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八章 十四兩銀子

在人云亦云樓的院子裡,老秀才喝了個醉醺醺,說自己要去個地方,早就想親自登門去道謝了,還說那兒曾是自己錢袋子的由來,讓自己生平第一次湊齊了比較像樣的文房四寶,真正像個在書齋做學問的讀書人。

陳平安知道先生要去哪裡,就沒跟隨。

老秀才離開院子,獨自出京南遊。

曾經在中土神洲一個小國的陋巷,一大一小,師徒兩個,每次窮的揭不開鍋了,閒着也是閒着,讀書也讀不出個肚子飽,就會有事沒事,一起站在門口,眼巴巴等着少年一封家書的到來,其實信上邊寫了什麼,兩人都不在乎,反正等的也不是信,而是隨家書一併寄來的那筆脩金,也就是外鄉少年與當地秀才拜師求學的薪水,錢是英雄膽吶,偶爾碰到一些節慶日子,例如至聖先師的誕辰,遠在寶瓶洲的東家,還會爲名義上的“西席先生”送一筆節敬,給個銀錢多寡不定的節庚包。

窮酸秀才第一次跟銀票打交道,就是收了一筆極豐厚的節敬。

那次收到少年的家書,只有一封輕飄飄的書信,秀才使勁抖了抖,別說碎銀子了,都沒個銅錢的聲響,秀才便傻眼了,少年便蹲在門口,雙手籠袖,其實挺愧疚的。家裡不是沒錢,但是爺爺埋怨他私自離家出走,一走就走那麼遠,竟敢直接從寶瓶洲走到了中土神洲,還找了個只有秀才功名的小國書生當先生,其實以寶瓶洲崔氏的家底,找個書院君子賢人當家塾先生都不難,所以崔氏那邊,每次給錢給得極爲摳搜。

當時還不老的秀才,倒是沒有埋怨自己的學生,陪着少年一起蹲在門檻那邊,反而安慰少年,“怨不着誰,得怪先生的學問不深,討你家長輩的嫌了。”

因爲上一封家書的末尾,少年的爺爺,給了個幾十字的科舉制藝策題,算是考校秀才的真才實學了。

秀才挑燈通宵,硬生生熬出一篇千餘字的答卷,只覺得一肚子學問都給掏空了,實在不擅長這些,若是真擅長,早他娘考中進士了不是?等到少年回信一封,信一寄出去,秀才其實就後悔了,實在是擔心以後的脩金和節敬都跟着驛騎一起跑沒影了。

少年從先生手中一把抓過那信封,使勁攥成一團,丟到小巷對面的牆壁上,結果信封滾回了眼前,氣得少年就要起身去踩上幾腳,結果被先生拉住胳膊,少年賭氣道:“這麼個破家,回個屁,以後都不回去了。”

“不許說氣話。”

秀才將少年拽回原位,一拍學生的腦袋,彎腰起身,去撿回地上的信封,輕輕抹平,打開一看,就兩張紙,上邊是家書,除了一些老調常談的長輩話語,末尾還有句,“你這先生,學問一般,不過秀才功名,多半是真的,字不錯。”

而下邊那張紙,就是貨真價實的銀票了,足足百兩。

秀才笑得合不攏嘴。一旁少年笑容燦爛。

在那之後,秀才好不容易又攢下些銀子,之前在義塾擔任教書先生的窮書生,家裡曾經窮得只剩下些版刻粗劣的大堆藏書了,就在學生的慫恿之下,自己開設了一家門館,算是可以正式收徒授業了,從講授蒙學轉爲傳道經學,這其實也是秀才自己最憧憬的事情,總跟一幫穿開襠褲的孩子每天之乎者也,不是個滋味,是因爲愧對一肚子聖賢學問?可拉倒吧,還不是掙錢少!

後來那些年,秀才又多收了幾個學生,四個嫡傳弟子裡邊,老大一直是錢袋子,跟着秀才年月最久,老二是個混吃混喝的二愣子,老三空有一身腱子肉,也是個兜裡沒錢的,飯量倒是不小,那幾年,秀才總覺得自己是被坑了,幸虧老大不知道從哪裡拐了個孩子回來,聰明,靈秀,瞧着就讓人打心眼喜歡,一看就是個讀書種子,才情最高的首徒好像對科舉很排斥,脾氣還執拗,多半是期望不上,所以能不能冒出個進士老爺,就得看這個小弟子了,不偏袒他偏袒誰?

在那之後,秀才總算是過上了以往做夢都不敢想的好日子。

就連自己那些文字,都版刻出書了,雖說在書肆那邊銷量一般,到最後也沒賣出幾本,但是對一個做學問的讀書人來說,等於是立言一事,都有了個着落,秀才哪敢奢望更多。

除了老三君倩,其實崔瀺,左右,齊靜春,都是這個秀才一年年看着他們從少年變成青年的。

很多年之後,秀才也變成了老秀才,終於還收了個關門弟子,陳平安。

至於什麼文聖的學問,天驚地怪,鮮有其匹。什麼文聖於儒家文脈,有擎天架海之功。

誇也好,罵也罷,老秀才都沒怎麼當真,你們願意誇願意罵,都各有各的道理,反正不耽誤我當教書匠,給那幾個學生當先生。

但是老秀才唯一不能容忍的事情,就是幾個學生受委屈,我是個秀才,就會在文廟那邊,秀才爭閒氣給你們瞧瞧。

下出過彩雲局的浩然繡虎,在欺師滅祖叛出文聖一脈之後,在浩然天下藏頭藏尾,顛沛流離多年,最終選擇一個家鄉寶瓶洲的北方蠻夷之地,作爲落腳點,擔任大驪國師,要將事功學問傳道一國甚至是一洲。

崔瀺當年回到寶瓶洲之後,一次都沒有回過崔氏家族。

老秀才知道爲什麼,崔瀺一半是愧疚,一半是憤怒。

在異鄉的大驪京城,國師崔瀺給自己的書樓,取名爲人云亦云。

老秀才來到一處崔氏藏書樓的頂樓,頂樓之上還有個需要搭梯子才能上下的小閣樓。

老秀才來到窗口,望向窗外。

人見飛鳥追雲,皆追之不及。

這次崔東山願意主動請纓,要求擔任下宗宗主,是好事。

東山再起。

陳平安和小陌走出巷子,一起去往客棧。

小陌一直在仔細大量這座大驪京城。

這裡就是浩然天下的一國京城,首善之地。

可能這就是當年初升心中設想的山下城池,該有的樣子。

小陌問道:“公子,如今浩然天下的十四境修士多不多?”

陳平安搖頭道:“不管是哪座天下,飛昇境之上,一直就不多。”

修道之士,如果不以天下劃分,而只以人族妖族看待,就會發現十四境修士的數量寥寥,各有原因。

三教祖師的存在。

白澤的截取真名。

陳平安打算將來在那條夜航船上邊,開個迎接八方來客的酒鋪。

能否不花錢喝酒,全看各自本事。

關於下宗的名字,陳平安其實已經想了一大籮筐。

這大概就是太擅長取名的尷尬之處了。

再就是關於本命瓷的事情,得有個結果了。

反正是十四兩銀子的事。

不遠處的客棧那邊。

師父和師孃不在京城,曹木頭說是要去南薰坊那邊,去找一個在鴻臚寺當差的科舉同年敘舊,文聖老先生說要在門口那邊曬太陽等人,裴錢就獨自一人在院子裡散步,是個把小門開在東南角的二進院,其實是劉老掌櫃家的祖傳宅子,專門用來招待不缺銀子的貴客,比如一些來京城跑官跑門路的,畢竟這裡離着意遲巷和篪兒街近,宅子分出東西廂房,當下正屋空着,曹晴朗住在東廂房那邊,裴錢就住在與之對面的西廂房。

裴錢看似散步,實則走樁,出神入化,沉肩墜肘氣到手,她已經不用刻意講究樁架本身,或是呼吸的綿長,但是每一次純粹武夫的真氣吐納,都是人身小天地內處處山河氣府的甘霖乾旱、晝夜明晦之大變化。

這就像一位執掌天地的老天爺,在有意控制山河萬里的四季變遷、氣象更迭。

北俱蘆洲那趟遊歷,她其實時時刻刻都在練習走樁,不願意讓自己只是瞎逛蕩,這使得裴錢在走樁一事上,開始有了屬於自己的一份獨到心得。

樁無形勢,拳有神意。

這個不低的評價,是李二給的,可不是裴錢自封的。

故而在獅子峰山上喂拳之餘,李二又傳授給裴錢一門自家師傳的呼吸吐納之法,一口純粹真氣的運轉,專門用來調理筋骨血肉。

李二最後教給裴錢的拳理,極大。

樁架一起,如座座山嶽巍然不動,神意一動,似條條大瀆洶涌流淌。

這就是山水相依的大好格局,只要躋身拳法之巔,走到武道盡頭,那麼一位純粹武夫,就再不是什麼一身拳意如神靈庇護了,而是“身即神殿,我即神明”。

這纔是真正的止境頂點,正是十境氣盛、歸真兩層之後的所謂“神到”。

裴錢學得很快,一教就會,關鍵是能夠在生活起居的細微處學以致用。

所以李二纔會與裴錢說句大實誠話,如果撇開心性不談,比你師父習武資質更好。

裴錢聽見了,非但沒有半點欣喜,反而心虛不已。以至於她覺得那位與師父同鄉的李二前輩,教拳喂拳的本事極高,就是說話有些不着調。

院子裡邊,除了裴錢,還有個打小就憧憬江湖的少女,是土生土長的京城人氏,正是劉老掌櫃的寶貝閨女,名鹿柴,小字苔米,她此刻就坐在一旁的凳子上,腳邊擱放着臉盆抹布。

少女平時會幫着家裡做些灑掃庭院屋舍、清洗晾曬被褥的瑣碎活計,從她爹那邊掙些工錢,好攢錢買那些書商私刻、泛着墨香的豪俠傳記、白話公案和志怪小說。直教少女經常感嘆一句,真是買不完的新鮮故事,怎麼掙都掙不夠的銅錢!

少女無論是名字還是閨名,確實都不像是小商賈門戶裡的出身。老掌櫃是典型的晚來得女,既愁女兒的女紅,實在是半點不隨她孃親啊,還成天瘋瘋癲癲的,怕她嫁不出去,可一想到女兒哪天會嫁人,就又忍不住揪心。反正女兒前邊的兩個兒子,混得都挺有出息,又都孝順,加上女兒歲數到底還小,離着被那些媒婆惦念上的大姑娘歲數還遠着呢,劉老掌櫃就不急了。

少女本來是打算在這邊打着休息片刻的幌子,與那個姐姐偷師學藝。

所有入住客棧的外鄉人,在櫃檯那邊都是有關牒簿子的,不過少女沒有去翻,策馬揚鞭、行俠仗義的江湖兒女,做事情得正大光明。

只知道她是那個外鄉遊俠、青衫劍客的嫡傳弟子。

女俠嘛,自己以後也會是的。

不過劉鹿柴見那年輕女子閉着眼睛,跟夢遊差不多。

猶豫了一下,少女輕聲問道:“姐姐姓甚名甚?”

裴錢睜開眼睛說道:“鄭錢。”

少女眼神熠熠光彩,“好名字!竟然與我最仰慕的鄭大宗師同名同姓!”

江湖上有兩種說法,一種是那位鄭大宗師,如花似玉,身姿纖細,卻蘊藏着驚天地泣鬼神的氣力。

還有一種江湖傳聞,更了不得,說那鄭撒錢,雖是年輕女子,卻身高一丈,孔武有力,膀大粗圓,一兩拳下去,什麼妖族劍修,什麼妖族武夫,皆是化作齏粉的下場。

少女像是想到了一件極有意思的事情,笑得不行,好不容易纔止住笑,道:“鄭錢姐姐該不會還有個江湖化名,就叫裴錢吧?”

自家客棧離着意遲巷和篪兒街就幾步路,經常能聽到一些山上和江湖上的小道消息,還有之前那場火神廟附近的擂臺比武,又聽到了個的傳聞,那個鄭錢,竟然真名叫裴錢,來自一個叫落魄山地方,至於更多的神仙軼事、江湖趣聞,當時四周吵鬧得很,少女豎起耳朵使勁聽也聽不太真切。

賠錢?掙錢?怎麼好像兩個名字,都跟錢較勁呢。

裴錢笑了笑,沒說話。

少女笑了笑,是覺得自己的這個說法有點可笑。

“鄭錢姐姐,你看過某本山水遊記嗎?前些年,賣得好極了,我出手晚了,就沒買着,都要悔青腸子了。”

裴錢說道:“看過。”

師父在書裡書外的山水遊記,作爲開山大弟子的裴錢,都看過不少。

少女好奇問道:“你這是在練拳嗎?”

“出拳容易走樁難,一個難,難在學拳先學步,再一個難,難在滴水穿石,持之以恆。”

裴錢繼續散步,嗯了一聲,“我師父說過,辛苦練拳兩三年,丟拳不過三兩天。”

少女一個蹦跳起身,“這個拳理,曉得曉得,只要路過武館那邊,每天都能聽着裡邊噼裡啪啦的袖子打架聲響,不然就是嘴上哼哼哈哈的,然後猛然間一跺腳,踩得地面砰砰砰,按照拳譜上邊的說法,這就叫骨擰筋轉如爆竹,對吧?拳譜老話說得好,拳如虎下山腳如龍海,鄭錢姐姐,你看我這架勢如何,算不算入門了?”

裴錢無言以對,也不好給少女潑冷水,就只好裝作沒聽見少女的胡言亂語。

至於少女在那邊瞎逛蕩,裴錢更是看得……十分親切,跟自己小時候差不多。

一想到當年師父、還有老廚子魏海量他們幾個,看待自己的眼神,裴錢就有點臊得慌。

問題是那套小時候自創的瘋魔劍法,裴錢自己都不耍了,結果被小米粒學了去。

裴錢見少女就沒消停的跡象,只得一個站定,開口說道:“學拳容易練拳難,架子好學意難學。什麼叫登堂入室,就是贏得一份拳意在身,使得我輩武夫,如有神助。更大功夫,則是人馭拳,不是一味跟拳走,就像對神靈發號施令,一身拳意,十八般兵器,隨便拿在手裡,自然樣樣件件,如臂指使,懂?”

少女小雞啄米,“必須的!不懂!”

裴錢微笑道:“天下拳架萬千,門派拳理百十,拳法唯一。”

少女一頭霧水,“怎麼講?”

裴錢眯眼笑道:“身前無人,武無第二。”

師父親口說過,什麼事都能讓,唯獨習武登高不能讓路,與人問拳,要身前無人,習武登頂,要旁若無人。

而且崔爺爺也說過類似的道理。

少女聽得滿臉通紅,心神往之,“霸氣!十足!”

裴錢笑問道:“你爲什麼這麼想要走江湖?”

少女坐回凳子,毫不猶豫道:“當江湖兒女多自由啊,不用嫁人,還可以認識很多稀奇古怪的人和事兒,最好是出門闖蕩江湖之前,揣着一大兜的金瓜子、金葉子,在路邊找家酒鋪,停下馬,喝完酒丟出一顆大銀錠,撂下一句掌櫃結賬,多豪氣,書上都是這麼寫的。”

裴錢笑道:“出門在外,除了一見如故,否則莫貪大方二字。一來不露黃白,是江湖規矩,再者真正的武林中人,過的是刀口舔血的日子,掙點錢不容易。書上寫那大俠被人砍了一刀,眉頭不皺,只是包紮好傷口,就會繼續趕路了。可能你都不用翻過一頁書,大俠就已經養好了傷,在別處酒桌上的談笑風生。可是傷筋動骨一百天,是個蒙童都知道的道理。”

少女愣了愣。

裴錢猶豫了一下,說道:“你嘗試着用最大力氣,打自己一耳光。”

少女一聽就懵了。

是個江湖騙子吧。

有你這麼教拳的?

只是見那個年輕女子不像是開玩笑,少女一個鬼使神差,還真就狠狠摔了自己一耳光,打得自己直接跳腳。

再看那無動於衷的鄭錢,少女耷拉着腦袋,“不中了,對不對。”

裴錢笑道:“反正比我當年好多了。”

當年在老龍城那邊,女冠黃庭,曾經對裴錢拿捏筋骨,疼得小黑炭扯開嗓門,哭得震天響。

就把某人給心疼得立即說不練拳了,不練拳了。

少女下定決心,“鄭錢,我想明白了,從今天起,就不練武學拳了!”

裴錢有些意外。

算了,自己果然當不來什麼師父,什麼狗屁傳道人。小啞巴阿瞞那邊,其實也是差不多的慘淡光景,這個自己名義上的開山大弟子,與掌櫃石柔相處融洽,都顯然比自己更親,反正到了師父這裡,阿瞞是半點好臉色都沒有的,惜字如金當個小啞巴。

裴錢走到少女身邊,擡起掌心,輕輕搓揉少女的臉頰,很快就散了紅腫,笑道:“你想要尋找的那個人,其實離你不遠,所以不用去江湖裡邊找。”

少女揉了揉自己臉龐,根本聽不懂對方在說個啥,但是少女只知道眼前這個鄭錢,定然是女俠無疑了,大聲喊道:“鄭錢姐姐,我要學拳!”

裴錢笑着搖搖頭,“我自己都還學藝不精,教不了你什麼高明拳法。”

何況學拳,實在太苦。

曹晴朗在櫃檯那邊,陪着劉老掌櫃聊了半天,來這邊找裴錢談點事情,結果看到她在給人“教拳”,曹晴朗就停下腳步,安安靜靜站在廊道遠處。

既然小師兄和先生,先後都建議他保留翰林院編修官的身份,曹晴朗不是迂腐之輩,就放棄了辭官的打算。

陳平安帶着小陌來到宅子這邊,曹晴朗作揖道:“見過先生。”

陳平安笑着點點頭。

溫文儒雅,彬彬有禮,神采爽然。

由此可見自家落魄山的風氣之好。

劉鹿柴見着了那個外鄉人,立即與裴錢告辭,拎起臉盆離開宅子。

陳平安跟曹晴朗說道:“就在外邊聊點事情,跟你有關的。”

曹晴朗立即去正屋那邊搬來兩張椅子和一條長凳。

他可以和裴錢坐在一條長凳上。

先生和那個陌生的客人,坐椅子。

檐下廊道足夠寬敞,雙方可以相對而坐。

小陌道了一聲謝,才正襟危坐。

陳平安落座後,察覺到裴錢的異樣,問道:“怎麼了?”

裴錢雖然心虛,仍是老老實實回答道:“早先在客棧門口,我一個沒忍住,偷看了一眼小姑娘的心境。”

陳平安笑着點頭道:“看了就看了。”

裴錢一臉意外,疑惑道:“師父不生氣?”

陳平安搖頭道:“以前規矩重管得嚴,是擔心你走岔路。如今不用這麼拘束了,江湖險惡,人心叵測,你要保護好自己。”

在該立規矩的歲數,陳平安在裴錢這邊,半點都不含糊,是擔心裴錢學了拳,出拳沒有半點輕重忌諱,可是等到裴錢大了之後,對於對錯是非,已經有了個清晰認知,那麼就不能被規矩束縛得太死,不能半點不知變通。

裴錢說道:“師父,不用擔心,我以後自己每次走江湖,會盡量不犯錯,犯了錯就會改。”

這是裴錢長大後,第一次與師父這麼說話。

很難想象眼前的裴錢,是當年那個會私底下編撰《板栗集》的小刺蝟,見誰扎誰。也很難想象是那個會糾纏着魏羨和盧白象,每人隨便灌輸給她二十年內功就可以的“吃苦耐勞”小黑炭。

每一個道理就像一處渡口。

可能只有將來走到了那處渡口,親眼瞧見了一些人事,纔會真切體會。

又有一些書上的聖賢道理,老人老話,書外的言行舉止,就像一座座的路上行亭。

陳平安笑道:“好的,師父相信你。”

然後陳平安笑着爲小陌介紹道:“兩個都是我的弟子學生,裴錢,山巔境武夫。”

“曹晴朗,大驪科舉榜眼。”

陳平安再與兩人介紹起身邊的小陌,“道號喜燭,如今化名陌生,是一位異鄉劍修,境界不低,當然了,畢竟是跟師父不打不相識的朋友嘛,以後陌生會在落魄山修行練劍,跟你們劉師伯是一樣的出身,以後可以喊喜燭前輩。這次返鄉,就會納入霽色峰山水譜牒,擔任落魄山的記名供奉。”

一男一女,神色平靜,沒有半點作僞。

一個武夫起身抱拳,一個讀書人的作揖。

好像對於眼前這位喜燭前輩的妖族出身,根本沒有半點情緒起伏,很習以爲常了。

小陌都不用施展什麼本命神通,就清楚感知到眼前這對年輕男女的誠心實意。

早已起身,小陌微微彎腰,拱手抱拳,笑道:“我只是虛長几歲,不用喊什麼前輩,不如隨公子一般,你們直接喊我小陌就是了。我更喜歡後者。”

然後小陌就開始掏袖子。

準備好了兩份見面禮。

陳平安笑道:“免了免了。”

自家落魄山有個財大氣粗的周首席,已經很夠了。

而且小陌不比有座雲窟福地的姜尚真,送出手一件禮物,家底就薄一分。

小陌堅持道:“公子,只是一點小小心意,又不是多貴重的禮物。”

“裴姑娘和曹小夫子,都是公子最親近的嫡傳,這要是沒點禮物,於情於理都說不過去。公子先前已經拒絕了那些法袍,不如這一次,就容我在他們這邊擺一擺長輩的架子?”

陳平安只得點頭。

小陌在落魄山,一定人緣很好,如魚得水,混得不比周首席差。

擅長勸酒,那是酒桌與人分高下的本事。

喜歡敬酒,從不躲酒,還要自己找酒喝,就是酒品上見人品。

果然是應了那句老話,物以類聚,人以羣分。小陌跟自己很像啊。

酒品十分過硬,就是勸酒功夫差了點。

當年在酒鋪那邊,二掌櫃是公認的躲拳不躲酒。

至於那些賭棍酒鬼們後半句的“反正一拳就倒嘛”,酒桌上的胡言亂語,當不得真。

裴錢和曹晴朗,兩人同時望向陳平安。

陳平安繼續點頭。

裴錢和曹晴朗這才收下禮物。

陳平安看了一眼就知道深淺,是兩件品秩比咫尺物更高的“小洞天”藏物法寶。

這種山上至寶,別說一般修士,就連陳平安這個包袱齋都沒有一件。

兩人與喜燭前輩道謝。

小陌笑着不說話。見他們倆好像沒有坐下的意思,小陌這才坐下。

倆孩子,家教禮數很好啊。

莫不是陸道友誆騙自己?故意將那民風淳樸的舊驪珠洞天,說成個兇險萬分的龍潭虎穴?算是送給自己一個驚喜?

小陌忍不住以心聲道:“公子,裴姑娘很年輕啊,就快是止境武夫了?”

小姑娘,在她師父這邊,很恭敬,陸道友顯然又跟自己開玩笑了。

陳平安沒有以心聲作答,開口笑道:“裴錢是很年輕,不過蠻荒天下的雲紋王朝,有個名叫白刃的女子,好像也差不多,五十歲就已經止境了,而且聽陸沉說,青神王朝的女子國師,更年輕就躋身了止境。”

裴錢點點頭。

曹晴朗卻可以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看到自己先生的那種洋洋得意。

其實陳平安先前在與陸沉借來十四境修士的時候,離開大驪京城之前,就已經看出了裴錢身上的古怪,讓他這個當師父的,都要哭笑不得。

因爲裴錢當下處於一種極爲玄妙的境地。

她在壓境!

是一件連陳平安都聞所未聞的事情。

純粹武夫的破境,可由不得自己說了算,能否打破瓶頸,自己說了不算,得熬,瓶頸一破,不升境,更是自己說了不算。況且能夠破境,天底下哪個純粹武夫會像裴錢這樣?

不過小陌見慣了打打殺殺,而且多是些山巔廝殺,所以對太多事都見怪不怪了。

小陌如今反而對那個曹晴朗更好奇幾分。

裴錢如今練拳,確實只爲壓境。

她要挑選某地某天,才讓自己躋身止境。

陳平安開門見山,直接跟曹晴朗說了崔東山的那個想法。

曹晴朗的回答很簡單,“先生,其實如此最好,之前是因爲見先生和小師兄好像有了決定,我才硬着頭皮答應當那下宗宗主。”

陳平安笑道:“我們落魄山又不是一言堂,這麼大的事情,你自己有點想法,多正常,當時就該直接跟先生說……算了,這次是先生考慮不周,以後我會注意的,你也是。”

曹晴朗點頭道:“記住了。”

陳平安有些惋惜,“本來你可以是浩然歷史上最年輕的宗主。”

曹晴朗也不好在這件事上邊說什麼。

以前文廟管得嚴,練氣士擔任一宗之主,必須是玉璞境,是條鐵律。

山澤野修,想要四十歲之前躋身上五境,簡直就是癡人說夢。

即便是底蘊深厚、傳承有序的譜牒仙師,想要在這個歲數成爲玉璞境修士,一樣難如登天,在浩然歷史上屈指可數。

再者就算有這樣的修道天才,一來不會讓資質如此之好的天之驕子,被那些繁瑣的山頭事務消磨掉寶貴的修道光陰,太過得不償失了,再者大宗門裡邊,就算有那下宗,一個如此年輕的玉璞境,也不直接適合當下宗的宗主。一個練氣士,在修行路上的勢如破竹,極有可能就是一大堆雞毛蒜皮裡邊的磕磕碰碰,跌跌撞撞。

自己如何,陳平安幾乎從來沒有什麼講究,甚至行走江湖,反而擔心“跌境”不多。

但是到了裴錢和曹晴朗這邊,就大不一樣了。

比如曹晴朗摘得榜眼,到了陳平安這邊,高興之餘,難免有幾分腹誹,我的學生,怎麼纔是榜眼,不是狀元?

以至於陳平安這次造訪京城,得強忍着,才能不偷偷走一趟禮部檔案庫,翻出那位新科狀元的殿試對策文章,看看會不會是自己得意學生的卷子,只是字跡不那麼館閣體,纔會被那些上了歲數的讀卷官看走眼了,或是被皇帝宋和故意降了名次?

曹晴朗說道:“先生,我剛剛找過荀趣,他說先生很平易近人,不是那種假裝沒架子,而是真的沒架子。”

“荀趣不是那種喜歡諂媚誰的人,更不是故意讓我轉述給先生。他願意這麼說,肯定是對先生由衷仰慕了。他還說自己以後要是當了大官,就得像先生這樣,不管與誰相處,都可以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陳平安笑道:“那就好,沒讓荀序班覺得你找錯先生。”

陳平安有點體會火龍真人的心情了。

出門在外,被人當成是趴地峰的火龍真人,昔年龍虎山的外姓大天師,還是被當做張山峰的師父,兩者其實是有微妙差異的。

陳平安輕聲說道:“我這段時間,一直在想個問題,問題本身,就不談了,以後等到合適的時機,會再來與你覆盤。總之落魄山這邊,我可能還會多管些事情,大大小小的,看見了,只要覺得哪裡不對,就會管一管。 但是以後下宗那邊,我可能就會放手比較多了,所以你待在東山身邊,可能會有這樣那樣的異議,甚至是爭吵,到時候他是宗主,又是你的小師兄,這件事,你在去桐葉洲之前就可以想一想。”

陳平安自顧自搖搖頭,“不是可能,是一定了。”

曹晴朗點點頭,“先生,其實不怕吵架的,只要不是作意氣之爭,就可以取長補短,查漏補缺。”

陳平安嗯了一聲,“記住,不單單是與你的小師兄,此外遇到諸多事情,喜歡、擅長講道理是一回事,但是一定要考慮他人的情緒,講究一個問因不問果,不以結果好壞,來全盤認可或是否定他人。遇到難題,解決難題,就是修行。”

說到這裡,陳平安攤開雙手,輕輕一拍,然後掌心虛對,“我們稱讚一個人,有分寸感,其實就是保持一種妥當的、得體的距離,遠了,就是疏離,過近了,就容易苛求他人。所以得給所有親近之人,一點餘地,甚至是犯錯的餘地,只要不涉及大是大非,就不用太過揪着不放。心細之人,往往會不小心就會去求全責備,問題在於我們渾然不覺,但是身邊人,早已受傷頗多。”

“老話說,通達之人必有謀微之處,其實反過來說,也是個好道理,擅長謀微之人,也當有一顆通達之心。”

“再就是一定要告訴自己,誰都不是沒有半點火氣的泥塑菩薩,誰都會有自己的情緒,情緒本身,就是道理,很多時候,看似是在跟人講理,什麼時候真真切切看在眼裡了,卻不覺得自己是在容忍,那就是我們真的修心有成了。”

陳平安雙手籠袖,笑問道:“我問你,就事論事,好不好?”

曹晴朗毫不猶豫道:“很好。”

陳平安又問道:“那你有沒有想過,就事論事,一方再有道理,還是在否定對方?”

曹晴朗愣了一下,思量一番,點頭道:“確實如此。”

陳平安說道:“所以就事論事本身,當然是好事,可一旦誰佔理了,粗脖子,瞪眼睛,大嗓門說話,結果會如何?顯而易見,道理本身是對的,講理一事,卻是失敗的。”

“真正的溝通和講理,是要學會先認可對方。”

“你需要自己先做到心平氣和,然後用很多個的認可,來講清楚你真正想要說清楚的那一兩個否定。”

“當然,你的一切言語,仍需誠心誠意,不能是假的。這一點,極爲重要,要擱在‘心平氣和’的更前邊。”

曹晴朗仔細思量一番,點頭道:“先生在這件事上的先後順序,我聽明白了。”

陳平安雙手籠袖,微笑問道:“再想想。看看有無遺漏?”

曹晴朗開始深思。

裴錢坐在一旁的長凳上,欲言又止。

陳平安望向裴錢,笑着點頭。

裴錢壯起膽子說道:“師父,這好像是……強者才能說清楚的道理。”

“比如恰恰是不佔理的一方,卻地位更高,他反而一有人跟他講理,就半點不耐煩,立即粗脖子瞪眼睛,怎麼辦?”

“比如山下門戶裡邊的一家之主,山上的山主,宗主,掌律這些掌權者,他們要是不這麼講理?好像師父的這個道理,就很難說清楚。”

“師父,我就是隨便說說的。”

裴錢越說越沒底氣,嗓音越來越低。

到最後,裴錢撓撓頭,赧顏道:“不該插話的。”

陳平安卻朝裴錢豎起大拇指,“是了。這就是癥結所在。”

然後陳平安又問道:“那麼,裴錢,曹晴朗,你們覺得自己可以成爲強者嗎?或者說希望自己成爲強者嗎?又或者,你們認爲自己現在是不是強者?強者弱者之別,是與我比,還是與暫時境界不高的小米粒,還是個孩子的白玄比?還是與誰比?”

裴錢眼睛一亮,使勁點頭,“懂了!”

曹晴朗站起身,與先生作揖,但是沒有任何言語。

裴錢又不好跟着起身抱拳,不像話,就白了一眼身邊的曹晴朗。

馬屁精!

落魄山就數這個傢伙的溜鬚拍馬,最深藏不露了。

陳平安喃喃道:“天下人事,莫向外求。”

曹晴朗突然問道:“先生是在擔心落魄山和下宗,以後很多人的言行舉止,都太像先生?”

陳平安會心一笑,不愧是自己的得意弟子,點頭道:“是有這樣的擔心。”

當一個門派,開山祖師的個人烙印太過鮮明,就會自然而然,上行下效,這種事情,有利有弊。

但是陳平安還是希望,不管是如今的落魄山,還是以後的桐葉洲下宗,哪怕以後也會分出祖師堂嫡傳、內門子弟和暫不記名的外門修士,可是每個人的人生,都能夠不一樣,各有各的美好。

小陌坐在一旁,從頭到尾都只是豎耳聆聽,對自家公子佩服不已,有序,拆解,精細,重新歸一。

愈發覺得自己是個糙人,要與公子學的東西還很多啊。只是在公子這邊,估計是真要學無止境了。

陳平安起身說道:“你們兩個先回落魄山那邊等我。”

裴錢有些擔心。

她已經大致看出師父當下的處境了。

陳平安擺擺手,帶着小陌離開客棧。

之前南下游歷,陳平安打造了一隻取材自豫章郡的木製食盒,現在準備出門在京城買些糕點,還有一壺酒,反正會總計開銷十四兩銀子。

然後就走一趟大驪皇宮。

敬酒不喝,就喝罰酒。

第九十三章 牆上有個字第一百九十一章 做買賣也是修行第四十九章 碎瓷第二百三十三章 塵埃落定第二十章 橫生枝節第五百七十九章 最講道理的來了第七百六十二章 歸鄉之返,開天之去第一百一十七章 人間有個老秀才(下)第三十六章 古書第二百二十七章 出劍了第五百三十章 他的本命瓷和弟子們第五百二十六章 伏線拎起即殺機第四百二十八章 秋狩時分,請君入甕第六百六十九章 今天明天后天第七百八十一章 齊聚第五百九十八章 一拳就倒二掌櫃第二百五十八章 羣山之巔,上有武神第三百七十八章 白衣僧人第五百四十四章 舟中之人盡敵國第五百七十二章 心上人第二百八十一章 天真第七百六十六章 翻不動的老黃曆第四百五十六章 水落石出書簡湖第二百二十八章 初一十五,隨我除魔第七百五十章 萬年山巔十一人第二百七十三章 一枕黃粱劍氣長第七百二十章 不能白忙一場第二百六十八章 人間萬事細如毛第一百七十三章 逆旅第一百零一章 坐鎮山頭第五百一十八章 世事如棋局局新第八百四十二章 誰圍殺誰第兩百零六章 月兒圓月兒彎第五百七十四章 出門就得打幾架第一百七十三章 逆旅第五百四十七章 有些練拳不一樣第五百八十四章 你來當師兄第二百九十五章 遠望第一百二十七章 對視第八百八十一章 眼神第二百二十二章 有些離別可以再會第一百九十六章 我輩武夫第五十七章 養劍葫第七十四章 火龍走水第六百一十八章 夏日炎炎,風雪路遠第七百六十六章 翻不動的老黃曆第三百一十三章 馭劍第五百五十章 可惜下雨不下錢第一百五十二章 高出天外第七百一十二章 陳十一第六百三十六章 多少小魚碧水中第七百六十章 不對第八百四十章 家鄉第六百一十一章 風將起第七百六十七章 落魄山的鏡花水月第三百九十三章 靈光乍現山漸青第六百一十九章 沒我劉羨陽便不行第六百七十章 被天下壓勝第五百九十九章 陽春麪上的蔥花第二十九章 狐魅第五百四十八章 有事當如何第二百零一章 若無閒事掛心頭第二百三十五章 故鄉黃花黃第兩百一十八章 仙師駕到第八百三十六章 火神求火第七百零九章 白雲送劉十六歸山第六百零八章 下棋壞道心,酒水辣肚腸第八百七十五章 跌境第二百九十四章 馭劍第五百五十二章 不唯有與他人告別第三十五章 甘草第三百七十六章 君子武備第一百九十二章 下筆如有神第六百二十二章 對峙第五百一十二章 出劍與否第三百二十六章 小巷中第四百四十章 又一年下雪時第四百五十九章 都在有酒的江湖第一百五十三章 心境第三百三十二章 偶遇第二十七章 點睛第六百六十六章 肩頭和心頭第一百二十七章 對視第二百零一章 若無閒事掛心頭第二百二十二章 有些離別可以再會第五百五十七章 一壺酒一盤菜第四百六十章 水火之爭讓個道第八百六十四章 單挑第七百一十二章 時來天地皆同力第八百五十四章 一隻籠中雀第一百五十一章 少年有劍砍山嶽第五百六十七章 何謂從容第六百四十五章 取金丹第六百四十二章 崔東山的一張白紙第四百章 遠遊北歸第五百七十四章 出門就得打幾架第十五章 壓勝第三百六十九章 聚散第六百二十二章 對峙第二百零九章 也是木劍
第九十三章 牆上有個字第一百九十一章 做買賣也是修行第四十九章 碎瓷第二百三十三章 塵埃落定第二十章 橫生枝節第五百七十九章 最講道理的來了第七百六十二章 歸鄉之返,開天之去第一百一十七章 人間有個老秀才(下)第三十六章 古書第二百二十七章 出劍了第五百三十章 他的本命瓷和弟子們第五百二十六章 伏線拎起即殺機第四百二十八章 秋狩時分,請君入甕第六百六十九章 今天明天后天第七百八十一章 齊聚第五百九十八章 一拳就倒二掌櫃第二百五十八章 羣山之巔,上有武神第三百七十八章 白衣僧人第五百四十四章 舟中之人盡敵國第五百七十二章 心上人第二百八十一章 天真第七百六十六章 翻不動的老黃曆第四百五十六章 水落石出書簡湖第二百二十八章 初一十五,隨我除魔第七百五十章 萬年山巔十一人第二百七十三章 一枕黃粱劍氣長第七百二十章 不能白忙一場第二百六十八章 人間萬事細如毛第一百七十三章 逆旅第一百零一章 坐鎮山頭第五百一十八章 世事如棋局局新第八百四十二章 誰圍殺誰第兩百零六章 月兒圓月兒彎第五百七十四章 出門就得打幾架第一百七十三章 逆旅第五百四十七章 有些練拳不一樣第五百八十四章 你來當師兄第二百九十五章 遠望第一百二十七章 對視第八百八十一章 眼神第二百二十二章 有些離別可以再會第一百九十六章 我輩武夫第五十七章 養劍葫第七十四章 火龍走水第六百一十八章 夏日炎炎,風雪路遠第七百六十六章 翻不動的老黃曆第三百一十三章 馭劍第五百五十章 可惜下雨不下錢第一百五十二章 高出天外第七百一十二章 陳十一第六百三十六章 多少小魚碧水中第七百六十章 不對第八百四十章 家鄉第六百一十一章 風將起第七百六十七章 落魄山的鏡花水月第三百九十三章 靈光乍現山漸青第六百一十九章 沒我劉羨陽便不行第六百七十章 被天下壓勝第五百九十九章 陽春麪上的蔥花第二十九章 狐魅第五百四十八章 有事當如何第二百零一章 若無閒事掛心頭第二百三十五章 故鄉黃花黃第兩百一十八章 仙師駕到第八百三十六章 火神求火第七百零九章 白雲送劉十六歸山第六百零八章 下棋壞道心,酒水辣肚腸第八百七十五章 跌境第二百九十四章 馭劍第五百五十二章 不唯有與他人告別第三十五章 甘草第三百七十六章 君子武備第一百九十二章 下筆如有神第六百二十二章 對峙第五百一十二章 出劍與否第三百二十六章 小巷中第四百四十章 又一年下雪時第四百五十九章 都在有酒的江湖第一百五十三章 心境第三百三十二章 偶遇第二十七章 點睛第六百六十六章 肩頭和心頭第一百二十七章 對視第二百零一章 若無閒事掛心頭第二百二十二章 有些離別可以再會第五百五十七章 一壺酒一盤菜第四百六十章 水火之爭讓個道第八百六十四章 單挑第七百一十二章 時來天地皆同力第八百五十四章 一隻籠中雀第一百五十一章 少年有劍砍山嶽第五百六十七章 何謂從容第六百四十五章 取金丹第六百四十二章 崔東山的一張白紙第四百章 遠遊北歸第五百七十四章 出門就得打幾架第十五章 壓勝第三百六十九章 聚散第六百二十二章 對峙第二百零九章 也是木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