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五章 跌境

(凌晨一點之前還有個萬字章節。)

陸沉大袖一捲,揮手造就出一座天地禁制,幫陳平安遮掩那份跌境的慘淡氣象,以心聲提醒道:“既然你早有謀劃,遠在天邊的事情,反正想管也管不着,那就先不管了,還是先收拾眼前事爲妙,馬上回城頭。”

半座劍氣長城,是合道所在,能夠幫助陳平安穩住道心和境界。

人身小天地之內的山河,一顆道心,如一葉扁舟,在驚濤駭浪中漂泊不定,那麼合道所在的半座劍氣長城,就是天底下最佳的壓艙石。

陳平安點點頭,沙啞開口道:“稍等片刻。”

陸沉問道:“爲何不在城頭那邊跌境?最少不用這麼吃疼。”

陳平安給出一個讓陸沉無言以對的答案,“修士跌境,山河破碎,卻能夠裨益武道,按照李叔叔傳授的法子,可以讓我摸清楚更多由血肉筋骨形成的‘山川’脈絡,也算一種打熬武夫體魄底子的手段。”

陸沉瞬間瞭然。

武夫氣盛一層,學問極大。

走了一趟蠻荒天下,對於跌境極慘的陳平安而言,當然苦不能白吃。

當下兩人身邊還有個拖油瓶,它始終保持沉默,小心翼翼打量着這兩位人族修士。

一個年紀輕輕的人族劍修,一個自稱是前者身邊的幫閒跟班。

一個跌境,一個升境。

這讓它大爲詫異,十四境修爲,也能借人?

這比起見着個十四境修士,更讓它心神震撼。

萬年之後的人間,果然無奇不有。

通過那個存在贈予它的一份光陰畫卷,以及幾本類似《山海志》的書籍,它得知眼前此人是個道士。

在遠古時代,天下練氣士,無論人族還是妖族,都統稱爲道人。

不曾想如今分出了個僧道,好像被道士獨佔了個“道”字。

年輕道士頭上所戴那頂蓮花道冠,是白玉京三脈道士的身份象徵之一。

陸沉也在觀察那頭飛昇境劍修的遠古大妖。

就幾步路的距離,很擔心對方不問青紅皁白就給自己來上一劍。

這會兒的大妖,變作年輕面容,看着就是弱冠之齡的歲數,黃帽青鞋,一身麻布衣衫。

不過看上去沒有絲毫戾氣,反而挺像個負笈遊學的浩然書生,還是那種家境比較窮酸的。

問題在於它像什麼有屁用,它的的確確是個戰力完全可以媲美蠻荒舊王座的遠古大妖啊。

陸沉心聲問道:“它也跟着登上城頭?這傢伙的本命神通,似乎可以操控心絃,我們都得悠着點。”

陳平安點頭道:“讓它跟着就是了。”

陳平安當然信不過它,但是信得過她。

修行路上,時時刻刻,習慣了將簡單問題複雜化,思量復思量,多想再多想,看似吃力不討好,其實就是爲了有朝一日,面對所有一團亂麻的複雜局面,能夠將複雜問題簡單化,這就又是一種花果同時。

陸沉伸手搭住陳平安的胳膊,縮地山河,一同來到城頭那邊。

到了城頭,陳平安踉蹌坐地,盤腿坐在城頭,雙手擱放在膝蓋上,重重吐出一口濁氣,雖然形神慘淡,可是武夫血氣之雄壯,還是讓那頭大妖刮目相看,體魄堅韌程度,不輸妖族了,見那年輕人族掌心朝上,輕輕呼吸吐納,運轉五行之屬本命物,面門七竅,霧氣如條條白蛇,兩袖之間,宛如青龍縈繞盤踞。

它點頭讚許道:“好氣象。”

不知怎麼,來時路上,就已經學會了中土神洲的大雅言,以及寶瓶洲的大驪官話。

陸沉提醒道:“最好取出所有不曾大煉的身外物。”

陳平安深呼吸一口氣,摘下背後那把夜遊,一枚當了很多年酒壺的養劍葫。

再取出“行刑”“斬勘”兩把君臣有別的狹刀。

一把拂塵,一套劍陣,珊瑚筆架。三件仙兵品秩的重寶。

看得那頭飛昇境妖族劍修眼皮直打顫。

不是遠古神兵,就是後世鑄造的仙兵。

陸沉就跟個絮絮叨叨的管家婆差不多,繼續問道:“如何處置眼前這個莫名其妙的傢伙?”

陳平安可以放心當個甩手掌櫃,陸沉可不放心身邊杵着個飛昇境巔峰劍修,如果只有自己在場,即便面對面吵架,都是無所謂的事情,可如果還要爲陳平安護道,陸沉實在揪心。

陳平安顯然沒有就這麼撂挑子的打算,不急於心神沉浸,轉頭問道:“有沒有給自己取個化名?”

那頭大妖立即蹲下身,輕聲道:“不曾。”

陳平安想了想,建議道:“不如道號喜燭,喜歡之喜,燈燭之燭。道友意下如何?”

大妖點頭道:“好名字。”

它似乎覺得不夠誠意,還加了個說法,“幸甚。”

陳平安笑道:“不過我家鄉那邊,無論修士還是凡俗,想要落地生根,有戶籍錄檔一說,你可以再給自己取個化名。”

這頭大妖的真身,是一隻蜘蛛。

而蜘蛛別稱親客、喜子。

所以在陳平安家鄉小鎮那邊,就有一個代代相傳口口相授的老說法,“蜘蛛集百事喜”。老人都以蜘蛛結網爲喜事之兆,在家內見着了蛛網,不管有無蜘蛛在網中,屋舍主人,平時都不會清掃,只在年關時節,老人以掃帚將其輕輕捲起,再讓家裡孩子接過掃帚,送出門去,途中手捧掃帚的孩子,還需要說幾句類似“謝舊喜,求添新喜”的言語,寓意辭舊迎新。

等到陳平安離鄉遠遊,又發現浩然天下還有七夕習俗,女子穿新衣,在庭院擺上瓜果糕點,模樣如有喜蛛結網,以及親手製作的彩繡剪紙,焚香點燭之後,女子手執綵線,對着燈影,將線穿過針孔,以此與天乞巧。

如果說大劍仙張祿的真身天祿,是一種瑞獸,那麼蜘蛛,就是一種能夠預兆吉祥的喜蟲。陳平安還在一些寺廟的壁畫,以及一些文人字畫上邊,都發現了繪有蛛絲下垂、蜘蛛懸停的圖案,美其名曰“喜從天降”。

要知道陳平安是個在青蚨坊鋪子門檻那邊,不等到一句“恭喜發財”就不肯挪步的人。

它笑道:“容我想想。”

在心湖開始內翻閱書籍,打算給自己找個文雅些的化名。

陸沉揉了揉眼睛,這位道友,竟然還有幾分靦腆神色。

在那輪皓彩明月初次相逢,可不是這麼個溫和脾氣。

它瞥了眼城頭以南的廣袤地界,想起了先前那場對話。

主人如果將你驅逐,你就將一身劍術歸還給我。

主人?

那位至高之一的輕飄飄一句話,它就像早年被白澤按住腦袋往大地上砸出幾百個大坑,再拖去明月中狠狠一丟,硬生生砸出一個“老巢”。

它的劍術,早年正是與那位持劍者苦苦求來的。

至於萬年之後,白澤讓它醒來便醒來,當然是登山修行之後,曾被白澤狠狠教訓過。

它當時聽到那個稱呼後,立即恍然。再不敢多說一個字。

甚至因爲擔心多事,它主動以一種遠古“封山”秘術,封鎖了一切與“主人”這個詞彙相關的遐想。

只爲自己留下一道分量極重的心念,提醒自己不可忤逆此人,一個叫陳平安的人族修士。

所以陸沉說它擅長操控心絃,所言不虛,一語中的。

陳平安說道:“我們約法三章,跟我回了浩然天下,道友必須遵守。”

它正色道:“公子請說。”

在給自己找名字的間隙,也學會了不少浩然稱呼。

“第一,跟我返鄉之後,你不許對低於玉璞境的練氣士出手,不管出於什麼理由。”

它點點頭,上五境之下的練氣士,一切術法神通,所有攻伐法寶,哪怕是劍修的飛劍,就當是撓癢癢好了,計較個什麼。

“第二,飛昇境之下,玉璞、仙人兩境修士,遇到衝突,你可以將其拘拿封禁,卻不可以只憑喜好,擅自打殺。”

它還是沒有異議。

大道兇險,小心爲妙。

此次醒來,先是遇到了一大撥劍修不說,天上一輪明月,不對,是兩輪明月,說沒就沒了,再低頭一看,還要加上人間少去了一座託月山。

如今的浩然天下,實在太嚇人了。

公子如此提醒,看似約束,實則好心,自己不能不知道好歹。

“最後,到了我家鄉那邊,你就當是入鄉隨俗了,少說多看,小心修行,好好做人。”

“在這三件事之外,我那落魄山,規矩不多,沒有什麼山水忌諱,除了境界一事,你還需遮掩,以至於你的妖族身份,其實不用刻意隱瞞。”

它點點頭,“公子的提醒,我都記下了。”

陳平安看了眼陸沉。

其實陳平安也很奇怪,似乎眼前這個和顏悅色的“年輕”修士,與最早相逢於明月畔、蛛絲上的那頭飛昇境劍修大妖,差異太過天壤之別了。

好說話得就像個在聽教書先生開課授業的學塾蒙童。

陸沉以心聲說道:“可能是以某種秘法劍術切割性格了,壓制住了所有的兇戾本性,這種事情,你又不陌生。”

陳平安說道:“以後在浩然天下,遇到不講理的大修士,我幫你講理。這種入鄉隨俗,你要趕緊適應。”

它笑着沒說話。

終究是一位飛昇境劍修,在強者爲尊的蠻荒天下,還是要靠境界說話的。

陳平安不以爲意,笑道:“講完道理,你再出劍。”

它這才嗯了一聲,這還差不多。

它見陳平安打算養傷去了,說道:“公子,我給自己取了個化名,‘陌生’,是否妥當?如果公子覺得可行,以後喊我一聲小陌就是了。”

陸沉笑容尷尬。偷聽心聲,真不地道。

與此同時,陸沉對這位喜燭前輩的劍術高度,又偷偷拔高一層。

陳平安也好不到哪裡去,一口一個公子的,好不容易在老廚子那邊修煉出了一種耳旁風神通,結果又來個?

陳平安笑道:“這有什麼不妥當的。不過你以後喊我名字就可以了。”

它點頭道:“好的,公子。”

“小陌,這算是見面禮。”

陳平安攤開手掌,宛如一輪袖珍明月,在掌心山河之中冉冉升起,高懸在天,是那把長劍震碎的月色碎又圓。

陸沉憋着笑。

“這是我給公子的回禮。”

它以雙指捻住那輪明月,輕輕放入袖中,然後翻轉掌心,多出了一座上古遺蹟,瓊樓玉宇,月光皎皎,雪白一片,細看之下,百餘建築,古老樣式,鱗次櫛比。

陸沉眼神暗示陳平安,別瞎客氣了。

這是一座名副其實的月宮舊址,如那遠古四海龍君的龍宮是一個品秩的!

陳平安道了一聲謝,毫不猶豫就收入袖中。

以後劉羨陽和賒月的那場婚禮,份子錢有了。

陸沉嘆了口氣,大致猜出了陳平安的想法,善財童子,果然還是個善財童子。

陳平安開始穩固境界,就像一處人身天地的老天爺,不得不四處平叛,收拾舊山河。

從武夫止境歸真跌到了氣盛一層。

從修士玉璞境跌一路到了金丹境。

陸沉就與喜燭道友坐遠些,一起嘮嗑。

取出了兩壺白玉京神霄城特製的桃漿仙釀,再拿出一張大如斗方小品的符紙當桌布,放了幾碟佐酒小菜,手拍黃瓜,涼拌豬耳,最後還有一碟松子杏仁,滿滿當當。

看了眼略顯拘謹的喜燭道友,陸沉愈發嘖嘖稱奇,控制心境,更換心性。

這分明是用上了遠古神靈的手段。這些個老前輩,施展起諸多失傳手段,真是讓人大開眼界。

陸沉笑問道:“喜燭前輩此次重返人間,作何感想?”

小陌神色惆悵道:“物事兩非,故友零落,心如刀絞,哀痛剝摧,情難自禁。”

停頓片刻,小陌提起酒杯,爲自己的心緒做了個更加言簡意賅的總結,就一個字,“苦。”

陸沉跟着舉起酒杯,輕輕磕碰一下,“聽到這裡,小道可就要攔前輩一句了。”

小陌說道:“但說無妨。”

陸沉笑道:“人生難得苦盡甘來。再說了,有人共患難,苦就不那麼苦了。”

小陌深以爲然,微笑道:“陸道友高見。”

陸沉問道:“前輩似乎在後世……名聲不顯?”

言下之意,是前輩你這麼高的境界,爲何在蠻荒天下沒有留下一連串的壯舉事蹟,在人間萬年傳頌。

小陌點頭道:“我喜歡專心練劍,不太喜歡與誰廝殺,抖摟威風一事,確實非我擅長。”

陸沉嘆息一聲,“豪傑無名,是世道不對啊。必須與前輩走一個。”

小陌與陸沉各自飲盡一杯酒後,想了想,“我曾經追殺過仰止,可惜當時劍術不精,消耗一月有餘光陰,始終未能殺掉仰止,結果被朱厭攔阻救下,我以一敵二,打不過就跑了。”

陸沉手一抖,酒水差點灑了一地,趕緊施展術法將酒水倒流回杯中,再仰頭一飲而盡,擦了擦嘴角,趕忙致歉道:“聽聞壯舉如晴天霹靂,失態了,失態了。”

小陌雖然心有疑惑,一個十四境大修士,何至於爲了這種事情,大驚小怪。

不過對方如此……捧場,小陌臉上也多了幾分笑意。

沒辦法,這頭沉睡已久的遠古大妖,更多記憶,還是萬年之前那些動輒各部神靈隕落如大雨、大妖戰死後屍骸堆積成山的慘烈戰役。如今蠻荒天下那些被視爲“祖山”、“主峰”的雄偉山脈,幾乎都是大妖真身屍骸的“斷壁殘垣”所化。

自然而然的,它就從不覺得任何一場捉對廝殺,當得起“巔峰”二字。

陸沉便與小陌說了些舊曳落河共主與搬山老祖的事。

朱厭如今依舊在逍遙快活,倒是仰止,被文廟拘押在了道祖一處棄而不用的煉丹爐遺址那邊。

小陌聽得神色認真,顯然是個極好的聽衆,等到陸沉嘮叨完畢,這才抿了一口酒,“原來朱厭與仰止,始終沒有結成道侶。”

環顧四周,小陌繼而感慨道:“道心不定,三界無安,猶如置身火宅,衆苦充滿,業火不息,甚可怖畏。”

陸沉點頭道:“三界火宅,雲水清涼,以渡人來自渡,就愈發難能可貴了。”

陸沉夾了一筷子菜,細嚼慢嚥,好奇問道:“前輩還精研佛法?”

小陌赧顏一笑,“曾經有幸親耳聆聽一位僧人在菩提樹下的說法,超脫文字藩籬,容盡十方雲水客,委實是高妙無雙。”

陸沉搭不上話了。

他一向不太敢跟佛陀打交道。

小陌問道:“公子在家鄉那邊,似乎有個大遺患?”

陸沉點頭又搖頭,“有,又沒了。”

文海周密,年輕隱官,是截然不同的兩種人。

周密,追求利益最大化。

陳平安始終在追求無錯,防止那個最壞的結果出現。

作爲陳平安後手的白帝城鄭居中,其實早先在中土神洲的山巔排名並不高。

不然裴杯當年將弟子曹慈從劍氣長城帶回,從倒懸山重返中土,問拳白帝城。

但是那個深藏不露的鄭居中,陸沉一直覺得如何高看此人都不過分。

只有千日做賊,沒有千日防賊的道理。

在周密覺得陳平安最志得意滿的時候,加上禮聖不曾坐鎮浩然天下,確實機會難得,稍縱即逝。

那麼已經躋身十四境的鄭居中,確實是最適合拿來針對周密一記“無理手”的對弈之人。

問題在於,陳平安是跟鄭居中求情了?還是悄悄做了一樁什麼買賣?

不管是哪種情況,陸沉都覺得陳平安會付出不小的代價。

小陌說道:“等我跟隨公子回了家鄉,想來總有略盡綿薄之力的機會。”

陸沉笑道:“可以有,不要多。”

小陌點頭稱是,然後眺望遠方,笑道:“我學劍快,出劍更快。”

只有提及劍術一事,才流露出一個飛昇境巔峰大妖該有的氣勢。

之後陸沉就與小陌聊了些青冥天下的風土人情。

其實青冥天下同樣不乏奇人異士。

青冥天下,疆域大致分爲十九州,而浩然卻是九洲,由此可見,兩座天下的山運和水運,相差懸殊。

即便是在道官遍地的一座天下,也還是有些寺廟存在,那些佛門龍象,佛法之艱深、不可思議之妙,超乎想象。陸沉就曾遊歷天下,將大寺逛了個遍,曾有一位籍籍無名的小廟老僧,近乎天心了,老方丈所處之室,一丈見方之地,卻能容納數千師子之座。

玄都觀孫道長,吳霜降,不用說了。

歲除宮守歲人,那個綽號小白的傢伙,看似被高估,其實是一直被低估。

兗州一位名叫聶碧霞的散修劍仙,三千年雲水生涯,行蹤不定,遊戲人間。

大修士元喚仙,道號南陽魚,別號赤子詞人,腰別一支鐵笛,自稱“天知我赤誠”,卻是“天以百兇養一詞人”的存在。

一位山陰羽客,道號太夷,喜歡養鵝。

陸沉一口氣提了十幾個名字,任何一位道官的生平事蹟,都可以寫成一部神異志怪。

至於武道一途,天下武夫第一人的林江仙。

還有閏月峰的辛苦。

名叫辛苦,結果習武半點不辛苦,即便轉去修行,也不辛苦。

早知道取名字這麼管用,陸沉就給自己改名“陸有敵”、道號“螻蟻”了。

青冥天下的白玉京,類似浩然天下的中土神洲,而不是中土文廟。

既管着整座天下,轄境之廣,就像一座宗門的私家地界,反觀真正屬於文廟的領地,其實就只有三大學宮和七十二書院了。

這些事情,都是陸沉與小陌道友一見如故的酒桌談資。

只是不小心給年輕隱官旁聽了去,怎麼能算白玉京陸掌教通敵叛變,冤死個人。

誰敢冤枉貧道,貧道可就要搬出餘師兄了。

陳平安雖然如老僧入定,其實陸沉和小陌的對話,都聽得見。

寧姚之前從五彩天下,仗劍飛昇浩然,如果不是臨時起意,不然她可以給陳平安帶來一份關於青冥天下的諜報,都是飛昇城劍修四處蒐集而來的成果,大致記錄了青冥天下最近千年內發生的大事。

陸掌教的這些“諜報”,當然很能查漏補缺,而且相對於那些傳聞,會更加接近真相。

“陸道友的第二家鄉,高人輩出。想必那座大魁天下的白玉京,只會更加高不可攀。”

小陌大爲感慨道:“以後我就不去遊歷了。”

陸沉笑着不說話,這話說得早了。

小陌問道:“公子的家鄉,是怎麼個地方?”

畢竟自己以後就要在那邊落腳了。

陸沉滿臉得意洋洋,一手持杯,輕輕搖晃,一手拿筷,下筷如飛,含糊不清道:“道友算是問對人了,小道在那邊擺過多年的算命攤子,風評極好,有口皆碑,老幼婦孺,瞧見了小道,眼神臉色都透着股發自肺腑的熱乎勁兒,打個比方好了,你家公子,在這劍氣長城是怎麼個被待見,小道在那舊驪珠洞天,就是怎麼個受歡迎了。”

小陌身體前傾,一手虛扶袖子,一手從菜碟裡邊捻起顆杏仁,聽着陸道友的言語,先將那顆幹炒杏仁放入嘴中嚼完嚥下,這才口齒清晰點頭道:“陸道友人緣好,不覺奇怪。”

陸沉擡起持筷之手,擋在嘴邊,壓低嗓音道:“只是小陌兄要注意一事,到了那邊,聽你家公子一句勸,真要小心做人了。至於緣由,且容小道爲道友慢慢道來。”

小陌聽着陸道友的介紹,對那座驪珠洞天充滿了戒備,微微皺眉,憂愁不已,果不其然,自己真是個名副其實的死士啊。

不過最兇險的事情,其實已經過去了。

因爲暫時無需歸還劍術。

一旦陳平安這位年輕隱官,在城頭那邊是刻“平”或是“安”字,或是那“清”、“都”。

那它就會被那個傳授劍術給自己的至高存在,帶回城頭這邊,然後站着不動,被陳平安砍掉境界,反正得讓後者砍出個刻字戰功爲止。

加上先前已有的“陳”字。

可能就會湊成兩個名字了,要麼是陳平安。

要麼是陳清都。

陳清都,小陌當然很熟。

是一個早年資質不算最好、但是登高最穩的劍修,而且在登頂之後,人族一衆劍修當中,就屬陳清都最難纏,出劍最狠,怪話還多。

陸沉舉起酒杯,“有小陌道友擔任護道人,我就可以放心了。”

小陌搖頭道:“不是什麼護道人,我只是死士。”

它沒有那麼多的彎彎腸子。

就像先前遇到了那位至高存在,雙方久別重逢,哪怕萬年之後,它依舊感激涕零,敬畏依舊,不減絲毫。

是絕對不會還手的,這與雙方劍術、境界高低,沒有半點關係。

不然就算對上了白澤,假使起了爭執,真有那涉及生死存亡的大道之爭,它就算打不過,難不成連拼死一搏都不會?

劍修什麼時候,只會與境界更低之輩遞劍了?沒有這樣的道理。

除了跟白澤曾從人間打到明月“皓彩”之中,後來佔據託月山的大祖,開闢英靈殿的大妖初升。

甚至還有那位身爲天地間第一位修道之士。

還有與陳清都一個輩分的兩位劍修,一個叫元鄉,一個叫龍君。

它哪個沒打過?

當然,都輸了。

“小陌兄,你覺得爲人最緊要事爲何?”

“長久活着。”

比如萬年之前,它結網捕捉天上一切“飛鳥”,鸞鳳鶴之屬,皆是果腹食物。

又有一位振翅遨遊天地間,喜好肆意驅逐大海之中的蛟龍,聚攏之後,再一口吞下。

“陸道友似乎並不認同?”

“是得講良心。人以國士待之,我以國士報人。”

小陌迅速翻檢心湖書籍,尋找“國士”這個詞彙的含義。

“你在返鄉之前,能不能去見一下仙槎。”

陳平安突然開口問道:“當然不是讓你承認他的首徒身份,這是你自家道脈的家務事,我不摻和。”

仙槎,又叫顧清崧,是個不以境界名動浩然的奇人。

他曾經幫着陸沉撐船泛海訪仙,所以一直被曹溶、賀小涼視爲師尊陸沉的不記名大弟子。

顧清崧在文廟那邊,曾經答應過自己,以後會照拂所有他在修行路上遇到的落魄山弟子。

陸沉氣笑道:“你就這麼不把跌境當回事?!”

陳平安說道:“習慣就好,熟能生巧。”

那是你不知道我當那在這邊,碎過多少次金丹,跌過多少次境界了。

小陌由衷感嘆道:“公子真劍仙也。”

陸沉說道:“沒問題,答應你了,只是跟那傻子見一面而已。”

陳平安竟然猶有餘力,丟給陸沉一物。

陸沉接過手後,竟是那珊瑚筆架,驚喜道:“送我了?!”

年輕隱官斜視一眼陸掌教。

陸沉悻悻然道:“我可以儘量跟王洞之爭取來半座龍宮的收益,只是咱倆怎麼個分賬?”

陳平安說道:“陸掌教看着辦,憑良心。”

小陌笑着點頭,看來公子真是把自己當自己人了,先前說話多客氣,到了陸道友這邊,好像就不太一樣了。

陳平安說道:“你我三七分成,前提是寶瓶洲雲霞山那邊,你得幫我想出個應對之策,如果可行,我們就四六分賬。”

當年雲霞山蔡金簡幫忙飛劍傳信一事,陳平安必須還上這份香火情。

何況剛認識的那位耕雲峰地仙,峰主黃鐘侯,也挺有意思的,可以算是半個酒友了。

雲霞山在近百年之內,擋不住氣運流散的趨勢,皮囊內空,所以就算被雲霞山躋身了宗門,不出三百年,綠檜、耕雲在內的雲霞十九峰,和那些尚未被地仙開峰的靈秀山水,都會變成過眼雲煙,淪爲不宜修行的靈氣稀薄之地。而云霞山的這種氣運衰落,頗爲古怪,在當時十四境修爲的陳平安看來,甚至不是兩張山字符和水字符可以解決的。

“妙不可言,貧道剛好有件寶物,與那雲霞山頗有緣分,青霞幽意不死方,好巧不巧,對症下藥。”

陸沉哈哈一笑,從袖中摸出一枚玉圭,雲紋浮雕,此物有一大奇異,顏色能隨季節更替而變化,顯現出不同的祥瑞圖案、古篆文字,與四季對應。

陳平安點點頭:“那就勞駕陸掌教在海上見過了顧前輩,再登岸親自走一趟雲霞山。”

陸沉疑惑道:“你不自己送去此物?”

陳平安笑道:“學一學杜俞。”

不然以後得閒再去耕雲峰找黃鐘侯喝酒,便少了幾分滋味。

陸沉問道:“杜俞?何方神聖?”

陳平安卻沒有搭理,重新心神沉浸。

陸沉只好繼續與小陌喝酒,不再言語。

小陌看着那個頭戴蓮花冠的年輕道士。

人生在世,難免會有孤獨之感。

誰知求道不求魚,此時方認自由身。

“鄭居中不愧是鄭居中!”

陸沉突然面露喜悅,“這都完完整整擋得下來,而且半點無遺漏,還順手解決掉一些個隱患。”

陳平安睜開眼睛,攤開手,“來壺酒。”

陸沉拋過去一壺來自神霄城的桃漿仙釀。

陳平安揭開泥封,喝了一大口,輕聲道:“他孃的,老子終有一天要乾死這個王八蛋。”

小陌還是那句肺腑之言,“公子真劍仙也。”

陸沉抹了把臉,這位小陌道友,在落魄山一定可以混得風生水起。

————

落魄山地界,又是很尋常的一天,風和日麗。

朱斂今天在大興土木的灰濛山那邊,帶着蔣去一起去親自下場,老廚子在打硪,年輕修士在幫着山上匠人墨斗彈線。

小暖樹還在落魄山那邊忙碌,早上率先去竹樓一樓的老爺屋子那邊打掃,桌上書籍又不小心稍稍歪斜幾分了。

賬房先生韋文龍在與半個弟子的張嘉貞對賬,掌律長命坐在一旁,默默喝茶。

米裕正坐在崖畔石凳那邊,嗑着瓜子,跟一個來山上點卯的州城隍香火小人兒,大眼瞪小眼。

沒了陳靈均在場穿針引線,一大一小其實也不知道聊什麼。如果青衣小童在這邊,就熱鬧了,總有些讓米裕都摸不着頭腦的言語蹦出,比如一說到拿人的手軟,陳靈均就會跟香火小人兒對視一眼,然後一個放聲大笑,一個捧腹大笑,在桌上抱着肚子打滾。連米裕都腦子轉幾個彎,才知道倆色胚到底在說什麼。

米裕就納悶了,真是都跟那個看門人鄭大風學來的本事?

這讓米大劍仙對那位“大風兄弟”,愈發心神往之。

老廚子,魏山君,再加上陳靈均,一個個的,反正都喜歡都把功勞往鄭大風身上推,於是在米大劍仙心中,就有了個極其偉岸的形象,能文能武,據說還相貌堂堂。

弈棋一道,極其不俗,連朱斂和魏檗都下不贏,還能與曹晴朗、元來兩個年輕的讀書種子,聊那科舉制藝的學問。

據說每天在這邊看守山門,會耐心爲岑鴛機指點拳法。

言語風趣,能葷能素,可俗可雅。什麼白髮簪花老來俏,男人騷俏起來,就沒女人什麼事了,得靠邊站。

山門口那邊,落魄山右護法坐在竹椅上邊打瞌睡呢,懷捧金扁擔和綠竹杖,小雞啄米一般。

黑衣小姑娘揉了揉眼睛,開始期待好人山主帶着自己一起去紅燭鎮那邊耍,走江湖不分遠近哩。

白天有白天的好,晚上有晚上的好。螢火蟲在飛,蟋蟀和青蛙在吵架,田壟水間的流水在串門。野草在微風中打瞌睡,天上的星辰在朝人間眨眼睛。

小米粒一個蹦跳起身,一手持金扁擔,一手抓行山杖,耍了一套學自裴錢的瘋魔劍法。

陳靈均在山路行亭那邊,拉着好兄弟白玄一起觀看一場鏡花水月。

白玄出門前,給自己泡了一壺枸杞茶,聽陳靈均說過,喝這種茶,會顯得自己是個老派江湖人。

白玄如今煩得很,不比練劍,實在是拳難學啊。一看就會,一用就廢。

所幸只要不上擂臺,就依然是無敵的。

陳靈均經常哪壺不開提哪壺,說上次你跟裴錢比武,很厲害啊,人都要倒了,愣是給打得站回去了。

如果不是自家兄弟,白玄早就要捲袖子幹架一場了。

一文錢難倒英雄漢,陳靈均前些年在落魄山這邊,囊中羞澀,都沒錢捧個人場了,實在是留不住錢啊,

在落魄山最爲拮据的那些年裡,陳靈均是個死要面子的,其實自掏腰包,變着法子送錢給自家山頭了。

除了那份雷打不動的媳婦本,確實是手邊一顆閒錢都沒有了的。

後來的山門俸祿,絕大多數錢財,都在那趟北俱蘆洲遊歷途中,結交了幾位朋友,他習慣了一擲千金,早花沒了。

所以每次看鏡花水月,陳靈均砸神仙錢開口說話,都要醞釀很久該說什麼,纔不算白花錢。

所幸遇到了那位財大氣粗、卻比魏山君會做人一百倍的周首席!

因爲周首席留下了兩袋子神仙錢,一袋穀雨錢,一袋小暑錢,都給了陳靈均,說是讓他幫忙捧場,別讓衣帶峰劉仙子的鏡花水月太過冷清。

之前騎龍巷有過一頓酒,陳靈均,周首席,東道主賈老神仙,都喝得盡興。

陳靈均喝了個面紅耳赤,站在長凳上,使勁拍着胸脯,對姜尚真保證道:“咱哥倆誰跟誰,話不多說,都在酒水裡了,以後事上見!”

衣帶峰女修劉潤雲,被南塘湖那位仙子,還是偷偷開辦了鏡花水月,看客不多,但是衣帶峰的靈氣收益卻不小。

硬是被兩個人撐起來的鏡花水月,一個叫崩了真君,一個叫浪裡小白條,出手豪爽得不像話。

騎龍巷那邊,壓歲鋪子當夥計的白髮童子,先把小啞巴氣得不輕,就拉着隔壁鋪子的少女花生,在門口那邊曬太陽,一起吃着賒賬而來的糕點,正想着從崔花生那邊憑本事騙些銀子過來,好把債務還清。

賈老神仙則從自家草頭鋪子串門到了隔壁,在櫃檯那邊,與石老弟閒聊幾句家常。

石柔雖然煩死了這個喜歡臭顯擺的街坊鄰居,不過不得不承認,這位賈老神仙,確實不算是混吃混喝,比如每年的二月二,目盲老道士都會讓弟子田酒兒做那“引錢龍”,提一水壺,放入幾顆銅錢,去水井汲水,回來的路上,一路細灑壺水,最後將剩餘壺水和那些銅錢一起倒入鋪子後院的水缸。此外每到清明,在街角燒紙錢,其實講究也多。

在落魄山,對這些老風俗,最講究最上心的,除了大管家朱斂,就是這位曾經走南闖北大半輩子的賈老神仙了。

街坊鄰居的紅白喜事,也會幫忙,吃頓飯就行,不收錢,不光是小鎮,其實龍州境內的幾個府縣,也會邀請名聲越來越大的賈老神仙,富裕門戶,當然就得給個紅包了,大小看心意,量力而行。給多了,給少了無所謂。家境不寬裕的,老道人就分文不取,吃頓飯,給一壺地方米酒,足矣。

落魄山衆人,可能真正喜歡喝酒的,或者說把喝酒當飯吃的,只有賈晟。其實米裕和陳靈均都沒老道人這麼喜歡喝酒。

今天老道人斜靠櫃檯,與石柔聊起了自家山主,賈老神仙撫須而笑,“我們山主的謹言慎行,別小看了,這就是一種持戒。”

整個大驪龍州地界,除了極少數幾個修士,山上山下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事實上幾乎整個寶瓶洲的練氣士都是如此懵懂。因爲那個異象,實在太快了。

天開窟窿,一道白光,一閃而逝。

落魄山中,只有躺在竹樓二樓廊道里的崔東山,察覺到了不對勁。

騎龍巷那邊的化外天魔,感受到了一股近乎窒息的恐怖威勢。

就像一場飛昇境大修士破境的浩大天劫。

山君魏檗,心生感應,剎那之間,魏檗甚至誤以爲整個北嶽地界就會毀於一旦,只是等到魏檗離開府邸,來到披雲山之巔,發現又毫無異樣。

錯覺?

當然不是錯覺。

那是周密親自落向人間的一記手筆。

是周密登天后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凌厲出手。

只不過一場原本足可讓整個舊驪珠洞天消失的滅頂之災,只因爲一人的出手阻攔,頃刻間就煙消雲散。

一個好像是訪客的陌生男子,身材修長,一襲雪白長袍,他站在落魄山門口的那張桌旁,笑容溫和,轉頭與一個黑衣小姑娘輕聲問道:“可以坐嗎?”

第六百九十七章 竟然第五百三十三章 那傢伙敢來正陽山嗎第一百九十二章 下筆如有神第八百一十八章 少年過河第四百六十七章 飛鳥一聲如勸客第一百八十章 恍如神人第三百二十三章 人間燈火點點第一百二十章 遠遊第七百一十四章 出兩劍第四百五十一章 過橋第七百六十六章 翻不動的老黃曆第八百七十六章 各有渡口第三百九十一章 君子救與不救第五百一十三章 遇見我崔東山第一百六十九章 來個能打的第七百八十五章 無話可說第八章 稗草第五百九十八章 一拳就倒二掌櫃第四百零九章 有些故事不用知道第二百六十二章 一葉扁舟,翩翩少年第八百四十八章 道友你找誰第四百五十四章 明月當空第三百二十四章 原來如此第四百七十七章 人心中須有日月第四百三十四章 青衣姑娘吃着糕點第八百五十三章 猜錯的謎底第八百三十八章 互爲苦手第三百五十三章 五千甲圍山第二百二十一章 看熱鬧第五百零六章 諸位只管取劍第二百二十八章 初一十五,隨我除魔第二百七十五章 有些重逢就是最好的第三百七十章 新年新氣象第七百四十九章 夢裡求真,仙人喂拳第五百五十九章 欲言已忘言第五百零一章 有些道理很天經地義第四百七十六章 江清月近人第五百零九章 人間燈火輝煌第四百六十四章 出拳並無區別請假一天,順便小聊幾句。第六百三十五章 日就月將第七百三十三章 持劍者第一百二十一章 快哉風第四百八十九章 趕赴京觀城第三百三十五章 廟堂與山野的對峙第二十三章 槐蔭第三百一十七章 別人無敵當如何第兩百四十二章 月下打瀑,一掛彩虹第五百三十一章 山巔境的拳頭有點重第八百一十章 教拳第三百八十一章 一國武運第七百七十二章 仗劍飛昇第七百六十六章 翻不動的老黃曆第三百一十三章 馭劍第八百七十八章 十四兩銀子請假一天,順便小聊幾句。第六百六十二章 去而復還第五百六十二章 南歸北遊第二百零一章 若無閒事掛心頭第四百八十一章 天下月色,此山最多第四百零九章 有些故事不用知道第四百六十二章 小街又有雨第八十章 出山第七百五十九章 遞劍接劍與問劍第八百七十二章 天下地上第七十五章 佔山爲王第七百九十一章 橫着走第三百三十九章 怪人怪夢第一百九十五章 鎮劍樓第七百零一章 風雪中第五百零二章 壓下一條線第六百五十二章 立在明月中第八百八十一章 練手第五十章 天行健第六百零二章 年紀輕輕二掌櫃第六百五十六章 學塾那邊第八百五十六章 兩三事第一百九十九章 黃雀去又返第七百六十一章 老了江湖第二百五十九章 練拳百萬第一百一十五章 人間有個老秀才(上)第一百九十二章 下筆如有神第八百六十八章 幹架第四百五十四章 明月當空第八百零四章 一笑撫青萍第二百七十三章 一枕黃粱劍氣長第九十八章 山神作祟第六十五章 珠子第三百四十四章 聖人駕臨碧遊府第七百八十五章 無話可說第三百三十五章 廟堂與山野的對峙第七十五章 佔山爲王第三百一十九章 何爲天下無敵第七百一十一章 謎語第六百零四章 與誰問拳,向誰問劍第二百九十六章 作別第三百零六章 老僧不愛說佛法第七十九章 迎春印第七百二十一章 白也去也第五百零八章 好人小姑娘
第六百九十七章 竟然第五百三十三章 那傢伙敢來正陽山嗎第一百九十二章 下筆如有神第八百一十八章 少年過河第四百六十七章 飛鳥一聲如勸客第一百八十章 恍如神人第三百二十三章 人間燈火點點第一百二十章 遠遊第七百一十四章 出兩劍第四百五十一章 過橋第七百六十六章 翻不動的老黃曆第八百七十六章 各有渡口第三百九十一章 君子救與不救第五百一十三章 遇見我崔東山第一百六十九章 來個能打的第七百八十五章 無話可說第八章 稗草第五百九十八章 一拳就倒二掌櫃第四百零九章 有些故事不用知道第二百六十二章 一葉扁舟,翩翩少年第八百四十八章 道友你找誰第四百五十四章 明月當空第三百二十四章 原來如此第四百七十七章 人心中須有日月第四百三十四章 青衣姑娘吃着糕點第八百五十三章 猜錯的謎底第八百三十八章 互爲苦手第三百五十三章 五千甲圍山第二百二十一章 看熱鬧第五百零六章 諸位只管取劍第二百二十八章 初一十五,隨我除魔第二百七十五章 有些重逢就是最好的第三百七十章 新年新氣象第七百四十九章 夢裡求真,仙人喂拳第五百五十九章 欲言已忘言第五百零一章 有些道理很天經地義第四百七十六章 江清月近人第五百零九章 人間燈火輝煌第四百六十四章 出拳並無區別請假一天,順便小聊幾句。第六百三十五章 日就月將第七百三十三章 持劍者第一百二十一章 快哉風第四百八十九章 趕赴京觀城第三百三十五章 廟堂與山野的對峙第二十三章 槐蔭第三百一十七章 別人無敵當如何第兩百四十二章 月下打瀑,一掛彩虹第五百三十一章 山巔境的拳頭有點重第八百一十章 教拳第三百八十一章 一國武運第七百七十二章 仗劍飛昇第七百六十六章 翻不動的老黃曆第三百一十三章 馭劍第八百七十八章 十四兩銀子請假一天,順便小聊幾句。第六百六十二章 去而復還第五百六十二章 南歸北遊第二百零一章 若無閒事掛心頭第四百八十一章 天下月色,此山最多第四百零九章 有些故事不用知道第四百六十二章 小街又有雨第八十章 出山第七百五十九章 遞劍接劍與問劍第八百七十二章 天下地上第七十五章 佔山爲王第七百九十一章 橫着走第三百三十九章 怪人怪夢第一百九十五章 鎮劍樓第七百零一章 風雪中第五百零二章 壓下一條線第六百五十二章 立在明月中第八百八十一章 練手第五十章 天行健第六百零二章 年紀輕輕二掌櫃第六百五十六章 學塾那邊第八百五十六章 兩三事第一百九十九章 黃雀去又返第七百六十一章 老了江湖第二百五十九章 練拳百萬第一百一十五章 人間有個老秀才(上)第一百九十二章 下筆如有神第八百六十八章 幹架第四百五十四章 明月當空第八百零四章 一笑撫青萍第二百七十三章 一枕黃粱劍氣長第九十八章 山神作祟第六十五章 珠子第三百四十四章 聖人駕臨碧遊府第七百八十五章 無話可說第三百三十五章 廟堂與山野的對峙第七十五章 佔山爲王第三百一十九章 何爲天下無敵第七百一十一章 謎語第六百零四章 與誰問拳,向誰問劍第二百九十六章 作別第三百零六章 老僧不愛說佛法第七十九章 迎春印第七百二十一章 白也去也第五百零八章 好人小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