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三章 刻字

陳平安站在那根將兩輪明月牽線搭橋的蛛絲上,後撤一步,身形筆直墜落,去追那頭主動撤離戰場的遠古大妖。

同時伸手一扯,將那根主人來不及收走的蛛絲收入袖中,反正有陸沉在,無後患之憂。

陳平安瞥了眼大門那邊,一門之隔,就是青冥天下了,那邊道氣沛然,氣象萬千,似乎陸陸續續聚集起來一大撥的山巔道士。

白澤跟禮聖這對曾經並肩作戰、且極其投緣的萬年好友,結果萬年之後,等到各自出手,皆毫不留情,爲了那一輪即將搬徙出蠻荒天下的明月,一個攔阻四位劍修聯袂拖月,一個就攔阻白澤的攔阻,雙方打得天時大亂。

雙方萬年之前就已都是十四境大修士,又各自因爲心中大道,主動選擇放棄躋身十五境。

一尊白衣法相,古意蒼茫,一尊儒衫法相,浩然正氣。

禮聖儒衫上的每一條經緯絲線,就是一條浩然天下的“規矩。”

而細看之下,那“白澤法相”是由無數個妖族真名聚攏而成。

故而雙方每一次法相崩碎,都是一場名副其實的天翻地覆,大道之爭。

陸沉好不容易纔找準一個稍縱即逝的機會,從袖中捻出一頁道書,唸唸有詞,隨後丟擲一張紫氣縈繞的自創符籙,通過那道銜接兩座天下的大門,去往白玉京,給二師兄報喜,趕緊領着白玉京修士過來接引那輪明月,早早落袋爲安,再立即關上大門,不然白澤一個發狠,直接將戰場換到青冥天下,再一拳打碎那輪明月,後果不堪設想。

以白澤的境界修爲,哪怕是在青冥天下,師兄餘鬥即便身穿法衣、手提仙劍,註定無法將其留下,一來禮聖到了青冥天下,大道壓勝之重,無法想象,甚至要比至聖先師去往青冥天下還要誇張,再者陸沉最清楚師兄的脾氣,是絕對不願意與誰聯手對敵的,尤其是白澤的合道方式,重傷不重傷的,沒兩樣,只要被白澤返回蠻荒天下,以白澤的真身堅韌程度,加上白澤對天下衆多道法的瞭解深度,相信很快就會恢復戰力。

畢竟不是誰都能夠指點緋妃水法的。

那個從月宮廢墟地底深處長眠中醒來的枯瘦老人,在下墜途中,僅是幾個呼吸功夫,就已經變成中年男子的容貌,並且還處於類似道家返璞歸真的玄妙狀態,不出意外,相信它很快就會易容爲年輕姿態,而這種變化,並非障眼法使然,是一種不可阻擋的大道顯化。

這位飛昇境巔峰大妖,筆直一線,墜向大地。

不曾想被那個頭戴蓮花冠的傢伙跟上了。

大妖手持長劍,繞在背後,心絃微動,只是迅速權衡一番利弊,還是放棄遞劍砍人的衝動。

雙方間隔不過十數丈,兩道劍氣虹光一同直直撞向蠻荒大地,動靜之大,如雷鳴震動。

大妖以蠻荒古語問道:“就不幫幫那位小夫子?”

不料那個人族修士,竟是以無比純熟的蠻荒古語微笑道:“你不也沒幫白先生?”

已是青年模樣的那頭巔峰大妖,略微驚訝,“難道是我看走眼了,你其實不是人族?”

一個年紀輕輕的人族修士,誰會吃飽了撐着,跑去鑽研蠻荒古語?

再者這個修士身上,確實存在着一絲虛無縹緲的熟悉氣息。

見那人笑着不說話,這頭遠古大妖問道:“跟着我做什麼?”

那人倒是實誠,“看能不能趁着你境界不穩,還沒有真正重返巔峰,找機會做掉你。”

一網掛虛空,百億殺氣生。

最適宜那些佔據地利的戰場,只要在地底深處事先打造出一座老巢,只需“妨礙小蟲飛”,對於自投羅網的人族中、下五境修士,和類似大驪鐵騎的山下兵馬而言,這頭飛昇境大妖,簡直就是最可怕的陣師。

更何況這頭遠古大妖,還是一位承載着某條甚至數條遠古劍道的巔峰劍修。

大妖啞然失笑。

如今的年輕修士,一個個的,境界都這麼高,脾氣都這麼差,說話都這麼直接嗎?

眼前這位劍修,相較於先前幾個,只說年齡一事,還要古怪,人身小天地的山河氣象,以“週歲”年齡計算,明明不到五十歲,可如果按照光陰長河塑造出的某種年輪來算,眼前劍修,年紀依舊不大,但好歹約莫有個三百歲的修道歲月了,只是偶爾又顯露出四五千歲的道齡。

看着那個雙手籠袖的年輕劍修,大妖冷笑道:“別在這兒詐我,你要真有能耐,有五成把握,早就出劍了。”

陳平安微笑道:“那就試試看?”

大妖沒來由想起他的那個道侶,那小娘們,出劍真狠。

還是別試試看了。

沒必要。

真正的緣由,還是那廝有意無意瞥了眼地面,好像看穿了自己的心思,一旦他雙腳觸及地面,就是結陣一座天地,天空地面,遍張羅網。

在自己的天地之內,再喊幾個幫手,打個十四境修士,哪怕勝算不大,也要剝掉對方一層皮,比如與託月山知會一聲……

他孃的,託月山怎麼沒了?

難道浩然天下已經打到了託月山?

環顧四周,看那人族的排兵佈陣,根本不像啊。

這頭大妖瞬間心涼了一截,迅速權衡利弊一番,還是先歸攏昔年麾下那六洞妖魔精怪,吃飽喝足過後,恢復巔峰,纔跟人問劍,更爲穩妥。就是不知道萬年之後,那幫徒子徒孫們,有無在蠻荒天下開枝散葉。

怎麼自己這次被白澤喚醒之後,這麼多意外?還有完沒完了?

這頭大妖神色頗爲無奈,愈發下定決心,得拗着性子,收一收脾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直截了當道:“說吧,怎麼才肯各走一邊。”

臉面一事,真不算什麼。

當年術法如雨落人間,大地之上,無論妖族人族,唯有得大機緣者,得以登山修行。

而它其實相較於白澤、初升這撥妖族修士,算是修行晚輩了,而且資質一般,因爲練劍一事,是它與一位至高存在,匍匐在地,磕頭苦苦求來的。

陸沉察覺到陳平安的心境變化,不得不提醒道:“你可別真打起來,禮聖在這邊跟白澤打架,比較吃虧的。”

陳平安心聲道:“有數。”

陸沉鬆了口氣。

陳平安笑道:“我看你手裡那把劍還不錯。”

先前一輪皓彩的精粹月色,被這頭巔峰大妖以秘法凝爲一把長劍。

大妖繞後持劍之手,抖了個劍花,月光流溢,“早說,送你就是了。”

陳平安從袖中探出一手,不是去接劍,而是將背後那把夜遊握在手中。

大妖點點頭,有點意思。

之後雙方便是傾力出劍,對砍一劍。

各自身形後退十數裡,大妖手中長劍瞬間崩碎,化作一大片濃郁月光,月色如水銀一般濃稠。

大妖身形消散,大地之上驀然出現一個巨坑,從明月廢墟重返人間的那位妖族“年輕劍修”微微屈膝,挺直腰桿,擡頭望向那個並未追殺自己的人族劍修,似乎要好好記住那張臉龐。

陳平安一揮袖子,將那些月色收入囊中。

劍光一閃,去往劍氣長城遺址。

當陳平安雙腳踩踏在城頭之上,陸沉一個後仰,躺在蓮花道場之內,這位白玉京三掌教如釋重負,貧道終於不用提心吊膽了。

何止是度日如年,簡直是一天之內做完了千年事。

賀綬從天幕處落下身形,依舊遵循規矩,懸在城頭之外,雙腳不落地,老夫子小心翼翼取出那把古老神兵,都只敢將其虛握,而根本不敢攥住那把狹刀,賀綬輕輕推給那位風塵僕僕重返城頭的年輕隱官,“這把刀,是老大劍仙一劍斬殺神靈‘行刑者’後遺落的兵刃,老大劍仙讓我將此刀轉交給你,算是你與寧劍仙的成親賀禮。”

陸沉在那頂道冠內的蓮花道場,伸長脖子,瞪大眼睛,仔細端詳那把傳說中的兵刃,這可是當之無愧的“神兵”,比起什麼後世的有靈仙兵,品秩還要高出一籌,無需煉化,只要能夠讓這類兵器認主,就可以獲得一種甚至是數種遠古神通。

賀綬提醒道:“隱官要小心些,此刃極難掌控。”

從化外天魔那邊換來的狹刀斬勘,曾是斬龍臺行刑之物。

隔着一座劍氣長城的城牆,兩刃相鄰,君臣有別。

那尊遠古高位神靈,行刑者現世之時曾言,有幸見此鋒刃者即不幸。

陳平安點點頭,仍是毫不猶豫伸手握住無鞘長刀的刀柄,沒有半點異樣,十分溫順。

老夫子賀綬頗爲慚愧,這把神靈鋒刃,先前被陳清都握在手中,沒有半點桀驁,也就罷了,不料年輕隱官接過手,還是這般……輕巧。

要知道這段暫時代管這把兵刃的時間,光是爲了鎮壓那份粹然神性引發的諸多異樣,就讓賀綬頗爲吃力。

陸沉心中嘆息一聲。

不單單陳平安是某個一的緣故,還因爲年輕隱官是一位止境武夫,以及一份玄之又玄的大道相契。

整個青冥天下,辛苦收集,四處搜刮,不光是從那些光陰長河裡邊的破碎秘境撈取,甚至是大修士遠遊天外,以星辰作爲渡口,移星換斗,總計才十八件神兵遺物,其中又只有兩件,可與陸沉眼中此物品秩持平,一件在白玉京碧雲樓,已經被封存數千年,是一副甲冑,相傳是披甲者身上那件甲冑的三件贗品之一。

而這三件贗品,又衍生出了後世兵家鑄造的三種兵家甲丸,經緯甲,金烏甲和神人甘露甲,而甘露甲當時一口氣鑄造了八件“祖宗”的開山之作,其中那件破碎不堪、禁制重重的“西嶽”,被陳平安從靈芝齋撿漏,其餘分別是佛國,花苞,山鬼,水仙,霞光,綵衣,雲海,不過大半都已銷燬。

當年陸沉本來打算將那副甲冑從碧雲樓那邊偷出來,送給小師弟,但是沒能得逞,被樓主攔阻,再與師兄餘鬥告了一記刁狀。

餘鬥倒不是心疼這件重寶,而是認爲那個小師弟,如今境界太低,暫時根本無法駕馭這件重寶,至少得是躋身仙人,才能抵消掉那份神性餘韻。

另外一件神兵,流落在白玉京之外,也就是那個脾氣極差的十四境老婆姨手中,使得那位女冠獲得了一種“鑄造者”神通,使得她能夠單憑一己之力,就鍛造出半仙兵、甚至是仙兵。

之外的十六件神兵,都不是十二尊高位神靈持有之物,品秩就要遜色一籌了,其中一把,就是歲除宮吳霜降的狹刀斬勘,結果一路輾轉,到了劍氣長城,又被陳平安獲得。

而這類神兵,又有個古怪之處,純粹武夫用起來,就會十分順手,幾乎沒什麼後遺症,反觀練氣士手握至寶,就要小心再小心了,即便被修道之人煉化成功,還是容易造反,青冥天下,歷史上這類慘事發生過十數起,修士道心被浸染,潛移默化,渾然不覺,都會性情大變。

最慘烈的一次,是一位好像走火入魔的飛昇境大修士,差點憑藉手中神兵,打破天外天屏障,捅破天,還是白玉京大掌教親自出手,才補上那個天大窟窿,而且攔下那位仗劍遠遊、打算砍掉那位修士頭顱的師弟餘鬥,親自將那位差點釀成大錯的修士領回白玉京,跟隨他修道數百年,最終恢復正常道心,甚至還擔任了白玉京一城之主。

而這位白玉京道官,就是上任神霄城城主,也正是那位坐鎮劍氣長城天幕的道家聖人。

所以每一件神兵的去向以及每次現世,白玉京那邊都會時刻關注。

陳平安突然以心聲問道:“當年那件倒懸山靈芝齋賣不出去的的甘露甲,是故意讓我撿漏的?誰的手筆,道老二?不太像,是鄒子?”

陸沉端坐在道場內,單手掐訣,擺出一副沉吟不語狀。

陳平安立即瞭然,就是這個成天吃飽了撐着沒事幹的傢伙。

取出狹刀斬勘,加上那把“行刑”,陳平安將兩把狹刀疊放懸佩腰間。

蹲下身,陳平安輕輕取出那兩隻酒壺,兩壇骨灰,一手一隻,懸在城頭之外,酒壺貼着牆壁,輕輕一磕,兩壺皆碎,隨風飄散。

還鄉了。

沉默許久,陳平安站起身,主動與賀綬笑道:“賀夫子只管落地城頭好了,此次遠遊蠻荒腹地的具體路線,我們劍氣長城這邊,還需要跟文廟這邊報備錄檔。”

賀綬笑着點頭,虧得這位文聖的關門弟子善解人意,不然自己還真開不了這個口,以坐鎮此地的陪祀聖賢身份,與五位劍修詢問事宜,當然在理,卻未必合情。可陳平安既然願意以年輕隱官的身份主動提及,就沒有任何問題了。

賀綬立即喊來了一位儒家君子,兩人一起落在城頭上,後者與年輕隱官作揖致謝。

陳平安開門見山道:“我們此行,先後去了蠻荒天下的白花城,名爲‘龍泓’的古戰場遺址,大嶽青山。雲紋王朝玉版城,春澗山,仙簪城。酒泉宗,曳落河,託月山。總計九處。”

陳平安擡起頭,“如果加上明月‘皓彩’,就是十個地方了。”

那位儒家君子早已取出筆墨紙,將那些地址一一記錄在冊,越聽越心神震撼。除了春澗山相對陌生之外,其餘地點,這位君子都再熟悉不過。

尤其是仙簪城,曳落河,託月山……讓這位君子震驚之餘,更覺得荒誕不已,若非眼前此人,正是劍氣長城的末代隱官,他都要忍不住出言質疑真假了,不是他不願意相信,實在是太過匪夷所思,讓人不敢相信。

白花城,一座蠻荒宗字頭山門,宗門覆滅,除了仙人境宗主以折損陰神的跌境代價,勉強逃出生天,其餘一位上五境掌律和地仙妖族修士,皆死。

之後的那處龍泓古戰場,被劍光一掃而空。

不過陳平安也沒忘記提了一嘴,這兩地的具體戰功,文廟事後仍需詢問齊廷濟他們。

賀老夫子盤腿而坐,眯眼撫須而笑,痛快痛快。

隱官陳平安,寧姚,齊廷濟,陸芝,刑官豪素。

當這五位劍氣長城劍修,聯袂遠遊,便是如此長驅直入,勢不可擋。

之後年輕隱官說到了將那座號稱天下最高城的仙簪城,打成兩截,打碎祖師堂。

聽到這裡,賀綬哈哈大笑。

那位負責提筆記錄的君子愣在當場,以至於一時間都不敢落筆,不得不開口詢問道:“隱官,仙簪城被打成兩截了?我能不能問句題外話,怎麼打斷的?”

陳平安盤腿而坐,原本雙拳虛握,輕輕擱放在膝蓋上,這會兒便笑着擡了擡雙手。

那位儒家君子便懂了。

“現任城主飛昇城老修士玄圃已經斃命。”

陳平安說道:“被刑官豪素斬殺。”

這頭飛昇境大妖,真身是一條上古玄蛇,甚至連一顆妖丹都得以保全。

一般能夠做到這種地步的捉對廝殺,只有雙方實力懸殊的碾殺之局,一方將其瞬殺,例如飛劍瞬斬。

這樁戰功,陳平安按照約定,讓給了刑官豪素,記在對方名下,幫助豪素將功贖罪,完成與中土文廟的約定,得以遠遊青冥天下,從此獲得自由身。

對於陳平安來說,豪素去往青冥天下,終究頂着一個末代刑官的頭銜,是好事,晏溟、董畫符這撥遠遊劍修,暫時境界不高,尤其是在躋身上五境之前,需要有個自家人的前輩護道。

再者豪素此人最爲念舊,不然也不會對家鄉那座“靈爽福地”,心生執念,好像此生練劍,只爲尋仇。

陳平安補了一句,“回頭刑官就會將玄圃真身連同妖丹一併交給文廟,交由文廟勘驗此事。”

賀綬嘖嘖稱奇道:“好個刑官,不鳴則已一鳴驚人,爲我浩然立下一樁天大戰功了。有機會的話,老夫還要與豪素誠心道個歉。先前得知此人斬落南光照的頭顱,這其實沒什麼,以怨報怨而已,老夫當時只是覺得一個劍氣長城的刑官,在那場戰事中半劍不出,連個妖族出身的老聾兒都不如,倒是回了浩然纔開始鬥狠逞兇,實在是當不起‘刑官’頭銜。所以當時我曾與禮聖建言,將這犯禁的豪素往功德林一丟,剛好與劉叉有個伴,一個負責釣魚,一個生火煮飯,不是神仙道侶勝似神仙道侶嘛。現在看來,是老夫誤會豪素了。”

陳平安瞥了眼那輪越來越靠近大門的明月,說道:“豪素未必會親手給出玄圃真身,可能會讓齊宗主轉交,還希望文廟這邊通融一二。”

賀綬點頭道:“這些都是小事了。我這邊就可以答應下來。”

陳平安輕輕點頭,然後繼續說道:“我在仙簪城那邊,還與白玉京陸掌教聯手,做成另外一事,就是將那座瑤光福地給收入囊中了,事後陸掌教返回青冥天下之前,就會將‘瑤光福地’交給文廟,換取將來三次重返浩然的機會。”

此外陳平安只是大致說了些過程,方便文廟那邊找機會驗證。

被仙簪城開山祖師歸靈湘命名爲“瑤光福地”,其實才是仙簪城被蠻荒譽爲“天下武庫”的根源所在。

沒有了這座上等福地,以後的仙簪城,就等於徹底失去了兵器鑄造的來源。

陸掌教一下子就不心疼那些價值連城的三山符,奔月符,洗劍符了。

都是小錢,一個修道之人,每天自稱貧道貧道的,計較些許天材地寶神仙錢做什麼。

賀綬咳嗽一聲,伸出一隻手,搭在那個君子執筆的那條胳膊上,輕輕拍了拍,語重心長道:“隱官與陸掌教,此次精誠合作,獲得‘瑤光福地’一事,功勞的主次之分,還是要實事求是,寫上一寫的。”

那位君子立即心領神會,妙筆生花,寫得環環相扣,滴水不漏。

陸沉對此也無所謂,只是有些想不明白,按照白玉京那邊的情報,這位賀老夫子,是個出了名不通人情的老古板啊,就差沒直接給個“腐儒”說法了。

關於曳落河一役,陳平安說得極爲簡略,只說一場拔河,自己從舊王座緋妃手中,強行截取三成水運。

陳平安問道:“賀老先生喝不喝酒?”

賀綬笑問道:“隱官難道不知道此事?”

陳平安愣了愣,有些摸不着頭腦,我知道這種事做什麼。

賀綬哈哈大笑,伸出手,“老夫不喝酒多年了,但是今天可以破例一回。”

這位老夫子酒能喝,但確實是不愛喝,屬於當年連老秀才都勸不動的酒。

真正讓賀綬覺得舒心之事,是這位劍氣長城的末代隱官,對自己這些所謂吃冷豬頭肉的陪祀聖賢,在雞毛蒜皮小事上的半點不瞭解。

這就意味着這個與文廟關係極爲微妙、以至於讓人完全不覺得他是文脈儒生之一的年輕隱官,看待文廟的態度,尤其是亞聖一脈,即便不算親近,卻也不至於心懷怨懟。不然就陳平安擔任年輕隱官期間的行事風格,早就將文廟學宮書院、聖賢山長們的底細摸了個門兒清。

陳平安跟着笑起來,爲頗爲老江湖的老夫子遞去一壺酒,是自家酒鋪的青神山酒水。

陸沉心聲問道:“那位前輩呢?”

先前雙方持符奔月途中,好像那把從天外而來的長劍,就消失不見了,連陸沉都不知所蹤。

陳平安以心聲給了一個不是答案的答案:“之前不是說了,那份心神感應,已經被崔師兄斬斷。”

陸沉又問道:“另外那個你,在寶瓶洲到哪兒了?”

陳平安說道:“已經在家鄉了,剛到的騎龍巷,趁着境界還在,就去確定一下,陸掌教在石柔身上,到底有沒有留下什麼深藏不露的後手。”

陸沉哀怨道:“貧道這個人,一向沒有害人之心的。再說了,就你那個學生,在神魂一事上,手段多高明,你會不清楚?”

陳平安笑道:“防人之心不可無。”

騎龍巷兩座鋪子,一座叫草頭,一座叫壓歲。

草頭,是一種陳平安家鄉隨處可見的野菜,又被稱爲金花菜,按照古書記載,二月苗繁生,入夏及秋開細黃花,葉如倒心形,作子匾如螺旋。

至於壓歲一詞,就更寓意美好了,諧音壓祟,天下太平,去殃除兇,保佑平安。

這也是當年陳平安二話不說就買下兩座鋪子的原因之一,當然更主要的,還是跟花錢不多就能擁有兩份產業有關。

陸沉試探性說道:“接下來的託月山一役,不如讓貧道來詳細解說過程?你剛好可以緩一緩心神,跌境一事,需要早做準備了。”

在驪珠洞天擺攤多年,陸沉自認口才不錯的。

陳平安點點頭。

陸沉一粒心神,從蓮花道場那邊掠出,蹲在陳平安一旁,笑着與對面兩人招手。

賀綬笑着起身,該有的禮數不能缺,與這位白玉京三掌教作揖行禮。

那位儒家君子更是如臨大敵,立即起身,跟隨賀綬一同作揖。

陸沉起身,與兩人還了一個道門稽首。

陳平安與兩人告辭,說自己去隔壁城頭那邊找人敘舊,很快就回。

只留下一個陸沉,當起了說書先生。

當賀綬聽說陳平安仗劍開山三千餘次,最終親手劍斬一頭飛昇境巔峰大妖,正是那位託月山大祖首徒元兇……

那位君子好像已經麻木了,輪到賀老夫子目瞪口呆,久久無言,仰頭一口喝完壺中酒水,老夫子擦了擦嘴角,轉頭望向城外。

陳清都的最後一縷魂魄,一劍斬殺高位神靈之一的“行刑者”。

不得不承認,人間其實已無劍氣長城。

但是猶有劍氣長城的劍修。

繼陳清都出劍之後,猶有陳平安問劍託月山,劍斬飛昇,而且聽陸掌教的意思,那大妖元兇,還是一位劍修。

陸沉蹲在那兒,學年輕隱官雙手籠袖,嘿嘿笑道:“如果再加上離真,那麼託月山大祖的開山弟子跟關門弟子,好像都在陳平安劍下死過。”

此外託月山一役,光是仙人境大妖,就有三頭,玉璞境和地仙妖族修士自然更多。

不過其中一頭仙人妖族,被一個元嬰境劍修換命了。

陸沉將那幅光陰走馬圖截取片段,那些妖族修士的“音容相貌”,都被這位陸掌教做成了一幅幅掛像。

不過陸沉知道陳平安的打算,所以將大妖元兇之外的所有戰功,都分攤給齊廷濟的龍象劍宗和寧姚的飛昇城。

這些一筆筆一樁樁堪稱驚世駭俗的戰功,中土文廟都會一五一十仔細錄檔。

陳平安先去往馬苦玄和餘時務那撥人附近。

餘時務抱拳笑道:“見過陳山主。”

除了餘時務,也就沒什麼動靜了。

馬苦玄的首徒和婢女,是不敢開口言語。

至於那個馬苦玄的關門弟子,是在確定眼前這位“道士”的身份。

陳平安朝餘時務抱拳還禮。

就像馬苦玄所說,陳平安對此人,在大瀆祠廟那邊第一次相逢,就心懷忌憚。

一個腰懸柴刀的少年突然跨出一步,問道:“陳山主,你們落魄山還收不收弟子了?”

結果被馬苦玄一腳踹在屁股上,摔了個狗吃屎,少年也不以爲意,一掌輕拍地面,身形翻轉飄然落地。

陳平安笑道:“暫時不收弟子。”

少年猶不死心,問道:“那能不能先幫我留個位置?”

陳平安搖搖頭。

馬苦玄伸手按住關門弟子的腦袋,笑嘻嘻道:“一個人是很少去在意自己影子的,不過反正被踩上一腳,也無所謂,山上人孑然一身,都是不痛不癢的小事了。”

陳平安微微皺眉,好像猜不出這個馬苦玄的葫蘆裡賣什麼藥,就沒有搭話,只是轉頭與餘時務問道:“你們接下來要去哪裡?”

餘時務笑道:“打算先去墨家鉅子建造的那座高城看看。”

隨後陳平安來到了魏晉和曹峻身邊。

魏晉以心聲說起了前輩宗垣一事。

陳平安神色凝重,點頭道:“幸好那幾份劍意被你拿到手了,不然會很麻煩,很麻煩!”

魏晉問道:“中途改變主意了,沒有去那處戰場?”

陳平安嗯了一聲,“一直在繞路,最後走了趟託月山。”

魏晉指了指天上那輪大月,笑問道:“結果就鬧出這麼大的動靜?”

陳平安一笑置之。

曹峻冷不丁問道:“陳山主,你交個底,我如果早點來劍氣長城,到底能不能進避暑行宮?”

陳平安有些意外,不知道曹峻問這個做什麼,想了想,還是以誠待人給出個答案,“性子太燥,進不去。”

不是曹峻的才智不夠,而是那些年避暑行宮主持戰局,一切排兵佈陣,唯一宗旨,是追求以最小戰損換取最大戰功,將戰事拖得更久,儘可能拖延時日,能多拖一天是一天。如果換成一種勢均力敵的戰場,以曹峻那種劍走偏鋒的性格,多半有所建樹,但是相較於林君璧、玄蔘他們,曹峻肯定還是要遜色不少。

陳平安在返鄉後,專門通過魏羨,瞭解過將種子弟劉洵美、老鄉曹峻的性情、以及帶兵風格,因爲魏羨和曹峻在大驪軍中,都曾跟着劉洵美混飯吃,雖然兩人都是頂着個隨軍修士的頭銜,但事實上最後都曾各領一營騎軍,也算是劉洵美用人不疑了,關於同僚曹峻,魏羨給了個擅長裙裡腳的說法,大致意思,褒貶皆有,好聽點,是用兵奇險,難聽點,就是出招陰損,爲了戰功,不計代價,當然曹峻自己也會身先士卒。

曹峻問道:“在託月山那邊,有沒有跟飛昇境大妖幹上?”

陳平安沒搭理曹峻的沒話找話,只是取出兩壺酒,給魏晉遞過去一壺。

曹峻伸出手,“陳山主可別厚此薄彼啊。”

陳平安一手肘打掉曹峻的手掌,與魏晉問道:“聽沒聽說紅葉劍宗的那個妖族劍修蕙庭?”

魏晉點頭道:“當然,不過好像上次大戰期間一直沒露面,據說是在山門裡邊跌境養傷。”

陳平安伸出拇指,抹了抹嘴角,笑道:“這次被我順手宰掉了。”

魏晉也沒多說什麼,舉起酒壺,與陳平安輕輕磕碰一下。

只有劍氣長城的劍修,才知道那個妖族劍修是有多該死。

魏晉笑問道:“這趟遠遊,又‘見好就收’了?”

陳平安笑了笑,“還湊合,順手牽羊,小有收穫。”

魏晉打趣道:“換成我是託月山大祖,肯定得後悔說過這麼句話。”

陳平安點頭道:“必須的。”

曹峻有些無奈,真心插不上嘴說不上話。什麼紅葉劍宗,聽都沒聽過的。至於“見好就收”,又是什麼典故?蠻荒大祖與陳平安聊這個做什麼?

在那雲紋王朝的京城,陳平安從道號“獨步”的皇帝葉瀑手中,獲得一套護城陣法中樞的劍陣,這套劍陣,十二把袖珍飛劍,如筆擱放在紅珊瑚筆架之上。所以其實準確說來,是兩件仙兵。

當時葉瀑信心滿滿,覺得能夠坑一把陳平安,只是千算萬算,都算不到那個頭戴蓮花冠穿青紗道袍、卻假裝自己是隱官的“陳道友”,不但真的是陳平安,而且身邊還跟着一位白玉京三掌教,竟然能夠拆解陣法,結果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

先前聽陸沉說,白玉京五城十二樓之一的琳琅樓樓主,家族子弟的名字當中,大多都帶個“之”字後綴,如果陳平安願意將這珊瑚筆架割愛,價格可以比真實價值翻一番。

之字後綴。

大泉王朝的邊軍姚家,姚近之,姚仙之,姚嶺之,都帶個“之”字。

至於那位仙簪城老嫗,道號瓊甌的飛昇境鬼物大妖,她是玄圃的祖師,烏啼的師父,而她的真身竟然是一隻蚊子。

她當時被迫留下一把來歷不明的麈尾,是當之無愧的上等仙兵品秩,以蟲鳥篆銘刻二字,“拂塵”,再者敢這麼取名字的,都不容小覷,比如桐葉洲的桐葉宗,蠻荒天下的大嶽青山。

一把拂塵,緋紫色長木柄,三千六百餘根材質不明的雪白絲線,銜一枚小金環以綴拂子。

此物被瓊甌得手兩千年之久,竟然始終未能被大煉爲本命物,且在那陰冥路途,不沾染半點陰煞污穢之氣。

再加上三成曳落河水運,以及那份來自明月皓彩的粹然月色。

此行確實收穫不小了。

喝過了酒,陳平安起身道:“等下你們可能需要撤出城頭片刻。”

魏晉猛然擡頭。

陳平安說道:“可惜境界是借來的。”

魏晉氣笑道:“陸掌教怎麼不借給我境界,就算借給魏晉又如何,說不定就要反過來被蠻荒刻字了吧。”

陳平安對曹峻笑道:“瞧瞧,我們魏大劍仙就能進避暑行宮。”

身形一閃而逝,重新回到陸沉和賀綬那邊的城頭。

戰功記錄一事已經結束,賀綬在此等候已久。

陳平安抱拳道:“勞煩賀老先生讓所有人撤出那半座城頭。”

賀綬笑着答應下來,離去之前,猶豫了一下,老夫子竟然是與陳平安抱拳。

好像在這城頭,一個暫時不是什麼儒家弟子,一個不是文廟陪祀聖賢,更像是一場江湖相逢。

在賀綬與那位君子離去後。

陳平安站在城頭那邊,仰頭看了眼天上月。

韓俏色通過歸墟日墜處,重返浩然,謹遵師兄法旨,她真去白帝城讀書、尤其是多翻幾本兵書了。

那頭重返人間的遠古大妖,在確定無人跟蹤之後,大搖大擺御風遠遊,然後就看到了一位身材高大的白衣女子。

陳平安腳尖一點,掠下城頭。

陳平安站在大地之上,面對那堵高大城頭,說道:“勞駕陸掌教現身片刻。”

陸沉心中疑惑,嘴上玩笑道:“難道是刻字一事,需要貧道代勞?這就有點難爲情了。”

陳平安默然無聲。

陸沉就沒有繼續插科打諢,從蓮花道場那邊,散出一粒芥子心神,以白玉京三掌教的道人形姿,在陳平安一旁現身。

陸沉猜不出陳平安的心思。

此行,他跟隨五位劍修一路奔波勞碌,最終陳平安成功劍斬蠻荒祖山。

如果說託月山老祖,讓劍氣長城成爲一篇老黃曆,那麼陳平安就讓託月山,同樣成爲一頁老黃曆。

此外,拖月之舉也即將大功告成。

要說分賬,就是坐地分贓一事,輪不着他陸沉。不過一切折損,都可以忽略不計,爲青冥天下增添一輪明月“皓彩”,大道收益,不可估量,陸沉已經打定主意,貧道此行功德圓滿,返回白玉京後,就算是二師兄,也得硬生生給自己擠出個笑臉,豎大拇指,還是得兩隻手,不然這事沒完。

還好意思埋怨師弟在先前一百年內懈怠偷懶?不但補上了上個百年的,就連下一個百年的功德,都早早掙到手了。

再說了,陸芝身上的那隻劍盒,貧道是借又不是送。

陳平安摘下那頂蓮花冠,交還給陸沉,身上那件青紗道袍也自行消散,再收起了疊在腰間的兩把狹刀。

只以青衫背劍之姿,面對劍氣長城。

道法,浩然,西天。

劍氣長存,雷池重地。

齊,董,陳。猛。

兩截城頭之上,總計十八個字。

一邊分別刻有道法,浩然,西天。雷池重地。

另外一邊則是劍氣長存。齊,董,陳,猛。

老夫子賀綬開始趕人了。

所有人,必須立即撤離城頭。

魏晉和曹峻早已自己離開。馬苦玄,餘時務一行人也已御風南下,其餘百來號來此遊歷的外鄉修士,都只能紛紛離開。

陳平安開口說道:“此次蠻荒腹地之行,與隱官陳平安同行護道者,浩然陸沉。”

劍氣長城的戰場上,護道人分兩種,一種是家族供奉、扈從出身的劍侍,類似晏家的大劍仙李退密,寧府的納蘭夜行,劍侍一說,並無半點侍者之貶義。

另外一種是境界高的劍修,負責護衛境界低的劍修,使得後者不至於過早夭折在戰事中,故名劍師。

故而侍衛之侍,既大道同行,又護衛晚輩。師長之師,每次遞劍,既救人又傳道。

陸沉破天荒露出肅穆神色,“浩然陸沉,有幸同行。”

萍之草無根而浮,於水中飄零而不沉溺。

萬年刑徒劍修,如浮萍飄零天地間,死而無墳。

唯有劍氣長存。

而老大劍仙陳清都的那把本命飛劍,名爲浮萍。

屹立萬年的劍氣長城,劍氣長存的末代隱官。

兩兩相望,默然對視。

青衫劍修,手持長劍夜遊,以凌厲劍氣遙遙在半截城頭最高處刻字。

刻“萍”字者,劍客陳平安。

第兩百零五章 負劍南渡第兩百八十八章 對敵第七百一十九章 我是東山啊第八百六十四章 單挑第七百四十章 書信第二十七章 點睛第七百二十章 不能白忙一場第四百六十章 水火之爭讓個道第七百八十五章 無話可說第五百八十九章 角落裡的那個孩子第七百五十六章 劍修如雲第一百二十章 遠遊第三百五十六章 道爭毫釐,左右徘徊第五百四十四章 舟中之人盡敵國第四百六十九章 同道中人第七十九章 迎春印第八百一十章 教拳第三百四十八章 有些想你了第九十九章 山神和竹刀第七百六十六章 翻不動的老黃曆第二百八十九章 千里送人頭第一百一十三章 氣勢如虹第兩百零四章 故人來送劍去第五百九十五章 劍氣長城巔峰十劍仙第一百零七章 漁網第七百三十章 萬事俱備只欠風雪第六百二十三章 煉劍第一百六十二章 被大隋欺負的孩子們第一百六十一章 山水終有一別第七十五章 佔山爲王第六百零八章 下棋壞道心,酒水辣肚腸第八十章 出山第一百一十四章 再見阿良第四百四十五章 炭籠火爐寒人心第三章 日出第六百九十二章 水未落石未出第八百三十三章 好似拖拽虛舟第四十五章 陽光第一百零四章 坐地分贓第四百八十二章 另一個朱斂第二百四十六章 一團亂麻,既見君子第一百一十六章 人間有個老秀才(中)第一百一十一章 斗笠第六百零五章 世間人人心獨坐第七百八十五章 無話可說第三十二章 桃葉第五百九十七章 問拳之前便險峻第二百二十五章 夜路第七百七十二章 仗劍飛昇第八百五十五章 俯瞰第二十七章 點睛第一百四十三章 百怪(下)第六百三十八章 代大匠斫者第二百五十九章 練拳百萬第七十章 天亮第四百八十七章 畫卷中第五百一十九章 答案就在青竹上第三百五十五章 太平山不太平第七百二十五章 白也真劍仙,劍靈則不然第五百二十一章 江湖酒一口悶第四百六十章 水火之爭讓個道第六百四十八章 隨便破境第四百一十三章 煉製第一百四十八章 少年有事問春風第一百四十章 千奇(下)第一百九十一章 做買賣也是修行第三百二十七章 丟出觀道觀第八十三章 夢想第五百一十一章 磨劍第三百六十六章 劍靈往北,左右往南第八百六十五章 重提第五百一十章 前輩我讓你三拳吧第兩百二十三章 憧憬第六十六章 擡頭第六百一十章 左右教劍術第九十七章 拜山頭第五十七章 養劍葫第一百三十五章 振衣第四百四十八章 驅馬上丘壠第八百三十二章 國師陳平安第四十四章 水落石出第二百三十章 黑雲壓城第五百八十三章 還不過來捱打第三百三十二章 偶遇第八百一十七章 刻舟求劍第二百五十章 從最北到最南第六百零七章 大師伯出劍,小師兄下棋第三百六十五章 道理聽與不聽,劍在第四百三十三章 拳劍皆可放,去看一條線第五百零九章 人間燈火輝煌第六百三十八章 代大匠斫者第三百五十三章 五千甲圍山第八百七十九章 動我心絃者第三百四十八章 有些想你了第兩百八十八章 對敵第五章 道破第三百七十八章 白衣僧人第二百三十二章 歲歲平安第七百一十五章 不是劍客心難契第二十八章 財迷
第兩百零五章 負劍南渡第兩百八十八章 對敵第七百一十九章 我是東山啊第八百六十四章 單挑第七百四十章 書信第二十七章 點睛第七百二十章 不能白忙一場第四百六十章 水火之爭讓個道第七百八十五章 無話可說第五百八十九章 角落裡的那個孩子第七百五十六章 劍修如雲第一百二十章 遠遊第三百五十六章 道爭毫釐,左右徘徊第五百四十四章 舟中之人盡敵國第四百六十九章 同道中人第七十九章 迎春印第八百一十章 教拳第三百四十八章 有些想你了第九十九章 山神和竹刀第七百六十六章 翻不動的老黃曆第二百八十九章 千里送人頭第一百一十三章 氣勢如虹第兩百零四章 故人來送劍去第五百九十五章 劍氣長城巔峰十劍仙第一百零七章 漁網第七百三十章 萬事俱備只欠風雪第六百二十三章 煉劍第一百六十二章 被大隋欺負的孩子們第一百六十一章 山水終有一別第七十五章 佔山爲王第六百零八章 下棋壞道心,酒水辣肚腸第八十章 出山第一百一十四章 再見阿良第四百四十五章 炭籠火爐寒人心第三章 日出第六百九十二章 水未落石未出第八百三十三章 好似拖拽虛舟第四十五章 陽光第一百零四章 坐地分贓第四百八十二章 另一個朱斂第二百四十六章 一團亂麻,既見君子第一百一十六章 人間有個老秀才(中)第一百一十一章 斗笠第六百零五章 世間人人心獨坐第七百八十五章 無話可說第三十二章 桃葉第五百九十七章 問拳之前便險峻第二百二十五章 夜路第七百七十二章 仗劍飛昇第八百五十五章 俯瞰第二十七章 點睛第一百四十三章 百怪(下)第六百三十八章 代大匠斫者第二百五十九章 練拳百萬第七十章 天亮第四百八十七章 畫卷中第五百一十九章 答案就在青竹上第三百五十五章 太平山不太平第七百二十五章 白也真劍仙,劍靈則不然第五百二十一章 江湖酒一口悶第四百六十章 水火之爭讓個道第六百四十八章 隨便破境第四百一十三章 煉製第一百四十八章 少年有事問春風第一百四十章 千奇(下)第一百九十一章 做買賣也是修行第三百二十七章 丟出觀道觀第八十三章 夢想第五百一十一章 磨劍第三百六十六章 劍靈往北,左右往南第八百六十五章 重提第五百一十章 前輩我讓你三拳吧第兩百二十三章 憧憬第六十六章 擡頭第六百一十章 左右教劍術第九十七章 拜山頭第五十七章 養劍葫第一百三十五章 振衣第四百四十八章 驅馬上丘壠第八百三十二章 國師陳平安第四十四章 水落石出第二百三十章 黑雲壓城第五百八十三章 還不過來捱打第三百三十二章 偶遇第八百一十七章 刻舟求劍第二百五十章 從最北到最南第六百零七章 大師伯出劍,小師兄下棋第三百六十五章 道理聽與不聽,劍在第四百三十三章 拳劍皆可放,去看一條線第五百零九章 人間燈火輝煌第六百三十八章 代大匠斫者第三百五十三章 五千甲圍山第八百七十九章 動我心絃者第三百四十八章 有些想你了第兩百八十八章 對敵第五章 道破第三百七十八章 白衣僧人第二百三十二章 歲歲平安第七百一十五章 不是劍客心難契第二十八章 財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