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七章 事多如牛毛

老秀才趕緊將那捧瓜子收入袖中,快步走向兩人,卻不是先與關門弟子說什麼,而是望向寧姚,笑道:“寧丫頭,攤上這麼個閒不住的傢伙,多多包容。哪天要是真覺得委屈了,別管事情對錯,都千萬千萬不要覺得是自己沒道理啊,懷疑自己會不會小題大做,別想這些,只管大大方方與我告狀,我這個當陳平安先生的人,肯定幫你罵他,絕不偏袒這小子!”

估計天底下只有寧姚跟陳平安吵架,老人才會不幫自己的學生。

人間事,其實好壞之別,往往就只差那麼一兩句話,就可以好壞顛倒。

氣頭上,多了一兩句不該有的重話反話,平日裡,少了一兩句寬慰人心的廢話好話。

因爲越是親近之人,越容易覺得對方做什麼事都是天經地義的,都覺得一切只需要在不言中。

結果越是覺得對方應該什麼都懂的時候,往往就是對方什麼都不懂的時候。

寧姚笑着點頭道:“好的,告狀一事,我會跟某人多學學。”

就像所有人都覺得寧姚的練劍資質太好,她就應該是五彩天下那邊,毫無懸念的天下第一人,寧姚做出什麼壯舉都不讓人意外。

她是那座飛昇城毋庸置疑的主心骨。

歲月一久,寧姚還會被視爲下一個劍道路上的陳清都。

老秀才偏不如此認爲。

老人只是覺得眼前的寧丫頭,就只是個想要告狀都無人可告的年輕晚輩。

寧姚先告辭離去,說她可能要閉關兩天。

她在修行路上,閉關次數,屈指可數。

老秀才這才牽起陳平安的手,輕輕拍了拍關門弟子的手背,也沒說什麼,只是輕輕一笑,蹦出個字,“嘿。”

坐鎮劍氣長城的賀綬,已經將五位劍修聯袂問劍託月山一事,以最快速度傳信文廟,於是茅小冬就很快傳信給先生。

如今茅小冬擔任禮記學宮的司業,官職僅次於學宮祭酒。大官!

陳平安在自己先生這邊,毫不掩飾自己的疲憊,不過依舊眼神明亮,笑着回了個“嘿”。

一般人不太清楚,其實金石篆刻一道,嘿字同默。

曾經老秀才還鬧出過個不大不小的笑話,早年雜書翻得少,聖賢道理之外,學問不夠寬泛,以至於在書鋪翻看一本版刻精美的印譜,見着了個“嘿”字印文,誤以爲篆刻此印的某位書院山長,是個極風趣的讀書人,結果等到老秀才在文廟有了神像,專程跑去書院拜會那個山長,不料就是不苟言笑的老古板。

老秀才拉着陳平安坐在門口長凳上,重新拿出一捧瓜子,分給陳平安一半,邊嗑瓜子邊說道:“先生幫不上什麼忙,只是走了趟落魄山,那會兒已經什麼都安然無恙,先生很馬後炮了,不過見着了鄭居中,落魄山下宗選址桐葉洲一事,照舊。”

陳平安倍感意外,欲言又止。

老秀才說道:“先生能夠幫上點小忙,是一件很開心的事情。”

陳平安點點頭,就沒有多說什麼。

老秀才笑道:“東山那孩子,這次與鄭居中重逢,吃癟得很,氣得不輕,總算有點少年郎的樣子了,所以他主動開口,請我幫忙,與你這個先生打個商量,希望落魄山的下宗,就由他來當那個首任宗主,所以曹晴朗那邊,就需要你來解釋一二。”

之前從正陽山返回落魄山途中,衆人在那條龍舟渡船上,已經商量出了個既定議程,不管落魄山之外第二座擁有單獨祖師堂的門派,是一個擁有宗門頭銜的“下宗”,還是在文廟那邊暫無宗字頭名號的“下山”,曹晴朗都是第一任宗主或是山主。米裕,種秋,崔嵬,隋右邊,幾個就在那邊落腳修行,而崔東山和裴錢,只是去那邊幫忙幾年,前者主要盯着“鄰居”金頂觀與那三山福地萬瑤宗的動向,後者負責與青虎宮、蒲山草堂的人情往來。

陳平安道:“其實我一開始就是這個打算,只不過當初跟東山聊起這件事,我看他沒有興趣攬事,就退一步行事了。”

最早的設想,陳平安就是讓仙人境的崔東山擔任下宗宗主,在中土文廟那邊都不用爲了個宗字頭名分,跟誰掰扯什麼,要更名正言順。

這對曹晴朗也是好事,可以先在崔東山身邊多歷練個幾年,人情世故,修行境界,山上山下的人脈香火,方方面面,都時機成熟了,曹晴朗就是水到渠成的第二任宗主,不然陳平安多少會擔心自己是不是拔苗助長,曹晴朗再行事穩當,再心性堅韌,可在陳平安這個先生眼中,難免還是……心疼幾分,總覺得曹晴朗太年輕,就要早早挑起這麼個重擔,處理一宗事務,曹晴朗的治學怎麼辦?將來還怎麼跟他的朋友一起負笈遊學,看遍大好河山?

只是崔東山那會兒不願意,陳平安自然就不會搬出什麼先生架子,強人所難。

可現在崔東山願意親自出馬,就什麼事都跟着迎刃而解了。

至於曹晴朗那邊,哪怕相信曹晴朗不會多想,陳平安當然還是會解釋清楚,反正就一壺酒的功夫,幾句話的事情。

畢竟落魄山從無那種故意話說一半、讓人去揣摩心意的官場習俗,所有事情都是攤開了說。

老秀才看了眼陳平安肩頭的那隻蜘蛛,疑惑道:“這位道友是?”

陳平安以心聲說了個大概,然後開口說道:“小陌,這位就是我的先生,你在此現身就是了,不用太拘束。”

一隻原本銅錢大小的雪白蜘蛛,從陳平安肩頭向前一個跳躍,落地之時,已經是那個一身麻布衣衫,黃帽青鞋的小陌,與那位老秀才作揖道:“小陌見過文聖。”

老秀才已經站起身,使勁點頭道:“喜從天降,吉兆人間,好事好事。”

先生都起身相迎了,陳平安就只好跟着起身。

這可是一位“萬”字輩的飛昇境巔峰劍修。

在老秀才笑眯眯看小陌的時候,小陌也在打量這位身材消瘦、個子不高的讀書人。

雙方都很正大光明,目不斜視的那種。

在小陌看來,相較於一般的山上修道之人,眼前老人,年紀其實不大,就是瞧着顯老。

這說明兩件事,此人修行晚,再就是等到此人境界高了,能夠脫胎換骨的時候,卻也沒想着更換容貌。

陸道友說過公子這個先生的身份,浩然文聖,儒家文廟的第四把交椅。

看樣子打架本事不算太高,那就是學問極大了。

憑藉着一門望氣神通,小陌心中有數了,文聖似乎是合道地利,三洲山河,分別是婆娑洲,桐葉洲,扶搖洲。

難怪能夠當自家公子的先生。

不是說那個十四境的境界,而是說文聖獨獨選擇這三洲作爲合道之地,恰好都是被那場大戰殃及的破碎山河。

不過所謂的打架本事不高,這只是小陌眼中的“不高”,專指殺力高低。

畢竟小陌打交道的同輩修士,只說劍修,就有陳清都,龍君,還有那個與兵家初祖關係親近的元鄉。

不過也曾有個貨真價實的讀書人,讓小陌極爲記憶深刻,對方是至聖先師的愛徒之一,高冠簪纓,身材高大,劍術極高。

老秀才說道:“小陌兄,以後遇到糾纏不休的潑皮無賴,就報上我的名號,如果不管用,小陌兄再搬出落魄山的供奉身份。”

關於這位歲月悠久的蠻荒劍修,暫時還不適宜在文廟那邊錄檔,更不可以被山水邸報昭告天下。

老秀才只需要回頭跟亞聖、還有文廟三位正副教主打聲招呼就是了。其實此事半點不爲難,這位小陌,在明月中長眠萬年,如今纔剛剛醒來,之前兩座天下的萬年恩怨,半點沒摻和,身世清白得很,老秀才都已經醞釀好措辭,如何跟文廟討要功勞了。

比如下宗觀禮一事,咱們文廟不派倆教主露面道賀幾句,像話?要是去兩個副的,似乎就不如一正一副了,是不是這個理兒……

小陌先點頭,再作揖,“恕小陌不敢與文聖先生同輩相交,公子曾經提醒過我,到了浩然天下就要入鄉隨俗,循規蹈矩,禮數不可亂。”

“其次,小陌如今也並非什麼落魄山供奉,只是公子身邊的一個死士扈從。”

“最後,今天小陌得見文聖,學究天人,卻平易近人,小陌榮幸之至。”

老秀才忍住笑,看了眼一旁站着的關門弟子。

哪裡找來這麼個彬彬有禮、行事古板的寶貝疙瘩,差點誤以爲是一位書院學宮的君子賢人了。

陳平安立即心領神會,與小陌笑道:“先生說話,當然比學生更大,小陌,這也是入鄉隨俗的一種,得講個先後順序。既然我先生說你是供奉,那即刻起你就是我們落魄山的記名供奉了。先生與你稱兄道弟,你坦然接受就是了。”

老秀才撫須而笑,心裡暖啊,就像大冬天溫了一壺黃酒,加兩蛋,再搞點薑末,圍爐而坐。

當然,最令人欣慰開懷的,是那個圍字。一人只是獨坐,最少也得三二人,才能說是圍爐嘛。

小陌有些爲難。

在劍氣長城那邊與陸道友聊得投緣,聽陸道友說過,自家公子有三個癖好,雷打不動,自幼就尊師重道,故而長輩緣極好。喜歡當善財童子,所以朋友遍天下。

最後就是喜歡記賬了,陸道友當時言之鑿鑿,說要是不信,等到了大驪京城,親眼見着你家公子的那位開山大弟子,就一清二楚了。

門口這邊有兩條長凳,老秀才伸手虛按,“小陌兄,我們都坐下聊。”

陳平安說道:“先生,不如找個地方喝酒?”

老秀才擔心道:“能喝?”

陳平安笑道:“境界隨酒,越喝越有。”

老秀才嗯了一聲,“那咱們就去人云亦云樓那邊,離着近。”

要不是小陌兄在場,老秀才就直接帶着關門弟子去火神廟找封姨前輩喝酒了,有座花棚,地方蔭涼嘛。

蹭酒?老秀才敢摸着良心,說自己跟關門弟子,都不是那樣的人。誰敢說個不字,有本事站出來,老秀才就把酒水都還給他。

一起走向那條巷弄,在小巷門口的那處山水道場裡邊,老修士劉袈正拉着弟子趙端明喝酒。

發現小巷外邊的三位,劉袈立即撤掉道場禁制,先與文聖抱拳致禮,老修士最近與老秀才混得很熟了。

陳平安介紹道:“這位是小陌,陌生的陌,我們落魄山供奉。”

劉袈板着臉點點頭,放行放行,再傻了吧唧見個人就攔路,老子就跟你陳平安一個姓。

老修士猶豫了一下,還是沒忍住,以心聲喊道:“陳山主?”

陳平安立即停步,問道:“有事?”

老修士好像有些難以啓齒,硬着頭皮問道:“最近不會再有外鄉人路過此地了吧?”

好歹讓我緩一緩。

陳平安笑道:“這種事情讓我怎麼保證,別人的腿又沒長在我身上。反正我很快就會離開京城。”

劉袈鬆了口氣。

老修士看了眼那個黃帽青鞋的年輕人。

小陌立即朝劉袈微笑點頭。

陳平安心聲說道:“等我離去之後,劉仙師記得打掃崔師兄的宅子。”

是提醒老修士等到自己離開大驪京城,就可以去那邊“撿書”了。

雷法一道,如今陳平安不敢說如何精通,距離登峰造極還差得太遠,但要說登堂入室,陳平安自認是有的。

只說那個雷局,在老龍城戰場遺址觀摩而來,然後託月山那邊一次次施展出來、最終趨於嫺熟,造詣不低。

劉袈老臉一紅,繼而疑惑道:“陳山主這麼快就湊出一本雷法書籍了?難道這趟外出,湊巧見着了那位天師府的黃紫貴人?天底下有這麼巧的事情?”

因爲按照雙方之前的約定,得等到這位陳山主遊歷中土神洲,去龍虎山天師府做客了,見着了那個朋友,借書翻閱,纔有可能拼湊出一本像樣的雷法秘籍。然後這本書不小心遺落在人云亦云樓裡邊,劉袈不小心撿到,隨便翻了幾頁,再與被雷劈過幾次的徒弟傳授道法,劉袈連理由都想好了,自己某天喝高了,夢遊遠古雷部諸司,遇一神人爲自己傳授雷法。

劉袈越想越不對勁,想來是有話就說的性子,直截了當說道:“陳平安,你別是半路反悔,覺得此事棘手,在龍虎山那邊無法借閱雷法秘籍,只是抹不開面子,就隨便拿幾句山上雷法口訣來糊弄我吧?這可萬萬不行,我本來就對雷法一道,半點不懂,寧肯不教端明什麼,也絕對不會讓這孩子誤入歧途!”

陳平安解釋道:“放心,這本我親筆撰寫的雷法秘籍,品秩不會太低,保證不會誤人子弟,趙端明只需要按部就班修行,不會出錯的,只要有半點紕漏,劉仙師就直接去落魄山堵門罵街。”

劉袈氣笑道:“好個陳平安,逗我玩呢,這纔多久功夫,你就能琢磨出一門高深雷法來了?就此作罷,咱倆就當沒這檔子事,你也無需覺得丟人現眼。何況堵門罵街這種勾當,我可做不出。”

你當自己是出身天師府的黃紫貴人啊,還是當自己是龍虎山的外姓大天師啊?

陳平安有片刻恍惚,確實,只是走了一趟蠻荒天下,因爲禮聖幫着往返一趟,在那邊又有陸沉的三山符,只說光陰長短,確實不長,可稍稍回想幾分,卻恍若隔世一般,兩座天下的兩個自己,一個跨越了半座蠻荒天下,一個將寶瓶洲從北到南走了一遍,兩趟山水路程期間,實在是遇到了太多人,經歷了太多事情。

小陌突然開口說道:“我家公子,於雷法一道,造詣極深。”

劉袈愣了一下,因爲徒弟在場,所以跟陳平安都是以心聲交談。

陳平安笑道:“反正不着急,那就等我遊歷過中土神洲龍虎山,到時候我會將書籍分出個上下冊,劉仙師再挑着選。”

劉袈點點頭,“陳山主做事情還是老道穩定的。”

此事就此說定。

臨近宅子門口,小陌以心聲說道:“公子,這個修士,是不是太沒個好歹了。”

陳平安笑道:“天底下當師父和先生的,其實差不多,難免會患得患失幾分,沒有道理可講。”

老秀才撫須而笑,“是也。”

小巷口子那邊,少年突然說道:“師父,陳先生好像變了個人。”

劉袈轉頭看了眼那個青衫劍仙,搖搖頭,不覺得。

到了書樓外,圍着小院石桌落座,陳平安取出三壺酒,三隻花神杯。

小陌起身接過酒壺和酒杯,落座之後,突然想起一事,“那個叫陸芝的女子劍仙,殺氣很重。看我的眼神,有些……滲人。”

陳平安說道:“不是陸芝故意針對你,她就是這麼個脾氣,陸芝其實跟我一樣,嚴格意義上都是外鄉人,但她早就將劍氣長城當成了家鄉。將來等陸芝哪天躋身飛昇境,會是殺力最大的飛昇境之一,到時候殺氣更重。”

如果陸芝能夠將那把本命飛劍“北斗”徹底煉化,再精心煉化那隻劍盒所藏八把長劍,擅長攻伐、而弱於防禦的陸芝,就會變得攻守兼備。

類似符籙於玄,龍虎山大天師,火龍真人。

未來陸芝的劍道成就,其實有可能比齊廷濟更高一籌。

當然不是“一定”,但哪怕只是有這麼一個可能,就已經很了不起了。

wωw•Tтkд n•co

小陌開誠佈公說道:“公子,我除了是一位劍修,按照如今浩然天下的山上說法,還能算作一位陣師,除此之外,唯一拿得出手的,大概就是我還算比較擅長編織法袍。除此之外,就沒什麼可取之處了。”

劍修。陣師。織造法袍。能夠精通其中一件事,就已經是個在山上供奉、客卿一連串的香餑餑了。

老秀才咦了一聲,總覺得這套措辭,聽着十分耳熟,再一想,立即恍然,這就是自己找酒喝的獨門秘訣啊。

小陌擡起一手,攤開掌心,擱放有一堆高低粗細不一的青色竹筒,顯得袖珍可愛,數量有五六十隻之多,一些是數丈甚至是數十丈的“布料”捲起,歸攏於一筒之內。更多是已經成型的數件法袍,縮放在一隻青竹筒其中。

小陌說道:“依循浩然天下的山上規矩,一個人拜山頭,得有見面禮,還請公子幫忙分發出去,小陌終究是死士身份,行事不好太過招搖,免得被有心人找到蛛絲馬跡。這些法袍,都是我早年在皓彩明月沉睡之前,實在無聊,隨手編織而成,故而品秩不高,按照如今山上的評定,連那半仙兵都稱不上。”

在皓彩明月陷入長眠之前,小陌在蠻荒天下留下了六洞道脈,先前按照公子的推算,如今只有蠻荒南邊一個宗字頭的洞府,比較像是傳承萬年的舊道脈,其餘要麼是在漫長歲月裡消散了,要麼是改頭換面了,比如金翠城的幾道編織手法,分明就是出自小陌,這不是說金翠城就是小陌的道統,極有可能是其中一脈洞府,被金翠城吸納了。對於蠻荒天下的道統,這其實就已經算是與小陌沒有半點道脈淵源了。

老秀才抿了一口酒,呲溜一聲,不插話。

陳平安無奈道:“又是陸沉教你的?是不是說拜山頭,手裡邊得有敲門磚?”

小陌笑道:“公子天算。”

落魄山嫡傳弟子加供奉,估計人手一件法袍,綽綽有餘。

至於彩雀府女修織造出來的那件制式法袍,其實落魄山修士不太適合穿戴在身。

但是這不意味着陳平安就可以心安理得收下這份重禮,所以直接拒絕道:“小陌,等你哪天完成約定,可以離開落魄山了,如果到時候你還想送,我就不攔着你。在這之前,我們不談此事。”

小陌只得轉頭望向老秀才。

老秀才笑道:“小陌,這件事就聽你公子的。咱們浩然天下有浩然天下的規矩,只是一座山頭又有一座山頭的風氣,都不是那麼刻板的。”

小陌翻轉手心,收起那些竹筒法袍。

第二場霽色峰祖師堂議事,是落魄山正式建立宗門的慶典。

當時有四十三位祖師堂譜牒成員,外加三十六位觀禮客人。

等到慶典結束,陳平安乾脆趁熱打鐵,讓落魄山又多出了一撥客卿。

南婆娑洲龍象劍宗的邵雲巖,酡顏夫人。

在雲上城擔任供奉的老真人桓雲。皚皚洲女子劍仙,謝松花。金烏宮元嬰劍修,柳質清。

如今真境宗的次席供奉,李芙蕖。風雪廟大劍仙魏晉。指玄峰袁靈殿。

以及浮萍劍湖,有個“小隱官”綽號的劍修陳李。

在文廟那邊,落魄山新收了個供奉,老劍修於樾,近期老人都在落魄山那邊,至於能夠拐騙到一兩位劍仙胚子,就看老人自己的本事和那撥孩子的各自緣分了。

在劍氣長城,又多出一個曹峻。

山上有個說法。

供奉數量的多寡,境界的高低,意味着一個仙家門派的底蘊深淺。

而客卿,則很能說明一個門派,通往祖師堂的山路,道路到底有多寬。

老秀才開始說正事,“平安,有沒有想過一件事,妖族修士,尤其是小陌這樣的歲月悠久,活了萬年、或是大幾千年的蠻荒大修士,別說一雙手,可能兩雙手都數不過來,早早就是飛昇境,甚至是飛昇境巔峰了,爲何除了那個化名陸法言的大妖,始終沒有一頭大妖,成功躋身十四境?”

說到這裡,老秀才已經提起酒杯,“小陌兄,我就是就事論事,千萬別介意,我自罰一杯……”

小陌趕緊雙手持杯,身體前傾,神色誠摯,言語懇切,“文聖先生說話直爽,敞亮人說敞亮話,分明就是把小陌當半個自己人了。杯也好,大些的碗也罷,天底下只有一口悶的酒,酒桌上就沒有彎來繞去的話。不多說,我先悶一個,文聖先生隨意。”

小陌一個仰頭,酒杯空了。

陳平安有些無奈。

這都從哪裡學來的人情世故、酒桌學問?

自己還提醒小陌要入鄉隨俗,是不是多此一舉了?

老秀才又給自己倒滿一杯酒,“就衝小陌兄這份善解人意,我就得再走一個。”

陳平安提醒道:“先生,這是自家酒水,慢點喝。”

是提醒自家先生,既然是自己的酒水,就算自罰一壺,也不佔半點便宜。

只有喝別人的酒水,喝多喝少,喝快喝慢,纔是學問。

不過真正的理由,不管是先生,還是陳平安自己,其實當下都不適宜喝酒太多太快。

老秀才悻悻然揪鬚。

陳平安突然小聲說道:“封姨那邊,好像還有百來壇百花釀。”

老秀才一拍大腿,“離開寶瓶洲之前,一定要與封姨前輩道個別。”

陳平安點頭,“陪先生一起去。”

老秀才繼續說道:“雖說合道極難,這不假,小陌在內,需要以酣眠的方式養傷,也不假,但是那些箇舊王座,難道修行資質,哪個會差?”

陳平安點點頭,託月山大祖首徒,元兇的修道資質,就極好。

妖族真身堅韌這個先天優勢,還帶來一個後天優勢,兩者之間存在一個門檻,就是能否修行。

妖族登山修行,入門遠遠比人族要難,可一旦煉形成功,相同的境界,妖族修士的壽命就要遠遠長於人族。

就像是一種冥冥之中的大道補償。

小陌放下酒杯,輕聲說道:“是白澤。”

老秀才點頭嘆息道:“對了,是因爲白老哥的存在。”

白澤擁有天下妖族修士的所有真名,這就是白澤的本命神通,根本不用對方告知,只要煉形成功,有了真名,就會在白澤那邊“記錄在冊”。

老秀才看了眼小陌。

小陌笑道:“打又打不過,搶也搶不來,早就認命了。不單單是我,當年所有選擇沉睡養傷的同輩修士,都一樣。”

其實小陌跟白澤不但打過架,而且還是兩場。

一次覺得白澤看着不像是個能打架的。

一次是得知白澤竟然準備幫助那個小夫子,在浩然山巔鑄造大鼎,要篆刻下無數的妖族真名。

所以小陌就有了那趟皓彩明月之行。

老秀才一語道破天機,“其實白澤自己也爲難,真名一事,可不是他想要歸還給誰,就能做到的。”

這大概就是白澤在修行路上,唯一一件可以稱之爲大不自由的事情。

這就意味着浩然天下和中土文廟一樣爲難。

假如白澤死了。

蠻荒天下的飛昇境大妖,就像失去了一道關隘,原本白澤的存在本身,就像是天下所有飛昇境大妖,一道不可逾越的天塹,需要得到某種大道認可,後世大妖才得以躋身十四境。一旦白澤身死道消了,就像是失去了某種大道禁制。

假如白澤沒死,兩座天下相互攻伐,戰事慘烈,蠻荒妖族傷亡越慘重,白澤的境界,就會無限接近十五境,白澤的戰力,更會成爲一個史無前例、後無來者的十四境。

簡單來說,到時候的白澤,殺力之大,完全可以視爲一個不被劍氣長城拘束的陳清都。

老秀才轉頭望向小陌,“小陌,浩然天下不比你那家鄉,如今世道,也不是萬年之前了,讓你入鄉隨俗,起先可能會有些不適應,不過我相信以後會越來越熟稔輕鬆。”

小陌點頭道:“如今我剛到浩然,所見人事還不多,未必相信萬年之後的世道,就一定會比萬年之前好太多,但是我願意相信公子和文聖。”

老秀才十分欣慰,小陌兄這麼講理,不去落魄山才叫可惜。

陳平安慢悠悠喝着酒。

在京城這邊,除了那樁私人恩怨之外,還要請關翳然喝酒。

以及與曹晴朗的科舉同年,那個叫荀趣的鴻臚寺年輕官員一起逛書肆。

可能還要去一趟蘇高山在京城的府邸,不是一定要見誰說什麼做什麼。

然後就是與先生道別,再帶着寧姚,還有裴錢和曹晴朗一路南下,返回落魄山,自己得去趟楊家鋪子。

聽小米粒說,張山峰見自己不在山上,就先去找徐遠霞了,說在那邊等自己。

所以去往桐葉洲之前,陳平安直接去那個清源郡仙遊縣,喝酒。

落魄山那邊,老劍修於樾還一直在山上等着自己,因爲於樾會挑選劍胚,收爲弟子。按照小米粒的說法,這件事,有點眉頭。

陳平安倒是不會覺得有何失落,那九位劍仙胚子,最後能留下幾個在落魄山修行,隨緣。

之後就是在桐葉洲選址和創建宗門了,一行人剛好可以乘坐那條玄密王朝送來的渡船“風鳶”,跨洲遠遊,順便爲渡船勘驗出一條相對安穩的商貿路線。

到了桐葉洲,陳平安還要先去趟大泉王朝,見姚老將軍。

等到下宗事了,原本打算喊上劉景龍,一起遊歷中土神洲。如今因爲跌境,肯定要耽擱一段歲月了,陳平安也會在大煉本命物之外,以修士身份,開始真正意義上的閉關,將一身所學,熔鑄一爐,爭取重新躋身玉璞境,再去太徽劍宗找劉景龍。

其實大小事情多如牛毛。

但是都不會讓人如何爲難。

落魄山門口那邊的桌子,在老秀才和鄭居中離去後。

大白鵝,青衣小童,黑衣小姑娘,你看我我看你。

陳靈均又不是個傻子,先前瞧見文聖老先生跟那人多客氣,立馬就知道自己估計又扯犢子了。

陳靈均耷拉着腦袋,有些病懨懨的,提不起精神,問道:“爲啥臨行之前,那人會撂下一句教人沒頭沒腦的怪話,說什麼他師父高攀了。”

小米粒咧嘴一笑,“是那位鄭先生在與景清說客氣話唄。”

唉,景清還是小腦闊兒不太靈光。

自己總想着要將景清舉薦進入某個江湖門派,就是極爲隱蔽、門檻極高的竹樓一脈了。

之前都提兩次了,暖樹姐姐總是不答應,裴錢的態度模棱兩可,就只好一直拖着了。

陳靈均與崔東山以心聲問道:“那人是誰啊,你肯定知道對方身份,與我透個底?”

免得嚇着小米粒。

崔東山卻有些心不在焉,擺擺手,“不用知道,你只要知道他姓鄭就可以了。”

老秀才還是很厲害的。

只有他才能夠先讓白澤,再讓鄭居中改變主意。

賣他個面子。

但是崔東山心裡邊就是不痛快。

陳靈均擡起一隻袖子,擦拭着桌面,委屈道:“知道姓鄭有啥用嘛,肯定不是鄭居中啊。”

崔東山翻了個白眼。

陳靈均也懶得多想了,反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笑嘻嘻道:“崔兄,想啥呢?”

崔東山說道:“在想下宗的名字。”

陳靈均輕輕一拍桌子,“不像話,取名字這種事情,老爺最擅長,你湊啥熱鬧,當自己是下宗宗主啊?”

崔東山一本正經點頭道:“我就是啊。”

陳靈均哈哈笑道:“小米粒,你覺得這個玩笑好不好笑?”

小米粒撓撓臉,不說話。

崔東山突然心情大好,先生走過了那麼一趟蠻荒天下,做成了那麼多的事情。

就會變得不一樣,很不一樣。

雖然跌境很重,但是沒關係。跌的只是境界,暴漲的卻是道心。

崔東山都不用去大驪京城見先生,就能夠想象如今是怎麼個情況。

以前的先生。

你可以試試看。

這會兒的先生。

你跟我好好說話。

第八百七十一章 當時坐上皆豪逸第四百零一章 小師叔和小姑娘第一百一十七章 人間有個老秀才(下)第六百八十二章 一線之上第五十九章 睡去第五十九章 睡去第二百八十三章 香火嫋嫋第六十八章 天下有春第五百一十五章 琢磨第二章 開門第八百三十六章 火神求火第四百八十章 先生學生,師父弟子第三十章 暗室第四百九十七章 我也會劍開天幕第三百七十八章 白衣僧人第一百五十六章 少年肩頭挑着草長鶯飛第七百零九章 白雲送劉十六歸山第八十六章 同道中人第八百三十八章 互爲苦手第五百六十八章 落魄山祖師堂第七百五十九章 遞劍接劍與問劍第三百零四章 低頭觀井,擡頭看天第七百二十章 不能白忙一場第四百四十五章 炭籠火爐寒人心第五十章 天行健第五百三十六章 一洲大地皆起劍第五百八十六章 喝盡人間腌臢事第六十二章 樹倒第四百七十五章 水堵不如疏第八百一十六章 大魚如龍第二百五十七章 桂花島之巔第五百九十六章 有人要問拳陳平安第五十九章 睡去第八百三十四章 來了第三百六十二章 希望別人的肩頭第九十三章 牆上有個字第七十六章 背對第兩百四十二章 月下打瀑,一掛彩虹第三百六十三章 誰能借我一劍第九十九章 腳下河山第五十八章 先生第四百三十八章 人心似水低處去第五百一十九章 答案就在青竹上第五百九十二章 境界於我無意思第一百零五章 無根浮萍第五百八十六章 喝盡人間腌臢事第一百一十二章 強者第七百八十六章 那就打第八十八章 粉墨登場第三十五章 甘草第一百一十三章 氣勢如虹第七十七章 進山第二百五十三章 有人送劍有人等第八十七章 小夫子第五百九十三章 有朋自遠方來第七百三十八章 轉益多師是吾師第一百六十章 少年已知愁滋味第一百七十五章 敕令第四百四十四章 世間人事皆芥子第四百四十六章 風雪宜哉第一百六十四章 近朱者赤第八百零二章 見個老先生第一百零一章 坐鎮山頭第三百八十三章 彩雲局第八百章 牽紅線第八百八十一章 眼神第五百零七章 如神祇高坐第一百五十五章 相談甚歡第八百六十四章 單挑第五百三十三章 那傢伙敢來正陽山嗎第七百四十一章 我那陳道友第八十章 出山第八百一十二章 登山第六百三十九章 一人喃喃,羣山迴響第二百三十五章 故鄉黃花黃第三百零三章 人間多不平第四百二十七章 人生不是書上的故事第六百三十九章 一人喃喃,羣山迴響第二百六十二章 一葉扁舟,翩翩少年第三百四十四章 聖人駕臨碧遊府第八百一十四章 般配第一百三十九章 千奇(上)第九十一章 玉簪第三百八十八章 行走四方第三百二十五章 我見青山多嫵媚第六百二十七章 算賬整座天下第八十章 出山第六百四十一章 朱斂有拳要問第二百零一章 若無閒事掛心頭第七百零三章 又一年五月初五第兩百二十三章 憧憬第一百零二章 白虹平地起第八百五十六章 兩三事第三百八十八章 行走四方第六百一十章 左右教劍術第五百九十四章 落魄山上老與小第四百章 遠遊北歸第二百零八章 去也第三百四十八章 有些想你了第七百八十九章 持劍者
第八百七十一章 當時坐上皆豪逸第四百零一章 小師叔和小姑娘第一百一十七章 人間有個老秀才(下)第六百八十二章 一線之上第五十九章 睡去第五十九章 睡去第二百八十三章 香火嫋嫋第六十八章 天下有春第五百一十五章 琢磨第二章 開門第八百三十六章 火神求火第四百八十章 先生學生,師父弟子第三十章 暗室第四百九十七章 我也會劍開天幕第三百七十八章 白衣僧人第一百五十六章 少年肩頭挑着草長鶯飛第七百零九章 白雲送劉十六歸山第八十六章 同道中人第八百三十八章 互爲苦手第五百六十八章 落魄山祖師堂第七百五十九章 遞劍接劍與問劍第三百零四章 低頭觀井,擡頭看天第七百二十章 不能白忙一場第四百四十五章 炭籠火爐寒人心第五十章 天行健第五百三十六章 一洲大地皆起劍第五百八十六章 喝盡人間腌臢事第六十二章 樹倒第四百七十五章 水堵不如疏第八百一十六章 大魚如龍第二百五十七章 桂花島之巔第五百九十六章 有人要問拳陳平安第五十九章 睡去第八百三十四章 來了第三百六十二章 希望別人的肩頭第九十三章 牆上有個字第七十六章 背對第兩百四十二章 月下打瀑,一掛彩虹第三百六十三章 誰能借我一劍第九十九章 腳下河山第五十八章 先生第四百三十八章 人心似水低處去第五百一十九章 答案就在青竹上第五百九十二章 境界於我無意思第一百零五章 無根浮萍第五百八十六章 喝盡人間腌臢事第一百一十二章 強者第七百八十六章 那就打第八十八章 粉墨登場第三十五章 甘草第一百一十三章 氣勢如虹第七十七章 進山第二百五十三章 有人送劍有人等第八十七章 小夫子第五百九十三章 有朋自遠方來第七百三十八章 轉益多師是吾師第一百六十章 少年已知愁滋味第一百七十五章 敕令第四百四十四章 世間人事皆芥子第四百四十六章 風雪宜哉第一百六十四章 近朱者赤第八百零二章 見個老先生第一百零一章 坐鎮山頭第三百八十三章 彩雲局第八百章 牽紅線第八百八十一章 眼神第五百零七章 如神祇高坐第一百五十五章 相談甚歡第八百六十四章 單挑第五百三十三章 那傢伙敢來正陽山嗎第七百四十一章 我那陳道友第八十章 出山第八百一十二章 登山第六百三十九章 一人喃喃,羣山迴響第二百三十五章 故鄉黃花黃第三百零三章 人間多不平第四百二十七章 人生不是書上的故事第六百三十九章 一人喃喃,羣山迴響第二百六十二章 一葉扁舟,翩翩少年第三百四十四章 聖人駕臨碧遊府第八百一十四章 般配第一百三十九章 千奇(上)第九十一章 玉簪第三百八十八章 行走四方第三百二十五章 我見青山多嫵媚第六百二十七章 算賬整座天下第八十章 出山第六百四十一章 朱斂有拳要問第二百零一章 若無閒事掛心頭第七百零三章 又一年五月初五第兩百二十三章 憧憬第一百零二章 白虹平地起第八百五十六章 兩三事第三百八十八章 行走四方第六百一十章 左右教劍術第五百九十四章 落魄山上老與小第四百章 遠遊北歸第二百零八章 去也第三百四十八章 有些想你了第七百八十九章 持劍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