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0章

楚修明手上掌握的證據足夠了,雖然想把那些人一網打盡,可也知道不可能,樑成一脈都是誠帝的親信,他上面的人同樣是誠帝的心腹,所以楚修明必須把握一個度,如何讓誠帝覺得心疼卻又在能忍受的範圍內。

所以楚修明很忙,他還要把事情儘量早上弄完,下午好回去陪自家娘子,倒不是沈錦要求的,其實對沈錦來說早上有趙嬤嬤她們在,晚上能看見楚修明就足夠了,只是楚修明覺得自己在沈錦剛發現有孕就離開了,就像是沈錦說的,她肚子都大了纔回來,心中覺得虧欠,倒不是補償,而是想對沈錦更好一些而已。

和楚修明比,沈錦整日就無所事事了,每天睡醒了就吃飯,吃完了和小不點玩一會,然後等着夫君回來一併吃中午飯,吃完了夫君陪着去散步,然後沈錦回去聽着夫君講兵法睡午覺。

等沈錦睡着了,楚修明就去和屬下商量事情辦公,然後估摸着時間,去把自家小娘子叫醒陪着她散步,在小娘子累的時候,把人抱回來。

“啊?”有楚修明寵着,又有趙嬤嬤等人精心照顧着,沈錦總覺得自己沒有當初在瑞王府時候聰明瞭,所以猛一聽見安平的話,還愣了愣才反應過來李氏是誰,“生了啊,是男孩還是女孩?”

“回夫人的話,是男孩。”安平說道,“要不把報喜的人叫進來?”

沈錦想了想點頭說道,“恩,那禮備好了嗎?”說着就看向趙嬤嬤。

趙嬤嬤說道,“已經備好了。”

“哦。”沈錦總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可是一時想不去來,端着杯子喝了口水說道,“那到時候我問完話,讓送禮的人與這個人一併回去。”

趙嬤嬤應了下來,說道,“那老奴再去檢查一遍。”

“恩。”沈錦點點頭,把杯子放回了桌子上。

安平開口道,“奴婢去把人帶上來。”

沈錦再次點頭,等房中就剩下安寧和幾個小丫環後忽然問道,“還是覺得有些不對。”

安寧問道,“夫人覺得哪裡不對?”

“想不起來了。”沈錦摸了摸肚子,坐了起來,“算了,應該不重要。”

安寧見沈錦自己想通了,也就不再多說了,只是把蓋在她腿上的毯子整理了一下,又幫着沈錦把鞋子穿上,就站到了一旁,安平很快就把人帶上來了,來的竟然是許側妃身邊的李媽媽,見到李媽媽沈錦就露出笑容,直接蹬掉了鞋子說道,“要是安平早與我說是李媽媽來了,我就不用穿鞋了。”

李媽媽聞言笑道,“瞧着郡主氣色這般好,側妃也就放心了。”

沈錦點頭說道,“母親怎麼樣?”

“側妃這幾日倒是忙了些,其餘都好。”李媽媽開口道。

沈錦哦了一聲,說道,“對了,李氏的孩子生了,怪不得母親要忙呢。”

李媽媽說了一些孩子的情況後,又說道,“側妃這段時間抽空做了一些小衣服,本說這幾日抽空給郡主送來,正巧今日得了喜訊,老奴就請了差事過來了。”

沈錦催促道,“快拿來我看看。”

李媽媽笑着應了下來,安平讓等在外面的小丫環進來,她雙手捧着一個包袱,安平接過來放到沈錦旁邊,然後打開了,就見裡面是小衣服小鞋子,還有虎頭帽,摸着綿軟,沈錦拿了小鞋子在手上比劃了一下後,又拿着帽子看了看,最後拎着衣服,笑了起來,“好小啊。”

“因爲李氏的事情,這些東西還沒來得及漿洗。”李媽媽看着沈錦的樣子,滿心的安慰。

沈錦點頭說道,“安平你收起來,回來與趙嬤嬤說。”

“是。”安平仔細把東西包好。

沈錦看向那個捧着包袱來的小丫環,說道,“安平帶人下去喝點熱湯暖暖,再給李媽媽端碗熱湯來,對了李媽媽坐,我最近老忘事。”

李媽媽根本不會在意這些小事,再說了陳側妃經常在屋中感嘆別人有孕是傻三載,而自家的女兒,本就夠傻了,再傻下去就不是三載了,也多虧了楚修明不介意。

等李媽媽坐下後,沈錦問道,“李媽媽你說弟弟小時候漂亮還是我小時候漂亮些?”

李媽媽聞言笑道,“自然是郡主漂亮了,郡主剛生下來沒多久就長得白白嫩嫩的小臉紅撲撲的。”

沈錦滿足了,安寧捧着一個錦盒出來了,沈錦開口道,“這是夫君與我給弟弟準備的金鎖。”

李媽媽雙手接過說道,“老奴定親手交到側妃的手裡。”

沈錦點點頭,猛地想了起來問道,“等等,我怎麼覺得還不到李氏生產的日子?對了李氏還好嗎?”李媽媽說了陳側妃說了孩子,可是根本沒提李氏的事情,沈錦聽了半天才反應過來,也想起來她剛剛爲什麼一直覺得不對。

李媽媽開口道,“出了點小意外,所以李氏發動的日子提前了。”

沈錦滿臉驚訝,看向了李媽媽,李媽媽說道,“三少爺不知怎麼找到了永寧伯送給王爺的那對杯子,正巧王爺回來,三少爺失手把杯子給打碎了。”

“他倒黴了。”沈錦肯定地說道,反正杯子送出去也不是她了,沈錦絲毫不覺得心疼,抱着肚子換了個姿勢說道,“父王當時的臉色怎麼樣?”

“可惜老奴不知道。”李媽媽開口道,“不過聽說連瑞王妃都驚動了。”

“可是怎麼又和李氏有關了?”沈錦被弄的更加疑惑了。

李媽媽嘆了口氣說道,“也不知道三少爺怎麼想的,還是有人在他身邊說了什麼,覺得他被罰是因爲李氏肚中有了孩子的原因,他不是府上最小的,王爺就不喜歡他了,所以在見到李氏後,就推了她一把……”

沈錦愣了一下才開口驚呼道,“啊……”李氏還真是無妄之災。

李媽媽點頭,又說了幾句就告辭了,是安平去送的人,等李媽媽一走,沈錦臉上的笑容就消失了,忽然問道,“還有多久用午飯?”

“夫人可是餓了?”安寧看着沈錦的神色,有些擔憂地問道。

沈錦搖了搖頭,卻沒再說什麼,而是整個人側身躺在了貴妃榻上,單手摸着肚子,安寧拿了小被給沈錦蓋好,問道,“夫人可是不舒服?要不奴婢叫了大夫來?”

“不用的,我休息一會。”沈錦小聲說道。

安寧也不再開口了,心中有些擔憂,等安平進來後,就與安平說了一聲,出去找在廚房的趙嬤嬤,低聲說了幾句,趙嬤嬤皺了皺眉頭,說道,“我知道了,你與嶽文去追上去問問,那個李氏是不是出事了。”

“是。”安寧應了下來,趕緊去叫了嶽文,嶽文是楚修明一手帶出來的,自從來京城後就留在了沈錦身邊。

趙嬤嬤並沒有馬上進去,反而等着翠玉豆糕出鍋了,這才把點心放到了食盒裡面拎着往屋中走去,進去後就見沈錦微微蜷着腿也躺在貴妃榻上,看着不遠處瓷瓶裡面插着的梅枝,眼神有些迷茫也不知道在想什麼,趙嬤嬤對着安平點點頭,安平接過食盒放到一旁,把裡面的翠玉豆糕端了出來,趙嬤嬤溫言道,“夫人,剛出鍋的糕點,要不要嘗一嘗?”

沈錦抿了抿脣說道,“不太想吃。”

趙嬤嬤讓安平端了糕點過來放在沈錦的面前,就見沈錦鼻子動了動,看了一眼後說道,“還是吃一點吧。”

看來問題不是很嚴重,趙嬤嬤心中鬆了口氣,扶着沈錦坐起來,又把被子給她蓋好,這才把糕點放到一旁,然後去擰了布巾來給沈錦淨手,沈錦捏了一塊糕點吃了起來,問道,“嬤嬤,你說生孩子會不會很疼呢?”

“會有些疼的。”趙嬤嬤開口道,“不過夫人不用擔心,將軍把所有事情都準備周全了,還專門把大夫請到了府裡。”

“哦。”沈錦想了想點頭,吃了兩塊就不再用了。

李媽媽他們並沒有走遠,又帶着東西,所以嶽文和安寧很快趕上了,李媽媽嘆了口氣把事情都與安寧說了,“王妃和側妃都不想讓郡主知道這事情的,怕是對她有影響。”

安寧說道,“李媽媽放心,只是瞧着夫人的神色不對,就怕她猜到了什麼,這纔來問問。”

李媽媽點頭,“郡主……心思一向細膩,也是老奴露了馬腳。”

安寧安慰道,“等永寧伯回來,奴婢到時候把事情與永寧伯說了,有永寧伯在,夫人不會有事的。”

李媽媽也沒再說什麼,見安寧沒有要問的了,就先帶着人離開了。

嶽文不禁皺眉說道,“這都是什麼事啊。”

安寧也不知道怎麼說好,若是可以的話,想來不管是瑞王妃還是陳側妃都不想讓沈錦知道的,可是瑞王府添丁的事情瞞不住,若是隻有沈錦不知道,恐怕倒是更加不好,所以來報信的人只說了孩子和陳側妃,誰知道就算這樣,還是被夫人看出了。

兩個人回來的時候心情都有些沉重,嶽文等在外面,安寧進去的時候,又恢復了平時的樣子,趙嬤嬤看見了安寧,眼神閃了閃,問道,“夫人中午可有什麼想用的?”

沈錦說道,“弄些酸湯麪葉吧。”

“好。”趙嬤嬤笑着應了下來,“那老奴去準備。”

沈錦點點頭,說道,“安平,你給我拿幾塊細棉布來。”

“是。”安平應了下來。

“要細軟一些的。”沈錦要求道。

安平記了下來,就下去拿東西了,安寧摸了摸杯子,發現水有些涼了,就把杯中的給倒了,又換了溫熱的倒進去。

趙嬤嬤到了門口就看見了嶽文,對着嶽文點點頭,嶽文就跟着趙嬤嬤到一旁,把李媽媽說的都與趙嬤嬤說了一遍,趙嬤嬤嘆了口氣,“這事……你去門口守着,將軍回來了把事情與將軍說下,夫人貌似猜到了什麼,心情有些不好。”

“是。”嶽文應了下來,當即就走了。

趙嬤嬤進了廚房,讓廚娘與她打下手,開始做沈錦想吃的酸面葉了。

楚修明每日回來的時辰都差不多固定的,所以沒等多久嶽文就見到了楚修明,低聲把事情說了一遍,楚修明皺了皺眉點頭沒再說什麼。

等楚修明進來的時候,就看見沈錦已經半靠在軟墊上,手裡拿着塊布正在縫製着什麼,見到楚修明的那一刻,沈錦也沒忍着,直接紅了眼睛看着他,眼中含着淚,就像是被拋棄的小動物,看的楚修明不禁心中一軟,走了過去伸手摸了摸沈錦的頭,“我去換衣服。”他剛從外面回來,一身的寒氣不好靠着沈錦太近。

沈錦放下手中的東西,拽着楚修明的手,輕輕搖了搖,楚修明說道,“陪我去好嗎?”

“好。”沈錦這纔開心了一些,小心翼翼起身跟在楚修明的身後往內室走去,“夫君,今天李媽媽來了。”

安寧和安平陪着沈錦到內室的門口,就不再進去了,等沈錦跟着楚修明進去後,還細心的把門給關上了。

“是岳母身邊的,想來是岳母想念你了。”楚修明在外面不苟言笑,可是在沈錦面前卻不會如此,下屬和娘子,外人和內人,楚修明分得很清楚。

沈錦應了一聲,等楚修明換好了衣服,才伸開了雙手看着楚修明,楚修明把自家小娘子摟到了懷裡,抱到了一旁的軟榻上,沈錦抓着楚修明的手說道,“我也覺得母親是想我了,要不也不會讓李媽媽走這一趟。”

楚修明應了一聲,“等天氣好些了,我陪你回去探望下岳母。”

沈錦想了想搖頭說道,“母親現在要照顧弟弟。”

楚修明後面靠着軟墊,讓沈錦坐在他懷裡,如今就算是楚修明也沒辦法完全環住沈錦的腰,雙手貼在她肚子上,肚子的溫度更高一些,“在岳母心中,你纔是最重要的。”

“我也這麼覺得。”沈錦聞言笑道,“不過想到弟弟就比我們的孩子大幾個月……”

楚修明發現沈錦忽然不說了,他明白沈錦心中擔心什麼,此時卻等着自家小娘子把心中的那些擔憂說出來,只有這樣才能更好的安慰她。

沈錦抓着楚修明的手,捏了捏他的手指,聲音有些顫抖,說道,“夫君,李氏是不是……是不是沒了?”

“恩。”楚修明沒有準備隱瞞。

沈錦咬了下脣,側身趴在了楚修明的懷裡,臉靠在他胸口,“夫君我好害怕……”

“我想給夫君生孩子,生很多很多孩子,像夫君的,像我的,像我們兩個的……我想和夫君一起看着孩子們長大,看着他們娶妻嫁人生子……我想和夫君一起變老白頭。”沈錦小聲了哭了起來,她哭的時候從來不像別人那般痛苦,而是小聲的抽噎,弱弱地像是被人發現一般,“夫君,你說我會不會……”

“不會。”沒等沈錦說話,楚修明就打斷了她的話,“我不會讓你出事的。”

沈錦把頭埋在楚修明的懷裡,整個身子都在顫抖着,“可是,如果有萬一呢?”

有孕者,易多思,這也是趙嬤嬤她們不願意讓沈錦知道李氏出事的原因,畢竟李氏和沈錦的日子靠的太近了,也就是遇到楚修明,李氏的事情不僅對沈錦有觸動,就是沈琦知道後,心中也是不安的,可是她的不安卻不能與丈夫說,因爲說了永樂候世子也不能理解,雖然會安慰,可是更多的是覺得沈琦想的太多。

而楚修明不會,因爲他了解沈錦,一輩子也就這麼一個沈錦,他的嬌嬌小娘子,很多人都覺得嫁給楚修明是沈錦的福氣,卻不知在楚修明心中,娶到沈錦對他來說也是一種救贖,沈錦是的家人,是他的娘子,是他孩子的母親,是一輩子要與他在一起的女人。

楚修明低頭吻着自家娘子,換了個姿勢讓她坐的更舒服,手輕輕撫摸着她的後背說道,“不會有萬一的,你不相信我嗎?”

“可是……”沈錦擡起頭,黑潤潤的眼睛看着楚修明,眼淚不斷的落下,“可是又不是你生孩子。”

楚修明低頭吻去沈錦眼角的淚,說道,“我會陪着你,所以別怕。”

沈錦的脣微微顫抖着,吸了吸鼻子,滿臉控訴地說道,“不行啊。”

“恩?”楚修明有些疑惑地看着沈錦。

沈錦用手摳了摳楚修明的手心說道,“母親說了,生孩子的時候你不能進來的,不吉利……”說到這裡越發的控訴了,“明明孩子是我們兩個的,爲什麼我就要在裡面,你卻不能進去啊。”

楚修明被逗笑了,抓住沈錦搗亂的手說道,“我會進去陪着你的。”

沈錦眼中露出喜悅,手指動了動,見抽不出來也就不鬧了,“那母親說了怎麼辦?”

楚修明低頭吻了一下沈錦的鼻子說道,“我與岳母說。”

沈錦臉上明明滿是喜悅,卻一本正經地說道,“可不能讓母親說我。”

“岳母怎麼捨得。”楚修明的聲音格外溫柔,雖然陳側妃經常說沈錦調皮,讓她懂事一些,更多的是說給自己聽的。

沈錦忽然說道,“可是母親說做月子的時候不能洗澡……”沈錦滿是猶豫,“你會嫌棄我嗎?”

楚修明見沈錦自己想開了,也不再提那些不開心的事情,說道,“你覺得呢?”

“會吧。”沈錦抽出自己的手,抓着楚修明的手開始咬了起來,並不疼,反而癢癢的,“我自己都覺得好嫌棄啊……”

楚修明親了沈錦耳垂一下,說道,“我陪你。”

“陪着我不洗澡?”沈錦一臉嫌棄地看着楚修明,有些猶豫地問道,“不要了吧?”不知爲何沈錦想到第一次見到楚修明的時候那滿臉的鬍子,抱着肚子又開始笑了起來。

“不過聽說坐月子的時候很多東西不能吃。”沈錦想到這裡,倒是把那些害怕給忘記了。

楚修明親了親沈錦的手指,說道,“我陪着你,你吃什麼我吃什麼。”

沈錦這才滿意,不過到底心疼夫君說道,“不過你可以偷偷揹着我吃。”

“不會。”楚修明保證道。

楚修明看見自家小娘子的笑容,輕輕幫她撫着後背,等她笑完了,纔拿着一旁的水杯,喂到了沈錦的脣邊,沈錦也不接就低着頭慢慢喝了起來,“其實想想,能看見孩子,這麼多辛苦也是值得的,你說我們的孩子以後叫什麼?”

“夫人覺得呢?”楚修明問道。

沈錦想了想說道,“我起小名,你起大名好不好?”

“好。”楚修明哪裡能不同意,爲了這個孩子,自家娘子受了這麼多苦,名字這樣的小事情只要娘子高興就好。

沈錦雙手抱着自己的肚子,“我餓了。”

“那出去用飯。”楚修明起身,看着還在軟榻上的沈錦,沈錦期待地看着楚修明,楚修明嘴角上揚彎腰直接把沈錦抱了起來,沈錦舒服得晃動了一下腳。

趙嬤嬤做了沈錦說的酸面葉,還給楚修明下了雞湯麪葉,除此之外還有別的菜色,都是沈錦喜歡的,等吃完了飯,楚修明陪着沈錦散了一會步,就回屋休息了,不過今日楚修明沒有等沈錦睡着就離開,而是一直陪着她,這次倒是沒有講兵法,而是與沈錦說起了當初楚家經歷過的戰事,不管是小的衝突還是數萬人的戰事,回來後都會從士兵哪裡收集各種資料,然後記錄下來,還有一些註解和當時將領的心得,楚家的子弟都是用這些來識字的。

此時經楚修明講來,又多了一些他自己的看法,見沈錦聽得津津有味,忽然問道,“你覺得須原這一戰,天啓爲什麼要在佔有優勢的情況下還是敗了?換成是你會如何呢?”

須原之戰是在天啓與前朝之間的戰爭,那時候楚家先輩雖然參與了這場戰事,可是名聲不夠,所以只是將軍之一罷了,主事的並非楚家長輩。

沈錦愣了一下,以往楚修明從沒有問過她這些的,想了想說道,“我?退吧,然後收攏一下。”

“爲什麼?”楚修明問道。

沈錦說道,“糧草跟不上了啊。”說着就抓着楚修明的手畫了起來,“你看,戰線……拉得這麼長,士兵都吃不飽,還要一直打仗,很累啊。”

楚修明聽了忽然問道,“你覺得打仗,想要打勝仗最重要的是什麼?”

“士兵吃飽飯,然後保住更多士兵的命,對方人少的話,就打,人多的話……”沈錦猶豫了一下,覺得這話與楚修明說好像有些不好。

“恩?”楚修明問道。

沈錦小聲說道,“對方人多的話,就避開一些比較好吧,或者偷襲一下?”

楚修明不僅沒有生氣,反而說道,“還是我家小娘子聰明。”

“當然了。”沈錦忘記了剛剛的羞愧說道,“我可聰明瞭。”

第025章第016章第020章第022章第023章第072章第050章第075章第060章第018章第012章第013章第086章第138章第022章第057章第013章第064章第058章第003章第147章第027章第124章第038章第090章第080章第059章第011章第146章第068章第003章第103章第009章第126章第040章第058章第065章第113章第084章第001章第071章第011章第091章第146章第094章第081章第084章第52章第147章第102章第050章第021章第050章第042章第107章第103章第036章第089章第148章第126章第061章第125章第017章第059章第061章第004章第016章第064章第112章第141章第120章第041章第004章第101章第059章第119章第066章第097章第054章第146章第092章第049章第046章第049章第058章第099章第142章第124章第087章第013章第025章第038章第009章第097章第014章第52章第086章第069章第055章
第025章第016章第020章第022章第023章第072章第050章第075章第060章第018章第012章第013章第086章第138章第022章第057章第013章第064章第058章第003章第147章第027章第124章第038章第090章第080章第059章第011章第146章第068章第003章第103章第009章第126章第040章第058章第065章第113章第084章第001章第071章第011章第091章第146章第094章第081章第084章第52章第147章第102章第050章第021章第050章第042章第107章第103章第036章第089章第148章第126章第061章第125章第017章第059章第061章第004章第016章第064章第112章第141章第120章第041章第004章第101章第059章第119章第066章第097章第054章第146章第092章第049章第046章第049章第058章第099章第142章第124章第087章第013章第025章第038章第009章第097章第014章第52章第086章第069章第05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