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6章

沈琦是永樂候世子親自送來的,而且永樂候世子也沒急着離開,在永樂候下朝後與他說了蜀中的事情後,永樂候世子心中一喜,可是當知道那麼多皇子的時候,難免有些猶豫,誰曾想沈琦忽然派人叫他去瑞王府,永樂候以爲瑞王有什麼交代的,也催着他過去了。

等到了才知道,並不是瑞王找他,而是瑞王妃,瑞王也把事情與瑞王妃說了,瑞王妃雖然不懂戰事的事情,不過卻問了請命的都有何人,然後又問了去的名單,等瑞王說完後,瑞王妃心中就覺得不妥,因爲此次請命的雖然有武官,可當初真正上過戰場的那幾位一個都沒有站出來,瑞王妃不懂帶兵,卻知道如果軍隊說話的人太多,那麼到底聽誰的?

誠帝任命的那個將領,能壓住這些皇子世家子嗎?瑞王妃又問了楚修明的神色,瑞王只說楚修明沒有開口,瑞王妃當即就叫沈琦把永樂候世子叫回來了,然後讓沈琦給沈錦送了帖子,誠帝雖然說不讓人打擾楚修明靜養,可是沈琦和沈錦是姐妹,兩個人倒不是外人,來往親密些就算是誠帝也無話可說。

瑞王見瑞王妃的樣子問道,“你覺得什麼不對嗎?”

瑞王妃搖頭說道,“不過是想着女婿第一次出門,到底刀劍無眼的,還是問問三女婿的好。”

瑞王說道,“也是。”

瑞王妃又笑着說了幾句,瑞王就不再管了,索性就到書房去了,而沈琦這纔看向了瑞王妃問道,“母親,可是有什麼不對?”

“我也不知道。”瑞王妃開口道,“你與女婿走一趟的好,讓女婿討教一下經驗。”

沈琦抿了抿脣點頭應了下來,瑞王妃說道,“你下去準備吧,等女婿來了你們就直接出門。”

“是。”沈琦扶着丫環的手下去了。

翠喜給瑞王妃端了杯水,說道,“王妃絕對不對?”

“只希望是我多想了。”瑞王妃緩緩嘆了口氣。

因爲瑞王妃的話,這纔有了永樂候世子和沈琦走的這一趟,因爲有了楚修明的話,所以永樂候世子直接被引到了書房楚修明那裡,倒是沈琦和沈錦兩個人坐在一起說起了話。

永樂候世子路上也聽了沈琦的話,心中難免有些不安,直接問道,“妹夫,這次蜀中之行可不妥?”

楚修明開口道,“姐夫可知蜀中的情況?”

永樂候世子搖頭說道,“所知不多。”

楚修明開口道,“姐夫必去不可嗎?”

永樂候世子說道,“陛下已經點了我的名字,若是不去的話……想來也要給家父一個交代。”

楚修明也明白,說道,“若是去了,姐夫記得,莫要開口,莫要爭功,莫要靠前。”

永樂候世子皺眉,問道,“可是會有危險?不是說那邊反民不足千人嗎?”

“當初蜀中有多少官員兵士?”楚修明反問道,“如今結果呢?”

永樂候世子心中一緊,問道,“不是說這次派了五萬人前往?”

楚修明卻不再說什麼,畢竟大多是他的猜測,並非他不信任永樂候世子,而是這些話,他回去定是要與瑞王妃和永樂候說的,先不說會不會被人誤會,就是永樂候府的親戚,瑞王府的親戚,這些權貴之間姻親極多,有些話說的太明白了,傳出去了卻是不好。

永樂候世子見此也不再問,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了。”

楚修明應了一聲,面色絲毫不變,永樂候世子說道,“我那還有不少滋補的藥材,晚些時候讓人給妹夫送來,妹夫多多注意身體纔是。”

“好。”楚修明點頭。

永樂候世子心中有事,也不多留了說道,“我先告辭了。”

楚修明起身送了永樂候世子離開,沈琦本正在與沈錦說着鄭府的事情,沒曾想永樂候世子竟然離開的如此快,愣了一下說道,“改日我再來與妹妹說話。”

沈錦扶着安平的手站了起來說道,“姐姐如今身子重,若只是說話,不如讓府上的人傳遞信箋。”

“也好。”沈琦聞言一笑說道,兩個人走了出去,丫環給沈琦穿上了披風,又整理了一下,這纔出門。

永樂候世子正在外面等着,面上明顯有心事,打了招呼後就接了沈琦走了,在回瑞王府的馬車上,忍不住把剛剛楚修明說的話與沈琦說了,沈琦看着永樂候世子的神色問道,“夫君可是不信?”

“也不是。”永樂候世子有些猶豫說道,“總覺得……會不會是……”

沈琦微微垂眸,雙手輕輕撫着肚子說道,“會不會是妹夫因爲自己不能去帶兵,才故意如此說?”

永樂候世子面上有些尷尬,沈琦卻看向了永樂候世子,沉聲說道,“夫君若是真這般想,那就太小看了永寧伯,太小看了楚家,也太小看了我母親。”

“我不是這個意思。”永樂候世子第一次見沈琦這般神色,趕緊說道,“我只是覺得會不會是妹夫太過小心了?”

沈琦厲聲問道,“夫君,永寧伯從幾歲開始帶兵?楚家一直鎮守邊疆,經歷的戰爭又有多少?只論戰功的話,如今的爵位卻是委屈了。”

永樂候世子面色一肅,也明白了過來說道,“剛剛是我以小人之心妒君子之腹了。”

沈琦搖了搖頭開口道,“母親會讓夫君來請教永寧伯,想來也是覺得有些不對了。”

永樂候世子聽沈琦提到瑞王妃,又想到那時候瑞王妃對自己的照看,說道,“我先送你回王府,拜見一下岳母。”

沈琦點頭,沒再說什麼,永樂候世子輕聲哄到,“夫人莫要生氣,是我剛剛有些小心眼了,本想着好歹弄些功勞,也讓夫人風光一些。”

“也是我太過急躁了。”沈琦放柔了聲音說道,“妹夫在京城地位尷尬,如今還沒出戰,肯對你說這些,也是擔了責任的,若是傳出去,怕是妹夫……”

“我一會回去就備禮與妹夫賠罪。”永樂候世子說道。

沈琦靠進了永樂候世子的懷裡說道,“恩,正巧今日莊子上送了不少新鮮的食材,到時候送與妹夫就好。”

永寧伯府中,沈錦看着急匆匆離開的永樂候世子和沈琦,又看了眼楚修明,問道,“這是怎麼了?”

楚修明沒有瞞着沈錦的意思,“蜀中出了反民,陛下要用兵,點了一些權貴之子和皇子前去。”

沈錦皺眉問道,“那帶兵的是誰呢?”

楚修明說了一個名字和官職,沈錦更加疑惑了,“那這樣……士兵聽誰的?”

“不知道。”楚修明開口道。

沈錦就算知道楚修明不會拿這樣的事情開玩笑,還是忍不住去看了看楚修明的神色,也算明白了爲何楚修明回來的時候會那般壓抑的憤怒了,張了張嘴也不知道說什麼好。

楚修明低頭看向了沈錦問道,“夫人覺得如何?”

沈錦搖了搖頭,她也不知道說什麼好,見到沈錦的神色,楚修明眼神閃了閃,問道,“夫人,覺得此戰會敗嗎?”

“會死很多人吧。”沈錦抿了抿脣,有些惆悵地說道。

楚修明只覺得誠帝那些人,竟然還沒有自家娘子看的清楚,其實說不得自家娘子反而對軍事上很有天分,看了看沈錦的神色,莫非這就是小動物對危險的直覺?

“爲什麼?”楚修明扶着沈錦往屋內走去,仿若不經意地問道。

沈錦開口道,“一根釘子和一盤散沙,哪個更傷人?”

“就算釘子人數不足千人?而散沙有五萬人?並且糧草輜重充足?”楚修明問道。

沈錦想了想說道,“我不知道,不過換成是我,是不願意去的。”

楚修明和沈錦進去書房,找出了那日沒有畫完的畫像接着上色,問道,“爲什麼?”

沈錦有些奇怪地看了楚修明一眼,雖然覺得他今日問題有點多,還是說道,“比如,今天只能做一份砂鍋,你想吃清湯的,我想吃辣的,我們兩個都決定不了,那趙嬤嬤聽誰的呢?說不得到了吃飯的時候,都還沒有解決這個問題,那就誰也吃不到了。”

楚修明緩緩吐出一口氣說道,“是啊。”

沈錦湊到了楚修明的身邊,看着那幅畫像一點點被渲染上色彩,忽然說道,“我不喜歡打仗。”

“我也不喜歡。”楚修明聞言說道,“怕是沒有人喜歡。

永樂候世子和沈琦回了瑞王府後,沈琦顧不得休息,就與永樂候世子一併去見了瑞王妃,此時瑞王並不在屋中,只有瑞王妃一人,瑞王妃把屋中的人打發出去,只留了翠喜伺候,問道,“可是說了什麼?”

永樂候世子這才把事情細細說了一遍,因爲在馬車上被沈琦說過一頓,倒是沒了那種想法,格外誠懇問道,“岳母,您覺得女婿該如何?”

瑞王妃緩緩嘆了口氣說道,“若不是琦兒與錦兒關係好,怕是永寧伯也不會與你說這些。”

永樂候世子想到沈琦的話,不禁臉一紅低下頭沒說什麼,沈琦有些詫異地看向了母親,卻見瑞王妃像是沒發現一般,接着說道,“去請王爺。”

“是。”翠喜恭聲應了下來。

既然楚修明都這般說了,有些事情還是不能瞞着瑞王,瑞王正在小妾的房中,聽見丫環的傳話,也顧不得欣賞小妾的舞姿了,趕緊來了正房,他是知道王妃若是沒事絕不會如此的。

等瑞王也過來了,瑞王妃才說道,“王爺可還記得,我剛剛問了王爺,此次蜀中之行都有誰請命嗎?”

“記得。”瑞王有些疑惑地看向了瑞王妃,“不是說無事嗎?”

瑞王妃搖了搖頭說道,“只是不敢肯定,畢竟我對外事不瞭解。”

瑞王看了看永樂候世子後,又看了看瑞王妃問道,“怎麼了?可是三女婿說了什麼?”

永樂候世子看了瑞王妃一眼,又把楚修明的話重複了一遍,瑞王就算再不知事也覺得楚修明這話怕是意有所指,有些猶豫地說道,“總不會……三女婿覺得會有危險吧?”

瑞王妃開口道,“王爺,此次您說的請戰人中,武將都有何人?其中真正上過戰場帶過兵的又有何人?”

瑞王仔細想了一下,說道,“並無一人,難道是看不上?”

瑞王妃的聲音輕柔,“軍功誰會嫌多呢?”

瑞王沒有說話,瑞王妃接着說道,“王爺,一個四品武官如何壓得住皇子和那些世家子,到時候那些士兵到底聽誰的?”

“可……反民不足一千,而這次的卻帶了五萬人過去。”瑞王有些猶豫地說道。

瑞王妃說道,“可是就這一千人,讓蜀中那麼多官員士兵無可奈何。”

永樂候世子此時已經心服口服了,說道,“岳母,那我該怎麼辦?”

瑞王妃嘆了口氣說道,“如今你卻不能不去了,記着永寧伯與你說的那三句話,想來生命是無礙的。”

“不會這麼嚴重吧。”瑞王底氣不足地說道。

瑞王妃卻沒有說什麼,瑞王想了許久問道,“王妃,你說我要與陛下提個醒嗎?”

“王爺以爲永寧伯爲何不在朝堂上開口?”瑞王妃反問道。

想到誠帝的性子,瑞王張了張嘴,最後也閉上了,此時誠帝性質正高,若是他潑了冷水,怕是落不得好,而且萬一,不是萬一是肯定,誠帝不會聽他,可是蜀中真的讓誠帝吃了大虧,反而會被記恨。

瑞王妃看向永樂候世子說道,“這事情……若不是關係親近的,他們主動問起,最好在看見蜀中情況之前不要主動開口。”

永樂候世子看着瑞王妃說道,“請岳母指教。”

瑞王妃溫言道,“並非別的,就怕傳到了陛下的耳中,你也落不得好,而且聰明人不可能只有我們,在路上你仔細觀察一下,再小心選了圈子融進去,等見了蜀中的情況,怕就有人找你請教了。”

永樂候世子明白了瑞王妃的意思,點頭說道,“是。”

沈琦有些擔心地看着永樂候世子,又看向母親問道,“不如讓世子告病?”

瑞王妃搖了搖頭,“若是女婿不走這一趟,等真出了事……反而會被牽累。”

永樂候世子臉色一變,恭聲說道,“岳母放心,小婿知道了。”

瑞王妃點頭沒再說什麼,“今日讓琦兒陪你回府收拾東西吧。”

永樂候世子點頭,“那最遲後日,小婿再把夫人送回來。”

瑞王妃應了下來,永樂候世子和沈琦給瑞王、瑞王妃行禮後,就先離開了。

“夫君準備告訴公公嗎?”沈琦看着永樂候世子問道。

永樂候世子想了一下說道,“這件事,誰也別說。”

沈琦有些疑惑地看着永樂候世子,永樂候世子並沒有解釋什麼,只是說道,“夫人聽我的就是了。”

“好。”沈琦應了下來。

蜀中平亂這件事對京城中的人來說倒是件大事,並非這件事多嚴重,反而因爲去的都是皇子和世家子而引了人注意,倒是有些人疑問爲何不選永寧伯去,漸漸地倒是流傳出永寧伯舊病纏身的消息。

等大軍真正觸發的時候,已經到了二月初,這日被誠帝選中的三位皇子倒是意氣風發的,那些世家子不管實力如何,穿着特製的銀甲騎在馬上的時候,看着都是極其俊挺,看的不少百姓歡呼着,和當初楚修明離京不同,這次誠帝是親自去送的,聲勢浩大。

不過這些都和楚修明沒有關係,他此時正在按照誠帝的要求閉門靜養。

按照沈錦的月份來算,沈錦應該是三月中發動的,不過趙嬤嬤已經把產房一類的準備好了,還每日都放了炭盆進去暖着,瑞王妃和陳側妃還特意來看了一次,誰知道次日,瑞王妃就送了兩個小丫環過來,是翠喜親自送來的,說道,“王妃說這兩個丫環的八字比較旺三郡主,產房還是多些人氣的好,而且這兩人是陳側妃親自選的。”

沈錦聞言看向了兩個小丫環,見兩個人臉上並沒有勉強的神色,這才點頭說道,“幫我謝謝母妃了。”

翠喜笑着說道,“是,王妃說等郡主生產後,把她們打發回去就是了。”

沈錦問道,“恩?”

翠喜解釋道,“到時候就到陳側妃院中伺候。”

沈錦點頭沒再說什麼。

留下了兩個瞧着就十三四的小丫環和沈琦的信箋後,翠喜就離開了,沈錦說道,“安寧拿了紅包給她們。”

“是。”安寧恭聲應了下來,兩個小丫環被□□的極好,進來後眼神很穩,並沒有亂瞧亂看的。

沈錦說道,“到時候我再給你們封個大紅包。”

兩個人跪下道了謝,安寧把紅包遞過去,兩個人接過後,又給沈錦磕了頭。

趙嬤嬤說道,“是老奴疏忽了。”

沈錦搖頭說道,“只是邊城沒這些規矩而已。”

趙嬤嬤笑了笑沒有說什麼,沈錦如今已經八個多月了,她生產的時間大概在三月中,“對了,奶孃的房間準備好了嗎?”

“已經備好了。”趙嬤嬤開口道,“夫人真的要親自餵養?”

“恩。”沈錦摸着肚中的孩子說道。

趙嬤嬤開口道,“老奴選了兩個穩重些的小丫環給奶孃使喚。”

其實說是給奶孃使喚,更多的是爲了看着那兩個奶孃,沈錦眼睛眯了一下說道,“派人看着剛剛那兩個小丫環些。”

並非沈錦不相信瑞王妃和陳側妃,而是沈錦不得不小心,她擔不起任何的意外。

趙嬤嬤恭聲應了下來,沈錦接着說道,“等送她們走的時候,封個上等封,再送她們一人一匹緞子,叫人給她們拿幾身換洗的衣服。”

“是。”趙嬤嬤都記了下來,見沈錦沒有別的吩咐,就下去安排了。

沈錦這才拆開了沈琦給她寫的信,字數倒是不多,倒是說了有些擔心永樂候世子,又說了如今才知道沈錦那段時日有多難熬,沈錦看出沈琦的擔心並非因爲她真的喜歡永樂候世子……想了想回信道,“多想想肚中的孩子就好了。”

其實沈錦不知道該怎麼與沈琦說,他們之間又與自己和夫君不一樣,她是相信夫君說過的會平安回來,又因爲肚中的孩子,這才撐了下來,可是這樣的話卻不能對沈琦說。

這日晚上,沈錦剛感覺肚子一抽一抽的疼,還沒等她伸手去抓楚修明,就見楚修明已經起身了,看了沈錦一眼,就見她有些虛弱的睜着眼,臉色發白哼唧道,“有些疼。”

就楚修明伸手摸了下沈錦的額頭,那裡滿是汗水,問道,“可是肚子疼?”

“恩。”沈錦聽着楚修明的話,只覺得肚子一抽一抽疼的更厲害,“有些不舒服……”

楚修明直接叫道,“安寧去喊趙嬤嬤,把產婆也給我叫來。”

雖然離沈錦生產還有段時日,可是趙嬤嬤早就準備好了,剛聽見聲音沒多久,就邊繫着釦子邊出來,就連產婆也出來了,等到了正房中,就見楚修明正在給沈錦擦汗,趙嬤嬤神色也有些緊張說道,“可是要生了?”

產婆上前摸了摸沈錦的肚子,然後道了一聲得罪了,就把手伸手被子裡面摸了摸,說道,“確實要生了,不過羊水還沒破,把夫人擡到產房。”

“可是還不到日子……”沈錦疼的咬了咬脣,滿臉迷茫無措地說道,“還差一個月多啊……”

“夫人放心,無礙的。”產婆趕緊安撫道。

楚修明直接用被子把沈錦裹了起來,抱着往產房走去,低聲安撫道,“別怕。”

沈錦快哭了,“不到日子啊……”

“夫人放心,孩子快九個月了無事的。”趙嬤嬤聞言也說道。

產房離正屋不算遠,很快就到了,裡面的炭盆一直沒有斷過,甚至比正屋還要熱些,楚修明把沈錦放在牀上。

趙嬤嬤問道,“夫人可要用些東西?”

“還要等一會呢,讓夫人吃些東西比較好。”產婆勸說道。

沈錦此時肚子又不疼了,聞言說道,“真的沒事嗎?”

“老奴保證。”趙嬤嬤開口道。

沈錦這才說道,“給我下碗麪吧。”

趙嬤嬤應了下來,趕緊去廚房準備,而安平和安寧她們也有條不紊的準備着產房的東西,產婆看向楚修明說道,“將軍你……”

“我留下。”楚修明開口說道,他從安寧手中接過布巾,親手給沈錦擦着臉上和脖子上的汗,另一手抓着沈錦的手。

產婆還想說什麼,可是看着楚修明的樣子,最終什麼也沒有說,而沈錦聞言心中一安,不知怎麼忽然想到產婆當初與她說的事情,整個人愣了一下,忽然說道,“不行,你出去。”

楚修明看向沈錦柔聲說道,“別怕,我陪着你。”

“不要。”沈錦不僅說還伸手去推着楚修明,“出去。”那樣的姿勢實在太羞人,而且……

楚修明見沈錦不像作假,安撫道,“我餵你用了東西就出去。”

沈錦這才安靜下來說道,“一定要出去,不許偷看。”

“好。”楚修明保證道,“我就在外面等着你,你只要叫我,我就進來。”

沈錦點頭,趙嬤嬤很快端了面來,還叫廚房煮上了粥蒸了龍眼大小的包子,一時間整個永寧伯府都忙碌了起來。

趙嬤嬤忽然想到了瑞王府中的奶孃,趕緊讓人去通知瑞王妃沈錦發動了的事情。

楚修明接過面,親手喂着沈錦用完,這才被沈錦趕出去,他並沒有走遠,就在門口的院子裡,瑞王府得了消息,瑞王妃就讓人去喊了陳側妃,兩個人親自送了奶孃過來,此時也陪在裡面,天亮的時候沈錦又要了一次吃的,然後迷迷糊糊睡着了,瑞王妃和陳側妃出來與楚修明說了兩句話,把沈錦的情況說了一遍,楚修明這才進屋更衣了,可是很快就出來了,眼睛一直盯着產房的門。

沈錦知道楚修明就在外面,而且身邊還有瑞王妃和陳側妃陪着,此時倒是不再害怕。

瑞王妃看着正在吃東西的沈錦,問道,“蔘湯可備好了?”

“都已經備好了。”趙嬤嬤開口道,“大夫也在外面備着了。”

沈錦吃到一半忽然痛呼了一聲,安寧趕緊把東西端到一旁……

楚修明站在門口,握緊了拳頭,他好像聽見了沈錦的哭聲,剛剛差點沒有忍住就這樣闖進去,此時就見安寧急匆匆的跑了出來,說道,“將軍,夫人說您絕對不能進去!您要進去她就不生了。”

“我知道了。”楚修明的聲音有些低沉,“告訴夫人,我就在這裡陪着她。”

安平點了下頭顧不得別的再次進了產房。

楚修明只覺得挺了許久,從日出到日落,就見那些丫環進進出出,雖然動作很快,可是臉上不見慌張,楚修明不知道自己此時竟然也能如此的冷靜,觀察的這般細緻,不知過了多久,就見趙嬤嬤滿臉笑容地跑了出來說道,“恭喜將軍,母子均安。”

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楚修明身子竟然晃了一晃,猛地看向了產房,趙嬤嬤說道,“將軍還請稍等一會,房中正在收拾。”

大夫也是滿臉笑容說道,“恭喜將軍。”既沒有用上大夫也沒有用上蔘湯,想來是無事的。

楚修明沒有說話,再也顧不得別的,直接往裡面走去,卻被趙嬤嬤攔着了,不讓他進內室,說道,“將軍先烤烤火,去去身上的寒氣纔是。”

“好。”楚修明知道此時應該聽趙嬤嬤的,當即就站在了炭盆邊,可是眼神還是衝着內室,“孩子在哭。”

趙嬤嬤笑道,“都是如此的,小少爺很健康,重五斤六兩,長得俊秀漂亮,像是個仙童一般。”

誰知道趙嬤嬤的話剛落,楚修明就聽見沈錦的聲音,“東東怎麼這麼醜啊……”

屋中產婆已經幫沈錦收拾好了,她躺在牀上側臉看着洗乾淨抱在陳側妃懷裡的孩子,眼神有些糾結,陳側妃聽了一怒,“瞎說,多漂亮的孩子。”

瑞王妃也嗔了沈錦一眼說道,“不許胡說。”

沈錦委屈地要命,這孩子紅紅皺皺得不說,鼻子還是塌塌的,雖然有些醜,可是沈錦覺得她還是很喜歡這個孩子的,“我給孩子餵奶。”

瑞王妃聽了有些詫異地看了沈錦一眼,陳側妃倒是沒有阻攔的意思,讓安寧把沈錦扶起來靠坐着,解了衣服,沈錦小心翼翼抱着孩子,剛把孩子的嘴對上,那孩子就張嘴含着吃了起來,格外有力氣。

楚修明身上再無一絲寒氣的時候,這才進來,沈錦見到楚修明就說道,“都怪你!”

“怪我。”楚修明都不知道怎麼回事,聞言趕緊應了下來。

瑞王妃和陳側妃見到楚修明進來,兩個就先出去了,楚修明注意到了,心理面是感激的,可是卻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點了點頭,瑞王妃笑了一下,陳側妃心中鬆了口氣。

趙嬤嬤和安平送了兩人出來,瑞王妃說道,“陳妹妹你留下來照顧下錦丫頭,我先回府與王爺說這個好消息。”

陳側妃沒有推辭,說道,“妾等錦丫頭睡着就回去。”

“你多留幾日。”瑞王妃說道,“小四那邊我會照顧,晚些時候我讓人把你的東西送來。”

陳側妃雖然知道如此有些失禮,可是到底沈錦是她唯一的女兒,就恭聲應了下來,瑞王妃這纔看向趙嬤嬤說道,“你晚些時候再與永寧伯說一聲即可。”

趙嬤嬤恭聲應下,和陳側妃一併送了瑞王妃上馬車,陳側妃就問了小廚房的地點,親手去給女兒做吃了,趙嬤嬤本想留下,卻被陳側妃拒絕了,“他們兩個小年輕,又是第一個孩子,嬤嬤還是去看着些。”

“是。”趙嬤嬤這才應下來,留了安平給陳側妃打下手,自己回了產房。

產婆已經離開了,倒是奶孃留在了裡面,安寧就站在奶孃的身邊,奶孃是個二十多歲的女人,長得眉清目秀的,看着乾淨老實。

沈錦換了個胳膊抱着東東,讓他吃另一邊的奶,楚修明走了過去,看着沈錦懷中紅彤彤的小傢伙,沈錦說道,“東東爲什麼有點醜?”她真的不是嫌棄兒子,不過是好像和她期待的有些不一樣。

“是有點醜。”楚修明此時都順着沈錦的話。

誰知道這話一出,沈錦瞪圓了眼睛看着楚修明,就見淚珠子開始往下落,“你不喜歡東東?”

趙嬤嬤進來正好聽見這句,又見沈錦哭了,急的說道,“我的祖宗啊,不能哭啊。”

楚修明說道,“喜歡。”

“你說他醜。”沈錦更加委屈了。

趙嬤嬤再顧不得別的,瞪了楚修明一眼趕緊哄沈錦說道,“不醜,小少爺最漂亮。”

楚修明哭笑不得,伸手擦去沈錦臉上的淚說道,“不哭,東東是你辛辛苦苦給我生的兒子,我自然喜歡的。”

孩子也吃飽了,在沈錦的懷裡睡着了,趙嬤嬤趕緊把孩子抱到了懷裡,楚修明親手幫着沈錦整理衣服,柔聲說道,“疼嗎?”

“疼。”沈錦不哭了,說道,“渾身都疼,還餓了。”

楚修明看向趙嬤嬤,趙嬤嬤說道,“陳側妃已經在廚房了,怕是馬上就把東西端來了。”

聽着沈錦的話,楚修明只覺得心疼的很,瞧着沈錦臉上掩不住的憔悴了疲憊,低頭吻了她的眉心一下,說道,“我很喜歡。”也不知道是在說孩子還是在說沈錦。

趙嬤嬤見沈錦被哄好了,說道,“將軍,讓大夫給小少爺檢查一下嗎?”

畢竟這孩子沒有足月就生下來了,還是檢查一下更讓人放心。

楚修明說道,“好。”

趙嬤嬤讓人把屏風擺好,這才叫一直等在外間的大夫進來了,把孩子抱過去讓大夫檢查了一下,大夫恭聲說道,“將軍、夫人放心,小少爺很健康。”

楚修明和沈錦這才真正鬆了一口氣,楚修明說道,“麻煩大夫了。”

大夫恭聲道不敢,然後退了下去,陳側妃也端了東西過來,她給沈錦弄了紅糖小米粥,裡面還打了雞蛋,本想親手喂沈錦,可是看着在旁邊的楚修明,還是把碗遞了過去,楚修明道謝後,就一口口喂着沈錦,沈錦只覺得整個人舒服了許多,吃完了一碗粥,沈錦的眼睛都有些睜不開了,楚修明說道,“睡吧。”

“我再看看孩子。”沈錦小聲要求道。

趙嬤嬤把孩子抱了過來,沈錦看了看,覺得孩子越發的順眼了起來,這纔打了個哈欠,被楚修明扶着重新躺下閉眼睡覺了。

楚修明看向陳側妃說道,“岳母,你去休息吧。”

“你一個男人哪裡會這些。”陳側妃開口道,“我在這裡就可以了。”

楚修明搖搖頭,趙嬤嬤低聲說道,“前段時日,永寧伯特意找產婆、老奴都學過了,側妃放心吧。”

陳側妃沒想到楚修明竟然專門和人討教過這些,說道,“那好。”

趙嬤嬤說道,“麻煩側妃照顧下小少爺。”

陳側妃聞言滿臉喜悅,這是她親親外孫,若不是她一貫小心,早就忍不住把孩子要過來抱着了,點頭說道,“好。”

趙嬤嬤把孩子交到了陳側妃手上,引着她去了隔壁的房間,哪裡專門佈置出來給孩子住的,奶孃自然也被帶了下去,安寧跟着一併過去,安平問道,“將軍可要用些東西?”

“拿些饅頭和清水來。”這兩樣東西都沒有味道,楚修明怕沈錦聞到菜香打擾了休息。

第136章第079章第062章第070章第080章第020章第034章第135章第039章第099章第008章第074章第107章第101章第053章第129章第082章第071章第049章第133章第030章第064章第103章第056章第147章第092章第113章第072章第039章第077章第143章第070章第036章第081章第120章第026章第071章第85章第113章第025章第044章第145章第145章第007章第093章第048章第069章第028章第036章第037章第092章第046章第047章第115章第041章第094章第85章第138章第045章第148章第105章第114章第124章第032章第045章第093章第063章第095章第116章第037章第009章第084章第096章第011章第084章第028章第054章第079章第010章第136章第061章第017章第022章第049章第036章第091章第025章第126章第115章第125章第028章第070章第013章第113章第084章第023章第124章第050章第065章第101章
第136章第079章第062章第070章第080章第020章第034章第135章第039章第099章第008章第074章第107章第101章第053章第129章第082章第071章第049章第133章第030章第064章第103章第056章第147章第092章第113章第072章第039章第077章第143章第070章第036章第081章第120章第026章第071章第85章第113章第025章第044章第145章第145章第007章第093章第048章第069章第028章第036章第037章第092章第046章第047章第115章第041章第094章第85章第138章第045章第148章第105章第114章第124章第032章第045章第093章第063章第095章第116章第037章第009章第084章第096章第011章第084章第028章第054章第079章第010章第136章第061章第017章第022章第049章第036章第091章第025章第126章第115章第125章第028章第070章第013章第113章第084章第023章第124章第050章第065章第10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