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2章

誠帝像是和楚修明天生犯衝一般,有楚修明在京城他就沒有一天順心的,這不年還沒有過完,就得知了蜀中有反民的消息,得知消息的時候,誠帝本想去一個正得寵的小貴人那,這下也沒了心情,甚至差點暈倒,“你說什麼?有多少反民?”

前來傳消息的小太監整個人都趴在了地上,頭都不敢擡,誠帝身後的李福公公更是連呼氣都放輕了,有些同情地看了小太監一眼,小太監聲音顫抖着說道,“回陛下的話,有幾千人。”

誠帝一腳把小太監踹翻在地,又狠狠踢了幾下,小太監甚至不敢哀嚎,等誠帝發泄完了,小太監已經頭破血流了,整個人蜷縮在地上,出氣多進氣少了,誠帝看着心中更加煩躁,“拖下去。”

李福趕緊讓另外兩個小太監把人給擡了下去,還送到了宮門口,從懷裡掏了點碎銀說道,“大過年的,儘量救一救吧。”這還真是無妄之災,不過誠帝拿別人撒氣,總比拿自己撒氣好。

兩個小太監也心有慼慼的,使勁點頭卻不敢接李福的銀子,李福塞給他們後,就進去了,這銀子是要給別的太監的,並不是這兩個小太監拿的,李福心中感嘆真是年紀越大越心軟了,只當積德了。

李福進去後就見誠帝坐在椅子上,地上的血跡已經被人清理乾淨了,就像什麼也沒發生過一樣,李福給誠帝倒了杯水,不是什麼茶水,而是有些涼的白水,平日裡再給李福幾個膽子,他也不敢給誠帝喝這樣的水,可是在誠帝盛怒的時候,他就喜歡喝這種水。

果然誠帝連喝了兩杯後,才說道,“那個小太監沒事吧?”

“回陛下的話,並沒什麼事情,剛剛擡出去後,已經能自己走了。”李福微微垂眸開口說道。

誠帝這才應了一聲,“讓人多照顧點。”

“是。”李福最瞭解誠帝,性子暴虐多疑,卻又最注重名聲,“也是那小太監的福氣。”

誠帝其實並不把那幾千反民放在眼裡,他有百萬大軍……不過這百萬大軍有一大半不在他手上,想到這裡誠帝的臉色更加陰沉了,那幾個混蛋到底是幹什麼去的,帶了那麼多糧草去賑災,越想心中越氣,“這事絕不能讓楚修明知道。”

李福沒有吭聲,就像是沒有聽見誠帝的話一樣,誠帝也不指望一個太監能知道什麼,閩中的事情才結束不久,本身楚修明就不夠馴服,再出了蜀中的事情……這兩地還都是他派的人,不久顯得他太無能,識人不清了嗎?

“去派人把承恩公傳進來。”誠帝冷聲說道。

李福恭聲應了下來,誠帝忽然說道,“先等等,明日再傳。”要不大晚上的時候忽然叫了承恩公進宮,有些太過打眼,“明日就說皇后思念家人。”

“是。”李福卻覺得這事情怕是瞞不住,這可不是什麼小事,誠帝太過忌諱永寧伯了,或者說誠帝太過害怕楚修明了。

永寧伯府中,楚修明聽完嶽文的話點頭說道,“我知道了。”

趙管事看向楚修明說道,“到現在宮中還沒消息,想來誠帝是不想讓人知道,不過這樣的事情瞞得住嗎?”

楚修明微微皺眉,他還是算錯了誠帝的心思,應該說正常人都沒辦法理解誠帝的想法。

“將軍有什麼打算?”趙管事說道。

楚修明開口道,“恐怕,不到上元節誠帝就該打發我離京了。”

趙管事眼睛一亮又想到夫人的肚子,心中明白了爲什麼楚修明臉色難看,“難不成,誠帝以爲將軍不在京城,就會不知道那些消息?還是說會讓將軍去蜀中平亂?”

楚修明搖了搖頭,誠帝沒有那麼天真,而且自閩中的事情後,怕是誠帝不會把蜀中的事情交給楚修明,閩中算是誠帝偷雞不成蝕把米,就算誠帝又派了官員過去,可是閩中那邊說話管用的已經不是誠帝的官員了,誠帝不可能看着蜀中也落到楚修明的手裡。

趙管事想了想說道,“不如將軍與夫人說說?”

楚修明點頭沒再說什麼,只要一日誠帝是君他是臣,有些事情就身不由己。

回房的時候沈錦還沒有睡,正在和趙嬤嬤說話,見到楚修明,趙嬤嬤就笑着退了下去,沈錦坐在牀上抱着自己的大肚子說道,“怎麼了?”

楚修明脫了衣服和靴子也上了牀,伸手摸了摸沈錦的肚子問道,“孩子鬧了?”

“沒有啊。”沈錦被摸的有點癢,躲了躲笑道,“孩子很乖啊。”

楚修明想了一下把蜀中的事情說了一遍,沈錦瞪圓了眼睛,“這……”那些人到底做了多少傷天害理的事情,才把百姓逼到那種程度啊,“怕是沒有活路了吧。”若是有一絲活路,他們也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恩。”楚修明說道,“今日宮中就得了消息。”

“我讓人給你更衣。”沈錦以爲楚修明馬上就要進宮,所以說道,“外面天寒,喝口熱湯……”

“不用忙。”楚修明開口道,“誠帝沒有召人進宮的意思。”

“啊?”沈錦這下是真的被弄暈了,“可是蜀中不是出事了嗎?”

在沈錦面前,楚修明沒有隱藏,臉上雖然沒有過多的表情,可是眼神裡面滿是譏諷,沈錦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有些猶豫地問道,“爲什麼啊?難道不想打擾大家過年?”說完這句,沈錦自己都覺得不可能,“難道,他害怕丟人?”

楚修明抓着沈錦的手,一起貼在她肚子上說道,“怕是再過幾日就要離京了?”

沈錦馬上不去想誠帝爲什麼得了消息不馬上叫人進宮這件事,而是扭頭一臉期待地看着楚修明,楚修明親了親她的眼角,“我會想辦法留下來。”沈錦如今快七個月的身孕,楚修明不敢讓她跟着上路,不管是回邊城還是去閩中,馬車都要走快兩個月,在永寧伯府不管是產房還是別的已經安排妥當了,可是在路上……這是沈錦的第一胎,楚修明不敢有絲毫的馬虎。

所以能做的就是想辦法留在京城,直到沈錦做完了月子爲止。

沈錦一時沒有反應過來,愣了愣說道,“你不是過幾日要離京嗎?爲什麼又要想辦法留下來?”

楚修明輕輕拍了沈錦肚子一下,沈錦低頭看了看反應了過來,有些感動卻又覺得這樣不好,“會耽誤事情吧。”

“沒什麼耽誤的。”楚修明聞言說道,“我也沒準備離京。”

沈錦覺得楚修明說的有些複雜,想了一下抓住了重點,楚修明不準備離京,卻可能離京,但是他堅決不會走的,並不耽誤事情,也就意味着會陪着她,這下沈錦徹底安心了,打了個哈欠說道,“那就睡覺吧。”

“好。”楚修明摟着沈錦,說道,“睡吧。”

知道楚修明不會離開,也不會因爲她耽誤事情,這下沈錦滿足了,躺下後還沒等楚修明與他說幾句話,沈錦就睡着了。

等第二日醒來,楚修明已經不在了,模模糊糊喝了羊奶後,趙嬤嬤就伺候着沈錦梳洗,在家中不用見客的身後沈錦打扮的都很簡單,而且臉上也不上那些脂粉,塗上一層脂膏就夠了,等用完了早飯沈錦覺得沒事做了。

安平見了說道,“夫人不如把小不點叫來陪夫人玩會?”

因爲沈錦怕冷,趙嬤嬤她們也怕涼着沈錦,所以屋中每日的炭都是足足的,在屋裡的時候穿神薄棉衣就足夠了,而小不點冬天換了一身毛,又厚又密的,就不愛進屋了,就算進屋也是趴在地上吐着舌頭不停呼哧呼哧的,沈錦看着可憐,說道,“算了,可別熱壞了。”

趙嬤嬤笑着,“不如夫人想想給孩子取個什麼名字?”

“對!”沈錦被趙嬤嬤提醒了就笑道,“夫君讓我給孩子起小名的。”

過年的時候不能動針線,幾個人就在一旁打絡子,上次沈錦說喜歡霜巧打的,自從那一盒送來後,安平和安寧都仔細學了學,又去趙嬤嬤那邊問了,誰知道趙嬤嬤還真知道不少新花樣,就教了兩人,兩個人如今正在慢慢練,按照趙嬤嬤的說法已經有幾分火候了。

沈錦卻覺得不錯,她一直覺得自己挺心靈手巧的,可是對打絡子真的不行,弄着弄着就成了一團亂,“其實我繡工不錯的。”沈錦舒服的靠在軟墊上,然後感嘆道,“沒出嫁的時候,幾個姐妹中就我繡的又好又漂亮。”

說完還有些小得意,趙嬤嬤笑着說道,“老奴也覺得如此,聽趙管事說,夫人給少將軍做的那個手捂護耳一類的,少將軍當即就帶上來,還珍藏了起來呢。”

沈錦說道,“珍藏了起來?下回夫君寫信給弟弟,記得提醒我與夫君說,那東西做了就是給弟弟帶的,壞了再做就是了。”雖然這麼說,可是聽到了沈錦還是覺得高興的。

趙嬤嬤笑着應了下來,少將軍是喜歡的,可是實在有些不好意思帶到軍營,沈錦選的是最好的皮毛做的,毛色柔順漂亮,戴上的時候暖和而舒適,可是樣子……第一次帶到軍營的時候,就被一羣人笑話了一路,楚修遠年紀小面子薄,自然不願意,最後自己親手收了起來,等不去軍營了再戴,可是平時他大半時間都在軍營和府中,還真沒了用的機會,不過這些趙嬤嬤不會告訴沈錦的。

就算有軟墊,坐了一會沈錦也覺得累了,就讓安平和安寧扶着她在屋中慢慢走着,趙嬤嬤在一旁說着產房那些安排,“產婆和大夫都是將軍專門讓人從邊城送來的,自己人用着也放心。”

“那奶孃呢?”沈錦是想自己喂孩子的,可是萬一奶水不夠餓着了孩子怎麼辦?所以還是要準備奶孃的。

“是王妃幫着找的,現在在瑞王府住着。”趙嬤嬤開口道,“等夫人的孩子生下來了,就接到府中。”

沈錦點點頭,趙嬤嬤說道,“夫人,老奴有些事情想問問夫人。”

“哦!”沈錦聞言眼睛都亮了,她一直覺得趙嬤嬤什麼都會,現在竟然有問題問她!這麼說果然還是她比較聰明,都是母親當初老說什麼生孩子傻三年,此時沈錦可找回自信了。

趙嬤嬤看了一下週圍的小丫環,沈錦還是期待地等着趙嬤嬤問她問題,趙嬤嬤又使了個眼色,沈錦眨了眨眼,看了看周圍愣了一會忽然說道,“哦哦,我知道了,你們都下去,安寧和安平守着點。”

“是。”衆人聞言就下去了,安平和安寧兩個人一個守到了門口,一個守到了窗戶邊。

沈錦第一次知道趙嬤嬤還這麼看重面子,勸慰道,“好了,嬤嬤現在沒有人了,其實有問題就問不是什麼丟人的事情!”

趙嬤嬤哭笑不得,不過目的達到了,倒是不在意這些了說道,“是。”

沈錦點頭催促道,“嬤嬤問吧。”她整日在屋中,也有些無聊了。

趙嬤嬤給沈錦倒了杯水這才說道,“今日一大早,誠帝就召了前丞相入宮,說是皇后想念家人。”

沈錦點頭,這個藉口倒是不錯,但是一大早太心急了,不過能忍到今早也不容易了吧,會說什麼呢?肯定是要出壞主意欺負夫君了,不過夫君早就知道……等夫君回來,中午不如吃那個糖醋魚,昨天趙嬤嬤好像說府中專門養了幾條魚……

趙嬤嬤看着沈錦雙眼放空,明顯在發呆的樣子,有些無奈卻沒有打擾的意思,等沈錦想了一圈,忽然說道,“嬤嬤中午不如吃糖醋魚吧。”

“好。”趙嬤嬤知道這是又轉回來了,一口就應了下來,然後問道,“老奴一會就去廚房交代。”

沈錦滿足的抱着肚子,點頭說道,“再弄個小素鍋,不過豆腐要煎過的。”

“好。”趙嬤嬤全部應了下來。

沈錦點頭,想了一會說道,“對了,嬤嬤剛剛說皇后想念親人,叫了父母進宮,然後呢?”

趙嬤嬤這次接着說道,“夫人覺得他們會如何對付將軍呢?”

沈錦想了一下,端着茶喝了一口,忽然想到昨天楚修明說的話,“怪不得夫君昨天說什麼走不走的呢。”

趙嬤嬤點頭,“是的,將軍覺得怕是誠帝要讓他離京。”

“恩恩。”沈錦點頭。

趙嬤嬤問道,“夫人覺得是爲何呢?”

沈錦很理所當然地說道,“因爲他想讓夫君走啊。”

趙嬤嬤聞言竟然不知道怎麼反駁好,可是看見沈錦的眼神,就覺得像是隻剛偷吃了葡萄的小狐狸,帶着幾分洋洋得意的意思,“那夫人與老奴說說吧。”

沈錦這才動了動腳說道,“不告訴你。”

趙嬤嬤被逗笑了起來,“老奴下午給夫人做喜歡的糕點。”

沈錦其實也有些不明白,把這件事放在許側妃身上的話,沈錦手輕輕撫着肚子思考了起來,趙嬤嬤也沒有打擾,想來想去沈錦還是覺得,誠帝可能是怕丟人,然後想把楚修明打發出京,而且覺得沒了楚修明,朝中的文武大臣就沒有人會說什麼了。

再多的沈錦也想不出來,就把剛想到的與趙嬤嬤說了,趙嬤嬤雖然覺得這個理由很可笑,可是……不知道爲什麼,趙嬤嬤竟然覺得很可信,也不知道是沈錦的神色太真誠了,還是因爲誠帝前幾次做出的事情實在太……

聽完了以後,趙嬤嬤就叫人回來伺候了,她去廚房給沈錦做想吃的東西了,而沈錦卻抱着肚子靠在軟墊上接着想了起來。

楚修明既然答應了小娘子要留在京城等着,那就要多做些安排,在誠帝開口之前給他一個離不開京城的理由。

趙管事說道,“將軍決定了?”

楚修明開口道,“恩,再說東西還沒找到。”

提到東西,趙管事的面色也嚴肅了起來,他們這次會進京,最重要的目的就是找東西,楚修明沒有開口,趙管事說道,“怕是真的在宮中。”

楚修明點頭,而且能藏東西的地方不外乎那幾個,最可能的是在先太子宮中,可是誠帝即位後,也不知是心虛還是在找那些東西,竟然命人夷平了重新修建,到最後更是鎖了那棟院子,除了安排幾個親信守着,竟然再不許任何人入住,先太子宮本是除了帝后與太后宮殿外最大最好的,如今被誠帝這麼一弄,和冷宮也沒差別了。

“恐怕不在太子殿。”楚修明開口道,如果在太子殿恐怕誠帝早就找到了,畢竟誠帝可謂把太子殿掘地三尺了,甚至連太子的一些墨寶都毀的一乾二淨,想到這些事情楚修明尚且能夠冷靜,可是趙管事神色已經猙獰了,眼睛都紅了,想到那個才華橫溢又溫和謙遜的太子,趙管事咬緊了牙,楚修明的手按住了握緊拳頭的趙管事。

趙管事深吸了幾口氣才冷靜下來,“在下失態了。”

楚修明這才鬆了手,卻沒有馬上開口,趙管事也不用茶杯了,直接就這茶壺喝了大半壺後,才真正冷靜下來說道,“那就按照將軍所說,這件事要不要先與夫人打個招呼?”

“恩。”楚修明微微垂眸說道,“需要的。”

兩個人又把計劃完善了一下,楚修明這纔回去,就看見正在發呆的小娘子,走了過去摸了摸小娘子的臉說道,“怎麼了?”

沈錦眨了眨眼看了楚修明一會,才反應過來笑道,“夫君。”

楚修明應了一聲坐在了沈錦的身邊問道,“想什麼呢?”

在楚修明進來後,安平和安寧就退到了外屋,沈錦靠在楚修明的懷裡說道,“腿不舒服呢。”

楚修明伸手幫着沈錦按摩腿,最近特別是晚上睡覺的時候,沈錦有時候腿會忽然抽筋疼了起來,就這樣沈錦也不會醒了,只會小聲哼唧,楚修明開始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專門叫了趙嬤嬤來,後來知道了,等沈錦不舒服的時候,就會幫她揉腿。

若不是趙嬤嬤偷偷與她說了,沈錦都不知道,“趙嬤嬤與我說了些事情……”沈錦就把自己的猜測和一些想法說了出來。

楚修明忽然覺得他和趙管事討論了那麼多,說不定真相還真和沈錦想的一樣,“我也有些事情與你說。”

未免沈錦聽了多想,楚修明還仔細解釋了,“我暫時不能離京,因爲還有東西。”

誰知道說完,就看見沈錦表情並不是擔心也不是愧疚一類的,反而有些像是在看笨蛋,果然等楚修明說完,沈錦就抱着肚子笑個不停了起來,“夫君,你們好笨啊。”

楚修明護着沈錦,免得她笑起來不小心碰到了,就見沈錦笑笑停兩下,然後接着笑,等笑完了才說道,“夫君,你有沒有想過,如果真的這樣假裝被刺殺受傷的話,會讓誠帝恍然大悟?”

這點他們也想到,自然會有防備,沈錦故作嚴肅說道,“其實有個很簡單的辦法。”

沈錦覺得今天格外滿足,不僅趙嬤嬤來請教她,就連楚修明都要請教她,興高采烈地動着腳,滿臉期待地看着楚修明,就像在討食的小動物。

楚修明單手按在軟榻上,過去親了沈錦脣角一下說道,“我的嬌娘子,與我說說好不好?”

沈錦開口道,“你們想的太麻煩了。”

楚修明面如冠玉,嘴角微微上揚的時候更添了幾分魅力,而且眼神醉人得很,沈錦沒忍住用手指去勾了勾他的手背,說道,“其實等誠帝說的時候,你直接拒絕不就好了,難道他還能綁了你出去?”

“……”楚修明竟然有些無言以對,看着洋洋得意的沈錦,忽然笑道,“是我想得太多了,夫人說的對。”

沈錦滿意的眯起了眼睛說道,“恩。”其實對待誠帝那樣喜歡耍小計謀的人,最好的辦法就是直來直去,這樣反而讓他沒有辦法,“到時候你就說要陪着我好了。”

楚修明點頭,“是啊,我要陪着我的嬌嬌。”看着沈錦得意的樣子,楚修明的手不自禁手順着脖頸慢慢摸下去,另一隻手伸進了她的裙中,“我的嬌嬌……”

沈錦只覺得身子一軟,整個人軟到在了榻上,不僅臉紅了就連整個身子都紅了,動了動雙腿,“恩……別……不要……”小貓一樣求饒的聲音,反而讓楚修明側身貼了過去,小心不讓自己壓倒沈錦的肚子。

第019章第050章第135章第015章第047章第045章第058章第064章第138章第083章第039章第144章第086章第140章第031章第136章第059章第137章第063章第048章第137章第126章第013章第101章第113章第140章第084章第001章第097章第069章第135章第130章第082章第059章第056章第027章第078章第013章第057章第017章第142章第064章第128章第047章第023章第108章第107章第128章第025章第113章第142章第125章第110章第005章第009章第093章第078章第88章 補全第002章第115章第062章第055章第144章第126章第132章第105章第048章第002章第009章第069章第129章第077章第089章第121章第095章第003章第019章第009章第046章第112章第036章第146章第093章第038章第136章第036章第020章第089章第040章第013章第056章第033章第129章第070章第130章第083章第044章第52章第125章第018章
第019章第050章第135章第015章第047章第045章第058章第064章第138章第083章第039章第144章第086章第140章第031章第136章第059章第137章第063章第048章第137章第126章第013章第101章第113章第140章第084章第001章第097章第069章第135章第130章第082章第059章第056章第027章第078章第013章第057章第017章第142章第064章第128章第047章第023章第108章第107章第128章第025章第113章第142章第125章第110章第005章第009章第093章第078章第88章 補全第002章第115章第062章第055章第144章第126章第132章第105章第048章第002章第009章第069章第129章第077章第089章第121章第095章第003章第019章第009章第046章第112章第036章第146章第093章第038章第136章第036章第020章第089章第040章第013章第056章第033章第129章第070章第130章第083章第044章第52章第125章第01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