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七章 劍斬飛昇巔峰

(晚上還有個小章節。)

一劍遞出,諸多橫亙在前方道路上的心魔幻象皆消散。

負責坐鎮託月山的飛昇境巔峰元兇,不但是一位純粹劍修,其本命飛劍,甚至摹刻了兩尊高位神靈“想象者”、“迴響者”的一部分神通。

城隍沈溫,一顆金色文膽砰然碎裂,滿臉悔恨神色,似乎後悔當年交出那顆文膽。

白衣僧人,側過身,微微後仰,捻動手上那串佛珠,以眼角餘光打量那位年輕隱官,笑容玩味,似乎在說山高水長,後會有期。

扎馬尾辮的青衣女子,不躲不避,任由劍光一斬而過。

託月山被當中劈開,一分爲二,出現了一道不可彌合的巨大溝壑,竟是久久未能恢復原樣。

與此同時,持劍的大妖元兇身軀法相,也被一劍斬開,相距極遠的半張臉龐上,第一次流露出訝異神色。

顯而易見,陳平安這一劍,與先前遞出的三千餘劍,擁有天壤之別的高低之分,再不拘泥於劍術層次,而是劍意盎然,甚至有那自成某條劍道的雛形。

以至於在那條經久不散的劍光軌跡,硬生生阻滯了元兇合道託月山的光陰年輪手段。

這條開山“道路”兩側,千里山河的天地靈氣,甚至山水氣數和天時氣運,皆被瘋狂牽扯而至,如兩座洶涌潮水,填補那條溝壑帶來的大道缺陷。

彷彿一劍造就出一處天外太虛境地,大道運轉,界限分明。

相較於元兇的處境,山中那三頭仙人境大妖才叫慘不忍睹。

那條先前裹纏山尖數圈的大妖蜈蚣,下場最爲可憐,逃避不及,這頭本就元神遭受重創的仙人境大妖,身軀連同託月山一起被斬開,修士元嬰試圖裹挾金丹逃離,仍是被遮天蔽日的劍光攪碎,碎成數截的屍體,滾落山腳,就此身死道消。

其餘兩位仙人,坐在七彩蒲團上邊的那個,人形皮囊枯萎乾癟,在一道劍氣洪水中搖搖欲墜,座下蒲團光彩已經黯淡無光,仙人身形隨風飄蕩。模樣從原本一位精神充沛、相貌古意的中年男子,變成了一個皮包骨頭的消瘦老人,

另外那位女子姿容的妖族修士,她身上那件金絲繡銅釘紋甲冑,連同那仙人擡燈盞一併崩碎,一張依舊精緻的臉龐,出現了無數條裂縫,就像一座乾涸多年的田地,她那人身小天地內的山河氣象,也是差不多的慘淡處境,差不多已算油盡燈枯了。

若是與那隱官捉對廝殺一場,落敗而亡,也就罷了,可今天這樁禍事,卻像是那年輕隱官與元兇合夥打殺他們這些上五境,教她如何能夠心甘情願,故而這位在蠻荒天下割據一方的女子妖族修士,她心中大恨,恨那隱官的出劍狠辣,更恨託月山大祖的開山弟子的陰險手段,故意將他們囚禁在此。

即便她在自家祖師堂,有那續命燈,可以幫她重塑身形體魄,借屍還魂一般,可畢竟折損了相當一部分魂魄,況且續命燈可以點燃,修士至關重要的金丹與元嬰卻帶不走,故而靠續命燈重新修行,在山上一向被視爲最下乘的尸解,幾乎都要跌境到地仙以下,尤其是蠻荒天下的妖族修士,一旦失去先天強橫堅韌的妖族真身,大道折損要比浩然天下的練氣士更大。

這位道號繁露的女子仙人,當下如一株野草,身姿隨風搖晃不已,被那道劍氣罡風吹拂得神魂痛苦不堪,臉龐和身體的崩碎聲響,如一連串細微爆竹,她往臉上伸手一抹,皆是大道消亡的那種死灰之物,她心生絕望,咬緊牙關,死死盯住山外那個託月山首徒,“今天這場災殃,連累十數位上五境同道死在此地,全部拜你所賜!元兇,好個元兇,真是取了個好名字,你就是蠻荒天下的罪魁禍首!”

元兇置若罔聞。

只是遙遙看了眼曳落河方向。

那女子狀若瘋癲,驀然大笑起來,擡起那條不斷灰燼飄散的胳膊,她拍了拍自己頭顱,“來,隱官,再給你一筆戰功便是!只求你一定要做掉元兇,打崩了託月山!能夠死在劍氣長城的末代隱官手上,也不算太虧……”

一條金色雷電從雷局中迅猛降落,將那仙人境女修徹底打散身軀。

僅剩下的那位仙人境修士,從蒲團上站起身,環顧四周,苦笑道:“怎麼都沒有想到會是這麼個死法,有點憋屈啊。”

一個都不曾去過劍氣長城的妖族修士,竟然會死在託月山這邊,尤其是死在隱官劍下,傳出去就是個天大笑話。

元兇收回視線,看了眼兩座天地禁制之外的某地。

山中這些先後身死的妖族修士,逃還來不及,不曾想還有個主動闖入托月山地界的劍修。

是個元嬰境的妖族老劍修,匆匆趕來,御劍懸停,駕馭一把本命飛劍,分出數以千計的長劍,試圖從山水禁制那邊鑿出一扇門。

可惜在這座戰場,依舊只像一條水流有限的纖細溪澗,衝撞在一座巍峨通天的山嶽之上,註定徒勞無功。

老劍修始終無法破開託月山和籠中雀的內外兩重禁制,在外邊叫囂不已。

元兇望向陳平安,“有個劍修,想要拿命換命,怎麼說?你要是答應,我就放行。”

陳平安扯了扯嘴角。

一個元嬰境,哪怕是劍修,換個仙人境?是不是想多了,天底下有這樣的買賣?

陸沉唏噓不已,咱們隱官大人,果然小心駛得萬年船。

元兇笑道:“那個劍修,名叫蕙庭,來自紅葉劍宗。”

直到這一刻,元兇的法相才身形合攏,託月山隨之再次恢復原貌。

不曾想那條劍意軌跡,竟然無視光陰長河的逆流,依舊貫穿託月山,虛實變幻不定,綻放出一種令人目眩的七彩顏色,那是光陰長河與中流砥柱相撞激起的璀璨道韻,不斷有光陰凝聚而成的琉璃碎片,大小不定,在劍路和託月山附近四濺而出,一顆顆快若流星,小如指甲蓋,大若銅錢,流散天地四方,直接掠出託月山千里大陣地界,撞向籠中雀小天地的無形壁障之上,最終砰然而碎,不得不重新歸於光陰長河。

足可見陳平安方纔一劍殺力之大。

同時意味着這一劍,已經在元兇人身天地山河中,留下了一條不可修補的劍氣長廊。

就像陳平安一劍劈出了條類似曳落河的劍氣江河。

元兇繼續說道:“你應該聽說過蕙庭這個名字,曾經也是個玉璞境劍仙,只不過在戰場上跌境兩次,最近一次,在百年前,碎了那把本命飛劍‘脂粉’,一直養傷,所以錯過了上次大戰。”

元兇倒是不擔心陳平安會違約反悔,若是存心使詐,方纔直接開門就是了。

聽到了紅葉劍宗和蕙庭。

陳平安眯起眼,點點頭。

知道。怎麼可能不知道這位鼎鼎大名的妖族劍修。

在避暑行宮那邊,記錄得很詳細。不單單是這位妖族劍修,喜歡跑到劍氣長城湊熱鬧,積攢戰功,以至於兩次跌境,都是在戰場上,而且這個擁有飛劍“脂粉”的劍修,在劍氣長城戰場上,一直喜歡偷襲女子劍修,藉此煉劍,溫養某種飛劍神通。

曾經被他襲殺過一位受傷的女子劍仙。

她叫宋彩雲。

就是那個讓趙個簃、程荃兩位老劍修心心念唸了一輩子的女子。

其實宋彩雲當時原本可以撤出戰場,但是在半路,她遇到了一撥身陷絕境的年少劍修,爲了救下他們,才被那個伺機而動的妖族玉璞境劍修蕙庭,找到機會,祭出本命飛劍“脂粉”,一劍將她斬殺。

當時被她救下的幾個劍修當中,有個曾經陽光燦爛、性格隨和的少年,名叫殷沉。

很好,對方自己送上門來了,這筆買賣,做了。

陳平安率先將籠中雀小天地打開一條道路,之後元兇就跟着打開託月山大陣,讓那位元嬰境劍修趕赴戰場。

那位原本已經束手待斃的仙人,看見了那道熟悉劍光,無奈道:“蕙庭,你傻不傻?”

肯定要白送一顆頭顱給年輕隱官了。

至於老友死後的那點靈氣和劍道氣數,當然就會被元兇收下了。

雖說蕙庭確實欠他一條命,準確說來是一條半,早年救過蕙庭一次,後來幫過一次大忙,可是換命一事,豈可當真。

那位來自蠻荒一座劍道宗門的老劍修,卻不理睬好友,只是御劍懸停在小天地邊界,仰頭望向那個頭頂蓮花冠的萬丈法相,笑問道:“你就是蕭愻的繼任者,新任隱官陳平安?”

陳平安這個土了吧唧的名字,老劍修這些年真是聽得耳朵起繭了。

在紅葉劍宗那邊,有位被寄予厚望的晚輩劍修,躋身託月山百劍仙之列,位次不高,但是有幸去過劍氣長城和浩然天下,只是在桐葉洲那邊受了傷,很早就返回家鄉天下,在宗門養傷數年,每每提及那位年紀輕輕的隱官,頗爲仰慕,以雙方未曾有機會真正問劍一場,當做那趟遠遊的最大遺憾之一。

自家山頭是如此,山外訪友,也是差不多的鳥樣,煩得很。

陳平安轉過頭望向那個小如芥子的劍修身形。

蕙庭感知到年輕隱官的濃重殺意,放聲大笑道:“我的這條命,是不是還值點錢?”

陳平安淡然道:“不值錢,你只是該死。”

元兇笑了笑。

如果沒有記錯,這是陳平安現身託月山後,第二次正式開口言語?而且比起簡簡單單的“可以”二字,字數多了不少。

陸沉笑道:“尊重強者,憐憫弱者。這個元兇,其實挺有意思的。可惜你們處於敵對陣營,不然一場別處的江湖偶遇,說不定還能同桌喝酒。”

當然,在這蠻荒天下的所謂尊重,比較另類。

而所謂憐憫,相對比較好理解,是說元兇讓陳平安放過那些附近門派的螻蟻修士。

一道凌厲劍光當頭斬落,從那妖族劍修的頭顱處豎切而下。

劍光又起,再攔腰橫斬。

法相再一揮袖子,在那老劍修身邊出現一座袖珍的懸空雷局,選擇以五雷正法緩緩煉殺魂魄。

關鍵是那雷局當中,被迫浮現出一個金光熠熠的兩個文字,正是劍修蕙庭的妖族真名,真名引發的光亮搖晃不已,如風中殘燭。

硬生生剝離出妖族真名?!

陸沉一時間竟然覺得有幾分毛骨悚然,不是沒瞧見過比這更慘絕人寰的畫面,多了去。

只不過當出劍者是陳平安,就有點讓人背脊發涼了。

這小子的修行路上,遞劍也好,出拳也罷,一向不喜歡拖泥帶水,打殺就打殺了,從無這般故意虐殺行徑。

先前詢問無果後,陸沉就顯得有些懈怠了,這會兒也懶得去翻檢陳平安的心相景象,想必這位跌過兩次境的蠻荒劍修,在避暑行宮那邊肯定是榜上有名的存在。

而且一位劍修,能夠兩次躋身玉璞境,實屬不易。

別說是蠻荒天下,就算在劍氣長城,都屈指可數。

這筆買賣,確實划算。

若是再宰掉那個仙人,就更划算了。

看那大妖元兇的架勢,既然沒有將那仙人丟出託月山地界,明擺着是在等着陳平安毀約了,而且絕不攔阻。

陳平安雙指一點,將那兩個妖族真名文字打碎,就算蕙庭在紅葉劍宗祖師堂擱放有一盞續命燈,也無半點用了。

那頭仙人境大妖瞪大眼睛,顫聲道:“蕙庭!”

陳平安說道:“還不滾?”

託月山中,那位形神枯槁的仙人迅速收斂心神,一臉不可思議,試探性問道:“真讓我活?”

不信拉倒,不走更好。

陳平安沉默片刻,見那仙人仍然狐疑不定,便要運轉那枚懸空的五雷法印,不料萬丈法相一個猛然下沉,雙腳踩踏之下,大地塌陷出兩座巨坑。

陸沉立即打量起陳平安的人身天地,竟然同時亮起了一串的妖族真名,而且個個都是歲月悠久的飛昇境。

陳平安一劍再斬託月山。

剎那之間,山水朦朧,別有洞天,莫名其妙置身於一座景色乏味至極的秘境當中。

是一條彷彿沒有盡頭的長廊,一眼望去,哪怕是以陳平安當下的十四境,窮盡目力,也未能看到出口。

陳平安當收起萬丈法相,走廊隨之縮小。右手邊是數不勝數的房門,另外一側類似早年劍氣長城的兩端盡頭,是無盡虛空,是不知通往何處的光陰長河。歷史上,許多文廟陪祀聖賢就是隕落在這條道路上。早先的四座天下,加上如今的五彩天下,相互之間所謂的“接壤”,無非是被先賢們開闢出類似數條驛路、構建有光陰渡口的存在,山巔大修士的“飛昇”,才能憑此遠遊,跨越天下,不至於迷失在光陰長河當中,淪爲一具具天外屍骸。事實上幾座天下,相互間相隔極遠。

陸沉皺眉道:“是白澤出手了,還故意挑這個時候動手,是在挑釁老大劍仙嗎?不愧是白澤,要惹也惹不該惹的。”

顯然是白澤一回到蠻荒天下,在陳清都一劍斬殺遠古高位神靈後,就立即禮尚往來,在曳落河那邊,喚醒了那撥實力強橫的沉睡者,長久冬眠於各處秘境的遠古大妖,即將徹底甦醒過來。

只是白澤在打破那些冬眠後,似乎自身實力有所下降?

難怪白澤如此有恃無恐,這條道路,走得委實出人意料。

陸沉坐在蓮花道場內,一番推演過後,嘖嘖稱奇,撫掌而笑,“原來如此,懂了懂了,白澤的十四境合道之法,如此奇思妙想,足可媲美貧道的五夢七心相。”

山巔皆知白玉京三掌教,有那玄之又玄的五夢七心相,玄妙到了陸沉自己都無法破解的地步。

分別夢儒師鄭緩,夢中枕骷髏復夢白骨真人,夢櫟樹活,夢靈龜死,夢化蝶不知我是誰、誰夢誰醒。

五夢之外又有七相,與陸沉大道同行,木雞,椿樹,鼴鼠,鯤鵬,黃雀,鵷鶵,蝴蝶,依次大道演化而生。

如果說三教祖師的存在,各自決定了一座天下的道法高度。

那麼白澤的合道方式,就是對其它幾座天下的一種最大震懾,雖說白澤並不好戰,對於殺戮一事從無興趣,可如果因此就將白澤當做一個心慈手軟的大修士,那就太天真了。萬年之前,大地之上,妖族強橫天下之輩,不小心死在白澤手上的,極多。人族修士,無論是練氣士,還是純粹劍修,白澤一樣打殺不少。

白澤在萬年之前的那場河畔議事,爲了讓兩座天下都得到休養生息,主動犧牲了妖族的利益,交出了相當部分大妖的真名,這纔有了後世流傳浩然天下的搜山圖。

但是白澤此舉,意義深遠,就像他爲天地畫出了一條底線,那就是必須保證妖族的繁衍生息,不至於太過強大,肆意攻伐,導致戰火綿延所有天下,但是白澤也絕對不允許任何外界勢力,能夠對妖族進行趕盡殺絕。

過線者,越界者,即與白澤爲敵,等於一場分生死的大道之爭。

一旦蠻荒天下的妖族修士折損嚴重,白澤的修爲就會隨之暴漲。

陳平安站在原地,不着急劍斬秘境,也不着急御風前行,而是換成右手持劍。

先前遞出那傾力一劍,哪怕是以十境武夫歸真一層的堅韌體魄,恐怕也要傷筋動骨了。

陳平安輕輕呼吸一口,讓體內山河氣象趨於平穩,

先前兩袖春風,人身小天地,如天人感應、大地共鳴一般,春雷震動。

長劍夜遊懸停在身形左側,陳平安心意微動,夜遊劍刃刺入光陰長河之中,只剩下半截劍身,劍鋒如同橫切一道虛無縹緲的天幕牆壁,然後憑藉與夜遊的一絲神意牽引,試圖確定一牆之隔,到底有多遙遠,結果竟然出現了一陣不由自主的頭暈目眩,陳平安趕緊穩住道心,收起那一粒心神芥子。

道路在天外。

之所以不急,是因爲與留在託月山地界那邊的金身法相和青衣道人,廝殺照舊,三者之間的心神感應依舊清晰,藕斷絲連。陳平安憑此依然可以洞察大妖元兇的所有動向。

不是佛家的八萬四千法門。

這條好似無止境的走廊,一道道房門上,都銘刻有一個數字,一到九,起始於三,之後九個數字,看似無序排列。

“是術家手段,按照密率排列數字。”

陸沉解釋道:“如果不出意外,我們走到了盡頭,就會遇到一個沒有數字的屋子,可如果給不出準確的數字,這座小天地肯定就會轟然崩塌,威力大致相當於……一位飛昇境巔峰劍修的生平最得意一劍?當然了,要是咱倆運氣夠好,猜中了數字,就可以大搖大擺走出秘境。”

陳平安笑道:“密率?聽說過,術家祖師堂有一件鎮山之寶,就是通過密率打造出一座大道自行循環的陣法天地,可以算是術算一脈的壓箱底手段了,那塊祖傳羅盤,傳聞歷代祖師爺和術算天才,合力煉化了足足六千年,對了,羅盤真能夠隨意拘禁住一位劍修之外的飛昇境修士?”

陸沉撇撇嘴,“那是舊黃曆了,在計算到第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這個數字的時候,遇到了第二個虛無縹緲的大道瓶頸,術家兩位祖師爺就不太敢往下推演了,畢竟之前就吃過兩次大苦頭,生怕功虧一簣,招來天道壓勝,導致重寶崩裂,結果遇到了你那個師兄,繡虎幫忙跨過了那道天塹,當然跟崔瀺這個外人不太把那件鎮山至寶當回事,心境反而最爲湛然無垢,大有關係,不是說他的術法手段,就一定高出術算祖師爺。”

陸沉感嘆一聲,“之所以說是舊黃曆,就是你方纔所謂的‘劍修除外’,得去掉了。”

陳平安微微皺眉。

陸沉笑道:“別多想,貧道的舊黃曆,還有一層含義,那兩位癡迷學問鑽研的術家祖師爺,未能在那場戰事中建功,拿下一頭飛昇境大妖,或是幫着陳淳安聯手對敵劉叉,可不是他們有意作壁上觀,而是內部出現了一位天資極好的叛逆,用心險惡,處心積慮,故意給出了八個錯誤數字,之後的幾百位,自然都是錯的了,導致那塊羅盤出了大問題,差點就要徹底銷燬。”

陳平安默然。

大道之行,山水險峻。

陸沉叫屈喊冤道:“貧道消息靈通,咋了個嘛,礙着誰了。”

陳平安冷笑道:“那咱倆就趁着片刻閒暇,好好翻一翻舊賬?”

比如騎龍巷的石柔。白玉京三掌教通過她的一雙眼眸,吃飽了撐着,看了小鎮多年。

陸沉開始轉移話題,“那元兇是在拖延時間?意義何在?託月山又沒長腳,那麼是在等救援嘍?比如那個重返蠻荒的白澤?”

陳平安抖了抖袖子,飄掠出一條數以千計的符紙,是最普通的黃籙材質,在山水渡口、仙家客棧都不稀罕賣的貨色,山澤野修在市井坊間的降妖除魔,此物倒是必不可缺,陳平安伸手以掌心覆住一張符紙,再一抹,數千張黃籙瞬間成符,皆是清一色的山水破障符。

再一揮袖,一條符籙長河如斥候探路,率先遠遊。

陸沉猶豫了一下,提醒道:“不要太過貪戀和沉溺於境界。”

一旦成爲名副其實的十四境大修士,一座天下,任你山門禁制森嚴,一樣如入無人之境,任你山河廣袤無垠,大可縮地山脈,隨便跨越江河,隨心所欲。

這種無拘無束,與純粹劍修的道心,天然相契。

陳平安點點頭,“當然需要自省,由奢入儉難。”

手持利刃,殺心自起。

道法一肥,天下就瘦。

得道之人,一旦拘不住哪怕只是些許的心猿意馬,就會閒來打蚊蠅,忽起殺盡蚊蠅心。

輕則道心流散,重則走火入魔。

陳平安緩緩而行,突然停步,隨手打開一扇房門,發現裡面是兩幅定格的光陰畫卷,一幅清晰,一幅模糊,這是因爲陸沉暫借道法給自己的緣故,所以出現了兩種畫卷景象的重疊。

其中一幅山水畫卷,是個背大籮筐的小孩子在登山,而陸沉那幅光陰圖,是乘舟海上,撐船人,正是那個不記名弟子,道號仙槎的顧清崧,不過那會兒的仙槎,容貌瞧着還很年輕,方臉大眼睛,長得挺虎頭虎腦的。一葉扁舟,兩人出海訪仙,看那傾斜墜入水中的船頭,似乎要闢水而行了,而大海深處,似乎有一粒光亮,柔和靜謐,就像在等待這條小船。

陸沉尷尬笑道:“別看了別看了,小心着了元兇的道。”

陳平安笑道:“各看各的,怕什麼。”

陸沉無奈道:“說這種話,不虧心嗎?”

陳平安發現那條符籙流水,一路飛掠不知幾萬裡,這條走廊,就像一口無底古井。

不去管那些符籙的徒勞無功,陳平安始終駕馭長劍夜遊,不斷切割那堵光陰屏障的無形牆壁,然後記住零星幾次的異樣動靜,在心湖書樓內專門攤開一本嶄新賬簿,詳細記錄在冊。

陸沉解釋道:“此地是一處光陰長河的漩渦,類似歸墟通道,光陰長短,路途遠近,不可以常理揣度。”

陳平安點點頭。

這類玄之又玄的大道顯化,機會難得,實打實的千載難逢,哪怕只是多出一絲一毫的明瞭感悟,都等於在某條他人開闢出來的道路上,成功跨出一步,有了第一步,就等於有了大道方向。

所以陳平安纔會拿夜遊長劍試探虛實,

何況外邊天地,一尊腳踩仿白玉京的金身法相,同時掌控劍仙幡子和五雷法印,再有那位類似陰神出竅遠遊的青衣道人,與那河上奼女以層出不窮的水法對攻。

都沒閒着。

陸沉問道:“外邊還在鬥法?”

陳平安點頭道:“元兇在砍白玉京了。”

元兇的每次遞劍,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白玉京實在太過,一些個暗藏深處的大道流轉,哪怕陳平安是將其煉化的主人,一樣未能完全勘破,再加上對道門術法一途,實在瞭解不多,很多地方,都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就像山下凡俗的篆刻大家,能夠刻出一方極佳印章,可事實上對於玉石內在肌理,都不敢說全部透徹。

所以只要確保那件仙家重寶,不至於被元兇砍碎就行。

元兇越是以能劍術拆解一座仿白玉京,陳平安越是可以袖手旁觀,在旁觀道。

唯一可惜,是玉符宮開山祖師所仿造之物,是大幾千年前的那座舊白玉京了。

陸沉揉了揉下巴,“這就奇了怪了。”

元兇要是站着不動,就可以幫助託月山支撐更久。

不然看似施展神通,術法迭出,只會讓陳平安朝託月山少遞出幾十甚至幾百劍。

陳平安說道:“大妖元兇當然也希望痛痛快快廝殺一場,比如以純粹劍修身份,與人問劍。至於是不是我,其實不重要,只要對手的境界足夠,比如換成齊老劍仙,說不定這會兒都開始拿劍互砍了。”

稍後自己離開此地,一定讓劍修元兇得償所願。

陸沉沒來由說道:“那個傢伙,到底吃掉了多少個擁有王座實力的蠻荒大妖?”

陳平安想了想,“很多。”

再次重複了一遍,“很多!”

周密的後手之一,就是料定白澤會重返家鄉,心甘情願輔佐劍修斐然,這位名義上的天下共主,一同與浩然對峙。

要知道文海周密陰神所在,是那個被他吞併大道的十四境修士陸法言,而陽神身外身,正是枯骨王座大妖白瑩,此外還一鼓作氣吃掉了切韻,黃鸞,曜甲在內等一衆舊王座。

這還只是周密放在臺面上的成果。

如果不是算準了白澤會重返蠻荒,估計以周密的胃口,還要在暗中吃掉更多的飛昇境。

這種事情,恐怕除了周密,其實換成任何一位大修士,哪怕同樣是十四境,還是誰都做不到。

陸沉由衷感嘆道:“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傢伙真可以算是個……獨醒之人。”

天時地利人和,三者缺一不可,首先需要得到託月山大祖的默許,其次需要周密自身境界足夠,擁有打殺十四境大修士的實力,

最後,也是最大問題所在,還是周密能夠以自身的通天學問,解決掉那些大道相沖的隱患,周密還要保證不至於如此逆天行事,不被蠻荒天下的大道厭棄鎮壓,反而折損自身實力……

否則那位託月山大祖,爲何不親自來做此事?大可以憑此跨出最後半步,大道圓滿無缺漏,真正躋身十五境。

非不願,實不能。

極有可能,已經登天的周密猶有手段,讓這些帶往新天庭的“雞肋”存在,剝離出來,再徹底打消殆盡,好讓白澤彌補那份喚醒冬眠大妖的大道折損。

比如……真名皆歸白澤?

那麼陳平安的合道半座劍氣長城,捻芯以縫衣人的手段,幫助陳平安承載大妖真名。

就成了一記不講理的關鍵手。

攔阻白澤,截取真名。

準確說來,是留在人間的年輕隱官,阻攔身在天外的神人周密。

一條獨木橋,好似有人攔路,截斷津流,捨我其誰。

陸沉佩服不已,“先前在曳落河那邊,白澤沒有對你出手,確實不是一般的高人風範了。”

陳平安說道:“互換立場,我也不會動手,我尚且能夠做到,白先生當然更是,無須擔心什麼。”

陸沉一時間吶吶無言,有點明白隱官大人的長輩緣是怎麼來的了。

爐火純青,出神入化,而且最重要是誠心啊。

陸沉猶豫了一下,問道:“陳平安,你其實不是左撇子,對不對?”

陳平安沒有藏掖什麼,“小時候上山,摔了一跤,右手被割傷,傷筋動骨一百天,幹不了活,很長一段時間都得用左手,後來就習慣了,而且燒瓷拉坯,也講究兩手均衡,所以我談不上左撇子右撇子。”

好看的風景,值錢的草藥,往往都在險峻處。

陸沉徹底無語,“你這就有點過分了吧……”

極有可能,陳平安右手的出劍與遞拳,從未真正下過死力,就算有過,在一切外人眼中,肯定一直隱藏極好。

所以陳平安僞裝極好的“左撇子”,其實又是一層障眼法。

陳平安笑道:“又沒礙着誰。”

遙想當年,那個泥瓶巷的草鞋少年,當時路過自己的算命攤子,那會兒瞧着多質樸,與人言語,從頭到尾,沒半句怪話的。

不過這麼多年過去了,財迷依舊。

其實深究起來,陸沉倒是不奇怪陳平安的變化。

一本書字數越少,餘味越長。反觀字數一多,往往就越經不起細細推敲,不過白紙黑字,對錯是非,畢竟都在裡邊了,一目瞭然,苦難,砥礪,堅持,取捨,遠遊,返鄉,失望,希望。

陸沉瞥了眼陳平安手持長劍,神色凝重起來,“怎麼回事?爲何如此界限分明?”

在天外,她曾親手斬殺披甲者。

陸沉在參加那場河畔議事的時候,就已知曉此事。

畢竟她是提着一顆頭顱,參加的議事。

然後她就那麼隨手丟入光陰長河當中。

那一幕,陸沉相信自己就算再過一萬年,都會記憶猶新。

但是按照陸沉的推演,她哪怕在那場天外廝殺當中,大道受損頗多,可仍是不至於當下這般境地,就像她是她,陳平安是陳平安,劍就是劍,持劍者就真的只是字面意思的持劍者。

陳平安低頭看了眼手中長劍,說道:“我當年莫名其妙離開劍氣長城,出現在海上一處名爲造化窟的地方,後來發現被崔師兄不知以什麼手段,打斷了我與她的那份心神牽引。”

除了有意讓陳平安誤入歧途,一直如墜雲霧,不得不反覆捫心自問,人生到底是真實無疑,還是一場大夢虛妄,需要陳平安去選擇。而造化窟三夢之後,徹底打斷陳平安與她的牽連感應,又是第四夢的關鍵之一。

崔瀺好像故意讓陳平安失去這份“心安”,教給這個小師弟一個道理,世間一切外物,都不足以成爲一顆道心的依憑。

陸沉笑道:“繡虎用心良苦,這樣的師兄上哪兒找去。”

“你也想要一個?”

“那就算了,免了免了,貧道小胳膊細腿的,多半無福消受。”

自家的師兄就很好嘛,白玉京大掌教,那是公認的道法高,脾氣好。

話說回來,餘鬥,陸沉,陳平安,三人好像都是師兄代師收徒。

陸沉說道:“差不多可以了,此地久留無益。”

陳平安點點頭,重新左手持劍。

長廊天地之外,元兇接連遞出二十餘劍,竟然成功斬斷仿白玉京五城十二樓之間的銜接。

大妖元兇終於停劍,低頭看了白骨裸露的持劍之手,出現了一抹恍惚神色,很快就眼神堅毅起來,擡頭遠望曳落河那邊。

白先生終於返鄉了。

那就可以放心了。

不曾辜負師恩,不曾辜負家鄉。

只希望自己也不曾辜負白先生的賜名。

萬年之後,見不見面,其實不重要了。

劍斬虛空,從雲霧漣漪中走出一位沒有施展法相的青衫劍客。

元兇站在託月山之巔,提起手中長劍,“問劍?”

陳平安點點頭。

對峙雙方,各自收起了法相、陰神。

蠻荒天下,大祖首徒,劍修元兇。

劍氣長城,末代隱官,劍修陳平安。

元兇腳尖一點,從託月山一閃而逝,直奔那一襲青衫。

陳平安身上突然蔓延出無數條黑白長線,一瞬間整個人動彈不得。

是先前那杆金色長橋貫穿萬丈法相,牽扯而起的因果線。

這意味着陳平安一次次遠遊路上,越喜歡多管閒事,越不把修道之人的遠離紅塵當回事,隨之生髮而起的因果線就越是繁密。

作繭自縛,不堪重負。

陳平安以心神駕馭長劍夜遊,儘量斬斷更多的因果線,同時祭出本命飛劍井中月,數以萬計的攢簇劍陣,護住自身四周,用以阻滯元兇的近身遞劍。

劍陣脆如琉璃碎,砰然四濺而來,一人一劍殺至眼前,劍尖直指陳平安眉心處,一粒金光,轉瞬即至。

陳平安反手一劍,斜斬元兇頭顱。

下一刻,陳平安就跌出去數十里距離,地面之上,被陳平安雙腳硬生生犁出一條裂紋。

哪怕陳平安悄然施展水雲身,身上仍然多出了一條手指粗細的金色因果長線。

元兇那顆本該被斬落的頭顱,亦是多出了一道不易察覺的劍氣裂紋。

雙方几乎同時身形消散,各自劃出一道璀璨弧線,然後在數十里之外的戰場,雙方撞劍在一起,罡風大作,陳平安再次倒飛出去

,後背直接鑿穿了一座先前被打爛山尖的山頭。一道劍光從天而降,劍意裹挾一條粗如山峰的金色閃電,瞬間將整座山頭擊碎,大地之上出現一個大坑。

元兇御風懸停,未能刺中那個年輕隱官,元兇微微皺眉,身形再次消失不見,看似隨意抖了個劍花,天地之間,驀然出現一條火焰長線,與一條水路軌跡,兩道劍光,風馳電掣,最終各自首尾相連,銜成一圓,元兇再一擡手,如同兩個圓環的劍光,開始蔓延出兩道水幕火簾,最終熔鑄一爐,竟是融合兩條大道,水火相容,火中雨水,大火熊熊燃燒於光陰長河之中。

千里山河戰場,大地翻裂,岩漿四起,雷電交織。

一襲青衫被元兇一劍當頭劈落,陳平安整個人狠狠撞在地面,大地隨之凹陷。

畢竟陳平安的十四境,是與陸沉暫借道法而來,無論是兩把本命飛劍的煉化磨礪,還是自身劍道高度,都並非真正意義上的十四境純粹劍修。

而且有意無意,陳平安主動捨棄了那份無人之境。

故而戰場之上,每次劍鋒相擊,都是大妖元兇步步緊逼,陳平安吃虧更多,一退再退,一次次塵土飛揚。

不過短短几個呼吸功夫,劍光就已經閃過百餘次,以至於整個千里天地,黃沙滾滾,遮天蔽日。

元兇沒有給陳平安任何喘息機會,持劍近身廝殺之餘,已經施展了不下三十種遠古劍術。

而陳平安就只是遞出了十九劍。

但是陳平安的遞劍速度,反而越來越快,似乎後一劍始終被前一劍牽扯而出,如同純粹武夫的一口真氣不斷絕。

等到二十劍過後,就換成了陳平安佔據上風,一場登山,身形剛好落在託月山的山門口,陳平安一路遞劍不停,速度越來越快,以至於數劍疊爲一劍,劍光合攏一線,以至於元兇竟然暫時只能招架而無還手之力。

三十六劍過後,陳平安非但沒有繼續出劍,反而瞬間撤離託月山,換成左手持劍。

元兇從血泊中站起身,拼湊皮囊和魂魄。

不知何時,陳平安早已換成了手持夜遊。

單手攥拳,五指彎曲,掐合掌上,再以手心紋路爲山河符籙,同時運轉五件本命物,噓氣成風雷。

一腳重重踩地,陳平安腳下的方圓百里的大地,瞬間變成一片金色鏡面,仍是龍虎山不傳之秘的雷局。

雷法集大成者,是將雷法、符籙、陣法三者疊加,是謂雷局。龍虎山外,也有道門高真手握雷局之說,請神降真,調兵遣將,敕令天丁力士。呼風起霧,鞭龍致雨,拔起山嶽,驅逐入海,一樣可以搬運大水登岸。不過相較於天師府代代相傳、被譽爲萬法之祖的雷法正宗,遜色太多,傳聞真正的雷局,掌握遠古雷部諸司總訣,術法極致,掌握陰陽,萬物榮枯,四時生滅,天地在乎手,萬化生乎身。

施展雷法一道,越來越嫺熟了。

陸沉忍不住笑問道:“是寶瓶洲那個你,走了趟老龍城戰場遺址?”

陳平安點點頭,“趁着境界高趕路快,一路南下,去了不少地方,故地重遊,見了些老朋友。”

一旦被陳平安這種人真正躋身十四境。

境界就會異常紮實。

之後就是一場枯燥乏味的拉鋸戰,其實元兇依舊術法無窮,簡直就像是要在一場問劍當中,一口氣炫耀完生平所學。

只不過陳平安這邊,反正就是換手持劍,將那一劍從接連三十六次,次數不斷攀升到接近五十劍。

此外至多是以雷局小天地,穩固身形與道心。

或是祭出一把井中月,如雨落托月山。

戰場已經再次遷徙到了託月山的山腳那邊。

元兇仗劍而立,背對託月山。

距離託月山百里之外,陳平安手持夜遊。

陳平安猛然擡頭,看了眼兩座天地之外的天幕。

一輪明月被拖拽遠遊。

好像有一道身形被打落人間,但是她很快就止住墜落身形,仗劍重返明月,原路往返,路線絲毫不差。

一瞬間,陳平安判若兩人。

一座被元兇以劍訣敕令、連根拔起的山頭,橫移砸向陳平安。

但是這一次,陳平安根本無動於衷,只是挪步前行,不急不緩,一座近在咫尺的山頭就自行碎裂開來。

一道弧線劍光,同樣止步於數丈之外,火星迸射,火雨遍地,四周焦土一片。

此後幾乎陳平安往託月山每前行數步,便有一道劍術或是術法在附近炸裂。

始終立於不敗之地,身前無人,無敵之姿。

與那託月山,大妖元兇。既問劍,又問道,還問心。

爲何修道?

大道之行也,仗劍直行,無需繞路。

那一襲青衫,漸漸變成了鮮紅法袍。

就連十四境道法都未能阻止這種變化。

年輕隱官彷彿重回半座劍氣長城,面容模糊,飄忽不定。

臉龐和身軀,是那縱橫交錯的千萬條絲線。

而那些蔓延開來的金色因果長線,就像是一層神像的鍍金色彩。

大妖元兇朝那個開始登山的年輕隱官一劍斬下。

結果被漸行漸近的神異存在,只是擡起一手,就讓元兇手中長劍懸停靜止,因爲去勢太過兇狠,以至於元兇持劍手腕當場斷折,保持那個劈砍姿勢,元兇身形一個踉蹌向前。

陳平安一劍遞出。

很簡單一劍,劍斬飛昇。

陸沉驀然瞪圓眼睛,真是呆如木雞了,滿臉匪夷所思。

只見另外一個金色眼眸的陳平安站在山巔,就在那元兇身後。

手持一把金色長劍,輕輕抹過元兇的脖頸。

那把長劍橫切過後,什麼光陰長河大陣,什麼合道託月山,皆是無用虛妄的道法。

割掉頭顱。

頭顱再被抓在手中。

一手提劍,一手拎頭。

陸沉瞪大眼睛,問道:“是你嗎?”

那人微笑答道:“是我。”

陳平安將長劍夜遊收入劍鞘,沙啞開口道:“當然是我。”

陸沉直愣愣看了半天,既看那個以粹然神性現世的陳平安,又看主動將神性剝離出去的陳平安,陸沉最終長嘆一聲,後仰倒地,裝死算了。

兩個陳平安合二爲一。

至於那個飛昇境巔峰的大妖元兇,天地兩魂都已經被一劍斬碎,人魂帶着七魄,開始如灰燼飄散,萬年道行,一身境界,就此消亡。

腳下整座託月山開始呈現出一種枯白色。

元兇心神維持住最後一絲清明,只剩下一個虛幻假象的黃衣男子,站在一旁,沒有什麼悲慟不甘,反而如釋重負。

真名元吉的託月山大祖首徒,此生修行,無怨無悔,竭盡所能,仍是守不住託月山,雖有遺憾,可是問心無愧,再不用畫地爲牢,未嘗不是一種解脫。

元兇笑道:“陳平安,我這顆頭顱,只管帶去劍氣長城,憑此昭告數座天下。”

陳平安搖搖頭,將大妖元兇的那顆頭顱,輕輕擱放在託月山之巔。

選擇留在此地。

如果這頭飛昇境巔峰,不是以純粹劍修身份落幕。

那麼別說一顆大好頭顱,妖丹都給你刨出來。

一座蠻荒天下託月山,開始出現分崩離析的跡象。

元兇轉頭看了眼陳平安,對於年輕隱官的選擇,似乎倍感意外,只是很快就又半點不意外了。

元兇最後盤腿而坐,輕拍自己那顆頭顱,眺望遠方,微笑道:“陳平安,是不是有點勝之不武了?”

一份憑空得來的十四境,還有那把殺力高出天外的長劍,以及那個神性粹然的存在。

一件鮮紅法袍,在這山巔隨風飄搖,獵獵作響。

但是面容身形都開始恢復正常。

陳平安說道:“我要是有你這個歲數,今天這場問劍,你都看不到我的人。”

元兇哈哈大笑起來。

之後雙方不再言語。

黃衣男子,最後看了眼家鄉天下。

他緩緩擡起手,朝身邊那位年紀輕輕的人族劍修,豎起大拇指。

陳平安擡頭望向天上那一輪月。

許久沒有收回視線。

曾經擔心她遲遲無法躋身上五境,在一座嶄新天下會有危險,又擔心她成爲玉璞境後,肩上的擔子更重,而他又不在身邊。

擔心她無法天下第一人,又擔心她成爲天下第一人。

大概這就是喜歡。

讓一個人能夠不像自己。能讓樂觀者悲觀,能讓悲觀者樂觀。能從絕境中看到希望,有膽子去憧憬未來。

能讓一個貧寒困苦的陋巷少年,突然覺得自己就是天底下最有錢的人。

能讓一個連劍字都不會寫的草鞋少年,跨越山與海,默默練拳百萬,還要默默告訴自己,一定要成爲大劍仙。

陸沉說道:“放心吧,問題不大,哪怕拖月終究不成,誰都不算白跑一趟了。”

之後就是兩兩沉默。

唯有山風拂過,如有陣陣嗚咽。

蠻荒天下各地,在白澤敕令冬眠者醒來之後。

蠻荒腹地,一座冰凍萬年的千里冰川,突然開始消融,驀然間,就出現一位不着絲縷的曼妙女子,她的真身彷彿就是整座冰原。

她伸了個懶腰,擡起手掌,打了個哈欠,然後嗅了嗅,一步就跨越數千裡之地,來到一座雄偉城池,抿了抿嘴,城內一切生靈的鮮血,瞬間匯成一條鮮血長河,被她如飲酒一般喝光。一位上五境妖族和幾頭地仙修士,試圖以本命遁法遠離這座煉獄,被她幾個彈指,就打散元神,在空中綻放出幾朵血花。

一座歷史悠久、如今卻只能勉強維持宗字頭的山門,一幅祖師堂居中掛圖,並非歷代祖師的修士掛像,而是一幅古老山河圖,繪製了一處古戰場的慘烈廝殺。

一頭渾身浴血的大妖真身,它腳下是一大片的金身神靈屍骸。

然後掛像開始劇烈震動,這等開山老祖顯靈的異象,使得宗門上下,一個個激動不已,有資格在祖師堂敬香的老修士,與那些年輕修士,各自跪在祖師堂內外,一起瘋狂磕頭。畫卷中一具不起眼的妖族屍骸驀然跳起,神色僵硬,環顧四周,然後走出一位青年修士,他挑了張椅子坐下,伸手一抓,擰下一顆老修士的頭顱,放入嘴中大嚼起來。

反正這羣屬於自身道脈的後世螻蟻,萬年以來,都敬錯香了,不是死罪是什麼。

此外,一個建造在蠻荒某座福地之內的小門派內,有少年突然歪着腦袋,雙眼漆黑一片,怔怔出神。 www •ттkan •C〇

與此同時,蠻荒天下四面八方,那些早就各有歸屬的八件仙兵品秩,竟然同時切斷了與主人的大道牽連,最終朝一份方向飛掠而去。一瞬間,就導致了七位上五境蠻荒修士的重傷,其中一位被視爲天之驕子的年輕地仙,當場身死道消。

此外蠻荒各地,還有幾處異象,一道道蒼茫氣息,紛紛現世。

託月山這邊,不斷有山脈崩裂的巨大聲響。

如同一場問劍過後的天地迴響,與風聲相和。

陸沉終於打破沉默,問道:“代價是不是太大了點?”

陳平安長劍拄地,突然彎腰低頭,顫顫巍巍伸出一隻手,五指如鉤,伸手覆臉。

閉上一隻眼睛,還有一隻金色眼眸。

陸沉難得有膽戰心驚的時候,只當什麼都不知道。

片刻之後,陳平安擡頭微笑道:“境界什麼的,越喝酒越有。”

陸沉欲言又止,他其實不是隻說境界一事。

一旦自己收回道法,陳平安就會立即跌境。

練氣士從玉璞境跌落元嬰,武道從歸真一層跌落氣盛。

雖說此次問劍,成功劍斬飛昇境,收益不小,只是後遺症也大,比如重新躋身玉璞境所需要面對的心魔?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可不是什麼說笑的事情。

就更不談那場人性與神性之爭了。

大概這就是劍修?

這纔是劍修?

自己果然不適宜練劍。

之前差點就被孫道長說動了的。

陸沉提醒道:“陳平安,打個商量,真的不能再幹架了。”

再來一場類似的問劍,陸沉就真要擔心連自己都得交待在蠻荒天下了。

陳平安點點頭,“回了。”

第二百三十四章 夜宿古寺有妖氣第四百一十五章 人間最得意第九十九章 山神和竹刀第七十二章 黑雲第三百零一章 傷心第八百零二章 見個老先生第五百六十三章 忽如遠行客第十九章 大道第二十二章 止境第四百五十八章 入山登樓見故人第三百三十九章 怪人怪夢第七十三章 木人第二百六十二章 一葉扁舟,翩翩少年第三百零七章 眼底腳下第兩百一十九章 道士吟詩第二百四十七章 就此一別,山高水長第七百八十五章 無話可說第一百八十九章 猛字樓外說劍之二三事第七百章 新酒等舊人第八百六十九章 次第花開第一百八十一章 道理就在劍鞘裡第五百八十七章 陳清都你給我滾遠點第二百五十四章 精誠動人也傷人第四百一十一章 我要再想一想第七百九十一章 橫着走第二百三十五章 故鄉黃花黃第七百五十二章 無巧不成書第八百一十九章 問劍做客兩不誤第二十四章 相贈第一百六十一章 山水終有一別第二十八章 財迷第兩百一十七章 劍仙第一百三十五章 振衣第四十三章 少年和老狗第三百一十五章 他人爭渡我破境第四五百五十二章 單騎南下第一百四十八章 少年有事問春風第八百三十六章 火神求火第五百一十三章 遇見我崔東山第六百六十八章 四得其三第三百八十七章 紙鳶起飛鳥散第三百七十九章 前兆第七百三十四章 逢雪宿芙蓉山第五百零九章 人間燈火輝煌第六百一十五章 離真死了第八百三十八章 互爲苦手第七百八十六章 那就打第五百五十四章 登門做客吃頓拳第七百六十二章 歸鄉之返,開天之去第四百九十一章 出拳與劍第四百七十五章 水堵不如疏第二百三十一章 又見城隍爺第兩百零四章 故人來送劍去第二百六十三章 一道符第一百四十二章 百怪(中)第三百四十四章 聖人駕臨碧遊府第三十八章 九境第三百三十五章 廟堂與山野的對峙第八十三章 夢想第一百五十九章 送君已千萬裡第一百三十一章 書生弟子第五百五十四章 登門做客吃頓拳第八十六章 同道中人第十九章 大道第二百零二章 便是人間好時節第三百零三章 人間多不平第七百六十章 不對第五百二十六章 伏線拎起即殺機第一百四十九章 約戰第七百零一章 風雪中第五十五章 春風得意第七百零九章 白雲送劉十六歸山第三百四十二章 夜遊水神廟第七十四章 火龍走水第三百七十四章 他鄉遇故知第五百一十二章 出劍與否第五百三十四章 顧璨還是那個顧璨第四百九十二章 西山老狐亂嫁女第一百七十章 喝好酒的大宗師第四百三十一章 島上來了個賬房先生第七百六十七章 落魄山的鏡花水月第二十七章 點睛第一百八十四章 別有洞天第七百三十四章 逢雪宿芙蓉山第六百七十一章 天寒加衣第六百六十七章 簪子第一百一十一章 斗笠第八百二十二章 挑山第一百五十九章 送君已千萬裡第一百六十五章 如果陳平安在這裡第兩百一十八章 仙師駕到第三百九十六章 竹籃打水撈明月第二百九十四章 馭劍第八百零四章 一笑撫青萍第六百九十章 看門狗第一百五十七章 自古聖賢皆寂寞第六百零五章 世間人人心獨坐第一百六十章 少年已知愁滋味第七百八十八章 問劍去第一百零二章 白虹平地起
第二百三十四章 夜宿古寺有妖氣第四百一十五章 人間最得意第九十九章 山神和竹刀第七十二章 黑雲第三百零一章 傷心第八百零二章 見個老先生第五百六十三章 忽如遠行客第十九章 大道第二十二章 止境第四百五十八章 入山登樓見故人第三百三十九章 怪人怪夢第七十三章 木人第二百六十二章 一葉扁舟,翩翩少年第三百零七章 眼底腳下第兩百一十九章 道士吟詩第二百四十七章 就此一別,山高水長第七百八十五章 無話可說第一百八十九章 猛字樓外說劍之二三事第七百章 新酒等舊人第八百六十九章 次第花開第一百八十一章 道理就在劍鞘裡第五百八十七章 陳清都你給我滾遠點第二百五十四章 精誠動人也傷人第四百一十一章 我要再想一想第七百九十一章 橫着走第二百三十五章 故鄉黃花黃第七百五十二章 無巧不成書第八百一十九章 問劍做客兩不誤第二十四章 相贈第一百六十一章 山水終有一別第二十八章 財迷第兩百一十七章 劍仙第一百三十五章 振衣第四十三章 少年和老狗第三百一十五章 他人爭渡我破境第四五百五十二章 單騎南下第一百四十八章 少年有事問春風第八百三十六章 火神求火第五百一十三章 遇見我崔東山第六百六十八章 四得其三第三百八十七章 紙鳶起飛鳥散第三百七十九章 前兆第七百三十四章 逢雪宿芙蓉山第五百零九章 人間燈火輝煌第六百一十五章 離真死了第八百三十八章 互爲苦手第七百八十六章 那就打第五百五十四章 登門做客吃頓拳第七百六十二章 歸鄉之返,開天之去第四百九十一章 出拳與劍第四百七十五章 水堵不如疏第二百三十一章 又見城隍爺第兩百零四章 故人來送劍去第二百六十三章 一道符第一百四十二章 百怪(中)第三百四十四章 聖人駕臨碧遊府第三十八章 九境第三百三十五章 廟堂與山野的對峙第八十三章 夢想第一百五十九章 送君已千萬裡第一百三十一章 書生弟子第五百五十四章 登門做客吃頓拳第八十六章 同道中人第十九章 大道第二百零二章 便是人間好時節第三百零三章 人間多不平第七百六十章 不對第五百二十六章 伏線拎起即殺機第一百四十九章 約戰第七百零一章 風雪中第五十五章 春風得意第七百零九章 白雲送劉十六歸山第三百四十二章 夜遊水神廟第七十四章 火龍走水第三百七十四章 他鄉遇故知第五百一十二章 出劍與否第五百三十四章 顧璨還是那個顧璨第四百九十二章 西山老狐亂嫁女第一百七十章 喝好酒的大宗師第四百三十一章 島上來了個賬房先生第七百六十七章 落魄山的鏡花水月第二十七章 點睛第一百八十四章 別有洞天第七百三十四章 逢雪宿芙蓉山第六百七十一章 天寒加衣第六百六十七章 簪子第一百一十一章 斗笠第八百二十二章 挑山第一百五十九章 送君已千萬裡第一百六十五章 如果陳平安在這裡第兩百一十八章 仙師駕到第三百九十六章 竹籃打水撈明月第二百九十四章 馭劍第八百零四章 一笑撫青萍第六百九十章 看門狗第一百五十七章 自古聖賢皆寂寞第六百零五章 世間人人心獨坐第一百六十章 少年已知愁滋味第七百八十八章 問劍去第一百零二章 白虹平地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