯起眼,思量片刻,視線偏移,“小陌啊,聊得好好的,又沒讓你動手,幹嘛與陸老前輩慪氣。”

小陌立即點頭道:“是小陌衝動了。”

然後小陌拍了拍陸尾的肩膀,像是在拂去灰塵,“陸老前輩,別見怪啊,真要見怪,小陌也攔不住,只是切記,千千萬萬要藏好心事,我這個人心胸狹窄,不如公子多矣,所以只要被我發現一個眼神不對勁,一個臉色有煞氣,我就打死你。”

陸尾身體緊繃,一個字都說不出口。

南簪則恨不得把桌對面那張笑臉撓出花來。

陳平安身體前傾,重新拿回那根筷子,左手持筷,指了指一旁被小陌始終拘禁在原位的陸尾,“只需要我做一件小事?你和中土陸氏的胃口,可比南簪可要大多了。”

每一次輕輕晃動,都看得南簪道心震顫。

至於被指指點點的陸尾,作何感想,不得而知,反正肯定不好受。

陸尾疑惑道:“陳山主何出此言,是不是誤會了什麼?我連那樁小事都沒說。”

陳平安盯着陸尾,然後嘆了口氣,有些神色恍惚,自言自語道:“果然還是把我當做一棵田間壠邊的稗草啊。”

鄉野間稗子,一年生草本,近水,稻田間溝渠旁,近水則生,所以就會有老農尋稗草,與稻苗區分開來,見到了就隨手拔除。

陳平安看着那個陸尾,搖頭道:“可我如今已經讀過不少書,不再是那個連本拳譜都不會看的窯工學徒了。”

陳平安手持筷子,站起身,繞着桌子緩緩散步,瞥了眼桌子,既是自己的棋局,又是陸氏某種試圖以天象地理作爲更大棋盤的隱晦手段。

說不定鄭居中先前讓自己不要選址桐葉洲,除了讓自己倍感無力之外,還有某種深意?

甚至就是一種需要自己去刨根問底的暗示?謎題謎底之所在,就與陰陽家陸氏有關?

比如今天待客的南簪陸尾兩人,一男一女,就涉及陰陽兩卦的對峙。那麼與此同理,寶瓶洲的上宗落魄山,與桐葉洲的未來下宗,自然而然,就存在一種類似的山勢牽引,其實在陳平安看來,所謂的山水相依最大格局,難道不正是九洲與四海?

沒有任何徵兆,小陌以雙指割掉陸尾的那顆頭顱,同時以後者體內蟄伏的無數條劍氣,將其鎮壓,無法動用任何一件本命物。

與此同時,剛剛閒庭信步繞桌一圈的陳平安,一個手腕翻轉,駕馭雷局,將陸尾魂魄拘押其中。

南簪嚥了咽口水。

陳平安手託雷局,繼續散步,只是視線一直盯着那張桌面。

小陌則將那顆頭顱輕輕放回脖子上邊,微微屈膝,左右張望一番,將那顆腦袋稍稍移了移位置,先前有點歪了。

暫時死不了,好歹是個仙人。

南簪臉色慘白,如喪考妣。

瘋子,都是瘋子。

南簪知道,真正的瘋子,不是眼神炙熱、臉色猙獰的人,而是眼前這兩個,神色平靜,心境古井無波的。

話不多說,事沒少做。

陳平安收回視線,低頭端詳掌心雷局中的仙人魂魄,微笑道:“對不住前輩,如此斬殺仙人,確實是晚輩勝之不武了。稍等片刻,我還需要再捋一捋思路,才能牽起個線頭。”

歸功於文廟功德林、與人云亦云樓以及大驪欽天監的三處藏書,又因爲陳平安早就對中土陸氏“仰慕已久”,涉及到當年劍氣長城的的十三之爭,以及被鄒子拿來針對自己的陸臺和“劉材”,所以陳平安這些年對陰陽家和中土陸氏的暗中探詢,可以說是不知疲倦。

中土陸氏的一姓家學,就幾乎等同於陰陽學,完全可以將陸氏視爲浩然天下一座最大的欽天監,海納百川,藏書極豐。

就像寶瓶洲的雲林姜氏,在從中土遷徙之前,祖上曾是上古時代的大祝,輔佐文廟禮聖,大祝負責祭祀祈禱之事,着青衣朱裳、無旒冕之祭服,常駐祠內,專事鬼神,職掌天下讀祝,祈福祥永貞,天人和同,常有大年。

而中土陸氏的先祖,在浩然歷史上,曾是文廟六官之一的太卜。如今山下王朝六部衙門的別稱,其實很大程度上就源於這上古文廟六官。而太卜其中一樁職責,就是負責看管一本極有來頭的經書,那部後世三教百家皆有所涉獵的羣經之首,在浩然天下的流傳,並無任何禁止,讀書人可能只需要花十幾文錢,就能買上一本。但是還有兩部大經,卻是被束之高閣了,因爲涉及到太多具體、詳實的修行之法,前者如祖山、大嶽,後者如兩座儲君之山,兩部輔經,其中一部放在文廟功德林的麟臺,另外一部的初刻初本,好像就藏於陸氏司天臺一處名爲芝蘭署的秘境。

不同於一般陰陽家五行相剋的學說,傳聞此書以艮卦開始,學問命理,如山之連綿。先前陸尾親口說陸氏有地鏡一篇,估計就是來自這部大經的分支。總之你陸尾所謂的那件小事,註定繞不開自己與落魄山的命理,甚至陸氏在桐葉洲北方地界,早有謀劃了,比如爲自己安排好了一處看似上天垂象的形勝之地,卻是中土陸氏用以勘察三元九運、六甲值符的某種山川座標。

“我的人生軌跡如水長流,與我的山頭不動,上下兩宗遙遙對峙,雙方共成經緯線?只不過你們中土陸氏的這場觀道,還需要一條脈絡的起始點,就是你們希望我答應的那件小事?事情肯定不大,我相信,但是這件小事,肯定在未來歲月裡,牽扯出數量最多的伏線和引線。”

“怎麼,故伎重演,你們陸氏是把我當成那位大驪先帝了?”

“陸尾,你自己說說看,該不該死?”

陸尾的“屍體”呆坐原地,全部魂魄在那雷局內,如置身油鍋,時刻承受那雷池天劫的煎熬,苦不堪言。

不是陳平安的言語,戳中了這位陸氏老祖的心思,而是寥寥數語,像是“幫着”陸尾點破了天機。

棄子。

原來自己比南簪好不到哪裡去,皆是那個家主陸升眼中可有可無的棄子。

陳平安瞥了眼掌心牢籠內的陸尾魂魄,嘖嘖道:“竟然只是個被矇在鼓裡的可憐蟲,有點讓人失望了。”

合攏手掌。

五雷匯聚。

如天地併攏,

來自陸尾神魂的那種無聲哀嚎,讓彷彿刺破耳膜的南簪抱住腦袋,她才發現痛苦的來源,是自身道心的震顫和心湖的翻涌。

陳平安擡起頭,望向那個南簪。

南簪滿臉痛苦之色,艱難開口道:“我已經將那本命瓷的碎片,派人偷偷放回驪珠洞天了,在哪裡,你自己找去,反正就在你家鄉那邊……此事老祖陸尾都不知曉,我當然要爲自己某一條退路,但是到底藏在哪裡,你只管自己取走我手上的這串靈犀珠,一探究竟……”

按照南簪的小算盤,這個泥腿子跟陸氏老祖談妥了,她大不了讓人從小鎮取回本命瓷,談不攏,比如陸氏老祖準備將自己捨棄,那就怨不得自己獨自跟陳平安做買賣了,你們陸氏真當大驪王朝是任人拿捏的軟柿子了?我是南簪,出身豫章郡的大驪太后,不是什麼陸絳。

陳平安用一種可憐的眼神望向南簪,“玩弄心計,憑你贏得過陸尾?想什麼呢,那串靈犀珠,已經徹底作廢了。趁着陸尾不在場,你不信邪的話,大可以試試看。”

南簪如遭雷擊,立即低頭,伸手捻動一顆顆靈犀珠,原本蘊藉靈彩的珠子,好像失去了一層山水禁制障眼法,變得黯淡無光,呈現出一種枯死。

小陌悄悄收起那份剝削掉靈犀珠的劍意,疑惑道:“公子,不問問看藏在何處?”

陳平安以心聲笑道:“我已經知道藏在哪裡了,回頭自己去取就是了。”

反正離着自己的祖宅,就幾步路。

南簪擡起頭,看了眼陳平安,再轉過頭,看着那個屍首分離的陸氏老祖。

眼中恨意,已經一般多。

但是這位大驪太后看待前者,一半恨意之外,猶有一半畏懼。

“看在這個答案還算滿意的份上,我就給你提個建議。”

陳平安提醒道:“陸絳是誰,我不清楚,但是大驪太后,豫章郡南簪,我是早早見過的,以後做事情,要謀而後動。大驪宋氏不可一日無君,但是太后嘛,卻可以在長春宮修行,長長久久,爲國祈福。”

“聽得懂嗎?”

南簪神色木然,輕輕點頭。

陳平安又問道:“我信不過你的腦子,所以得多問一句,‘不可一日無君’,你真聽懂了?”

南簪還是點頭。

一句話兩種意思,大驪宋氏皇帝宋和,必須在位,否則一國羣龍無首,就會朝野震盪。

再就是皇帝宋和如果萬一出現意外了,朝廷那就得換個人,得馬上有人繼位,比如當天就換個皇帝,還是一樣的不可一日無君。

至於陸尾的一粒心神芥子,就像被強行塞入一副虛無縹緲的皮囊,見識到了一幅幅光陰畫面。

一處虛相的戰場上,託月山大祖在內,十四位舊王座巔峰大妖一線排開,好像陸尾單獨一人,在與它們對峙。

使得陸尾一顆道心搖搖欲墜。

在大地之上,舊王座大妖緋妃正在拖拽懸空大河。

在一座大山之巔,有那名爲元兇的巔峰大妖,身邊站着河上奼女,有劍光像是朝陸尾筆直而來。

……

在陸尾道心將碎之際。

最終來到了那條陸尾再熟悉不過的杏花巷,那邊有個中年漢子,擺了個販賣糖葫蘆的攤子。

那個漢子,似笑非笑,似言非語,在與陰陽家陸氏老祖說一句話,“好久不見,廢物陸尾。”

道心砰然崩碎,如墜地琉璃盞。

陸尾知道這明明是那年輕隱官的手筆,卻依舊是難以遏制自己的心神失守。

失魂落魄的那粒陸尾心神,之後被牽扯來到一處“府邸”門口,沒有關門,裡邊有個修士,盤腿而坐,身前擱放有張書桌,好像在那邊持筆書寫什麼。

見着了陸尾,那人立即擡起頭,滿臉意外神色,還有幾分激動,趕緊起身,走到門口,卻是一步都不敢跨出,只是用蠻荒天下的大雅言殷勤問道:“這位道友,來自蠻荒何處?”

陸尾精通蠻荒雅言,猶豫了一下,沙啞開口道:“中土陸氏。你是?”

那人驀然大笑起來:“好好,好極了,同是天涯淪落人。”

有難同當,管你是來自家鄉還是浩然。

最好咱倆當個鄰居,平時還有話聊。

陸尾眼前“此人”,正是那個來自被打成兩截的仙簪城的副城主銀鹿,之前被陳平安拘拿了一魂一魄,丟在這邊。

仙簪城如今被兩張山、水字符阻隔,作爲蠻荒武庫的瑤光福地,也沒了。此地銀鹿,羨慕死了那個好歹還有自由身的銀鹿,從仙人境跌境玉璞怎麼了,不一樣還是偎紅倚翠,每天在溫柔鄉里摸爬滾打,師尊玄圃一死,那個“自己”說不定都當上城主了。

可憐自己,被關在這裡,埋頭寫書。

將所有關於蠻荒天下的見聞都記錄在冊。

用那位年輕隱官的話說,如果不寫夠一百萬字,就別想着重見天日了,如果內容質量尚可,說不定可以讓他出去走走看看。

在小天地之外的酒局那邊。

小陌突然輕聲道:“公子。”

陳平安此刻正低頭看着蘊藏雷局的拳頭,眼神異常明亮。

聽到小陌的稱呼後,陳平安卻置若罔聞。

小陌只得再次喊了一聲公子。

陳平安這才擡起頭,朝小陌笑了笑。

南簪和陸尾,一直都覺得這個生面孔的“陌生”,是個來自劍氣長城的護道人。

其實不然,恰恰相反,小陌此次跟隨陳平安做客皇宮,拜訪兩位故人,是爲了在某種時刻,讓小陌提醒他一定要剋制。

陳平安鬆開五指,陸尾瞬間魂魄歸位,立即從袖中摸出一張紫青色符籙,抹在脖頸處。

一個已經瓶頸的仙人,竟然在一次沒有出手的情況下,就跌境爲玉璞。

這種山上的奇恥大辱,無以復加。

如何對付這個陸氏老祖,陳平安其實選擇不多,陸尾不是那個仙簪城銀鹿,陳平安不太敢剝離魂魄,留在自己一座人身小天地的禁制當中,所以要麼將其煉化全部魂魄,使得陸尾靠着一盞家族祠堂的續命燈,學那懷潛,重新修行。要麼就是像現在這樣使得對方跌境,唯一的意外,是陸尾的那顆道心,比起陳平安的預期設想,太過脆弱了。估計是齊先生,還有那鄒子,都曾在陸尾那顆道心之上,留下了不可磨滅的烙印,定然吃過大苦頭。

當然,如今勉強還得算上一個自己了。

陳平安這幾年一直將整個中土陸氏,視爲一位十四境大修士的假想敵。

現在看來,沒有任何高估。

即便對方沒有一位飛昇境,甚至哪怕沒有一位仙人境,陳平安對中土陸氏的忌憚,都不會減少半點。

今天的陸尾,只是被小陌壓制,陳平安再順水推舟做了點事情,根本談不上什麼與中土陸氏的對弈。

陳平安從桌上拿起那根筷子,望向今日劫難可謂元氣大傷的陸尾,“山高水長,好自爲之。”

陸尾好像變了一個人,點頭道:“人要聽勸,銘記在心。”

方纔在“來時路上”,那一襲青衫,雙手籠袖,與陸尾的一粒心神並肩而行,轉頭笑問一句,你我皆凡俗,畏果不怕因?

紅塵萬丈,苦海滔天,凡俗畏果,山巔怕因。

陸尾當時根本不知如何作答。

然後那一襲青衫又笑着拍了拍肚子,說了句怪話,“枵腸轆轆,飢不可堪。試問陸君,如何是好?”

陸尾依舊無言以對。

桌旁停步,陳平安說道:“以後就別糾纏大驪了,聽不聽隨你們。”

陸尾看了眼那個陸絳。

陳平安最後笑道:“你們中土陸氏的此次問劍,我陳平安和落魄山,即刻起就算正式領劍了。”

陸尾站起身,朝陳平安打了個道門稽首,就此身形消散。

只留下一個茫然失措、狐疑不定的南簪。

倒是乾脆一鼓作氣宰掉那個陸尾啊?!就這麼放虎歸山了?

陳平安將那根筷子隨手丟在桌上,笑呵呵道:“你這是教我做事?”

南簪就像被掐住脖子。

今天真是見鬼了,一句心聲說不得,難道心事都想不成?

陳平安指了指那根筷子,“送你了,可以當一支簪子別在頭上,每天照鏡子的時候拿來提醒自己,已經不是陸絳的南簪,簪子難簪。”

南簪猶豫了一下,還是去拿起桌邊那根筷子。

陳平安沉默片刻,沒有立即離去。

南簪也不敢多說什麼,就那麼站着,只是這會兒繞在身後,那隻攥着那根青竹筷子的手,青筋暴起。

結果對方笑着來了一句,“收禮不道謝啊,誰慣你的臭毛病?”

南簪只得病懨懨斂衽施了個萬福,擠出一個笑臉,與那人道了一聲謝。

陳平安帶着小陌一起離去。

南簪一番天人交戰,還是以心聲向那個青衫背影追問道:“我真能與中土陸氏就此撇清關係?”

陳平安頭也沒轉,“天曉得。”

一起走向那處宮門,兩側都是高大牆壁。

陳平安說道:“陌路相逢,各結各緣,世道生活,各還各債。”

小陌眼睛一亮,道:“被公子這麼一說,才知道原來小陌誤打誤撞,給自己取了這麼個好名字。”

陳平安笑着點頭道:“陌生這個名字很大,喜燭這個道號很喜慶,小陌這個小名很小。”

小陌沉默片刻,試探性問道:“公子,我有幾把本命飛劍,不如都幫着改個名字吧?”

“我確實擅長取名一事,但是一般不輕易出手。”

初一,十五。

賬簿,砍柴。

當然還有那暖樹和景清。

被傷過心吶。

不過這筆舊賬,跟暖樹小丫頭沒關係,得全部算在陳靈均頭上。

陳平安轉頭問道:“到底是幾把本命飛劍?”

小陌赧顏笑道:“只有四把,品秩都一般。”

陳平安拍了拍小陌的肩膀,“小陌啊,經不起誇了不是,這麼不會說話。”

小陌猶豫了一會兒,還是以心聲說道:“公子,有句話不知當說不當說?”

陳平安笑道:“那就別說了。”

小陌嗯了一聲,就沒有將那個想法說出口。

在那遠古大地之上,那會兒小陌剛剛學成劍術,開始仗劍遊歷天下,曾經有幸親眼見到一個存在,來自天上,行走人間。

身邊的公子,就很像那個“人”啊。

歲月悠悠,萬年之後,小陌都記不得對方的一切容貌、嗓音了,不知爲何,小陌也忘記了遇到了對方後,雙方到底聊了什麼,還是其實什麼都沒說,反正就只留下了一個模糊的印象,讓小陌萬年不曾磨滅,時至今日,小陌就只記得對方,好像脾氣極好極好,那個唯一剩下的印象,很沒有道理可講了。

對方看天地萬物、有靈衆生的時候,也就是這般眼神溫柔。

第七百七十五章 會一會十四境第六百八十章 解契第八百七十八章 十四兩銀子第七百八十五章 無話可說第六十三章 原來如此第六百六十八章 四得其三第五百零二章 壓下一條線第四百五十九章 都在有酒的江湖第一百五十章 去開山第三百五十章 白猿拖刀,君子一言第四百三十二章 且將書上道理放一放第四百零九章 有些故事不用知道第八百零四章 一笑撫青萍第一百二十五章 一劍破法第八十章 出山第五百一十三章 遇見我崔東山第八百四十五章 官子無敵第四百六十三章 十年之約已過半第四百四十二章 人心關隘環環扣第二百七十七章 城頭兩人四境三戰第七十二章 黑雲第四百三十五章 故事裡的名字第八百六十二章 後手第一百二十四章 鬼打牆第三百六十章 到達老龍城第四百九十四章 天上白玉京第一百九十八章 少年想要遠遊第七百零一章 風雪中第七百三十二章 問劍高位第五百零六章 諸位只管取劍第四百四十六章 風雪宜哉第八百六十五章 重提第八百二十章 兵解正陽山第六百六十三章 醉酒第八百六十二章 後手第八百零一章 爲何問拳第三百九十五章 一碗雞湯不知道第二百八十一章 天真第四百四十四章 世間人事皆芥子第三百七十六章 君子武備第七百一十二章 陳十一第一百六十三章 終成師生第一百八十八章 大規大矩和雞毛蒜皮第四百九十二章 西山老狐亂嫁女第三百七十七章 吃臭豆腐呦第一百八十一章 道理就在劍鞘裡第四百八十八章 緣來情根深種第八百五十章 陳十一第三百六十六章 劍靈往北,左右往南第七十五章 佔山爲王第一百三十八章 拔河第七百二十三章 一洲涸澤而漁第二百二十一章 看熱鬧第二十章 橫生枝節第一百五十四章 老先生坐而論道第五百五十九章 欲言已忘言第六百四十一章 朱斂有拳要問第三百三十五章 廟堂與山野的對峙第四百五十章 再等等看第三百四十四章 聖人駕臨碧遊府第八百三十四章 來了第一百二十二章 雷法捉妖第六百三十七章 遠遊人皆是蒲公英第五百六十章 晨鐘暮鼓無那炊煙第八百一十九章 問劍做客兩不誤第一百二十六章 陸地劍仙第四百四十六章 風雪宜哉第七百九十九章 登高望遠第七百一十五章 不是劍客心難契第四百六十五章 有沒有陳平安的落魄山第一百三十一章 書生弟子第六百三十三章 落座主位的那個年輕人第二十八章 財迷第三百零六章 老僧不愛說佛法第十六章 休想第一百一十九章 有些道理第六百九十四章 最高處的山巔境第六百一十七章 誰能與寧姚般配第七百三十五章 列陣在前第四百三十五章 故事裡的名字第五百九十一章 寧姚出劍會如何第一百四十四章 一個坐井一個觀天第四十八章 放紙鳶第四百三十六章 直抒胸臆,知道一點第一百四十四章 一個坐井一個觀天第二百八十七章 北行第四百二十五章 舊地重遊,秀水高風第五百二十八章 寶瓶洲的現在和未來第三百八十三章 彩雲局第一百二十五章 一劍破法第十四章 五月初五第三百二十七章 丟出觀道觀第二百九十章 入土爲安第五百零一章 有些道理很天經地義第二百六十六章 磨損心中萬古刀第一百六十章 少年已知愁滋味第二百六十七章 臨近倒懸山第一百五十八章 吃掉第七百二十七章 五至高,四仙劍,一白也第四百五十五章 師徒練拳皆可憐
第七百七十五章 會一會十四境第六百八十章 解契第八百七十八章 十四兩銀子第七百八十五章 無話可說第六十三章 原來如此第六百六十八章 四得其三第五百零二章 壓下一條線第四百五十九章 都在有酒的江湖第一百五十章 去開山第三百五十章 白猿拖刀,君子一言第四百三十二章 且將書上道理放一放第四百零九章 有些故事不用知道第八百零四章 一笑撫青萍第一百二十五章 一劍破法第八十章 出山第五百一十三章 遇見我崔東山第八百四十五章 官子無敵第四百六十三章 十年之約已過半第四百四十二章 人心關隘環環扣第二百七十七章 城頭兩人四境三戰第七十二章 黑雲第四百三十五章 故事裡的名字第八百六十二章 後手第一百二十四章 鬼打牆第三百六十章 到達老龍城第四百九十四章 天上白玉京第一百九十八章 少年想要遠遊第七百零一章 風雪中第七百三十二章 問劍高位第五百零六章 諸位只管取劍第四百四十六章 風雪宜哉第八百六十五章 重提第八百二十章 兵解正陽山第六百六十三章 醉酒第八百六十二章 後手第八百零一章 爲何問拳第三百九十五章 一碗雞湯不知道第二百八十一章 天真第四百四十四章 世間人事皆芥子第三百七十六章 君子武備第七百一十二章 陳十一第一百六十三章 終成師生第一百八十八章 大規大矩和雞毛蒜皮第四百九十二章 西山老狐亂嫁女第三百七十七章 吃臭豆腐呦第一百八十一章 道理就在劍鞘裡第四百八十八章 緣來情根深種第八百五十章 陳十一第三百六十六章 劍靈往北,左右往南第七十五章 佔山爲王第一百三十八章 拔河第七百二十三章 一洲涸澤而漁第二百二十一章 看熱鬧第二十章 橫生枝節第一百五十四章 老先生坐而論道第五百五十九章 欲言已忘言第六百四十一章 朱斂有拳要問第三百三十五章 廟堂與山野的對峙第四百五十章 再等等看第三百四十四章 聖人駕臨碧遊府第八百三十四章 來了第一百二十二章 雷法捉妖第六百三十七章 遠遊人皆是蒲公英第五百六十章 晨鐘暮鼓無那炊煙第八百一十九章 問劍做客兩不誤第一百二十六章 陸地劍仙第四百四十六章 風雪宜哉第七百九十九章 登高望遠第七百一十五章 不是劍客心難契第四百六十五章 有沒有陳平安的落魄山第一百三十一章 書生弟子第六百三十三章 落座主位的那個年輕人第二十八章 財迷第三百零六章 老僧不愛說佛法第十六章 休想第一百一十九章 有些道理第六百九十四章 最高處的山巔境第六百一十七章 誰能與寧姚般配第七百三十五章 列陣在前第四百三十五章 故事裡的名字第五百九十一章 寧姚出劍會如何第一百四十四章 一個坐井一個觀天第四十八章 放紙鳶第四百三十六章 直抒胸臆,知道一點第一百四十四章 一個坐井一個觀天第二百八十七章 北行第四百二十五章 舊地重遊,秀水高風第五百二十八章 寶瓶洲的現在和未來第三百八十三章 彩雲局第一百二十五章 一劍破法第十四章 五月初五第三百二十七章 丟出觀道觀第二百九十章 入土爲安第五百零一章 有些道理很天經地義第二百六十六章 磨損心中萬古刀第一百六十章 少年已知愁滋味第二百六十七章 臨近倒懸山第一百五十八章 吃掉第七百二十七章 五至高,四仙劍,一白也第四百五十五章 師徒練拳皆可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