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1章

晚上的時候,沈錦還是如往常一樣窩在楚修明的懷裡,就在楚修明覺得她睡着的時候,才小聲說道,“夫君,如果……如果我真的……”沈錦說的含糊,但是她知道楚修明能聽得懂,“你就趁着孩子還不記事的時候,再娶一個善良溫柔會對孩子的好的新婦吧。”

沈錦的聲音帶着顫抖,但是說的很清楚,像是考慮的很久似得,“到時候不要把告訴孩子這些事情,你要好好對我們的孩子,連着我的……一起疼孩子,不要有了別的孩子,就對他不好。”

“說什麼傻話。”楚修明聽完只覺得心疼的很,伸手輕輕拍着沈錦的後背說道,“傻丫頭,你真捨得?怎麼儘想着這些有的沒的?”

沈錦這次倒是沒有哭,“我就是提前說說,就像是李氏也沒想到會……我就怕有什麼萬一,來不及和你說,不過你要答應我,到時候我們兩個要合葬在一起,不許有別人好不好?”

“不管生前死後,就我們兩個人。”楚修明的聲音格外的溫柔,帶着幾許沙啞,“你說得對,人生有許多意外,就像是我本以爲自己能陪着你在京城,然後一起回邊城過年的,卻不想偏偏在你有孕的時候離開,讓你自己在這個地方。”

沈錦聽着楚修明的聲音,只覺得心裡癢癢的,可是卻不知道說什麼好,就用腳趾頭在楚修明的腿上蹭了蹭,楚修明用腿夾着沈錦的腿,不讓她鬧騰,這才繼續說道,“很辛苦吧。”

“就是想你。”沈錦老老實實地說道,“很想很想。”

楚修明輕笑一聲,聲音有些沙啞低沉,“我也想你。”

沈錦的聲音多了幾分理所當然,“肯定的啊,我這麼好。”

楚修明輕輕吻了吻沈錦的發,說道,“是啊,你這麼好,怎麼捨得讓我以後湊乎那些不夠好的?”

沈錦笑了起來,楚修明的聲音緩緩傳到了耳邊,“人生總是有意外。”若是真的到了那個時候,楚修明的選擇不可能是孩子,“孩子是我們的延續,可是你卻是我的唯一,所以傻丫頭,你該知道我的選擇是什麼的。”

不知道爲何,聽着這話沈錦的心徹徹底底安定了下來,“我可聰明瞭,不過我和孩子都會沒事的,因爲你會陪着我,護着我對嗎?”

“恩。”楚修明輕輕拍了拍她的頭說道,“睡吧。”

“好。”剛說完沒多久,沈錦就閉眼睡下了,真正讓沈錦安心的並非楚修明說的會保她,而是那個唯一,這樣就足夠了,就算真的出事了又如何,總有那麼一個人記着自己,永遠想着自己,這樣的男人……沈錦覺得不管是爲了孩子,還是爲了這個男人,她都不會讓自己出事的。

瑞王府四少爺的洗三辦的並不大,不過請了一些親近的人,楚修明也陪着沈錦過去了,到時候這孩子的滿月,沈錦怕就來不了了,而這個孩子的洗三日子很巧,正是永齊二十五年的最後一天,誠帝也已封筆了。

沈錦也是第一次看見這個弟弟,他被包裹在紅彤彤的小被裡面,楚修明扶着沈錦過去看的時候,就覺得這孩子哪裡都是小小的感覺,陳側妃臉上帶着笑容,並不明顯可是沈錦卻知道,母親是高興的,她出嫁後,母親想來是寂寞的,整日都在墨韻院那麼大點的地方,怕是一草一木都已經記得清清楚楚了。

陳側妃笑看着沈錦說道,“這孩子比你小時候乖。”

“怎麼可能。”沈錦根本不相信,“母親不是說我纔是最乖的孩子嗎?”

陳側妃勾脣一笑,說道,“騙你的,你小時候時時離不開人,必須讓人抱着,早上睡晚上鬧的,一不如意就哭,還不是大聲哭,而是小聲哭個不停。”

“纔不會呢。”沈錦想到自己經常在楚修明面前說自己小時候多乖多懂事的事情,“我又聰明又乖的。”

陳側妃笑了笑卻不再說,把懷裡的孩子交給奶嬤嬤,才說道,“快回去休息吧,可別累着了。”

沈錦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點頭說道,“好。”

瑞王妃給楚修明和沈錦安排的還是當初那個院子,因爲明天就過年了,索性兩個人就不再來回奔波了,畢竟沈錦肚子大了,坐馬車也有些受罪,他們準備在瑞王府過完初三再回去。

永樂候世子和沈琦在孩子洗三完就回永樂侯府了,不管怎麼說,大年初一的時候他們還是要留在永樂侯府的,沈琦和沈錦也就打了個招呼,沒說得上兩句話,只等着初二的時候沈琦回來再說,可是沈錦覺得沈琦竟然瘦了一些,沈錦抿了抿脣也沒有說什麼。

沈琦本想問問沈錦知道不知道李氏的事情,可時間沈錦眉眼間滿是歡喜,整個人也是滋滋潤潤的,最終什麼也沒有說,甚至有些逃避的意思,趕着永樂候世子一起離開了瑞王府,她怕自己忍不住會說出來,最終也讓沈錦不好過。

沈錦在瑞王府這段時間,不管是沈蓉還是沈皓都沒看見,沈錦卻什麼也沒有問,過完了初三,楚修明就陪着沈錦回了永寧伯府,來的時候送了不少禮,走的時候也帶了不少,送走了永寧伯夫妻,沈琦沒有忍住問道,“母親,你說妹妹到底知道不知道李氏的事情?”

瑞王妃看着女兒憔悴的樣子,說道,“你覺得呢?”

沈琦說不出來,如果知道爲什麼一點異樣也沒有,若是不知道爲什麼見沈蓉和沈皓不在,卻絲毫沒有詫異,瑞王妃嘆了口氣說道,“重要嗎?”

聽見母親的話,沈琦卻回答不出來,重要嗎?她也不知道,就是想知道。

瑞王妃陪着女兒慢慢往裡面走,說道,“不管錦丫頭是知道或是不知道,她心裡卻明白,不管別人如何,自己的日子纔是最重要的,有我在,總不會讓你與李氏一般的。”

“母親。”沈琦聽見母親提起李氏,身子僵了一下,那一日她嚇壞了,那麼多的血,李氏的慘叫好像還在耳邊,還有父王的那句保孩子……當初她小產的時候,是不是也流了許多的血?

“李氏是什麼身份,你又是什麼身份?”瑞王妃伸手握着女兒的手,開口道,“就算是在永樂侯府,他們也沒那膽子敢不保你。”

沈琦咬了下脣,瑞王妃的手很柔軟,是一雙養尊處優的手,“女人生孩子總是一大關的,可是又不能不生,除非你願意看着別的女人與你丈夫的孩子,繼承這一切。”

瑞王妃並沒再說什麼,“錦丫頭不管是身份、樣貌甚至連琴棋書畫這類的都不如你,可是她比你看得透看得開,琦兒,你是我唯一的女兒,我卻不願意你活的那般辛苦,所以你不需要與錦丫頭一般活的那麼累,不過……有些事情你應該學學錦丫頭看得開些。”

“是。”沈琦應了下來。

只是不管瑞王妃還是沈琦都不知道,沈錦並不是真的不在乎或者一點事情也沒有,只是在剛有點小難受的小情緒後,就被楚修明安撫下來了,沈錦其實心中有些得意的,原來不僅是她離不開夫君,就是夫君也離不開她的。

在回去的馬車上,沈錦是坐在楚修明的懷裡的,有些不舒服的動了動腳,她現在不僅腿就連腳都有些腫了,如今穿着是靴子,雖然保暖可是穿久了還是讓沈錦覺得不舒服,就算靴子專門被趙嬤嬤她們做大了一些也是一樣的。

沈錦一動楚修明就注意到了,他先是敲了三下車門,沈錦就發現馬車很快停了下來,楚修明這才把讓沈錦橫坐在懷裡,一手摟着她後背,側身去把沈錦的靴子給脫了,她腳上穿着棉襪,在馬車裡也不會冷了,等靴子脫掉了,楚修明就重新把沈錦抱好,又敲了一下車門,馬車就重新上路了。

“舒服多了呢。”沈錦動了動腳,說道。

楚修明應了一聲,“回去用熱水燙燙腳。”

沈錦點頭,他們離開邊城已經近一年了,明明京城纔是她生活了許久的地方,可是偏偏沈錦更想念邊城的生活,今年的瑞王府顯得有些冷清,沈軒還在閩中沒有回來,沈梓雖然想回來,可是卻沒被瑞王府允許,許側妃和沈靜被關了起來,沈皓和沈蓉也被罰了,甚至過年都沒被放出來,陪在瑞王身邊的,就剩下了沈琦夫妻兩個,他們兩個還有沈熙。

“我不覺得是沈蓉讓沈皓做的。”沈錦開口道。

楚修明應了一聲,馬車裡面雖然不冷,可是他還是拿了披風給沈錦的腳蓋上。

沈錦小聲說道,“沈蓉沒有那麼傻的。”

楚修明拿了一塊桃幹放在沈錦的脣邊,沈錦張口給含在了嘴裡,酸酸甜甜還帶着點鹹,滿足的眯着眼睛說道,“姐姐看着有些憔悴,想來是被嚇住了,多虧我們回來的早。”

“是啊。”楚修明開口說道。

等馬車停了,沈錦本想叫安寧上來幫自己穿靴子,她現在的肚子根本彎不下腰,沒想到楚修明卻先讓沈錦自己坐好,然後用自己披風仔細把沈錦的腳連着小腿給包了起來,又把沈錦自己的披風給她穿好,這纔打橫抱着沈錦下了馬車。

安平和安寧對視了一眼,安寧就跟着楚修明往院子裡面走去,安平進馬車收拾了沈錦的東西。

趙嬤嬤已經在院子裡等着了,屋中很暖和,楚修明把沈錦放到牀上,趙嬤嬤就伺候着沈錦更衣,安寧到一旁打着下手,楚修明也換了一身常服,趙嬤嬤這才說道,“在前兩日府上來了幾個人,說是陳側妃的親戚,來找夫人的。”

“母親的親戚?”沈錦愣住了看向了趙嬤嬤。

趙嬤嬤開口道,“是的,還說了一些陳側妃的事情,因爲老奴知道的不多,也不知道真假,就先安排人住下了。”

沈錦皺了皺眉,她從來沒有和趙嬤嬤他們說過母親孃家的事情,趙嬤嬤自然不知道是真是假,所以對於那幾個人還真不好處置,只能先安排人住下,然後讓人看着。

楚修明兩根手指按了下沈錦的額頭說道,“不想見就打發走。”

沈錦抓着楚修明的手,搖了搖頭說道,“見見吧。”

“明天。”楚修明開口道。

沈錦笑着點頭說道,“好。”

趙嬤嬤見此,雖然沈錦沒有說什麼,可是看出不管這親戚是真是假,看來與陳側妃和夫人的關係都不親近,如此心中也有了思量,幫着沈錦換了一身常服後,她也不再屋中多待,就先退下去了,等趙嬤嬤從廚房拎了剛煮好的羊奶來,安寧也端了水伺候完楚修明和沈錦梳洗了,沈錦端着熱乎乎的羊奶喝了一碗,緩緩吐出一口氣說道,“還是家裡舒服。”

“夫人要燙燙腳嗎?”趙嬤嬤笑着問道。

沈錦想了一下點頭說道,“弄個大點的盆,我和夫君一起泡。”

趙嬤嬤笑着應了下來,當即就讓小丫環去準備了,一會就有人端着盆拎着水過來了,兌好了以後,沈錦就看向了楚修明,楚修明讓人搬了圓墩坐在沈錦的對面,也沒讓丫環伺候,自己脫了鞋襪,沈錦因爲彎不下去腰,倒是安寧幫她脫的。

沈錦的腳比楚修明的要小許多,又白又嫩的,因爲有些腫了顯得胖乎乎的,踩在楚修明的腳上格外得意,“其實就算讓我見了母親孃家的人,我也不認識的,因爲我從來沒見過。”

楚修明安安靜靜地聽着,沈錦在楚修明的腳上踩了踩,然後又讓人加了點熱水,繼續泡着說道,“母親也很少提起這些人,當初母親……是不願意進王府當妾的,好像外祖父生前給母親訂了人家。”

雖然用熱水泡腳很舒服,楚修明卻沒有讓沈錦泡太久,讓安寧幫沈錦擦乾以後,就直接抱着沈錦上了牀,又揮手讓屋中伺候的人退了下去,兩個人脫了衣服就躺倒了被子裡面,沈錦窩在楚修明的懷裡,笑道,“夫君,你變懶了。”

“是啊。”楚修明聞言笑道,以往沒有娶妻的時候,他整日不是練武、練兵、練字就是處理各種事情,好像根本閒不下來,等後來他才明白,不是他閒不下來,而是閒下來了不知道要做什麼,所以才越發的忙碌了。

沈錦雖然不困,可是冬天這般躺在夫君懷裡,也格外的舒服,說道,“可是等外祖父沒了以後,他們就……其實開始他們沒想到母親能進瑞王府的,好像是給另外一個官員做妾的,可是外祖父的一個朋友看不過去了,不知道怎麼和母妃的孃家人搭上了關係,知道母妃正在給瑞王納妾,就把母親給推了上去。”

“聽母親說,外祖父家並不窮的,甚至還很富裕,當他們知道母親要進瑞王府的時候,事情已經成了定局,知道把母親得罪狠了,索性一下得罪到底,收了瑞王妃送的東西,還什麼都不準母親帶走,甚至連當初外祖父和外祖母留給母親的東西都扣了下來,最後母親就穿着一身衣服,偷偷拿了這枚玉佩走了。”沈錦覺得其中肯定還有事情,就像是母親成側妃的時候,如果他們知道消息了,來鬧過沒有,不過這些也都是沈錦從李媽媽聽來的,母親不喜歡談這些,沈錦自然不會去問,免得惹了母親傷心。

而且他們真的沒有來王府找過母親嗎?若只是這些事情,母親並不會記恨這麼久吧。

不過這些沈錦卻不會再問了,反正她以後都不會再見到這些人,何必再提起這些事情讓母親難受呢。

楚修明應了一聲,“不管他們來是什麼目的,打發了就是了,莫讓他們擾了岳母。”

沈錦點頭,起碼在永寧伯府中,她能當家做主,可是在瑞王府中,陳側妃能做的卻不多,所以他們來找了自己總比去瑞王府找母親強,父王這段時日怕是心情也不好。

當真見了這些人的時候,沈錦才知道爲什麼趙嬤嬤會留了人下來,也不知是哪一個表妹,竟然與她母親年輕的時候有六七分相似,沈錦有些稀罕看了一會才說道,“坐吧。”

沈錦難免對那個與母親相似的女孩多注意了幾分,卻發現也不過是長得相似,她做下來後就總往自己手上的鐲子和頭上的髮飾看去,還打量着屋中的擺設,自以爲做的隱蔽,卻不知沈錦坐在主位上看的一清二楚。

“郡主,我是你……”最年長的男人剛坐下就開口道。

沈錦眉頭微微一皺,就聽見安平斥道,“夫人還沒問你話,誰讓你開口了。”

那個男人臉色變得格外難看,想要說什麼,還是旁邊另一個男人拉了拉他衣袖,這才閉了嘴。

沈錦說道,“你們就是我母親的親戚?”

“是啊是啊。”中年男人連勝應了下來,“我……”

“我沒聽母親提過。”沈錦面色平靜地打斷了他們的話說道,“這麼多年,我還是第一次知道,原來我外祖家竟然還有人。”

在座的人除了沈錦外,臉色都不好看了,沈錦接着說道,“安平,去叫嶽文帶兩個人過來。”

“是。”安平恭聲應了下來。

“這是要幹什麼?”那個剛剛拉了中年男人衣袖的人說道,“難不成郡主成了永寧伯夫人,就不認外祖家的窮親戚了?”

“放肆。”安寧怒斥道。

“不是這個理,不行就報官,看官府管不管,難道永寧伯府就可以仗勢欺人了?有本事你就打死我啊。”男人站起來面紅耳赤的大聲叫了起來。

“打死了又如何?”楚修明從外面進來,開口道,“拖出去,給我打。”

“是。”嶽文正好帶人進來,聽到後就有兩個人抓着說話的男人往外拖去,男人甚至沒來得及哀嚎,就被嶽文把下巴卸掉了。

沈錦看見楚修明,眼睛一彎露出笑容說道,“夫君。”

楚修明點頭,坐到了沈錦的身邊,眼神掃了一下那些人,不管是想求饒的還是想哭嚎的聲音都卡在了嗓子裡面,他們只覺得好像有一把刀已經架在了他們的脖子上隨時都會落下一般。

到是哪個長得與陳側妃有幾分相像的姑娘在看見楚修明的那一刻,臉一紅滿是羞澀,那眼神只圍着楚修明打轉了,根本顧不得其他,甚至連被拖出去那人是她父親都給忘記了,楚修明和沈錦沒有說話,屋中也沒有人敢說話,一時靜得有些可怕,好像能聽見外面的人被打板子的聲音。

那姑娘咬了下脣,踩着小碎步走到了大廳中央,盈盈一跪,微微擡着一點頭,開口道,“求表姐夫原諒家父一時的口不擇言,他不過是心情激憤纔會如此情不自禁說了那般話,並非他的本意,小女子家中遭了難,這才千山萬水來了京城本想着表姐能收留幾日,等我們找了落腳的地方,就搬出去的,誰曾想表姐卻連……”

“哪個是你表姐?”沈錦看着那個哭泣的姑娘忽然問道,“哪個又是你表姐夫?你說是我母親的親戚就是了嗎?有證據嗎?”

姑娘哭得可憐,“小女子聽家父說,小女子長得與表……郡主的母親有幾分相似。”

沈錦面對着茹陽公主裝糊塗,是因爲茹陽公主身份比她高,又沒有楚修明在身邊,就算如此沈錦也一點虧都沒有吃到,如今她不僅身份比這些人高,楚修明又在身邊,又有什麼可怕的,所以直接說道,“人有相似,我從不知道家中有這門親戚,想了是冒認的。”

楚修明神情淡漠,看都沒看下面的姑娘一眼,等沈錦說完話,就應了一聲,沈錦看向了楚修明,“夫君,我不想見到他們了。”就看那些人滿臉驚恐地看向了沈錦。

沈錦有些疑惑地和他們對視了一眼,然後看向了楚修明,楚修明卻知道那些人爲什麼驚恐,其實沈錦說不想見就是不想見而已,沒有別的意思,聞言說道,“好,嶽文把人送到閩中,去之前,讓他們開口,誰讓他們來的。”

嶽文聞言恭聲說道,“是。”交到誰手中楚修明沒有說,可是嶽文也知道,見楚修明沒有別的吩咐,直接叫人把所有人都給拖走了。

沈錦問道,“閩中?”

“恩。”楚修明應了下來,“那些海寇佔了有孤島,打下來後,那邊也需要人。”

“他們回不來了嗎?”沈錦問道。

楚修明開口道,“我不會讓他們回來。”

沈錦這才點頭,說道,“那就好。”

這幾個人來得太過巧合,容不得楚修明不懷疑,所以才安排人去讓他們開開口後才送走,而且送走之前會不會做別的事情就不得而知了,畢竟楚修明不是心慈手軟的人,趙嬤嬤心裡更是明白,那個與陳側妃有幾分相似的女人留不得,因爲那個人不僅與陳側妃相似,還有幾分像沈錦。

不過這些誰也不會告訴沈錦的,那些人也不是什麼硬骨頭,不過兩個時辰,嶽文就給楚修明送了消息來,沒想到這些人是聽了別人的話來的,甚至專門引了他們來永寧伯府,打的什麼心思可想而知,不過再多的這些人卻不知道了,楚修明只是點了下頭,吩咐了幾句後,嶽文就下去忙乎了。

第006章第102章第022章第135章第046章第118章第130章第015章第062章第008章第117章第108章第045章第018章第026章第055章第123章第107章第099章第016章第026章第054章第132章第020章第128章第063章第089章第115章第040章第038章第044章第048章第119章第075章第053章第119章第055章第116章第144章第126章第143章第081章第065章第091章第096章第081章第140章第047章第145章第009章第016章第048章第074章第143章第045章第070章第102章第048章第148章第016章第093章第136章第022章第086章第068章第094章第051章第010章第115章第124章第070章第092章第066章第059章第033章第098章第85章第017章第52章第044章第054章第083章第004章第097章第095章第015章第010章第134章第047章第147章第135章第095章第072章第014章第132章第077章第051章第054章第049章第090章
第006章第102章第022章第135章第046章第118章第130章第015章第062章第008章第117章第108章第045章第018章第026章第055章第123章第107章第099章第016章第026章第054章第132章第020章第128章第063章第089章第115章第040章第038章第044章第048章第119章第075章第053章第119章第055章第116章第144章第126章第143章第081章第065章第091章第096章第081章第140章第047章第145章第009章第016章第048章第074章第143章第045章第070章第102章第048章第148章第016章第093章第136章第022章第086章第068章第094章第051章第010章第115章第124章第070章第092章第066章第059章第033章第098章第85章第017章第52章第044章第054章第083章第004章第097章第095章第015章第010章第134章第047章第147章第135章第095章第072章第014章第132章第077章第051章第054章第049章第09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