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1章

對於瑞王說的,瑞王妃聽聽也就算了,瑞王妃當初與沈錦說會讓孃家人到邊城,並非一句空話,這事情也是家族裡面商量後定下來的。

瑞王妃出身出院趙家,在瑞王妃被指給瑞王后沒多久,瑞王妃的父親就辭官歸鄉了,如今在京城的趙家也沒剩下多少人了,不過送個消息還是沒有妨礙的,瑞王妃讓人把永樂候世子說的話傳回了楚原,此時的趙家子弟已經收拾的差不多,本想過完中秋了再離家去邊城,可是得了消息後,趙家如今的家主直接把他們在十日之內出發上路。

其實說到底趙家也算是先帝留給太子的,能在誠帝手下保存下來,除了趙家的嫡女嫁給了瑞王外,還有趙家這些人在誠帝抽出手收拾他們之間,都一個個辭官歸鄉了,子弟至今都沒有出仕,可是這也是無奈之舉。

“我這一輩子,最對不起的就是媛兒。”瑞王妃的父親趙儒已經年過半百,看着精神到是不錯,只是提起女兒的時候,難免有些失落說道。

趙儒的大兒子瑞王妃的兄長趙岐說道,“是我們對不起妹妹。”

當初誠帝登基,太子一脈幾乎被趕盡殺絕,趙儒在太后剛露出想爲瑞王迎娶趙家嫡女的時候,趙儒就答應了下來,那時候誠帝也要穩定朝堂上還存活的大臣的心,對趙家這般早早投誠的態度還不錯,卻不知道那時候趙家一邊敷衍誠帝,暗中卻偷偷救了不少當初太子的人,就是太子次子最後能逃離京城,都有趙家人的幫助在裡面。

趙儒覺得自己這輩子對得起先帝,對得起太子,唯一虧待的卻是女兒,瑞王那般的人品根本配不上他的女兒,若是瑞王對女兒好也就罷了,可是結果呢?

趙岐看向了弟弟趙端說道,“富貴險中求,你這次帶着趙家子弟去邊城,萬萬要約束好他們,知道嗎?”

趙端恭聲說道,“是。”

趙儒想到女兒出嫁前,他與女兒的交談,他們潛伏至今終於等到了這天。

趙端問道,“父親,蜀中到底是什麼情況?爲了姐姐專門讓人與他們說了這些。”

趙儒思索了一下才說道,“其實有件事,我也不確定與誠帝此舉有沒有關係。”

趙岐和趙端都看向了趙儒,趙儒說道,“蜀中據說有前朝寶藏。”

“不可能吧?”趙岐看向趙儒說道,“父親這件事我們怎麼不知道?”

趙儒開口道,“當初我幫先帝整理過一些早年的記載,上面曾經寫過,太、祖皇帝曾七次派人去蜀中,爲的是什麼並沒有寫明白,不過有人猜測爲的就是前朝寶藏,因爲在太、祖帶人攻入皇城的時候,前朝皇帝已經帶人逃走了,還帶走了大批的金銀珠寶,最後是抓獲了末帝的時候,末帝身邊並沒找到那些理應被帶走的東西,經過推測,最有可能的是藏在蜀中附近。”

趙端滿臉驚訝,趙儒說道,“不過消息真假不得而知,在太、祖後,也有皇帝派人去過,可是都是一無所獲,漸漸地這件事就沒人再提起了,那是我看到了太、祖皇帝派人去蜀中這樣的記載,因爲心中好奇倒是查了不少資料,才知道了這些。”

“若真是如此,那誠帝怎麼會下旨命永寧侯派兵過去呢?”趙岐問道。

趙儒一時也猜不到誠帝的打算,說道,“這件事,你到了邊城後,就全部與永寧侯說一遍。”

“是。”趙端恭聲說道。

趙岐問道,“父親,你覺得永寧侯會派兵去蜀中救二皇子嗎?”

趙儒眼睛眯了一下才冷笑道,“不會。”

不管是爲了什麼,誠帝明顯是不懷好意,楚修明怎麼會去。

“那這不就是抗旨不尊?”趙岐皺了下眉頭說道,“現在這個時候,這般卻不好吧?”

趙儒搖了搖頭沒有說什麼,倒是趙端忽然說道,“父親,兒子總覺得那個寶藏的事情有蹊蹺,更像是以訛傳訛。”

“恩。”趙儒看向小兒子說道,“確實如此,因爲當初太、祖到底派人去做什麼,並沒有記載,而會這般猜測,也是因爲前朝末帝奢侈成性,可是等太、祖攻入皇城,不管是末帝內庫還是國庫之中所餘甚少。”

趙端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幾個人正在談話,就見趙岐之子趙駿和趙端之子趙澈急匆匆過來了,先是行禮後,趙駿開口道,“祖父、父親、二叔,剛剛外面傳了消息,誠帝派去邊城的使者在禹城之中被一夥強盜給殺了。”

趙澈問道,“祖父,我們需要不需要多帶點人?”

“禹城?”趙儒眼睛眯了一下說道,“不用。”

趙駿看向趙儒,趙儒卻是一笑,看向了趙岐,“如此一來,你所擔心的事情不就解決了?”

“不過爲什麼是禹城?”趙駿和趙端已經明白過來,這件事怕是有永寧侯的手筆在裡面。

趙儒看着兩個孫子說道,“都過來吧。”

“是。”衆人這才起身到了趙儒的身邊,趙儒手指蘸着茶水在紅木桌上先是畫了一個圈,說道,“閩中。”

趙儒又畫了一個圈說道,“邊城。”

趙端一下子明白了,趙儒最後在兩者之間畫了一個圈說道,“禹城。”

“可是這樣一來,怕是誠帝也猜到了吧。”趙岐有些猶豫地問道。

趙儒反問道,“猜到又如何?”

趙岐愣了一下,趙端笑道,“哥,就算誠帝猜到了,難道說就有證據說是永寧侯派人做的嗎?就算有證據又如何?當初他就只敢用些娘們……”

話還沒說完,就被趙儒一巴掌拍到了腦後,“若是你姐姐聽到,看她怎麼教訓你。”

趙端馬上認錯說道,“當初他就只敢用一些女人後宅都不用的手段來對付永寧侯,現在還有個英王一脈的威脅,他更不敢動永寧侯了,只是覺得這件事和永寧侯以往的所作所爲有些差別。”

趙儒這才點頭說道,“恩,想來不是永寧侯想出來的,太過直接了。”

“祖父這樣不好嗎?”趙澈有些疑惑地問道。

趙儒笑道,“並非不好,就像是你與駿兒同樣爭一個東西,本來你們兩個之間各有顧忌,所以你來我往都是用智謀去搶奪,可是駿兒的父親忽然到了,駿兒就直接把東西奪過來了,目的都是一樣的,就是其中的手段不一樣,不過按照邊城的情況,這般行事倒也妥當。”

趙澈和趙駿點了點頭,好像明白了一些。

趙儒看着他們笑了一下,“邊城有很多人才,到時候你們記得要虛心學習纔是。”

“孫兒明白。”兩個人都恭聲回答。

趙儒又交代了一些事情後,就打發他們走了,只留下了趙岐,說道,“你這幾日抽空回京城一趟,去見見你妹妹。”

“是。”趙岐看向趙儒說道,“需要我給妹妹帶什麼話嗎?”

趙儒說道,“不需要,到京城後,你就聽你妹妹的就好。”

趙岐心中並沒有什麼不滿,說道,“是。”

此時邊城的沈錦還不知道一大批幫手就要到來的事情,自從那日出了主意以後,每日早晨在議事廳,沈錦就再沒有辦法像是以往那樣悠閒了,不管是王總管還是趙管事都喜歡找她拿主意。

沈錦正看着楚修遠送回來的消息,說道,“哦,沒發現什麼異常。”

王總管和趙管事他們卻沒有說話,看着沈錦,沈錦也疑惑地和他們對視着,問道,“有事情嗎?”

沈錦其實覺得不管是王總管還是趙管事,都有些不夠乾脆的,喜歡玩你猜我猜大家一起猜來猜去的遊戲。

“夫人,可知道將軍去哪裡了?”王總管開口道。

這段時日傳來消息的都是楚修遠,而且其中都沒有提到楚修明,就算開始不確定,此時他們也確定了,怕是楚修明和楚修遠分開了,但是至今楚修明都沒有傳回來任何消息,他們心中難免有些擔心。

沈錦說道,“哦,夫君去辦事了,不過去哪裡了,不讓我告訴別人。”

王總管和趙管事對視了一眼,兩個人心中都有些哭笑不得,這麼直白的說這些話真的好嗎?難道不怕傷了他們這些忠心耿耿下屬的心?

沈錦接着說道,“你們放心吧,夫君會回來的,我和東東都在這裡呢。”

怎麼覺得夫人的意思,好像他們拿着夫人和小少爺來威脅將軍似得,可是他們心裡明白,沈錦說的是實話,只要他們在這裡,那麼將軍就一定會回來的,不對!等等好像都被夫人繞進去了,就算沒有夫人和小少爺,將軍也要回來了。

沈錦開口道,“快到中秋了,記得讓茹陽公主和駙馬寫封信回去,再準備點禮一併送往京城。”

這些是王總管的事情,聞言說道,“是。”

沈錦想了下說道,“我記得那不是有一扇掐金的屏風嗎?還有……”連着說了幾樣東西,都是沈錦不太喜歡的,東西很大看着華貴,卻不適合他們,“除此之外,再讓茹陽公主做點東西,給誠帝、太后和皇后。”

王總管一一應了下來,沈錦看着王總管說道,“這些東西我會讓趙嬤嬤收拾出來給你。”

沈錦接着說道,“記得讓茹陽公主的信中提到這裡缺藥材,糧草、輜重一類的,與蠻夷已經發生過幾次摩擦一類的,記得意思稍微隱晦點,但是別讓人看不懂。”

“是。”王總管明白了,說到底沈錦就是要用這些邊城無用的東西去換一些有用的回來。

沈錦見衆人不說話了,就問道,“還有事嗎?”

“並無他事。”趙管事說道。

沈錦點頭,“那剩下的都交給你們處理了,我先回去了。”

衆人站了起來,等沈錦離開後就重新坐下,然後開始處理邊城的事務,沈錦回去後,就先餵了東東,然後換了一身衣服說道,“對了,還有多久輪到沈熙休息?”

“還有兩日。”趙嬤嬤算了一下說道。

邊城這邊的軍營所有士兵每十日都有一日休息的時間的,這日他們可以離開軍營,回家或者出去買東西都可以,這個休息是輪流的。

沈錦點了點頭,心中思量了一下卻沒有說什麼。

此時的皇宮中,誠帝剛得知了使臣在禹城被殺的消息,咬牙說道,“怎麼會這般湊巧,去召承恩公進宮。”

“是。”李福恭聲應下,只是還沒等他到門口,就聽見誠帝讓他站着。

誠帝想到了蜀中的事情,他這個皇帝還沒得到消息,承恩公那邊竟然先一步得到,可以說是皇后不放心兒子,所以專門讓承恩公那邊注意着蜀中的消息,但是私心太重,果然母后說的對,爲人母的所歸要爲自己的孩子多打算幾分的,誠帝有些時候不禁去想,若是他與二皇子同時遇難,皇后只能救一人的話,會選擇救誰,想來不會是他這個皇帝。

“去見母后。”誠帝思索了一下說道。

李福恭聲應了下來,先讓人去與太后說了一聲,然後自己伺候着誠帝往太后宮中走去。

自從知道了英王世子的事情後,誠帝就時常去找太后請教一番,因爲當初的事情,誠帝現在誰都不敢相信,所以有事情的時候,只能找太后商量。

誠帝到的時候,太后並沒有在佛堂,而是在殿中專門被開出來的一小塊菜地那,見到誠帝就笑道,“我專門讓人給你燉了湯。”

“兒子陪母后一併用飯。”誠帝笑着說道。

太后眉眼間都帶着笑意說道,“我種的菜有些已經成了,我讓人摘些,到時候做了給你吃。”

“好。”誠帝陪着太后說了幾句,就開口道,“母后,兒子有事情想要請教母后。”

太后應了一聲,放下手中的東西,扶着甄嬤嬤的手起身往殿中走去,“你先用些湯,我去梳洗一下。”

“是。”誠帝跟着宮女到坐下,很快就有人送了湯品來,誠帝嚐了一口就知道是自己喜歡的,等一碗湯用完了,太后也換了衣服出來。

太后看着誠帝,說道,“皇帝可是遇到什麼爲難的事情了?”

誠帝開口道,“朕派人前往邊城送聖旨,讓永寧侯派兵去蜀中平亂,不過使臣在禹城被殺。”

說到最後兩個字,誠帝的眼神陰霾,帶着濃濃的怒意。

太后說道,“甄嬤嬤,你先帶人下去。”

“是。”甄嬤嬤恭聲應下後,就帶着伺候的人先離開了。

太后這纔看向誠帝說道,“皇帝你懷疑是何人所爲?”

“除了英王世子和楚修明外,還有誰敢這般大膽!”誠帝咬牙說道,“而且這件事明顯就是楚修明派人做的。”

“皇帝可有證據?”太后倒是沒有誠帝這麼憤怒,問道。

誠帝臉色更加難看,“無。”

太后開口道,“那皇帝如何得知是楚修明做的呢?”

誠帝看向太后,太后說道,“陛下,爲何讓永寧侯回邊城,你可還記得?”

“可是……”誠帝有些猶豫地說道。

太后皺眉看向誠帝說道,“不過皇帝爲何會想讓楚修明派兵去蜀中呢?”

誠帝沒有開口,太后沉聲說道,“這一來一回浪費的時間,皇帝你到底是怎麼想的?”

“母后可知道前朝寶藏之事。”誠帝忽然說道。

太后皺眉說道,“怎麼回事?”

“太、祖帶兵攻入京城的時候,前朝末帝已經帶人……”誠帝緩緩把事情說了一遍,“太、祖曾多次派人去蜀中尋找……”

“你是懷疑蜀中真的有前朝寶藏?”太后看着誠帝,“那更不該讓楚修明派兵去蜀中才對。”

誠帝眼睛眯了一下說道,“朕懷疑英王世子已經找到了前朝寶藏的地點。”

太后臉上神色一慌,若真讓英王世子拿到了前朝寶藏……

誠帝沉聲說道,“若是真的話,那麼英王世子一定派了重兵護着蜀中那塊地方,否則朕的五萬大軍怎麼可能……”想到接連吃的敗仗,誠帝並不認爲只有那不足千人的愚民能做到這種地步。

太后沒有說話,忽然問道,“這消息是怎麼得來的?”

誠帝這才低聲說道,“其實二皇子那日偷聽到這個消息,後來又被高昌救了出來。”

“會這麼簡單?”太后有些不敢相信,說道。

誠帝面色有些不好,說道,“就是永盛伯世子被殺的那日,高昌以永盛伯世子和八千士兵做餌,這才救出了人來。”

太后這纔信了幾分,誠帝接着說道,“不過畢竟……所以都是暗中行事的,因爲二皇子帶回來這個消息,所以更不好大張旗鼓,高昌專門送了剩下兩位皇兒與其他世子回京的時候,這才把消息給帶了回來。”

“二皇子呢?”太后問道。

誠帝說道,“還留在蜀中。”

太后猶豫了一下,“那你讓楚修明派兵過去?”

誠帝點頭,“朕想讓永寧侯的那些兵馬探探路,如今二皇子被救出來,想來英王世子在蜀中會更加戒備,此時見到楚修明的人馬,自然會緊張……朕也派了親信過去……”

其實說到底誠帝就是想做那個得利的漁翁,楚修明爲了邊疆的安穩並不會派太多的人馬,最多五千到一萬,就算兵強馬壯又如何?和英王世子的兵馬拼殺後,還能剩下多少人?到時候高昌他們再趁機去找寶藏。

太后如今也明白,想到禹城的時候,問道,“莫不是永寧侯提前察覺了什麼?”

“不可能。”誠帝開口道,“朕開始也不敢相信前朝寶藏的事情,畢竟就是先帝都沒提過,還是蜀中那邊消息送來後,朕又查了先祖那時候的史官留下的一些記載,這纔敢確定的。”

太后皺着眉頭沒有說話,誠帝說道,“所以除了抗命不遵外,朕想不出別的理由。”

“還有一個可能。”太后忽然說道,“皇帝你說英王世子與蠻夷合作了,想要使得蠻夷成爲助力,那就必須除掉永寧侯,又或者……”

“讓朕和永寧侯嫌隙更深。”誠帝也冷靜下來,想到了這裡,皺眉說道,“而且說不得英王世子是害怕楚修明帶兵過去搶奪前朝寶藏……”

邊城中,趙嬤嬤正趁着日頭好和沈錦一併給東東洗澡,說道,“想來這幾日誠帝就該知道禹城的消息了。”

“恩。”沈錦一手託着東東的頭一手託着他的小屁股,還時不時做個鬼臉來逗東東,趙嬤嬤小心翼翼的用細棉沾了水給東東洗頭。

趙嬤嬤開口道,“夫人覺得誠帝會如何?”

“會生氣吧。”沈錦想了一下說道。

“那如果誠帝再下旨呢?”趙嬤嬤覺得誠帝不是個會死心的人。

沈錦開口道,“就說夫君帶兵在外,邊城沒有做主的人。”

趙嬤嬤想了一下說道,“怕是到時候會求見茹陽公主吧?”

“那就告訴他們駙馬是一起去的。”沈錦毫不猶豫地說道,“見公主?公主身份尊貴,不是什麼人都能見的,不給見就好了。”

趙嬤嬤聞言笑道,“也是,反正現在誠帝根本對邊城這邊沒有辦法。”

沈錦點頭,正是仗着這點,她纔敢這般直接讓人去禹城解決了那些使臣的,不過是明白,就算被發現是邊城這邊派人做的,誠帝也無可奈何,現在是誠帝格外需要楚修明,並不是楚修明需要誠帝,就算沒有誠帝,沒有兵符,楚修明就能掌控着邊城周邊的所有兵權。

而此時的沈錦根本不知道,因爲前朝寶藏的事情,已經讓誠帝和太后疑神疑鬼了,反而沒有把禹城的事情聯繫到他們身上,畢竟誠帝確定,這個消息除了英王世子就只有他掌握着了,楚修明不可能得知,若是得知了,楚修明怕是早就請兵去蜀中了。

當誠帝和太后聯手想要瞞着一件事的時候,就是邊城這邊也難得到什麼消息,所以當趙家子弟趕來的時候,帶來了這些消息,沈錦反而有些呆愣了。

“舅舅,你的意思是蜀中可能有前朝寶藏?”沈錦看着趙端,愣了一下說道。

趙端是瑞王妃的弟弟,按照身份倒是擔得起沈錦這一聲舅舅,不僅沈錦愣住了,就是王總管和趙管事兩個人也都愣了,又聽了永樂候世子發現的異常,心中總有些微妙的感覺。

趙端聞言說道,“只是有這般傳言。”又把趙儒當初說的那些事情都告訴了沈錦。

王總管和趙管事心中已經信了幾分,趙嬤嬤皺眉看向了沈錦,沈錦問道,“那前朝末帝是被人在蜀中抓獲的?”

“並非如此。”趙端解釋道,“不過因爲末帝逃亡的沿途,蜀中是最有可能藏東西的。”

沈錦問道,“爲什麼覺得是前朝寶藏呢?而不是太、祖皇帝去找別的東西?”

“因爲宮中不管是內庫還是國庫都很空虛,末帝是幸喜奢侈。”趙端倒是沒有絲毫不耐解釋道。

沈錦點了點頭,也不知道是不是接受了這個解釋,反而看向了趙駿和趙澈,笑道,“不知道這兩位表弟,舅舅有什麼安排嗎?”

趙駿和趙澈其實心中有些不舒服,因爲他們趙家一族雖是來投靠的,可是永寧侯卻到現在都沒有露面,趙端笑道,“永寧侯安排就好。”

“哦,夫君不在啊。”沈錦看向趙端說道,“舅舅不知道嗎?”

趙端有些無奈地看着沈錦,又沒有人告訴他,他怎麼會知道?而且他帶着族中子弟來的時候,一進邊城,邊城百姓都是帶着防備看着他們的,如果不是有將軍府的人來接,怕是那些人就不光是看看了。

“嶽文沒有告訴舅舅啊。”沈錦看着趙端的表情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嶽文就是不愛說話,不過若是夫君在的話,一定會親自去迎舅舅的。”

不管是趙端還是趙駿他們,此時心中都舒暢了許多,沈錦笑着說道,“對了,修遠也不在,沈熙現在在軍營訓練,因爲夫君說不給特殊待遇,所以今天他還不到休息日,也沒辦法出來見舅舅。”

趙端聞言不僅沒有不喜,反而覺得果然永寧侯治軍嚴謹,這樣的話,他們的勝算就更多了一些,“自當如此。”

沈錦笑道,“東東現在在睡覺,晚些時候醒了就抱來給舅舅和表弟們玩。”

東東?趙端愣了一下就想到了,怕就是永寧侯的嫡長子,抱來給他們玩?

趙駿和趙澈對視一眼,總覺得這個表姐有些不夠可靠的樣子。

王總管和趙管事倒是哭笑不得,可是見到趙端他們放鬆了不少,姿態也自在了許多,也都默默不說話了。

沈錦點頭,“特別好玩,他現在都會翻身了。”先是炫耀了一下自己的兒子,沈錦接着說道,“舅舅對趙家子弟有什麼安排?”

趙端聞言笑了起來,他現在的笑容多了幾分真切,說道,“入鄉隨俗,既然我帶他們來了,就該照着邊城的規矩來。”

沈錦想了想說道,“那想要從武的,就和沈熙一起到軍營跟着訓練,想要從文的話就跟着王總管好了,到時候再安排。”

趙端點頭,其實這般安排很合理,不管是做什麼事情,若是絲毫不瞭解,那樣反而容易出事,沈錦這樣的安排,想來是永寧侯準備重用趙家子弟的,沈錦又說道,“舅舅的話就跟着趙管事,過段時間一併去接手禹城事務。”

禹城?趙端看向了沈錦,沈錦說道,“哦,夫君覺得禹城有一窩兇匪太過危險了,想想還是先剿滅了吧。”

沈錦很自然的把這些事情按在楚修明的身上,因爲太過血雨腥風了,她還是當個嬌養的小娘子比較好。

王總管看了一眼站在沈錦身邊,臉色絲毫沒有變化的趙嬤嬤,再看看沈錦一臉真誠的樣子,好像就連那小酒窩都顯得格外無辜。

趙端心中一喜說道,“自然是願意的。”

沈錦點了點頭,笑道,“舅舅和表弟們住的地方,就在將軍府的旁邊,若是缺了什麼就只管與趙管事說就是了。”

趙端笑道,“那我就不客氣了。”

沈錦點頭,忽然說道,“其實我覺得那個寶藏是假的。”

衆人一時都沒反應過來,沈錦說道,“誰逃跑的時候會帶那麼多金銀珠寶,就算帶了怎麼還會這麼悠閒的找個地方去藏起來,還不是順路藏的。”

不知爲何聽沈錦這麼一說,衆人也覺得不太可能。

沈錦端着蜜水喝了一口,看着衆人問道,“難道你們覺得是真的?”

王總管和趙管事不說話了,趙端開口道,“我也懷疑過。”

沈錦開口道,“恩,其實最重要的一點,末帝根本沒有時間把那些東西藏的太仔細,太、祖皇帝這麼久都找不到,起碼是要修建了不短時間纔會如此,他逃命還來不及,哪裡有人手和時間去修?”

趙嬤嬤聞言笑道,“夫人說的對。”

沈錦眯着眼睛笑了起來,“其實說不定太、祖皇帝只是去找人或者有事,但是因爲沒找到,所以就沒有記載而已,否則真的有前朝寶藏的話,太、祖怎麼也要給後人留點線索啊。”天啓朝這麼久,也就出了誠帝一人而已,並且誠帝登上皇位的手段並不光明正大。

趙駿和趙澈對視一眼,趙澈開口道,“我覺得表姐說的在理啊。”

“只是爲什麼會有這麼多人相信?”趙駿皺眉問道。

“錢財使人心動,更何況前朝歷經七世,又攢了多少好東西?”趙管事沉聲說道,“在這樣的誘惑面前,恐怕很多人都失去了理智,根本沒去仔細想這些事情。”

“可是那些前朝的珠寶去哪裡了?”趙澈想了一下說道,“想來應該少了許多,否則也不會有這般的謠傳下來。”

“我也不知道,可能被末帝花光了。”沈錦想了想開口道,“就算前人攢下再多的錢財,也經不住敗家子的禍害啊。”

趙端也開口道,“而且前朝末帝上面的兩個皇帝也不是什麼明主。”

王總管冷笑道,“不僅如此,末帝寵信奸佞,那些人也沒少從國庫和內庫偷取東西,反正末帝也不管這些。”

其實就像是沈錦說的,再多的家業也經不起這般的禍害,趙管事開口道,“而且在太、祖皇帝攻進皇城之前,末帝已經帶着一些大臣妃子逃離了,那些被留下的宮女太監甚至一些侍衛大臣,他們怕是也要去搶奪一些的。”

這樣下來,就算金山銀海也要被拿光了,所以太、祖皇帝沒拿到什麼也就是理所當然了。

沈錦見衆人你一言我一語把事情說了出來,捧着蜜水喝了幾口,沈錦忽然說道,“咦,你們說誠帝至今沒有因爲禹城的意外做出什麼事情,會不會是因爲相信了寶藏的事情?”

被沈錦這麼一說,衆人都愣住了,沈錦說道,“難道誠帝從蜀中知道這件事,懷疑英王世子得到了寶藏?然後派夫君過去,想讓英王世子對付夫君?可是沒了夫君,誰來鎮守天啓邊疆啊?”

誠帝不會這麼蠢這麼天真吧?難道他想讓英王世子和夫君最好兩敗俱傷或者,“誠帝不會等着英王世子和夫君同歸於盡吧?”

趙管事和王總管對視一眼,趙端一向淡定的神色都有些扭曲了,難道誠帝真的是這個打算,這也太……

“哦,也說不定誠帝是想等着夫君和英王世子的人交戰,夫君不知道寶藏的事情,可是誠帝知道,英王世子知道不知道?不會是英王世子故意讓誠帝得知這個消息吧?”沈錦捏了塊糕點,吃了下去以後,看向了趙端他們,“然後誠帝上當了?若是誠帝是以爲夫君不知道寶藏,但是英王世子和他是知道寶藏,夫君派人過去的時候,英王世子爲了保住寶藏一定會狗急跳牆的……”

“不管是夫君帶兵去了還是夫君派的人去了,自然會竭力抵抗。”沈錦想了想說道,“所以誠帝想要夫君過去,因爲他想要寶藏,但是又不想和英王世子正面對上。”

雖然覺得沈錦的話,讓他們有些難以相信,可偏偏又覺得沈錦說出來的事情,按照誠帝以往的想法和所作所爲,還真是有可能的。

“那二皇子呢?”趙駿是最沒辦法接受的。

趙端面色沉了下來說道,“不是死了就是已經被救出來了。”

沈錦沒有說話,趙管事問道,“夫人覺得呢?”

“啊?”沈錦明顯有些心不在焉,所以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趙管事又把問題重複了一遍說道,“夫人還有什麼想法嗎?”

沈錦開口道,“東東該醒了吧。”

趙嬤嬤聞言笑道,“那老奴去看看?”

沈錦搖頭說道,“不用了,若是東東醒了安寧她們會抱過來的,可是英王世子又想做什麼呢?”英王世子的打算沈錦是真猜不出來了,她猜誠帝那麼準,是因爲有當初的許側妃來當對照,而英王世子那邊卻是沒有的。

王總管眼睛眯了一下說道,“怕是下一步就該有前朝餘孽出來了。”

其實如果真是這樣的,也就讓他們明白了,爲什麼誠帝至今沒有追究使臣的事情了。

第060章第030章第066章第106章第068章第144章第135章第097章第076章第007章第105章第090章第137章第084章第104章第087章第065章第88章 補全第112章第107章第001章第128章第030章第141章第125章第086章第008章第134章第85章第006章第047章第079章第045章第090章第057章第039章第068章第031章第100章第061章第010章第077章第026章第143章第074章第007章第095章第124章第146章第004章第073章第142章第066章第107章第019章第038章第102章第104章第133章第060章第063章第035章第066章第066章第121章第140章第119章第059章第039章第010章第138章第082章第110章第133章第096章第118章第117章第067章第053章第089章第146章第062章第036章第097章第086章第070章第123章第076章第117章第068章第135章第067章第065章第144章第075章第112章第048章第027章第094章第042章
第060章第030章第066章第106章第068章第144章第135章第097章第076章第007章第105章第090章第137章第084章第104章第087章第065章第88章 補全第112章第107章第001章第128章第030章第141章第125章第086章第008章第134章第85章第006章第047章第079章第045章第090章第057章第039章第068章第031章第100章第061章第010章第077章第026章第143章第074章第007章第095章第124章第146章第004章第073章第142章第066章第107章第019章第038章第102章第104章第133章第060章第063章第035章第066章第066章第121章第140章第119章第059章第039章第010章第138章第082章第110章第133章第096章第118章第117章第067章第053章第089章第146章第062章第036章第097章第086章第070章第123章第076章第117章第068章第135章第067章第065章第144章第075章第112章第048章第027章第094章第04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