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四章 後手對後手

陳平安來到劍氣長城以北地界,除了一條文廟新開闢出來的道路,其餘皆被夷爲平地,舉目望去,空無一物。

陸沉現出身形,與陳平安並肩散步在沒有半點風景可言的遺蹟。

一座劍修如雲、酒鋪林立的城池,與城外那些零星散落的劍仙宅邸,都已不復存在。

種榆仙館,曾有一位喜好種植花卉的女子劍仙,託付倒懸山靈芝齋,從扶搖洲重金購得一株古本榆樹,移植小庭,大概是水土不服,經受不住那份無處不在的劍氣,凋敝多年,不曾想某年忽發一花,高邁屋脊,美不勝收。

只是等到中土神洲的苦夏劍仙,再次重返劍氣長城,女子與花,皆不得再見。

太徽劍宗憑藉戰功換來的甲仗庫,酈採租賃的萬壑居,每逢月色便有松濤聲,以及被她花錢買下的停雲館,整座館閣竟是以一整塊巨大碧玉雕琢而出。

陳平安蹲下身,捻起些許泥土。

陸沉已經將那頂蓮花道冠再次交給年輕隱官。

城頭刻字一事,消耗掉陳平安太多的精氣神,暫時不宜歸還道法,還需稍等片刻。

反正陸沉也不着急返回青冥天下,去了,又要被餘師兄嫌棄,虧得師尊已經發話,不用他去天外天跟那些殺之不絕的化外天魔,大眼瞪小眼,不然陸沉還真就找個由頭,打算留在浩然遊歷幾年了,就像身邊這位年輕隱官,人走到哪裡,哪裡就是包袱齋,那麼貧道的攤子擺在哪裡不能算命?

陸沉見陳平安一時半會兒沒有起身的念頭,乾脆席地而坐,從袖中摸出一塊從牆根那邊撿來的破碎石頭,巴掌大小。

這次遊歷浩然,如果劍氣長城的隱官不是陳平安,陸掌教肯定尋一處隱蔽城頭,刻下一行蠅頭小楷的“陸沉到此一遊”就跑。

陸沉擡起手,“不介意吧?”

陳平安搖搖頭。

陸沉取出一把竹黃裁紙刀,作爲刻刀,最終被陸沉雕琢出一對纖長的素方章,再以手指抹去那些棱角,呵了口氣,吹散石屑。

陳平安問道:“一座天外天,化外天魔就那麼難以解決?”

以至於道祖都需要創建一座“峻極於天”的白玉京,用來抵禦化外天魔對青冥天下的無止境侵擾。

陸沉點點頭,雙指捻住裁紙刀,正在篆刻印章邊款,大致內容,是記載自己與年輕隱官的蠻荒之行,一路山水見聞,聽到這個問題,陸沉流露出幾分惆悵神色,“難,難得很,貧道去了,也不過是擔雪塞井,炊砂作飯,空耗氣力,所以白玉京道官,歷來都將其視爲一樁苦差事,因爲只會消磨道行,沒有任何收益可言。飛昇之下的修士,對上那些千變萬化的化外天魔,就是負薪救火,修士道心不夠穩固,稍有瑕疵間隙,就會淪爲天魔的大道餌料,無異於火上澆油,青冥天下歷史上,有不少死活打不破瓶頸的年邁飛昇,自知大限將至,實在沒法子了,就兵行險着,想着偷摸去天外天碰運氣,沒什麼萬一,無一例外,都身死道消了,要麼死在天外天,被化外天魔隨意玩弄於鼓掌之間,要麼死在餘師兄劍下。”

“餘師兄曾經有三位相逢于山下的至交好友,四人是差不多時候登山修行,都是資質極好的修道之士,相互間相逢投緣,最終四位患難與共的至交好友,千年之內,共登飛昇,唯有餘師兄進入白玉京,其餘三位飛昇境,一位符籙大宗師,還有一雙道侶,一陣師一劍修,你能想象當年那段歲月裡,餘師兄他們幾個的那種意氣風發嗎?”

陳平安點頭道:“大道同行,橫行天下無敵手。”

劉羨陽,張山峰,鍾魁,劉景龍……

陳平安也會憧憬自己和朋友們的遊歷天下,遇水渡水,遇山翻山,遇見一件不平事,就停下腳步,讓人間少卻一樁意難平。

“嗯,餘師兄的真無敵,就是從那會兒開始流傳開來的,鋒芒畢露,所向披靡,身爲道祖二弟子,在白玉京衆多城主樓主和天君仙官當中,是唯一一個不是劍修,卻敢說自己穩勝劍修的得道之士,每次餘師兄離開再重返白玉京,都能爲五城十二樓帶回一籮筐的故事。”

就像劍氣長城的阿良,後來的年輕隱官,以及五彩天下飛昇城的寧姚。

“歲月久了,以訛傳訛,就成了餘師兄自封的‘真無敵’。師兄也懶得解釋什麼,估計更是覺得一個‘真無敵’頭銜,早晚都是囊中物,無非是被人早喊個幾千年,不算什麼。”

“可惜其中兩人,一個死在了天外天,餘師兄當時沒有攔阻,不忍心與摯友遞劍,就故意放行了,因爲此事,還被白玉京史官彈劾,告狀高到了師尊觀道的小蓮花洞天。另外一個死在了餘師兄劍下,僅剩一人,又因爲道侶被餘師兄手刃,就與餘師兄徹底反目成仇,以至於每隔數百年,她每次出關的第一件事,就是問劍白玉京,意氣用事,明知不可爲而爲之。”

“世間一切道法劍術,只能壓制天魔,治標不治本,無法根治此患。貧道的兩位師兄,還有孫道長的師弟,這三人各自挑了一條道路,都曾試圖找出個一勞永逸的法子。”

“舉兩個不太恰當的例子,你可以將所有的化外天魔,視爲某種術家的集合,或者視爲一位能夠隨便‘散道’‘合道’的十五境大修士。”

陳平安猶豫了一下,試探性說道:“佛門好像有一實不二的說法。”

陸沉點頭道:“所以纔會說天魔外道,毀壞正法。”

“掌教師兄的法子,是親手打造出渾儀與渾象,真正做到了法天象地,試圖將每一頭化外天魔確定其唯一性,允許一定程度的界線模糊,只是工程量實在太過浩大,無異於僅憑一己之力清點恆河之沙,但是掌教師兄還是兢兢業業,數千年間致力於此事。以後等你去了白玉京做客,貧道可以帶你去看看那渾儀渾象。”

陸沉談及兩位師兄,稱呼略有差異,一個是掌教師兄,一個是餘師兄。

似乎在這位白玉京三掌教看來,真正有資格被稱爲“代師掌教”的道士,還是那位“至人無己”的大師兄。

“孫觀主的師弟,想法更是驚世駭俗,要對化外天魔追本溯源,準備以天魔整治天魔。只是此舉,禁忌重重,一旦泄露,極有可能引發一場不可估量的人間浩劫。你那師兄繡虎,偷偷打造瓷人,就更過分了,雖說路數不同,可其實已經要比前者更進一步,等於真正付諸行動了。”

“我那餘師兄的法子,就很簡單粗暴了,他覺得只要自己的道法夠高,殺力足夠,就可以逼迫化外天魔聚攏越多,不得不無限趨於一,再被他來了個一網打盡,將其鎮壓、拘禁和煉化,就算功德圓滿了,三千功滿,躋身聖人,成爲繼師尊之後的第二位十五境,代價就是得騰空整座白玉京,作爲那頭化外天魔的牢籠。餘師兄對此早有打算,要與師尊求來一道法旨,答應他將白玉京煉化爲本命物,以白玉京和人身山河兩座道法天地,輔以一把仙劍‘道藏’,再加上五百靈官,負責巡狩山河,憑此囚禁、煉殺全部化外天魔。”

“師尊對餘師兄此舉,始終態度模糊,好像既不支持,也不反對。”

陳平安突然問道:“爲何化外天魔作祟,會被稱呼爲水患?”

陸沉笑道:“以後等你自己遊歷天外天,去探究真相好了。”

“我們這些修道之人,距離山頂越近,就會離人間越遠,等到好不容易走到了山巔附近,或是站在了山頂,再來登高望遠,最好學會珍惜每一個‘不知道’。不然修道生涯,很快就會覺得沒半點樂趣可言了。”

“你之前以一身十四境修爲,隨心所欲跨越山河,四處遊覽寶瓶洲,相信已經明白一事,登高望遠,越高看得越遠,一座有涯地界,經得起幾眼反覆瞧?天下再大,終究是有邊際的,同樣的風景看多了,尤其是年復一年,看個數千年,就會讓人感到疲乏,心生倦怠。”

陸沉終於雕刻完兩方印章的邊款底款,“此次離別,天各一方,等到下次見面,估摸着少則百年,多則數百年,沒個準數了。”

如果陳平安沒有這場遠遊,不曾跌境,相信用不了太久,就可以仗劍飛昇,遠遊青冥天下,尋求躋身十四境的某個合道契機。

現在懸了。

陸沉輕輕拋給陳平安一方印章,笑道:“那就一人一方印章,留作紀念。”

陳平安接過印章,底款是隨意翻吾書。

先前瞥了眼,另外那方印章的底款,也是五字,交心宜狂士。

那幾位屈指可數的符籙大家,都是山上公認的金石名家,幾乎每一件“閒暇”之作,稍有幾分“得意”,便可以被尋常的仙家門派,直接拿來當做鎮山之寶。

“生平技藝,涉獵百家,皆天分高於人力,惟治印天五人五。”

能夠說出這種話的人,何等自信,尤其是“天五人五”一語,看似自謙,實則是一種莫大自負。

而這個人,就是陳平安身邊的陸掌教了。

陳平安道了一聲謝,大大方方將印章收入袖中。

陸沉又提起了那件得自玉版城的珊瑚筆架,言語都沒怎麼拐彎抹角,直接讓隱官大人開個價,由此可見,白玉京三掌教對此物志在必得。

陳平安似乎對此物並不看重,可有可無,並不拒絕買賣一事,只是讓陸沉先開價,而且就一口價,價錢合適就賣,不合適就別再糾纏了,以後放在落魄山那邊吃灰塵好了。

陸沉反而頭疼。

而且跟陳平安打交道久了,知道他可沒有待價而沽的念頭,說不賣就真不賣的。

陳平安見陸沉一臉爲難,笑問道:“開價之前,不如聊聊珊瑚筆架的來歷?”

陸沉乾笑道:“鮮豔欲滴,色澤動人,玲瓏可愛,誰瞧見了不心生喜歡,貧道也就是兜裡神仙錢不夠,不然哪裡捨得爲他人作嫁衣裳,爲琳琅樓那位好友幫忙購買此物。”

陳平安隨口問道:“難道這件珊瑚筆架,還是東海龍宮的水殿舊藏?”

就像山下民間的古董買賣,除了講究一個名家遞藏的傳承有序,如果是宮裡頭流落出來的老物件,當然身價更高。

陸沉沒有藏掖,直截了當道:“好眼力,確實是龍宮舊藏,可以算是天底下一等一的文房清供。而且還是一件龍宮‘木作’裡邊的瘦山樣,琢水屬寶物作山樣,當然就顯得十分罕見了。這就像水德立國的大驪王朝,在京城留下了一座火神廟,獨一份。未必是火神廟本身有何稀罕,而是火神廟在大驪京城,就很值錢了。”

“海月掛珊瑚,枝枝撐著月。”

陳平安點點頭,“由此推斷,此物最少有三五千年的年齡了,是很值錢。不過珊瑚筆架與那白玉京琳琅樓,又能有什麼淵源?”

天下蛟龍之屬,幾乎全部劃分給了浩然天下,歸儒家文廟管轄。

西方佛國那邊的蛟龍,數量不多,無一例外,都成了佛門護法,不算在蛟龍之列了。

“琳琅樓有一幅《珊瑚帖》,意氣-淋漓,堪稱神品,傳言墨彩灼目,畫珊瑚一枝,旁書‘金坐’二字,奇絕。傳聞東海珊瑚枝,最可貴之處,猶有一句讖語,‘萬年珊瑚枝上玉花開’,所開之花,被譽爲五色筆頭花,就是後世妙筆生花的由來之一。”

陸沉娓娓道來道:“最關鍵的,是那書畫長卷裡邊,其實藏着一座品秩不低的古老龍宮遺址,雖然比不得四海龍君的府邸,差得也不會太遠了。至於是誰,竟然能夠讓龍宮納入一幅字帖之內,無從知曉了,有說是那位三山九侯先生的手筆,貧道反正是沒親眼見過字帖,那個王洞之吝嗇得很,誰都不給看,貧道也就無法推衍一二,只知道琳琅樓那邊始終無法打破山水禁制,倒是可以確定一事,玉版城的那隻珊瑚筆架,極有可能就是那把失傳已久的鑰匙。”

陳平安點頭道:“那就得按照半座龍宮算賬了。”

陸沉大義凜然道:“必須的。”

反正不是花自己的錢,不心疼。

陸沉想起一些陳年舊事,唏噓不已,反正閒着也是閒着,就當起了說書先生,說遙想當年,天地中央,八極之地,九垓同風。

只說那浩然天下的四海龍君都還在,身居高位,執掌海陸水運,層出不窮的龍裔之屬,大瀆江河裡邊水族無數,很熱鬧的,每逢山上修士與水族山水重逢,全是事端,經常吵架,一言不合就打架,打完架再換個地兒繼續吵,給後世留下了無數的志怪軼事。

大哉滄海何茫茫,天地萬寶蘊藏其中,名義上都屬於那些大小龍宮、水仙府邸,世間真龍確有喜好搜刮天材地寶的習俗,每一座龍宮水府,就是一處寶庫,上古四海水域,其中又以東海爲首,水域最爲廣袤無垠,海底尤其盛產玉樹、珊瑚,品相最好。

陸地上的仙師們紛紛入海尋寶,砍伐玉樹,攀折無數,珊瑚有盡採無窮嘛,於是諸位龍君便會登岸訴苦,喋喋不休,似怕龍宮寶藏空。還有什麼東海金鯉一口吞卻海,率領麾下百萬水族,揭竿而起,要造四海龍君的反。此外還有什麼龍女曬衣,什麼書生夢遊水府,成爲名副其實的乘龍快婿。

就像你們寶瓶洲,早先就有古蜀地界,腥風怪雨,經過數千年的繁衍生息,蛟龍橫行,曾經版圖兩頭接壤海濱,外鄉劍仙,喜好行斬龍之舉,以此淬鍊劍鋒,要說劍修煉劍,砥礪劍鋒,後世有價無市的斬龍臺,如何比得過真正的蛟龍,反正水裔不計其數,隨便找個由頭,劍仙就能夠肆意遞劍。

一個滔滔不絕,一個凝神傾聽,雙方不知不覺就走到了昔年城池地界。

一隻黃雀停在陸沉肩頭,

當年在驪珠洞天那邊擺算命攤子,生意冷清,實在無聊,陸沉就憑藉這隻黃雀勘驗文運多寡,

趙繇,宋集薪,劉羨陽,陳平安……幾乎小鎮所有年輕一輩子,都被實在悶得發慌的陸掌教測試過文運。

至於陸沉爲何會獨獨將陳平安看走眼,早就認栽了,反正不差這一件兩件的。

陳平安笑問道:“陸掌教的胸襟氣量,當世無二,總不會對劉羨陽記仇吧?”

陸沉笑道:“你都這麼說了,貧道哪裡好意思揪着點芝麻大小的陳年舊事不放,不大氣。”

當年在家鄉,劉羨陽掀翻了陸沉的算命攤子,氣勢洶洶,還要打人。

陳平安不是擔心這個舉動,會讓陸沉耿耿於懷,而是憂慮劉羨陽爲何會有這個舉動,陸沉又會不會循着某條不爲人知的脈絡,有所佈局,伏線千里,然後守株待兔一般,等着未來的劉羨陽。

比如劉羨陽祖上是文廟欽定的豢龍士,

而陸沉與世間真龍,又有着千絲萬縷的淵源,尤其是那位身份尊貴的龍女。

陳平安很少在陸沉這邊如此不強硬,近乎示弱。

無論是言語還是買賣,多是針鋒相對,算計分明。

陳平安收斂笑意,說道:“沒有與陸掌教開玩笑的意思。”

陸沉會心一笑,“明白了,放心便是,以後等到貧道返鄉,由你做東,也就是喝幾碗酒的事情。”

陳平安回頭望向城頭。

陸沉感嘆道:“其實原本可以不用如此的。”

陸沉隨即就說道:“如果‘如果’是個人,一定最欠打。”

一座蠻荒天下,雖然土地貧瘠,但是礦產豐富,尤其是金、銀儲量之大,更是冠絕數座天下。

金銀兩物,作爲山下錢財,在後世通行數座天下,顯而易見,這也算是三教祖師的良苦用心,約莫是希望坐擁金山銀山的蠻荒天下,能夠憑此與其餘天下互通有無。如果蠻荒妖族修士,不那麼稟性難移,煉形之後,依舊嗜好殺戮,極端推崇個體的強大,對自身之外的天地攫取無度,毫無節制,不然移風換俗,更換地理,變貧瘠之地變爲良田,有何難?

只說農家修士,便可以施展術法神通,呼風喚雨,春風解凍,地氣膏腴,草木生長,五穀繁茂,而無洪澇乾旱之憂,只需數十年經營,興許就是沃土萬里的豐收年景了。

問題在於蠻荒天下的農家修士,是諸多練氣士當中,數量最稀少的。而且只有那些資質相對最差的妖族修士,實在是,纔會跑去學這一門手藝,一有錢,境界一高,就會立即轉行,將農家修士視爲賤業,比起浩然天下的商家子弟,地位更加不堪。

直到文海周密出現後,這種情況纔有所好轉,培養了一大撥農家修士,分派給那些大王朝,只要擔任託月山記錄在冊的農家修士,每年都可以領取一筆俸祿,並且爲他們頒發一道託月山賜下的免死牌,十年一度的考評,也門檻極低,可哪怕如此,周密此舉還是收效甚微,相較於一座天下,無異於杯水車薪。

道理很簡單,一座山上門派,一個山下王朝,說覆滅就覆滅,山中祖師堂香火和山下國祚,說斷就斷,而且蠻荒天下的大妖,只要出手了,歷來是喜歡斬草除根,殺個片甲不留,動輒方圓千里之地,一個門派山崩地裂,座座城池生靈死絕,悉數焦土。

哪怕那撮農家修士可以僥倖逃過一劫,保住性命,可那良田萬畝,練氣士百年心血,朝夕之間,就會付諸流水,擱誰受得了。到最後,真正願意當那農家修士的妖族練氣士,自然少之又少,

百人百年植樹,可能還敵不過一人一年砍伐。

歸根結底,說得正是人心,難免行涸澤而漁之事,做焚林而狩之舉。

陸沉說道:“如果周密鐵了心當那一整座天下的國師,憑他的心智和手段,還是有機會從根本上改變蠻荒風俗的。”

陳平安點頭道:“周密的雄才偉略,毋庸置疑,估計他還是覺得棋盤太小,不夠縱橫捭闔,不足以承載浩然賈生的志向。”

陳平安這番言語之間,對周密沒有半點貶低、輕蔑的意思。甚至用了“志向”一詞,都不是什麼野心。

道理很簡單,看不起文海周密,就對不起劍氣長城的那場死守。

陳平安擡頭看了眼那道大門,“那位真無敵,會不會出手?”

陸臺搖頭道:“可能性不大,餘師兄不喜歡趁人之危,更不屑跟人聯手。”

陳平安隨口問道:“青冥天下那邊的純粹武夫,打架本事如何?”

陸臺揉了揉下巴,“如果兩座天下各自拎出十人,然後按照排名順序,依次捉對廝殺個十場,青冥天下略勝一籌。但是拎出一百人的話,是青冥天下穩贏。”

師兄餘鬥,唯獨對純粹武夫,極爲寬厚。

在這位道老二掌管白玉京的百年之內,對那些犯禁修士,一向是殺無赦,可殺不可殺之間的,一定選前者。

但是對待武夫,反而出奇好說話。

陸沉繼續說道:“當然了,如果拖延個十年幾十年的話,然後再來一場決生死的十人之爭,就是浩然天下贏面更大了。”

這得歸功於兩對師徒。

中土大端王朝的裴杯和曹慈。

寶瓶洲落魄山的陳平安和裴錢。

浩然天下的純粹武夫,撇開中土神洲不談,其餘八洲,均攤下來,差不多是兩到三個止境武夫。

比如桐葉洲武運一般,如今有吳殳,葉芸芸,而武運稀薄的皚皚洲,暫時就只有一個沛阿香。

至於寶瓶洲,就不太講理了,未來百年,武運之昌盛,會嚇數座天下一大跳。

“如今青冥天下武夫的前三甲,武道成就最高的,名叫林江仙,這傢伙很能打,不是一般的能打,已經獨佔鰲頭將近三百年了。”

“還有個女子武夫,名叫白藕,別看名字可人,其實打人最兇。”

“不過還是要數那個獨坐閏月峰的辛苦,年紀最輕,資質最好。不知爲何,按照孫老觀主的說法,這傢伙就是喜歡孑然一身,白眼看青天。”

陸沉嘖嘖道:“辛苦,名字怪,脾氣怪,這傢伙確實就是個……怪物。”

“舉個例子好了,如果他一開始就沒有習武,而是上山修行,他一定可以躋身十四境。退一步說,他當下願意捨棄武道,轉去修行當神仙,還是板上釘釘的十四境大修士。”

“白藕已經算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了,都與林江仙問拳兩次了。但是始終故意繞開辛苦,半點問拳的想法沒有。”

陳平安默默記住。

尤其是那個辛苦,一個能讓陸沉如此高看的純粹武夫。

這是天下武夫前三甲,不是一洲之地的武評榜單。

就像當年在北俱蘆洲的那處仙府遺址內,遠遊浩然的孫道長,真身留在大玄都觀,可是當老道長談及中土神洲十人之一的懷蔭,

毫不掩飾自己的譏諷,小胳膊細腿的,都怕一不小心,沒掌握好分寸,就給打折了。

陳平安忍不住問道:“天底下怎麼可能會有修士,在登山之初,就敢說一定可以躋身十四境。”

白帝城鄭居中,可能是例外。

哪怕是歲除宮吳霜降,嚴格意義上,都只能算半個。

陸沉嘆了口氣,“誰說不是呢,可事情就是這麼怪。”

豎起三根手指,陸沉無奈道:“貧道曾經偷摸過去閏月峰三次,對那辛苦,橫看豎看,上看下看,怎麼都看不出他有十四境的資質,不管如何推衍演化,那辛苦,至多就是個飛昇境纔對。但是沒法子啊,是我師尊親口說的。”

陳平安點頭道:“哪裡都有奇人異士。”

陸沉雙手掌心相對,籠在寬大道袍袖中,緩緩而行,“如果說白玉京給人的最大印象,就是比較冷清吧,各行其道,忙着修行,心無旁騖。”

“就像每個人的腳下,都有一條登天道路,臺階分明,行走穩當,每踏上一級臺階,就瞧得見更高的那幾級臺階,所謂登高,擡腳便是。”

陸沉突然轉過頭,笑着建議道:“以後你到了青冥天下,反正不會着急去白玉京做客,那就一定要在某個州停步幾年,比如尋一處十方叢林,混個監院噹噹,管着手底下的三都五主十八頭,宮觀不用太大,一樣很有意思的。”

“我曾經足足花費三百年光陰,遊走四方,最後在將近四十座大小道觀,好不容易湊齊了那些個職務,都管事務繁瑣,名副其實什麼都得管,至於提科,主翰和夜巡,都是極有意思的,當那圊頭就有點慘兮兮了,不過賤業多油水,還沒人爭沒人搶的,十分自在,不過說來說去,還是當那號房,最有意思,迎來送往,看菜下碟。”

陳平安不置可否。

陸沉突然問道:“陳平安,你覺得如何才能做到真正的無慾無求?”

陳平安搖搖頭,“不清楚,從沒想過這個問題。”

陸沉說道:“所有慾望都得到滿足之後,找到下一個慾望之前?”

陳平安想了想,道:“聽着很有道理。”

陸沉思量一番,道:“不如等你返回寶瓶洲,再歸還境界?”

陳平安搖頭道:“不用。”

陸沉欲言又止。

陳平安笑道:“真的不用這麼客氣。”

陸沉便不再堅持。

剎那之間,兩人身邊出現一陣漣漪,竟是連“兩位”十四境都未能事先察覺,便走出一位白衣女子。

白衣女子身後跟着一個縮頭垮肩的年輕劍修。

陳平安怎麼都沒想到他會出現在此地。

正是那位飛昇境劍修的遠古大妖。

她微笑道:“肯定是要跌境了,所以落魄山在近期,可能還是需要一個稍微能打的死士。”

陸沉伸手覆臉。

稍微……死士……

她笑道:“記得早點去往天外煉劍,我先回了。”

言語之間,她就已化作一道劍光,去往天外。

陳平安只得仰起頭,輕輕點頭。

那頭遠古大妖保持一張微笑臉龐,略顯僵硬。

陳平安也憋了半天,才蹦出一句,“其實我也尷尬,扯平了。”

那位好不容易從長眠中醒來的遠古大妖,這才重重鬆了口氣,它轉頭望向那個年輕道士,竟然以極爲醇正的浩然大雅言問道:“你是哪位?”

陸沉嬉皮笑臉道:“就是個小人物,隱官大人身邊的跟班,不值一提。”

天上那輪大月,即將靠近那道大門。

陸臺擡起頭,喃喃道:“萬古長空,一朝風月。”

陳平安舉目遠眺天幕那邊。

長夜安隱,多所饒益。身語意業,無不清淨。

等到哪天真的閒下來了,背後這把夜遊劍,將來就懸掛在霽色峰祖師堂之內,作爲下任落魄山山主的宗主信物。

陳平安摘下頭頂蓮花冠,遞給陸沉,說道:“陸掌教,你可以拿回境界了。”

不料陸沉神色凝重,剛要婉拒此事,陳平安就已經笑着拋給陸沉。

之前在小鎮碰頭的三教祖師。

至聖先師來到了西方佛國,與一位小廟住持相談甚歡。

佛陀來到了青冥天下,擡頭望去,便是一塊匾額,天下第一祖庭。

道祖也離開了浩然天下,沒有返回白玉京,而是去往天外天。

大驪京城的老修士劉袈,主動拉着徒弟趙端明一起喝酒。

老人與少年聊起了一樁往事,說崔國師當年曾經問過自己,幫忙看守這條巷子,想要什麼報酬。

當時劉袈只說自己這輩子,就沒見過啥了不起的大人物。

那會兒剛剛擔任大驪國師的崔瀺,只是與劉袈笑言一句,會讓你見到的。

先前陳平安在騎龍巷那邊現身,去了趟落魄山的山門口,跟小米粒嗑過了瓜子,最後又返回騎龍巷,而不是去往楊家鋪子。

石柔笑着幫小啞巴邀功一番,說之前陳靈均遇到了一夥山上仙師,周俊臣放心不下,擔心陳靈均會有危險,就去那邊幫忙了。

陳平安捻起一塊杏花糕,細細嚼着,聞言後笑望向那個孩子,輕輕點頭。

小啞巴站在櫃檯後邊的板凳上,正在翻看一本江湖演義小說。

孩子撇撇嘴,屁大事情,不值一提。

周俊臣想起一事,問道:“山主,你吃糕點,是給錢,還是賒賬?”

他作爲裴錢的嫡傳弟子,卻一向不喜歡喊陳平安爲祖師,陳平安不在的時候,與人提起,至多是說師父的師父,如果當面,就喊山主。石柔勸過幾次,孩子都沒聽,犟得很。

石柔笑道:“山主吃自家糕點,記什麼賬。”

見那山主還要捻起一塊糕點,孩子故意重重翻過一頁書,小聲嘀咕道:“難怪鋪子生意這麼好。客人還沒欠債的人多。”

陳平安就多拿了幾塊糕點,氣得孩子滿臉通紅,這個從沒有教過自己半點拳法的祖師爺,實在太欺負人了!

白髮童子飛快跑出後院,剛要振臂高呼,就被隱官老祖一個斜眼,識趣閉嘴。

依舊高高舉起手臂,只是嘴脣微動,不發出聲響。

估計是自個兒覺得沒點響聲,挺沒勁的,悻悻然放下手臂,憋得難受。

白髮童子悄悄說道:“隱官老祖,如今我改了個名字,叫箜篌,咋樣?”

“遠遠不如‘天然’。而且自古箜篌多悲音,這個名字的寓意不好,你肯定翻過儒家的《郊祀志》,所以別不當回事,最好再改一個。回頭讓暖樹多跑一趟縣衙戶房就是了,不過別忘了與暖樹道一聲謝。”

陳平安拍拍手,去了隔壁的草頭鋪子。

少女崔花生,與那位傳說中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年輕山主,怯生生施了個萬福。

陳平安笑着點點頭,擡頭望向一處,鋪子裡邊掛了一幅對聯,是目盲老道的親筆手書,據說是一次醉後,揮毫潑墨的得意之作。

階崇雲深古書左右。

天高海大明月正中。

除了落款,還鈐印有一枚私章:會心處不遠。

陳平安上次返鄉,來騎龍巷這邊按例查賬,其實就瞧見了。

賈老神仙“瞧見了”年輕山主,正要掰扯幾句,不曾想對方已經笑着告辭。

當下還有個十四境修爲的陳平安再次縮地山河,徑直返回大驪京城,等到劍氣長城那邊的自己歸還境界,再回京城,就不是幾步路的事情了。

三教祖師都已經離開浩然天下。

浩然天下的陳平安走到了那條小巷附近。

劍氣長城那邊的陳平安白撿了一個飛昇境死士,似乎覺得大局已定了,好像天幕那邊的拖月一事也無意外,就將一身十四境道法還給陸沉。

果不其然,跌境了。

武道跌一層,修士跌兩境。

陸沉卻不是憂心這些大事,以心聲急匆匆說道:“怎麼回事?!兩次了,兩次!我都在提醒你不要過早歸還境界,因爲我推算過,會有某個意外發生,但是不能與你道破天機,不然大道一觸即轉,說不定新的意外只會更大,雖然我算不出意外從何而來,但是……”

陳平安神色平靜,說道:“因爲我知道,意外一定來自周密,他在等三教祖師離開浩然,等禮聖與白先生打這一架,等她重返天外,以及在等我劍斬託月山,大功告成,等我刻完了字,然後周密就會動手了,他比誰都清楚,我在意什麼,所以他根本不用針對我本人。他只需要讓一座落魄山消失,而且就像是從我眼前消失。”

陸沉呆呆無言,“知道了,然後呢?!”

陳平安神色淡然道:“我剛到城頭那會兒,還沒有跟你借境界,其實就開始跟人打招呼了,一般人可能不理解,但對方不是一般人。”

何況還有後手。

遠古天庭遺址,周密從袖中捻起一枚棋子,輕輕丟出。

棋子瞬間破開浩然天幕,如一顆星辰砸向整個龍州地界。

棋盤落子之處,正是那座落魄山。

實在太快,甚至連大驪陪都那邊的仿白玉京都無法出劍阻擋,連大驪京城那邊的老秀才都救援不及。

但是與此同時,只見那條騎龍巷草頭鋪子,從那幅對聯之中,走出一位與年輕隱官心生默契的白帝城城主。

第八百四十八章 道友你找誰第八百七十一章 當時坐上皆豪逸第六百九十三章 人間又有金丹客第六百二十一章 學劍第三百零一章 傷心第四十五章 陽光第五百三十六章 一洲大地皆起劍第五百六十一章 兩破境第一百零八章 春蒐第一百六十一章 山水終有一別第一百五十八章 吃掉第八百零四章 一笑撫青萍第二百六十三章 一道符第三十一章 敲山第六百二十八章 萬一第二百六十章 海上生明月第五百二十四章 陳平安和齊景龍的道理第十一章 少女和飛劍第七百九十七章 果然第五百八十一章 陋巷處又有學塾第二百七十一章 寧姑娘,對不起第三百五十四章 山上的腥風血雨第六十九章 夜幕第八百二十一章 落魄山觀禮正陽山第四百四十六章 風雪宜哉第三百二十四章 原來如此第三百零一章 傷心第八百三十二章 國師陳平安第四百二十三章 人間且慢行第八百七十八章 十四兩銀子第七百六十三章 霽色峰上第六百八十二章 一線之上第六百二十章 大家都是讀書人第三百九十九章 禮物第三十八章 九境第八百五十五章 俯瞰第六百一十九章 沒我劉羨陽便不行第四百七十四章 江湖還有陳平安第五百章 有些遇見第三百二十章 井口邊的老道人第四百零七章 來者不善第六百三十三章 落座主位的那個年輕人第一百零八章 春蒐第二百九十三章 鷹不飛第二百二十一章 看熱鬧第四百二十七章 人生不是書上的故事第二百二十四章 才子佳人第七百三十二章 問劍高位第二百五十一章 老龍城第三百七十章 新年新氣象第一百六十九章 來個能打的第八百六十八章 幹架第八百零三章 先下一城第一百七十五章 敕令第四百一十一章 我要再想一想第四百七十七章 人心中須有日月第七百二十六章 真無敵第六百八十六章 一些個典故第八百一十三章 飲者第七百一十四章 出兩劍第八十二章 先生學生,師兄師弟第四百二十五章 舊地重遊,秀水高風第二百一十二章 道高一尺第四百零五章 山巔鬥法第六百八十一章 辛苦修行爲哪般第五百八十四章 你來當師兄第一百零三章 竹樓第五百九十七章 問拳之前便險峻第三百一十五章 他人爭渡我破境第兩百零四章 故人來送劍去第五十三章 贈送第二百二十二章 有些離別可以再會第四百五十八章 入山登樓見故人第八百二十七章 夜遊京城第一百二十章 遠遊第五百零七章 如神祇高坐第一百五十九章 送君已千萬裡第四百九十五章 好人兄第八百二十四章 神人在天,劍光直落第二百零三章 酒鬼少年郎第一百零三章 竹樓第一百零六章 魚龍混雜第七十五章 佔山爲王第八百一十二章 登山第七百二十一章 白也去也第六百一十章 左右教劍術第一百六十五章 如果陳平安在這裡第四百六十九章 同道中人第八十四章 我有一劍第五十五章 春風得意第六百三十章 刺殺隱官第七百一十六章 賈生讓人失望第三百六十八章 人間苦難說不得也第五百八十五章 請與我陳平安共飲酒第七百六十五章 老子婆娑第三百八十三章 彩雲局第一百六十四章 近朱者赤第六十八章 天下有春第七百零三章 又一年五月初五第四十二章 天才
第八百四十八章 道友你找誰第八百七十一章 當時坐上皆豪逸第六百九十三章 人間又有金丹客第六百二十一章 學劍第三百零一章 傷心第四十五章 陽光第五百三十六章 一洲大地皆起劍第五百六十一章 兩破境第一百零八章 春蒐第一百六十一章 山水終有一別第一百五十八章 吃掉第八百零四章 一笑撫青萍第二百六十三章 一道符第三十一章 敲山第六百二十八章 萬一第二百六十章 海上生明月第五百二十四章 陳平安和齊景龍的道理第十一章 少女和飛劍第七百九十七章 果然第五百八十一章 陋巷處又有學塾第二百七十一章 寧姑娘,對不起第三百五十四章 山上的腥風血雨第六十九章 夜幕第八百二十一章 落魄山觀禮正陽山第四百四十六章 風雪宜哉第三百二十四章 原來如此第三百零一章 傷心第八百三十二章 國師陳平安第四百二十三章 人間且慢行第八百七十八章 十四兩銀子第七百六十三章 霽色峰上第六百八十二章 一線之上第六百二十章 大家都是讀書人第三百九十九章 禮物第三十八章 九境第八百五十五章 俯瞰第六百一十九章 沒我劉羨陽便不行第四百七十四章 江湖還有陳平安第五百章 有些遇見第三百二十章 井口邊的老道人第四百零七章 來者不善第六百三十三章 落座主位的那個年輕人第一百零八章 春蒐第二百九十三章 鷹不飛第二百二十一章 看熱鬧第四百二十七章 人生不是書上的故事第二百二十四章 才子佳人第七百三十二章 問劍高位第二百五十一章 老龍城第三百七十章 新年新氣象第一百六十九章 來個能打的第八百六十八章 幹架第八百零三章 先下一城第一百七十五章 敕令第四百一十一章 我要再想一想第四百七十七章 人心中須有日月第七百二十六章 真無敵第六百八十六章 一些個典故第八百一十三章 飲者第七百一十四章 出兩劍第八十二章 先生學生,師兄師弟第四百二十五章 舊地重遊,秀水高風第二百一十二章 道高一尺第四百零五章 山巔鬥法第六百八十一章 辛苦修行爲哪般第五百八十四章 你來當師兄第一百零三章 竹樓第五百九十七章 問拳之前便險峻第三百一十五章 他人爭渡我破境第兩百零四章 故人來送劍去第五十三章 贈送第二百二十二章 有些離別可以再會第四百五十八章 入山登樓見故人第八百二十七章 夜遊京城第一百二十章 遠遊第五百零七章 如神祇高坐第一百五十九章 送君已千萬裡第四百九十五章 好人兄第八百二十四章 神人在天,劍光直落第二百零三章 酒鬼少年郎第一百零三章 竹樓第一百零六章 魚龍混雜第七十五章 佔山爲王第八百一十二章 登山第七百二十一章 白也去也第六百一十章 左右教劍術第一百六十五章 如果陳平安在這裡第四百六十九章 同道中人第八十四章 我有一劍第五十五章 春風得意第六百三十章 刺殺隱官第七百一十六章 賈生讓人失望第三百六十八章 人間苦難說不得也第五百八十五章 請與我陳平安共飲酒第七百六十五章 老子婆娑第三百八十三章 彩雲局第一百六十四章 近朱者赤第六十八章 天下有春第七百零三章 又一年五月初五第四十二章 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