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九章 動我心絃者

陳平安將那把夜遊劍留在了人云亦云樓的,帶着小陌,在附近買了約莫兩人份的糕點,再買了一壺酒水,剛好開銷十四兩銀子,一錢不多一錢不少。

小陌跟着陳平安一起買完酒水和糕點,在繁華京城閒庭信步,笑道:“能忙世人之所閒者,方能閒世人之所忙。陸道友曾說自己是公子的幫閒,此言妙極。”

一誇誇倆。

陳平安拎着食盒,笑問道:“小陌,一口一個陸道友的,你難道還不知道陸沉的真實身份?”

小陌說道:“陸道友言語磊落,之前並無隱瞞白玉京的三掌教身份,只是我覺得喊陸掌教,太見外了,有負陸道友的熱忱。”

陳平安笑道:“小陌你到哪裡都吃香的。”

小陌的笑容習慣性帶着幾分靦腆,瞥了眼陳平安手中的食盒,好奇問道:“公子,這隻食盒和裡邊的酒水吃食,都有講究?”

陳平安點頭道:“有講究。這隻食盒木材,出自大驪太后的第二家鄉豫章郡。民以食爲天,撐死的人少,餓死人多,就看咱們這位太后的胃口如何了。京城之行,只要不管閒事,本來就不是一件多大的事情,十四兩銀子剛剛好。”

太后南簪的祖籍豫章郡,盛產良材美木,這些年一直供不應求,先前大驪朝廷之所以管得不嚴,其實不是此事如何難管,真要有一紙軍令下去,只要調動地方駐軍,不管人數多寡,別說地上權貴豪紳,就是山上神仙,誰都不敢動豫章郡山林中的一草一木。

歸根結底,還是那場慘烈戰事,大驪邊軍,死人太多。死了人,就得有棺材。

所以朝廷最近纔開始真正動手約束私自砍伐一事,準備封禁山林,理由也簡單,大戰落幕多年,逐漸變成了達官顯貴和山上仙家構建府邸的極佳木材,不然就是以大香客的身份,爲不斷營繕修建的寺廟道觀送去棟樑大木,總之已經跟棺木沒什麼關係了。

意遲巷和篪兒街就在皇城邊上,所以這撥顯貴京官去參加朝會、衙署當值,都極爲方便。

大驪早朝,每天天未亮,兩條街巷就會車馬喧闐如龍。

聽說早個大幾十年,在關老爺子剛剛進入吏部那會兒,車輛擁堵道路,經常爲了爭搶道路而大打出手,反正那會兒的大驪官員,幾乎人人都能算是武官出身,有點類似如今的大驪陪都六部衙門,哪怕官員沒有投身沙場參與廝殺,但是每天過手的公文案牘,就像都帶着硝煙味和血腥氣。

陳平安帶着小陌,路過一座皇城大門,面闊七間,有一對紅漆金釘門扇,氣勢雄偉,青白玉石地基,硃紅高牆,單檐歇山式的黃琉璃瓦頂,門內兩側建有雁翅排房,末間作值班房。皇城重地,老百姓平時是絕對沒有機會擅自入內的,陳平安已經將那塊無事牌交給小陌,讓小陌懸掛腰邊,做個樣子。

一位披掛甲冑的武官快步走來,早早認出了對方的身份,這座皇城大門的周邊數裡地界,設置有數道術法禁制,方便負責門禁的官員勘驗、記錄來者身份。一些個按例根本不需要攔阻的大驪官員、山上供奉,他們出入皇城,根本不用。

陳平安說道:“這位是我們落魄山的供奉,叫陌生,巷陌的陌,生活的生。”

很快有一位佐吏從值房那邊走出,與武官心聲言語一番。

武官抱拳行禮,“陳宗主,查過了,刑部並無‘陌生’的相關檔案,所以陌生私自懸掛供奉牌在京行走,已經不合朝廷禮制。”

言下之意,就是陳平安可以進入皇城,但是身邊的隨從“陌生”,卻不宜入城。

當然不會傻乎乎提醒這位年輕劍仙,趕緊讓扈從摘下那塊刑部無事牌。

但是此事,值班房這邊肯定會仔細錄檔。至於刑部那邊事後會不會計較,敢不敢追責,要不要跟落魄山興師問罪,那就是刑部的事了。百年以來,大驪文武,無論官身大小,早就習慣了分工明確、各司其職的官場作風。

陳平安微笑道:“回頭我讓刑部補上。”

武官一時語噎,滿臉爲難之色。

深呼吸一口氣,這位武官眼神堅毅起來,伸手按住刀柄,與那位青衫劍仙搖搖頭,沉聲道:“陳宗主,既然於禮不合,本官職責所在,得罪了。”

陳平安對武官的那個按刀動作視而不見,也不會爲難這些公門當差的,笑道:“你們值班房可以傳信刑部,我在這裡等着消息就是了。”

刑部答應是最好,不答應的話,跟我入城又有什麼關係。

你們當自己是劉袈嗎?

武官鬆了口氣,讓那位陳宗主稍等片刻,再沒有半點拖泥帶水,轉身大踏步返回值房,立即傳信刑部。很快得到的答覆,內容也很簡單,就兩個字,放行。

只是信上除了堂部大印,竟然還鈐印有兩位刑部侍郎的官印。

這讓武官頗爲意外。

對於此次陳平安的皇城之行,充滿了好奇。看樣子絕對不是去南薰坊之類的衙署做客那麼簡單。

等到那位大名鼎鼎的青衫劍仙,與黃帽青鞋的扈從漸行漸遠。

武官返回值房,與那位來自藩屬國、此刻正在提筆錄檔的佐吏笑道:“這位陳宗主,是我們大驪本土人氏,這麼年輕的劍仙,不比風雪廟魏晉差了。”

“至於陳宗主的拳法如何,教出武評大宗師裴錢的高人,能差到哪裡去?正陽山那場架,咱們這位陳山主的劍術高低,我瞧不出深淺,但是跟正陽山護山供奉的那場架,看得我多花了不少銀子買酒喝。”

那位佐吏笑呵呵道:“老馬,陳劍仙是你家親戚啊?奇了怪哉,陳劍仙好像也不姓馬啊。”

武官笑道:“酸。”

佐吏放下筆,突然說道:“這麼厲害的一位宗主,既是年輕劍仙,還是武學宗師,怎的在那場大戰當中,只見他的弟子和祖師堂供奉,在戰場上各自出拳遞劍,唯獨不見本人呢?”

武官有些吃癟,悻悻然道:“說不定是忙着閉關吧。山上神仙,隨便打個盹都要幾個月,何況是破境躋身上五境這種頭等大事。錯過了那場戰事,也實屬正常。”

帶着小陌,陳平安走在遍地都是大小衙署、官府作坊的皇城之內,氣氛肅殺,跟內外城是截然不同的景象。

陳平安轉頭遠眺了一眼中部陪都大瀆方向,估計那邊的仿白玉京,當下已經得到大驪皇帝陛下的飛劍傳信了。

嚇唬人?

不好意思,當年戰場上,十四舊王座大妖一線排開,也沒能嚇住自己。

陳平安收回視線,心聲說道:“小陌,如果那邊有飛劍趕來這邊,就得有勞你幫忙擋下了。”

小陌收斂笑意,點頭道:“公子只管放心請人喝酒。有小陌在這裡,就絕不會勞煩夫人的閉關修行。”

自己終於有機會彌補一二了。

在劍氣長城那邊,陸道友當時幸災樂禍,朝自己豎起大拇指,說竟敢在明月中朝那位寧姑娘遞出一劍,將她打落人間。

陳平安聽到小陌那個“夫人”的說法,輕輕點頭。

當個供奉,屈才了。

雙方走到了一座門禁森嚴的宮門外,陳平安與一位負責把守大門的武將說道:“幫忙通報一聲,我今天只見南簪。”

或者說是中土陰陽家陸氏的陸絳。

不料從宮門陰暗處走出一位腰掛頭等無事牌的青年修士,對那位武將擺擺手,示意將這兩位不速之客交給自己接待。

陳平安眯眼說道:“陸老前輩,好久不見。”

青年修士一笑置之,假裝沒聽懂,反而問道:“陳山主爲何此行沒有背劍前來,是故意有劍不用?”

眼前這個青衫男子,落魄山的山主,浩然天下的一宗之主,止境武夫,末代隱官,文聖一脈的關門弟子。

當然,所有一切的最早那個一,還是少年當年踩了狗屎運,在小鎮廊橋中選擇前行,竟然成爲……劍主。

可不管怎麼看,實在無法跟當年那個泥瓶巷草鞋少年的形象重疊。

那會兒的窯工學徒,就是個送信途中、草鞋踩在在福祿街桃葉巷青石板路上都會惴惴的少年。

剛剛收到了一封來自家族的密信,說陳平安帶着幾位劍修聯袂遠遊蠻荒天下。

做成了那樁拖月壯舉,將一輪皓彩搬遷到了青冥天下。

此外還做了什麼,未知。

陳平安說道:“陸前輩只是歲數大一些,修道歲月久一些,可既然都不是什麼劍修,那就別妄言劍道了。”

停頓片刻,陳平安盯着這個在驪珠洞天隱藏多年的某位陸氏老祖,善意提醒道:“出門在外,得聽人勸。”

青年修士也不惱火,笑道:“劍氣長城的隱官,確實有資格說這些話,陸某受教了。”

事已至此,自己的身份一事,就沒必要藏藏掖掖了,眼前這個年輕不大卻城府深沉的陳先生,是個極不好糊弄的主兒。

反正封姨,老車伕他們幾個的身份,在自己之前已經水露石出。

陳平安問道:“你是打算幫忙帶路,還是在這邊接劍?”

這位駐顏有術的陸氏老祖側過身子,伸出一隻手掌,以心聲說道:“請。陸絳已經設好酒宴,她要親自爲陳山主接風洗塵。”

三人一起走過宮門。

小陌以心聲問詢道:“公子,我瞧這傢伙挺礙眼的,反正他是陸道友的徒子徒孫,境界也不高,就只是個離着飛昇還有點距離的仙人境,要不要我剁死他?”

然後小陌補了一句,“最多三劍。”

約莫是這位纔剛剛離開蠻荒天下的巔峰妖族,真的入鄉隨俗了,“公子,我可以先找個問劍由頭,會拿捏好分寸,只是將其重傷,讓對方不至於當場斃命。”

不用懷疑一個追殺過仰止、挑釁過白澤兩次,還與元鄉和龍君都問過劍的劍修,劍術到底夠不夠高。

稍稍走在前邊的青年修士轉過頭,只能夠模糊察覺到不對勁,他看了眼陳平安身邊那個暫時不知身份的年輕人。

小陌朝對方微微一笑。

點頭,只要對方點個頭,就當答應自己的問劍了。

公子再給句話,小陌就可以出劍。

可惜對方很快就轉過頭。

陳平安以心聲說道:“不着急。一些箇舊賬都要算清楚的。”

見着了獨自一人出現的南簪。

還有個酒局。

陳平安將那隻食盒放在桌上,輕輕打開,取出一壺酒,拿出兩雙尋常材質的青竹筷子,“要麼交出本命瓷,要麼稍微麻煩點,我今天宰掉你,自己去找。”

見那南簪剛要說話,陳平安從桌上只是拿起一根筷子,提醒道:“你只有說一句話的機會,如果沒有確切答覆,我就當你默認選擇後者了。”

南簪欲言又止,與先前那次在人云亦云樓的見面,完全不同,她今天竟是不敢亂說一個字。

她看了眼那位自家老祖宗,後者面無表情。

陳平安安安靜靜等着那個答案。

有些時候,與不講理之人不講理,就是講理。

老大劍仙,曾經在城頭那邊言傳身教,教給當時還不是隱官的陳平安,一個極爲質樸的道理。

————

京城欽天監,兩位監正,不得不再次請來了那位袁先生,幫着測算卦象。

不得不承認,在這件事上,袁天風纔是真正的“世外”高人。

袁天風在欽天監的身份,類似山上的客卿。

算是一個特例。

很多年前,一介白衣,山澤散人,徵召入朝,入朝覲見大驪皇帝。

袁天風精通看相一事,給後來的吏部關老爺子、大將軍蘇高山,還有曹枰這些未來的大驪廟堂中樞重臣,都算過命,而且都一一應驗了。

大驪朝廷對此事從無忌諱,官員一樣不忌諱。

關老爺子那會兒得了個極好的說法,說命格是一等一的富貴兩全,紫袍金帶坐高堂,前人栽樹後人乘涼,積玉堆金滿祠堂。說那曹枰是額骨隆起如虯角,內有伏犀如山脈綿延至玉枕骨,貴不可言。說那蘇高山,則是眼含赤脈,貫穿瞳子,言語之時,有赤黃氣縈繞面門。

袁天風說道:“在那陳山主莫名其妙就變成一位十四境大修士後。其實卦象很穩。”

馬監副追問道:“是不是得有個‘但是’了?”

袁天風笑道:“但是等到對方似乎不是十四境了,卦象反而變得吉凶難料了。”

袁天風笑道:“先前是陳山主隱忍,現在就該輪到你們忍讓幾分了。”

馬監副糾正道:“是我們,我們大驪!”

火神廟花棚那邊。

封姨斜瞥一眼那個不約而至的老車伕,氣笑道:“你蹭酒還上癮了?當自己是面子比天大的文聖啊?”

老車伕嘆了口氣,神色陰鬱,伸出手,“總覺得哪裡不對勁,很久沒有的事情了,讓老子都要提心吊膽,怕今天不來喝酒,以後就喝不着了,趁着皇宮那邊還沒打起來,趕緊來一壺百花釀,老子今兒能喝幾壺是幾壺。”

封姨拋出去一壺酒,調侃道:“你們這些老古董,要是覺得事情懸,就聯手唄,難道還怕被一個不到半百歲數的年輕人找你們翻舊賬?”

老車伕揭了泥封,仰頭痛飲一大口,用手背擦了擦嘴角,“聯手個屁,翻舊賬?老子現在都怕被那小子順藤摸瓜刨了祖墳。這小子這趟遠遊,再回京城,就不對勁,很不對勁,完全變了個人。跟那個古怪境界有關,可又不單單是境界的關係。”

封姨忍俊不禁,“這會兒總算曉得與人爲善的道理啦,當年齊靜春沒少說吧?你們幾個有誰聽進去了?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老車伕悶悶道:“千金難買早知道,萬金難買後悔藥。”

看着這個終於認慫的傢伙,封姨不再繼續打趣對方,她看了眼皇宮那邊,點頭說道:“風雨欲來,不是小事。”

曹府,一處書房。

叔侄二人正在對弈。

曹耕心環顧四周,相較於自己老爹的書房,二叔這邊確實有點寒酸了。

這裡除了書還是書,父親的書房,就要雅緻太多,有那花葉俱美者,秋海棠與水仙。還有冰裂紋極纖雅的青瓷梅瓶,以及懸着一排的金絲楠木鳥籠,精心飼養着鳥聲之最佳者的畫眉、黃鸝,裡邊的那些鳥食罐,都是曹耕心從龍州窯那邊帶回家的,很討父親的歡心。

身爲曹氏子弟,曹耕心敢去爺爺那邊撒潑打滾,在父親書房隨便亂塗亂畫,卻從小就很少來二叔這邊晃盪,不敢。

委實是眼前這位自己得喊二叔的巡狩使大人,太過嚴厲了。

好在二叔很快就要帶兵趕赴蠻荒天下的日墜渡口。

曹枰,官拜巡狩使,已經是武臣之極。

整個大驪王朝,總計不過五人,在世的,其實只有三人了。

文柱國武巡狩,就是未來大驪的格局了。

不過上柱國姓氏可以世襲,巡狩使卻不能,由此可見,顯然還是後者更加金貴,難以獲得。只不過對一個家族來說,兩者優劣,如今還很難分出高下。

至於死後美諡如何,皇帝是否會追封太傅什麼的,相對前邊兩個頭銜而言,都是虛的。

二叔曹枰,是朝野公認的儒將,出身上柱國姓氏,文韜武略,俱是風流。

今天一場楸枰對弈。

曹耕心單手持一把玉竹摺扇,不斷併攏打開,噼啪作響。

這位當過多年窯務督造官的傢伙,腰間還懸掛一枚油亮的硃紅酒葫蘆。

曹枰擡起頭,看了眼這個吊兒郎當的侄子。

曹耕心嘿嘿笑道:“二叔,這就心煩了?修心不夠啊。”

曹枰問道:“皮癢?”

曹耕心只得坐正身姿。

別說是親爹親孃,就是那個退仕多年爺爺都不怕,唯獨這個在家幾乎從無個笑臉的二叔,曹耕心是真怕。

沒辦法,實在是曹耕心小時候就被曹枰打怕了。

誰讓這個二叔官大,輩分大,學問大,本事更大,一物降一物。

問題在於曹耕心每次捱揍,都沒頭沒腦的,那些曹耕心自以爲會捱揍的事情,二叔反而視而不見,那些曹耕心自以爲沒什麼的事情,結果曹枰每次都用腰帶狠狠抽,家裡誰求情都沒用。

意遲巷家塾的琅琅書聲,篪兒街門戶的父親打兒子,都是再尋常不過的事情。

但是曹府這邊,曹枰拿腰帶抽侄子曹耕心,也是一絕,兩條街巷都相當喜聞樂見。

曹枰問道:“你什麼時候娶妻生子?”

曹耕心一陣頭大。見二叔不太會在這件事上放過自己,情急之下,只得隨便找了個搪塞法子,“我覺得周海鏡很好,就是怕她瞧不上我。”

曹耕心瞬間就知道不妙了,二叔當真了!

果不其然,曹枰點點頭,“眼光不錯,只是周海鏡看不上你也在理,所以我給你三年時間,不管你用什麼法子,都要將她迎娶回家。”

曹耕心無言以對。

結果二叔來了句讓人更揪心的言語,“你要是實在沒本事,帶個兒子回家也行。”

曹耕心呆滯無言。

二叔曹枰可從不會跟誰開玩笑。

曹枰沒來由蹦出一句,“你覺得陳平安是怎麼個人,說說看。”

曹耕心輕聲說道:“二叔,雖然是在家裡,可咱倆聊這個,還是不合適。”

世間第一等邱壑深邃的山水險境,就在官場。

沙場那邊,即便是那虎豹蛇虺的敵對之輩,多名將梟雄,不過是真刀真槍。

可是朝野非議,若蠅集人面蚊嘬膚,驅之不散。

曹枰從袖中摸出一封書信,交給曹耕心,“由不得你合適不合適了。”

曹耕心快速瀏覽信上的內容,竟然是二叔與陳平安的一樁買賣,將密信交還給二叔,曹耕心咳嗽幾聲,“不熟,真的不熟,在督造署當差那些年,就沒跟他說過一句話,都沒有打照面的機會,那麼個喜怒不外露的人,我可不敢隨便評價。”

陳平安在小鎮確實極少露面,每次遠遊返鄉,無非是悄悄回趟泥瓶巷祖宅,上墳,然後就會去往落魄山,在槐黃縣城幾乎不做逗留。不然就是下山,去騎龍巷的兩間鋪子查賬。

而曹耕心的路線,就那麼幾條,哪裡有酒往那邊湊。何況曹耕心的那個身份,也不合適與陳平安有什麼交集。

曹枰一手從棋罐中捻起棋子,一手按住腰帶。

曹耕心見機不妙,立即說道:“不過我跟劉大劍仙是極投緣的好朋友,而他又是陳平安最要好的朋友,所以這位年輕隱官的大致性情,我還是瞭解的。陳平安在少年時做事情就穩重得不像話,但是他……從不害人。要說合夥做買賣的對象,陳平安肯定最佳人選了,二叔獨具慧眼,沒話說!”

曹枰見二叔好像還是不太滿意,只得絞盡腦汁,想出個說法,“律己帶秋氣,處事有春風。”

“那就是既能上山,也能下山了。”

曹枰這才點點頭,“寒門貴子才高權重,處世平和行事穩當,定從福慧雙修得來。”

袁府。

離開客棧的元嬰境劍修袁化境,難得返回家族,找到了前不久剛剛回京述職的袁正定。

雙方對坐飲茶。

他們兩個,被視爲百年之內,上柱國袁氏最出類拔萃的兩個。

只不過雙方年齡懸殊,所幸只差了一個輩分。

只看容貌,人至中年的袁正定,其實還要比袁化境老成幾分。

擔任龍州一郡郡守的袁正定,與擔任多年的窯務督造官的曹耕心,一直被京城官場老人拿來作對比。

再加上關翳然,劉洵美,四人年齡、家境相仿,而且如今混得都很好。

其中劉洵美很快就會跟隨曹枰去往蠻荒戰場。

相對來說,曹耕心是最爲異類的一個,典型的京城公子哥,少小風流慣。

當然更是打小就出了名的焉兒壞,意遲巷和篪兒街的那些“腥風血雨”,最少一半功勞都歸這傢伙的煽風點火,再從中牟利。

所以袁正定一直對曹耕心沒什麼好感。

袁化境說道:“正定,這次意外不大。”

那個黃庭國出身的龍州刺史魏禮,其實現在也在京城,不過相信他很快就會離京,去大驪陪都擔任禮部的侍郎。

那麼空缺出來的龍州刺史一職,就成了個各方勢力爭奪的香餑餑。

官場上,也有一些個類似兵家必爭之地的要津官位。

何況如果能夠官居一州刺史,對於文官來說,就是名副其實的封疆大吏了。

WWW⊙ttκā n⊙℃O

袁正定點點頭,疑惑問道:“受傷了?”

袁化境笑道:“你不用管這些,安心當你的官。”

然後袁化境以心聲說道:“藩王宋睦的那條渡船,都到了京畿之地,好像臨時改變主意,沒有入京。”

這就是袁化境作爲地支一脈修士的獨有優勢了。

可以知曉很多上柱國姓氏子弟都絕不敢摻和的隱蔽事務。

藩王宋睦身邊。

婢女稚圭,飛昇境。她如今已是四海水君之一。

馬苦玄,真武山。

包括正陽山,雲霞山,老龍城苻家在內,這些山上仙家,一向與那座藩邸關係親近。

何況還要再加上那幾支大驪鐵騎。

以及大驪陪都六部衙門的那些青壯官員。

袁正定神色淡然道:“不認天子,只認藩王。這是國之大患。”

袁化境笑道:“那還不至於。”

袁正定說道:“我準備與陛下建言,遷都南部。”

袁化境不置可否。

袁正定問道:“清風城許氏那邊如何了?”

清風城許氏曾以家族嫡女,與袁氏庶子聯姻。

袁化境笑道:“還能如何,元氣大傷。”

惹上那個傢伙,已經算很幸運了。

人云亦云樓那邊的小巷,來了個趙家府上的管事,說是讓趙端明回家一趟。

少年畢竟是天水趙氏的長房嫡出。

劉袈提醒道:“快去快回。別忘了那幾幅字,多給多拿,我不嫌多。”

趙端明點頭道:“必須妥妥的。”

大驪上柱國姓氏當中,袁,曹,關,是毋庸置疑的第一檔。然後是出了一位皇后娘娘的餘家,和管着一國馬政的天水趙氏,之後纔是扶風丘氏,鄱陽馬氏,紫照晏家等,相互間差距都不大,各有各的官場山頭和脈絡。

先前劉袈幫陳平安跟天水趙氏的家主,要了一幅趙氏家訓。

按照約定,不提陳平安,劉袈只說是自己想要。

雖說管着大驪諸多馬場的天水趙氏,雖然被笑稱爲“馬糞趙”。

可是大驪官場所謂的館閣體,其實就是趙體了。

像鴻臚寺官員荀趣的那塊序班官牌,還有通行一國大小官衙的戒石銘,都是出自趙氏家主的手筆。

劉袈在趙氏家主那邊,一向架子不小,偶爾在那邊喝酒,對着那個享譽大驪的二品重臣,劉袈都是一口一個“小趙”的。

趙端明跟着管事回到家中,瞧見了那位身體抱恙就在家養病的爺爺,但是很奇怪,在少年這個練氣士眼中,爺爺明明身子骨很硬朗,哪有半點感染風寒的樣子。

老人站在小院臺階那邊,彎腰摸了摸少年的腦袋,滿是遺憾道:“最近沒被雷劈啦?”

趙端明翻了個白眼。

老人帶着趙端明散步去往花園,自言自語一番。

說那桐葉洲是一部怒其不爭的哀書。扶搖洲是一部充滿血性的怒書。

至於我們寶瓶洲,是一部讓敵我雙方都看不懂的……天書。

少年等到老人不繼續抖摟學問了,這才問道:“爺爺,那一籮筐字畫準備好了嗎,師父那邊着急要。”

“怎麼就變成了一籮筐?”

老人然後笑道:“正主都不急,你師父急個什麼。”

少年閉嘴不言,自己江湖老道得很,豈會走漏風聲。

老人沒來由感慨道:“要與有肝膽人共事,需從無字句處讀書。”

少年點頭道:“爺爺,這句話很好啊,也得寫幅字畫,我一起帶走。”

老人看着朝氣勃勃的少年,笑了起來。

對於一位遲暮老人而言,每次入睡,都不知道是不是一場告別。

大概正因爲如此,老人一般睡眠都會很淺。

每天清晨的陽光,就像一頭金鹿,輕輕踩着酣睡者的額頭。

皇后餘勉,今天她突然出宮省親,只是沒有興師動衆,去了一趟意遲巷。

大驪宋氏在這種事上,極爲寬鬆。禮部對此從來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從無半點非議。

皇子宋續,還有餘瑜,負責護送皇后娘娘。

還是個小姑娘的餘瑜,年紀不大,在家族輩分不低,哪怕是皇后娘娘見着了她,都需要喊少女一聲小姨。

反正見了面,各喊各的,餘瑜可不會跟皇后娘娘客氣。

可惜皇子宋續在她這邊,喜歡裝傻。不然就得尊稱她一聲姨奶奶呢。

上柱國餘氏,在官場名聲不顯,只是管着地方上的官營絲綢、茶務。

“哈哈,陳劍仙當時給了宋續一句很高的評價。”

少女笑得不行,好不容易纔忍住,模仿那位陳劍仙的神態、口氣,伸手指了指宋續,自顧自點頭道:“不到二十歲的金丹劍修,後生可畏。”

皇后娘娘微微一笑。

皇子宋續置若罔聞。

一家生意冷清的仙家客棧,改豔和苦手,還有少年苟存幾個,今天待在一起,隨便閒聊。

身穿素紗禪衣的小和尚後覺,當下已經返回譯經局。

葛嶺好像也被喊去了道正院。

改豔突然打了個激靈,臉色微白。

苟存轉頭問道:“咋了?”

名爲苦手的地支修士,有些苦笑。改豔爲何如此,自己感同身受。

那場廝殺中,白衣人只說“花開”二字,同僚陸翬就被數十把長劍釘入身軀,貌若刺蝟。

之後鬼修改豔,又被無數條劍光切割成碎片。用那個“人”的說法,這一手劍術是自創,名爲“片月”。

如何讓劫後餘生之人,不心有餘悸?

京城一座門臉兒極小的道觀。

大驪崇虛局下轄的京師道正院。

京城道正主持會議。

包括葛嶺在內,譜牒、詞訟、青詞、掌印、地理、清規六司道錄,都到場了。

還有一位習慣性眯眼、面帶笑意的中年道士。

倒不是什麼笑面虎,而是年輕時喜歡挑燈讀書,經常通宵達旦,傷了眼力。

如今雖說恢復了眼力,但是習慣難改。

他來自早年的一個大驪藩屬國,寶瓶洲東南境的青鸞國,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道觀出身,如今卻是崇虛局的領袖道士。

鴻臚寺的年輕官員荀趣,近期多出了一樁秘密差事,負責蒐集朝廷各大衙門的邸報。

官品不高,纔是從九品,不過是科舉進士的清流出身,在鴻臚寺頗得器重,故而在“序班”本職之外,還得以暫領京寺務司及提點所官務。這可就不是一般的官場歷練了,明擺着是要高升的。

那位鴻臚寺卿,只是私底下與荀趣問了一句,那位陳先生的學問如何。

荀趣當然不敢胡說,只能說暫時與陳先生接觸不多。

落魄山。

崔東山盤腿而坐,院內是一幅桐葉洲北部的山水堪輿圖。

陳靈均坐在一旁小板凳上,正擡起手肘,爲崔老哥揉肩。

陳靈均幾乎沒有看到崔東山的這麼認真的臉色,還有眼神。

自從那個姓鄭的來了又走,大白鵝就是這副德行了。

難不成喜歡穿成大白鵝模樣的讀書人,都是這般鳥樣?

問題是那個姓鄭不知道叫啥的傢伙,走路的時候也不左搖右晃啊。

陳靈均想起一事,問道:“崔老哥,你知不知道啥是洛陽木客?”

崔東山隨口道:“是一撥避世的山中野民,自古就習慣以物易物,不喜歡雙手沾錢,不過在浩然山上名聲不顯,寶瓶洲包袱齋的幕後主人,其實就是洛陽木客出身,不過哪怕這撥人出身相同,只要下了山,相互間也不太走動往來。”

陳靈均又問道:“那你認不認識一個叫秦不疑的女子?”

崔東山心不在焉,搖搖頭,“沒聽過。”

陳靈均補充道:“她自稱是中土膧朧郡人氏。”

崔東山想了想,問道:“她有無懸佩一把白楊木柄刀?”

陳靈均大吃一驚,“還真有!”

他孃的,莫不是又碰到極其扎手的硬釘子了?

崔東山始終直愣愣看着那幅仙氣縹緲的地圖,說道:“那就對了,秀色如瓊花,手執白楊刃,殺人都市中。她跟白也是一個地方的人,也是差不多的歲數,名氣很大的,她在鬧市手刃仇家之時,既沒有習武,也沒有修行。白也在內的不少文豪,都爲她寫過詩篇,不過聽說她很快就銷聲匿跡,看來是入山修道了,很合適她。有山上傳聞,竹海洞天那個少女純青的拳法武技,就是青神山夫人請此人代爲傳授的。”

陳靈均擡起手,擦了擦額頭汗水,怯生生道:“可我在騎龍巷那邊,瞧着她就至多隻是元嬰境的修爲啊。”

既然那個秦不疑,跟浩然最得意是一個輩分的修道之人,那麼她肯定就不是什麼元嬰修士了,元嬰境的壽命,

崔東山說道:“不用擔心,她既然是跟着陳真容來的,就沒什麼惡意。”

寶瓶洲曾經一直不受待見。大驪宋長鏡的止境,風雪廟魏晉四十歲的玉璞境,都被視爲“破天荒”的稀罕事。

如今別洲是越來越多的奇人異士,主動造訪寶瓶洲了。

陳靈均氣呼呼道:“那傢伙既然是白忙的徒弟,那我好歹是他世伯輩分的長輩,下次再見着了那個姓鄭的,看我不潑他一大桶墨水,怎麼都要幫你出口惡氣!”

這就是陳靈均硬着頭皮撂狠話了。

沒法子,崔東山一直這麼個模樣,陳靈均其實瞧着挺不是個滋味的。

崔東山原本想要提醒陳靈均說話謹慎點,尤其是涉及到那個“姓鄭”的,只是再一想,好像提醒誰都不用提醒身邊這傢伙。

浩然仙槎,蠻荒桃亭,要比拼豐功偉績,估計已經輸給這位陳大爺了。

崔東山似乎心情轉好,突然一把勒住陳靈均的脖子,笑嘻嘻道:“先生怎麼收了你這麼個天縱奇才。”

“眼光,是老爺的眼光。福氣,是我的福氣。”

陳靈均朝小米粒擠眉弄眼。

小米粒立即擡起雙手,朝他豎起兩根大拇指,景清景清嘛。

山君魏檗從門口那邊走入院子。

陳靈均一個搖頭晃腦,也沒能掙脫開大白鵝的胳膊,陳靈均氣勢就弱了,哈哈笑着,揮手道:“呦,這不是魏兄嘛,稀客稀客。”

魏檗懶得搭理陳靈均,手持一紙公文,笑道:“好消息,那條跨洲渡船風鳶,寶瓶洲的陸地航線這一塊,大驪朝廷那邊已經通過審議了,並無異議,但是給出了幾點注意事項。”

原來崔東山已經設計好了一條完整路線,從北俱蘆洲中部大源王朝的仙家渡口,到桐葉洲最南端的驅山渡。

既然是自己要當那個下宗的宗主,就不能再像以前那麼懶散了。

比如還得開始收徒。

勉爲其難,將那個謝謝收爲不記名弟子。

九個劍仙胚子當中,也有合適的人選。

其實這些事情,都比崔東山的預期都要早,最少早了一甲子光陰。

而且崔東山的真正謀劃,要比桐葉洲更遠一些,在五彩天下。

崔東山起身跟魏山君邊走邊聊,一起走到了竹樓那邊的山崖畔。

在魏檗告辭離去後,崔東山推開先生的竹樓一樓房門,既是書房,又是住處。

屋內懸掛有一幅自家先生極爲鍾情的對聯。

是一幅藍底金字雲蝠紋對聯。

山外風雨三尺劍,有事提劍下山去。

雲中花鳥一屋書,無憂翻書聖賢來。

崔東山仰頭看着對聯,很快就走出屋子,關上門後,雙手抱住後腦勺,在那六塊青磚上邊蹦跳,在最後那塊青磚上邊一個雙腳落定。

白衣少年微笑道:“動我心絃者,明月,美人,落雪,劍光。”

第一百七十六章 無聊就是沒得聊第六百零五章 世間人人心獨坐第一百零一章 坐鎮山頭第七百零九章 白雲送劉十六歸山第五百七十八章 文聖一脈師兄弟第四百一十二章 出城和上山第八百五十章 陳十一第二十一章 捕蛇鷹第四百五十八章 入山登樓見故人第六百八十五章 自由和遠遊第七百零五章 化雪時第三百一十章 刺殺第二百八十九章 千里送人頭第二百二十八章 初一十五,隨我除魔第四百五十七章 小巷祖宅一盞燈第六百一十一章 風將起第八百五十五章 俯瞰第七百七十三章 寧姚來見陳平安第五百四十八章 有事當如何第二百零八章 去也第四百三十七章 天亮了第五百四十四章 舟中之人盡敵國第七百六十三章 霽色峰上第六百六十一章 圍殺一人和一人圍殺第七百八十四章 議事第四百二十八章 秋狩時分,請君入甕第六百二十八章 萬一第五百五十一章 真人一到便叩關第三百三十七章 拳頭太硬,罰酒好喝第四百七十七章 人心中須有日月第六百七十二章 人生夢復夢第六百七十四章 好好消受第九十九章 山神和竹刀第八百五十章 陳十一第一百三十九章 千奇(上)第二十章 橫生枝節第六百零五章 世間人人心獨坐第四百三十八章 人心似水低處去第六百九十六章 破境不需要等的第七章 碗水第四百五十一章 過橋第二百零八章 去也第八百零七章 木人啞語第六百零五章 世間人人心獨坐第七百二十一章 白也去也第五百四十章 別有洞天第五十五章 春風得意第六百四十三章 等個人第五百六十七章 何謂從容第十一章 少女和飛劍第四百六十章 水火之爭讓個道第一百五十四章 老先生坐而論道第七十二章 黑雲第五百三十三章 那傢伙敢來正陽山嗎第三百九十五章 一碗雞湯不知道第五百零八章 好人小姑娘第四百九十八章 天地無拘束第六百六十章 雀在籠中第兩百八十八章 對敵第七百二十一章 白也去也第六百三十七章 遠遊人皆是蒲公英第五百一十二章 出劍與否第五百九十章 連雨不知春將去第八百六十八章 幹架第四百八十九章 趕赴京觀城第六十章 有鬼第三百零四章 低頭觀井,擡頭看天第二十五章 離別第三十五章 甘草第四百四十七章 這麼巧,我也是劍客第一百五十一章 少年有劍砍山嶽第一百九十章 我是一名劍客第三百六十一章 原來也不太平第三百三十七章 拳頭太硬,罰酒好喝第三十六章 古書第四百六十九章 同道中人第八百五十八章 拔河第一百四十章 千奇(下)第六百七十五章 承載真名第八百七十八章 十四兩銀子第六百一十八章 夏日炎炎,風雪路遠第八百三十九章 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第五百一十一章 磨劍第二百五十七章 桂花島之巔第三百六十二章 希望別人的肩頭第六百九十二章 水未落石未出第三百一十七章 別人無敵當如何第一百九十八章 少年想要遠遊第五百八十八章 天下劍術天上來第五十三章 贈送第五百二十二章 天下大勢,皆是小事第六百二十八章 萬一第八百四十五章 官子無敵第三百八十三章 彩雲局第六百一十五章 離真死了第七百二十八章 李花太白虎頭帽第三十六章 古書第二十四章 相贈第一百九十三章 同姓不同命第九十九章 腳下河山
第一百七十六章 無聊就是沒得聊第六百零五章 世間人人心獨坐第一百零一章 坐鎮山頭第七百零九章 白雲送劉十六歸山第五百七十八章 文聖一脈師兄弟第四百一十二章 出城和上山第八百五十章 陳十一第二十一章 捕蛇鷹第四百五十八章 入山登樓見故人第六百八十五章 自由和遠遊第七百零五章 化雪時第三百一十章 刺殺第二百八十九章 千里送人頭第二百二十八章 初一十五,隨我除魔第四百五十七章 小巷祖宅一盞燈第六百一十一章 風將起第八百五十五章 俯瞰第七百七十三章 寧姚來見陳平安第五百四十八章 有事當如何第二百零八章 去也第四百三十七章 天亮了第五百四十四章 舟中之人盡敵國第七百六十三章 霽色峰上第六百六十一章 圍殺一人和一人圍殺第七百八十四章 議事第四百二十八章 秋狩時分,請君入甕第六百二十八章 萬一第五百五十一章 真人一到便叩關第三百三十七章 拳頭太硬,罰酒好喝第四百七十七章 人心中須有日月第六百七十二章 人生夢復夢第六百七十四章 好好消受第九十九章 山神和竹刀第八百五十章 陳十一第一百三十九章 千奇(上)第二十章 橫生枝節第六百零五章 世間人人心獨坐第四百三十八章 人心似水低處去第六百九十六章 破境不需要等的第七章 碗水第四百五十一章 過橋第二百零八章 去也第八百零七章 木人啞語第六百零五章 世間人人心獨坐第七百二十一章 白也去也第五百四十章 別有洞天第五十五章 春風得意第六百四十三章 等個人第五百六十七章 何謂從容第十一章 少女和飛劍第四百六十章 水火之爭讓個道第一百五十四章 老先生坐而論道第七十二章 黑雲第五百三十三章 那傢伙敢來正陽山嗎第三百九十五章 一碗雞湯不知道第五百零八章 好人小姑娘第四百九十八章 天地無拘束第六百六十章 雀在籠中第兩百八十八章 對敵第七百二十一章 白也去也第六百三十七章 遠遊人皆是蒲公英第五百一十二章 出劍與否第五百九十章 連雨不知春將去第八百六十八章 幹架第四百八十九章 趕赴京觀城第六十章 有鬼第三百零四章 低頭觀井,擡頭看天第二十五章 離別第三十五章 甘草第四百四十七章 這麼巧,我也是劍客第一百五十一章 少年有劍砍山嶽第一百九十章 我是一名劍客第三百六十一章 原來也不太平第三百三十七章 拳頭太硬,罰酒好喝第三十六章 古書第四百六十九章 同道中人第八百五十八章 拔河第一百四十章 千奇(下)第六百七十五章 承載真名第八百七十八章 十四兩銀子第六百一十八章 夏日炎炎,風雪路遠第八百三十九章 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第五百一十一章 磨劍第二百五十七章 桂花島之巔第三百六十二章 希望別人的肩頭第六百九十二章 水未落石未出第三百一十七章 別人無敵當如何第一百九十八章 少年想要遠遊第五百八十八章 天下劍術天上來第五十三章 贈送第五百二十二章 天下大勢,皆是小事第六百二十八章 萬一第八百四十五章 官子無敵第三百八十三章 彩雲局第六百一十五章 離真死了第七百二十八章 李花太白虎頭帽第三十六章 古書第二十四章 相贈第一百九十三章 同姓不同命第九十九章 腳下河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