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4章

等甄嬤嬤把太后說的事情都交代清楚後,瑞王妃才問道,“不知道二皇子現今如何了?”

甄嬤嬤猶豫了一下才說道,“二皇子死了。”

瑞王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甄嬤嬤,二皇子明明已經被救出來了啊,甄嬤嬤見此才說道,“二皇子是秘密回京後死的。”可是怎麼死的,甄嬤嬤卻沒有說,多說的意思,“是疾病死了的。”

這正是誠帝對太后說的,就連皇后都不知道這件事。

瑞王妃皺了皺眉頭,沒有再問什麼,瑞王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要問什麼好,可是他的臉色慘白,許久才說道,“那可是……那可是親兒子啊。”

誰也沒能給瑞王一個答案,除非他敢去問誠帝,甄嬤嬤最後是跟着客仙居的人一起離開的,瑞王妃安排了人,把專門弄好的東西用小炭爐溫着送進了宮中,只說讓太后也嚐嚐民間風味的東西,太后在看見那幾道菜後,眼神閃了閃有幾分惋惜和傷感,不過很快就收拾了情緒,連身邊的小宮女都沒注意到,“去問問皇帝,要不要一併來嚐嚐,我瞧着倒是不錯,再把這幾道菜給皇后送去。”

太后選的菜都是一些清淡的,適合皇后現在吃的。

那宮女也是誠帝安排到太后身邊的,後宮的事情其實皇帝也不太管,這些人說到底都是誠帝讓皇后安排的。

誠帝並沒有過來,不過已經知道瑞王給太后都送了什麼東西,甚至連一盤糕點裡面有幾塊都知道的,見沒有任何異常也就沒有管,倒是皇后讓人扶着到了太后宮中,因爲二皇子生死不明,如今她消瘦了許多,那身皇后的常服穿在身上都有些空蕩的感覺。

見到皇后,太后就趕緊讓人扶她坐下了,問道,“可是有什麼事情,太醫不是讓你多休養嗎?”

皇后只是苦笑,“勞太后擔心了。”

太后微微嘆息,“莫說這般喪氣的話,太醫不都說了只要養養就好嗎?”

皇后沒有說話,“我兒至今沒有消息,我如何能靜心休養?”

太后面色微微一變,卻沒有說話,可是皇后像是看出了什麼一樣,並沒有如往常那般,而是看着太后的神色問道,“母后,你就與我說句實話,我那可憐的兒子是不是回不來了?”

“你……”太后皺了皺眉頭,這才說道,“那也是皇帝的兒子,皇帝定會想辦法把他救回來的。”

誰知道聽到這話,皇后卻哭了起來,太后皺着眉頭說道,“皇后,你的規矩呢?”

皇后擡頭看着太后說道,“母后,那也是你的孫子啊。”

太后緩緩吐出了一口氣,說道,“你們都退下。”

這話是對着屋中的宮女們說的,一些直接退下了,可是有些人卻看向了皇后,太后眼神閃了閃,沒有說話,倒是皇后擺了擺手,屋中的人才全部退下,太后面色一沉說道,“皇后好手段。”

皇后卻沒有絲毫的得色,只是說道,“若不是太后不願意傷了和陛下的母子情份,又怎會落得如此?甚至連最貼身的甄嬤嬤也被送出宮去?”

太后並沒有說話,皇后看向太后,她的神色有一種扭曲後的平靜,說道,“母后,我只求你告訴我,我兒是不是……是不是已經死了?”

“我不知道。”太后沒有開口。

皇后其實心中已經有了答案,其實皇后會察覺這些,也是在後來誠帝因爲瑞王的事情和太后發生了爭執後,把太后身邊的人都打發出去不說,還想要限制太后在後宮的權利,就讓皇后接手了這些,皇后真正掌管了後宮,消息上自然靈通了,而且誠帝不太管後宮之事,而太后也不再出頭,皇后就是後宮唯一的主人,那些人自然會巴結皇后,從而被皇后知道了不少蛛絲馬跡,比如在上個月,誠帝曾派太醫出宮,可是卻沒有記錄在案……

還有太醫院的有幾樣藥材的支出……很多這種不起眼的小事情,皇后推測出來的。

今日會來問太后,也是皇后想要抱着一絲希望,只求是她想得太多了,可是太后的回答,卻讓皇后徹底絕望了。

誠帝一直瞞着衆人蜀中寶藏的事情,可是派親信過去的時候,難免要交代幾句,而那些宮中伺候的小太監,看着不起眼,可是有時候知道的卻很多,在皇后懷疑後,就讓人開始打探這些消息,自然知道了,特別是有些太后宮中的人被打發出去,皇后暗中把人一一抓住,暗中嚴刑審問後,整件事就知道的八九不離十了。

甄嬤嬤離開後,瑞王心中格外煩悶,就連客仙居精心準備的美食都沒有吃幾口,瑞王妃略微用了一些後,就讓府中那些侍衛和伺候的給分了。

瑞王在房中手裡還拿着那份遺詔,看見瑞王妃就說道,“這個交給你。”

“王爺?”瑞王妃知道這個東西的貴重,沒想到瑞王會直接交給她。

瑞王把東西放到瑞王妃的手上說道,“你收着。”

瑞王妃見瑞王是認真的,這才說道,“那這幾日,我給王爺的裡衣內縫個暗袋,到時候王爺把這個藏在暗袋中。”

瑞王點點頭,問道,“太子……已經沒了,這個還有用嗎?”

“有用的。”瑞王妃微微垂眸說道,“有這個,只要用的好就能證明,當初誠帝的那份遺詔是假的,再加上英王世子這麼久以來,一直說的那些事情……”如果說英王世子那些說誠帝殺父弒兄的話,只是推測出來,沒有證據的話,這份遺詔就是最有利的證據。

瑞王咬了咬牙說道,“玉璽的事情……那真玉璽是在哪裡?你說母后會不會知道?”

“怕是母后也不知道。”瑞王妃坐在了瑞王的身邊柔聲說道,“若是知道的話,定會交給誠帝的。”

就算有再多的不是,誠帝都是太后的親生兒子,誠帝剛登基的時候,對太后也是不錯的,如果太后知道的話,怎麼會不告訴誠帝?玉璽可不是這份遺詔,不拿出來對誠帝也沒什麼影響的。

瑞王點了點頭,忽然問道,“如果我們走了,琦兒怎麼辦?”

“王爺真的想坐上那個位置嗎?”瑞王妃聲音輕柔,帶着幾許疑問。

瑞王抿了抿脣卻沒有說話,如果說不想,那是假話,當初他是沒想過,可是當他發現,其實他也有資格坐上皇位的時候,如何能不心動,特別是他竟然離皇位這麼近,好像觸手可及。

瑞王妃眼睛眯了一下,親手給瑞王倒了茶,沒有說話,瑞王像是幾番掙扎,忽然說道,“其實我覺得……我爲什麼不能爭一爭呢?雖然……我不敢保證自己是一代明君,可是起碼……我不會比誠帝和英王世子差吧?再加上岳父、女婿的輔佐……”

瑞王的聲音越來越小,因爲他覺得真的可行!其實有很多時候,瑞王也不能理解誠帝的想法,如果換成是他的話,絕對不會對永寧侯下手的,還會多多善待,畢竟還要人家鎮守邊疆的,就像是想要驢子走,也不能餓着啊。

瑞王妃心中微微嘆息,她就怕瑞王起這樣的心思,一日夫妻百日恩,她到底和瑞王這麼久的夫妻了,也不想看着瑞王最後自尋死路。

甄嬤嬤的話很誘人,可是瑞王妃更加理智,太子嫡孫纔是衆望所歸的,還有那些老臣子和楚家這樣的人支持,而瑞王有優勢什麼?他是先帝的兒子,可是太子嫡孫也是先帝的血脈啊,而且真的說起來,太子嫡孫更加正統一些。

除此之外呢?瑞王一點優勢都沒有。

太后所設想的那些並非不完美,可是前提是沒有太子嫡孫這個人。

瑞王妃何嘗不心動,如果瑞王真的能坐上皇位,那麼瑞王妃就有把握把自己的兒子捧上太子之位,可是……也僅僅是心動而已。

不過瑞王妃此時卻沒有再說這件事,等真到了邊城見到太子嫡孫了,再想辦法打消瑞王的想法也是可以的,所以她只是問道,“王爺,琦兒的事情要怎麼辦纔好?”

“啊?”瑞王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他剛剛問瑞王妃這件事,卻被瑞王妃打斷了,此時提起來反應了一下才說道,“王妃有什麼辦法嗎?”

瑞王妃搖了搖頭。

瑞王皺眉說道,“能不能讓女婿外放?”

“陛下是不會同意的。”瑞王妃開口道。

瑞王想了一下說道,“等我們準備走前,直接叫女婿和琦兒回來,打暈了帶走。”這個辦法格外的無賴,卻很有用。

瑞王妃眼睛亮了一下說道,“也好,到時候與琦兒說,讓他們夫妻兩個回府住上一段時日,就直接把人帶走好了。”

瑞王應了一聲,“反正就是個永寧侯的皇位,若是我真的坐在那個位置,到時候再封就是了。”

瑞王妃看着瑞王意氣風發的樣子,心中緩緩嘆了口氣。

瑞王忽然皺了皺眉頭說道,“對了你說二皇子的事情……是不是誠帝做的?”

“我不知。”瑞王妃說道,“不過怕是母后也有些懷疑。”

“虎毒不食子,這般……”瑞王只覺得心寒,親生兒子還如此,他這個有威脅的弟弟,“王妃這幾日趕緊收拾一些東西,再選一些可信可用之人,我們必須早點走,多虧大部分東西都已經送到了邊城。”

瑞王妃微微垂眸說道,“是,只是這件事要不要提前給三女婿打個招呼?”

“恩,讓他們準備接應一下也好。”瑞王想了一下說道。

瑞王妃看向瑞王緩緩說道,“王爺,怕是我們要先在那個井中藏上一段時間。”

“恩?”瑞王有些疑惑地看向瑞王妃。

瑞王妃解釋道,“若是我們直接走了,想來很快就會被誠帝發現,自然要派兵去追,我們怎麼也逃不掉的,還不如在井中藏上十天半個月,然後跟在那些追兵的後面,也好隱藏。”

瑞王也明白了過來,點頭說道,“王妃說的是,就這樣做。”

“到時候怕是王爺要吃些苦頭了,而且不宜帶太多的人,除了你我二人、還有女婿和琦兒外,翠喜是要帶着的,剩下的……我想着,能不能讓客仙居安排四個護衛。”瑞王妃開口道。

瑞王皺眉問道,“我們府上的侍衛不行嗎?”

“他們是侍衛,可是並不適合帶着我們易裝而行。”瑞王妃開口。

瑞王想了一下點頭,忽然問道,“那他們怎麼辦?”

“想來過不了多久,誠帝就該安排人進府了,到時候把原來府中的人都打發了吧。”瑞王妃心知肚明,若是他們跑了,怕是府中的人就要被連累了,不過按照誠帝的性子,既然太后身邊都安排了人,他們身邊怎麼可能不安排呢?

瑞王妃想了一下說道,“這幾日我就給打發了,你進宮求誠帝,讓他賜下一些人吧。”這樣一來也容易讓誠帝安心。

“恩。”瑞王應了下來。

邊城中,楚修明還不知道瑞王他們手中已經拿到了先帝真正遺詔的事情,更想不到因爲誠帝的多疑,使得他後院起火了,當初宮中的事務雖然是皇后處理的,可是真正當家做主的人是太后,太后雖然愛攬權,可是一心是爲兩個兒子的,而皇后也是爲人母的,也有自己的私心,在知道自己的兒子死的不明不白,甚至不能按照身份下葬的時候,她整個人也憤怒了。

不過因爲她還有另外一個兒子和兩個女兒,所以才一直沒有爆發出來,她不願意去想她的大兒子是怎麼沒有的,甚至不敢去想,所以越發在乎還活着的這個兒子,是報應嗎?可是爲什麼不報應到她身上,她的兒子何其無辜,那些人的死都和她的兒子沒有任何關係啊。

其實在二皇子死這件事上,誠帝還真是無辜的,二皇子在蜀中的時候也受了不少苦和驚嚇,那時候身體就有些不適,可是因爲知道寶藏的事情,心中大喜大驚之下身體難免就有些不好了。

秘密回京後,爲了誠帝的計劃又不能露面,甚至誠帝許諾,只要事成後就封他爲太子,不管是爲了將功補過也好,爲了太子之位也好,二皇子也不敢輕易暴露,還是後來實在病重了,才讓人與誠帝說了,誠帝暗中安排了太醫,卻已經晚了。

雖然說二皇子的死和誠帝有一定的關係,還真不是誠帝給弄死的,就是二皇子自己也要有一定的責任的,可是因爲誠帝的私心,在二皇子死後,誠帝更不知道如何說好了,所以就安排了人秘密送了二皇子的屍首去蜀中,再次從蜀中,然後把二皇子的死因推到那些反民或者英王世子身上,到時候激起民憤和朝廷衆臣的憤怒也好。

說到底誠帝雖然因爲二皇子的死難受,可是更多的是在考慮怎麼能讓二皇子的死洗掉他的乾洗和得到更多的好處,不過他也知道這樣弄有些下作,又因爲瑞王的事情和太后發生了嫌隙,連個商量的人也沒有,弄的如今不僅太后誤會,就是皇后心生了誤會。

誠帝更不會知道,皇后在從太后宮中回來沒多久,就讓人給承恩公府送了信,請了承恩公夫人明日進宮。

京城中每個人都在爲自己的目的忙碌的時候,邊城反而格外平靜。

而將軍府中最幸福的人並非沈錦,而是大名被定爲楚晨暉的東東,每日吃的東西絕不重複,不僅是趙嬤嬤會下廚給他做些能吃的好東西,陳側妃也擅長這些,甚至還做了不同味道的磨牙餅,不僅味道好,樣子也可愛,就是沈錦沒事都愛拿上兩塊吃一吃,弄得東東時不時就要淚眼汪汪找陳側妃告狀。

陳側妃手很巧,還親手給東東做了不少衣服,還在沈錦的提議下給三哥孩子都做了一模一樣的衣服來,看着三個差不多大的孩子穿着同樣的衣服在牀上玩耍的時候,那樣子格外的討喜。

等楚修明接到京城客仙居傳來的消息時,已經快到了小年,議事廳中,楚修明把紙條遞給了楚修遠,這上面猛一看就是一張菜譜,卻是他們約定好的暗語,解讀出來後,就是告訴了楚修明瑞王手中遺詔的事情,還有甄嬤嬤傳達的關於太后的意思,最後寫的是甄嬤嬤在從瑞王府離開後,就上吊自盡了。

楚修明和趙家聯繫的時候雖然同樣用的暗語,可是和這份卻不同,所以是趙管事給他解釋的,聽完以後,趙端面色變了變,開口道,“家姐絕不會生出這樣的心思。”

“恩。”楚修明倒是沒有懷疑瑞王妃的意思,因爲瑞王妃足夠聰明,她知道只要有楚修遠在,就永遠沒有瑞王登位的可能。

趙端會緊張,不過是害怕楚修遠誤會,瑞王的死活趙端並不在乎,可是他姐姐是瑞王妃,楚修遠看向趙端安慰道,“舅舅放心。”

楚修明也說道,“岳父爲人雖糊塗,可是有岳母在,我們都無需擔心這些,不過還是要安排人手去把他們接到邊城來。”

趙端心中稍定,點頭說道,“將軍安排就是了。”

楚修明應了一聲,心中已經有了打算,問道,“沈熙他們有消息了嗎?”

“已經聯繫上了,沈熙和趙駿正往邊城這邊回。”趙端開口道。

楚修明說道,“到時候就讓沈熙帶人去接。”

趙端心中思索了一下,也覺得妥當,就沒再說什麼,楚修遠開口道,“對了,前幾日趙澈專門來找我,說想跟着林將軍去巡防。”

楚修明皺了皺眉,沒有說話反而看向了趙端,雖然是巡防,可是萬一遇到了蠻夷的人,還是會發生爭鬥的,趙端笑道,“只要將軍和少將軍覺得合適就行,不管是趙駿還是趙澈,他們的前程都要他們自己去掙。”

“修遠覺得趙澈合適嗎?”楚修明等趙端開口,就問道。

楚修遠想了一下說道,“其實我覺得趙駿比較合適跟着林將軍去巡防,而趙澈性子不夠沉穩,不如讓他跟着於管事去籌備互市的事情。”

等楚修遠說完,趙端愣了一下並沒有開口。

“恩。”楚修明卻應了下來,他已經漸漸把這樣的事情交到了楚修遠的手上,其實這般也是無奈,天啓朝的歷任太子都是先被皇帝帶在身邊,接觸着朝堂事務,一點點學習處理的,而楚修遠卻沒有這樣的機會,也沒這樣的時間去學習,等他們成功了,楚修遠馬上就要坐上皇位,楚修明自然可以幫着楚修遠,那些老臣也可以幫着楚修遠,可是這樣一來,難免會讓一些大臣生出野心,也會看輕了楚修遠,不利於天啓的發展。

以小見大,楚修明一直讓楚修遠接觸邊城的事物,如今更是把安排人手的事情交給他,也是爲他鍛鍊,以後能知人善用。

楚修明已經下了決定,五年後就要陪着沈錦去遊山玩水,五年的期限也就意味着,楚修明不可能陪在楚修遠身邊太久,說不得楚修遠剛坐上皇位,楚修明就離開了。

楚修遠見楚修明答應了,這纔看向趙端說道,“舅舅,我想着先讓趙澈在互市上先了解一些那些外族的習俗,而且我發現他對數字很敏感,雖然戰場好得軍功,可是浪費了趙澈的天賦,也可惜了,不如先讓他試試,若是他真的不喜歡了,我們再給他換也來得及。”

趙澈是趙端的兒子,他當然也知道自己兒子有許多小聰明,性子也有些跳脫,在數字上格外有天賦,如果能磨一磨趙澈的性子,以後也能成大事的,趙端剛剛驚訝的是,這麼短時間的相處,楚修遠竟然也看透了自家的兒子,還有了這般安排,不管是眼光還是能力都是極佳的。

雖然可以說是楚修遠的天資好,可是其中少不了楚修明他們的努力,才使得楚修遠成長的如此優秀。

“少將軍做主就是了。”趙端開口道。

楚修遠點頭,這件事就定了下來。

“瑞王來了以後,又要如何是好?”王總管皺眉說道。

本身現在的情況就夠複雜了,若是瑞王也到了邊城,怕是更加麻煩了。

趙管事眯了下眼說道,“岳父來了以後,就讓茹陽公主和駙馬病逝吧。”

茹陽公主和駙馬忠毅候,自從被誠帝派過來,就被先得了消息的楚修遠給暗算了,然後兩個人被圈養了起來,不僅是他們,還有不少被誠帝派來的朝中臣子,雖然這些人不足爲患,可是趙管事覺得,不能小看任何人,只有死人才是最安全的。

趙端也是贊同,王總管開口道,“確實如此。”

“把茹陽公主送回京。”楚修明忽然說道,“駙馬和世子留下來。”

這件事在晚上的時候,楚修明和沈錦商量過,開始楚修明的意見也是趙管事那般,倒是沈錦提議,把茹陽公主自己送回去,駙馬和茹陽的孩子留下來當人質,到時候茹陽公主自然知道該怎麼做好。

就算茹陽公主可以不在乎丈夫,卻不會不在乎孩子的。

楚修明甚至不用交代茹陽公主任何事情,到時候爲了丈夫和孩子的安危,她自然知道該怎麼做纔好。

就算到時候茹陽公主出賣了邊城也沒關係,因爲那時候瑞王已經來了,怎麼樣都是和誠帝撕破了臉。

楚修遠皺了下眉頭,說道,“茹陽會就範嗎?”

楚修明開口道,“就算她告訴了誠帝邊城的情況,我們也沒有損失。”畢竟茹陽想說也不知道,因爲她根本沒有機會知道。

“也是。”楚修遠想了一下開口道,“那就這樣定下來了。”

楚修明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那瑞王如何安排?”趙管事直言問道。

趙端此時並不好開口,因爲瑞王也是他姐夫,不過見這些人並沒有避着他談論瑞王和瑞王妃的事情,趙端心中也鬆了口氣。

“就住在夫人前段時間收拾出來的那個院子。”楚修明開口說道,“一切照常。”

“那少將軍的事情要告訴瑞王嗎?”王總管問道。

楚修明看向了楚修遠,“你自己做決定。”

“是。”楚修遠應了下來,說道,“待之以誠比較好。”

其實還有一點,早點打消瑞王的念頭對他們誰都好,若是讓瑞王想的太久了,難免生了執念反而傷了情分。

趙端聞言這纔開口道,“我會與姐姐、姐夫談一下。”言下之意是會說服瑞王當靶子,使得楚修遠能更好的隱藏在後面,不過早的誠帝和英王世子知道。

如果楚修明這邊有個瑞王,那麼最多讓誠帝忌諱一下,而英王世子會樂見其成,可是如果是楚修明這邊有個太子嫡孫,那麼情況就不一樣了,沒有絲毫轉圜的餘地。

“那就麻煩舅舅了。”說話的是楚修遠。

趙端搖了搖頭,“這些都是分內之事。”

楚修明見事情決定了,就接着說道,“英王世子那邊有消息嗎?”

“還沒傳回消息。”王總管開口道。

楚修明點了點頭,想了一下說道,“修遠,加強邊城周圍的戒備,蠻族安靜了這麼久,恐怕有大行動。”

“是。”楚修遠應了下來,“那我們要不要主動出擊?”

“等年後。”楚修明開口道,“到時候你在邊城正面迎敵,讓林將軍他們帶人分三路繞道到……”楚修明指着地圖開始說了起來。

趙端他們也都起身站到了桌子周圍,看着楚修明指的幾個地方。

“哥,你呢?”等楚修明安排完了,楚修遠就問道。

楚修明點了點那個山脈的位置,“如果這裡真有異動,我就帶些人過去,如果沒有的話……”想到那個孩子,楚修明眼睛眯了一下說道,“那麼就製造一些出來。”

畢竟那個孩子藏在哪裡,恐怕只有英王世子知道,如果一點動靜都沒有,只會讓他們處於不利的地位。

既然已經決定了,幾個人就開始就着這個計劃完善商議了起來。

趙端皺了皺眉忽然問道,“那麼如果英王世子同意交還孩子,那麼誰去?”

шшш★ тt kān★ C○ 其實他們都想到了這個問題,沒等楚修明說話,趙管事就說道,“在下去即可。”

王總管皺眉想了一下說道,“其實……”

楚修明卻看向了王總管,趙端也想到了,趙管事並非最好的人選,沈錦是最合適的,其次還有沈熙……甚至瑞王妃。

可是這三個人,趙端都不好開口,女人和孩子?讓誰去冒險?按照親疏之分,趙端自然不願意讓姐姐和外甥去冒險,可是他也不可能直接說讓沈錦去,不管是爲了什麼,沈錦也是管自己叫一聲舅舅的,太子的嫡孫更是在看沈錦的面子上,也喊自己一聲舅舅。

剛剛他問那句話已經是不對了,不過他一時沒反應過來,此時想明白了,自然什麼話也不願意說了。

趙管事自然也想到了這些,這才主動領命,可如果是趙管事去的話,那麼情況就有些危險了,王總管開口道,“我去。”

楚修明開口道,“等那些探子消息傳來了再說。”

衆人點頭不再爭論。

等商量完了,楚修明和楚修遠兩個人就往書房走去,楚修遠開口道,“哥,是不是有什麼爲難的事情?不如讓我去吧。”

楚修明開口道,“無礙的,現在這些都是假設。”

“如果不是你有七八分的把握,你就不會如此。”楚修遠很肯定地說道,“山脈那邊很危險。”

楚修明應了一聲並沒有否認,“你守好邊城。”

兩個人進了書房,楚修遠問道,“哥,別人去可以嗎?”

楚修明聞言只是一笑說道,“我去還有四分把握和活路,別人去怕是連四分都沒有,若是我真的出事了,你記得把士兵分成……”

“哥!”楚修遠打斷了楚修明的話,他雖然只是楚修明的表弟,可是在他心中,楚修明卻不僅僅是表哥,是楚修明和楚修曜兩個人帶着他玩,也是他們教着他習武學文,後來楚修曜出事了,他就剩下了楚修明這麼一個兄長,心中更是在乎。

楚家爲了天啓犧牲了多少,爲了他們父子犧牲了多少,沒有人比楚修遠更清楚,他看在眼裡記在心裡,四成把握?還不足一半,楚修遠沒有辦法接受。

楚修明沒有說話,只是面色平靜地看着楚修遠,楚修遠漸漸紅了眼睛,楚修明倒了一杯茶,推到了楚修遠的面前,楚修遠端着喝下去後,楚修明才接着說道,“把所有士兵分成三部分,讓林將軍鎮守邊疆,金將軍防備……”

因爲只有四成把握,所以楚修明已經把他不在後,可能發生的事情交代清楚了,“林、吳和金三位將軍,忠心上是可以相信的,但是林將軍更擅長守城,而非追擊戰,金將軍脾氣有些急躁,而吳將軍有勇有謀,卻有一點,他嗜殺你需要多加約束。”

楚修遠點頭記下,楚修明接着說道,“誠帝和英王世子兩個人,你需要多注意誠帝。”雖然英王世子現在看似佔上風,可是缺有些太虛,他若是躲在暗處,那麼更不好對付,可是他如今自己由暗轉明,有些太過急躁了,不過也是萬幸,如實等楚修明他們和誠帝已經起了戰事,英王世子再帶人出現,那纔是最大的威脅,“不過你要放着英王世子狗急跳牆,關於英王世子的身體……這些時日傳來的線索,在蜀中等地有幾位民間有聲望的大夫被人請走後,至今未歸。”

“我知道了。”楚修遠開口道。

楚修明點頭,“而誠帝畢竟爲君二十多年,也坐穩了二十多年的皇位。”

楚修遠心中一凜,“是。”

楚修明緩緩吐出一口氣說道,“等我出發一個月後,你就讓人送信給英王世子,遲五日再送消息給誠帝,信的內容我會提前寫好,英王世子不管是爲了拖延時間還是別的,都會提起那個孩子的事情,如果你嫂子真的要去的話,你也不用阻攔了。”

“哥!”楚修遠看向楚修明。

楚修明搖搖頭說道,“她有分寸的。”

楚修遠開口道,“其實……其實……”楚修遠本想說沈熙和瑞王妃也是可以的,可是話到嘴邊卻說不出來,畢竟這樣太過自私和下作了。

楚修明看着楚修遠沉聲說道,“修遠,爲君者,不管能力如何,切記光明正大,己有不欲勿施於人。”

“是。”楚修遠低頭說道。

楚修明開口道,“若是到時有什麼爲難的事情,可以請教瑞王妃。”

楚修遠點頭說道,“我知道了。”

“甚至在萬一的時候,把邊城託付給瑞王妃。”楚修明看着楚修遠,沉聲說道。

楚修遠開口道,“哥,放心吧。”

楚修明這才點頭,臉上的表情柔和了許多,起身拍了拍楚修遠的肩膀說道,“交給你了。”

“好的!”楚修遠下意識地回答。

楚修明應了一聲,就往外走去,楚修遠愣了一下忽然反應過來說道,“哥,今天的公事還沒處理呢。”

“君子重諾。”楚修明頭也不回的往外走去,“你剛剛已經答應下來了,這段時間的公事就交給你了,若是有什麼不確定的,就去問趙管事他們,還是決定不了的,就等未時來找我。”

未時正是東東吃過午飯睡覺的時候,楚修遠看着楚修明離開的背影,“我也想和侄子玩啊。”

第139章第067章第134章第116章第053章第028章第051章第046章第139章第068章第012章第139章第102章第071章第064章第108章第004章第071章第147章第099章第132章第039章第032章第135章第121章第117章第076章第003章第047章第086章第065章第056章第138章第107章第084章第120章第114章第091章第041章第005章第049章第080章第008章第128章第059章第001章第093章第066章第128章第143章第112章第115章第035章第058章第113章第053章第062章第114章第88章 補全第101章第062章第134章第028章第106章第037章第024章第079章第022章第103章第103章第058章第52章第030章第104章第098章第131章第122章第115章第127章第013章第027章第053章第081章第140章第135章第106章第089章第093章第054章第095章第074章第017章第011章第063章第019章第080章第076章第058章第057章
第139章第067章第134章第116章第053章第028章第051章第046章第139章第068章第012章第139章第102章第071章第064章第108章第004章第071章第147章第099章第132章第039章第032章第135章第121章第117章第076章第003章第047章第086章第065章第056章第138章第107章第084章第120章第114章第091章第041章第005章第049章第080章第008章第128章第059章第001章第093章第066章第128章第143章第112章第115章第035章第058章第113章第053章第062章第114章第88章 補全第101章第062章第134章第028章第106章第037章第024章第079章第022章第103章第103章第058章第52章第030章第104章第098章第131章第122章第115章第127章第013章第027章第053章第081章第140章第135章第106章第089章第093章第054章第095章第074章第017章第011章第063章第019章第080章第076章第058章第05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