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補全

薛喬看了沈錦一眼並沒有說話,沈錦繼續問道,“是不是他騙你了?”

“世子纔不是那樣的人。”薛喬有些惱羞成怒,“我知道你們想套我的話,知道世子的情況,我是不會背叛世子的。”

沈錦有些疑惑地看着薛喬,略帶不可思議地看着薛喬問道,“你爲什麼會覺得,我現在還會給你耍手段嗎?”還不夠麻煩的。

薛喬沉默了,到底是有些怕了佛堂,想了一下說道,“我不知道以前,反正我到世子身邊的時候,世子無兒無女,若真是藏起來了,我也不知道。”

其實薛喬在除了瑞王世子的事情外,一點也不傻,反而很精明,她看向了沈錦開口道,“就算是世子故意藏起來別的兒子,拿我的孩子當靶子,也無所謂,只要能對世子有用就好。”

趙嬤嬤冷笑一聲說道,“你還真是大方。”

薛喬這種爲了英王世子可以犧牲一切的態度,讓人有些無法理解,不過至今爲止,她所犧牲的都是別人。

沈錦不再問了,趙端心中嘆息,多虧了沈錦提前把薛喬給關怕了,否則他們真遇上了還不好處理,明顯的冷熱不吃的,就算知道被英王世子利用了,還一往情深甘願如此。

不過沈錦卻覺得,這個薛喬其實最愛的人是自己,如果她真如表現出來的這般深情的話,那麼就不可能吐露出這些,而是在被關進佛堂,發現自己無法忍受的時候就該自殺了。

那個佛堂雖然沒有利器,可是一個人真的想死的話,是怎麼樣都可以找到辦法的,沈錦雖然讓人注意着不讓薛喬尋死,可是薛喬髮髻上的金銀飾品,腕上的玉鐲這一類的都沒有讓人收起來,再不濟還有腰帶。

可是薛喬一次尋死的意思都沒有,就算那時候看着快要因爲見不到人煙聽不見聲音,要被逼瘋了,她也沒有絲毫尋死的意思,甚至連一次嘗試都沒有。

趙管事問道,“以前英王世子都在哪片活動?”

薛喬咬了咬有些發白的脣說道,“我不知道。”

“去佛堂再想想吧。”沈錦很平靜地開口道。

薛喬臉色難看,“我真不知道。”停了一會才說道,“世子怕不安全,就一直讓我住在江熟的一個別院中。”

“那麼她大概多久來找你一次?”王總管問道。

這些問題讓薛喬覺得格外難堪,好像這話一說,她就要被衆人笑話一般,其實說到底,薛喬自己也知道,說好聽點是英王世子爲了保護她,才這般的,可是難聽些,他就是英王世子養的外室,根本沒名沒分,當初薛家也是有些名望的,她更是好人家的女兒。

“要不要去佛堂想想?”沈錦看着薛喬的樣子,捧着玫瑰茶喝了一口問道。

薛喬咬脣,趙嬤嬤說道,“表姑娘還是擡着頭開口比較好。”

既然知道薛喬已經生了孩子,可是趙嬤嬤還是管她叫姑娘,不得不說裡面呆着一種諷刺的味道。

薛喬也是個識時務的人,特別是現在衆人已經之都了那個孩子並非她所出,最後一點顧忌也沒有了,所以擡起了頭,開口說道,“我剛到世子身邊的時候,世子陪過我一段時日,後來三年,大約每個月都會來三四日,近幾年來的少些,不過……在大概永齊二十年的時候,因爲我有孕,世子曾留在了江熟三個月陪在我身邊。”

其實最後一句多少帶着幾分炫耀的成分,就像是要在沈錦這邊掙回面子一般,不過沈錦他們在意的並非這點,因爲楚修明離開前的惡補,倒是使得沈錦對天啓的地圖格外瞭解,所以已經在回想江熟是什麼地方,附近又都有些什麼了。

“你就一直住在江熟?”沈錦覺得英王世子不是一個能爲看女人,而願意拔山涉水的人,江熟那邊前不着村後不着店的,除非有什麼值得英王世子圖謀的東西,而去看薛喬不過是順路罷了。

薛喬開口道,“沒有,等孩子出生後,世子就把我們母子送到了豐曲。”

王總管又問了幾個問題後,衆人心中知道了大概後,就讓人把薛喬帶下去嚴加看管了起來。

等人走了,楚修遠問道,“嫂子你覺得她的話有幾分真幾分假?”

“九真一假吧。”沈錦想了一下說道,“按照時間來算,薛喬不可能在江熟住那麼久。”

趙管事也開口道,“因爲江熟在永齊二十年左右的時候,江熟曾發生過水患,只不過因爲地方偏遠和當地官員的隱瞞,並沒有引起重視,消息也沒傳出去。”

其實他們知道這件事也是巧合,薛喬可能在江熟住過,卻不像是她所言那般住了那麼久,這樣一來倒是豐曲這個地方有些微妙了,想來應該是在豐曲住的更久了一些,薛喬沒有想到,她不過是爲了面子多說了一句話,竟然就被人察覺出了破綻。

薛喬說的關係住的地方這一類的話,都是在來之前,英王世子一句一句交代的。

“莫非英王世子想要引我們去江熟?”王總管皺眉說道。

趙管事眼睛眯了一下說道,“我倒是覺得他是想讓我們把注意力放在這兩個地方。”

可惜薛喬也不知道那個孩子到底被英王世子給藏在哪裡,否則他們也不會像是現在這般爲難。

趙端沉思了一下說道,“也有可能,這兩個地方都是陷阱。”

趙嬤嬤皺了皺眉並沒有說話,楚修遠並沒有開口,沈錦想了一下說道,“薛喬知道的東西很少。”

“薛喬是棄子。”楚修遠也肯定了心中的猜測,“從一開始英王世子就沒有信任過她,畢竟不管因爲什麼,薛喬都背叛過楚家,這樣的人就算是英王世子自己安排的,恐怕也不會信任。”

這樣一來,薛喬知道的事情很多應該是英王世子故意讓她知道的,所以就算她說的是真話,可利用的價值也不高。

楚修遠難免有些失望,他還想要藉機看看能不能得到那個孩子的消息,好早日證實一下。

“那薛喬怎麼辦?”趙端開口問道。

楚修遠看向了沈錦,沈錦想了想說道,“還給英王世子吧,孩子那麼小總不能沒有母親。”

趙嬤嬤聞言開口道,“那不如多留幾日,總要展現一下我們的待客之道。”

“不過這樣的話,英王世子難免會注意到夫人。”王總管口氣裡帶着些許擔憂。

沈錦聞言開口道,“若真能如此倒也是好事,恐怕英王世子只會覺得這些都是夫君安排的。”從英王世子的安排看,他眼中能勢均力敵的人恐怕就只有楚修明了,這般早早的就開始算計,就算對付誠帝都沒有如此。

幾個人商量了一番,就決定等過一個月,再把薛喬那一幫人給扔出邊城就好,而如今就把所有人分開關着,甚至每個人的待遇都不一樣。

只是還沒等他們把人放了,楚修明就護送着陳側妃等人回到了邊城。

說來也巧,楚修明回來的時候正是都冬至的前一日。

因爲冬至,整個邊城都變得熱鬧了許多,家家戶戶開始準備餃子一類的東西,而且將軍府早早就開始爲明日的冬至忙乎起來,軍營那邊更是早早就送了幾頭豬,還有大白菜和麪一類的過去。

楚修明和陳側妃可以說是沈錦最重要的人,本來還因爲楚修明不在,難免有些傷感的沈錦,站在將軍府門口看見遠遠過來的人,沒有忍住紅了眼睛,快步跑了過去。

沈錦今日穿着一身彩繡金絲的棉質衣裙,外面是一件大紅鑲着雪白兔毛的披風,在看見沈錦的那一刻,楚修明就翻身下馬,上前幾步摟住了自家的小娘子,伸手抹去她臉上的淚,然後把兜帽給沈錦戴好,溫言道,“莫要吃了風。”

“夫君。”沈錦咬着脣,吸了吸鼻子說道,“我讓人專門做了豬肉羊肉白菜的餃子給你吃。”

楚修明應了一下,並沒有說什麼,這樣的餃子是沈錦愛吃的,因爲沈錦覺得單獨的羊肉白菜有些羶,所以喜歡讓人在裡面加一些豬肉,還要加一些幹了的饅頭碎屑,除此之外還有積得酸菜和牛肉一起拌的陷,不過這樣包出來的沈錦只喜歡吃蒸的。

而楚修明對這些並沒有特別的喜好,不管是哪一樣陷的他吃起來都沒有差別。

“岳母在車裡。”楚修明開口道,“我們先回去。”

“好。”沈錦看向了馬車,她小聲問道,“那父王和母妃呢?”

楚修明牽着沈錦的手,因爲離將軍府也沒有幾步路了,所以楚修明索性和沈錦步行,“父王和母妃回京城了,因爲岳母的馬車中,還有幾個年紀小的,所以此時她纔沒有露面。”畢竟小孩子吃不得冷風,這算是給沈錦解釋免得她多想。

沈錦並沒有問什麼,而是扭頭看向了馬車裡面,馬車被遮的嚴嚴實實的,自然看不清楚,後面還跟許多輛裝着行李物品的馬車,也怪不得楚修明他們一路上走的有些慢了。

馬車是直接進的將軍府,沈錦說道,“你沒有碰見沈熙他們嗎?”

“沒有。”楚修明微微皺眉說道,“想來是走岔了,可是出了什麼事情?”

沈錦點點頭,“晚些時候再與你說,遠弟在軍營,我已經讓人給他送信了,想來快回來了。”

楚修明點點頭沒有再問什麼,沈錦輕輕撓了撓楚修明的手,說道,“東東都快一歲了,認不得你了呢。”

若是換成別的人來說這樣的話,怕是有怨懟的意思在裡面,而楚修明知道,沈錦只是在告訴他這件事而已,並沒有別的意思在裡面,“我還想着今年冬至,怕是隻能和遠弟他們一併用餃子了呢……母親來了,也不知道吃得慣吃不慣這邊的東西,除了大姐的女兒和幼弟外,莫非只有沈皓跟來了?”

“恩。”楚修明對着趙管事他們微微點頭,然後擺了擺手,就讓他們先回去了,而他陪着沈錦進了內院,趙嬤嬤在剛知道楚修明他們快到的時候,就讓安平去伺候沈錦更衣,她去小廚房備熱水熱湯一類的,安寧照顧着東東,此時楚修明進來後,熱水也剛準備好。

沈錦雖然還有許多話想要與楚修明說,可是她也想去看望一下母親,還沒等沈錦開口,楚修明就說道,“你先去安排一下岳母那邊的事情,等我梳洗後再去找你。”

“好。”沈錦這才咬脣答應了下來,“你梳洗完了就去探望一下東東吧,我一會就過來。”

楚修明點點頭,替沈錦整理了一下披風,又把兜帽給沈錦戴好,這纔看了安平一眼,安平把已經備好的小手爐放到了沈錦的手上,“去吧。”

“恩。”沈錦應了下來,“趙嬤嬤燉了雞湯,一會你記得用些。”

楚修明嘴角微微上揚,笑道,“好。”

沈錦這才帶着安平往不遠處的一個院落走去,在知道英王世子做的事情後,沈錦就讓人在將軍府中收拾了兩個院落,其中一個很大,只比主院略小了一些,正是沈錦剛到邊城住的那個院子。

那個院子後來又收拾了幾次,裡面的東西甚至比主院這邊還要精緻一些,畢竟因爲沈錦的喜好,主院這邊更多的是以舒適、實用爲主的,比如這院子裡面並沒有種什麼花花草草的,倒是種了不少果樹,就連紫藤花這類的都換成了葡萄這樣的,還有那些隨處可見的軟墊等東西……

除了這個院子外,沈錦還專門給母親陳側妃收拾了個院子,那院子自然不比主院和瑞王那邊的院子大,可是裡面的佈置很用心,沈錦早早就開始準備了,只是沒想到這次來的只有陳側妃和三個小的。

沈錦過去的時候,就看見陳側妃這邊已經開始收拾了,而沈皓正站在陳側妃身邊,看見沈錦的時候,還不由自主往陳側妃的身邊貼了貼,陳側妃見到女兒,就露出了笑容,卻也沒有忽視沈皓,伸手摸了摸他的頭,柔聲說道,“在馬車上的時候,不是還說想要好好泡泡熱水嗎?”

沈皓抿了抿脣,短短几年內經歷了這麼多,就算沈皓資質再差,也長大了不少,聞言看了看沈錦又看了看陳側妃,這才點了點頭,跟着丫環往裡面走去,不過在快要離開的時候,還是扭頭看了看陳側妃,沈錦把這些都看在眼裡,等沈皓走了就上前擁了下母親說道,“太好了,和做夢了一樣。”

陳側妃何嘗不是這樣想,她自從進了瑞王府就沒想到還有出來的一日,而這些都是因爲她有個好女兒,“多大的人了,怎麼還和孩子一樣。”雖這麼說,可是陳側妃的手卻輕輕撫着沈錦的後背說道,“這一路多虧了女婿。”

沈錦進屋的時候,披風就已經脫掉了,此時和母親一併往內屋走去,“院子可住的下?我本以爲就四弟跟着母親呢。”

陳側妃聞言只是一笑說道,“足夠了,王爺給你四弟定了個晴字。”

“沈晴?”沈錦唸了念說道,“總覺得有些女氣。”

“瞎說。”陳側妃輕輕敲了女兒頭一下說道,“你大姐的女兒叫寶珠,如今霜巧跟着照顧呢,我這邊倒也沒多少事情。”

沈錦想到當初沈琦說讓她在邊城給霜巧找個婆家的事情,她本都給忘記了,沒想到這次霜巧過來了,也不知道有沒有帶什麼話來。

“東東怎麼樣了?”陳側妃雖然喜歡孩子,可是也有親疏之分的,說到底她就沈錦這麼一個女兒,她們兩個相依爲命了那麼多年,就算沈晴從出生就養在了陳側妃的身邊,也比不得她和沈錦之間的情分,這其中並不僅僅是因爲沈錦是親生的,而是陳側妃心中明白,如今沈錦成了永寧侯夫人,又有楚修明寵着,再也無人敢欺辱她們母女兩個了,所以就算沈晴是親生的,在陳側妃心中也重不過沈錦的。

提到兒子,沈錦就笑道,“等明日,我就抱來給母親瞧瞧,現在胖墩墩的,我都快抱不動了。”

“小孩還是胖點好。”陳側妃想到小外孫,就格外的舒心,整個人像是卸掉了許多包袱一般,瞧着多了幾分神采,“現在天氣冷,可不要隨意抱了孩子出門,等明日我去瞧瞧他,我還做了幾身衣服,也不知道東東合身不合身。”

“母親我的呢?”沈錦陪着母親進屋後,仔細瞧了瞧確定了沒有缺什麼東西,這才把頭輕輕靠在陳側妃的肩膀說道,“母親來了就好,我叫人備了廚子,若是母親用不慣這邊的口味,就讓小廚房……”

沈錦絮絮叨叨說着邊城的事情和安排,陳側妃看着女兒,她的女兒如今和她一般高了,瞧着眉眼間沒有絲毫的清愁,滿身的快活勁,陳側妃臉上的笑容一直沒有消失,這樣就好……女兒快樂就好。

因爲陳側妃舟車勞頓,沈錦並沒有停留太久,確定了陳側妃這邊都周全後,就先離開了,等回到院子就直接往東東的房間走去,到門口的時候,果然看見楚修明正在裡面,他懷裡抱着東東,東東雖然沒有哭,可是小臉緊繃着,眼中含着淚,就是不落下來,看起來有些嚴肅又有些可憐的樣子,聽見腳步聲,父子兩個就看了過來,在看見沈錦的那一刻,東東再也忍不住嗷嚎大哭起來。

沈錦雖然想讓他們父子兩個聯絡感情,可是看見這樣的情況,也格外的心疼,趕緊過去把東東抱到懷裡,東東小胳膊緊緊摟着沈錦的脖子,到了熟悉的懷裡,這才止住了大哭,可是還是抽噎個不停,“嗚……”

“不哭,乖哦。”沈錦趕緊柔聲哄了起來,楚修明在一旁看着,心情格外的複雜,有些驕傲卻也有些難受,東東果然都不認識他本來,在他沒離開的時候,東東最喜歡他或者沈錦抱着了,哪裡會這般哭泣。

“壞……”東東會說的字不多,都是一個個蹦出來的,還有些含糊,可是這個字卻格外清晰,還害怕沈錦不明白,伸手指着楚修明。

沈錦輕輕親了親東東的臉頰,說道,“父親……東東那不是壞人,那是東東的父親。”她的聲音格外的好聽,不像是在楚修明和母親身邊的那樣嬌憨,反而帶着一種輕柔。

“唔?”東東也不哭了,睫毛上還掛着淚,扭頭看向了楚修明,不過小胳膊還是緊緊抱着沈錦的脖子。

沈錦抱着東東往楚修明身邊走去,東東長胖了許多,沈錦要兩個胳膊才抱得住,“東東,這就是父親。”

東東一靠近楚修明就扭頭埋進了沈錦的懷裡,可是又忍不住偷偷去看楚修明,楚修明並沒有動,只是溫言道,“東東。”

“啊?”東東又偷偷扭頭看向了楚修明,他怎麼覺得這個聲音有些熟悉呢?“唔!”反正母親在……東東有些迷茫地看了看楚修明,又看了看沈錦,“父父?”

楚修明只覺得心中一暖,鼻間微微的酸意,閉了閉眼再睜開的時候,已經恢復了平和,他怕嚇住他的兒子,楚修明伸手用手指輕輕碰了碰東東的小手,東東像是受了驚嚇一樣,趕緊把小爪子縮了回來,然後盯着楚修明看,楚修明並沒有生氣,反而露出笑容,用手指小心翼翼靠近兒子的手,東東看向了沈錦,沈錦說道,“東東,那是你父親。”沈錦只是重複着這句話,可能現在的東東還不懂其中的意思,可是就算是楚修明離開了,沈錦也在告訴東東這件事。

東東動了動脣,然後微微伸出手碰了楚修明的手一下,然後馬上縮了回來,見楚修明沒有動靜,這才又伸出去,然後抓住了楚修明的一根手指,“父父?”

“恩,東東。”楚修明的手指一動不動的讓東東抓着。

東東低頭看了看他手中的那根手指,然後又看向楚修明,眨了眨眼睛,鬆開了手,趴會了沈錦的懷裡,“蛋……”他哭了好久,都餓了呢,想吃蛋羹了。

沈錦看向了楚修明,楚修明並不介意,本就是他先離開的,孩子這樣的表現已經比他想的好了許多,沈錦柔聲說道,“那叫嬤嬤給東東蒸蛋羹吃好不好?”

“啊……”東東叫了一聲,然後頭枕在沈錦的肩膀上,看着楚修明,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楚修明看向了沈錦說道,“你先抱着孩子進去,我讓趙嬤嬤去做些東東能吃的。”

沈錦點了點頭說道,“好。”

可是誰知道楚修明剛剛出門,一直安靜趴在沈錦懷裡的東東忽然叫道,“啊!咿呀啊啊啊!”

第023章第028章第125章第127章第135章第121章第010章第011章第036章第123章第057章第074章第007章第075章第134章第044章第024章第047章第044章第029章第038章第074章第082章第120章第144章第105章第134章第046章第054章第077章第100章第116章第035章第043章第098章第095章第027章第85章第107章第035章第101章第144章第056章第045章第066章第123章第009章第073章第005章第004章第146章第046章第107章第038章第035章第026章第077章第048章第095章第089章第062章第055章第087章第134章第107章第092章第102章第131章第099章第054章第019章第068章第114章第051章第029章第147章第137章第025章第141章第025章第52章第050章第072章第028章第011章第060章第060章第128章第129章第086章第086章第071章第010章第141章第043章第010章第092章第138章
第023章第028章第125章第127章第135章第121章第010章第011章第036章第123章第057章第074章第007章第075章第134章第044章第024章第047章第044章第029章第038章第074章第082章第120章第144章第105章第134章第046章第054章第077章第100章第116章第035章第043章第098章第095章第027章第85章第107章第035章第101章第144章第056章第045章第066章第123章第009章第073章第005章第004章第146章第046章第107章第038章第035章第026章第077章第048章第095章第089章第062章第055章第087章第134章第107章第092章第102章第131章第099章第054章第019章第068章第114章第051章第029章第147章第137章第025章第141章第025章第52章第050章第072章第028章第011章第060章第060章第128章第129章第086章第086章第071章第010章第141章第043章第010章第092章第13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