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7章

沈錦醒來的時候,就看見房間中的楚修遠,還有他正抱着的那個孩子,發現沈錦醒了以後,楚修明就把孩子抱了過去,趙嬤嬤扶着沈錦坐起來,然後端着紅糖水喂着沈錦喝了一些,裡面還煮了小鴿子蛋,沈錦發現楚修明抱孩子好像很熟練,起碼比她要熟練一些,沈錦把東東抱在懷裡餵奶,楚修明坐在一旁倒是沒說什麼,可是沈錦發現楚修明的心情很好。

“你吃飯了嗎?”沈錦問道。

楚修明應了一聲,等沈錦喂完了孩子,楚修明就把東東抱了起來,輕輕撫着後背,等東東打了個奶嗝後,這才把東東放在了沈錦的身邊,沈錦也吃完了一碗紅糖鴿子蛋,“咦,東東好像漂亮了不少。”

“恩。”楚修明手指輕輕碰了碰東東的小嫩臉,眼中帶着笑意說道,“我們的孩子。”

“是啊。”沈錦也好奇地打量了一會,陳側妃端着東西進來了。

趙嬤嬤把孩子抱了起來說道,“夫人再用些湯。”

沈錦點點頭,她現在餓得很,雖然這些東西里面都沒什麼佐料,可是沈錦還是吃的很香,陳側妃把東西送來後,也不管女兒了,和趙嬤嬤一起照顧小外孫,反正沈錦那邊有楚修明照顧。

東東洗三的時候,雖然有不少人送了禮來,可是楚修明根本沒請什麼人來,瑞王和瑞王妃倒是來了,沈琦還在丫環的幫助下,小心翼翼地抱了抱孩子,有些眼饞地摸了摸肚子說道,“只希望我的孩子也能和東東這般可愛。”

小孩子簡直是見天長,沈錦總覺得每次見到兒子,他都變得漂亮了許多,聽見沈琦的話,沈錦開口道,“姐姐,我發現孩子剛生下來的時候,越醜就會長得越漂亮。”

“真的?”沈琦一臉詫異地看着沈錦。

沈錦嚴肅地點了點頭,“東東剛出生的時候,很醜的。”

兩姐妹的話,聽得瑞王妃在一旁笑了起來,“胡說,東東生下來就很漂亮的。”

瑞王和瑞王妃並沒有在永寧伯府停留太久,用過了午飯後就離開了,陳側妃也跟着一併走了,能照顧女兒這麼幾天她也滿足了,而且有楚修明在,照顧沈錦的事情就連趙嬤嬤都有些插不上手。

沈錦雖然捨不得母親,可是卻沒有說什麼,她現在還不能出房門,所以是楚修明去送的人,瑞王其實挺喜歡東東的,畢竟是他第一個外孫,還抱了一會,不過因爲瑞王不會抱孩子,弄得東東不舒服,被瑞王妃給搶走了,此時還說道,“東東一瞧就是個聰明的孩子。”

楚修明笑了一下,沒有說什麼,瑞王感嘆道,“我瞧着這孩子眼睛像我。”

瑞王妃嗔了瑞王一眼,其實那孩子太小,實在瞧不出更像是誰,不過怎麼也不可能像瑞王,但是看着瑞王的樣子,瑞王妃倒是沒說什麼,瑞王感嘆了一句,又看向沈琦說道,“也不知道琦兒的孩子會像誰?”

沈琦聞言一笑說道,“要是能像父王就好了。”

在很久以後,沈琦無數次後悔說出了這句話,其實瑞王長得不差,可是再不差一個女孩長得像瑞王也不是什麼好事情,也因爲這點,使得瑞王格外喜歡自己的外孫女,就連親孫子都要退居一射之地。

送走了瑞王一家後,楚修明就回了屋,沈錦已經睡着了,孩子躺在旁邊的小牀上,睡的正香,小手握成拳頭,身上帶着一股子的奶香。

趙嬤嬤在旁邊照顧着孩子,雖然有奶孃,可是就算是沈錦睡着了不方便的時候,他們也沒有讓奶孃靠近過孩子,都是把奶水擠到碗裡,再交給安寧一點點餵給東東吃的,說到底除了邊城出來的人,他們在京中根本不信任任何人。

楚修明伸手給沈錦整理了一下臉上的碎髮,沈錦下意識地在楚修明的蹭了蹭,楚修明眼中帶着笑意,又看了沈錦一眼後,就看向趙嬤嬤,壓低聲音說道,“若是有事了,就去喊我。”

“是。”趙嬤嬤恭聲應了下來。

楚修明點了點頭,這纔出了產房,這幾日楚修明一直留在這裡照顧沈錦,扭頭看了產房一眼,楚修明纔回房洗了個澡換了衣服去了書房,趙管事正在書房幫着處理事情,見到楚修明就笑道,“恭喜將軍了。”

“恩。”楚修明應了一下說道,“事情安排的怎麼樣?”

趙管事說道,“已經讓人去查了,蜀中的事情確實有英王世子的手筆在裡面。”

英王正是當初勾結了蠻夷,最終差點兵變成功,不過被太子帶人給斬殺了,不管是太子和英王都沒有想到,最後竟然是誠帝漁翁得利了,若非如此……這個皇位輪到誰也輪不到誠帝。

其實真說起來,英王人雖然不怎麼樣,可是帶兵很有一手,在誠帝爲了坐穩皇位全力絞殺太子遺留的人手時候,英王世子帶着英王殘餘的勢力躲了起來,一直在暗中行動,誠帝天天把楚家視爲眼中釘,根本忽略了英王世子這些人。

先帝當初身體一直不好,很多的事情和勢力都轉交給了太子手上,若不是英王之事,先帝就已經退位了,楚家也是先帝留給太子的,可是先帝也沒料到誠帝狼子野心,竟然做出這般事情,弒兄殺父……

誠帝一心想要絞殺清洗太子的遺留勢力,卻不知英王遺留的世子纔是真正需要警惕的,起碼楚修明他們這些人都是以天啓爲重,以天啓百姓爲重的,而英王世子根本不會管這些,爲了皇位英王能與蠻夷合作,英王世子又能比英王差到哪裡。

英王世子足足隱藏了二十五年,暗中發展了多少勢力,就連楚修明都不知道,畢竟那時候爲了保住……誠帝又一直打壓楚家,楚家更是隻剩下了楚修明一人,能力着實有限,能做的就是不斷安排人暗中留意和打探,特別是英王當初的屬地。

楚修明心中算計了一下,“恐怕他們已經到了蜀中了。”

趙管事應了下來,楚修明說道,“四月初走。”雖然大夫說沈錦早產卻沒有傷到身子,可是楚修明還是想讓沈錦坐足四十天的月子,趙嬤嬤說過女人若是月子裡落了病很不好。

“是。”趙管事恭聲說道。

楚修明看向趙管事說道,“到時候先護送夫人他們離開,等晚些時候我會追上去。”

趙管事明白楚修明的打算,他是暗中送沈錦和孩子離開的,就打着讓他們到莊子裡休養的名義,而他自己留在京中,隱瞞誠帝的眼線,沒了沈錦和孩子在,楚修明脫身也更容易一些。

“在下明白了。”趙管事恭聲應道。

以後的局面怕是楚修明一直不想看到的,不過也早有準備了,緩緩吐出一口氣,不過不管爲了誰,都不能讓英王世子真的如願,因爲他們眼中根本沒有天下百姓,有的只有自己。

沈錦這段時間被補的臉色極好越發的白嫩,再沒有了剛生完孩子時候的那種憔悴,就是東東也變得越發漂亮了,而且東東是個很乖的孩子,並不太哭鬧,整天不是吃就是睡的,小胳膊小腿像是藕節一樣。

此時的東東已經睜開了眼睛,沈錦也排乾淨了惡露,動着東東稀罕的不得了,楚修明過來的時候,就看見沈錦正抱着東東餵奶,東東小手握成拳頭,努力着吸着乳汁,像是在用力一樣。

等餵飽了孩子,也不用趙嬤嬤,楚修明就把東東抱了起來,趙嬤嬤幫着沈錦整理了一下衣服,就聽見沈錦說道,“嬤嬤,我怎麼覺得東東越長越像夫君,一點也不像我?”

楚修明也聽見了,低頭看着東東,說道,“東東有酒窩。”楚修明是沒有酒窩的,而沈錦有,所以這點東東像沈錦。

沈錦皺了皺鼻子說道,“可是眼睛不像我。”

其實楚修明覺得兒子的眼睛不像自家娘子是件好事,可是想到嬌娘子剛生完孩子,自己不過是順着她的話說了一句孩子醜,沈錦就翻臉的樣子,明智的什麼也不說了。

趙嬤嬤聞言開口道,“夫人,少爺是男孩,長得更像父親一些也是常事。”

沈錦想了想點頭,忽然笑了起來,“我都沒見過夫君小時候的樣子,正好可以看東東。”

趙嬤嬤笑着點頭,沈錦忽然問道,“我怎麼覺得夫君抱孩子很熟練呢?”

“當初少將軍被帶回府中的時候,將軍已經大了,少將軍幾乎是將軍一手帶大的。”趙嬤嬤溫言道。

沈錦點頭說道,“怪不得呢。”

楚修明抱着孩子坐在沈錦的身邊,看着沈錦抱着東東,他身後摟着沈錦。

沈錦小聲說道,“別離我這麼近,我都好久沒洗澡了呢。”

楚修明輕輕親了沈錦頭髮一下說道,“我家娘子不管什麼時候都是又幹淨又漂亮的。”

沈錦雖然知道是假的,心中也是高興的,不過忽然想到自己這麼久沒洗頭,而楚修明……嬌聲說道,“你好髒啊……”

楚修明疑惑地看着沈錦,就聽見沈錦小聲嘟囔着自己得頭髮有好久沒有洗了,然後還嫌棄的推了推楚修明,弄得楚修明哭笑不得,而趙嬤嬤在一旁看着沈錦的樣子,有些無奈的緩緩的吐出了一口氣,多虧夫人是嫁給了將軍,若是嫁給了別人……不過也正是因爲嫁給了將軍,纔會被越養越嬌氣還傻氣吧。

被沈錦嫌棄楚修明也沒有生氣,反而湊到沈錦的耳邊低聲說了幾句,沈錦就笑了起來,說道,“不行,就是不行。”

楚修明又說了兩句,就見沈錦的臉紅了,就連眼睛也變得水潤了起來,嬌嗔了一句,看着自家娘子的樣子,楚修明也露出笑容。

就像是洗三一樣,東東的滿月也沒有請太多的人,不過此時也沒多少人在意了,因爲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轉到了蜀中的事情上,不斷有勝利的消息傳來,不管怎麼說倒是開了個好頭,就連瑞王的神色都放鬆了。

誠帝得到消息後心情也是不錯,李福趁機說了永寧伯府的人都去了莊子上的事情,誠帝臉色一變,李福趕緊說道,“不過在傍晚的時候,永寧伯就回來了。”

“哦?”聽見楚修明回來了,誠帝倒是放鬆了一些問道。

李福恭聲說道,“倒是永寧伯夫人和孩子留在了莊子上。”

誠帝皺眉說道,“這個楚修明是想弄什麼?”

李福低頭沒有說話,誠帝接着問道,“聽說那孩子早產?”

“是。”李福恭聲說道,“就連洗三和滿月都沒有大辦,只請了瑞王一家過去。”

誠帝想了一下說道,“派人盯着,主要盯着楚修明。”

李福應了下來,誠帝說道,“去皇……算了去蘭妃宮中。”

“是。”李福當即派人去通知了蘭妃。

常妃和蘭妃結盟後,知道了皇后的打算,怎麼可能不先發制人,使得皇后的打算落了空不說,誠帝對皇后也格外有意見,到蘭妃宮中的時候,就看見不僅蘭妃在,常妃和自己的小兒子也在,常妃的兒子還小也不到避嫌的時候,就見常妃和蘭妃正坐在一起看着他站在面前背書,見到誠帝來,幾個人行禮後,這才坐下,誠帝雖然是皇帝也是個普通男人,看着兒子聰慧乖巧,兩個愛妃也不正想吃醋,反而相處融洽,自然心中得意,說道,“這是幹什麼呢?”

蘭妃聲音輕柔說道,“我與常姐姐正在聽小皇子背書呢。”

“哦?也給朕聽聽。”誠帝看着兒子笑道。

常妃滿臉笑容,倒也不多說什麼,自己兒子越得皇帝喜歡就越好,等背了兩首詩,誠帝誇獎了一番又場賞賜了東西后,常妃就讓人把兒子帶下去了,蘭妃親手泡了茶,常妃陪着誠帝說話,“陛下,今日可是有什麼喜事?”

誠帝笑着把蜀中的事情說了一遍,常妃滿臉喜悅崇拜地看着誠帝,雖然常妃已經是兩個孩子得母親,可是保養的極好,長得本身就漂亮,這樣的姿態反而不會讓人覺得討厭,蘭妃端了茶給誠帝和常妃才說道,“恭喜陛下了。”

“哈哈哈。”誠帝自然意氣風發的,忽然想到常妃育了兩子,把楚修明和沈錦的事情隱了姓名說了一遍問道,“你們說這是爲何?”

常妃皺眉說道,“怕是那孩子不太好吧。”

蘭妃並沒有說話,誠帝看向常妃問道,“爲何如此說?”

常妃解釋道,“陛下都說了是嫡長子,若不是身子不好,妾還真想不出,會這般委屈孩子的原因。”

誠帝眼睛眯了一下,常妃接着說道,“還有那孩子早產,不知是早了多久?妾聽人說,孩子七活八不活的,若是孩子七個月生下來的話,反而能活,若是八個月的話……”

“當真?”誠帝看着常妃問道。

常妃說道,“妾也是聽經驗豐富的老嬤嬤說的。”本身孩子就容易早殤,這也是爲什麼一般子嗣都等三歲以後纔會起名。

誠帝看向了李福,李福說道,“回陛下的話,應是八個月多一些。”

“那爲何會忽然去莊子上?”誠帝接着問道。

常妃聞言也不知道怎麼回答了,正在爲難,就聽見蘭妃說道,“莫非是想給孩子祈福?”

誠帝皺眉,說道,“去查查。”

“是。”李福恭聲應了下來。

常妃也開口道,“若是離寺廟近一些也說得過去,也可能是要讓那婦人散心,或者大夫覺得住在莊子上對孩子更好一些。”

誠帝心思已經不在這邊,只是敷衍地點點頭,常妃和蘭妃對視了一眼,蘭妃微微垂眸說道,“陛下,可是有什麼煩心事?”

其實誠帝只是在想要不要派人偷偷把沈錦和孩子擄走,畢竟出了京城,他們身邊也沒有多少人護着,可是換做是他……若是皇后和一個不知道能不能長成人的長子被擄走,會妥協嗎?

肯定不會,所以誠帝又覺得有些無用,這纔有些猶豫了起來,聽見蘭妃的聲音,只是說道,“沒什麼。”

蘭妃就不再問了,常妃起身走到了誠帝的身後,幫他揉着肩膀,誠帝又想起了沈錦的性子,最終還是覺得只要盯緊了楚修明就好,誠帝是留在蘭妃這邊用的飯,最後卻是跟着常妃走的,靜喜只覺得格外不滿,在伺候蘭妃就寢的時候不禁說道,“常妃怎麼這個樣子啊。”

“無礙的。”蘭妃柔聲說道,“好了,以後不要再提,靜喜我這輩子都生不了孩子,再多的寵愛又有什麼用?”

靜喜眼睛一紅,說道,“娘娘,靜喜一輩子伺候你。”

蘭妃微微一笑,用銀籤子挑了挑燈芯說道,“好。”

楚修明把沈錦送到莊子的時候,就與沈錦說了目的,沈錦仍舊問了一句話,“你會平安的來和我匯合一起回邊城嗎?”

“會。”楚修明依舊這般回答,所以沈錦就點頭,讓人收拾東西到了莊子上,而楚修明每隔一日都會過來探望她,然後當天再趕回去。

誠帝讓人加強了多楚修明的監視,而且李福也證實了,那個莊子附近確實有個寺廟,而且每天早上,就見沈錦的貼身侍女都會去那個寺廟待上一個時辰,不管風雨都從不間斷。

過了十幾日,不說被誠帝派去監視的人,就是誠帝也漸漸放鬆了對莊子的監視,從以往每日都要詢問道現在的想起來才問一句。

很快當蜀中的消息傳來的時候,誠帝簡直不敢相信,厲聲問道,“再說一次。”其實不僅是誠帝,就是朝中的大臣都不願意相信。

“二皇子被俘……天啓戰敗……”跪在大殿中間的人低着頭,雙手還捧着一封信,“這是那些反民提的要求……”

其實二皇子被俘這件事,只能說二皇子活該,他爲了和兄弟爭搶戰功,帶兵直接追擊那些人,根本不聽任何人的勸阻,誰曾想本來軟弱不堪的反民,前段日子那些敗仗都是故意引誘他們的,等救援的部隊趕來,已經來不及了,二皇子帶的那些士兵都被殺死,而二皇子也被人俘虜走了,拿着二皇子,這些反民要了不少糧草,就算其他皇子恨不得二皇子趕緊死,也不敢明面上表現出來,只能把那些人要的東西都送去,然後寫信給了誠帝。

那些反民也寫了信,提了不少要求讓誠帝用來交換二皇子。

其實就算二皇子被抓,這些人也沒把那些反民當一回事,只覺得都是二皇子疏忽大意了。

二皇子是皇后所出,雖不是長子,卻是嫡子……他們只希望這些人能一不小心失手把二皇子弄死就好了。

瑞王低着頭,想到前幾日還懷疑楚修明的話,心中倒是一陣汗顏,也不知道大女婿如何了,他可不想讓女兒年紀輕輕就守寡了。

誠帝如今再也沒有心思去關心沈錦的事情了,厲聲質問,“那些人是怎麼保護我兒的!”拆開反民的信,就見這些人要求,其實並不過分,只要求誠帝不追求他們的責任,處置那些蜀中的官員,然後公開道歉一類的。

不說別的,就是最後一條他就不可能同意,猛地把信扔到地上說道,“不可能,回去告訴高昌若是我兒有絲毫損傷,我就要了他的命,讓他把我兒平安救出!”

瑞王覺得這事情難,不過他對那個侄子沒什麼感情,當初自家的長子就是在和這個侄子出去後,被滿身是血的送回來的,想到至今還在閩中的嫡長子,瑞王覺得果然自己的兒子比誠帝的兒子要好。

因爲蜀中的事情,誠帝心情不佳,等退朝後瑞王就回到府中把事情與瑞王妃說了,瑞王妃微微垂眸並沒有說話,卻是想着沈錦住到莊子的事情,又聯繫了一下蜀中的事情,忽然臉色一白,說道,“都下去。”

瑞王被瑞王妃的聲音嚇了一跳,扭頭看向了瑞王妃,卻見瑞王妃的臉色難看的很,瑞王小心翼翼問道,“王妃……你這是怎麼了?”

確定屋中沒有人了,瑞王妃才說道,“王爺,你覺得蜀中真的只有一些反民嗎?”

“除了反民還能有什麼?”瑞王反問道。

瑞王妃開口道,“王爺覺得反民能做到這些?”

“不是說二皇子疏忽大意嗎?”瑞王看着瑞王妃,有些弄不懂瑞王妃的意思。

瑞王妃手指蘸着茶說寫了三個字,分別是太子與英,誠帝至今沒有立太子,所以這個太子指的是誰瑞王只是愣了一下就明白了,而那個英……只可能是英王,瑞王臉色都變白了說道,“不可能吧。”

“我不知道。”瑞王妃開口道,“只有不足一千的反民和陛下派出的五萬大軍……”

瑞王搖頭,“不可能。”雖然這麼說,可是心中卻有些相信了,在瑞王心中那些百姓都愚昧的可以,若不是後面有人,就算二皇子再魯莽,也不會這麼簡單被俘虜了,“怎麼辦?”

“王爺,起碼現在京中是安全的。”瑞王妃反而冷靜了下來,柔聲說道,“更何況這也只是我猜測而已。”若不是楚修明的態度,瑞王妃也聯想不到這裡,而且瑞王妃覺得怕是英王在其中插了一手,而楚修明雖然沒有明白告訴他們,卻也沒有隱瞞自己對蜀中的忌諱,能讓楚修明如此的也就剩下那麼幾件事了。

瑞王咬牙說道,“把熙兒送到軒兒那。”

瑞王妃開口道,“王爺,我想讓熙兒跟着永寧伯去邊城。”

“啊?”瑞王看向瑞王妃。

瑞王妃說道,“當初我們不是說好了嗎?”

“可是現在不一樣。”瑞王壓低聲音說道,“你難道不知道,楚家當初是我父王留給……的人。”

瑞王妃只是看着瑞王說道,“不管出什麼事情,我們總歸都要保住一個兒子的。”

瑞王愣住了,然後看了瑞王妃許久說道,“你說的對,那麼就不能讓楚修明再留在京城,若是他不回邊城,邊城就太危險了……”雖然誠帝和瑞王是親兄弟,可是瑞王更喜歡太子這個兄長,可惜的是……太子對他們這些小的弟弟格外和善,瑞王還記得太子當初親手教過他習字拉弓的,不過後來的事情他根本沒有能力插手,其實有時候瑞王也會想想,若是太子還在……他也不會像現在這般吧。

“王爺,你如果插手的話……”瑞王妃沒想到瑞王會說出這樣的話,有些擔心地問道,而且瑞王妃也擔心瑞王好心辦了壞事。

瑞王想了一下說道,“你放心。”

瑞王妃看着瑞王越發的不放心,問道,“王爺是想做什麼呢?”

“我去求母后。”瑞王開口道。

瑞王妃有些不知道說什麼好,還是問道,“求太后?”

瑞王點頭,瑞王妃看着瑞王認真的神色,說道,“王爺不如與太后說蜀中之事,你得了消息是英王后人所爲。”

“可是我沒得消息啊。”瑞王說道。

瑞王妃微微垂眸說道,“太后問起,你只說因爲蜀中地動的事情被責罰了,心中不甘特派人去關注了一些,才偶然得了這個消息,還見到了蠻夷……”

瑞王問道,“那如果陛下問起來,知道了這事情,怕是我也落不得好啊。”

“所以王爺只能去與太后說。”瑞王妃說道,“太后是王爺的母親,自然會護着王爺,記得一定要提蜀中地動的事情,那時候太后就會明白爲什麼王爺要去與她說,而非與陛下說了。”

瑞王也明白了,點頭說道,“那我現在就進宮。”

瑞王妃應了下來,親手伺候着瑞王更衣送了他出去,然後看向了翠喜說道,“把我剛剛的話與永寧伯學一遍。”

“是。”翠喜恭聲應了下來。

若是有瑞王的幫忙,永寧伯就不需要偷偷出京了,反而可以大大方方得旨厲害,不過瑞王妃也沒想到瑞王肯幫這個忙。

瑞王妃都對瑞王的決定驚訝,更別提楚修明了,聽完翠喜的話,只是點了點頭說道,“告訴王妃,我定會好好照顧妻弟的。”

翠喜應了下來,又趕緊回瑞王府了。

瑞王肯這樣幫他們也算是意外之喜,可是楚修明卻沒有去接沈錦,畢竟現在情況如何還不得而知,莊子已經佈局許久了,若真的有變動,再把人接回來也是一樣的,不過瑞王妃這算是孤注一擲了?瑞王怕是還不明白,這件事情後,怕是就再也脫不開關係了,楚修明眼睛眯了一下,難道……那樣的話,到底誠帝怎麼得罪了瑞王妃這個女人呢?

楚修明想到趙嬤嬤對瑞王妃的評價,說瑞王妃這樣的人,現在的位置着實可惜了。

太后就誠帝和瑞王兩個兒子,而且瑞王是她的小兒子,就算平時沒有表現出來,對這個兒子太后心中還是有偏愛的,所以一聽瑞王來了,就從佛堂出來了,還讓人備了瑞王喜歡的糕點去。

瑞王臉色有些不好,太后也知道蜀中的消息,以爲是擔心他大女婿,就說道,“我與陛下說,讓永樂候世子先回來吧。”

“母后,不是這件事。”瑞王開口道,“我有些事情想與母后說。”

太后看着瑞王的神色,就把屋中的人都打發出去了,就連甄嬤嬤都沒有留下來,瑞王趴在太后的耳邊說道,“母后,你也知道我生辰那日蜀中地動,皇兄還讓人打了我把我關起來。”

“都是自家兄弟。”太后知道那件事是誠帝不地道,可是也沒有辦法,說到底大兒子是皇帝。

“我知道。”瑞王趕緊說道,“我來並不是因爲這個。”想到瑞王妃的話,“我就是心理不舒服,派人去了蜀中想關注一下地動的事情,還想偷偷弄點東西充當咳咳……”

不用瑞王說明白,太后已經明白了瑞王的意思,是想找些東西來充當祥瑞之物,太后輕輕拍了瑞王手一下,倒是沒有責怪他的意思,畢竟這樣做出來不僅洗刷了身上的污水,對誠帝那邊也算有個交代。

“可是不想發生了那麼多事情,我派去的人都失去了聯繫。”瑞王會選擇趴在太后的耳邊說話,也是害怕被太后看出他臉色不對,“我以爲都被反民殺了,沒想到竟然有個人逃回來還送了信。”

太后知道事情不對了,問道,“怎麼回事?”

“那些人探到……蜀中那邊的事情好像有英……的後人……還見到了兩個蠻夷……”瑞王說的吞吞吐吐的。

太后臉色一變,瑞王繼續說道,“母后怎麼辦?”

“人呢?”太后問道。

瑞王說道,“我讓人把他給殺了……”

太后鬆了一口氣說道,“是你王妃讓你來找我的?”

“恩。”瑞王說道,“我本想找皇兄的,可是王妃讓我先來找母后。”

太后眉頭這才鬆了下來,“這件事你就當做不知道。”

“可是……”瑞王猶豫地問道,“母后我挺害怕得。”

太后卻沒有責怪瑞王的意思,只是叮囑道,“回去後就當做什麼都不知道。”

瑞王問道,“那皇兄那邊?”

“我來安排。”太后心知自己大兒子的性子最是多疑,而小兒子就有些……若是讓誠帝知道是瑞王發現的,恐怕會懷疑瑞王準備圖謀不軌或者心有對他不滿,對瑞王一點好處也沒有,恐怕因爲這個,瑞王妃纔會讓瑞王來找自己,也多虧被瑞王妃攔住了,若是瑞王真的直接去找誠帝,恐怕誠帝第一個要收拾的就是瑞王了。

瑞王有些猶豫說道,“母后若真是英……怎麼辦?京城安全嗎?”

“還有比京城更安全的地方嗎?”太后反問道。

瑞王有些尷尬地說道,“我想把熙兒送到茹陽那裡去。”

太后皺起了眉頭,瑞王說道,“我……茹陽一定會照顧好熙兒的。”

“也好。”太后開口道,“不過先不急。”

瑞王疑惑地看着太后,太后卻沒再說什麼,直接把瑞王給趕走了,心中卻一直思索着瑞王的話,太后從沒有想過瑞王會騙自己,想到當初英王做的事情,太后只覺得心中一寒,雖然如此卻沒有馬上派人去喊了誠帝來,反而叫了甄嬤嬤過來,做了別的安排。

一連三天都沒有任何消息,瑞王有些坐立不安,倒是瑞王妃神色沒有絲毫的變化,就連楚修明也和往常一般,每隔一日就往莊子去一趟,陪陪沈錦和孩子,與沈錦說了瑞王的事情,沈錦也是吃驚說道,“父王怎麼會……”

楚修明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

沈錦想了想說道,“怕是爲了沈軒和沈熙。”

瑞王對這兩個嫡子格外重視,這麼一想沈錦就覺得有可能了,“當初英王到底做了什麼?”她覺得除了爲了兩個兒子外,可能是英王太過兇殘把瑞王給嚇住了,這才覺得京城都不安全,早早給兒子們安排地方,爲了讓楚修明出力護着兒子,還願意出頭冒險一次。

ωωω⊙тtkan⊙¢○

楚修明輕輕碰了碰兒子的臉說道,“太多了。”

沈錦聞言也不再問了,楚修明倒是看向趙嬤嬤問道,“嬤嬤你知道瑞王妃當初和太子妃有什麼關係嗎?”

第122章第096章第035章第106章第144章第047章第071章第126章第145章第015章第108章第123章第041章第090章第063章第143章第040章第041章第028章第074章第047章第130章第050章第064章第084章第045章第013章第059章第008章第021章第037章第091章第092章第120章第035章第134章第045章第014章第008章第089章第88章 補全第136章第096章第061章第044章第024章第147章第101章第095章第103章第88章 補全第131章第126章第075章第071章第016章第111章第022章第125章第114章第114章第055章第077章第109章第112章第099章第065章第029章第081章第022章第142章第118章第001章第046章第063章第101章第015章第041章第101章第061章第083章第147章第010章第074章第111章第053章第037章第135章第074章第107章第044章第032章第019章第122章第095章第132章第039章第073章第082章第074章
第122章第096章第035章第106章第144章第047章第071章第126章第145章第015章第108章第123章第041章第090章第063章第143章第040章第041章第028章第074章第047章第130章第050章第064章第084章第045章第013章第059章第008章第021章第037章第091章第092章第120章第035章第134章第045章第014章第008章第089章第88章 補全第136章第096章第061章第044章第024章第147章第101章第095章第103章第88章 補全第131章第126章第075章第071章第016章第111章第022章第125章第114章第114章第055章第077章第109章第112章第099章第065章第029章第081章第022章第142章第118章第001章第046章第063章第101章第015章第041章第101章第061章第083章第147章第010章第074章第111章第053章第037章第135章第074章第107章第044章第032章第019章第122章第095章第132章第039章第073章第082章第07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