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六章 各有渡口

(第二章更新有點晚了,14000字章節。)

“可以可以,當然可以!”

小姑娘趕緊放下金扁擔和綠竹杖,伸手攥住斜挎棉布小包的繩子,一路飛奔到桌子那邊,個兒真高啊,早知道就少跑兩步了。

小米粒仰頭問道:“客人如果只是路過口渴,十分着急趕路,桌上就有白水。如果願意多歇一會兒,看看風景,可以喝茶,我這就去給客人燒一壺熱水。”

一張小臉蛋,似乎很期待客人說不着急。

那人笑道:“不是特別着急趕路。”

因爲在禮聖重返浩然之前,他都得留在落魄山附近。

小米粒立即笑容燦爛,“自家茶葉,麼啥名氣,不過先前有些跟先生一樣路過此地的老道長,都說好喝嘞。客人稍等,先坐着,我這就去燒水煮茶。”

見那客人還站着,小米粒立即瞥了眼長條凳,笑着補了一句,“客人放心,雖說前邊不久是下了一場大雨,不過我拿抹布和袖子仔細擦過了。”

桌凳不敢說纖塵不染,一定還算乾淨的。

落魄山右護法每隔小半個時辰,就跑去擦拭一番,能不乾淨?

男人笑道:“好的。”

黑衣小姑娘很快就返回,踮起腳尖,動作嫺熟,手腳伶俐,遞給客人一杯熱茶。

男人雙手接過茶杯,道了一聲謝。

小米粒撓撓臉,笑容靦腆,輕輕擺手,告辭一聲,返回山門另外那邊的竹椅坐着,期間停步轉身,與客人說有事就喊她。

男人喝着茶水,意態閒適,瞧着很有仙氣啊。

瞧見了小姑娘的打量視線,男人笑着擡了擡茶碗。

小米粒笑了笑,有些難爲情,很快轉頭,繼續自個兒正襟危坐。

遠處有個青衣小童,打了個酒嗝,見那小米粒坐在小板凳上,桌子那邊,還坐着個陌生男子,穿得跟大白鵝似的。

陳靈均大搖大擺晃着袖子,遠遠喊道:“呦,小米粒,又來客人啦?”

小米粒答道:“哦,景清回山啦。”

陳靈均問道:“右護法要不要幫忙啊?”

小米粒咧嘴一笑,大手一揮,“哈,不用不用。”

等到漸漸靠近那張桌子,陳靈均就開始放慢腳步,兩隻袖子也不晃盪了。

見那男子,像是個讀書人,讀書人好啊,講究一個君子動口不動手。

陳靈均站在桌旁,剛好擋在客人和小米粒之間。

陳靈均作揖道:“落魄山陳靈均,拜見先生,不知先生是來訪友,還是純粹路過賞景?”

男人微笑道:“不用客氣,你與我師父是好友。”

陳靈均一頭霧水,自己的江湖朋友實在太多,不知道這位是在說誰啊。

惴惴不安。

擔心又是個趴地峰的年輕道士。

小道士自個兒的修行,估摸着是平時比較憊懶了,稀拉平常,境界不高。

可是扛不住人家的師父,是那北俱蘆洲黑白兩道的總瓢把子啊。

陳靈均繼續笑問道:“先生是從紅燭鎮那邊來的吧,可曾被一個行亭裡邊擺攤的屁大孩子攔路記名?”

男人繼續答非所問:“我師父是北俱蘆洲的陳濁流。”

陳靈均恍然大悟,他孃的,終於被陳大爺我碰到一個正常人了!

越看越像是陳濁流那傢伙的弟子,讀書人嘛,一身書卷氣。

不過窮得叮噹響的陳濁流很可以啊,約莫是被他收了個兜裡有錢的徒弟?真是缺啥補啥。

陳靈均咳嗽幾聲,雙袖一抖,坐在長凳上,“那就輩分各算,不用喊我世伯,你喊我一聲景清道友即可,反正你師父不在這邊,咱倆就以平輩相交。”

見那男人停下喝茶,笑容玩味。

陳靈均吃了顆定心丸,肯定陳濁流在山下騙了個富家子弟,都不曉得我輩山中道人,顏色常駐,豈能以容貌判斷年齡?

難道是陳濁流這傢伙不地道,在自己弟子這邊,就從沒提及過自己這麼個好兄弟?他孃的,如果真是這樣不講究,下次碰面,看我怎麼收拾他。

陳靈均突然靈光乍現,再次提心吊膽幾分,試探性說道:“陳濁流收了個好弟子啊,我看老弟你境界不低?”

在從不犯同樣一個錯誤這件事上,陳靈均覺得自己還是很拿得出手的。

鄭居中似笑非笑,說道:“不低,也不高,暫時與師父境界相同。”

穩當了!

陳靈均聞言爽朗大笑,朝對方豎起大拇指,“不錯不錯!”

鄭居中微笑道:“飛龍在天,雲雨闐闐。老劍刃澀,神彩猶生。雷雨時過,壁上暗吼闐闐聲,與之相和。”

陳靈均聽得嗯嗯嗯,一直在點頭。

你這是跟我拽文呢?

不愧是陳濁流的徒弟。

陳靈均再無半點懷疑。

至於對方是怎麼繞過了白玄和趙樹下,給他偷摸到了這邊來,反正山上有大白鵝,北邊還有個魏山君,總是出不了半點紕漏的。

崔東山站在山道臺階頂部,眯眼看着山門口那個跟陳大爺嘮嗑的傢伙。

不得不佩服陳靈均的膽大命更大。

除了天上異象,其實龍州地界,地下竟然還有一個不大不小的埋伏,隱蔽至極。

一旦被文海周密得逞,後果不堪設想,落魄山仙人、止境之下皆死。

所幸都被鄭居中收拾乾淨了,乾淨得就像那幾條長板凳。

先前這位白帝城城主,明顯是小心起見,力求萬無一失,在出手攔阻那顆棋子之前,就已經使得落魄山和藩屬山頭光陰倒流。

唯獨置身山中的鄭居中,不被光陰溪澗所裹挾,但是他所有的言語、舉止、神色,都是跟着光陰流水一同“倒退”,天衣無縫。

崔東山當然是選擇站在這條河流當中原地不動了。

鄭居中似乎在詢問山上的崔東山一事。

你會不會覺得,其實光陰長河就是一直在倒流,只是我們皆不自知?

看似很好證明此事,就連稚童都可以做到,向前慢悠悠跨出一步不就行了?

可事實上,一旦真正深究此事,就連崔東山都不敢保證什麼。近乎無解。

崔東山作揖道:“謝過鄭先生仗義出手,這份大恩大德,無以回報。”

鄭居中搖頭。

仗義出手?不仗義。何況天底下從沒有無以回報的恩德,不然就是一方施捨,一方忘恩。

少在這邊裝傻賣癡,即便你只是半個繡虎。

崔東山嘆息一聲,既然無法私了,就只好做買賣好了。

崔東山豎起兩根手指,然後又加了一根手指。

白帝城在蠻荒天下建造下宗一事,落魄山願意鼎力相助,比如招徠兩到三位劍仙。

鄭居中好似懶得讓崔東山抖摟這些小機靈,直截了當說道:“先前在騎龍巷鋪子那邊,我跟你家先生談妥買賣,你這個當學生的,就別畫蛇添足了。”

崔東山有些無奈,其實早先第一眼瞧見壓歲鋪子的那副對聯,是有懷疑的。

雖說是那位賈老神仙的親筆無疑,可那副對聯內容,怎麼看都透着一股懸乎,傻子都看得出不對勁嘛。

所以當時崔東山笑得不行,搶了對聯就往鋪子外邊跑,說是要給先生的師兄瞧瞧,把賈老神仙給嚇得魂不守舍,所幸崔東山也就是嚇唬嚇唬賈老神仙,很快就丟還給了賈晟,說繼續掛着好了。

其實崔東山當時已經將那對聯從材質、文字、落款、鈐印都給研究了一遍,的的確確,沒有半點玄妙可言,就真的只是很普通的對聯,更是賈老神仙的手書字跡無疑。

等到鄭居中自己道破天機,崔東山才喟然長嘆一聲,真正明白了那個“會心處不遠”的真實含義。

學問不在對聯本身,而是距離對聯“不遠處”的賈晟身上。

同時提醒先生,只要會心想到此事,就距離白帝城鄭居中不遠了。

這說明鄭居中極有可能,在他師父陳清流還是賈晟之時,鄭居中就已經捷足先登了,就像與師父毗鄰而居多年,鄭居中以此觀道,與斬龍之人學習劍術?

事實上,之前兩個鄭居中,確實都在蠻荒天下,只不過陳平安在草頭鋪子與“賈老神仙”曾經有過一番心聲,只不過賈晟自身就像一位負責收寄信封之人,對於雙方書信往來的內容,賈晟是毫不知情的。

鄭居中則悄悄跟隨韓俏色通過歸墟,憑此瞞天過海重返浩然,再以“賈晟”作爲一座山水渡口,跨海登岸,直接來到騎龍巷這邊,至於爲何多此一舉,故意從“會心處不遠”那邊現身,不過是讓事後覆盤此事的崔東山,讓這半個繡虎,好好想一想,白帝城彩雲間一別,百餘年過去了,爲何如今棋力不增反降。

崔東山頓時想明白一事,突然怒色道:“鄭先生這就過分了啊!實在太過分了!”

鄭居中一笑置之,準備走了。

崔東山趕緊快步跟上,“就不能換個對雙方都更有利的法子?鄭先生這種都快要跳脫三界外的高人,何必慪氣呢?”

鄭居中懶得多說一個字。

崔東山側身而走,正色道:“我可以與鄭先生再下十局棋。”

“既然都比不過當年的彩雲十局,你是覺得我很空閒?”

鄭居中緩緩而行,“你可以覺得輸棋有滋味,但是我覺得贏棋沒意思。”

身邊這個眉心紅痣的白衣少年,終究不是那個好不容易躋身心智圓滿無漏、太上忘情之境的巔峰繡虎了。

有了太多的牽掛。人味一多,棋力就淺。

鄭居中嘆了口氣。

就像崔東山經常掛在嘴邊的那個口頭禪,“我是東山啊。”

確實不假,少年崔東山,終究不是當年那個崔瀺了。

當年作爲文聖一脈首徒的年輕讀書人,造訪白帝城,雙方對弈於彩雲間,坐在鄭居中對面的崔瀺,捻子落子,不言不語,但是神色間,都像是在告訴鄭居中,你可以贏我這局棋,但是下一局棋的崔瀺,就一定可以贏過上一局棋的崔瀺,只要棋局夠多,鄭居中的贏面就會越來越小。

這纔是鄭居中願意與一個年輕讀書人,連下十局的真正原因。

明明輸棋,而且是一輸再輸,卻要比贏了棋更自信滿滿。

鄭居中從不看自己的棋譜,只有彩雲局是例外。

如果不是崔東山好歹猜出了自己跟陳平安的那樁買賣,鄭居中實在不願意再多說一句。

作爲出手幫忙阻攔周密的回報,鄭居中讓陳平安放棄在桐葉洲創建下宗的打算。

就這麼簡單。

只要不是桐葉洲,寶瓶洲,中土神洲,甚至是蠻荒天下,都隨意。

是白帝城打算在桐葉洲有所謀劃?

完全沒有。

鄭居中就只是讓那位年輕隱官心裡邊不得勁。

你在書簡湖沒能做成的事情,等你當上了劍氣長城的隱官,文聖一脈的關門弟子,落魄山的宗主,更是一位劍仙了。

在那桐葉洲,依舊做不成。

任你在桐葉洲那邊早有佈局,先手不斷,苦心經營,謀劃深遠,看似天時地利人和都不缺……

可你陳平安就是做不到。

鄭居中曾經答應過崔瀺,要爲他的小師弟護道一程。

這要還不是護道,怎麼纔算?

崔東山悶悶道:“有些人也就是欺負我家先生年紀輕,境界不高。”

鄭居中停下腳步。

不是在意崔東山的含沙射影,而是覺得崔東山的這句話,說得太過弱者。

弱者不是身體羸弱,腿腳無力,不是山上人眼中的凡俗夫子,也不是山巔修士眼中的山中人。

而是喜歡遇事找藉口,是一個人的心性太過軟弱。

崔東山舉起雙手,“當我放了個屁。”

極少如此吃癟。

誰讓身邊這傢伙是鄭居中。

鄭居中的那個傳道恩師,斬龍之人陳清流,他就算願意出劍,但是未必護得住龍州地界這般周全。

在崔東山看來,真正稱得上攻守兼備的得道之人,屈指可數。白帝城城主當然穩居其一。

崔東山雙手籠袖,問道:“既然已經事了,還在這邊散步?”

鄭居中說道:“在等陳平安的第二記後手,李希聖。但是陳平安還是太過心軟,既不願求我,又不願耽誤李希聖的修行,就只好與我做買賣了。”

一個修爲實力不可以境界高低、以常理揣度的人。

師弟柳赤誠曾經爲李希聖捎話給自己。

鄭居中很期待與李希聖下一局棋。

崔東山問道:“如果我先生是求你,會怎樣?”

鄭居中說道:“還會怎樣,不會答應。”

突然一個老秀才出現在兩人身後,一手按住崔東山的腦袋,往旁邊挪了挪,伸手抓住鄭居中的胳膊,哈哈笑道:“鄭先生,鄭先生,且慢行一步。走,回去喝茶。”

鄭居中停下腳步,搖頭笑道:“文聖先生,喝茶就免了。”

老秀才一本正經道:“請鄭先生給我一個面子!”

就是這麼開門見山,之前匆匆趕來落魄山,一路偷聽,老秀才終於忍不住了。鄭居中當然心知肚明,只是不揭穿而已。

鄭居中一時語噎。

破天荒的事情。

老秀才攥着鄭居中的袖子,輕聲道:“聰明人何必爲難好人。”

崔東山默不作聲,怔怔看着老秀才的側臉。

鄭居中笑了起來,轉頭望向桌子那邊,點頭道:“落魄山的茶水確實不錯,那我就慷他人之慨,請文聖喝個茶?”

老秀才拽着鄭居中就往回走,大笑道:“老善了!”

崔東山卻只是站在原地。

老秀才轉頭瞪眼道:“愣着幹嘛,趕緊倒茶水去,你那眼力勁兒,比咱們小米粒差了十萬八千里!”

崔東山擠出一個笑臉,屁顛屁顛搶先跑去桌子那邊端茶送水。

老秀才以心聲與鄭居中說道:“謝了。”

求人之時要臉皮厚,謝人之時要臉皮薄。

鄭居中看了眼白衣少年的背影,以心聲答道:“文聖不用謝,我其實有私心,他可以不是文聖一脈首徒了,但他必須是一個更強大的新繡虎。”

老秀才不置可否,“以後我肯定經常去白帝城做客。”

鄭居中笑道:“文聖缺酒,我可以讓人送去文廟那邊。”

顯然是提醒老秀才你人就別去了。

老秀才跺腳埋怨道:“跟我客套個啥,生分了不是!”

————

四座天下,天時有異,差不多剛好是春夏秋冬,各佔其一。

白玉京五城十二樓,其中五城,分別是青翠城,靈寶城,南華城,神霄城,玉樞城。

青翠城內有那函谷、澠池舊址,神霄城的桃林,以及那“白雲生處”,都是名動天下的形勝之地。

五城的副城主,人數從一到兩三位不等,各憑城主喜好,就像南華城,就多達三位,一飛昇兩仙人,如果不是師兄餘鬥攔着,陸沉都能再添兩三個副城主,甚至破例讓玉璞境擔任副城主。

白玉京只有一城兩樓,會有過年的習慣,與山下風俗大致相同,別名“玉皇城”的青翠城,還有云水樓和琳琅樓。

小童教寫桃符,道人還了常年例。

通宵不睡守夜,人間同添一歲。爲天下祈福,家家戶戶,和順安康,樂昇平世。

對於不知寒暑的修道之人來說,其實是個不大不小的麻煩,除夕貼的春聯,元宵就要收回。

而且還要畫桃符,懸掛各處,所幸習慣成自然,倒也還好,何況最樂呵的,還是那些年紀不大的小道童們,喜慶熱鬧不說,關鍵是還能拿一堆的紅包,成羣結隊,走門串戶,給仙長們拜年,這邊拿幾顆雪花錢,那邊拿幾顆,偶爾還能拿到一兩個裝有小暑錢的大紅包,零零碎碎加在一起,可是一筆不小的壓歲錢。

最開心的事情,莫過於遇到那位出手闊綽的陸掌教了,一給就是兩顆小暑錢或是穀雨錢的壓歲錢,見者有份,每次大年初一,陸掌教只要沒去天外天,或是不曾出門遠遊,就會左手小紅包,右手大紅包,讓小道童們排隊,陸掌教詢問道童們一個問題,道書,經文,答上了,就給裝有穀雨錢的,答不上,就只給小暑錢,其實問題都很簡單。

可惜今年的年關,陸掌教不在白玉京,一堆道童小腦袋湊一堆,大夥兒一合計,商量好了,怎麼都要讓陸掌教補上紅包,欠債不能欠錢。

姜雲生在那傳聞是世間所有白雲生處的地方,喃喃道:“看樣子,蠻荒天下已經亂成了一鍋粥。”

然後這位在倒懸山看門多年的“小道童”,就發現天幕那邊突兀出現一道大門,竟是被劍氣硬生生砍出來的。

見此異象,白玉京之內,仙師道官如流螢羣掠而去。

被寧姚遞劍開闢出來的那道大門附近。

兩撥青冥天下的道官,各自御風懸停,界限分明,相看兩厭。

一邊是在得以白玉京位列仙班的道官。

一邊是大玄都觀,歲除宮,採收山這些在各州執牛耳者的仙家勢力。

有意無意,後者都聚攏在孫老道長那邊,與那些白玉京修士遙遙對峙,雙方擺出井水不犯河水的陣仗。

此外,還有一些零星修士,兩邊都不靠,多是不入正統道門譜牒的山澤野修,或是修行道法,屬於不被白玉京認可的旁門左道。

三方都想要親眼見證“搬月”這壯觀一幕,註定載入青史,流傳千萬年。

白玉京有一小撮道官,對此事最爲在意。

他們境界不高,但是地位超然,被譽爲“山上史官”,專門編撰白玉京以及整座天下的正統“青史”。

類似山下王朝的起居注,記錄一座天下道官的所作所爲,無論善行劣跡,皆不爲尊者諱。

白玉京每一道頒發天下的敕令,五城十二樓爲天下各路道官傳授道法,山下各大王朝變遷,四時氣候,八方符瑞,各國道官戶籍增減,大小道門宮觀廢置,皆由這撥“史官”詳細記錄在冊,而且除了白玉京三位掌教,誰都沒有資格翻閱這部史書。

不過孫道長給了一句評語,落筆圓滑,弱於氣象,不敢說真正的好話和壞話,浪費筆墨。

然後建議他們從白玉京搬到玄都觀,保管從此妙筆生花,氣象一新。

白玉京餘掌教至今不曾降下一道法旨,更不曾親自現身,自然就無人出手,擅自接引那輪明月遷徙青冥天下。

何況擅自出手,涉險行事,實在不算明智之舉。

大門那邊劍氣凜然不說,又有禮聖和白澤一場廝殺,一着不慎,被裹挾其中,就是身死道消的下場。

有心氣的,未必有實力插手。

白玉京之外,既有膽子又有實力的,暫時有三人。

一個是懶得動,一個是不願太早現世。

還有一個是不願在公開場合,風頭蓋過自己的道侶。

正是孫道長,與身邊不遠處的兩位女冠,她們年紀都不算小了。

大玄都觀的孫道長撫須而笑,“我就說嘛,怎麼好久沒見着二皮臉的陸老三了,原來是又出門遛彎呢。”

孫道長唏噓不已,方纔驚鴻一瞥,瞧見了陳小道友的那頂蓮花冠,以及坐在裡邊使勁朝自己招手的陸掌教,撫須而笑,“不得不承認,這次小三兒立功不小,換成我是那位真無敵的話,肯定得給師弟幾大口熱乎的。”

爲朋友白送綽號,添磚加瓦,錦上添花,孫道長是自稱天下第二、就沒人敢稱第一的宗師高手。

“那位與貧道可謂莫逆之交的陳小道友,英姿颯爽,風采猶勝當年啊,觀其財運氣象,似乎又重操舊業,掙了個盆滿鉢盈?”

畢竟那種實打實“背井離鄉”的勾當,不是誰都做得出來的。

上次遠遊他鄉,從浩然天下的北俱蘆洲,收了兩個正兒八經的記名弟子。

北亭國小侯爺詹晴,還有那個一路都是芒鞋竹杖的狄元封。

原本彩雀府的柳瑰寶,也可以成爲老觀主的嫡傳,但是錯過了。

用孫道長的話說,就是上了歲數的老人,一定要多跟年輕人打交道,可以蹭點朝氣,磨掉些暮氣。

只是傳授道法一事,老觀主自己沒有太過上心,反正觀內徒子徒孫本來就多,傳授道業一事,比他更有耐心,就將詹晴和狄元封丟給了兩位上了歲數的弟子,老道長給出的理由,極爲服衆,在祖師堂那邊沒有任何異議,說你們這些師兄弟之間,就該多親近多走動,不然一年到頭碰不着幾次面,不像話。

大潮宗的年輕宗主,徐雋,如今是一位玉璞境的鬼修。

他攜手道侶一起御風而來,後者是一位飛昇境巔峰的女冠,名爲朝歌,道號復勘。

她更是兩京山的開山祖師。

這兩座曾經一見面就打生打死的道門大宗,歷史上都曾建立過下宗,結果都被對方宗門坑害沒了,由此可見,兩座宗門之間仇怨之大。

所以孫道長就必須出馬了,說了句老成持重的肺腑之言。

天底下就沒有一樁聯姻解決不了的事情!

此言一出,整座天下皆讚歎不已。

果然還是孫觀主說話有高度,有力度。

傳聞老觀主在那場婚宴喝過了喜酒,一回到自家觀內,就找到了一個輩分最低、年紀很小的小姑娘,老觀主語重心長,與她教誨一番,加把勁,長得漂漂亮亮的,爭取以後讓那陸掌教來咱們道觀倒插門。

小姑娘使勁點頭,信心可足。

祖師爺爺說了嘛,那個叫陸沉的色胚,對她是一見鍾情呢,三天兩頭就趴在牆頭那邊偷看自己。

何況在晏胖子那邊,這個說法也得到了佐證,所以可不是她胡思亂想。

晏胖子在道觀裡邊,生意做得可好了,光是一本百劍仙印譜,銷量就十分可觀,價格嘛,稍貴了點。

沒過多久,又推出了一部版刻極其精美、還有白也作序的皕劍仙印譜,分出了個上下兩冊,兩本印譜,上冊單賣,兩顆小暑錢,下冊單賣售價三顆小暑錢,白也的序文,難道不值個一顆小暑錢?

兩本一起才賣三顆小暑錢,傻子纔不買兩本呢。

晏胖子還能經常撿到些桃花、桃枝,做成書籤和桃木筆桿,銷路很好,半點不愁賣。

因爲他暗示如今玄都觀,似乎年景堪憂啊,大香客們,

香火錢,相較以往,清減許多啊,不那麼財大氣粗了,

所以他掙來的神仙錢,是要與某人分賬的。

還說他這是螺螄殼裡做道場,如果由着他鋪開攤子,保管日進斗金,

晏胖子每次一拍胸脯,肥肉顫顫,跟一筷子打在五花肉上邊。

其實怪膩歪噁心人的。

小姑娘每次都要翻白眼,或是轉過頭不去看。

“晏胖子,我要是嫁了人,你會不會傷心啊。”

“廢啥話,那不得傷心欲絕?瘦成一百斤不到?”

“哈,瘦成半個晏胖子。”

朝歌跟霜降一樣,都曾是青冥天下十人之一,只因爲閉關多年,又都退出了榜單。

在這件事上,只有大玄都觀的孫道長,最“穩重”,都沒有什麼之一。

因爲老觀主自從第一次登評之後,就再沒有掉出過十人榜單,就連名次都沒有任何變化。

第五。

朝歌站在徐雋身邊,她一身詩意,滿眼柔情。

朝歌身邊還有位女冠,施展了極爲高明的障眼法,讓人霧裡看花,她落在他人眼中的姿容相貌,已經變化數百種。

這位十四境女冠,轉頭望向孫道長,神色不善。

孫道長破天荒朝她赧顏一笑,略帶幾分心虛。

一個大老爺們,誰還沒年輕過呢,怎麼可能沒點英雄氣短的兒女情長。

不遠處,一位中年相貌的美髯男子,名叫姚清,字資美,道號“守陵”。

是那出了一撥五陵少年的青神王朝,三朝首輔,被尊稱爲“雅相”。

這個王朝,那可是一處著稱於世的風水寶地,當之無愧的金玉叢林,瑩澈道場。

青冥天下的三朝皇帝,可不是浩然天下,至多就是一百多年的光陰,在這邊恰恰相反,能夠穿龍袍坐龍椅的,幾乎人人都是資質卓絕、道法高深的大修士,長壽延年,每個帝王之家,都是家傳道法無比悠久的存在,歷代皇帝還能煉化龍脈,所以只有那些日暮西山的老朽王朝,龍子龍孫當中,出不了必定可以躋身上五境的修道胚子,往往就會意味着國運衰落,根本不用欽天監提醒。

姚清曾經完成一樁壯舉,斬卻三尸,共登仙籍。

三位尸解仙,裴績,韋居道,宇文山麓,一仙人兩玉璞。

在青冥天下,尸解仙跟米賊、挑夫、一字師差不多,雖然不至於被視爲人人得而誅之的邪魔外道,可絕對不敢隨便靠近白玉京地界。

不過孫道長給孫首輔取了個綽號,“四不像”。

姚清本人也不以爲意。

倒是作爲姚清三尸之一的裴績,曾經找過大玄都觀劍仙一脈的麻煩。

之後大玄都觀,就帶着一大幫子劍仙去青神王朝遊歷,美其名曰結交朋友,實則堵門。

而孫道長自己,倒是沒有拋頭露面,不然就欺負人了,去還是去了的,這纔有了與其中幾位五陵少年最年輕一輩,成爲忘年交。

成名要趁早,打人更要趁早。

與“雅相”姚清並肩而立的女子,是國師白藕。

身材修長,姿容極美,天然嫵媚。

腰別一支手戟,名爲“鐵室”。

她是一位止境武夫,屹立武道之巔百餘年,青冥天下十大武學宗師之一,高居第三。

不同於練氣士的百年一評,有人都覺得間隔太短,純粹武夫是甲子一評,猶顯太長。

白藕在她第一次登榜後,名次墊底,然後幾乎每隔十年,就要被她宰掉在自己前邊的那個,以至於不到一甲子光陰,她就先後問拳四次,戰績全勝,死三活一,唯一活下來的那個止境武夫,還跌境了。等到白藕第二次登榜,就已經躋身前三甲。

所以一直將她與浩然天下的裴杯作比較。

而白藕也確實一直想要與那個所謂的女子武神,掰掰手腕。

雙方同爲國師,皆是女子。

孫道長瞥了眼那個小姑娘,

白藕與人對敵,喜歡梟取首級。

老道長一直好奇,這麼件旁生橫刃的兵器,背不好背,掛在腰邊,走起路來,會不會割傷大腿。

哪怕武夫體魄足夠堅韌,神兵鋒銳,割破了法袍,豈不是春光乍泄?

可惜那個阿良在青冥天下沒有久留,不然以那個傢伙的脾氣,肯定要幫自己問上一問。

至於自己,畢竟年紀大了,開不了這個口,不然容易落個爲老不尊的風評。

藉助老觀主揮袖造就的一幅山水畫卷,雖然畫面模糊,但是能看個大概景象。

詹晴和狄元封對視一眼,都發現對方一臉匪夷所思,他們實在無法將那個連青冥天下都要經常說起的年輕隱官,與當年家鄉天下那個貪生怕死、老謀深算的的傢伙掛鉤。

陸臺和袁瀅站在一個不起眼的地方。

米賊王原籙,跟同鄉人戚鼓,一個出身捉刀客一脈的純粹武夫,也來湊熱鬧了。

低頭縮肩的王原籙,瞧見了風流倜儻的陸公子,這位米賊一脈的道人,給人一種鬼鬼祟祟的姿態,偷摸過去,好像站在陸公子身邊,比較安穩。

王原籙依舊是那頭戴氈帽、腳穿棉鞋,還有一身青佈道袍的寒酸裝束,不是吝嗇,這叫節儉,做人不忘本。

他與戚鼓雖然都出身青神王朝,但是與那家鄉“父母官”的首輔姚清、國師白藕,都沒什麼親近,甚至可以說半點好感也無。

孫道長轉頭望向那個瘦猴似的米賊晚輩,撫須笑道:“咋回事嘛,見着了貧道也不吱個聲,弄撒子?”

王原籙沒好氣道:“管你慫事!”

年齡、輩分、境界都很懸殊的雙方,都沒有以心聲言語。

孫道長說了一句“瓜皮。”

王原籙回了一句“蕞娃。”

孫道長笑問道:“咥一碗?”

王原籙點頭道:“差的不要,來壺最貴的。”

孫道長還真就丟過去一壺仙釀。

似乎罵歸罵,喝酒歸喝酒。

米賊一脈道統,不被白玉京認可,在青冥天下山上的地位,有點類似山下落草爲寇的賊子。

“悶慫啥時候才能找個暖炕的婆姨,休先兒咧。”

“不是明兒個,就是後兒個。”

老觀主此舉,明擺着是在爲米賊一脈撐腰,半點面子都不給白玉京。

不同於數量稀少的尸解仙,米賊這一脈道統,在青冥天下已成氣候,人數極多,在三州之地蔓延。

只求個道士譜牒,卻不去朝堂官府當道官,如果一定要當官,那他們就乾脆連道牒都不要了。

而這都是玄都觀孫道長那位師弟一手造就出來的局面,

傳聞餘鬥曾經在接掌白玉京百年期間,差點就要親自動手,殺盡米賊一脈,但是被大掌教師兄給攔阻下來。

年輕道士身邊的同鄉戚鼓,一直內心惴惴。

就這麼跟老觀主說話?真不怕被打個半死嗎?

聽聞大玄都觀的孫道長,出了名的心眼小,修行路上最大樂趣所在,就是喜歡記仇翻舊賬,擅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半路敲人的悶棍。

一座天下都知道孫老觀主的作風正派。

“貧道這個人,別的優點沒有,就一點,嫉惡如仇,眼睛裡揉不進半點沙子。”

你讓貧道的眼睛裡進沙子,貧道就往你鞋子裡裝沙子,不耽誤你修行趕路,就只是走路硌腳。

王原籙當年在家鄉那邊籍籍無名,第一次出門遠遊,半路跟這位隱姓埋名的孫道長碰着了,然後合夥做過些買賣,虧大了,倒不是錢財上被坑,其實是有賺的,而是老道長騙王原籙,自己是他祖上,擔心王原籙不信,老人還曾拿出一部族譜,讓王原籙算是認祖歸宗了。

那位瞧着就很仙風道骨的老神仙,在街上,一見着蹲在路邊啃烙餅的王原籙,就透着股熱乎勁兒,攥住王原籙的胳膊,說像,實在是太像了,當場把王原籙給整懵了。之後老道人自稱雲遊在外百餘年,好不容易混出點名堂,成了個在江湖上德高望重、一呼百應的中五境大修士,不料此次衣錦還鄉,家族子嗣如此香火凋零,竟是一個都找不着了,心灰意冷,所幸後世子孫裡邊還只剩下個續香火的王原籙,不幫他幫誰?

其實那會兒王原籙已經是而立之年的歲數,仍是熱淚盈眶,畢竟都不是什麼他鄉遇故知,而是碰着了自家老祖宗,磕完頭,就坐在地上,抱住孫道長的一條小腿,泣不成聲。

當初王原籙誤打誤撞,靠運氣走上修行路,纔剛剛開始修行沒幾年,沒見過世面,又實心眼,結果就那麼誠心誠意,傻乎乎喊了好幾個月的老祖宗。

王原籙當然不是真的缺心眼,也有自己的計較,

自認爲一個窮得娶不起不惜的光棍漢,小二十年了,都沒能混出個最末流的道官譜牒,只能年復一年,看守山中那些沒半點名氣的洞窟,根本不值得一位修道有成的老神仙誆騙什麼,騙財騙色?還是那一包裹的破爛書籍?

王原籙就探口風,言下之意,就是提醒那位剛認的老祖宗,這些書籍,也甭管是不是一家人了,給個百兩銀子,都不用什麼山上神仙老爺才的雪花錢,他王原籙就當孝敬老祖宗了。再說了,既然是一脈單傳,你老人家從指甲縫裡給自家晚輩摳出點銀子,總不過分吧?

只要能夠賣出那些書籍,他就會立馬轉頭,回鄉找個姿色過得去的婆姨娶過門,歲數大點無所謂,腚兒大就成,好生養,反正自己歲數也老大不小了,到時候再生堆崽兒。哪怕依舊混不上個光宗耀祖的道官身份,好歹續上了香火。

那會兒的王原籙,哪裡曉得自己之後的人生,是那麼個刀光劍影、想都不敢想的山上生涯。

袁瀅有些奇怪,印象中王原籙這傢伙,跟自己未來相公同桌喝酒那會兒,拘謹得跟個鄉下村夫,瘦竹竿一人,哪怕是坐着喝酒,都不敢直起腰的膽怯模樣,見着了陸臺,那種自慚形穢,是從骨子裡透出來的,好像都不知道如何掩飾那份卑微。

怎麼到了孫老觀主這邊,就如此做人敞亮、說話大氣磅礴了?

陸臺笑着以心聲解釋道:“這個王原籙,會很了不起的,越往後越厲害。如果白玉京那邊一直不把他當回事,放任自流,以後要吃大苦頭。”

袁瀅頗爲意外,似乎陸公子對王原籙的評價,要比徐雋更高。

袁瀅問道:“白玉京那邊精通卦象的道官老爺,不在少數吧?”

陸臺從袖中取出一把摺扇,輕敲一下袁瀅的腦袋,笑眯眯道:“這有什麼想不明白的,當然是明知如此,卻故意偏不當回事,那位真無敵覺得自己真無敵唄。”

袁瀅笑眯起眼。

陸臺打開摺扇,正主兒來了。

是一位身材魁梧的道人,頭戴一頂魚尾冠,身披羽衣,手持仙劍。

————

拖月一事,大功告成。

齊廷濟和陸芝率先返回劍氣長城。

雙方沒有去往城頭,身形落在南邊大地之上。

城頭最新刻字者,隱官陳平安。

齊廷濟擡頭望向那個最高處的大字,微笑道:“你就沒半點吃味?”

劍氣長城,最想刻字的那個劍修,當然是陸芝。

阿良已經刻字了,而左右對這種事情是根本無所謂,即便斬殺了一頭飛昇境大妖,可能甚至未必願意刻字。

用阿良的話說就是這傢伙字太醜,不敢丟人現眼。但是沒關係,自己可以代勞。

陸芝撇撇嘴,“不敢,怕被記仇。”

齊廷濟有些意外,陸芝都會講笑話了?

就是有點冷。

陸芝好奇問道:“如果將來你再斬飛昇,還會不會在這邊刻字了?”

在劍氣長城戰場,之所以難以斬殺飛昇境大妖,不是齊廷濟這些老劍仙們劍術不高,殺力不夠,而是大妖逃遁太過容易。

可如今兩座天下形勢顛倒,以齊廷濟的實力,完全有機會對某頭窮途末路的飛昇境大妖,捉對廝殺,再仗劍斬首。

齊廷濟搖搖頭,“就以這個‘萍’字收官,最好不過了。”

此地劍修人生如飄萍而不沉淪。

一場舉城飛昇,在五彩天下落地生根。

加上那些劍仙胚子,恰似浮萍四散天地間,如今的異鄉,時日一久,將來也會成爲各自家鄉。

齊廷濟擡頭望向另外那半座城頭,“我們這位隱官,跌境不少。”

陸芝有些憂心,“代價是不是太大了點。”

齊廷濟疑惑道:“那個妖族劍修是怎麼回事,怎麼跟陸掌教喝上酒了?”

陸沉在城頭那邊,朝陸芝遙遙招手,笑喊道:“陸芝姐姐,這裡這裡!”

陸芝與齊廷濟一同御風去往城頭那邊,落地後陸芝一臉疑惑,“有事?要跟隨陸掌教去白玉京做客的人,是豪素,又不是我。”

陸沉朝陸芝那邊擡了擡下巴,笑着不說話。

原來這會兒的陸芝,還手持一把南冥,愛不釋手,而且還腰懸一把遊刃。一尾青魚蹈虛圍繞陸芝,悠哉悠哉擺尾遊曳。

陸芝也跟着不說話。

陳平安開口說道:“我沒事。”

“寧姚很快就會返回。”

齊廷濟笑道:“豪素就不回這邊了,只是讓我捎話給你,說那撥如今身在青冥天下的劍修,讓你放心,他會幫忙盯着,總之不會讓人隨便欺負,雖然他不敢隨口保證護住所有劍修的性命,說自己畢竟不是你這個隱官,當不了那事事上心的管家婆,但是他豪素可以保證一事,一旦有哪位劍修意外身死異鄉,絕不至於無人報仇。”

陳平安點頭道:“這就很足夠了。”

某種意義上,豪素在劍氣長城沒怎麼履行刑官職責,不曾想卻選擇在青冥天下,真正當起了刑官。

一位飛昇境劍修的威懾力,不管在哪座天下,都是巨大的。

尤其是豪素還曾在浩然天下,在文廟和禮聖的眼皮底下,親手殺過飛昇境修士。

陳平安轉頭與陸沉說道:“陸掌教,你幫我問一下豪素,願不願分出一部分拖月功德,與你們白玉京商議一事,以後可以殺個飛昇境,在白玉京那邊不用擔責。”

陸沉頭疼不已,“此事還得問過二師兄才行,他纔是真正管事的,貧道這會兒可不敢打包票。”

攬事不是這位三掌教的風格,躲事纔是他的老本行。

陳平安笑道:“可以讓豪素儘量在你坐鎮白玉京的那個百年之內出劍,也算給那位真無敵一個臺階下了,這總可以吧?何況我們那些劍修,在修行路上,不太可能主動挑事。”

陸沉無奈道:“行吧,怕了你了,貧道就這麼跟二師兄商量,約莫還得喝酒壯膽,硬着頭皮纔敢開口。我那二師兄的性情,天下皆知,對貧道這個師弟,又是出了名的看不順眼,百般挑剔,只希望貧道別好心辦壞事。”

“再有,貧道得將醜話說在前頭,白玉京那邊,五城十二樓,並無高下之分,按照我那位大師兄早年訂立的法旨,在寥寥幾條大道規矩之外,絕大多數事情,各位城主樓主,能夠各憑喜好,駁回三位掌教的旨意,完全可以拒不尊奉。”

“不管如何,貧道都會竭力促成此事。”

其實餘鬥對於劍氣長城的這撥劍修,頗爲看好。

道理很簡單,大玄都觀的劍仙一脈,實在是佔據天下太多劍道氣運了。

大玄都觀,曾經被人說成是青冥天下那邊的劍氣長城。然後這個由衷讚譽道觀和孫道長的說法,一下子就廣爲流傳。

結果就惹惱了孫老觀主,據說老道長氣得跳腳,說罵我可以,怎麼可以罵劍氣長城。

屁顛屁顛找上門去,讓那個率先提出這個說法的飛昇境修士,必須收回這句話,不然這件事沒完,咱哥倆積攢千年的情誼就算打了水漂,從今往後徹底結下樑子了。

對方只得通過宗門山水邸報,昭告天下,捏着鼻子苦兮兮給了個新的說法,大玄都觀不是青冥天下的劍氣長城。

這才心滿意足的老觀主,拍了拍那個好兄弟的肩膀,提醒對方以後注意點,一口唾沫一顆釘,不能亂說話。

這種話,其實從孫道長嘴裡說出來,怎麼聽怎麼不對勁。

陳平安說道:“有件事,得麻煩齊宗主與酡顏夫人說一聲,寶瓶洲有一處南塘湖青梅觀,精心栽種了萬餘棵古梅樹,枯死大半了,回頭請她走一趟,看看有沒有法子挽救。我肯定不會讓她白跑一趟。”

齊廷濟點頭道:“好說,她如今巴不得有個正當理由,返回浩然遊覽四方。”

這位梅花園子的舊主人,怕死是真怕死。待在蠻荒天下這邊,她每天都心難安,總覺得置身戰場,太危險了,已經變着法子找個數個蹩腳藉口,要回南婆娑洲宗門待着了。

陳平安笑着介紹道:“這位喜燭道友,會跟我一起返回浩然天下,會擔任幾年落魄山的不記名供奉。”

一位堂堂飛昇境巔峰的遠古大妖,略帶幾分拘謹,起身作揖再直腰,微笑道:“喊我小陌就好了。”

看得齊廷濟大爲訝異。

陸芝倒是根本不在意,是敵人最好,砍死就是了。自己正好沒有刻字。

無非是舍了一把本命飛劍不要,換來一個城頭刻字,不虧。

陸沉抱拳道:“告辭告辭,貧道先去一趟天上的大門口,然後就直接去往浩然天下了,青山不改綠水長流!”

結果無一人給句客氣話。

小陌是打算等着自家公子先開口,再與相逢投緣的陸道友寒暄幾句。

陸沉就保持那個抱拳姿勢。

陳平安笑道:“陸掌教見過了顧前輩,別忘了去趟雲霞山。”

齊廷濟跟着說道:“以後有機會去青冥天下拜會陸掌教。”

陸芝說道:“我不去。”

小陌這才作揖拜別,“陸道友,就此別過,後會有期。”

陸沉這才心裡稍微好受幾分。

陳平安突然站起身,與陸沉抱拳告別。

下次雙方重返,多半就是在青冥天下的白玉京了。

雙方再不是末代隱官與浩然陸沉的身份。

而是驪珠洞天陳平安與白玉京三掌教的身份了。

陸沉微微一笑,輕輕點頭,身形化虹遠去天幕。

確定陸沉已經遠離城頭,陸芝以心聲問道:“陳平安,這隻劍盒怎麼辦?”

她是真心喜歡。

何況用順手了。

陳平安笑道:“陸沉以後肯定還會返回浩然,如果先去南婆娑洲找到你,你別管他怎麼說,就只管推到我這邊,咬定一事不鬆口,說這樁買賣,買賣雙方是陸掌教跟陳平安,劍盒當然會歸還,但是得讓陳平安親自露面談定此事,不然陸掌教到時候取回劍盒,再跑到落魄山這邊咋咋呼呼,存心一樁買賣想掙兩筆錢,就有失厚道了。”

“可如果陸沉下次是先找到的我,就更好辦了,我會先拖住他片刻,留他在落魄山做客,私底下給你通風報信,你到時候就先找個地兒躲着他,比如白帝城,或是文廟功德林,神僧瞭然的玄空寺。三番兩次過後,陸掌教就心裡有數了。”

陸芝聽得神采奕奕,頻頻點頭,其實她的本意,是實在不行的話,就讓隱官大人跟陸掌教打個商量,她願意花錢買下劍盒,但是她砍人還算擅長,獨獨不擅長跟人砍價,抹不開面兒,就想着讓陳平安幫忙出面談價錢,反正這次出行,沒少掙,天材地寶、神仙錢一大堆,萬一又給花沒了,到時候錢不夠,她就賒賬,大不了讓龍象劍宗或是陳平安那邊先墊補。

女子買東西的樂趣,其實一半在砍價上邊。陸芝只是不擅長討價還價,不代表她不喜歡砍價。

其實陸沉也不是那麼在意劍盒,此物這對他來說,比較雞肋。

當然陳平安不是真心想要幫着陸芝黑下這隻劍盒,早就想好了,被陸沉帶走的珊瑚筆架,將來一半龍宮舊址的所有收益,都可以歸陸沉。

以陸芝的性情,以後等她躋身飛昇境,她肯定會先遊歷五彩天下,再去青冥天下。

所以陸芝只是嘴上說不去,不能當真的。

小陌輕聲提醒道:“公子是在等待道侶返回城頭?”

陳平安笑着點頭。

齊廷濟率先返回那處渡口,留下陸芝,等到寧姚返回才動身。

陳平安在等寧姚的同時,看了眼遙遠的南方,再無十四境修爲,哪怕窮盡眼力也看不到太遠的風景。

想着一件小事,緩緩翻檢記憶,挑選以後當山下學塾教書先生的地點,位置距離落魄山,太遠太近好像都不行,黃庭國那邊好像還不錯。

天庭舊址,金色拱橋那邊,周密身邊,一個女子始終站在欄杆上。

青冥天下,被譽爲真無敵的餘鬥,憑藉一座天下的大道天時,現出一尊巍峨法相,手託一輪明月,蹈虛而行。

寧姚御劍重返人間。

一路打到天外的禮聖與白澤,各自返回。

大驪京城的那個陳平安,與從劍氣長城返回的陳平安重疊爲一。

青衫背劍,肩頭停着一隻雪白蜘蛛。

寧姚跟在陳平安身邊,兩人一起走向客棧。

一個老秀才坐在客棧門口曬着太陽,手捧瓜子,看似在嗑瓜子,但是長凳上邊,其實也沒幾顆瓜子殼。

好像就只是這麼坐着,一直在等人返鄉,只有親眼見着那個叫陳平安的關門弟子,真的平平安安了,老人再來嗑瓜子。

第四百七十九章 自古飲者最難醉第二百六十四章 大道之上第四十章 還禮第三百六十五章 道理聽與不聽,劍在第七百五十七章 滿座皆故友第四百二十一章 少俠遇見大俠第三百四十七章 真先生也第四百六十九章 同道中人第三百一十二章 變故第十五章 壓勝第五百五十一章 真人一到便叩關第五百一十章 前輩我讓你三拳吧第八十一章 國師第三百零九章 圍殺之局第三百一十三章 馭劍第一百四十一章 百怪(上)第一百三十一章 書生弟子第四百三十一章 島上來了個賬房先生第八百二十六章 本命瓷第三百五十六章 道爭毫釐,左右徘徊第七百二十章 不能白忙一場第五百三十四章 顧璨還是那個顧璨第二十八章 財迷第一百二十一章 快哉風第四百八十八章 緣來情根深種第二百二十三章 小街一戰第八百三十章 練練第六十章 有鬼第六百五十五章 高處無人第一百七十三章 逆旅第七百一十五章 不是劍客心難契第八十九章 兩顆人頭第三百八十四章 下完棋抄完書第三百七十六章 君子武備第一百七十五章 敕令第八十二章 先生學生,師兄師弟第七百三十六章 問我春風第一百四十一章 百怪(上)第五百一十六章 山水迢迢第六百四十一章 朱斂有拳要問第八百六十章 真正的持劍者第二十四章 相贈第一百八十五章 劍胚在手心第五百零三章 不聽道理是最好第七百三十二章 問劍高位第八百五十五章 俯瞰第六百四十四章 兩位劍客第四百七十五章 水堵不如疏第三百二十章 井口邊的老道人第五百七十五章 於劍修如雲處出拳第一百七十五章 敕令第三十一章 敲山第二百三十八章 春風送君千萬裡第六百四十三章 等個人第七百八十三章 邀請第四百八十章 先生學生,師父弟子第三百八十七章 紙鳶起飛鳥散第七百五十七章 滿座皆故友第七百七十八章 談笑中第七百二十七章 五至高,四仙劍,一白也第一百零九章 少年有話說第三百八十章 離別之後又有重逢第一百三十五章 振衣第五百零四章 劍仙在劍仙之手第八百一十九章 問劍做客兩不誤第五百七十五章 於劍修如雲處出拳第五百五十四章 登門做客吃頓拳第一百三十九章 千奇(上)第八百一十九章 問劍做客兩不誤第三百零四章 低頭觀井,擡頭看天第八百零一章 爲何問拳第四百七十四章 江湖還有陳平安第五百九十九章 陽春麪上的蔥花第八百二十章 兵解正陽山第五百九十一章 寧姚出劍會如何第十九章 大道第一百四十三章 百怪(下)第三百七十八章 白衣僧人第五百五十八章 此中有真意第六百三十八章 代大匠斫者第一百八十四章 別有洞天第七百五十四章 選址第五百五十六章 山上何物最動人第九十四章 秀色可餐第八百三十九章 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第八百三十六章 火神求火第二百三十章 黑雲壓城第七百五十四章 選址第五百二十五章 擊掌第八十四章 我有一劍第七百四十九章 夢裡求真,仙人喂拳第七百五十八章 夜行第三百九十二章 山雨欲來符滿樓第九十五章 小廟第兩百一十四章 風雨夜行第六百二十六章 新一任隱官第一百九十三章 同姓不同命第一百一十三章 氣勢如虹第三百四十五章 君子六符,劾鬼鎮劍第五百七十三章 就他陳平安最煩人
第四百七十九章 自古飲者最難醉第二百六十四章 大道之上第四十章 還禮第三百六十五章 道理聽與不聽,劍在第七百五十七章 滿座皆故友第四百二十一章 少俠遇見大俠第三百四十七章 真先生也第四百六十九章 同道中人第三百一十二章 變故第十五章 壓勝第五百五十一章 真人一到便叩關第五百一十章 前輩我讓你三拳吧第八十一章 國師第三百零九章 圍殺之局第三百一十三章 馭劍第一百四十一章 百怪(上)第一百三十一章 書生弟子第四百三十一章 島上來了個賬房先生第八百二十六章 本命瓷第三百五十六章 道爭毫釐,左右徘徊第七百二十章 不能白忙一場第五百三十四章 顧璨還是那個顧璨第二十八章 財迷第一百二十一章 快哉風第四百八十八章 緣來情根深種第二百二十三章 小街一戰第八百三十章 練練第六十章 有鬼第六百五十五章 高處無人第一百七十三章 逆旅第七百一十五章 不是劍客心難契第八十九章 兩顆人頭第三百八十四章 下完棋抄完書第三百七十六章 君子武備第一百七十五章 敕令第八十二章 先生學生,師兄師弟第七百三十六章 問我春風第一百四十一章 百怪(上)第五百一十六章 山水迢迢第六百四十一章 朱斂有拳要問第八百六十章 真正的持劍者第二十四章 相贈第一百八十五章 劍胚在手心第五百零三章 不聽道理是最好第七百三十二章 問劍高位第八百五十五章 俯瞰第六百四十四章 兩位劍客第四百七十五章 水堵不如疏第三百二十章 井口邊的老道人第五百七十五章 於劍修如雲處出拳第一百七十五章 敕令第三十一章 敲山第二百三十八章 春風送君千萬裡第六百四十三章 等個人第七百八十三章 邀請第四百八十章 先生學生,師父弟子第三百八十七章 紙鳶起飛鳥散第七百五十七章 滿座皆故友第七百七十八章 談笑中第七百二十七章 五至高,四仙劍,一白也第一百零九章 少年有話說第三百八十章 離別之後又有重逢第一百三十五章 振衣第五百零四章 劍仙在劍仙之手第八百一十九章 問劍做客兩不誤第五百七十五章 於劍修如雲處出拳第五百五十四章 登門做客吃頓拳第一百三十九章 千奇(上)第八百一十九章 問劍做客兩不誤第三百零四章 低頭觀井,擡頭看天第八百零一章 爲何問拳第四百七十四章 江湖還有陳平安第五百九十九章 陽春麪上的蔥花第八百二十章 兵解正陽山第五百九十一章 寧姚出劍會如何第十九章 大道第一百四十三章 百怪(下)第三百七十八章 白衣僧人第五百五十八章 此中有真意第六百三十八章 代大匠斫者第一百八十四章 別有洞天第七百五十四章 選址第五百五十六章 山上何物最動人第九十四章 秀色可餐第八百三十九章 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第八百三十六章 火神求火第二百三十章 黑雲壓城第七百五十四章 選址第五百二十五章 擊掌第八十四章 我有一劍第七百四十九章 夢裡求真,仙人喂拳第七百五十八章 夜行第三百九十二章 山雨欲來符滿樓第九十五章 小廟第兩百一十四章 風雨夜行第六百二十六章 新一任隱官第一百九十三章 同姓不同命第一百一十三章 氣勢如虹第三百四十五章 君子六符,劾鬼鎮劍第五百七十三章 就他陳平安最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