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5章

沈錦並不知道楚修明和楚修遠在書房說的事情,雖然她心裡明白,在年後不久,恐怕楚修明就要離開了,這使得沈錦更珍惜和楚修明在一起的日子,一家三口每天都親親蜜蜜的在一起。

沈熙和趙駿倒是趕回來了,信件雖然用不上,可是帶來了一個消息,他們想要趕上楚修明他們就從小路走,誰知道走岔路了,就從澎域那邊繞路,只是畢竟澎域那邊靠近英王世子晏城,那是英王世子的地盤,所以幾個人喬裝打扮,只選了偏僻小路來走,誰知道竟讓他們發現了……

“空村?”說話的是趙端,他滿臉異色,有些奇怪的說道,“怎麼會如此,那一片近年來都是風調雨順的。”沒有大的天災人禍,不可能同時出現這麼多的空村。

不僅是趙端,在場的衆人臉色都有些不好,楚修遠問道,“可知道是怎麼回事?”

沈熙和來的時候像是變成了兩個人,不僅黑了瘦了,精神勁也好了很多,而趙駿沉默地站在沈熙的身邊,楚修明開口道,“先坐下。”

兩個人這才坐下,趙管事給兩個人倒了水,他們是剛回來,身上的衣服都沒來得及換,端着水喝了幾口,楚修明才問道,“具體說說。”

“是。”開口的是沈熙,“因爲急着趕回來,所以我們決定從澎域那邊繞路,爲了安全起見,選的都是偏僻的小路甚至是山路,可是在走到……”

衆人沉默的聽着沈熙的話,趙駿時不時補充一些,多是周圍的環境和地形,因爲需要補充乾糧,所以他們並非完全逼着人走,有時候會找了村莊來購買交換乾糧,甚至坐下來吃頓熱的湯飯。

而且這次趙家也派人來與他們帶路,其中有一個人就是跟着人來這邊山裡收過山貨的,倒也不會迷路。

若非有這個人帶路,他們也是萬萬不可如此冒險的,可是當他們發現第一個空的村莊時,還沒有太過驚訝,畢竟這邊的村落大多都是十幾戶最多不過三十來戶組成的,難免因爲一些事情遷移了也說的過去,可是當遇到第二個的時候,幾個人心中就覺得有些不對了,就是那個帶路的人也說,去年的時候,他們來收山貨,這邊還有不少人。

這裡最近的一個村子,想要去城裡都要走近兩天的路,趙家會每年來這邊收一次山貨,也是因爲有個管事就是這邊山裡走出去的,知道這邊山民不容易,辛辛苦苦弄些山貨,卻往往賣不出好價錢,所以管事在和趙儒說了以後,每年都會來這邊收一次,給的價錢也很公道,漸漸地這邊的大小村落都喜歡把東西留下等着趙家人來。

在第二個村落的時候,他們就仔細檢查了,發現所有人家中都沒有食物,但是有的人家衣物什麼卻都在,有的人家像是收拾了東西搬走的,那些衣服都在的,看起來離開的有些慌亂,甚至還有一個侍衛發現了被隱藏的血跡……可是並沒有發現任何屍首。

這讓沈熙他們的心就有些發沉了,最後冒險去了一個離城鎮較近的村子,這次村子倒是沒有什麼事情,他們甚至打聽了一下那些已經空了的村子的消息,大多人都是不知道的,直到後來他們到了鎮上,一家酒樓的小二倒是知道一些,他們酒樓當初也是一直和這邊的人收山貨的,還有獵人打的一些野味,前段時間一直和他們合作的人,說官府說要封山,說給他們重新安置了地方,不會安排了房子還分了良田,不少人都動心了,可有些人也不願意離開原來的地方,特別是這些獵戶,他們也沒別的謀生手段。

後來明明到了交貨時間,可是這個獵戶也沒來,酒樓的管事還嘟囔了幾天,不過也沒當一回事,只以爲是搬走了。

沈熙他們打聽到消息後,並沒有在鎮子上多停留,買好了乾糧後就再一次入山了,他們也發現了一個規律,就是那種遠離人煙,消息不靈通的村落都已經沒有人了。

“後來我們在山裡發現了一個小男孩。”沈熙開口道,“人已經帶回來了。”

“把人帶過來。”楚修明等人此時心裡都沉甸甸的,趙管事和王總管對視一眼,心中都有些猜測。

很快就有人把那個孩子帶過來了,那孩子看着只有四五歲的樣子,小臉緊繃着看着衆人,沈熙起身帶着孩子坐在了他的身邊,先給這個孩子倒了水,說道,“小虎子別怕。”

被叫小虎子的男孩點了點頭,楚修明聲音不禁溫和了許多問道,“小虎子,你多大了?”

“七歲。”小虎子倒是口齒清楚。

楚修明眼睛眯了一下,問道,“能和我說下是怎麼回事嗎?”他沒有特別問什麼,想來路上的時候,沈熙他們已經交代過了。

小虎子點點頭,說了起來,他說的並非官話,口音也有些奇怪,卻不會讓人聽不懂,不過聽着有些費勁。

其實小虎子說的和沈熙他們打聽到的相似,不過他們村子都不準備搬,畢竟是祖祖輩輩生活的地方,可是那一日,他幫着家裡幹完了活,就和村裡的幾個小孩一起去玩的時候,村裡就來了一隊人,其中就有那個讓他們搬走,說會分房子和良田的人。

那時候他和幾個小夥伴在玩躲貓貓,小虎子藏的很隱蔽也有些遠,因爲他知道家裡是不願意走的,又好不容易藏到這麼隱蔽的地方,村裡人都出去了他就該暴露了,所以就繼續躲着,可是後來他發現不知道老村長說了什麼,就見領頭的那個人忽然動手了,然後小虎子被嚇得根本不敢動了,跟在那人身後的人把村子裡所有人都抓走了,遇到敢反抗的就直接動手,甚至還把一個村子裡最厲害的獵戶給殺了……

那些人搬走了所有人家的糧食,就是家養的雞鴨豬這類的都沒有放過……小虎子就眼睜睜看着親人還有那些小夥伴們被帶走。

再多的事情,小虎子也不知道了,楚修明鋪開地圖,找到沈熙他們說的山,然後根據趙駿說的找出了那些村落大致的位置,最終眼神還是落在了他派了探子的那片山脈,莫非他猜錯了,那裡並非是英王世子藏兵之處?

“小虎子,你知道那些來的人,都是天啓人嗎?”楚修明看向小虎子問道。

小虎子想了想說道,“我不知道,對了,他們挺高挺壯的,好像比領頭的那個人高上一頭。”

“你看見他們的武器是什麼樣子嗎?”楚修明沉聲問道。

小虎子想了想說道,“不清楚。”

楚修明看向楚修遠,楚修遠讓人拿了幾樣兵器進來,一一詢問,小虎子都搖頭最後纔有些猶豫的指着一把刀說道,“和這個有點像,但是比這個要短一些,不過我離得有點遠,看的不太清楚。”

聽到小虎子的話,在場的衆人面色一變,倒是楚修明只是點頭對着楚修遠吩咐了兩句,楚修遠讓人把東西都給抱出去,沒多久又拿了一把彎刀來,當看見這把彎刀時候,小虎子尖叫了一聲說道,“就是這個,但是好像又不太一樣……”

果然是最壞的一種結果,這種彎刀是蠻族最常用的一種武器,因爲部落不同,有些武器也略有分別,而楚修遠拿來的這把是戰利品,不過這把更加華麗並非一般蠻夷用的。

又問了幾個問題後,楚修明就讓人把小虎子給送到了正院,交給了沈錦安排,而此時議事廳中的人,面色都是格外那看,因爲竟然在他們知道的情況下,蠻夷竟然已經到了天啓內,若不是這次沈熙他們正好繞路過去,恐怕還不知道這點。

“請林將軍他們過來。”楚修明開口道。

“是。”趙管事直接出門,派人去請了林將軍、吳將軍和金將軍三人來。

趙端皺眉說道,“這般看來,英王世子抓這些人是爲了什麼?若非這次湊巧,恐怕根本不會有人注意到有這麼多人失蹤。”

畢竟那些村落都是消息閉塞的,就算有些人知道,也會像是鎮子上小二那般以爲,他們這些山民搬了地方,被分了良田和房子,而且不像是蠻族的作風,因爲那些人進了村子一般都是燒殺搶掠,可是根據沈熙他們說的,倒更像是有目的的,還進行了隱瞞,不僅血跡都打掃了,就是屍首也沒有留下,小虎子口中的那個獵戶不會是唯一一個反抗被殺的。

“其實我們忽略了一點。”楚修明忽然說道,“銅礦、鐵礦就和銀礦這類的都是掌握在朝廷的手中。”不過邊城這邊也有自己的,是暗中開採的,這也是爲何他們的兵器從來不缺的原因。

趙管事想了一下說道,“英王世子手下那些武器是如何而來?甚至……我們一直在查是誰私自販賣了兵器給蠻族,卻是隻從朝廷這邊查的,如果是英王世子……”

“莫非是人手不夠,或者發現新的。”趙端開口說道,“所以他們需要採礦的人,卻又不能光明正大的,才選了這般辦法。”

“還有一個可能。”王總管思索了一下說道,“就是晏城周圍能弄來採礦的人已經沒有了,所以英王世子必須冒險往周圍抓人,開始的時候提出房子和良田,一是爲了騙那些人自願過去,二是爲了給這些人消失找個理由。”

楚修遠握緊了拳頭,一時間衆人都沒有再開口,而楚修明明顯是在思量着什麼,等三位將軍都被請來了,趙管事就把大致的事情說了一遍,林將軍皺眉說道,“莫非那次的水患……”

楚修明說道,“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他的雙手交叉放在桌子上,看着衆人,等他們都停止了討論,“好消息,恐怕英王世子的兵馬遠沒有我們所想的那麼多。”

“對!”金將軍聞言一喜說道,“那般重要的地方,竟然都需要蠻族人,恐怕是因爲英王世子手中的人馬根本不夠。”

楚修遠只覺得心中一寒,說道,“如果那些蠻夷手中的武器更加充足和精良……”

本身蠻夷就很難對付了,畢竟他們更加兵強馬壯,而天啓這邊更多的是依仗着兵器上的優勢,若是蠻夷那邊有充足的兵器……楚修明點了點頭,這就是他要說的壞消息。

趙管事緩緩吐出一口氣,“起碼這也解釋了,爲何英王世子至今都沒有和誠帝真正動手。”

“怕是快了。”楚修明開口道,“恐怕正是因爲對方的需求加大,所以纔會派人到澎域這邊擄人。”

趙駿和沈熙都在一旁聽着,他們第一次這麼明確的認識到自己的不足,這些人竟然只從他們帶回來的這麼一個小消息推測了這麼多出來,那僅剩的一點傲氣也被打磨掉了。

“那麼就提前動手吧。”楚修明看向衆人說道,本想大家一起過個好年,可是如今恐怕等不到了。

“是。”衆人面色一肅說道。

楚修明看向了沈熙說道,“沈熙,你去接應瑞王和瑞王妃。”

“父王和母親?”沈熙有些疑惑地看向了楚修明。

楚修明點頭,沈熙並不知道楚修遠的事情,他也沒準備現在說,“誠帝要對他們動手,太后送了消息出來,他們準備從密道逃出京城,我已經讓客仙居安排了人,你到……”

沈熙起身走到楚修明這邊,楚修明點着地圖給他說了起來,又安排了人手,沈熙開口道,“我知道了。”

楚修明擺了擺手,沈熙就退下去了,這還是他第一次獨自出任務,心中難免有些不安,楚修明也知道那份遺詔的重要,開口道,“我會安排一名軍師和你去。”

沈熙這才鬆了口氣說道,“好。”

楚修明又看向了林將軍說道,“林將軍你去接收禹城,趙駿你跟着林將軍。”

“是。”林將軍和趙駿起身恭聲應下。

楚修明接着說道,“重新安排禹城的守衛,和邊城能聯繫起來。”

林將軍應了下來,楚修明讓他們兩個人坐下後,“金將軍和吳將軍,你們兩位兵分兩路……”

金將軍和吳將軍都認真聽着,楚修明給他們兩個劃分了一下區域,然後說道,“還有一個任務,查探一下英王世子到底是從哪裡和蠻夷進行交易的,若是能找到那條線,就直接毀了。”

“好。”金將軍和吳將軍一一應下。

趙管事看向楚修明說道,“將軍覺得那可能是什麼礦?又該如何是好?”

楚修明開口道,“其實當初我們就猜測過,英王世子起兵的地方爲何不是江南那邊,最後猜測是江南那邊被當成了錢袋子。”

趙端吸了一口冷氣說道,“莫非是銀礦或者銅礦?”

“我倒是覺得更可能是鐵礦。”吳將軍開口道。

王總管點了下頭,倒是沒說什麼。

如果沒有親眼所見,楚修明也不敢確定,如今都是推測,楚修遠開口道,“我覺得怕是銀礦或者銅礦。”

“可如果是這兩樣的話,英王世子怎麼可能容許蠻族沾染?”王總管反駁道,畢竟這可是起兵所需的錢袋子。

“如今可以肯定的是,哪裡有人或者東西。”楚修明打斷了他們之間的爭吵,“是什麼卻不重要了。”

“對,重要的是現在要怎麼做。”趙管事開口道。

趙端皺起了眉頭,楚修明說道,“不管是什麼,英王世子一定很看重那裡,現在的情況,那些東西只能是錦上添花。”

林將軍一直到現在纔開口說道,“將軍說的是。”

“將軍決定怎麼辦?”趙管事問道。

楚修明開口道,“原計劃,放火燒山。”

不管是銀礦還是銅礦,如果再早些發現,倒還是要重點對付,而現在的情況,不管是哪一方最重要的都是糧草,楚修遠沉思了一下說道,“會不會,英王世子和蠻族就是用這個礦來和蠻族做的交易?或者這個是先期交易內容?”

楚修明點頭,其實他也是如此猜測的,“在早些時候,若是銀礦或者銅礦自然是很重要,英王世子絕對會藏的很嚴實,可是現在的情況,對英王世子來說,這已經不是最重要的。”

打仗是花錢,可是如今已經不僅僅是花錢的問題了,人馬、糧草纔是重中之重,蠻族那些人也是不利益不撒歡的,特別是在英王那一輩的時候,他們已經吃了大虧,如今還會願意和英王世子合作,自然是因爲有利可圖。

如果真和他們所猜測那般,英王世子人馬不足的話,爲了能得到蠻族的幫助,捨棄掉這塊也是使得,更何況也不知道開採了多久,還剩下了多少。

“其實……”趙管事想了一下說道,“抓那些山民,也可能不僅僅是因爲要採礦。”

“民夫!”金將軍開口道,“因爲英王世子已經和蠻族真正達成了協議,所以那些蠻族纔派人驗貨,看他們之間的合作,應該是蠻族那邊很滿意,他們準備行動了,所以英王世子需要抓人來當民夫。”

“恩。”楚修明說道,“這樣想來,我們前面有些想的方向就不對了。”

現在再糾結那裡到底是什麼礦,其實沒有多大的意義,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那裡恐怕纔是英王世子最厚的家底所在。

“那將軍準備派誰去?”金將軍開口問道。

楚修明這次倒是沒有隱瞞,“我去。”

“不行,太危險了。”吳將軍說道,“將軍,我帶人去吧。”

“將軍不宜冒險。”林將軍看向楚修明沉聲說道,林將軍當初是跟着楚修明父親的,所以當他開口的時候,就是楚修明也要多考慮幾分。

楚修明剛想張口,就見金將軍說道,“我手下有一員小將,倒是適合這次的任務。”

楚修遠坐在一旁沒有開口,楚修明開口道,“英王世子手中可能有三哥的遺腹子。”

這件事知道的人不過數人,就是金將軍他們也是第一次知道,此時心中一驚,楚修明接着說道,“瑞王手中有先帝真正的遺詔,這段時日就要帶着家人來邊城。”

連聽到兩個消息,衆人面色一沉,沈熙嚥了咽口水,他忽然想到剛剛楚修明說,是皇祖母讓父王走的,那份遺詔……莫非是皇祖母……可是爲何要來邊城?沈熙看向了楚修明,對了,三姐夫手上有兵馬,若是證明了當初誠帝那份遺詔是假冒的,也就差不多坐實了英王世子所言,誠帝殺父弒兄之事,除了誠帝血脈和英王世子一脈外,先帝血脈就剩下……他父王這一脈了。

皇祖母讓父王帶着先帝遺詔過來……想到那個可能,沈熙心中狂跳。

沈熙端着有些冷了的茶喝了一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三姐夫此時會提起這兩件事,在誠帝知道英王世子手中有楚家子嗣的時候,一定會擔心爲了這名子嗣,三姐夫對英王世子妥協,再加上父王逃了過來,誠帝一定會覺得楚家有另立之心,英王世子、誠帝和他父王……三足鼎立?不,也不是。

越想沈熙越覺得糊塗,楚修明開口道,“修遠,你說說。”

“英王世子心中明白自己的虛實,所以一定會說服誠帝先對付邊城這邊,而和英王世子相比,誠帝也更加忌諱邊城。”因爲英王永嘉三十七年做的事情,和很多世家、大臣都結了死仇,誠帝心中明白,他們是絕對不會歡迎英王一脈進京的,就算遇到了也會拼死抵抗,而楚修明這邊恰恰相反,楚家的名望極佳,不管是打着瑞王的旗號還是他的旗號,楚家出兵的話都是名正言順,說不得還沒等他們攻城,京城中的一些世家和大臣就已經投靠過來了。

所以誠帝會選擇先對付邊城,和英王世子合作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這樣的事情,可能換個皇帝是做不出來的,而誠帝……絕對做的出來。

沈熙也明白過來了,同時與誠帝、英王世子爲敵的話,就算是楚家恐怕也受不住的。

“而且,他們可以不管邊疆,我們卻不能。”楚修遠冷聲說道,說到底這些人就是把住了楚家不可能棄天啓百姓於不顧這點,說是楚修明掌管了天啓一半以上的兵馬大權,可是真正能動用的卻不多。

沈熙忽然覺得愧對在場的衆人,若非他父王的話,怕是邊城也不會到這種進退維谷的境界。

“誠帝欺軟怕硬。”楚修遠的聲音裡面帶着嘲諷,“若是誠帝發現,英王世子遠不如表現出來的那麼強勢,和邊城這個難啃的骨頭相比,肯定是要先對付英王世子的,就算他不想對付也不行。”因爲誠帝要臉面,所以有時候賊心雖大,卻沒賊膽。

沈熙看向凱凱而談的楚修遠,其實他們兩個的關係還不錯,可是這樣的楚修遠,沈熙卻沒有見過,又看向了一旁的楚修明,就見楚修明面色平靜的聽着,像只是聽一件稀疏平常的事情,從他的臉上看不出絲毫的想法。

“所以,這次的行動只能成功。”楚修遠深吸了一口氣說道,“而且很危險,不管是成功還是失敗,都是九死一生。”

“就算如此,也不能將軍去。”林將軍開口道,“就算失敗,雖然邊城處境危險,卻不是沒有一爭之力,當初我們也不是沒有遇到過比現在更危險的處境,可是若將軍有個萬一,怕是邊城都難保,更別提什麼大事。”

趙管事也說道,“將軍,林將軍所言極是。”

趙端看向楚修明說道,“將軍三思而行纔是。”

林將軍看向沉默不語的楚修明說道,“更何況,那個孩子也可能是曜將軍的遺腹子,就算是他也沒有將軍重要,英王世子還不知道把人養成什麼樣子了。”言下之意,就是捨棄那個孩子,直接否定了當初楚修明想用山脈消息換取那個孩子的事情。

這樣的話,也只有林將軍敢說,楚修遠臉色一變,然後看向了楚修明,楚修明微微垂眸說道,“林叔說的是。”這一聲林叔,讓林將軍紅了眼睛。

林將軍開口道,“將軍,我知道你重視家人,可是如今你也有子嗣的人,要多爲自己考慮一下。”

楚修遠聞言,也不禁動容,其實林將軍的那話是大實話,雖然聽着有些不近人情,可也是因爲他是真正關心楚修明才肯開口的。

楚修明緩緩吐出一口氣說道,“就依林叔所言,金將軍你推薦的是何人?”

金將軍心中也鬆了一口氣,有些話林將軍能說,他們卻不能說,林將軍和楚老將軍是結拜之交,更是看着楚家兄弟長大的,當初除了林將軍外,還有三位,可惜都已經戰死沙場了。

“那員小將……”金將軍把推薦的人說了一遍,“不如此時叫來,將軍見上一見?”

楚修明開口道,“也好。”

因爲事關重大,直到天微微亮衆人才算商量完了,他們也見了金將軍推薦那人,猛一瞧根本不像個士兵,倒更像是個文人,看着弱不禁風,相比起來倒像是南方人,楚修明並沒有隱瞞這件事的危險,原原本本和他說了,這人認真思索後就點頭應了下來,他並非怕死,而是怕完不成任務,他家祖祖輩輩都是邊城的人,甚至祖輩還是楚家先祖身邊的親衛,後來因爲傷殘才退下來的。

因爲天已經亮了,楚修明索性沒有回房休息,而是到了練武場鍛鍊,他何嘗不知道放棄那個孩子,纔是最好的選擇,世事真的難兩全嗎?如果能先一步查到那個孩子的下落的話……

楚修明抹了把臉,直接讓人備水沖洗了一番,換了衣服後進了小書房,鋪上地圖仔細思索了起來,若他是英王世子,那麼他會把那個孩子放在哪裡……身邊?不會,按照英王世子對楚家的仇恨,絕對不會讓那個孩子過的太好……

沈錦是被東東弄醒的,把了尿又吃了一些奶水後,東東接着睡了,而沈錦見楚修明還沒回來,問了丫環得知就在小書房後,索性裹了衣服去看楚修明。

楚修明聽出了沈錦的腳步聲,看向了沈錦,笑了一下問道,“怎麼不睡了?”就算楚修明心中再多的煩悶,他也不會捨得帶出分毫來,讓沈錦受委屈的。

“夫君這是怎麼了?”沈錦走了過來,摸了摸茶壺,讓人換了熱茶後,才柔聲問道。

在剛成親那會,就算楚修明不說話,沈錦都能看出他的意思,更別提現在相處了這麼久了。

楚修明索性坐了下來,讓沈錦坐到他腿上,伸手摟着自家的小娘子,緩緩把今日議事廳的事情說了一遍,沈錦倒是沒有插嘴,等楚修明說完後,纔開口道,“怪不得,一直查不到英王世子從哪裡來的錢財呢。”

“恩。”楚修明應了一聲。

沈錦低頭看着摟着自己腰的手,伸手輕輕拍了拍,看着書桌上那張地圖說道,“夫君,不如我幫你想想,英王世子會把人藏到哪裡吧?”

其實沈錦知道,楚修明想要先找出那孩子被藏在哪裡,不僅僅是因爲想要救出那個孩子,也是爲了給那些去冒險的將士增添幾分活路,當英王世子以爲楚修明的所有注意力集中在孩子的身上時,難免會對礦藏那邊有些忽略,特別是英王世子身子不好的情況下。

“好。”楚修明並沒有隱瞞的意思,沈錦換了個姿勢更舒服地窩在楚修明的懷裡,楚修明下頜壓在沈錦的肩上,把自己分析的事情與沈錦說了。

沈錦點點頭,“我也覺得,英王世子那般小氣,怎麼也不會願意把那孩子養成才的。”

“恩,英王世子如今在晏城,那麼那個孩子應該在晏城周圍纔是。”楚修明沉聲說道,“英王世子不會把人帶在身邊,卻也不會讓人離他太遠,特別是在派了薛喬來邊城後。”

“對哦。”沈錦開口道,“也該把薛喬放回去了。”

楚修明點頭,“這幾日就安排,我不出面。”

“那我去送送她好了。”沈錦開口道,“還有茹陽公主,也該把她送回京了。”

楚修明點頭,沈錦看着地圖,想了想說道,“會不會在什麼地方的慈幼院?”

慈幼院正是天啓朝專門在各地修建,收養遺棄的新生兒之處,那裡還置乳母餵養,沒有子女的人都可以去領養。在那裡的孩子,倒是餓不死,可是想要得到良好的教育和環境卻也不可能。

沈錦只是聽說過這樣的地方,卻沒有真正的見過,雖然是官府來統一管理的,可是各地的情況不一樣,也不知道真正對得起這三個字的有幾家。

而且隱藏一個孩子的最好辦法,就是把他放進一堆孩子裡面,只要英王世子偷偷給點錢交代了,不讓人把那個孩子領養走就好,或者直接在慈幼院安排了人,暗中看管着,“英王世子身邊肯定需要一些幫手,這樣無父無母的孩子……”

沈錦後面的話沒有說完,楚修明已經知道了他的意思,英王世子那般的人品真的做得出這樣的事情,探子、死士這般的,從小選了孩子出來培養,不管是忠誠上還是別的方面都是很好的選擇,也不用擔心他們會背叛,也怪不得他散播的關於誠帝的消息會那麼快,最容易散播消息的地方不外乎那麼幾個,酒樓、賭館、妓、院……

“江熟、豐曲。”楚修明沉聲說道。

沈錦愣了愣才明白楚修明的意思,確實這兩個地方更加可能一些,剛出生沒多久的孩子,根本經不起長途的顛簸,“可是那時候江熟不是出了水患……”

楚修明看着這兩個地方,恐怕他只有一次的機會,這兩個地方都有英王世子的人馬,只要動了一處,就會打草驚蛇,不過也可以分兵在這兩處同時動手,其實暗中查探倒是更穩妥一些,可是時間上卻來不及了。

晏城並沒有慈幼院,因爲當初是英王的封地,在誠帝登基後,雖然主要清剿的是太子一脈,可是晏城那邊卻也被清洗了,英王的軍隊中很多士兵都來自晏城,誠帝派人仔細梳洗了晏城不說,晏城百姓中,有親人蔘加了英王叛軍的,都被牽累了,抓的抓殺的殺,還流放了不少,剩下的人也多被遷移散開了,那些孤兒寡婦,也都另作了安排,不過因爲誠帝先對付的是太子的人,所以給了英王世子時間,把很多的屬下給隱藏了起來。

如今的晏城,卻絕對沒有當初英王那時的晏城齊心了,英王世子怕是花了大力氣,才使得晏城恢復了一些。

沈錦想了想剛要張口,就被楚修明捂住了嘴,他像是知道沈錦要說什麼似得,“這件事,是我的想法和決定。”楚修明不願意讓沈錦揹負這些,機會只有一次,雖然可以派人去這兩個地方,甚至更多的地方,可是需要選一個地方爲主要的,這樣的選擇不該沈錦來做。

萬一選錯了,楚修明自然是不會怪沈錦,可是沈錦心中怕是會自責,“這是我的責任。”

沈錦動了動脣,心中又酸又澀,還暖暖的。

第069章第104章第018章第122章第099章第091章第078章第058章第148章第097章第082章第012章第148章第089章第038章第135章第134章第111章第134章第028章第034章第097章第004章第013章第096章第122章第85章第069章第126章第129章第056章第88章 補全第145章第055章第079章第124章第003章第004章第006章第137章第049章第054章第114章第144章第081章第065章第119章第041章第103章第050章第017章第092章第094章第110章第104章第130章第063章第053章第008章第145章第084章第031章第053章第044章第033章第075章第098章第068章第005章第010章第106章第073章第040章第015章第107章第041章第021章第065章第024章第041章第080章第101章第148章第126章第106章第124章第060章第050章第004章第095章第034章第079章第005章第141章第141章第136章第098章第037章第079章第056章
第069章第104章第018章第122章第099章第091章第078章第058章第148章第097章第082章第012章第148章第089章第038章第135章第134章第111章第134章第028章第034章第097章第004章第013章第096章第122章第85章第069章第126章第129章第056章第88章 補全第145章第055章第079章第124章第003章第004章第006章第137章第049章第054章第114章第144章第081章第065章第119章第041章第103章第050章第017章第092章第094章第110章第104章第130章第063章第053章第008章第145章第084章第031章第053章第044章第033章第075章第098章第068章第005章第010章第106章第073章第040章第015章第107章第041章第021章第065章第024章第041章第080章第101章第148章第126章第106章第124章第060章第050章第004章第095章第034章第079章第005章第141章第141章第136章第098章第037章第079章第05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