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6章

沈錦想了一下就點頭,讓趙嬤嬤把趙管事、王總管和那個表妹帶到了會客廳,而她自己照顧好東東後,就讓安平伺候她換了一身衣服,沈錦現在的衣服都是生完孩子以後新做的,剛生完孩子那會,因爲月子做的太好了,難免胖了一些,因爲有趙嬤嬤的照顧,倒是很快就恢復了,可是腰身變的纖細,只是胸豐滿了許多,原來的衣服胸口的位置就太緊了一些。

安寧給沈錦準備的是一身雲霞錦的衣裙,腰身的位置帶着一些褶皺,更顯得她腰細腿長的,因爲沈錦是陪着東東的,所以頭髮只用了髮帶,除了當初楚修明親手給她做的那個木鐲外,連耳飾也沒有戴。

此時到底是見外人,再如此簡單也就不合適了,卻也不需要太過隆重,畢竟那個表妹並不是他們請來的客人。

沈錦到了會客廳的時候,就看見一個穿着月白色衣裙的女子坐在靠門口的椅子上,聽見腳步聲就轉過了頭,沈錦本以爲她二姐沈梓已經算是難得一見的美女了,可是和眼前這個女人比起來,她二姐就太過青澀了。

細細的柳葉眉微微蹙起,帶着幾分清愁和幽怨的味道,脣色有些淡,身姿窈窕,微微側坐着的時候,更是帶着幾分弱不經風的味道,想讓人擁入懷中好好呵護一番。

可是那雙眼,卻是含情帶媚,給她平添了幾分風流嫵媚。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沈錦欣賞了一下美女,如果這個美女不是來給他們找麻煩的,沈錦覺得她能多欣賞一會,坐在主位上,沈錦開口道,”換衣服挺快的。”

美女眼角抽了一下,沈錦並非無緣無故這樣說的,因爲這位表妹今天剛到邊城,在路上也奔波了許久,到了以後又被人攔下來,還差點被趙管事他們押進牢裡審問,怎麼可能像是現在這般衣裳整潔,就連頭髮都絲毫不亂,鞋子更是沒有絲毫灰塵。

王總管臉上露出幾許笑容,美女咬了咬脣,有些委屈和無奈地說道,”我要見表哥。”

”哦,他不要見你。”沈錦開口道。

美女眼睛都紅了,帶着哀怨看向了沈錦,”我不信,是不是你不讓表哥見我?否則表哥絕不會這般對我的。”

”嗯,是啊。”沈錦毫不猶豫地承認道,”我不想我的夫君見你。”

美女目瞪口呆地看着沈錦,她第一次遇到這樣的女人,怎麼能這般不要臉面?

沈錦忽然想到,”對了,這位表妹怎麼稱呼?”

”誰是你表妹?”女子明明已經氣急敗壞了,可是這般說起話來,也像是嬌嗔一樣,尾音又帶着幾許沙啞的味道,格外的誘人。

沈錦無奈地看了女子一眼,就像是在看不懂事的孩子,”趙嬤嬤,她叫什麼?”

”此女姓薛單名一個喬字。”趙嬤嬤恭聲說道。

沈錦點了下頭說道,”薛喬你說有話說,現在可以說了。”

”我要見表哥。”薛喬看着沈錦要求道。

沈錦端着普洱茶喝了一口,這才說道,”哦,夫君不在,你有事與我說也一樣。”我

薛喬瞪着沈錦不依不饒地說道,”我不信,你騙我,你不過是不想讓表哥見我。”

”我是啊。”沈錦理所當然地說道,”你自己考慮一下,要不要與我說你有什麼事情。”

”不可能。”薛喬毫不妥協,她必須要見到楚修明,那麼手上的底牌纔有用處。

沈錦看了她一眼,也不再管她,而是看向了趙管事說道,”英王世子寫了什麼信來?”

”那是給表哥的。”薛喬開口道。

趙管事和沈錦卻只當沒有聽見她說話,直接把信件交給沈錦,薛喬剛想起身,就被身後的丫環按住了肩膀,再也動彈不得。

沈錦拆開看了看,眉頭皺了起來,然後把信放到了趙嬤嬤手上。

趙嬤嬤低頭在沈錦耳邊說了兩句以後,就拿着信件往後院走去,薛喬眼神閃了閃,心中更是確定了楚修明卻是是在將軍府的,不過是沈錦不願意讓她去見罷了。

沈錦看完了信,問道,”你想好了嗎?要告訴我了嗎?”

薛喬輕哼了一聲,卻不說話,沈錦無奈地看了她一眼,說道,”王總管,把她關進……”沈錦想了一下,”我記得將軍府有一個小佛堂?把她關到哪裡吧,讓人守着,除了送飯,不要進去打擾。”

”是。”一直坐在旁邊的王總管這才站起身來恭聲應了下來。

薛喬這時候臉色大變說道,”我要見表哥,你們難道不想知道那個孩子的事情了嗎?”

”不太想。”沈錦很誠實地開口道,”又不是我夫君的。”

”你是要讓楚修曜斷了香火嗎?”薛喬厲聲質問道。

沈錦平靜地和薛喬對視說道,”反正這邊也只有楚修曜的衣冠冢,而且在你來之前,他已經斷了香火很久了。”

薛喬簡直不敢相信,沈錦竟然會說這樣的話,難道她不怕楚修明知道了生氣嗎?莫非是有什麼她不知道的事情?

沈錦看了王總管一眼,王總管就去喊了嶽文來,然後把沈錦的話重複了一遍,沈錦補充道,”給她幾牀被褥,畢竟那邊有些陰冷,別凍壞了。”

嶽文恭聲說道,”是。”

然後直接抓着薛喬把她帶下去了,絲毫沒有因爲薛喬的美貌而有些優待,而陪着薛喬過來的人已經被分開關了起來,早就開始審問了。

等人都走了,沈錦這才說道,”趙嬤嬤出來吧。”

剛剛讓趙嬤嬤拿着信進去,不過是用來一個障眼法,其實趙嬤嬤根本沒有走遠,此時拿着信件重新進來了。

沈錦示意趙嬤嬤把信給了趙管事和王總管後,又派人去請了趙端來。

這個信上,主要就寫了兩件事,一件事要借道閩中,另一件事約楚修明在禹城一見,而這兩件事的報仇就是楚修曜的兒子。

除此之外,讓沈錦皺眉的並不是這兩件事,而是信件最後寫着,那個孩子左邊後腰處有一塊半月形的胎記。

”三哥身上也有這樣的胎記?”沈錦問道。

如果不是的話,怎麼可能會專門點出了這點,而楚修明身上卻沒有這個胎記的,左後腰這樣的位置,很隱蔽,若不是親近的人,怕是根本不會知道,而楚修明也沒有和沈錦說過這件事。

趙嬤嬤臉色變了變,說道,”三少爺身上確實有這樣的胎記,當初老爺身上也有,而二少爺和三少爺身上同樣是有的。”

沈錦抿了抿脣,趙管事和王總管也是第一次知道這件事,趙管事問道,”這件事,還有什麼人知道嗎?”

說到底他們都不信,楚修曜的人品,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趙嬤嬤開口道,”楚家人都知道,我也是從老夫人那邊聽來的,所以如今也不敢確定,是不是薛喬事聽說的還是……”

可是一般情況下,楚修曜的母親怎麼也不可能和一個姑娘說起自己兒子身上隱蔽處的胎記。

趙管事開口道,”三少爺絕不會是這樣的人。”

王總管也點頭說道,”我也覺得不會是三少爺的,如今不過是仗着三少爺已經不在了,所以她纔會如此肆無忌憚。”

沈錦應了一聲說道,”那孩子怎麼辦?”

這話一出,衆人都沉默了,若說不想見見這個孩子,確定這個孩子真的是楚修曜,就讓這個孩子認祖歸宗,那就是純粹的假話,如今楚家的人,不過楚修明和東東,特別是這個孩子可能是楚修曜的唯一血脈。

”這件事,還是寫信與將軍吧。”王總管開口道。

趙管事點頭,趙嬤嬤更是同意,因爲如今還真不好讓沈錦做決定,並非不信任沈錦,而是不管沈錦怎麼選擇,就算是正確的,以後也難免會受到埋怨,若是牽累了他們夫妻之間的感情就不好了。

沈錦點了點頭,她其實也這麼決定的,雖然把這般難題推給夫君,讓夫君爲難有些不好,可是沈錦是真的不知道怎麼辦纔好。

趙端也過來了,王總管把信給趙端看了一下,趙端面色變了變,沈錦說道,”那孩子可能是三哥的。”

”這……”趙端嘆了口氣說道,”這還真是,英王世子也是,抓住別人家的孩子幹什麼。”

趙管事開口道,”我們準備寫信個將軍,讓他決定。”

”自當如此。”趙端想了想說道,”若那孩子時真的,那讓道到也可以接受。”

衆人都沒有說話,幾個人移步都了議事廳,那裡準備的就有紙筆,趙管事用早就約定好的暗號把英王世子的信重新寫了一番後,又把邊城現在的情況寫了下來。

趙端問道,”這信你們準備讓誰去送?”

”想着讓沈熙和趙駿走這一趟。”王總管說道。

趙端聞言點頭道,”那好,我去與駿兒交代幾句。”

會選沈熙和趙駿,一是要藉助沈熙的身份,二是因爲上次將軍的消息是到了楚原,此時他們也不知道將軍到底是在楚原趙家,還是已經離開,往邊城這邊走了,而趙駿畢竟是趙家人,對於那一片的路徑比較熟悉,也更容易得到一些消息,從而方便找到楚修明他們,若是真的找不到了,再回來就是了。

衆人定了下來後,面色都有些沉重了。

正是因爲這個孩子,不管這個孩子是真是假,他們打算怎麼做,而是主動權掌握在了英王世子的手上,如果他放出消息的話,想來誠帝肯定會懷疑,爲了孩子楚修明會與英王世子做什麼交易,那麼誠帝會做什麼?

趙管事和王總管看向了沈錦,就見沈錦也眉頭緊皺着,兩人心中也有數,按照誠帝的性子,是寧可錯殺的,特別是他本就不信任楚修明。

想想瑞王的事情,莫非英王世子從瑞王那件事上得到了啓發?如是這樣下去,恐怕還沒等英王世子帶兵打進京城,誠帝就會因爲英王世子的陰謀和疑心,弄的一團亂了。

誠帝難道不知道英王世子是故意的?不,他怕是也有懷疑,覺得是個圈套,打個比方就是瑞王這件事,誠帝不是不知道瑞王的性格,可是他仍舊會懷疑,因爲他賭不起這個萬一,寧願把所有可能的危險斬殺在種子中。

最重要的是一點是因爲他當上皇帝的手段,當初就是利用了太子對幾個兄弟的信任,在他背叛過以後,難免會覺得別人也會同樣背叛他。

所以就算誠帝知道那是英王世子的陰謀圈套,也會跳進去。

而英王世子恐怕很快就會發現這點,瑞王的事情不過是爲了接下來事情的一個試探罷了。

所以在誠帝知道英王世子手中有楚修曜唯一留下的血脈後,他會做的就是開始對付楚修明,甚至會覺得比起英王世子,楚修明更加危險一些。

按照楚修明他們這邊的想法,卻想要多潛伏一度時間,更不想這麼快楚修遠給推出去的,畢竟一個真的太子嫡孫,反而更讓誠帝和英王世子忌諱,萬一他們兩個都決定先對付邊城這邊,那麼就不好辦了。

倒不是說誠帝和英王世子聯手,而是當雙方目的一致的時候,難免就會多了一些配合,而且還有蠻夷這邊虎視眈眈,也就意味着雖然楚修明這邊的兵力比他們任何一個人都多,卻不能全部啓用,因爲大部分人馬都要鎮守邊疆。

其實最好的情況就是等誠帝和英王世子之間多消耗了一些後,他們也把那些蠻夷打殺到幾年之內無力侵犯天啓邊疆後,再和京城中的那些人配合一舉拿下誠帝,以楚修遠的身份,很容易被人接受,畢竟真要說起來,楚修遠比誠帝還要名正言順一些。

特別是當初誠帝做的那些事情,英王世子其實也幫了不少忙,他已經挑起了衆人對永嘉三十七年的懷疑,再有楚修遠出來證實,那麼誠帝……

最重要的一點,誠帝如今用的傳國玉璽是假的,而真正的傳國玉璽在當初被人藏了起來,但是藏在哪裡了卻是一個謎,不過只知道,其中有太子妃的手段在裡面。

現在的問題是,他們如今也不知道真的傳國玉璽在哪裡,只能肯定就在皇宮之中,也不知道將軍這一趟是不是去這個了,找到了沒有。

而且現在的情況,他們屬於進退維谷了,英王世子這兩次出招雖然噁心人,可是很有用,”其實如果是真的話,答應了英王世子也不錯。”沈錦的神色舒展了許多,開口道。

其實這點他們也想到的,不過誰也沒有說出來而已。

因爲不管真假,不管楚修明如何決定,誠帝都會開始懷疑的。

議事廳的衆人,如今都像是吃了只蒼蠅一般,現在說不清更希望那個孩子到底是真還是假的了。

沈錦說道,”等夫君的消息吧,英王世子那邊想來也不可能覺得一封信夫君就會相信吧?”

趙管事幾個人點點頭,不再說什麼,其實他們不是沒有辦法,如今不過是投鼠忌器罷了。

沈錦和趙嬤嬤到後院的時候問道,”三哥是什麼樣的人?”

趙嬤嬤也料到了沈錦會問,開口說道,”和將軍截然不同的人,其實真說起來,將軍更像是老夫人,而三少爺更像是太老爺。”

沈錦有些疑惑看向了趙嬤嬤,趙嬤嬤聞言點頭說道,”按照老爺當初說的,將軍如果是儒將的話,那麼三少爺就是一員虎將。”

趙嬤嬤解釋道,”勇猛有餘卻智謀不足。”

沈錦明白了,說到底楚修曜就是適合衝鋒,而楚修明適合坐鎮指揮,所以趙嬤嬤他們雖然信任楚修曜的人品,可是卻有點不相信他的……若是楚修曜真的被人算計了,也是有可能的。

”那他是怎麼死的呢?”沈錦問道。

趙嬤嬤沉默了一下才說道,”是代替將軍的。”

沈錦聽着着趙嬤嬤說了起來,其實說起來,那一次應該是楚修明去的,在那次的時候,楚家就剩下了他們兄弟兩個,楚修明如果去的話,還有一分生機,而楚修曜去的話,連那一分都沒有,只是楚修曜一輩子就算計了楚修明一次,還成功了,代價就是死在了戰場上,屍骨無存了。

那一日楚修曜是大笑着帶着士兵走的,根本不像是去赴死,更像是惡作劇成功後的得意。

”那他與夫君長得像嗎?”沈錦問道。

趙嬤嬤聞言點頭說道,”很像,又因爲年齡相仿,特別是年幼時,他們站在一起不說話的時候,很多人都分辨不出來,倒是長大以後兩個人的氣質越來越不同,倒是很少被認錯了。”

沈錦動了動脣說道,”會不會有一個可能,當初薛喬想要算計的人是夫君?只是三哥知道不知道自己被算計了?”

趙嬤嬤聞言皺了皺眉頭,思索了一下說道,”若是天黑的時候,也有可能分辨不出的,可是爲什麼?那時候雖然沒有明確定下來,可是老夫人生前確確實實提過讓將軍娶薛喬的,不過因爲發現了一聲事情,這纔沒有定下來。”

沈錦皺了皺眉頭沒有說什麼,趙嬤嬤聞言道,”夫人,當初將軍與薛喬並不親近。”

”其實我不在意這些。”沈錦實話實說,”畢竟現在夫君是我的,以後也是我的,所以以前的事情,都已經過去了,我就是想不通,薛喬到底爲何如此,還出賣了夫君他們,對了薛喬失蹤是在三哥之前還是之後?”

”是之後。”趙嬤嬤沉聲說道,”正是因爲薛喬,那次的事情才這般兇險,從而害死了三少爺。”

沈錦想了一會也沒明白,說道,”只能等夫君回來了。”

趙嬤嬤應了一聲,沈錦提醒道,”讓人看着點,別讓薛喬自盡了。”

”老奴明白。”趙嬤嬤恭聲說道。

沈錦點點頭,沒再說什麼。

”遠弟也快回來了吧?”沈錦算了算日子說道。

趙嬤嬤想了想點頭道,”若是一切順利的話,下個月初就該回來了。”

沈錦應了一聲,想了許久才說道,”我覺得三哥一定是個疼弟弟的好哥哥。”

趙嬤嬤不知道沈錦爲何會忽然提起這件事,沈錦往東東的房間走去,”如果那個孩子真的是三哥的孩子,那麼他一定也是疼弟弟的好哥哥。”

不知爲何聽到這句話的時候,趙嬤嬤的眼睛紅了,雖然她是太子妃身邊的人,可是在楚家這麼多年,她如何能不對楚修明忠心?

而被沈錦心心念唸的楚修明此時正在護送陳側妃等人回邊城的路上,而瑞王和瑞王妃在早幾日就已經回京了,因爲瑞王這次出來沒打算回來,所以瑞王府中那些古董字畫金銀珠寶一類的東西,都已經被帶出來了,不過他這次回京卻是輕裝簡行的,把那些東西都留了下來,只說其中六成分給兩個嫡子,剩下四成沈錦和那兩個庶子各一成,最後一成留給了外孫女。

而且除了沈錦外,那三個孩子沒有成年前,所有東西都交給陳側妃保管,還留給了陳側妃不少銀子當作養孩子的花用。

雖然瑞王沒有說,可確確實實是在分家產,像是爲了後事做打算,在離開前還專門去找了趙儒和趙岐,讓趙岐保證如果以後瑞王妃回孃家了要好好善待她一類的,弄的聽到人又是心酸又覺得有些哭笑不得。

陳側妃雖然知道帶着三個孩子會辛苦一些,可是想到馬上就能和女兒一起生活了,心情難免高興了許多,沈皓沉默地坐在馬車裡面,而沈晴和被沈琦起名叫寶珠的孩子,正躺在一起玩,陳側妃看向了沈皓,柔聲問道,”皓哥,你可要用些東西?”

自從瑞王和瑞王妃離開後,皓哥就不好好吃飯了,中午的時候他們就在野外用的乾糧,而皓哥只吃了一點點就不再用。

沈皓搖了搖頭,沉默了許多,他覺得被所有人拋棄了,先是母親,後來是父王和姐姐。

陳側妃也不知道怎麼勸好,只是說道,”那皓哥要不要跟晴哥和寶珠一起玩會?”

第125章第004章第112章第013章第148章第090章第093章第134章第059章第001章第52章第035章第131章第042章第066章第004章第116章第121章第059章第133章第109章第124章第009章第135章第080章第049章第106章第105章第109章第019章第141章第017章第030章第021章第111章第139章第054章第086章第027章第063章第077章第108章第005章第064章第027章第104章第104章第099章第126章第095章第062章第070章第146章第066章第142章第117章第095章第011章第117章第022章第078章第104章第104章第079章第148章第063章第053章第019章第113章第032章第082章第134章第145章第059章第132章第078章第145章第101章第132章第020章第044章第010章第009章第118章第028章第059章第086章第002章第005章第146章第051章第083章第069章第041章第078章第139章第058章第042章第038章第123章
第125章第004章第112章第013章第148章第090章第093章第134章第059章第001章第52章第035章第131章第042章第066章第004章第116章第121章第059章第133章第109章第124章第009章第135章第080章第049章第106章第105章第109章第019章第141章第017章第030章第021章第111章第139章第054章第086章第027章第063章第077章第108章第005章第064章第027章第104章第104章第099章第126章第095章第062章第070章第146章第066章第142章第117章第095章第011章第117章第022章第078章第104章第104章第079章第148章第063章第053章第019章第113章第032章第082章第134章第145章第059章第132章第078章第145章第101章第132章第020章第044章第010章第009章第118章第028章第059章第086章第002章第005章第146章第051章第083章第069章第041章第078章第139章第058章第042章第038章第12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