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1章

沈琦喝完以後,霜巧趕緊給她端了溫水來漱口,還拿了顆蜜餞放在嘴裡,這才緩了口氣,沈錦在一旁笑得歡快,她們根本沒把沈梓的話放在心上,甚至只當沒聽見,這般的無視讓沈梓的臉色更加難看。

沈蓉隔着帕子輕輕碰了自己傷疤處一下,看見沈梓如此竟然有一種報復後的喜悅,若不是沈梓看不清自己,不管是母親還是三姐姐還有她都不會落到現在的地步,她母親還是父王最寵的妾室,而她……

那傷早就好了,不過到底落了疤,若是不用脂粉遮蓋着,沈蓉都不願出門來。

微微垂眸,沈蓉聲音更加輕柔說道,“二姐姐,三姐姐剛剛不過是去更衣了。”

沈梓聞言瞪向沈蓉,就見沈蓉低着頭並不看她,沈梓皺了皺眉因爲心中有些愧疚,到底沒對沈蓉說什麼,瑞王妃倒是沒有忽略沈梓,只是問道,“身子可養好了?”

這話一出,沈梓的臉色變了變,卻不敢對瑞王妃說什麼,畢竟她還要靠着王府,這次瑞王妃給她送了帖子,讓沈梓鬆了一口氣,“已經好了許多,還沒恭喜大姐姐有孕的事情。”

沈琦聞言點頭說道,“謝謝。”

瑞王妃說完那句倒是沒再單獨問過沈梓的話,沈梓和沈錦在瑞王妃身邊說着一些家常,沈蓉也接上幾句,一時間她們四個人都喜笑顏顏的,使得沈梓越發坐立不安,就好像被所有人排除在外似得。

又說了一會,瑞王妃就笑道,“走吧,到飯廳去。”

“是。”幾個人應了下來。

安寧上前扶着沈錦起身,沈梓終是找到機會,冷嘲道,“三妹妹還真是嬌貴,這般小心翼翼莫非……”剩下的話沒有說出口,意思卻已經讓衆人明白。

就見瑞王妃臉色一沉,就是沈琦也不好看了,沈梓光看見沈錦被丫環扶着,沈琦那邊同樣是扔霜巧扶着起身,真要說起來,她比沈錦還要小心幾分,這話雖說點着沈錦的名字,卻讓沈琦同樣聽着心中不順。

沈錦看都沒看沈梓一眼,倒是安平開口道,“鄭少夫人還不知有孕就小產了,自然不知道有孕之人就算再小心也是應該的,再說鄭少夫人與我家夫人並非親近之人,還是請喚我家夫人爲永寧伯夫人的好。”

“我是郡主,你着賤人竟然敢如此說話。”沈梓指着安平罵道,“三妹妹你家丫環缺了點教養,我就幫你管束一下,來人掌嘴。”

沈梓的話說完,可是卻沒有人動,沈琦冷笑一聲說道,“二妹妹耍威風還是回鄭府耍的好。”

瑞王妃像是沒看見這些一樣,率先往外走去,沈琦和沈錦走在她身後,沈蓉也跟在後面卻沒有靠近這兩位姐姐,畢竟她們都有孕在身,萬一有些差錯就說不清楚。

沈梓咬牙跟在後面,到了飯廳的時候,瑞王他們還沒有過來,瑞王妃她們就坐到了旁邊的椅子上說道,“翠喜,你去催催王爺。”

“是。”翠喜恭聲退下。

沒過多久,瑞王就帶着三個兒子和兩個女婿過來,一進來就笑道,“是我來晚了。”

沈軒開口道,“若不是母親派人來喚,怕是我們都忘了。”

瑞王妃笑道,“你們都皮糙肉厚的,餓上幾頓道是無礙的,可莫要餓住了我的兩個女婿纔是。”

沈熙笑道,“母親偏心。”

丫環已經端了水來,淨了手後瑞王先坐了下來,瑞王妃纔在他身邊落座,開口道,“蓉丫頭坐我身邊來。”

沈琦聞言說道,“果然有了五妹妹,母親就不疼我了呢。”

沈蓉靦腆一笑,沒有推辭就坐了過去,沈琦挽着沈錦的手說道,“我可是要與妹妹坐一起。”沈錦笑着應下來,挨着沈蓉坐了下來,沈琦坐在沈錦的另一側,永樂候世子落坐在沈琦的身邊,挨着永樂候世子的就是鄭嘉瞿,沈梓坐在鄭嘉瞿的旁邊,另一邊就是親弟沈皓,沈軒和沈熙也隨意坐下了。

畢竟沈蓉未出嫁,沈錦的夫婿不在,這般安排也算妥當。

永樂候世子因爲昨日有事並沒有來瑞王府,而是今早趕過來的,就低聲問道,“昨晚休息的可好?”

“很好啊。”沈琦笑着說道,“剛剛還和妹妹一起用了羊乳。”

“那就好。”永樂候世子溫言道。

沈錦笑道,“姐夫還真疼姐姐呢。”

沈琦倒是沒有羞澀,聞言看向了沈錦說道,“那是自然。”

瑞王和瑞王妃自然看見了,兩人對視一眼,女兒女婿的感情好他們自然是高興的,瑞王妃說道,“就你淘氣。”

沈錦笑着輕貼在沈琦的身上,畢竟沈梓有孕,所以並沒有真的靠上去,沈琦也是滿臉笑容,瑞王看着兩個女兒這般樣子,笑道,“她們姐妹感情好罷了。”

永樂候世子也說道,“有三妹妹陪着,我瞧着夫人臉色都好了許多。”

鄭嘉瞿想到母親說的話,此時笑道,“瞧着岳父一家真情流露,也覺得羨慕。”

沈錦看向鄭嘉瞿,笑着說道,“郡馬姐夫,你也是一家的呢。”

這話一出還沒等衆人反應過來,沈琦就說道,“是啊,郡馬妹夫。”

永樂候世子世子看向鄭嘉瞿的眼神有些微妙的,沈琦和沈錦這般叫法倒是沒錯,不過以往都是叫姐夫的,鄭嘉瞿名聲雖不錯,可到底身上沒有官職,而沈梓是郡主之身下嫁的,如今……雖然是事實這般說出來,還真是下了鄭嘉瞿的面子。

不過看着沈錦的樣子,眼睛彎彎的,就像是隨意叫了那麼一句,而且還是說鄭嘉瞿也是家人的意思,也是好話,而且三妹妹和自家關係不錯,說道,“平日不都是叫二姐夫嗎?三妹妹怎麼忽然這般叫了?”

沈錦眨了眨眼一臉無辜,像是在問有什麼不對嗎?

沈琦本就因爲沈梓那句話心中有氣,說道,“剛剛二妹妹特意說了自己是郡主之事,所以妹妹纔會如此稱呼。”

鄭嘉瞿臉色一沉,卻也沒法說什麼,心中卻明白,沈梓怕是覺得兩個姐妹,一個是永樂侯世子妃,一個是永寧伯夫人,而他身上並無功名,心中覺得丟人才會在專門強調自己郡主的身份。

娶妻娶賢,自己卻娶了這樣一個女人,鄭嘉瞿心中格外的屈辱。

瑞王妃像是沒注意到這些一般,說道,“王爺用飯吧。”

瑞王點頭,他並沒覺得什麼不對,因爲是家宴,倒是沒讓太多人伺候,所以親手夾了一筷子玉筍蕨菜放到王妃面前的碟內,又自己夾了一筷子宮保兔丁,剩下的人才開始動筷子。

沈梓心中卻是一慌,如今也反應過來了,她與鄭嘉瞿之間剛緩和了一些,若是真讓鄭嘉瞿誤會了,怕是就不好了,沈梓雖然自傲,可是心中明白,許側妃出事後,她再也不可能像是當初那般肆意妄爲了,因爲瑞王妃真的不會再讓瑞王幫她出頭,怒道,“沈錦你別胡亂造謠!”

“啊?”沈錦聽見有人叫她的名字,就擡頭看了過去,見沈梓面色難看,“哦。”然後夾了菊花裡脊放到盤中低頭吃了起來,她雖然用了早飯和那碗羊乳,卻也餓了,她發現自從有孩子後,就變得更容易餓了,就像是下午睡醒後,還要用些東西。

瑞王皺眉看向沈梓說道,“不想吃就回去,大呼小叫什麼。”

鄭嘉瞿臉上更加難看,看了沈梓一眼,越發覺得她丟人,可這到底是瑞王府,他也不是傻得就低頭給沈梓夾了筷子菜說道,“岳父,郡主這兩日身子不適,脾氣就躁了一些,多有得罪。”

不過雖然是幫着沈梓說話,那一聲郡主就可聽說他並非不介意。

瑞王妃說道,“叫什麼郡主呢,二丫頭既然嫁到了鄭家,自然是你的妻子。”

鄭嘉瞿笑了一下說道,“岳母,我知道了。”

沈梓還想再說,可是看着眼前的情況,心中明白怕是討不到好了,不過卻恨透了沈錦,若不是沈錦……若是沒有沈錦……這麼一想竟覺得豁然開朗,若是沒有沈錦,那麼她就不會落到如此地步,她還是瑞王府千嬌萬寵的郡主,她的夫君也該是……

雖然有沈梓的插曲,不過很快瑞王就被其他人哄着忘記了沈梓的存在,一時間氣氛倒是和氣了許多,不過沈梓的處境就尷尬了,甚至連鄭嘉瞿也沒有理她。

沈錦話並不多,等吃飽了才放下筷子,雙手捧着瑞王妃特意讓人給她與沈琦備的溫水小口小口喝了起來,眼睛眯着瞧着又滿足又快樂。

鄭嘉瞿無疑間看見了沈錦的樣子,心中倒是感嘆,同樣是姐妹,怎麼差別這般大。

沈錦根本沒有注意到這些,正和沈琦靠在一起說着悄悄話,不知道說了什麼,沈錦笑得眼睛彎起來了,小酒窩也露了出來,鄭嘉瞿只覺心中一震,握着酒杯的手都晃了晃,酒水灑在了他的手上,見沈錦像是要往這邊看纔有些慌亂的仰頭把酒給喝了下去,因爲喝的太快竟然嗆住了。

趕緊扭頭,因爲另一側坐着永樂候世子,所以鄭嘉瞿只能捂着嘴轉到了沈梓這邊,咳嗽了起來,丫環輕輕拍着鄭嘉瞿的後背,沈梓把手中帕子遞了過去,鄭嘉瞿接過擦了擦嘴,這才滿臉通紅帶着幾分尷尬說道,“喝的有些急了。”

永樂候世子聞言笑道,“岳父拿出來的酒香醇,也怪不得郡馬妹夫如此,就是我也多喝了許多。”

瑞王自然不會介意說道,“哈哈,喜歡就好,等走的時候,我送幾壇喝完只管與我說就是了。”

沈梓身上難免沾了點酒,正好藉着這個機會離開說道,“父王、母妃我去更衣。”

“去吧。”瑞王妃笑的溫婉。

沈梓這才帶着丫環離開,可是鄭嘉瞿心中卻覺得難堪,他本就覺得沈梓是瞧不上自己,而鄭嘉瞿這人文采不錯又是出身鄭家,難免有些自傲和清高,而且因爲當初的心結沒消,剛又添了新的,如今見沈梓急匆匆離開……心中越發的屈辱。

不知爲何又想起了剛剛沈錦那一笑,不禁看了過去,沈錦喝了一些水就把杯子放下,感覺有人看她,就看了過去,見是鄭嘉瞿。

沈錦有些疑惑的看了看鄭嘉瞿,本以爲他是準備說話,卻見只是看着自己面前,沈錦仔細想了想自己剛剛都做了什麼,才引得鄭嘉瞿如此,靈光一閃沈錦覺得明白了鄭嘉瞿的意思,怕是剛剛嗆住了,所以想喝水了,又不好意思說,見她喝了水纔會這般,可是明白以後,沈錦卻又有些爲難了。

倒不是沈錦捨不得一杯水,而是因爲她和沈琦喝的是瑞王妃專門讓人備着的,既不是清水也不是茶,而是讓孕婦養身的,轉念一想沈梓是鄭嘉瞿的夫人,又不是她主動給鄭嘉瞿的,所以就叫着安平低聲吩咐了幾句。

沈琦坐在沈錦身邊自然聽見了,眼中笑意一閃,卻沒有阻止的意思,鄭嘉瞿見沈錦與丫環說話,心中嘆了口氣卻不再看了,而是與永樂候世子和碰了一杯再次飲盡,忽然見一個丫環端着杯水送了過來,而那丫環也有幾分眼熟,是一直站在沈錦身後伺候的。

鄭嘉瞿心中一動看了過去,就見沈琦和沈錦正在一起說話,倒是沒有注意這邊,接過了那杯子,道了謝以後就把水喝了下去,也不知是什麼水,帶着些苦澀和酸意,不過鄭嘉瞿卻覺得喝下去,舒服了許多。

永樂候世子也看到了,並不覺得有何不對,說道,“妹夫,你喝酒緩緩,太急了到底是傷身。”

“我知道了。”鄭嘉瞿握着杯子,見沈錦一直沒往這邊看,才放下杯子說道。

而沈琦和沈錦也是在說這件事。

“你個壞丫頭。”沈琦小聲說道。

沈錦開口道,“姐姐不也沒阻止嗎?再說了,到底是姐夫,他看了這麼半天總不好一杯水都捨不得吧。”

沈琦不過覺得無傷大雅,也出口氣,輕輕捏了捏沈錦的手,然後看向瑞王說道,“父王,你身子剛好,可莫要喝的太多。”

“知道了。”瑞王聞言笑道。

一直坐在幾人中間的沈蓉怕是看的最清的,不像是沈琦和沈錦因爲不喜沈梓就沒往那邊多關注,沈蓉注意到了鄭嘉瞿的失態,眼神閃了閃心中倒是有了決定。

等衆人都用完了,沈梓才讓人端了幾碗醒酒湯過來,親手端了給瑞王說道,“父王,我瞧着父王高興多用了些酒,專門去煮了醒酒湯,父王用些也當時女兒的孝心了。”

瑞王神色這才緩和了一些接了過來說道,“都嫁人了,怎麼還不如你兩個妹妹懂事?”

其實瑞王並沒有單指哪一個,可是聽在沈梓耳中就是在說她不如沈錦,心中一惱到底忍了下來,瑞王妃笑道,“既然二丫頭煮了醒酒湯,你們幾個都喝了吧。”

“是,謝謝二姐姐。”沈熙也喝了一些酒,率先端了一碗醒酒湯喝了起來。

沈軒幾個也道了謝喝了下去,瑞王妃看向沈琦和沈錦說道,“你們兩個有孕在身,回去休息吧,五丫頭陪你姐姐說說話。”

沈蓉起身還沒開口,就聽見沈梓說道,“母妃,我與幾個姐妹許久未見了,不如到園中說說話?”

沈琦眉頭皺了起來,就連永樂候世子也有些不喜,這個沈梓怎麼回事,沒聽見岳母說自家妻子有孕需要休息嗎?怎麼還要拉着她說話。

沈皓低頭一直沒說話,沈軒和沈熙看着沈梓的眼神也有些厭煩,瑞王直接說道,“你姐姐和妹妹都需要休息,你和五丫頭同胞所出,去說話吧。”

沈梓聞言眼睛一紅,說道,“父王,女兒知道以往任性不懂事,和姐妹們有些生疏了,今日特意備了些東西,一時心急這才……”

瑞王抿了抿脣,看向了瑞王妃,瑞王妃說道,“也不差這麼會時候,琦兒和錦兒身子重,本就容易累,今一大早就過來陪我,二丫頭你先與五丫頭說會話,讓她們兩個去休息一會,你們姐妹到時候再聚聚。”

話都說到這裡了,沈梓再多要求就有些過了,只能不甘的認下說道,“女兒知道了。”

沈蓉說道,“二姐姐,我陪你去園子裡轉轉吧。”

“恩。”沈梓這才應了下來。

瑞王妃看向沈錦和沈琦說道,“你們兩個回去休息吧。”

“是。”沈琦和沈錦這才應了下來,帶着丫環走了。

沈蓉挽着沈梓的胳膊,看着倒是親熱的留在了瑞王妃身邊,雖沒說什麼話,卻不讓沈梓動,等沈琦和沈錦都離開了,這才說道,“母妃,那我與二姐姐去玩了。”

“去吧。”瑞王妃笑着說道。

沈蓉又和瑞王他們打了招呼,就親親熱熱地和沈梓出去了,誰知道一出院門還沒等沈梓說話,沈蓉就鬆開了手,面色變得冷淡,說道,“想來二姐姐對府中的景色也是熟悉的,不如就找個地方坐會吧。”

“你什麼態度。”沈梓看着沈蓉說話不陰不陽的樣子,怒道。

沈蓉冷笑了一聲,根本沒有管她,直接帶着丫環往府中花園走去。

沈梓追過去一把抓着沈蓉的胳膊說道,“你什麼意思。”

沈蓉這才停了下來轉身看着沈梓,冷笑道,“二姐姐你還想要我什麼態度?”

“你……”沈梓深吸了一口氣說道,“行了,我不和你計較,打了你算我不對,可是我也小產了。”

沈蓉看着沈梓的樣子,忽然露出笑容說道,“我與二姐姐開個玩笑,二姐姐莫不是生氣了?”

沈梓仔細看了看沈蓉的神色,並沒發現什麼異常,就說道,“無趣。”

沈蓉眼神閃了閃說道,“我就二姐姐和弟弟兩個親人。”聲音裡帶着惆悵和難過,然後重新挽着沈梓往花園走去。

沈梓咬了咬脣才問道,“母親和四妹妹到底是怎麼回事?”

沈蓉微微垂眸,低聲說道,“母妃不讓談的。”

沈梓看了眼周圍的下人,步子快了不少,等到了花園的涼亭中,就把人給打發出去了,說道,“可以說了。”

沈蓉坐下後,才緩緩開口,“母親知道姐姐小產的……”

沈琦和沈錦一併離開,出了正院就分開了,她們兩個住的地方並不順路,安寧低聲說道,“夫人可要小心些。”

“怎麼了?”沈錦問道。

安寧說道,“奴婢瞧着那鄭夫人對夫人像是不懷好意。”

沈錦點頭想了想說道,“反正也見不到,安平你一會與母親說下,就說我有些不適,晚上就不去正院用飯了。”

管她到底有什麼打算,沈梓總不能衝進墨韻院吧,真要進來了,吃虧的是誰就不一定了,反正不會是她。

安平笑道,“奴婢知道了,夫人這般一來,那鄭夫人不管有什麼打算都是一場空了。”

沈錦小聲抱怨道,“一起用飯不自在呢。”

安平和安寧都笑了,在墨韻院中,做的都是沈錦喜歡吃的東西,用飯的時候陳側妃也多有照顧,沈錦自然是自在得很。

沈錦仔細想了想,皺着鼻子說道,“別看那一大桌菜,可是隻能用身前的,統共就那麼幾樣。”

“趙嬤嬤知道定會心疼夫人的。”安平開口道。

沈錦果然笑了起來,說道,“安平,你真聰明。”

安平笑道,“夫人有什麼想用的?”

“酸筍鴨湯。”沈錦毫不猶豫地說道,“我用飯的時候都想着了呢。”

安平說道,“奴婢記下了。”

沈錦滿足的點頭,又嘆了口氣說道,“就是不知道夫君在外面用的怎麼樣。”

安平和安寧看着沈錦的神色想要勸勸,卻不知道怎麼勸好,誰知道沈錦接着說道,“想來是沒有在家中舒服的,那些乾糧什麼……”

想到乾糧的味道,沈錦抿了抿嘴說道,“真不好吃的,又乾又硬。”

“夫人無須擔心的,將軍定會照顧好自己的。”安平溫言道。

沈錦點頭,“恩,多虧不用我吃。”

安平和安寧對視一眼,她們剛剛白擔心了嗎?

沈錦摸着肚子感嘆道,“也不用寶寶吃,不過夫君還真可憐,算了晚些時候我多用半碗飯,只當幫夫君吃的。”

安平和安寧現在確定了,她們是白擔心了,安平面色平靜地說道,“趙嬤嬤不會允許的。”

沈錦想了想緩緩吐出一口氣,趙嬤嬤說嘆氣多了,寶寶生出來會皺巴巴的,在沈錦回想了一下見過的那些年紀大的滿臉皺紋的人後,再也不敢嘆息了,“那夫君還是快些回來陪我一起用吧。”

被沈錦心心念念唯恐吃不飽喝不足的楚修明此時正一身錦袍斜靠在軟墊上,面前的矮几上擺滿了山珍海味,因爲閩中臨海,有些京城和邊城都吃不到的東西,都被擺在上面,兩個外貌精緻嫵媚身穿薄紗的女子跪坐在他身邊,楚修明的眼神微微往哪道菜上一掃,她們就會夾伺候着楚修明用下。

而楚修明周圍還有四個這般的矮几,四個中年男人坐在位置上,她們身邊的女子更是嬌笑連連,有個男人的手已經伸到身邊女人的裙底下,那女人軟到在男人身上,扭動着身子格外的妖嬈。

中間的空地上,更有幾個少女翩翩起舞,她們僅穿着豔色的布兜和絲綢的長裙,外面罩着淺色的薄紗,手腕和腳腕上都戴着金鈴鐺,媚眼如絲舞姿撩人。

楚修明目光落在那一盤魚脣上,女子就夾了一塊想要喂到楚修明的脣邊,可是剛看見楚修明的眼神時候,只覺得心中一凜,竟再不敢造次,只是把東西夾到他身前的小碟中,卻發現楚修明並沒有品嚐的意思,心中倒是有些奇怪,卻不知楚修明此時正在想着自家的小娘子,若是她見了這麼多吃的定會高興。

就算是瑞王府怕都沒有閩中這些奢侈,就像是楚修明剛剛看的那盤魚脣,每條魚都只取魚脣的部分,剩下的都棄之不用,楚修明已經到閩中幾日,每日都是這般的酒宴,就像是在查探楚修明的底線,一次比一次更加奢侈。

“可是不合永寧伯胃口?”那個摟着女人的人見到楚修明的樣子,這幾日他們都在觀察,卻發現不管遇到什麼情況楚修明神色都沒有絲毫的波動,甚至沒有像他們所想那般急着詢問海寇之事。

楚修明看了過去,並沒說話只是舉了下酒杯,說話的男人見此露出笑容也舉起酒杯,然後率先飲盡,楚修明這才把酒給喝了,身邊的女子執了酒壺把酒杯蓄上。

另外三人也分別敬酒,有人笑道,“怕是這些女子太過風塵,不是永寧伯喜歡的類型。”

“還是說永寧伯不喜女色?”另一個也是笑道。

楚修明只是看着那人,直到那人額頭冒出冷汗不由自主避開了楚修明的眼神,他纔開口道,“我已娶妻。”

“聽說永寧伯娶得是京中郡主?”他們自是知道這些,故意問道。

楚修明卻沒有回答,他並不喜歡與這些人一起談論自家娘子,就算這些人提起都覺得是種對自家娘子侮辱。

“永寧伯若是喜歡什麼儘管開口就是了。”最早說話的男子忽然問道。

楚修明微微垂眸坐直了身子,“幾位要的又是什麼?”

聽到楚修明這樣說,那個男人揮了揮手,不管是身邊的女人還是那些舞女就都下去了,男人這才說道,“永寧伯不知有何打算?”

楚修明卻只是問道,“樑大人又怎麼想?”

樑大人能坐到今天的位置正是誠帝一手提拔的,在不危害自身的情況下,當然願意聽誠帝的,可是誠帝如今的命令着實讓他們爲難,特別是想辦法讓海寇弄死楚修明?若只是簡單的弄死楚修明,他們倒是還能拼一拼,可是海寇?海寇是聽他們的嗎?再加上楚修明在軍中的地位,就算閩中是他們的地盤,可是那些兵士也不全是他們的,漏出一點風聲,怕是他們都要完了。

更何況誰知道誠帝最後會不會爲了保密,殺人滅口或者爲了平息所有武官的憤怒,把他們交出去,更何況楚修明他們是在西北,而閩中是東南,又不會牽扯到他們的利益。

“自然不會讓永寧伯交不了差。”樑大人開口道。

楚修明微微垂眸卻沒有說話,樑大人見到這樣,心中竟然鬆了口氣,若是一口答應了,他們纔會覺得楚修明沒有合作的意思,此時繼續說道,“更不會墮了永寧伯的威名。”

“我要勾結海寇的那個官員。”楚修明終是開口道。

“是那些賤民勾結的海寇。”樑大人說道。

楚修明說完一句,就端了酒杯慢慢品嚐着裡面的酒,沒再說話。

樑大人說道,“到時候自然會把那些賤民交給永寧伯。”

楚修明像是沒聽見一樣,自己執了酒壺,慢慢把酒杯給倒滿了,眉眼間越發的清冷傲然。

樑大人看着楚修明的臉色,這才說道,“那就按永寧伯說的。”

楚修明這才舉了酒杯對着樑大人一敬,樑大人也舉了酒杯,開口道,“合作愉快。”

“恩。”楚修明應了一聲,兩個人把酒給喝了。

樑大人笑道,“不知永寧伯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楚修明說道,“希望你們動作快點。”

“恩?永寧伯有什麼急事?”樑大人問道。

楚修明漫不經心地說道,“妻兒在京城。”

樑大人一下就懂了,就像是誠帝顧忌楚修明一樣,楚修明也有顧忌,“提前恭喜永寧伯了。”

楚修明應了一聲沒再說什麼,樑大人也不再說。

墨韻院中,沈錦躺在牀上睡的正香,安平和安寧已經把沈梓的那些異常與趙嬤嬤和陳側妃說了,趙嬤嬤問道,“夫人怎麼說?”

“夫人讓奴婢去與王妃告罪,說是身子不適就不過去了。”安平笑着說道。

陳側妃聞言輕笑了起來,“那你就過去吧。”

“是。”安平應了下來。

趙嬤嬤也說道,“夫人這般也好。”

雖然都不覺得沈梓能有多大的本事,可是沈錦現在懷有身孕,還是小心些好,再說了那邊哪有這邊院中自在。

瑞王妃見了安平後,也是說道,“讓錦丫頭好好休息就是了,王爺那邊我會說的。”

安平恭聲應了下來,見瑞王妃沒別的吩咐了,就退了下去。

花園中沈梓聽完沈蓉的話,臉色變了又變,沈蓉心中帶着快意,面上卻分毫不漏,只是起來說道,“姐姐若是想探望母親和四姐姐,就去那邊宜蘭園就是了,我先回去更衣了。”

沈梓也沒心情與沈蓉多說,心裡正在掙扎,沈蓉帶着丫環卻沒有回她住的院中,而是問道,“可安排好了?”

“是。”丫環開口道,“三少爺已經帶着鄭家大少爺往那邊走去。”

沈蓉微微點頭,就和丫環往梅園走去,因爲不是梅花開的季節,這園子裡倒是有幾分冷清,沈蓉和丫環過去後,就坐在了涼亭中,這涼亭不遠處有個假山,整個園中的景緻錯落有序,也別有一番風味。

遠處一個燈籠搖晃了一下,丫環問道,“姑娘,你說的是真的?”

“恩。”沈蓉嘆了口氣,帶着幾分難受說道,“我也是才知道,本身該嫁給永寧伯的是二姐姐,不過邊城苦寒,又聽了永寧伯的傳聞,二姐姐心中不願,才求了母親,那時候母親受寵,在父王面前有幾分體面,而三姐姐……最終才搶了三姐姐的親事,使得三姐姐……”嘆了口氣帶着幾分惆悵。

丫環說道,“那奴婢怎麼聽着,二郡主怪王爺說是王爺不公,本是她該嫁給永寧伯呢?”

“胡說什麼。”沈蓉開口道。

丫環說道,“奴婢沒有胡說,若不是因爲這樣,許側妃……”

像是因爲提到了母親,沈蓉多了幾分憂傷說道,“傳言不可信,誰能想到三姐夫那般人品,二姐姐會後悔……不過二姐夫也是很好的,只是二姐姐從來都喜壓三姐姐一頭,這才心中不順吧。”

假山後面,鄭嘉瞿面色鐵青,伸手捂着沈皓的嘴,沈皓是瑞王幼子,又是沈梓的同胞弟弟,鄭嘉瞿心中明白,鄭家現在的情況需要靠山,當初瑞王出事,未免被牽連,他們才避而不見,可是如今看來,怕是他們想差了,所以急需與瑞王府拉近關係,而沈梓瞧着怕是與府中人的關係並不好,所以沈皓示好,鄭嘉瞿心中也高興,兩個人就單獨出來說話了。

兩人無意間走到了梅園,走過來後才發現有人在說話,兩人聽出是沈蓉與她丫環,本想避開誰曾想竟然聽到了這些,沈皓想要出聲就被鄭嘉瞿眼疾手快的捂住了。

“那三郡主知道嗎?”丫環驚恐地問道。

沈蓉嘆了口氣,“知道的,當初陳側妃和三姐姐哭求着父王,不過父王……陳側妃在父王面前說不上話。”

丫環說道,“怪不得三郡主不願意與二郡主多說話呢。”

沈蓉搖頭不再多說什麼,“算了,我去探望下母親。”

“姑娘就是太善良了,若不是二郡主,姑娘臉上怎麼會落下疤。”丫環有些抱打不平。

沈蓉開口道,“二姐姐不是故意的。”

“奴婢怎麼聽說,二郡主故意把指甲修成那般?”丫環問道。

沈蓉抿脣,帶着幾分,“我與二姐姐是親姐妹,她是不會這般對我,不過是覺得輸給了三姐姐,二姐姐……”

“二郡主是準備傷三郡主?”丫環驚呼道。

沈蓉趕緊說道,“可不許亂說,我們走吧。”

“是。”丫環不再多說,扶着沈蓉離開了。

第004章第132章第060章第051章第123章第048章第046章第125章第033章第135章第114章第136章第056章第138章第136章第142章第070章第040章第095章第120章第035章第103章第034章第112章第073章第089章第022章第019章第031章第063章第118章第073章第003章第057章第084章第095章第103章第094章第130章第108章第087章第071章第020章第138章第014章第018章第068章第116章第087章第083章第102章第112章第124章第88章 補全第090章第143章第105章第078章第055章第110章第063章第035章第52章第102章第147章第066章第140章第077章第027章第137章第087章第036章第070章第001章第108章第028章第013章第008章第011章第103章第077章第129章第025章第143章第88章 補全第058章第005章第049章第061章第032章第087章第029章第101章第026章第029章第107章第116章第030章第056章
第004章第132章第060章第051章第123章第048章第046章第125章第033章第135章第114章第136章第056章第138章第136章第142章第070章第040章第095章第120章第035章第103章第034章第112章第073章第089章第022章第019章第031章第063章第118章第073章第003章第057章第084章第095章第103章第094章第130章第108章第087章第071章第020章第138章第014章第018章第068章第116章第087章第083章第102章第112章第124章第88章 補全第090章第143章第105章第078章第055章第110章第063章第035章第52章第102章第147章第066章第140章第077章第027章第137章第087章第036章第070章第001章第108章第028章第013章第008章第011章第103章第077章第129章第025章第143章第88章 補全第058章第005章第049章第061章第032章第087章第029章第101章第026章第029章第107章第116章第030章第05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