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章

沈錦在離開瑞王府的路上,就把瑞王妃的話告訴了楚修明,然後就不再去管了,她覺得這種聽不懂的話就是瑞王妃想要告訴楚修明的,沈錦和東東坐的馬車是專門被改造的,裡面墊着厚厚的被褥,能讓沈錦和孩子更加舒服,畢竟東東太小了,需要格外注意。

楚修明在出了京城後,就上了馬車,而沈熙因爲第一次出來,還是在外面騎馬,楚修明讓嶽文護在沈熙身邊,小不點跟在沈熙的馬旁邊跑,它很久沒有這麼這樣跑過了,所以不願意上馬車歇着。

在馬車上,沈錦抱着東東,另一手拿着蜜汁肉乾啃着,坐月子那麼久,她都沒有吃到這些了,在坐月子的四十天沈錦來來回回的嘀咕,趙嬤嬤早就開始準備了,自從開禁後,沈錦幾乎都不離手。

楚修明上車的時候就看見沈錦吃着,東東乖乖在沈錦的懷裡,眼睛隨着沈錦手上的肉乾移動,小嘴不停的蠕動,沈錦吃完一塊肉乾,還會拿了細棉的給東東擦擦嘴角的口水。

看着他們母子兩人,楚修明笑了起來,伸手把東東接了過來,沈錦笑道,“夫君。”

楚修明應了一聲,拿了細棉布仔細給兒子擦了擦口水,就算在楚修明的懷裡,東東也要扭着小腦袋盯着沈錦的,沈錦又吃了兩塊就停了下來,這東西雖然好吃,可是吃多了容易有火氣,她還需要喂孩子,自然不能多吃,不過是看着兒子的樣子可愛,才一直慢慢吃着逗兒子玩。

“夫君覺得弟弟能堅持多久不上馬車?”沈錦擦了擦手,然後用手指輕輕點了點兒子的臉頰問道。

楚修明算了一下說道,“兩三日吧。”

沈錦點了點頭,“那今晚需要給他送藥嗎?”

“恩。”楚修明看着沈錦說道,“每晚都讓大夫給你和東東把下脈。”

“我知道了。”沈錦點頭說道。

楚修明看着閉着眼睛準備睡覺的兒子,顛了顛把他弄醒了,現在還不是他睡覺的時候,如果現在睡了等晚上的時候就該鬧人了。

東東睜開眼睛,“咿呀!”

楚修明低頭用鼻子輕輕蹭了蹭兒子說道,“不能睡。”

其實趕路的時候很無趣,這次也不像是來的時候那般經常停下來玩樂一番,如今大部分時間都用在趕路上,就算是休息也是掐着點的,沈熙再過了最初的新鮮勁後,就回到馬車休息了,有時候會來沈錦這邊,請教楚修明一些事情。

楚修明並不藏私,說了不少的經驗與沈熙,偶爾孩子會交給趙嬤嬤照顧,而楚修明帶着沈錦到外面騎馬散散心。

當誠帝知道瑞王竟然沈熙跟着楚修明走的時候,當即就把瑞王叫來罵了一頓,瑞王一直低着頭聽着誠帝怒罵,誠帝怒斥道,“你到底怎麼想的。”

“我就想讓熙兒混混軍功。”瑞王比誠帝還委屈,說道,“軒兒是世子,熙兒還沒爵位呢。”

誠帝被氣笑了,“難道你不知道邊城危險?”

“我給邵陽寫信了。”瑞王實話實說,“要不皇兄你也給邵陽寫封信?千萬不能讓我家熙兒上戰場。”

誠帝看着瑞王,心中的猜測少了一些,“那怎麼混軍功?”

瑞王不說話了,低着頭又開始裝鵪鶉了。

誠帝說道,“滾出去吧。”

瑞王很順從的滾了,順便滾到了太后的宮中,去找自己的母親了,其實那日瑞王曾問過太后,如果誠帝問起沈熙的時候他該怎麼說,今日的話就是太后教他的。

而誠帝知道後也沒有說什麼,晚上翻了蘭妃的牌子,最近因爲蜀中的事情,誠帝每日都累得要命,每晚只想躺在牀上好好休息,倒是沒心情做別的事情,蘭妃最善解人意,不會多問什麼就算有些話與蘭妃說了,她也會守口無憑。

畢竟蘭妃沒辦法有子嗣,能依靠的只有自己,而其她有孩子的人難免要爲孩子多了私心,沒有孩子的巴不得早日懷上龍種。

“這個瑞王,簡直朽木不可雕。”誠帝摟着蘭妃,手肆意的在她身上揉捏,開口道。

蘭妃微微垂眸,聲音有些不穩地說道,“陛下……”

“哈哈哈。”誠帝在蘭妃的胸上狠狠捏了一下,這纔不再逗弄,說道,“愛妃可是有話要說。”

蘭妃疼的吸了口氣,這才說道,“想來王爺是信任陛下,纔會如此直言的。”

誠帝聞言哼了一聲,“一點本事都沒有,幫不上朕的忙,成日裡就會給朕找事。”

蘭妃沒有說什麼,若是瑞王真的有本事,怕也活不到現在了。

“不過愛妃說的也有道理。”誠帝說道。

蘭妃在外面並沒有親族,她本是宮女出身,因爲樣貌出衆才被誠帝看重,所以此時說話倒是沒有顧忌,說道,“王爺這般總比那些心懷不軌的人好。”

誠帝想到蜀中的事情,氣就不打一處來說道,“朕知道那些人當初爭着去蜀中是什麼心思,可是一點用處也沒有,連朕的二皇子至今都在那些反民手中,丟盡了臉面。”

“陛下息怒纔是。”蘭妃的聲音輕緩,“二皇子洪福齊天,定會無礙的。”

英王世子這件事,誠帝並沒有與朝臣說,他也怕人心不穩,而承恩公又不能經常進宮,皇后因爲兒子的事情一見到他就會哭,太后整日禮佛都不是說話的人,誠帝沒忍住低聲說道,“愛妃不知道,這裡面可是有英王世子的……”

蘭妃驚呼了一聲,“那二皇子可會有危險?陛下該多擔心啊。”

話裡滿滿是對誠帝的擔心,誠帝哼了一聲,說道,“這次朕得了消息,早做了安排,定不會像……”先帝那般無能,讓人兵臨城下的。

後面的話誠帝並沒有說出口,蘭妃聞言說道,“還是陛下消息靈通呢。”

誠帝剛想說話,忽然想到這件事並非他的人發現的,而是皇后的孃家人,承恩公發現的,他都沒有得到的消息,承恩公府竟然得到了,這麼一想誠帝心中就覺得不舒服了,再想到那日自己母后說的話,眼睛眯了一下直接起身說道,“愛妃先休息,朕想起來還有公事沒辦。”

“那妾伺候陛下。”蘭妃並沒有挽留,而是同樣起身,因爲要就寢,所以身上只穿了一件薑黃?色的布兜和淺色的褒褲,伸手把頭髮挽起後,就讓宮女去拿了衣服,然後替誠帝穿上了,最後還跪在地上替誠帝穿靴。

誠帝居高臨下地看着蘭妃卑微的樣子,忽然想到當初那個一直高高在上的女人,他會如此寵蘭妃,並非只是因爲蘭妃的樣貌,更因爲蘭妃與那個女人有幾分相似,那時候那個女人是後宮默認的下一任皇后,而他不過是個不得寵的皇子,他的生母更是低賤,先帝的眼中根本沒有他們母子,這麼一想誠帝忽然起了性質,在蘭妃伺候完他穿靴準備起身的時候,忽然按住了她的頭,讓她跪在自己的雙腿之間……

李福帶着宮中伺候的人都出去了,避着人打了個哈欠,靜喜有些擔心地看了看屋門,最終低着頭不言不語了。

畢竟是帶着孩子,所以就算楚修明要趕路也快不到哪裡去,特別是中途的時候東東忽然發了熱,更是耽誤了不少時間,最後到邊城的時候,已經近七月份了,中途他們收到了瑞王府的家書,沈琦平安產下了一女,也算是喜事,可惜的是蜀中的事情還沒能瞭解,恐怕誰也沒想到只有不足千人的反民竟然使得朝廷五萬大軍難以攻克,甚至損失慘重,糧草不到送到蜀中用來共計大軍吃喝。

其實蜀中的戰事會拖這麼久,還真怪不得別人,反民手中有二皇子在,朝廷這邊多有顧忌,特別是誠帝還下令必須讓二皇子完好無損的被救回來,更是增加了不少難度和傷亡。

永樂候世子和其他幾個交好的權貴之子倒是不往前湊,沒有什麼危險,可是也不能回京,就算在心急也沒什麼用。

楚修明他們歸來,是楚修遠親自帶人來接的,一年未見楚修遠又長高了不少,整個人也曬黑了許多,見到楚修明的時候,就快步走了過來叫道,“哥,嫂子。”

“壯了。”楚修明開口道,伸手摟了摟弟弟說道。

楚修遠也狠狠摟了一下楚修明這才說道,“哥,嫂子快回來,我都讓人收拾好了。”

沈錦上下打量了楚修遠一番,直接把懷中的孩子塞到了他手裡,“還沒見過你侄子吧,趕緊親熱親熱,熙弟你幫着點。”

楚修遠手足無措地抱着侄子,求救地看向了楚修明,可是楚修明反而牽着自己小娘子的手往府裡走去,還是沈熙看不過眼,低聲指點了幾句,這才讓楚修遠抱好孩子,“謝了。”

沈熙一路上可看見沈錦怎麼被楚修明寵着了,不僅如此沈錦還格外迷糊,有時候早上出行的早,都是直接被楚修明裹着披風送上馬車的,沈熙都覺得若不是有楚修明這個姐夫在,自家三姐丟了都不知道自己怎麼丟的,“我三姐實在讓人操碎了心。”

“侄子好小好軟,根本抱不住啊。”楚修遠雖然抱着東東了,可是動也不敢動,看向沈熙說道,“這位兄弟,快點把孩子接過去啊。”

“我也不會啊!”沈熙撓了撓頭說道,“趙嬤嬤、安寧,快點把孩子接走。”

趙嬤嬤聞言動都沒動說道,“少將軍和二少爺,你們還是往裡面走吧,想來一會將軍見不到少將軍……”

楚修遠說道,“萬一摔了怎麼辦?”

趙嬤嬤眼中帶着笑意說道,“夫人會哭的。”

這話一出,楚修遠臉色變了又變,如果自家嫂子哭了,自家兄長……枉費他歡天喜地地覺得兄長和嫂子回來靠山就回來了,這簡直不能更虐心了。

沈熙也想到了這點,和楚修遠對視了一眼,“你小心點往裡面走,我從下面接着點。”

楚修遠聞言點頭,也沒有別的辦法,多虧東東睡着了不愛動,否則說什麼楚修遠都不會抱着這麼一個軟綿綿的嬰兒走動的,沈熙果然彎着腰雙手舉在下面,若是楚修遠不小心的話,他也能及時接着,兩個難兄難弟對視一眼,姿態僵硬彆扭地往裡面走去。

趙嬤嬤跟在身後,安寧跟在旁邊仔細盯着,看着楚修遠和沈熙的樣子,趙嬤嬤心中輕笑,怕也就自家夫人敢用這樣的辦法,瞧着短短時間內就從生疏到親近許多的兩人,慢悠悠跟在他們身後進了院子。

將軍府中下人倒是不少,早就備好了東西,等楚修明和沈錦都更衣梳洗了一番出來,就看見渾身僵硬抱着東東的楚修遠和累的趴在椅子上不動的沈熙,從大門到這裡,沈熙一直是彎着腰走的,路是沒多少可是架不住姿勢太過累人。

沈錦看着他們的樣子,忽然趴在楚修明的身上笑了起來,“遠弟的樣子好傻哦。”

楚修明摟着妻子,看了眼弟弟哀怨的眼神說道,“恩。”

“三姐,你太過分了啊。”沈熙底氣不足地說道,“快把東東抱走。”

沈錦笑個不停,還是楚修明對着趙嬤嬤點了點頭,趙嬤嬤這纔過去把東東從楚修遠的懷裡接了過來,楚修遠趕緊站起來活動了一下,“嫂子,這比我練了一天武還累。”

“東東又不重。”沈錦笑夠了聞言反駁道。

楚修遠無奈地說道,“就是因爲太輕了啊,又軟乎乎的,我都覺得自己抱不住。”

楚修明拍了自家小娘子的手一下,這纔看向沈熙說道,“這是你嫂子的弟弟,你叫熙哥就是了。”

沈熙笑看着楚修遠,楚修遠說道,“熙哥,等改天我帶你在邊城轉轉,這裡雖然不如京城繁華,可是好玩的地方不少。”

“好。”沈熙笑呵呵地應了下來,“其實你可以直接叫我沈二或者沈熙。”

“太好了。”楚修遠也有些彆扭,聞言說道,“那就叫你沈二了,你叫我楚二好了。”

“沒問題。”沈熙和楚修遠兩個年紀相仿,又因爲剛剛算是共患難過,倒是很快就達成了共識。

沈錦看着這兩個人,如果沈熙把楚修遠帶的蠢笨了,也不知道夫君會不會怪自己?

楚修明等着他們說完話,才說道,“就把沈熙安排到修遠的院中。”

楚修遠一口就應了下來,楚修明接着說道,“今日都累了,回去休息吧,有事明日再說。”

“是。”楚修遠和沈熙都應了下來,見楚修明沒別的事情,這才一併離開。

沈錦從趙嬤嬤懷裡把兒子接過來說道,“我先帶着東東去休息了。”

“恩。”楚修遠應了下來,他剛回來還有些事情要處理,起碼要見一見王總管這些人。

回到了將軍府,不管是楚修明和沈錦還是趙嬤嬤他們,都輕鬆了許多,臉上難免有些疲憊的神色,等回了房間,沈錦就開口道,“嬤嬤你們先去休息,這幾日讓別的丫環先伺候着就好。”

趙嬤嬤也不逞強,聞言說道,“老奴謝過夫人了。”

安平和安寧對視了一眼,安平說道,“奴婢和安寧輪換着休息,夫人身邊若是沒個熟悉的人也不方便。”

沈錦看向兩人說道,“可以嗎?”

安平笑着說道,“夫人放心吧。”

安寧也開口道,“我先留在身邊伺候夫人。”

沈錦點了點頭,趙嬤嬤帶着安平去收拾東西,安寧留在沈錦身邊伺候着,沈錦讓安寧先看着東東,她被趙嬤嬤補幾個人照顧的太好了,奶水充足得很,東東一個人都吃不完,時常要擠出來些。

楚修明倒是沒再書房停留多久,就回來房中和沈錦一起用飯了,東東因爲來到了陌生的地方,像是不適應一樣,醒來後就一直要沈錦抱着,把他放在牀上就哭個不停,沈錦一直抱着東東,輕聲哄着他,等楚修明一回來,就委屈地看着楚修明說道,“夫君,東東哭了。”

從沈錦懷裡接過兒子,本來在睡覺的東東就睜開了眼睛,像是認出楚修明了,哼唧了兩聲,他剛剛開始哭的時候,就算是在沈錦懷裡,也哄了半天才好的,現在已經好多了。

“沒事了。”楚修明這話是對東東說的也是對沈錦說的。

沈錦笑着應了一聲,很快丫環就把飯菜擺好了,楚修明因爲要抱着東東,所以單手吃飯,沈錦給楚修明盛了湯放在他手邊,“咦,東東是不是想吃?”

楚修明也低頭看去,就見東東睜大了眼睛小嘴不停入冬,像是在吃什麼東西似得,口水也流了出來,沈錦拿了細棉布給他擦了去了口水,“不能吃哦。”濃濃的幸災樂禍,果然沈錦呵呵笑了起來。

“咿呀。”東東無辜地看着母親,“咿呀咿呀。”

“吃不了哦。”沈錦點了點東東的小鼻子,笑呵呵地坐回了位置上。

東東扭動着小腦袋,“咿呀?”

楚修明簡直哭笑不得,輕輕搖動了一下兒子,然後繼續吃起了飯來,東東張着小嘴蠕動個不停,可是因爲在楚修明的懷裡,倒是沒有再哭起來,只是不時委屈的叫一聲。

等楚修明和沈錦吃完了飯,東東已經又睡着了。

因爲回到了邊城,就連楚修明都放鬆了不少,選了奶孃出來幫着沈錦照顧孩子,使得沈錦晚上終於能睡個囫圇覺,不過因爲這段時間已經習慣了,不管是楚修明還是沈錦晚上都醒來了幾次,漸漸才恢復過來。

和楚修明與沈錦相比,蜀中的情況就嚴峻多了,而且那些反民開價越來越高,甚至要求誠帝給反民中帶頭的人封王,蜀中爲其封地,不受天啓朝統治,公然要求建起了國中國的意思,如今就連大臣們也忍不住了,無數次上書要求嚴懲,甚至不少人心中暗罵,二皇子若是真的有些骨氣,自殺了也好。

在京城中,很多事情都不方便,就連消息上楚修明都不夠靈通,到邊城後有些消息怕是比誠帝還先一步得知。

將軍府書房中,楚修明看着王總管和趙管事說道,“我準備帶兵重新巡下邊疆,此次會帶着修遠一併前往。”

“那邊城之事……”王總管皺眉問道,若是楚修明和楚修遠都不在邊城,就沒有一個做主的人。

前段時日楚修明在京城之中,都是衆人輔佐着楚修遠處理的事務,雖然更多的事情是他們來做,有些不好處理的事情是加急送到京城讓楚修明下決定,可是到底需要個人坐鎮,就好像多了一份主心骨。

“我準備交給夫人。”楚修明把早就想好的事情說了出來,“你們來輔佐夫人。”

趙管事聞言說道,“也好。”

王總管想到那時候蠻族圍城的時候沈錦的表現,猶豫了一下也點了頭,楚修明看向兩個人說道,“我下個月才離開,這段時間先做一些安排。”

沈熙是第一次來邊城這樣的地方,他生於京城長於京城,還從來沒見過如此景色,在第一次和楚修遠出門,看見街上來來往往的人,和對楚修遠看似隨意卻帶着恭敬的態度,心中滿是震撼,“怪不得京中都說邊城民風彪悍呢。”

楚修遠聞言笑道,“因爲不彪悍不行,嫂子特別喜歡這家的餛飩,你也嚐嚐。”

沈熙從沒在這樣的地方用過東西,可是他也知道入鄉隨俗四個字,被瑞王妃教導的很好,說道,“好。”

楚修遠帶着沈熙找了空位置坐下,熟練的要了兩碗餛飩,“一會回家還要用飯,嚐嚐鮮就好。”

沈熙點頭,老闆也是認識楚修遠的,很快就把他們的餛飩端了上來,看見沈熙笑道,“這就是夫人的弟弟吧?好俊的模樣。”

楚修遠笑道,“是啊,我特意帶他來你這裡嚐嚐。”

“哈哈哈,夫人就愛吃我家的餛飩,不知道小少爺怎麼樣了?”老闆樂呵呵地說道。

楚修遠開口道,“嫂子這幾日還唸叨着呢,不過因爲孩子太小離不開身,這纔沒能出來。”

老闆聞言說道,“我一會給夫人裝點餛飩和湯底,少將軍拿回去,煮好了就能吃。”

“晚點我讓府裡的人來拿吧,我今天沒帶人出來。”楚修遠笑道,老闆應了下來,也不耽誤他們吃東西了,就又去忙乎了。

看着沈熙震驚的眼神,楚修遠解釋道,“嫂子和這些人也很熟的。”

沈熙點頭,開口道,“還是這邊自在。”若是沒有蠻夷的威脅,他都想把母親和姐姐接過來了。

兩個人沒再說什麼,低頭吃了起來,等回去的時候,老闆並沒有收錢,還再三叮囑讓楚修遠記得讓人來拿東西。

回去的路上,楚修遠才說道,“其實這邊風氣會如此,也是因爲等真的打仗時,不管是男女老少都是要殺敵的。”

沈熙覺得好像顛覆了他這十幾年來的所有認知,楚修遠開口道,“你知道爲什麼這些人這麼喜歡嫂子嗎?”

“不知道。”沈熙也發現了,見到他們時常有人會問起沈錦的事情,那眼神裡面的尊重和親近做不得假。

楚修遠低聲說道,“怕是嫂子也沒有告訴過你,那是嫂子剛嫁過來的時候,我哥領兵在外,當時蠻族圍城,我們抵抗了很久,守城的士兵幾乎死傷殆盡,是城中的所有百姓一起上去殺敵,我受了重傷……是嫂子當時站了出來。”楚修遠指着遠處的城牆,“就站在那裡,後來我們都以爲等不到我哥了,府中有一出避難之地,嫂子就讓城中的孩子們躲了進去,還把自己郡主的印章等信物交給了孩子……”

這些事情纔過去沒多久,所以此時說起來還歷歷在目,楚修遠的語氣並沒有什麼跌宕起伏,只是很直白的敘述了一遍,可是沈熙聽得目瞪口呆,完全無法想象當時的危險還有沈錦的樣子,楚修遠接着說道,“那時候城中的糧草不多了,那些容易下嚥的都留給了傷員,嫂子跟着我們一起吃糠一類的東西,每日都要去照顧傷員……最後生生撐到了我哥回來。”

“朝廷沒有派援兵呢?”沈熙沒忍住問了出來。

楚修遠笑了一下並沒有說什麼,在楚修明離開的這段時間,楚修遠也成長了許多。

沈熙見此想到了瑞王妃的話,強忍着沒有再問追問下去,回到將軍府門口的時候,就見一個小廝正在等着,他說道,“少將軍,將軍請您過去一趟。”

楚修遠點頭,“我先去找我哥了,你……”

“我去見三姐。”沈熙擡頭看着將軍府三個字,他現在心中一團亂,而楚修明明顯是有事要做,所以現在他能找到的只是沈錦。

楚修遠應了下來,揮了揮手先吩咐了人去餛飩攤那裡拿東西,然後就先離開了。

沈熙見到沈錦的時候,就看見沈錦正在看着趴在攤子上的小不點和東東,小不點尾巴對着東東,東東伸手去抓的時候,小不點就晃動一下,讓東東抓不到,沈錦笑個不停,就是趙嬤嬤她們也沒有阻止,反而還出着注意,比如給小不點尾巴上綁個鈴鐺一類的。

看着這樣的沈錦,沈熙總覺得沒辦法和楚修遠口中的沈錦放在一起。

沈錦也看見了沈熙笑着說道,“熙弟快來看,可好玩了。”

沈熙有些哭笑不得,趙嬤嬤看出沈熙有事,所以主動說道,“夫人,少爺怕是也累了,老奴抱他回去休息會。”

“好。”沈錦笑着應了下來。

趙嬤嬤把東東抱了起來,沈錦拍了拍小不點的大狗頭說道,“好了,我一會和廚房說明天給你煮根牛骨頭。”

“嗷嗚。”小不點叫了一聲,搖了搖尾巴後,就離開了。

沈熙這才說道,“三姐,我有些事情想要問你。”

“好啊。”沈錦扶着安平的手起身,然後穿了鞋子說道,“我們去外面坐會吧?屋中有些熱呢。”

沈熙點頭,兩個人走到外面的涼亭,坐下後安平就端了茶水糕點來,沈錦問道,“有什麼事情呢?”

“母親說讓我有什麼不知道的不懂的來問三姐和三姐夫。”沈熙開口說道。

沈錦端着冰過的酸梅湯喝了一口,說道,“恩,問吧。”

沈熙卻不知道從何問起了,直到一杯酸梅湯喝完,這才說道,“當初朝廷沒有派援兵來嗎?”

沈錦愣了一下有些疑惑地看着沈熙,沈熙見此說道,“就是那時候三姐剛嫁過來沒多久,蠻族圍城。”

“哦。”沈錦這想起來,“沒有呢。”

沈熙問道,“爲什麼?”

“因爲陛下不想救我們啊。”沈錦很理所當然的回答。

可是這樣的答案讓沈熙愣住了,他其實隱隱猜到了這些,卻沒有想到沈錦會這樣直接的回答,整個人臉色都白了,還是有些無法接受地說道,“可是這不是天啓的邊疆嗎?若是真的城破了,等於那些蠻族就長驅直入了啊。”

“是啊。”沈錦給沈熙重新倒了杯酸梅湯說道,“別怕啊,已經過去了。”

沈熙很想說他這不是怕,可是卻不知道怎麼說好,端着酸梅湯一口飲盡,沈錦說道,“恐怕在陛下心中,除掉夫君比蠻族破城更重要一些吧。”

“你這樣直白的告訴我真的好嗎?”沈熙有些不知道說什麼好,許久才問道。

沈錦疑惑地看了沈熙一眼,“可是不是你問我的嗎?而且母妃既然和你說了那樣的話,就是沒有瞞着你的意思。”

沈熙愣了一下,想到離開前母親說的話,好像明白了一些,可是讓他有點無從接受。

“功高震主……”沈熙喃喃道。

沈錦聞言笑了一下並沒有說話,其實沈錦一直覺得用功高震主這樣的理由去殺功臣是一種很怯懦的行爲,也可能是因爲楚修明的原因,人心難免是偏的。

沈熙抿了抿脣說道,“那三姐夫……”後面的話,沈熙竟然說不出來了。

沈錦卻明白了,很肯定地說道,“不會的。”就算楚修明真的做了什麼,沈錦相信最後坐上皇位得還是沈家得人。

沈熙這才鬆了口氣,他長於瑞王府,多少知道一些事情,不會問出爲什麼三姐夫不交出兵權這般的話,若是真的交了,怕是誠帝也不會允許楚修明活下來,更何況除了楚修明外,沈熙還真想不出誰能來守着邊疆,“對了,茹陽堂姐呢?”

“你要見他們嗎?”沈錦看向沈熙問道。

沈熙想了想點頭說道,“我想見他們一面。”

“那明天我讓人帶你去吧。”沈錦並沒有阻攔的意思。

沈熙應了一聲,他現在心裡很亂,整個人比來的時候還要暈乎,沈錦看了半天,發現沈熙在發呆,就看向安寧說道,“找個人守着吧,我要回去陪東東了。”

“是。”安寧應了下來。

沈錦就不再管沈熙了,畢竟這麼大的弟弟哪裡有軟綿綿的兒子可愛。

等沈熙回過神來的時候,沈錦早就不在了,不過他也沒有心情再說什麼,倒是沈錦晚上與楚修明說了沈熙的事情,楚修明第二日一早就安排了嶽文帶着沈熙去見昭陽公主他們,等見過昭陽公主一羣人回來後,沈熙把自己關在了房中好幾日,這才重新去見了沈錦問道,“三姐,你可知昭陽堂姐他們的情況?”

“知道啊。”沈錦不知道沈熙爲什麼會問這樣的問題,說道,“是我吩咐遠弟這樣做的啊。”

沈熙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這個一臉疑惑的三姐,特別是三姐那雙杏眼中明明白白地在問他,這有什麼問題嗎?

“這樣不太好吧。”沈熙猶豫了一下說道。

沈錦問道,“爲什麼不好?”

沈熙說不上來了,沈錦再次問道,“那些人,每天都有人送吃的,送衣服還給他們送書籍呢,我聽人說都養胖了不少,難道他們還有什麼需要嗎?”

這樣理所當然的態度,竟然讓沈熙覺得自己再爲他們提什麼要求,就太過分了,沈熙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我明白母親的意思了,三姐我想通了。”

“哦。”沈錦更加疑惑了,都不知道沈熙到底想了什麼。

沈熙說道,“三姐放心!我絕對不會出賣三姐夫的!也不會給京城通風報信的,更不是辜負三姐對我的信任。”

沈錦眨了下眼睛,“哦,我從來沒擔心過啊。”

沈熙滿臉感動說道,“三姐,我這就去找三姐夫,我準備跟着士兵一起訓練。”

“哦。”沈錦應了一聲,看着沈熙跑走了,莫名其妙地看向了趙嬤嬤,“熙弟到底是來做什麼的?不過他去和多操練一下也是好的。”

“夫人真的沒有擔心過嗎?”趙嬤嬤問道。

沈錦點頭說道,“沒有啊,沒有夫君的同意,他根本就沒辦法送消息到京城啊,爲什麼要擔心?”

趙嬤嬤緩緩吐出一口氣,果然有些真相還是被隱藏的好。

第135章第062章第032章第52章第014章第140章第005章第090章第087章第129章第147章第061章第059章第062章第050章第144章第009章第098章第042章第032章第111章第068章第131章第074章第023章第124章第033章第065章第001章第099章第063章第064章第017章第077章第022章第060章第054章第014章第086章第076章第102章第058章第080章第044章第083章第132章第104章第104章第111章第147章第001章第065章第108章第128章第52章第119章第006章第062章第045章第012章第120章第034章第056章第065章第125章第100章第012章第116章第064章第069章第073章第063章第086章第084章第043章第010章第078章第118章第141章第008章第095章第047章第010章第120章第035章第006章第121章第116章第081章第080章第068章第133章第066章第083章第061章第043章第122章第122章第125章第030章
第135章第062章第032章第52章第014章第140章第005章第090章第087章第129章第147章第061章第059章第062章第050章第144章第009章第098章第042章第032章第111章第068章第131章第074章第023章第124章第033章第065章第001章第099章第063章第064章第017章第077章第022章第060章第054章第014章第086章第076章第102章第058章第080章第044章第083章第132章第104章第104章第111章第147章第001章第065章第108章第128章第52章第119章第006章第062章第045章第012章第120章第034章第056章第065章第125章第100章第012章第116章第064章第069章第073章第063章第086章第084章第043章第010章第078章第118章第141章第008章第095章第047章第010章第120章第035章第006章第121章第116章第081章第080章第068章第133章第066章第083章第061章第043章第122章第122章第125章第03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