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4章

瑞王妃並沒有瞞着沈琦和沈錦這件事,沈琦只覺得不可思議,問道,“她圖什麼啊?難不成就是找個人來妹妹面前礙眼嗎?”

陳側妃此時也在,她沒想到還真的是沈梓,心中雖然詫異當時沈錦說對了,卻低着頭沒有看,小聲哭道,“都是自家姐妹,哪裡能這麼狠的心?這是多大仇啊……”

“母親。”沈錦看着陳側妃的樣子有些心疼地叫道。

瑞王妃說道,“也是一片慈母心。”

沈錦小聲說道,“母親不若回去吧,放心女兒沒事的。”瑞王妃是問她想要怎麼辦,這時候陳側妃留下就不合適了,畢竟討論的是瑞王的女兒,有郡主身份的人。

瑞王妃也是說道,“先回去靜靜也好。”

陳側妃也知道這些,起身行禮道,“那妾先告退了。”

等陳側妃走了,瑞王妃纔看向沈錦說道,“錦丫頭,王爺說這次幫你出氣,你想怎麼做?”

沈錦皺着眉,像是迷糊不解,說道,“莫非二姐姐覺得,我連夫君的面都沒見,就會因爲這麼一個女先兒置氣?”若是楚修明真的是那樣見了人就收用的,她又怎麼會放了心在他身上,如此一來,更不會有事了,大不了她依靠以後的孩子就是了,自然是孩子重要了。

沈琦一下子笑了出來,“虧你想的出,女先兒?”

沈錦開口道,“因爲我聽過這類的啊。”

沈琦疑惑地看着沈錦,沈錦就興高采烈地說了起來,“邊城有個鄭老頭,他眼睛不知道怎麼瞎啦,不過說書可有意思……”嘰嘰咕咕開始給沈琦講了起來,在鄭老頭故事裡面,那女子都是貌美如花,身世可憐,比那個丹翹說的都要可憐許多。

瑞王妃在一旁聽着都被吸引了,那鄭老頭說的很有意思,結局跌宕起伏的,結局更是讓人意想不到。

講到了一大半,沈錦忽然想起來,“對了,我們在說二姐姐的事情。”

沈琦正聽着入迷,聞言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瑞王妃正在拿瓜子的手都頓了一下,笑罵道,“快些講完。”

沈錦得意地說道,“纔不要,當初我可以等了足足五天才聽完的。”

沈琦問道,“難道不是把人請到府中?”

“那樣有什麼意思呢。”沈錦摸着肚子,微微晃動了一下腳說道,“我是去茶樓聽的,每次聽見鄭老頭說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的時候,大家都要氣的拍桌子的,可好玩了。”

瑞王妃放下了瓜子,這才說道,“也好,那就再等等一下子聽完了也沒意思了。”

沈錦點頭,沈琦無奈說道,“那妹妹說,這事情準備怎麼辦?”

“到底是自家姐妹,她雖然這般……”沈錦開口道,“二姐姐不顧念姐妹情誼和父王的感覺,我總不好也如此,不如這般三年吧,三年內不讓二姐姐一家上門,也不接他們家的帖子。”

瑞王妃眼睛眯了一下,說道,“也好。”

“我也害怕哪日二妹妹瞧了我不順眼,這般對我。”沈琦開口道,“我可沒有妹妹你這麼好的脾氣,以後鄭家的人我也避着。”雖然沒有明說,卻是告訴沈錦,不管家中有任何事情,都不會給沈梓和鄭家送帖子,也不會接沈梓和鄭家的帖子。

沈錦笑着說道,“姐姐最疼我了呢。”

“又說什麼呢?”瑞王進門的時候,就聽見沈錦在和沈琦撒嬌,心情倒是不錯問了一句。

“父王。”沈琦和沈錦都起身給瑞王行禮。

瑞王說道,“無需多禮。”

沈琦和沈錦等瑞王坐下後,這才重新坐回位置上,沈琦開口道,“在說二妹妹的事情呢。”

“以後你們就當沒這個姐妹。”瑞王臉色難看地說道,“我也沒這個女兒。”

瑞王妃親手給瑞王倒了杯茶說道,“王爺消消氣纔是。”

瑞王接過茶杯喝了一口才說道,“她怎麼變得如此下作。”

沈錦看着瑞王的樣子,眨了眨眼睛,臉上露出笑容說道,“我覺得二姐姐可能是嫉妒父王和母妃更疼我,才與我開了這般玩笑的。”

“你個傻丫頭。”瑞王聞言心中無奈,看着不知愁的女兒,簡直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卻也更覺得沈梓不懂事和惡毒,越發覺得不願意讓女兒吃虧了。

沈錦開口道,“不過二姐姐這個玩笑有些大了,我有點生氣了。”

“生氣是應該的。”瑞王說道,“你想怎麼出氣與父王說,父王給你做主。”

沈錦滿臉信賴和孺慕,說道,“父王真好。”

瑞王心中滿足,開口道,“王妃把母后賞下來的那兩盒寶石,給這兩個丫頭再打幾套首飾。”

瑞王妃笑道,“也好,明日就叫人進府,你們自己挑挑款式。”

“謝父王和母妃。”沈錦笑着說道。

沈琦也道了謝才說道,“看來我是沾了妹妹的便宜。”

瑞王哈哈一笑,瑞王妃這纔開口道,“王爺,剛剛錦丫頭與我說了,雖然二丫頭不顧忌姐妹情誼,可是她卻不能不顧忌,讓王爺傷了心。”

“若是那個混賬與錦丫頭一般懂事就好。”瑞王嘆了口氣說道。

瑞王妃執了茶壺給瑞王的杯中水蓄到八分滿,她的手腕上戴了只翡翠鐲子,那瑩瑩的綠潤更顯得她手腕纖細白皙,“可是這事情不罰卻也不好,今日她能只因嫉妒就做出這般事情,來日還不知道會做什麼呢。”

瑞王點頭。

瑞王妃放下茶壺接着說道,“想想五丫頭的臉,她快到了說親的年齡,我都不知道如何辦纔好。”這聲音裡面帶着惋惜。

瑞王想到沈蓉的樣子,心中更是一軟,嘆了口氣說道,“都是我往日把她寵壞了。”

“哪裡是父王的錯呢。”沈錦安慰道,“父王對我們姐妹都是寵愛有加。”

沈琦也開口道,“是啊,不怪父王的。”

瑞王看着兩個女兒,又想到沈梓和沈靜兩個人,說道,“還是王妃把你們教的好。”

瑞王妃只是一笑,並不居功說道,“王爺莫不是想聽我們母女三個人都誇讚一下您?”

瑞王心中的那麼點惆悵也消散了說道,“是本王的不是,王妃接着說。”

“錦丫頭的意思是,府上不接鄭家的帖子,也不罰帖子給鄭家。”瑞王妃這才緩緩說道。

瑞王眼睛眯了一下,瑞王妃開口道,“不過錦丫頭覺得三年就足夠了,三年內不讓鄭家任何人登門,咱們也都不登鄭家的門,不管任何時候任何事情,王爺以爲如何?”

沈琦也說道,“女兒也是這般想的。”

沈錦抿了抿脣,臉上露出幾許難過,“畢竟是自家姐妹,總不能一輩子不接觸,所以我想着三年,希望二姐姐能想明白一些。”

瑞王妃柔聲說道,“錦丫頭太過心善,若是女婿回來,還不知道如何心疼。”

瑞王點頭說道,“就按錦丫頭說的做,三年內不管逢年過節還是別的日子,都不許他們家踏足。”

瑞王妃應了下來,瑞王看向了沈錦說道,“好丫頭,父王知道你受了委屈,定會給你出氣的。”

沈錦抿脣一笑,“父王最好了。”

瑞王笑着點頭,說了一會話就先離開了,沈錦坐了一會也先告辭了,等屋中就剩下了瑞王妃和沈琦,沈琦才說道,“母親,我前幾日與妹妹提了想當兒女親家的事情。”

“被拒了吧?”瑞王妃笑看着沈琦問道。

沈琦點頭,“妹妹的意思,若是孩子們長大願意的話,她是不會阻攔,若是不願意也不想強求。”

瑞王妃緩緩嘆了口氣,“琦兒可是怪我讓你嫁到永樂侯府?”

“不怪。”沈琦其實明白,母親是爲她考慮的。

瑞王妃微微垂眸說道,“其實我猜到陛下要嫁一宗室女給永寧伯的,這才早早給你定下親事,永寧伯人品出衆又重情義是不假,可是我卻不願意你去踏那灘渾水。”

沈琦滿臉驚訝地看着瑞王妃,瑞王妃笑道,“行了,就是與你說一下,你三妹妹能走到今天,何嘗不是用命去拼的,永樂候世子耳根子軟,可是這般人卻好掌控,又沒有威脅,永樂候更是聰明人,當初那般動盪,都能保全了永樂侯府,就算……也不會有事的。”

見女兒還是不解,瑞王妃卻沒有再解釋,而是問道,“你覺得錦丫頭如何?”

沈琦並不覺得沒嫁給永寧伯可惜,在邊城那般地方纔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在京城中她出點事情,不管是父王、母妃還是兩個弟弟都能當她的靠山,而沈錦至今身邊的人都是永寧伯的,剛嫁過去所有陪嫁都被趕回來,在那樣陌生的地方,沈琦覺得自己都撐不下去,更別提後來的事情,“我覺得三妹妹很聰明,卻有些心軟了。”

“恩?”瑞王妃看着沈琦。

沈琦解釋道,“就比如沈梓的事情,她敢做這樣的事情,何必還給她留臉面。”

“換了你,你會如何?”瑞王妃問道。

沈琦想了想,卻也不知道怎麼處理好,畢竟是自家姐妹,輕了自己出不來這口氣,重了的話,難免落下不好的印象,而且沈梓做的這般事情也不好讓人知道,而且沈梓也是朝廷冊封的郡主,若是換了個人,沈琦就直接派人去賞一頓巴掌了。

瑞王妃看着沈琦的神色問道,“你覺得只是三年不讓鄭家人登門,太輕了嗎?”

“恩。”沈琦應了下來。

瑞王妃嘆了口氣說道,“你都如此想,王爺心中也會覺得委屈了錦丫頭,自然會對錦丫頭更好,可是真的輕嗎?”

沈琦看向瑞王妃,瑞王妃開口道,“鄭家是何等情況,你可知道?”

“鄭家……不太好。”沈琦猶豫了一下說道,“怕是已經入不敷出了,除了名聲外,別的還真不多,鄭嘉瞿雖然文采極好,在文人雅士中名聲不錯,可是真說起來,鄭家自鄭嘉瞿曾祖父後,就再沒有人入朝爲官。”

鄭嘉瞿的曾祖父是三元及第,可謂風光無限,鄭家的名聲也在他曾祖父手中達到了鼎盛,不過等他告老後,鄭家就沒有人再出仕了。

“不過是與你二妹妹一般魔怔了。”瑞王妃開口道,“三元及第,從前朝至今,也就那麼一個而已,這般是名聲卻也是給後輩的壓力,他們家看不透,不是不願出仕,而是不敢出仕。”

沈琦明白了瑞王妃的意思,看向了母親,瑞王妃繼續說道,“可是這般人家,看似清貴沒什麼大的花銷,可是筆墨紙硯、古董字畫這些哪樣不要錢,名聲越盛,是好事卻也是壞事。”

“我明白了。”沈琦說道。

瑞王妃看着女兒笑道,“你明白什麼了?”

“怕是鄭家也感覺到了危機,這才求娶了二妹妹。”沈琦說道,“不僅是因爲二妹妹的嫁妝還有郡主的食祿。”

“你把鄭家想的太淺了。”瑞王妃開口道,“怕是鄭家小輩有心出仕。”

“可是父王除了爵位並沒實權?”沈琦皺眉問道。

瑞王妃開口道,“只要是皇親就好。”

沈琦明白了,說道,“怪不得。”

瑞王妃點到爲止,也不再提鄭家的事情,而是說道,“而且鄭家入不敷出,管家之事就成了燙手山芋,二丫頭性子好強,這事情交到她手裡,你覺得會如何?”

“難免用嫁妝補貼。”沈琦說道。

瑞王妃讓人拿了小錘子,敲着核桃說道,“這不就得了,我們是知道三年之期,可是二丫頭不知道,當她發現不過逢年還是過節,卻再也不給她帖子,就算她想回來,王爺與我都不見她後,她又會如何?”

“自然是緊緊抓着管家的權利,越發不敢讓人小瞧了。”沈琦如今也明白了。

瑞王妃不再說了,沈梓心中吸了口冷氣,她如今懂了三妹妹的算計,這般下來,三年的時間沈梓的嫁妝怕是要補貼個七七八八了,特別是鄭家的姑娘出嫁,嫁妝的操辦上,沈梓還不知道要貼出去多少,而因爲當初沈梓不願嫁給永寧伯大鬧了一場,所以出嫁的時候,嫁妝被削了許多,反而給了沈錦,雖然有許側妃的補貼,可到底有限,鄭家怕是也想不到這些,當鄭家發現沈梓再也拿不出錢財來的時候,會如何對沈梓?

還是像現在這般,就算沈梓打了鄭家大少爺還哄着嗎?憑着鄭夫人的手段,沈梓怎麼可能是對手。

用不到三年,沈梓就該窮了,到時候鄭夫人就該變臉了,鄭夫人早就肯定了瑞王府不會管沈梓,雖不會明着爲難,小手段卻不會差了,沈梓的日子也就不好過,可是忽然瑞王府又給沈梓下了帖子恢復了來往……

沈錦這好像隨口的三年,不僅把沈梓下了圈套,就連鄭家也沒放過,除非沈梓敢和離,可是沈梓敢鬧,瑞王會管她嗎?

瑞王妃開口道,“除此之外,你父王也是個薄情的人,三年不見,他還會對這個女兒有多深的感情?剛見的時候,可能會有些……但是你覺得三年後,沈梓見到你父王會做什麼?”

“訴苦。”沈琦很肯定地說道,“哭鬧。”

那麼僅剩下的情誼也被磨平了,“這些的前提也是許側妃瘋了,否則你父王那般性子,也是不成的。”瑞王妃開口道。

沈琦點頭,“母親我知道了。”

瑞王妃眼睛眯了一下,接着說道,“除此之外,怕是沈蓉嫁人後也得不到安生。”

沈琦皺眉問道,“這和五妹妹有什麼關係?”

想到沈蓉做的那些事情,瑞王妃心中冷笑,沈蓉自以爲聰明,卻不知早被人看透了,“許側妃留下的那些東西,我是不會要的,自然是全部給五丫頭添妝了,五丫頭現在的模樣,就算是郡主能找到的門第也是有限的,而二丫頭一向覺得許側妃的東西都該是她的,等二丫頭髮現嫁妝不夠用了,又知道那些東西都給了五丫頭,你說會如何?”

沈琦吸了一口冷氣說道,“三妹妹竟然算計了這麼許多。”

瑞王妃卻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敢說是她故意算計,還是陰差陽錯達到的這般情況。”

沈琦疑惑地看着瑞王妃,瑞王妃卻不願意再說,只是看着沈琦說道,“有時候運道兩個字很玄妙,誰也說不清楚。”

墨韻院中,沈錦把事情說了一遍,陳側妃皺了皺眉沒有說什麼,倒是趙嬤嬤看出了後面的深意,問道,“夫人怎麼想了這般主意?”

“因爲她最在乎的就是郡主的身份啊。”沈錦開口道,“二姐姐能依仗的就是父王、許側妃,許側妃如今的樣子,二姐姐是依靠不了,那就是父王了。”

陳側妃也明白了沈錦的意思,和沈錦不同,沈梓因爲許側妃的關係,自幼得寵,仗着這點有時候連沈琦都不放在眼中,沒有靠山對沈梓來說,絕對是最嚴重的懲罰了。

果然沈錦說道,“若是沒了父王這個靠山,想來二姐姐心中定會難受。”沈梓想讓沈錦難受,所以沈錦就這般報復回去。

“三年有些便宜了她。”安平開口道。

沈錦笑道,“我只是不願意見她罷了,想來夫君不會讓我等三年的,到時候我都走了,她回不回來就和我沒有關係了。”

陳側妃嘆了口氣說道,“說的也是,到時候你走了,就算她回來了也不知道,若是不加三年這個期限,怕是王爺也覺得你心狠了。”

趙嬤嬤只覺得沈錦傻人有傻福,根本沒有算計這麼許多,反而得到的結果會更好。

其實沈錦並不在乎瑞王對自己的看法,不過是母親還要留在王府中,這才留了餘地的,其實沈錦的報復很直接,也沒有想那麼許多,不過是沈梓越在意什麼,就毀了什麼而已,就是這麼簡單。

鄭府之中沈梓還不知道這些,鄭嘉瞿在經過母親勸解後,倒是不再睡書房了,鄭嘉瞿本還想着怎麼讓沈梓喝醉,沒曾想沈梓有心和鄭嘉瞿和好,專門讓人備了酒菜,鄭嘉瞿也就順手推舟,沈梓見此心中高興,又覺得整治了沈錦,也就沒在意鄭嘉瞿一直勸酒的事情,沈梓本以爲經過這一夜後,兩人又該和好如初了,誰曾想第二天後,鄭嘉瞿對她越發的冷淡。

沈梓鬧過折騰過,可是鄭嘉瞿每個月也大半時間留在她房中,卻從不與她多說一句話,甚至連個笑臉也不給,讓沈梓有苦也說不出來,而她也是個驕傲的性子,見到鄭嘉瞿如此,也不願意服軟,兩個人之間的關係越發的僵硬。

“什麼?”瑞王滿臉不敢相信問道,“你再說一遍。”

“回王爺的話,永寧伯吃了敗仗,而且失蹤了。”來人也是哭喪着一張臉,如果可能他並不想來報這個事情的,一般的話敗仗失蹤差不多就是人死了,屍首沒找回來。

瑞王怒道,“不可能,前段時日不是還說打了勝仗嗎?小小海寇怎麼可能了……”

“王爺還是準備一下吧,陛下請您進宮,怕就是說這件事的。”傳話的小廝低頭說道。

瑞王深吸了一口氣說道,“伺候更衣。”說着就往後院走去。

瑞王妃本在房中與翠喜說話,見到瑞王急匆匆進來,就問道,“王爺怎麼了?”

“陛下叫我現在進宮一趟。”瑞王說道。

瑞王妃皺了下眉頭,讓人去拿了朝服來給瑞王換上,瑞王低聲說道,“說是女婿打了敗仗現在失蹤了,進宮恐怕說的也是這件事。”

“什麼!”就算是瑞王妃,此時也失了冷靜。

瑞王深吸一口氣說道,“這件事先不要與錦丫頭說。”

瑞王妃咬牙說道,“怕是瞞不住。”

瑞王皺眉,瑞王妃深吸了一口氣說道,“王爺,你……”

“我知道分寸,王妃不用擔心。”瑞王知道瑞王妃未說完的話。

瑞王妃點頭,親手給瑞王整理了一下衣服,瑞王拍了拍瑞王妃的手,就帶着人走了。

翠喜這纔看向瑞王妃問道,“王妃,奴婢去請三郡主過來?”

瑞王妃緩緩吐出一口氣,“我去墨韻院。”

“是。”翠喜恭聲說道。

路上瑞王妃心中卻思量着楚修明失蹤這件事,既然是閩中官員傳出來的消息,怕是還能相信的,只是不知道這個失蹤……楚修明是被迫失蹤還是主動失蹤的,戰敗?瑞王妃不覺得小小海寇就能讓楚修明戰敗。

瑞王妃不贊同瞞着沈錦,不過是因爲按照誠帝的性子,恐怕明日京中就有了流言了,到時候讓沈錦知道還不如現在她與沈錦說。

嘆了口氣,瑞王妃看了看外面的天空,真不知道誠帝到底折騰個什麼,這般折騰下來,恐怕就是那些本忠心的大臣也要離了心。

墨韻院中,沈錦正在和小不點鬧着玩,小不點耳朵已經豎起來了,比剛到京城的時候大了不少,趴在地上都是大大的一攤,如今天氣轉冷了,它也開始換毛了,每天都能梳下不少毛。

瑞王妃來的時候,正好看見沈錦抱着小不點的頭,小不點很通人性,兩個爪子放在沈錦的膝蓋上,讓沈錦不用彎腰就能抱着它的頭,見到瑞王妃了,沈錦就拍了拍大狗頭說道,“小不點自己去玩。”

“嗷嗚。”小不點這纔下來,然後歪着腦袋看了看瑞王妃,又對着沈錦搖了搖尾巴,這才離開。

“母妃。”沈錦站起來笑道,“母妃先進去坐,我換一身衣服。”

沈錦身上一身的狗毛,陳側妃也出來了,說道,“王妃裡面請。”

瑞王妃點了下頭說道,“不用急。”

“恩。”沈錦這才扶着安平的手下去。

趙嬤嬤跟着沈錦去伺候她更衣了,可是進屋後,沈錦臉上的笑容就消失了,若不是有事,瑞王妃是不會來墨韻院的,真要說事情,也可以把她叫到正院去,可是卻親自過來,想來那事情讓瑞王妃很爲難,或者會讓她……咬了咬脣,沈錦不由自主的摸着肚子。

“夫人,可是有什麼擔心的?”趙嬤嬤見沈錦的樣子,問道。

沈錦搖了搖頭沒再說什麼,趙嬤嬤見此也不好再問,只是柔聲說道,“老奴給夫人燉了銀耳蓮子羹,夫人可還有想要用的?”

“沒了。”沈錦換了一身常服,閉了閉眼睛這才說道,“我先出去了,不好讓母妃等的太久。”

趙嬤嬤點頭,看了安寧一眼,安寧點頭小心扶着沈錦往外面走去。

瑞王妃正在屋中坐着,陳側妃陪在一旁,兩個人並沒有說話,沈錦臉上雖然沒有像往日那般露出笑容,卻也不像是進去更衣時候那樣的滿是擔憂,“母妃,母親。”

“坐下吧。”瑞王妃並沒有讓沈錦坐到身邊,反而讓她貼着陳側妃坐下,安平和安寧護在沈錦的身邊,“給你說件事。”

“好。”沈錦手抓緊了帕子,看着瑞王妃,眼中是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的緊張。

瑞王妃的聲音輕柔,說道,“永寧伯失蹤了。”

“什麼?”陳側妃再也顧不上許多,猛地擡頭看向了瑞王妃。

沈錦只覺得身子一軟,像是全身的力氣都沒有了,靠在椅背上,安平和安寧的臉色也變了,倒是還記得沈錦,安寧當即端了溫水放到沈錦的手上說道,“夫人,先喝點水緩緩。”

“母妃……夫君失蹤是怎麼回事?”沈錦推開了安寧的手,看着瑞王妃問道,“是哪裡來的消息?”

瑞王妃見沈錦這麼快冷靜下來,心中鬆了口氣,說道,“是宮中的消息,你父王此時已經被陛下召喚進宮了,具體的事情等你父王回來才知道。”

陳側妃已經反應過來,對她來說永寧伯不過是一個對女兒不錯的人罷了,她趕緊起身走到沈錦的身邊,伸手把她摟到懷裡說道,“別怕,別怕……”

沈錦靠在母親懷裡,並沒有說話。

瑞王妃開口道,“我告訴你,總比你在外面聽說了好。”

沈錦有些虛弱地推開了陳側妃,看向瑞王妃說道,“母妃,我知道了。”

瑞王妃點頭,看着沈錦的樣子說道,“若是不舒服了,記得叫大夫。”

沈錦點頭,瑞王妃也沒再多留,開口道,“若是王爺回來了,我會讓翠喜送消息給你。”

“謝謝母妃。”沈錦本想站起來去送瑞王妃,卻被瑞王妃阻止了。

陳側妃滿心擔憂地看着女兒,沈錦搖了搖頭沒有說什麼,“我不信的。”

雖然這麼說,可是沈錦也是靠着安寧扶着才站了起來,說道,“母親也不用太過擔心,夫君不會有事的。”

陳側妃看着沈錦的樣子,就見沈錦並非是安慰自己,而是真的這麼覺得,也不好說什麼,點了點頭說道,“你這般想就好了,千萬要記着你現在可不是一個人,肚子裡還有孩子,若是……這可是楚修明的孩子。”

“恩。”沈錦微微垂眸,看着已經突起的肚子,說道,“夫君會回來的。”

陳側妃點頭,不管結果如何,只要女兒這般想就是好的。

沈錦不再說話,陳側妃陪着女兒進了屋,趙嬤嬤正在屋中等着,安平把事情說了一遍,趙嬤嬤臉色變了變,倒是很快冷靜下來了,“將軍不會有事的。”

“恩。”沈錦應了一聲,“嬤嬤,讓人去與趙管事說一下。”

“是。”趙嬤嬤開口道,“夫人放寬心,老奴這就去安排。”

沈錦點點頭,也不知道是說給母親聽還是說給自己聽的,“夫君說過,不管傳來任何消息,都不要我相信的。”

陳側妃伸手握着女兒的手,只覺得女兒的手冰涼,“是的,安寧去把廚房中溫着的銀耳湯端來。”

“是。”安寧應了下來,趕緊去小廚房端東西了,很快就銀耳湯端來了,裡面不僅放了蓮子還放了紅棗枸杞,最是溫補了。

沈錦沒有拒絕,端着慢慢吃了起來,漸漸地整個人也冷靜了下來,楚修明失蹤的消息是從宮中傳出來的,那麼就意味着是閩中官府送來的消息,那麼夫君的失蹤就有些微妙了,楚修明這個失蹤裡面怕是有很多可能了,是真的失蹤還只是假的失蹤,又或者是主動失蹤還是被動失蹤。

咬了一顆棗在嘴裡慢慢吃着,沈錦覺得誠帝還真不是夫君的對手,若說是誠帝算計了夫君……沈錦又吃了顆蓮子,蓮子已經煮到了時候漸漸的一碗蓮子羹都吃完了,沈錦已經想通了,摸着肚子說道,“再給我端碗來。”

“是。”安寧趕緊去廚房端了一蠱出來,然後又給沈錦舀了一碗。

沈錦看着陳側妃說道,“母親也嚐嚐吧,味道不錯。”

此時不管沈錦說什麼,陳側妃都會應下來,更何況只是讓她吃東西,說道,“好。”

安寧也給陳側妃盛了一萬,陳側妃見女兒的神色已經放鬆了,一直提着的心才放下來了許多,“一會叫孫大夫來給你瞧瞧好不好?”

沈錦點頭說道,“好啊。”

陳側妃又問道,“晚上想用些什麼嗎?”

沈錦思考了一下說道,“都可以的。”

陳側妃笑道,“那我給你煮麪吃吧?”

“恩。”沈錦點頭。

等第二碗用完,沈錦就不再用了,趙嬤嬤回來了,見到沈錦的臉色還好,心中也安穩了許多,說道,“夫人放心,侍衛已經去了。”

沈錦點頭,沒有再說什麼,只等着瑞王回來,聽聽到底是怎麼回事。

瑞王並沒有讓人等太久,在沈錦用了晚飯後,就回來了,沈錦就帶着丫環去了正院,這次陳側妃顧不得別的,也陪着沈錦一併去了。

進去後,就看見瑞王剛換下了朝服,不僅沈軒和沈熙在,就是沈琦和永樂候世子也到了,沈錦反而是府中最後一個到的,不過沈錦的院子離正院的較遠,倒是沒人覺得有什麼不對。

瑞王面上有些疲憊說道,“先坐下吧。”

“是。”沈錦和陳側妃這才坐了下來。

瑞王開口道,“是閩中那邊官府送來的加急奏摺,修明在出去巡查的時候,被海寇突襲,失蹤了。”

沈琦擔心地看向了沈錦,就見沈錦雖然臉色蒼白,可還算冷靜,瑞王看了一眼,才接着說道,“陛下召了茹陽公主和駙馬進京。”

茹陽公主是皇后的長女,嫁的是忠毅候世子,公主下嫁後沒多久,忠毅候就讓位給了兒子,誠帝更是因爲茹陽公主,而讓忠毅候世子平級襲爵。

如今的忠毅候正是茹陽公主的駙馬,此時被皇帝召進宮……沈錦的手輕輕扶了一下肚子沒有說話。

瑞王妃開口道,“聽聞忠毅候文武雙全。”

一個文武雙全,意思已經很明白了,怕是誠帝等不急要做準備了,瑞王妃看着沈錦說道,“怕是等公主進京後,沒多久藉着賞花或者什麼事情,來讓大家聚聚。”

茹陽公主和沈錦根本沒有見過面,可是如今的情況已經站在了對立面,瑞王妃如今不過是提醒沈錦,“錦丫頭,需要報病嗎?”

這是讓沈錦有藉口到時候不去,若是等茹陽公主帖子送到了,再說身子不適,怕是就不好了。

沈錦聞言開口道,“謝謝父王、母妃的關心的。”

“妹妹……”沈琦有心再說幾句。

卻見沈錦搖了搖頭說道,“我夫君不會有事,再說了,我又能避開多久?”

瑞王妃也嘆了口氣沒再說什麼,瑞王到是開口道,“你總歸是我瑞王府的郡主。”

“謝謝父王。”沈錦開口道,她是可以一直在瑞王府中不出去,但是這樣卻躲不開的,茹陽公主難道不會主動來瑞王府?更何況,楚修明不會有事,越是這個時候,沈錦越不能退。

第082章第006章第119章第141章第134章第102章第083章第099章第118章第021章第139章第064章第087章第032章第131章第090章第003章第006章第069章第144章第086章第138章第109章第002章第115章第136章第091章第069章第014章第012章第140章第086章第121章第096章第147章第018章第143章第116章第010章第010章第005章第098章第013章第069章第123章第040章第141章第092章第080章第015章第138章第084章第130章第141章第028章第091章第101章第112章第024章第045章第049章第130章第113章第039章第030章第144章第101章第024章第142章第113章第145章第100章第104章第115章第115章第52章第096章第063章第067章第004章第006章第034章第136章第092章第026章第057章第142章第041章第098章第090章第073章第031章第082章第083章第130章第047章第093章第073章第095章第093章
第082章第006章第119章第141章第134章第102章第083章第099章第118章第021章第139章第064章第087章第032章第131章第090章第003章第006章第069章第144章第086章第138章第109章第002章第115章第136章第091章第069章第014章第012章第140章第086章第121章第096章第147章第018章第143章第116章第010章第010章第005章第098章第013章第069章第123章第040章第141章第092章第080章第015章第138章第084章第130章第141章第028章第091章第101章第112章第024章第045章第049章第130章第113章第039章第030章第144章第101章第024章第142章第113章第145章第100章第104章第115章第115章第52章第096章第063章第067章第004章第006章第034章第136章第092章第026章第057章第142章第041章第098章第090章第073章第031章第082章第083章第130章第047章第093章第073章第095章第09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