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6章

沈錦固然因爲楚修明的心意感動,若是換成剛嫁給楚修明那會,她絕不會輕易開口,甚至就算有人問了,她也不會說的,可是如今看着楚修明的樣子,她也想盡一份力,何爲夫妻?相互扶持,同結一心罷了。

楚修明手指最終停留在了江熟,開口道,“這裡。”

沈錦見到楚修明做出選擇,就笑着摟着楚修明蹭了一下說道,“其實我也覺得是這裡啊。”

楚修明眼中帶出幾分笑意,既然做出了選擇,他整個人也就輕鬆了不少,手貼在沈錦的小腹上,聲音低沉柔和,“小騙子。”

“纔不是。”沈錦聞言,瞪圓了眼睛怒道,“你怎麼這樣啊,原來說我笨,現在說我是騙子,我騙你什麼了呢?”

楚修明貼在沈錦的耳上輕聲說了幾個字,就見沈錦剛剛還和滿月似得眼睛瞬間變成了彎月,就是嘴角都止不住的上翹,像只剛偷吃了葡萄的小狐狸,如果有尾巴的話,恐怕也要搖搖了,雖然沒有尾巴,可是沈錦穿着並蒂蓮圖案綴着流蘇繡鞋的小腳晃動了兩下,才說道,“大騙子。”聲音柔柔的,更像是嬌嗔一般。

“呵。”楚修明的笑聲低沉,沈錦沒忍住伸手揉了揉耳朵,然後轉身推了推楚修明。

楚修明看着自家小娘子嬌紅的臉,只覺得一夜的疲憊都消散了,伸手揉了揉沈錦柔軟的小肚子說道,“餓了嗎?”

沈錦捂着楚修明的手,很誠實的點點頭說道,“被你這麼一說,確實覺得餓了。”

楚修明捏了捏沈錦的手指說道,“讓安平伺候你梳洗更衣,想來廚房已經備好了早飯。”

沈錦從楚修明懷裡下來,等楚修明把地圖收拾好後,這才伸出手看着楚修明,楚修明握住沈錦的手,牽着她往外走,書房這樣的地方,沒有楚修明的吩咐是誰都不能進的,就是收拾東西,也只交給了趙嬤嬤,所以沒聽到傳喚,安平她們都是站在外面的。

安平已經把熱水都給備好了,沈錦這才把手從楚修明的手掌中抽了出來,因爲今日並不需要見客,所以沈錦就換了一身八成新的常服,發間僅用了梅花琉璃簪,腕上仍是楚修明送的那隻木質鐲子,其實這梅花琉璃簪也是楚修明送的,也不知道他從哪裡得來,顏色粉豔晶瑩,比外面開着的梅花還要嬌嫩幾分。

沈錦坐在梳妝檯前,看着上面的首飾盒,裡面都是她在府中常用的一些首飾,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好像裡面的東西都變成了楚修明送的,而她原來陪嫁的那些東西,都已經不知道被收到了哪裡,伸手抽出放着耳環的那一層,手指在裡面撥拉了一下,眼睛都笑着彎了起來。

那時候在瑞王府的時候,真要說起來,沈錦的東西已經不算少了,瑞王妃說女孩子都要嬌養,府中每季都會給五個姑娘十二套的新衣三套首飾,沈錦自然也有這些份例,在這點上也沒有下人敢剋扣。

只是府中有五位姑娘,衣服的料子和大致的樣式可以一樣,只是布料的顏色還是首飾的樣子都是不能重複的,每次都是沈琦她們先選,等到沈錦的時候,已經是最後了,能供沈錦選的已經很少了,更別提沈錦喜歡的。

十二套衣服和三套首飾,看着不少,可是對王府貴女來說,卻是不夠用的,京城之中攀比之風很嚴重,每次出門見客,身上都不能出現重複的。

若是隻有這些,沈琦她們也是不夠,可是沈琦是瑞王妃的女兒,在這上面自然是不缺的,而那時候許側妃得寵,瑞王見沈梓她們見的多,自然喜歡一些,沈梓、沈靜和沈蓉她們一撒嬌,瑞王就命人去外面採買了送來,下面的人送上來的東西,除了給沈琦的,也都緊着這三個女兒,被瑞王妃提醒了或者偶爾想起來,纔會賞沈錦一些。

就算陳側妃自己再節儉,想要多給女兒一些,能做到的也是有限,所以沈錦很少出門,自然沒什麼名聲,甚至有些人都不知道沈錦這個人,直到誠帝賜婚那次……

可是如今,沈錦手指一推,把放着耳環的小抽屜給合上,哪個女子不愛嬌,現在的她已經不需要再羨慕任何人了。

而且嫁給楚修明後,沈錦也發現了,京城太小了,像是把人給侷限在了那樣一個小圈圈中,能看的只是京城的繁華,能攀比的只僅僅是這些東西而已。

沈錦已經走出來了,扭頭看向一直站在她身邊的楚修明,沈錦抿脣一笑說道,“夫君,好看嗎?”

“恩。”楚修明走了過來,伸手輕輕捏了下沈錦肉呼呼的耳垂。

沈錦笑着把臉貼在了楚修明的手掌上,安平帶着丫環退到了後面,楚修明看着沈錦撒嬌的樣子,眼神落在了她腕上的木鐲上,他知道因爲東東的緣故,沈錦很少佩戴那些小件的首飾了,就害怕一個不留心,東東會把東西給吞下去。

楚修明心中明白,和沈錦相比,他這個當丈夫當父親的反而不夠好,在沈錦最需要人照顧的時候,他去了閩中,在孩子最需要人照顧的時候,他去了京城,手指輕輕捻了一下沈錦的耳洞,他還是想把小娘子養的嬌滴滴的,把她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就算知道沈錦不在乎這些,可是楚修明也想把所有的好東西都送到她的面前,別人有的,小娘子也不能少,就算是別人沒有的,小娘子也要有。

“餓了呢。”沈錦臉在楚修明的手掌上蹭了蹭,就站了起來笑着說道,“我們去吃飯吧。”

“好。”楚修明握着沈錦的手十指相扣,兩個人往外面走去,東東已經睡醒了,也被安寧抱了出來,廚房已經把東西給送了過來,趙嬤嬤給東東做了雞蛋粥,還有陳側妃專門讓人送來的棗泥羊乳發糕。

楚修明從安寧哪裡把東東接過來,沈錦端了雞蛋粥嚐了一口後,笑道,“味道還不錯啊。”

東東已經習慣了每天自己的飯,都要被母親分掉一些這樣的事情,板着小臉渴望地看着沈錦,“啊!”母親已經嘗過了,該輪到他了。

沈錦果然舀了一小勺,吹了吹後喂到東東的嘴裡,東東啊嗚一口給含到嘴裡,等沈錦把勺子抽出來後,就蠕動着小嘴,把粥給嚥了下去……東東吃飯很省事,不管喂他什麼,他都吃的很香,一點也不挑剔,陳側妃做的棗泥羊乳發糕只有一指寬,沈錦拿了一塊咬了口,眼睛亮了亮,然後把剩下的塞到了楚修明的嘴裡,不僅有紅棗的香甜還有羊乳的奶香,軟軟的,就算是大人吃味道也合適,楚修明看了一邊喂東東一邊自己拿着吃的沈錦一眼,這個味道更像是自家娘子喜歡的,而且看着那麼多的發糕,若只是給東東做的,就難免太多了一些……

等餵飽了東東,沈錦才讓安寧把他抱走,自己和楚修明開始用飯了,因爲已經吃了不少棗泥羊乳發糕,所以只用了粥和小菜,等用完了飯,楚修明忽然問道,“出府走走嗎?”

“好。”沈錦眼睛一亮笑道,然後看向趙嬤嬤,“東東可以出去嗎?”

“外面天寒,等暖和些了夫人再帶着小少爺出去吧。”趙嬤嬤聞言笑着說道。

沈錦伸手點了點東東的鼻子,笑道,“不是母親不帶你去玩,都是嬤嬤不讓你出去。”

“啊?”東東滿臉疑惑地看着沈錦。

趙嬤嬤眼角抽了抽,沈錦笑道,“那就把東東送到我母親那吧。”

“是。”趙嬤嬤恭聲說道。

楚修明有些無奈的看着沈錦,安平已經拿了披風、手暖和護耳來,趙嬤嬤問道,“將軍,需要備車嗎?”

“不用。”楚修明開口道。

趙嬤嬤又讓人去給沈錦換了靴子,仔細檢查了一遍後,這才讓楚修明帶着沈錦出門,安寧抱着東東,並沒有出門口,東東看着楚修明和沈錦離開,微微歪了歪頭,“父父!母七!”

沈錦聽見了東東的聲音,還轉身給他擺了擺手,東東伸着胳膊,像是想要被沈錦抱一樣,“啊!”

看着兒子的樣子,沈錦哈哈笑了起來,楚修明伸手按了按她的兜帽,說道,“小心把兒子都逗哭。”

“纔不會呢。”沈錦笑盈盈的,“有趙嬤嬤在呢。”

果然趙嬤嬤接過東東,輕輕顛了顛說道,“小少爺,將軍和夫人去給小少爺買糕糕了,嬤嬤帶着小少爺去找外祖母好不好?”

東東聽懂了糕糕和外租母,果然不鬧了,外祖母那有好多吃的,還有很好玩的人,蹬了蹬腳,然後指着外面,“嗷!”

楚修明其實也是臨時起意想陪着沈錦到外面走走的,趙端他們想來都在補眠,就算公事重要,也不差這麼一會的功夫,他們是從將軍府的側門出去的,因爲過年的緣故,街道上喜慶了許多,掛着許許多多的紅燈籠……

京城中,雖然瑞王說的是,直接把沈琦和永樂候世子打暈帶走,可是瑞王妃卻不準備真的如此,瑞王妃覺得沈琦已經大了,應該能自己做出選擇了,瑞王妃看着女兒,緩緩把事情說了,並沒有提楚修遠的事情,“我與你父王是必須走的,沈蓉在前兩日已經被送到太后身邊了。”

沈琦心中一顫,就算隱隱有些察覺,可是她不知道情況已經到了如今地步,瑞王妃接着說道,“你父王的意思,是直接把你和女婿打暈了帶走,我卻不想如此,你自己來選擇吧。”

“母親……”沈琦的心很亂,甚至有一瞬間,她覺得父王的法子也沒什麼不好,什麼都不知道的話,就不用像這般掙扎了。

可是很快沈琦就冷靜了下來,又爲自己剛剛的想法內疚,若是瑞王和瑞王妃真的這般做了,那麼自己以後就不會覺得也有遺憾或者怨恨了嗎?

恐怕會的,那時候她會想爲什麼不提前問過她,要隨意幫她做下決定。

可是如今她又該怎麼辦?其實沈琦爲難的並非是自己,而是永樂候世子該怎麼辦,若是讓永樂候世子不管永樂侯府?恐怕不行的,因爲永樂候世子如果和她走了,誠帝最後肯定會怪罪到永樂侯府上。

就算是永樂候世子和家裡不親近,可那到底是他的父母家人,永樂候世子真的能看着他們不管嗎?若是他真的這般做了,怕是沈琦自己心中也會有芥蒂了,如果告訴了永樂候?沈琦一想就知道,永樂候定會告訴誠帝出賣瑞王府,用以保全自己的。

若是不告訴永樂候世子,就把他帶走呢?沈琦緩緩吐出一口氣,若是等出京後,永樂候世子得知了,永樂侯府被瑞王府拖累,又因爲他的失蹤,被誠帝治罪的消息,怕他們夫妻的情分也到了盡頭,說不得反而結了死仇。

如果自己選擇留下的話,當誠帝知道父王和母親離開的事情,定會拿了她去問話,就算她絲毫不知情,怕是也……那時候永樂侯府的人也不會相信,只會怪罪她牽累了他們吧。

不過也確實如此,若是她自己走了,永樂侯府雖然會吃點苦頭,卻不會有事的。

沈琦知道母親告訴自己這些,是爲了她着想,若非真的在乎她這個女兒,完全可以什麼都不告訴她,這樣更是少了幾分風險,就像是對待沈梓那樣。

“琦兒,你還有寶珠。”瑞王妃看着女兒的模樣,開口道,“如今的情況,不管是你父王還是我,都不想看到的,你父王與我本是想避開的,奈何……英王世子和誠帝都不會放過我們,若不是得知了什麼,太后怎麼會做下如此決定,知子莫若母。”

沈琦咬了咬脣說道,“母親,我與你們走。”

瑞王妃看着沈琦,心中也是酸澀,她本不想讓女兒經歷這些的,誰知道造化弄人,若不是當初的私心讓女兒早嫁了永樂候世子,是不是今天就不會這般痛苦了。

坐下這樣的決定,沈琦整個人像是虛脫了一般,靠在椅子上,眼淚忍不住的一直流下,“我留下的話,反而不好。”

瑞王妃起身走到了沈琦的身邊,伸手把她摟到懷裡,“是我的自私,我不願看到你以後恨我。”

“母親。”沈琦哭了起來。

瑞王妃輕輕撫着沈琦的發,“永樂侯府不會有事的,不過女婿的那個世子,怕是做不成了。”

沈琦邊哭邊聽着母親的話,“不要小瞧永樂侯府,這樣的情況,就算誠帝再糊塗,他也不會輕易得罪了這般的世家貴族,你自己與我們走了,反而會使得誠帝覺得永樂侯府可用,因爲他覺得永樂侯府的人定是恨透了瑞王府。”

“女婿受的那些委屈,也只是暫時的。”瑞王妃的聲音柔和,卻像是可以安定人心一般,“等以後,會補償的。”

沈琦低低應了一聲,瑞王妃微微垂眸說道,“分開只是暫時的,不過你要記得……既然已經選擇自己與我們走了,就不要透露任何消息給女婿,女婿……藏不住事情,誠帝又是多疑的性子,女婿什麼都不知道,更容易取信於他。”

“恩。”沈琦使勁點頭,“母親,他不會有事的對嗎?”

瑞王妃眼神閃了閃說道,“會活着的。”只是女兒與他之間……怕也是破鏡難圓了,其實不管如何選擇,他們兩個怕都很難再在一起生活了。

瑞王過來的時候,沈琦已經冷靜下來了,瑞王妃叫人打了水,重新着沈琦梳妝了一番,瑞王只覺得女兒眼睛有些紅,問道,“這是怎麼了?”

“王爺。”瑞王妃開口道,“倒也沒別的,只是我與琦兒說了初二晚上的事情。”

瑞王有些驚訝看着瑞王妃和沈琦,“怎麼與琦兒說了?”

瑞王妃開口道,“以後的路,前途未卜,總歸要琦兒自己選擇纔好。”

沈琦看向瑞王,她因爲大哭了一場,聲音還有些低啞,“父王,我知道父王和母親都是爲我着想,我自己與你們走。”

“那女婿呢?”瑞王問道。

沈琦抿了下脣說道,“父王,雖然我們兩個是夫妻,可是夫君還有永樂侯府的親人,我也有你們。”

瑞王嘆了口氣說道,“想來女婿會理解你的。”

沈琦勉強笑了一下,倒是沒有再說什麼,“這事情瞞着夫君比較好。”

瑞王想了一下說道,“這畢竟是你們夫妻的事情,自己決定就好。”

沈琦點點頭沒再說什麼,瑞王妃看向瑞王,說道,“等初二那日,你就與女婿一併來,晚上的時候,自然會安排人給女婿灌醉,到時候你就與我們走。”

“我知道了。”沈琦記了下來。

在誠帝發現瑞王一家不見的時候,已經是初三的下午了,若不是瑞王妃有意保全這些親信,也要放鬆誠帝的戒備,讓誠帝安排了不少人進王府,怕是還能再瞞一段時間,大年初二正是永樂候世子陪着沈琦回孃家的日子,一時高興永樂候世子難免陪着瑞王多喝了幾杯,直接醉倒了,沈琦就讓人回永樂侯府與長輩說了一聲,畢竟永樂候世子這樣還真不適合。

永樂候世子這一覺睡的時間很長,若不是府中誠帝的人感覺到不對,這才發現事情不對了,瑞王、瑞王妃和沈琦都已經不見了蹤影,就剩下永樂候世子還昏迷不醒,等消息傳到誠帝哪裡,誠帝再派人來後,已經晚了。

此時的瑞王一家已經在客仙居的暗中幫助下,從趙家老宅的密道離開了京城,藏到了最終的井底,那裡不愧是趙家專門收拾出來的,從井底下去後,有一個僅供一人通過的暗道,爬大概一盞茶的時間,就能進入一個密室,分內室和外室的,裡面什麼東西都是齊全的,不算大卻足夠他們幾個人了,內室裡面還用屏風隔出了單獨的休息間。

翠喜正在裡面等着他們,見到瑞王妃就把大致的事情與她說了一下,沈琦一直跟在瑞王妃的身後,瑞王妃讓翠喜給沈琦倒了杯水,瑞王見到這裡的環境鬆了一口氣說道,“比我想象中還要好點。”

瑞王妃嗔了瑞王一眼,他們奔波了一路也都累了,翠喜給衆人都倒了水,不過瑞王的這句話明顯讓這些護送他們的人鬆了口氣,他們現在屬於逃亡,若是瑞王再講究,他們也難辦,雖然從上面得到的命令是讓他們做主,只要把人平安送到就可以,可是誰也不想一路上爭吵不斷,和幾個不好相處的人一併冒險。

邊城中,楚修明已經把自己的猜測和計劃與衆人說了。

楚修遠臉色一變,“慈幼院?”慈幼院是天啓太、祖皇帝命人設立的,因爲戰亂使得很多孩子變成了孤兒,甚至有不少剛出生的嬰孩被人遺棄,無人照顧,其中女嬰居多,太、祖皇帝也是平民出身,自然知道這些情況,在國庫都不夠充裕的情況下,從國庫播出了一半資金,又從內庫出了另外一半,再加上衆世家的捐贈,這才使得慈幼院在天啓朝修建了起來。

慈幼院就是個收養孤兒的地方,那些孩子因爲各種原因變成了孤兒,又或者被遺棄已經夠可憐的,可是英王世子竟然還……

“重點放在江熟的這個慈幼院。”楚修明看着衆人開口道。

“若是英王世子真的把人藏在江熟的慈幼院……”趙端的話有些猶豫,因爲那時候江熟水患,孩子還那麼小,會不會出事了?

王總管也開口道,“不僅如此,就算水患退下後,英王世子還會把人留在江熟嗎?”

林將軍沉思了一下說道,“將軍此舉有些冒險。”

金將軍卻持有不同意見,“我倒是覺得,英王世子那般的人,說不得就是覺得最危險的地方纔是最安全的,若是沒有那次的水患,恐怕過不了多久,他就會把那孩子轉移,可是恰巧因爲那次的水患,死了不少人,很多孩子的來歷也就對不上了,更容易隱藏起來。”

其實金將軍所想的正是楚修明會選擇以江熟爲主的原因,“英王世子是個喜歡劍走偏鋒的人。”趙管事也說道。

衆人也沒再說什麼,默許了這樣的選擇,幾個人商量了派多少人什麼人去江熟,不僅是江熟還要去豐曲,除此之外爲了隱藏真正的目的,最好再選晏城周圍可能是英王世子據點的幾個慈幼院一併派人前去,與此同時再派人去山脈附近,毀掉英王世子的糧草。

而此時的沈錦已經讓人把薛喬和送薛喬來的那些人送到了將軍府後門口,那裡還有給他們準備的一輛馬車與乾糧,馬車自然不如薛喬來時乘坐的那輛,沈錦是帶着安寧一併來的,薛喬看着沈錦的眼神帶着猜疑和惶恐,沈錦倒是笑的格外純善說道,“表姑娘一定也想孩子了,所以也不多留了,其實我想着要留你一併過完年的,可是夫君沒同意。”

薛喬心中其實不願意離開的,可是現在不是她一個人,所以什麼話也不能說,萬一他們回去與英王世子說了,那麼她就完了,可是這樣回去,恐怕……薛喬抿了抿脣,手指整理了一下碎髮,柔聲說道,“我都要走了,表哥也不願意來見我一面嗎?”

沈錦笑着說道,“我不太想讓夫君見你呢。”

薛喬面色變了變說道,“郡主不覺得這般太過霸道了嗎?”

沈錦很誠實地搖了下頭,“而且不管我是不是霸道,都和你沒什麼關係的。”

薛喬咬了下脣,說道,“難道你真的不想知道那個孩子的下落?”

“你又不知道在哪裡。”沈錦皺了下眉頭說道,“而且有夫君在,這樣的事情也不需要我管。”

薛喬眼睛眯了一下,沈錦卻不願再多說什麼,“安寧,送表姑娘上馬車,派人護送他們出城。”吩咐完了,沈錦就笑了一下,帶着人進去了。

安寧得了吩咐就站在薛喬身邊說道,“表姑娘請。”

薛喬取了腕上的一對玉鐲放到了安寧的手中,柔聲說道,“這位姑娘,能麻煩你與我表哥……”

“不能。”安寧直接把那對玉鐲給收了起來,雖然沈錦讓人把薛喬看管了起來,也檢查了薛喬的行李,可是薛喬首飾這類的卻沒有讓人動,所以她如今纔拿得出這般東西送與安寧。

安寧也得了沈錦的吩咐,不管薛喬送什麼東西只管收着就是了,事情不做就是了。

薛喬被噎了一下,莫非她和沈錦犯衝?就連身邊的人也都和她過不去,薛喬抿了抿脣說道,“那麻煩姑娘,不如我帶着人自己走,不需要侍衛的護送。”

安寧看着薛喬,忽然問道,“爲什麼你會覺得,沒有將軍府的侍衛護送的話,你能安全走出去?若不是看在你是將軍表妹這個身份上,我家夫人怎麼會費這樣的事情……”安寧皺了皺眉頭,“別耽誤時間了。”

薛喬聽到安寧的話,眼睛眯了一下,也看出了安寧眼中隱藏的不耐,微微垂眸就說道,“也好。”說着就扶着丫環的手上了馬車,安寧和嶽文打了個招呼後,嶽文一揮手,就見那些士兵直接給剩下的人眼睛蒙上,然後放在了板車上,直接被拉着往城外送去。

其實這樣是多此一舉的,只是不知爲何沈錦這般吩咐了,嶽文也就照做了。

而坐在馬車裡的薛喬自然注意到了外面的情況,可是還沒等她再看,就被刀柄壓在了車窗上,看着外面的侍衛,薛喬很識時務的關了車窗,坐在馬車裡心中隱隱有了猜測,她來到邊城後,根本沒見過楚修明的面,而且這次沈錦……像是很匆促的在趕他們走,還有安寧不經意透露的消息。

莫非楚修明根本不在?想到這個可能,薛喬不由自主坐直了身子,沈錦雖然從別人那裡知道了一些往事,可是到底拿不住楚修明的想法,這纔不敢對她如何,甚至是選了把她關起來這樣的方式來逼供,因爲沈錦不敢讓她有外傷。

如今楚修明怕是要回來了,沈錦不想讓楚修明見到她,卻又不敢殺了她,免得楚修明問起來不好交代,這才匆忙讓人把她送走。

就像是安寧說的,這裡很多人都恨透了她,如今這些人也知道了,那個孩子並非她所出,最後一點顧忌也消失了,殺了她比放了她更簡單一些,不過是因爲邊城沒有真正做主的人,所以才選了這條路。

會選在楚修明回來之前,把她放走,恐怕就是沈錦自己的小心思了,薛喬覺得易地而處,她也不會讓一個差點與丈夫有婚約的女人再見丈夫的,越想越覺得可能,薛喬咬了咬脣,不過只是這些怕是見到英王世子也不好交代,除非她能帶去更有利的消息。

楚修明這麼久不在邊城是去哪裡了?薛喬畢竟在英王世子身邊幾年的時間了,心中揣摩了一下,已經有了決定,咬了咬牙,這也怪不得她了,若是她死了什麼都沒有了,而且英王世子……不過要怎麼說,才能更取信於英王世子呢?還有那些人,粗粗一瞧,也能看出幾個人情況不太一樣,

而此時的沈錦等安寧回來後,就讓人去請了茹陽公主和忠毅候來,見到他們二人的時候,沈錦瞪圓了眼睛,看着胖了不止一圈的茹陽公主,她沒有見過忠毅候原來的模樣,所以倒是分辨不出,可是如今看來,忠毅候瞧着也有些胖了。

因爲有安寧在,沈錦倒是不擔心忠毅候會忽然暴起,而且他們的兒女還被關着。

茹陽公主看着沈錦的眼神帶着恨意,沈錦倒是和和氣氣的,先請他們坐下後,又讓人端茶倒水了才笑道,“果然邊城這邊的水土養人,我瞧着堂姐的氣色都好了不少。”

忠毅候沒有吭聲,可是在茹陽公主說話前,手輕輕按了她的手一下,茹陽公主咬了下牙問道,“沈錦,你到底要做什麼?”

其實不用忠毅候提醒,茹陽公主也不會發脾氣,她不是傻子,心中更是明白,如今落在了永寧侯的手上,怕是凶多吉少了,不說別的,就是她在那個獨臂的人示意下寫的那些密信……誠帝雖然是她的父親,如果知道真相卻也不會放過她的。

若是隻有她自己,茹陽公主怕是有選擇自盡的勇氣,可是她還有丈夫和孩子,在連餓了幾日後,茹陽公主屈服了,如今更是騎虎難下了,他們一家人的性命都被拿捏在了永寧侯的手中,其實茹陽公主心中對誠帝也是有怨氣的,若不是他讓自己一家人來這邊,他們也不會落到如此境地。

如今沈錦派人把他們請來,茹陽公主心中格外不安,外面的情況如何,她根本不知道,唯一知道消息的途徑,就是他們需要自己寫的密信內容,莫非楚修明要反了?那麼他們一家對邊城來說還有利用價值嗎?

這麼一想,茹陽公主心中就格外的不安。

沈錦開口道,“堂姐離開家這麼久,想來也想家了吧,我準備派人送堂姐回去呢。”

茹陽公主面色一變,滿是慘白說道,“沈錦,當初在京城是我有眼無珠開罪了你……”說到最後竟然落淚,“你連一個年都不願意讓我們一家人過了嗎?”

其實在京城見到茹陽公主的時候,她也是個難得的美人,可是如今這般哭起來的時候……

忠毅候也紅了眼睛,卻沒有開口,沈錦看着他們兩個的模樣,說道,“我知道堂姐是因爲將要回京,喜極而泣,只是……”

“什麼?”茹陽公主也不哭了,看向了沈錦追問道,“你真的放我們回京?我願意對天起誓,絕對不和任何人說邊城的事情!”

忠毅候也是點頭,沈錦說道,“我又不是綁匪,放心吧堂姐,我這次請堂姐來,就是先與你打個招呼,你回去收拾下東西,也和堂姐夫、孩子好好告別,等過兩日,夫君就安排人送堂姐回京了。”

茹陽公主愣住了,忠毅候倒是先明白過來,“只讓公主一人回京?”

“恩。”沈錦眼睛彎彎的笑的格外真誠說道,“畢竟過年啦,堂姐也回京看看吧。”

“那駙馬他們呢?”茹陽公主追問道。

沈錦開口道,“放心吧,夫君說會派人好好照顧他們的。”

看見茹陽公主還想再說,沈錦開口道,“是夫君讓我告訴你一聲的,順便問問需要不需要幫着準備些東西?堂姐回京後,都要送給誰呢?”

茹陽公主看向了忠毅候,忠毅候臉色也很難看,不過這裡根本並沒有他們說話的餘地,就像是沈錦說的,是永寧侯來告訴他們一聲,並非是來找他們商量的。

等沈錦吃完了三塊核桃酥後,茹陽公主才問道,“永寧侯想讓我做什麼?”

“夫君也準備了一些東西,到時候茹陽公主一併送給陛下吧。”沈錦笑盈盈地說道,“其實我們一直沒有虧待過堂姐一家人,夫君也是鎮守邊疆保護着天啓,真正可恨的是英王世子纔是,英王世子和蠻族勾結,我聽說有蠻族在晏城周圍活動呢。”

第072章第010章第073章第059章第059章第063章第121章第080章第125章第043章第025章第084章第068章第126章第111章第063章第082章第067章第037章第045章第070章第146章第125章第118章第086章第051章第138章第100章第007章第026章第100章第031章第081章第039章第136章第014章第037章第140章第035章第087章第096章第128章第072章第006章第115章第122章第100章第068章第124章第018章第055章第087章第88章 補全第046章第023章第058章第078章第146章第034章第147章第009章第037章第086章第146章第001章第034章第141章第143章第086章第143章第010章第134章第009章第107章第008章第012章第52章第023章第063章第029章第110章第52章第008章第107章第047章第027章第074章第52章第099章第075章第051章第52章第034章第055章第078章第002章第041章第026章第001章第049章
第072章第010章第073章第059章第059章第063章第121章第080章第125章第043章第025章第084章第068章第126章第111章第063章第082章第067章第037章第045章第070章第146章第125章第118章第086章第051章第138章第100章第007章第026章第100章第031章第081章第039章第136章第014章第037章第140章第035章第087章第096章第128章第072章第006章第115章第122章第100章第068章第124章第018章第055章第087章第88章 補全第046章第023章第058章第078章第146章第034章第147章第009章第037章第086章第146章第001章第034章第141章第143章第086章第143章第010章第134章第009章第107章第008章第012章第52章第023章第063章第029章第110章第52章第008章第107章第047章第027章第074章第52章第099章第075章第051章第52章第034章第055章第078章第002章第041章第026章第001章第04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