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2章

鄭嘉瞿等沈蓉主僕離開,這才鬆了沈皓的手,咬緊了牙神色都有些扭曲了,顯得猙獰恐怖,沈皓嚇了一跳往後退了幾步,這一下驚動了鄭嘉瞿,鄭嘉瞿低頭看着沈皓,沉聲說道,“這些可都是真的?”

沈皓使勁搖頭說道,“我不知道……”

鄭嘉瞿雙手緊緊抓着沈皓的肩膀,他雖然是個文人可是君子六藝並不曾放下,這樣的力道讓沈皓痛呼了一聲,鄭嘉瞿這才放鬆了力道,俯視着沈皓說道,“那你知道什麼?”

沈皓想到沈蓉說的話,心中一緊說道,“我知道母親和四姐姐是因爲二姐姐才被關起來的。”沈蓉讓沈皓照實說,如果鄭嘉瞿問了就把知道的告訴他。

鄭嘉瞿關心的卻不是這個,繼續問道,“那你二姐姐的親事呢?”

沈皓使勁搖頭,“我不知道……那天我先睡了,父王好像是來與母親說讓二姐姐遠嫁的事情,然後母親和姐姐就哭了起來,母親也讓我抱着父王哭,我也哭了,最後哭累了被帶下去休息了。”

這話有些顛三倒四的,可是鄭嘉瞿聯想到沈蓉的話,哪裡還有不明白的,只覺得身心疲憊,有緣無分……他們是有緣無分被人硬生生拆開了啊……若不是因爲有些人的私心,那般純善嬌弱的女子哪裡用的着去那般虎狼之地受難。

再想到沈梓見到永寧伯後,那些用心和打算,鄭嘉瞿更覺得像是戴了綠帽子一半,“怪不得……”心中滿是恨意,就因爲那毒婦的私心,卻害得他……

沈皓見到鄭嘉瞿的樣子心中更加害怕,卻不敢說什麼。

宜蘭園中,沈梓已經在門口站了許久卻不敢進去,沈蓉帶着丫環過來的時候,看着沈梓的背影,臉上的笑容多了幾分嘲諷,不過轉瞬就消失了,嬌聲叫道,“二姐姐,怎麼不進去呢?”

沈梓被嚇了一跳,猛的轉頭看見是沈蓉,皺了皺眉說道,“怎麼不聲不響站到人後面。”

沈蓉只是一笑說道,“是我不好。”

沈梓看見沈蓉這樣,心中也有些愧疚,明白是自己剛剛亂髮脾氣了,不過當初還沒出嫁的時候,幾個姐妹中她就霸道慣了,所以只是說道,“妹妹和我一起進去吧。”

“好。”沈蓉微微垂眸,倒是率先往院子中走去。

宜蘭園的院門是關着的,丫環上前叫了門,過了一會才見一個粗使婆子從裡面把門給打開,她看見了沈梓和沈蓉兩個人就行禮讓開了位置,並不多說話,沈蓉看了一眼塞了一個小荷包給那個守門婆子,然後帶着沈梓往裡面走去。

裡面有別的婆子來帶路,這個院子雖然偏僻可是打掃的很乾淨,院中還種着不少花,環境清幽,和沈梓想象中天差地別,瑞王妃那般恨他們,定會藉此機會好好報復一番,誰曾想一路走來,卻見雖然人少但是規矩處處不差,屋中的茶水也是溫熱的,糕點和水果也都處處妥帖。

“我母親呢?”沈梓本想着若是有絲毫怠慢,她也可以去父王那邊鬧一鬧,可是如今看來,也不知道是安心好還是覺得失望好。

婆子也沒說什麼,引着她們兩個去看許側妃和沈靜了,到了門口才說道,“請二郡主和五姑娘小心。”

“那是我母親,小心什麼。”沈梓皺眉說道,上前了幾步直接推開了屋子的門,就見裡面四個粗使婆子站在角落。

沈梓進去的時候,就看見一個頭發花白身材消瘦的婦人穿着一身綢緞衣裙,正坐在屋子中間手裡拿着一塊紅色的綢緞,手裡拿着一根針在上面戳來戳去,還不時哼着歌,有人進來後連頭都沒有擡。

“這是誰?”沈梓的聲音尖銳充滿着不敢置信。

沈蓉站在門口說道,“母親已經平靜許多了,母妃專門請了太醫來給母親瞧,太醫果然醫術了得。”

沈梓猛的轉頭看向沈蓉,眼中都是驚恐,沈蓉卻是一笑,“最好不要驚擾到母親。”

“你什麼意思?”沈梓問道。

沈蓉卻不再說,而是問道,“二姐姐可要去看看四姐姐?”

沈梓咬了下脣又看了許側妃一眼,簡直不敢相信這個看起來看起來又老又瘋的婦人竟然是她那個美豔風韻的母親,有些慌亂的退了出去,頭也不回的往院子外面跑去。

沈蓉像是早就料到了一樣,側身讓開了沈梓,站在門口看着屋中的母親許久,又是幾個荷包放到了門口的粗使婆子手中,這才離開,見沈梓並沒有在門口等她,也不覺得奇怪,甚至沒有去尋她的意思,而是去了正院陪在瑞王妃身邊。

因爲鄭嘉瞿和沈梓還要回鄭府,所以晚上開飯的時間就早了許多,不僅沈錦沒有過來,就是沈琦也讓丫環來與瑞王妃打過招呼,沒有一併前來用飯,瑞王問起的時候,瑞王妃才柔聲解釋道,“她們兩個孩子有孕,最聞不得酒味,中午的時候都忍着沒說,晚上的時候索性就沒讓她們兩個過來。”

瑞王皺眉說道,“這兩個孩子都是做母親的人了,怎麼還這般不知輕重。”

瑞王妃嗔了瑞王一眼,溫言道,“這不是見王爺高興,兩個孩子不想擾了您的興致嗎?”

瑞王聞言心中越發覺得沈琦和沈錦貼心,說道,“怪不得我瞧着她們中午沒用什麼東西,和管事說以後東西先緊着她們兩個的小廚房。”

瑞王妃應了下來。

坐在一旁的永樂候世子聽見自家岳父的感嘆,眼角抽了抽,他中午就坐在妻子身邊,自然是看到了她們到底吃了多少東西,也不知道岳父怎麼能把這句話說出口的。

沈梓因爲心中有事,根本沒有注意到這麼許多,直到坐在桌上才發現沈錦和沈琦並沒有到,有心想問可是看到瑞王妃掃過來的眼神,卻又不敢再問,低着頭心不在焉的吃起了東西,甚至沒有注意到身邊丈夫情緒不對,還有弟弟沈皓那躲閃的眼神。

等用完了飯,鄭嘉瞿和沈梓就先離開了。

瑞王興致來了,就帶着三個兒子和一個女婿到書房繼續說話了,沈蓉開口道,“母妃,我先回房了。”

瑞王妃目光平靜的看着沈蓉,沈蓉竟嚇出了一身冷汗,這才說道,“恩。”

沈蓉趕緊離開,瑞王妃這才皺眉說道,“翠喜,去查查。”

“是。”翠喜恭聲應了下來。

墨韻院中,沈錦正在泡腳,白嫩嫩的腳在水裡動了動去的,聽着陳側妃和趙嬤嬤在一旁說話,打了個哈欠說道,“只是尿布有什麼好討論的,總不能把每一塊都繡了花吧?”

這話一出,就見陳側妃瞪了沈錦一眼說道,“小孩子皮膚嬌嫩,萬一磨到了孩子怎麼辦?”

沈錦感覺水有些涼了,就把腳伸了出來,安平蹲在一旁幫沈錦擦乾,沈錦就直接上了牀,說道,“那有什麼好討論呢?”

這次不僅陳側妃,就連趙嬤嬤也看了沈錦一眼說道,“都是鴿子肉,爲何夫人喜歡用蜜烤乳鴿而非清蒸乳鴿呢?”

沈錦愣了一下,忽然覺得趙嬤嬤說的也有道理,想了箱說道,“那你們繼續討論吧,我是要睡了。”

“小沒良心的。”陳側妃笑着嗔了一句,卻還是放下手中的細棉布,起身到了牀邊給沈錦掖了掖被子說道,“快睡吧。”

沈錦抿脣一笑,眨了眨眼睛。

陳側妃被逗得笑出聲來,然後看向今日守夜的安平說道,“夫人若是有事,儘管去叫人就是了。”

“是。”安平恭聲應了下來。

趙嬤嬤又仔細檢查了屋中的窗戶,這才和陳側妃一併離開,安平去把門關好,問道,“夫人,那我把燈熄了吧?”

“恩。”沈錦躺在牀上,忽然問道,“安平,你說夫君現在在幹什麼呢?”

安平把屋中的燈給熄了,屋子漸漸暗了下來,聞言說道,“奴婢不知。”

沈錦應了一聲,安平柔聲勸道,“夫人早些休息吧,想來過不了多久,將軍的信就該到了。”

“恩。”沈錦閉眼說道。

沈錦在思念楚修明的時候,卻不知鄭府中也有兩人心心念念着她,不過一個人咒罵不已,一個是滿心的惆悵。

閩中府樑大人看着手中的聖旨,臉色變了又變,楚修明坐在一旁端着茶飲了一口,那聖旨倒不是別的,正是誠帝下的讓楚修明可以便宜行事斬殺所有與海寇勾結的官員。

若是說原來樑大人對誠帝還有三分忠心,此時已經全部沒有了,誠帝一方面下密令讓他們想辦法引海寇除掉楚修明,一方面卻又給楚修明這樣的旨意,讓樑大人還如何信任誠帝,說到底在樑大人心中最重要的還是自己本身。

楚修明把聖旨給拿了過來收起來說道,“這下樑大人是真的相信了吧?”

樑大人雖然和楚修明合作,可是並不信任楚修明,心中還有着別的打算,今日楚修明把這聖旨拿了出來,可謂是誠帝把樑大人的路都給堵上了,楚修明說道,“怕是陛下等着我們兩敗俱傷,樑大人敢確定你身邊的人都是聽你的嗎?”

若是在這聖旨之前,樑大人可以很肯定地說,他身邊的人都是和他一夥的,畢竟他們的利益是一致的。

楚修明隨手把聖旨扔到桌子上,開口道,“陛下爲何會下這樣的聖旨?樑大人心中可有成算?”

樑大人做過的事情多了,每一件被人揭發出來都是砍頭的大罪,可是他身邊知情的都被拉上船了,那些不識相的同樣被他和剩下幾個人聯名上書給參下去了,此時樑大人還真不知道到底誠帝是得知了什麼,纔會給楚修明這個旨意。

楚修明眉眼如畫,就連那些冷意都在燈光下消散了許多,此時倒是多了幾分真誠,“這聖旨我至今纔拿出來,還只給了樑大人你看,也是剛剛確認樑大人並非陛下安排監視的人。”

樑大人心中一凜,莫非誠帝在他身邊安排的有釘子?想到誠帝多疑的性子,樑大人此時已經信了八分,還有兩分不過是謹慎而已。

楚修明接着說道,“我與樑大人合作之事,就是不知那探子有沒有傳信回京。”

樑大人面色大變,“永寧伯那日爲何不提前說與我知道?”

楚修明面上冷笑,帶着譏諷說道,“我怎知到底何人才是探子?再說,我若是不答應合作之事,你我互換了把柄,怕是樑大人早就動手了,此地是樑大人的地盤,又經營了許久,不說明刀真槍,就是……”說着眼神往桌子上的茶水點心上一掃,就不再說了。

樑大人聞言並沒有發怒,卻也知道楚修明說的是真的,“那依永寧伯的意思該如何?”

“此地既然是樑大人的地盤,我就不插手了。”楚修明站了起來,伸手拿過聖旨說道,“還是樑大人仔細想想該如何,而且……陛下可不敢這般直接下旨殺我。”說着就拿着聖旨離開了。

樑大人身子一晃坐在了椅子上,心裡明白楚修明說的是實話,此時心中大亂,到底是何人出賣了他,莫非……是有人想要謀他這個位置?不過這般想也是可能的,畢竟誰也不甘位於人下。

越想樑大人身上的冷汗越多,他不是沒想過這是楚修明的計謀,可是那聖旨卻造不得假,更何況他和楚修明又沒有利益上的糾紛,伸手狠狠揉了揉臉,“來人,把送給永寧伯的禮再加三層。”

“是。”外面的人這才進來。

“去叫……算了,把逸兒給我喊來。”樑大人本想讓人把府中謀士給喊來,卻又覺得那些謀士也不可信,此時的他就如驚弓之鳥般,所以只讓人叫了大兒子樑逸,樑大人此時能全然信任的也就是這個兒子了。

楚修明在閩中住的地方並不是驛站,而是樑大人他們安排的一戶富商的院落,那院子修的極其精緻華美,甚至還養了不少珍禽異獸,本就是專門用來招待貴賓的,楚修明住在這裡也是適宜。

剛到門口,就有四個穿着粉色衣裙的女子迎了過來,其中兩人手裡拎着琉璃燈,在前面引路,另外兩人走在楚修明的身後,她們走路搖曳生姿,纖腰上的流蘇搖擺平添了嫵媚,裙子緊到腳踝,露出那一對三寸金蓮。

眼中脈脈含情,卻不敢輕易靠近楚修明,畢竟在剛來的時候,有幾個姐妹不知道,還當以往那些客人一般,最後直接被楚修明派人送回了主家,那幾個姐妹的日子怕就難熬了,在這裡好歹清淨,伺候的都是貴客,回主家後可就不一定了。

所以這四人倒是規矩了不少,絕不敢自作主張,不過卻更加用心打扮自己,若是能跟了永寧伯……想到永寧伯的樣貌和身材,走在後面的女子咬了咬脣,只覺得雙腿發軟。

這院子是引了溫泉的,沐浴的地方更是奢侈,白玉的池子四個角落處各有幾株蓮花的玉雕,溫泉的水就是從蓮花花蕊處流出,可謂巧奪天工。

浴池的周圍掛着白色的紗幔,熱氣繚繞的時候,仿若仙境一般,楚修明進來後,就有侍女把東西都給準備好了,然後見楚修明沒有別的吩咐就關門出去了,上一次想要伺候楚修明沐浴的侍女,直接被楚修明讓侍衛給拎着扔了出去,絲毫沒有憐香惜玉的情懷。

楚修明這才脫了外衣,穿着褲子進了水中,靠在臺子上,這般地方想來自家娘子定會喜歡,想到那個愛嬌的小娘子,楚修明的眼神柔和了許多,也不知道她現在如何了,這個時候應該已經休息了,也不知道肚中的孩子有沒有鬧人。

忽然浴室角落的那個窗戶響了三下輕輕叩擊的聲音,若不是耳聰之人,怕是根本不會注意,楚修明眼神一閃,那點溫情就無影無蹤了,又恢復了往日的清冷平靜,隨手抓了一枚果子朝着那個窗戶砸去,

那枚果子剛剛落地,就見窗戶被推開了,一個穿着府中下人衣服的年輕男子翻身進來,又把窗戶給關上了,彎腰撿起那枚果子,就見那果子完好無損,隨手擦了一下就啃了起來,說道,“沒想到你功夫又進了一步。”

楚修明正是因爲此人會來,所以沐浴的時候才只脫了上衣,問道,“查的怎麼樣了?”

“不好查。”那人走到池邊,發出嘖嘖的聲音,“這還真是……民脂民膏啊。”

楚修明看着男人,男人也不開玩笑了低聲把自己查到的說了一遍,楚修明明面上就帶了兩個貼身侍衛出來,剩下的都是誠帝安排的人和樑大人他們安排的,就算想找個說話的地方也不好尋,兩個人這才約了在這個地方。

越聽男人說的,楚修明的神色就越發的冷靜,兩個人剛說了一半,就聽見外面有腳步聲,那腳步聲虛浮,並不是什麼高手,而且像是女子的,對視了一眼,男人也沒離開,直接後退幾步朝着浴池跑來,楚修明雙手交疊正巧墊在男人的腳下,然後猛地往上一拋,男人借力上了房樑躲避了起來。

楚修明雙手往水裡一放,最後一點痕跡也消失無蹤了。

此時門被推開了,因爲紗幔隔着,隱約見到一個人影正往裡面走來,楚修明單手按着浴池的邊沿,躍出水面抓過一旁的外衣穿上,剛繫好腰帶,就見一個全身裹在披風裡面,緊露出臉的女子走了進來,那女子貌若芙蓉,臉上帶着幾分羞澀和難堪,微微咬着脣,盈盈一拜說道,“玲瓏拜見永寧伯。”

“滾。”楚修明看都沒看女子第二眼直接說道。

玲瓏紅了眼睛說道,“永寧伯,小女子並非外面那等……”竟有些說不下去了,哭泣出聲,“求永寧伯憐惜,小女也是出身書香,不過父母兄弟都在樑大人府上……若非如此小女子怎會如此自甘下賤。”

“與我何干?”楚修明冷聲問道,“來人,扔出去。”

玲瓏沒想到楚修明竟然這般油鹽不進,咬牙脫了身上的披風,就見她裡面緊着碧色繡蓮的布兜,下面是同色的綢褲,一身肌膚雪白纖細的腰肢不足一握,眼中含淚哭求道,“永寧伯……”

卻見楚修明看都沒看,他的兩個侍衛也不顧外面一個小丫環的阻擋直接進來了,行禮道,“伯爺有何吩咐?”

“扔出去。”楚修明沉聲說道。

“是。”能跟在楚修明身邊的也不是憐香惜玉的人,再說有和他們同生共死過的將軍夫人,這般女人又算得了什麼,若不是將軍吩咐過除非他開口,否則兩人都不能自作主張的話,在這女子還沒進來的時候,就被兩人扔走了。

楚修明說道,“守在門口,不允許任何人進來。”

“是。”

在門口等着伺候的侍女看着這個女人,眼中有些同情更多的是看戲一般,都是乾的一般勾當,誰也不比誰清白多少,瞧着女人剛剛在裡面說的話。

楚修明索性也沒再脫衣服,就坐在浴池旁邊的那個榻上,男人從上面順着柱子下來了,走到楚修明身邊才說道,“好豔福。”

“不過如此。”在楚修明眼中,這些人根本不及自家娘子萬一。

男人笑道,“對了恭喜你娶妻了。”

提到沈錦,楚修明眼中的冷意散了一些點了下頭,“接着說。”

“恩。”男人也不浪費時間繼續說了起來,“能查到的就是這些。”

楚修明說道,“先潛伏,別打草驚蛇,不用我們動手他們自己就要亂了。”

“恩?”男人疑惑地看向楚修明。

楚修明把聖旨的事情說了,男人不敢相信地看着楚修明說道,“誠帝真的下了?”

“自然。”楚修明冷笑道,“恐怕他現在還心中得意。”

男人臉上的譏諷越發明顯,說道,“也是,若不是當初……”

楚修明看了男人一眼,男人就不再說話了,忽然有些好奇問道,“對了,要是弟妹知道了這件事會怎麼想?如果也在這裡,你覺得她會怎麼做?”

“你真無聊。”楚修明說道,“她不會搭理那個女人的。”

“恩?”男人追問道,“不會搭理?都脫光了也不搭理?”

楚修明指了指男人來時的窗戶,男人知道再問不出什麼,“行了,我走了你自己小心點,那些人我已經聯絡上了。”

“恩。”楚修明應了一聲。

第145章第118章第010章第006章第096章第016章第113章第101章第141章第068章第045章第104章第061章第032章第032章第029章第094章第015章第080章第100章第061章第023章第132章第122章第139章第117章第035章第064章第063章第064章第044章第099章第129章第094章第105章第058章第118章第133章第075章第108章第026章第098章第074章第130章第112章第058章第117章第138章第017章第129章第048章第031章第106章第024章第132章第084章第040章第012章第072章第129章第077章第110章第058章第041章第107章第074章第048章第121章第034章第035章第109章第041章第040章第005章第126章第126章第034章第048章第047章第013章第075章第011章第089章第084章第095章第134章第071章第120章第067章第014章第024章第142章第007章第146章第117章第046章第082章第126章
第145章第118章第010章第006章第096章第016章第113章第101章第141章第068章第045章第104章第061章第032章第032章第029章第094章第015章第080章第100章第061章第023章第132章第122章第139章第117章第035章第064章第063章第064章第044章第099章第129章第094章第105章第058章第118章第133章第075章第108章第026章第098章第074章第130章第112章第058章第117章第138章第017章第129章第048章第031章第106章第024章第132章第084章第040章第012章第072章第129章第077章第110章第058章第041章第107章第074章第048章第121章第034章第035章第109章第041章第040章第005章第126章第126章第034章第048章第047章第013章第075章第011章第089章第084章第095章第134章第071章第120章第067章第014章第024章第142章第007章第146章第117章第046章第082章第12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