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8章

沈琦探望完了沈蓉,並沒有馬上去找沈錦,而是到了花園中涼亭裡面,丫環拿了魚食來,沈琦抓了一些灑在池中,就見池中的錦鯉都聚了過來,沈琦半靠在木欄上,看着那些搶食的魚,她還記得那一年她們幾個都沒有出嫁,正是在這個亭中……

沈錦帶着安寧過來的時候,就看見沈梓正在泡茶,見到沈錦就笑道,“快來。”

“姐姐。”沈錦叫了一聲,才慢慢走了過去。

霜巧拿了軟墊放在石凳上,沈錦笑了一下坐在了沈琦的身邊,沈琦笑道,“今日你是沒口福了,我專門用清露泡的茶。”

“姐姐定是故意的。”沈錦笑着說道。

沈琦沒有否認,看向霜巧說道,“你去廚房把給妹妹準備的東西拎來。”

霜巧應了下來福身說道,“奴婢這就去。”

沈錦沒再說什麼,等沈琦泡好了茶,纔有些擔憂地說道,“姐姐可是心情不好?”

沈琦喜歡泡茶卻並不喜歡喝茶,所以泡好以後嚐了嚐味道就放到了一邊,說道,“你們幾個分了吧。”

說的正是伺候的丫環,這些人都是知道沈琦的性子,手腳麻利的把東西給收拾了,然後那一小壺茶每人分了一些喝了,沈錦看向安寧笑道,“你有口福了,姐姐可不是常泡茶的。”

“這茶倒是被奴婢糟蹋了,只覺得極好喝,卻說不出到底哪裡好。”安寧笑着說道。

沈琦倒是不在意,“哪裡有那麼多講究呢。”

沈錦開口道,“若是叫外面喜茶的人知道,定會覺得可惜的。”說完自己就笑了起來,“不過我也覺得,既然是茶要的不過是個味道,只要好喝就夠了。”

沈琦就喜歡沈錦這點,不管好的壞的在她眼中都不分貴賤的,只有好用不好用,合適不合適,霜巧很快就拎了東西回來,裡面不僅有新鮮的果子,還有一碗紅棗酪和羊乳,一看就知道特意爲沈錦備着的,沈琦最嘗不得那些奶中的腥味了,就算加了杏仁她也喝不下去。

“謝謝姐姐。”沈錦道謝了後,就捧着羊乳小口小口喝起來。

沈琦眼神落在了沈錦還沒顯懷的肚子上,不由想到了自己那個沒有緣分的孩子,眼神中多了幾分憂傷,卻很快收斂了起來,等沈錦喝完了羊乳,才親手拿了帕子給她擦了擦嘴角說道,“也不知羊乳牛乳這般的東西,你怎麼喝得下去。”

沈錦真的愛喝嗎?若是加了杏仁去腥氣,溫熱的時候再拌了蜜,沈錦自然是愛喝的,可是現在不僅不能用杏仁,就連蜂蜜這類的都不能多吃,羊乳自然說不上多好喝,不過是因爲對孩子好罷了,只是這些話沈錦卻不能對沈琦說,難免有炫耀的感覺在,所以笑道,“若是有機會,姐夫和姐姐能到邊城去玩,我請你們吃烤全羊,邊城那邊的羊肉一點羶氣都沒有,又鮮又好吃,姐姐定能多用一些的。”

“若是有機會定要去邊城看看的。”沈琦笑着說道。

沈錦點頭捏了一些核桃仁灑到了紅棗酪裡面,用勺子攪了攪,才端着吃了起來,總覺得就連棗子都沒有邊城的香甜。

沈琦看着沈錦吃東西的樣子,眼神柔和了許多,沈錦吃東西的時候總讓人覺得很享受的樣子,看着也不盡食慾大開,沈琦撿了一些核桃仁吃了起來,說道,“我去探望了一下五妹妹。”

“哦。”沈錦嚥下嘴裡的東西,看着沈琦眼中帶着一些疑惑。

沈琦倒是沒有說許側妃和沈靜的事情,畢竟沈錦有孕在身,只是說道,“沒想到五妹妹平日不顯,卻是個狠得下心的。”

沈錦微微側了側頭,才說道,“姐姐可是有什麼想不通的?”

“我只是覺得許側妃是她生母,沈靜也是她親姐姐。”沈琦緩緩吐出一口氣,若是換成沈蓉設計沈錦甚至設計自己,怕是沈琦更能接受一些。

沈錦眼神有些迷茫,沈琦以爲沈錦沒有明白,卻聽見沈錦說道,“有區別嗎?”

有區別嗎?現在不明白的反而是沈琦了,紅棗酪並不多,只是小小的一碗,沈錦吃完以後就放下了碗,用帕子擦了擦嘴,心中卻有些猜測,怕是許側妃和沈靜要不好了,不過想來也是,差不多時候了,正巧遇到了瑞王的事情,也算有個說得過去的理由,而且免得瑞王回來後又心軟,事情已成了定局。

“妹妹,能幫姐姐解惑嗎?”沈琦柔聲問道。

沈錦很自然地說道,“可是五妹妹也是四妹妹的親妹妹,那時候四妹妹不也準備犧牲掉五妹妹嗎?”

有些人心中,就算是再親的人也沒有自己重要,沈靜和沈蓉不過是沈蓉摸準了瑞王妃的心思,更勝一籌而已。

“是我鑽了牛角尖。”沈琦聽完緩緩吐出一口氣,開口道,“我不過是看着五妹妹現在無事,而……”所以犯了錯誤同情了弱者,卻不想弱者也不是真的弱而已。

沈錦沒有追問的意思,沈琦也不再說這件事,“母妃說父王快回來了。”

“太好了。”沈錦滿臉喜悅說道,“也不知道父王瘦了沒有。”

沈琦開口道,“等父王回來,就知道了,不過母親的意思倒時候要請二妹妹過府。”

沈錦看着沈琦不明白爲什麼專門說起這件事,沈琦開口道,“二妹妹性子不好,到時候你身邊可不許離了人,如今你肚子中有孩子,衝撞了就不好了。”

“我知道了。”沈錦乖乖應了下來,“我躲着二姐姐一些就是了,也不知道這段時日二姐姐在鄭家過的如何。”

“在嫁妝沒花光之前,想來日子不會難過了。”沈琦的話裡帶着諷刺,就是沈錦在瑞王出事後,也每日派人來府中,沈錦的夫婿更是直言頂撞誠帝來保全父王,而沈梓呢?當初那般被父王疼愛,卻連派個人來都沒有,真是狼心狗肺的可以。

沈錦點頭,說道,“恩。”

沈琦也是有分寸的人,見沈錦陪在她外面坐了這麼許久就說道,“左右也無事,不如去你房中坐坐?霜巧可是足足給你備了一盒的絡子。”

“太好了。”沈錦笑道,“好霜巧,若不是姐姐身邊離不開你,我真想討了你到身邊來。”

沈琦倒是沒有像往常那般挽着沈錦,而是讓沈錦的丫環安寧扶着她走,聞言說道,“我正不知給霜巧選個怎樣的夫君呢,我瞧着誰也配不上她似得,所以想着讓妹妹幫我想想有沒有合適的人選。”

沈錦像是認真思索了一下說道,“可是我也不認識什麼人呢。”

“我想着讓霜巧遠嫁。”沈琦終是吐露到。

霜巧倒是說道,“奴婢不會離開少夫人身邊的。”

“傻話。”沈琦停下了腳步,伸手戳了霜巧眉心一下,“你當我真的捨得嗎?不過京城這樣的地方,就算我還了賣身契給你,別人眼中你到底是丫環出身,難免輕瞧了幾分,真心求取之人也沒能配得上你的。” ⊙тт kán⊙co

霜巧說道,“少夫人……”

“不許再多說。”沈琦打斷了霜巧的話,她是真心對待霜巧的,霜巧同她一起長大,一起習文學字,她哪裡捨得讓霜巧蹉跎下去,不過是一直沒有遇到合適的,永樂侯府中許多人竟然以爲霜巧是沈琦專門給永樂候世子留的,對霜巧難免有些影響,這般下去卻是不好。

沈琦並不想讓霜巧給永樂候世子當妾室,並非不信任霜巧,而是……若是霜巧有了孩子,沈琦不覺得自己還能像現在這般信任霜巧。

可是隨意給霜巧嫁了?沈琦可捨不得,那些求娶霜巧的人,有些不過是想要依附侯府和王府罷了,還有那些管事的兒子,簡直是異想天開,真嫁給了管事的兒子,看在她的身份上,那些人自然捧着霜巧,可是霜巧以後的孩子也都是家奴了。

再說了那些人哪裡配得上能文識字的霜巧,沈琦有時候也覺得當初讓霜巧一併學習是不是錯了,如今霜巧的親事都快成了沈琦的心病。

沈錦聞言也有些感嘆,若是帶着霜巧回邊城,倒是可以嫁給軍中之人,可是霜巧有能願意嗎?

“少夫人,奴婢這輩子都不嫁。”霜巧早就想好了,“一輩子陪着少夫人,以後伺候小少爺和小姑娘。”

沈琦眼睛一紅說道,“不行!”

霜巧見此也不再說了,沈琦深吸了幾口氣,緩和了情緒才又看向了沈錦說道,“讓妹妹見笑了,這丫頭就是個死腦筋。”

沈錦開口道,“姐姐是故意炫耀的嗎?”

沈琦聞言也不再提霜巧親事的事情,只是笑道,“是啊。”

兩個人回了墨韻院,就見陳側妃正坐在院中趁着日頭好做着一些小東西,一看就知道是爲了沈錦肚中孩子做的,陳側妃起身還沒開口,就聽見沈琦笑道,“陳側妃,可莫要怪我打擾了。”

陳側妃只是一笑,沈錦拉着沈琦往自己屋中走去,對着陳側妃說道,“母親,我與姐姐進去說話了。”

“恩。”陳側妃點點頭,吩咐丫環去準備了果點給她們姐妹兩個端進去,自己卻沒有過去的意思,和趙嬤嬤繼續商量着給孩子做衣服的料子,孩子皮膚嬌嫩,線頭一類的也是要藏好的。

沈錦的房間很簡單,被收拾的很雅緻,給人一種很舒服的感覺,沈琦看了眼隨處可見的軟墊笑道,“還是你這邊舒服。”

“姐姐若是喜歡,也做一些就是了。”沈錦笑着說道。

沈琦笑着應了下來,拿了一個抱在懷裡,身後面又靠了一個舒服的笑道,“霜巧好好學學,回去也給我房間做一些。”

“是。”霜巧應了下來,見沈琦沒別的吩咐了,就笑道,“奴婢去把少夫人給伯夫人準備的禮物拿過來。”

“去吧。”沈琦笑着揮了揮手。

安平端了果點茶水進來,沈錦看了一眼說道,“姐姐嚐嚐趙嬤嬤做的果茶。”

沈琦端起來嚐了一口,帶着一種果子特有的酸甜,“果然好。”

沈錦喝了一杯以後,又讓安平給她和沈琦都蓄了一些,這才讓安平出去了,然後踢掉了鞋子,整個人斜靠在軟榻上,又拿了小毯子蓋着腿。

沈琦看了笑道,“懶丫頭。”雖這麼說,卻也放鬆了不少,身子靠着軟墊格外的舒適。

“姐姐你會留幾日呢?”沈錦抱着軟墊蹭了蹭,小小的打了個哈欠。

“若是困了就再休息會。”沈琦看着沈錦的樣子說道。

沈錦其實剛起來沒多久,聞言說道,“不了,等用完了午飯再睡呢。”

沈琦也不再勸,拿了塊糕點嚐了嚐說道,“會多留一段時日的,對了還沒謝謝你給我婆婆送的藥。”

“是母妃準備的。”沈錦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夫君出門,我把府中的藥材大多都給夫君了,所以……”

沈琦聽見沈錦的回答,笑了起來,連日的那種憋悶都消失了不少,又得知父王快要回來,整個人都鬆快了,“無礙的,反正也用不到。”

“啊?”沈錦下意識問道,“不是說病了嗎?”

沈琦點頭說道,“心病。”

“哦。”沈錦感嘆道,“怪不得呢,心病還須心藥醫。”

沈琦恩了一聲,她也想找個說話的人,就把府中的事情說了起來,瑞王出事那日,永樂候世子本來要陪她來瑞王府,卻被永樂候夫人叫了去,最終還派人送了二百兩銀票來打發沈琦,沈琦絲毫面子都沒有留,直接扔了銀票,自己帶着丫環走了。

誰曾想永樂候世子在路上追到沈琦,陪着沈琦來了王府,不過被瑞王妃說了一頓又給趕了回去。

沈琦聽了母親的話,在路上有些愧疚把銀票的事情說了一遍,還說一會回去就與永樂侯夫人賠禮,倒是永樂候世子本就感動瑞王妃真心爲自己考慮,能坐上世子瑞王府也出力不少。

再說了還有永寧伯這個妹夫,永樂侯夫人雖然是他生母,可是並非只有他一個兒子,永樂侯夫人也更疼小兒子一些,特別是在知道那二百兩銀票的時候,永樂候世子更是滿心的愧色,和瑞王妃就算家中出事也用心準備的那些禮比起來,這已經不是下了沈琦面子的事情,而是打了瑞王府的臉面。

“也是我心急了一些。”沈琦臉上強忍着哀傷,說道,“因我是府中的第一個孩子,父王自小疼我……本是父王的壽宴,就連三妹妹和三妹夫都特從邊城回來爲父王祝壽……”

永樂候世子擁了妻子入懷,等回府後還是陪着沈琦去給永樂侯夫人賠禮了,還送上了瑞王妃準備的禮單,誰知道永樂侯夫人滿心怒氣,連見都不願意見他們,甚至連禮單都不願意收。

永樂侯夫人還讓人傳話,只說以後再也不敢管世子和世子夫人的事情了,永樂候世子的幾個弟弟和弟媳紛紛指責兩人把永樂侯夫人給氣病了,甚至越說越過分,最小的弟媳在永樂侯夫人面前一向得寵,難免有些得意忘形,還說要把沈琦給送到廟中給永樂侯夫人祈福!

結果呢?永樂候回來後,就看見永樂候世子和沈琦跪在永樂候夫人的門口,等知道事情的經過後,永樂候直接進屋一巴掌扇在了永樂侯夫人的臉上,絲毫面子都沒有給她留下,直言以後永樂侯府中的事情都交給了沈琦。

永樂侯夫人本以爲沈琦會拒絕或者客氣的推辭一下,她再想辦法拿回來,卻沒想到沈琦一口就應了下來,永樂侯夫人只能無奈交出了管家的事情,可是卻故意留了手,只等沈琦到時候把永樂侯府弄的一團亂後,自己就趁機拿回管家權。

卻不知沈琦嫁過來以後,雖然從沒有表現出想要管家的意思,可是卻也不是毫無準備,那些永樂侯夫人的親信,不準備好好合作的人,沈琦直接把人撤掉換成了自己的人,兩天時間內就徹底把永樂侯府給掌握住了。

然後把最小的那個弟媳送到了廟裡給永樂侯夫人祈福,剩下的倒是沒再動手,那些人見此也都老實了起來。

永樂候看見了,心中也不禁感嘆,不愧是王府嫡女,當初只是不願意計較而已,真的計較起來永樂侯夫人根本不是對手,當初那個芸孃的事情,永樂侯夫人都沒明白,不過是進了圈套而已。

畢竟是成親這麼久,老夫老妻了,永樂侯夫人又爲他生育了子嗣,未免妻子真的犯下大錯,永樂候就狠了心把她關在了院中,不讓她再多加插手。

最重要的一點,永樂候京城的氣氛不對,還不知道下一個會輪到誰,瑞王最重的懲罰不過就是除爵,可是還有永寧伯在,那可是連誠帝都要忌諱的人,永樂候不得不爲府中衆人多加考慮。

與沈錦說完了,沈琦就開口道,“怕是永樂侯夫人每日都在屋中咒罵我呢。”

如今的情況,沈琦也是不願意看到的,她的忍讓沒讓永樂侯夫人安心,卻變的越發針對她,永樂侯這個爵位遲早都是諸玉鴻的,也只能是諸玉鴻的,所以沈琦真的不急着管家,反正就算不管家,也沒有人敢怠慢她。

沈錦安慰道,“沒關係的,反正姐姐也聽不到。”

沈琦笑道,“是啊。”

姐妹兩個說完話,就一起到正院用飯了,陳側妃是一併去的,瑞王妃也讓人去叫了沈蓉,不過沈蓉身體不適拒絕了。

瑞王在楚修明離開的第三天就回來了,誠帝讓瑞王在家中閉門思過,瑞王是被擡回來的,畢竟被打了板子,就算有太醫照顧,一時半會也恢復不過來,整個人看着也憔悴了許多。

沈軒和沈熙兩人去接的瑞王,沈琦和沈錦都在府中等着,看見瑞王的時候,沈琦就哭着撲了過去,抓着瑞王的手叫道,“父王。”

沈錦也紅了眼睛卻沒想到沈琦那般直接過去,瑞王倒是說道,“並無什麼大事。”

“王爺回來就好。”瑞王妃眼睛也有些發紅,卻溫言道,“琦兒,先讓人把你父王擡回屋中。”

“是。”沈琦鬆開了瑞王的手說道。

瑞王也看見了沈錦,,對着她點了下頭。

沈錦走到沈琦的身邊安問道,“姐姐,父王回來了就好。”

“恩。”沈琦握着沈錦的手說道。

宮中也派下來了兩個太醫,直接住在了王府其中一個就是一直照顧瑞王的太醫,另一個卻是婦科聖手。

沈錦抿了抿脣,瑞王妃眼神閃了閃,說道,“安排兩位太醫住在客院,派人好生伺候着。”

“是。”翠喜應了下來。

太醫開口道,“陛下專門吩咐臣等,先給王爺診治纔是。”

瑞王妃開口道,“王爺也需梳洗一番,晚些時候自會傳喚你等。”

“是。”太醫也不再說了,兩個人恭聲退下。

瑞王妃看向陳側妃說道,“你先帶錦丫頭回院中,王爺那邊自有我去說。”

“是。”陳側妃應了下來,帶着沈錦離開。

看着陳側妃和沈錦離開,沈琦心中有些不安,瑞王妃輕輕拍了拍她的手,說道,“你去廚房看看,你不是與錦丫頭親手給王爺做了吃食嗎?”

“是。”沈琦應了下來,帶着霜巧往廚房走去。

瑞王妃這才進屋去照看瑞王,瑞王身上有傷不能着水,所以只能用水擦洗一番,重新上了藥,身上蓋着毯子趴在牀上,見瑞王妃神色有些不對問道,“可是出了什麼事情?”

“王爺受苦了。”瑞王妃伸手摸了一下瑞王的頭,確定沒有發熱就讓屋中伺候的人都退了下去這才柔聲說道,“陛下派了兩名太醫來照顧王爺。”

瑞王只是應了一聲卻沒有說什麼,瑞王妃開口道,“其中一個太醫是一直照顧王爺的。”

“另一個有什麼不對?”瑞王問道。

瑞王妃抿脣道,“是王太醫。”

瑞王一時沒反應過來,瑞王妃開口道,“是婦科聖手。”

“是不是派錯了?”瑞王還不知道沈錦有孕的事情,沈軒雖然會去探望,可是也沒有在宗人府那樣地方談論妹妹是不是有孕這樣事情的心情,所以瑞王纔會覺得是不是派錯了,“還是府中有誰身子不適?”可這樣也不該說是來照顧他的,他一個大男人要婦科聖手幹什麼,“莫非是母后知道李氏有孕的事情了?”

“王爺,錦丫頭有孕了。”瑞王妃開口道。

王妃正院的小廚房中,沈琦坐在外面心中越發的不安穩,廚房的湯品雖說是沈琦和沈錦親手給瑞王燉的,卻也不是真的讓她們下廚。

“霜巧,爲什麼陛下會派王太醫來,卻說是給父王看病呢?”沈琦心中隱隱有個猜測,卻又不願意相信,看向霜巧低聲問道。

這種事情霜巧如何敢直接說,“說不得是太后知道王爺的妾室有孕,心中高興纔派下來的。”

沈琦閉了閉眼睛才笑道,“是我想得太多了,皇祖母一向偏疼父親,知道父親的妾室有孕,想來心中也是歡喜的。”

雖然這麼說,可是她們心中都明白,不過是粉飾太平而已。

墨韻院中,沈錦讓安寧把事情與趙嬤嬤說了一遍,趙嬤嬤皺眉說道,“陛下到底是何意,若是知道夫人有孕,大大方方派了太醫來不就是了,可偏偏說是給王爺看傷的,隻字不提夫人有孕的事情。”

沈錦低着頭沒有說話,心中倒是仔細揣摩,“母親,若是此舉……是許側妃所爲,那麼許側妃是何意?”

陳側妃一聽有些詫異地看向了沈錦,沈錦眼中滿是無辜與她對視,其實沈錦只是覺得誠帝有些所作所爲和許側妃當初同出一轍,這纔會冒出這般話來,若是在瑞王妃與她說起那些秘史之前,許側妃聽到沈錦這般說,定是要斥責她的,可是如今卻緩緩嘆了口氣,並沒有回答沈錦的問題,只是說道,“許側妃是個藏不住事的性子,若是心中得意卻又不能直言的時候,就喜做一些……不知所謂的事情,你與二郡主年歲相近,卻因我當時只是妾室的身份,處境可謂是天差地別,王爺知道許側妃有孕的時候,格外高興還特意招了宮中的太醫來給許側妃診脈,而許側妃懷孕近八個月的時候,我發現自己小日子沒來,就讓人去稟了王妃,王妃派人請了大夫過府。”

這些事情沈錦並不知道,此時聽着母親說來,就格外的認真,陳側妃緩緩道來,“不管是王妃還是我都沒想着要瞞着誰,不過我那時候的身份低,也不好太過張揚,而許側妃不知從哪裡得知了消息,在王妃派人請的大夫還沒到府中的時候,就讓她身邊瑞王專門請來照顧她的太醫來給我診脈了。”

趙嬤嬤眼睛眯了一下,沈錦也猜出了許側妃那時候的心思,不過是警告陳側妃,還有些敲打的意思在裡面,就像是說,我知道你有身孕了,別想瞞着我……不過你就算有孕在身又如何?不過是個妾罷了。

沈錦眨了眨眼,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許側妃那些小手段不過是爭寵的後院手段,可是誠帝派這樣的太醫又是什麼意思?

“這還真是……”趙嬤嬤雖然心中看不上誠帝,可是此時也是滿心的詫異,不可能吧?

陳側妃安慰道,“那時不過是許側妃剛進府不久,又正得寵,纔會這般,所以想來……”陛下不可能和許側妃一樣損人不利己吧?

沈錦說道,“算了,反正說是給父王看病的,也不知道父王是個什麼心情!”

陳側妃一想也笑了起來,宮中派下太醫的事情瞞不住人,派的是哪個太醫,稍微一查就知道了,那些知道誠帝派了婦科聖手給瑞王的大臣,還不知道心中會怎麼想呢。

瑞王聽了瑞王妃的話,臉上露出喜色說道,“這是好事。”

瑞王妃微微垂眸說道,“永寧伯因娶了錦丫頭,所以在王爺遇難的時候,就敢頂撞陛下,而陛下只因一個地動,就暗示了陳丞相推了王爺出來頂罪,不知下回若是哪裡出了天災,還有幫王爺說話的人嗎?”

瑞王聞言臉色一變,剛想訓斥瑞王妃,卻猛然明白了她話中的意思,“不可能,當初是陛下親自下令……”

“王爺。”瑞王妃坐在牀邊,伸手握着瑞王的手,“你可知你這一出事,府中就像沒了主心骨一般,琦兒因爲擔心你,想回家探望都被……算了,說這樣的事情又有什麼意思,請王爺多爲我們母子想想,瑞王府是因爲王爺而存在的,若是王爺真的出事了,怕是府中的人也都沒了活路。”

“不會的。”若是地動之前,瑞王還能有幾分底氣,可是如今說出這樣的話,心中發虛,追問道,“琦兒怎麼了?”

瑞王妃微微垂眸,眼淚落在了瑞王的手背上,“永樂侯夫人不願女婿陪着琦兒回來,就派人把女婿叫走,還讓貼身丫環送了二百兩的銀票給琦兒。”

“那賤婦怎敢!”瑞王暴怒道。

瑞王妃聲音中滿是苦澀,“永樂候府與王府關係一直不錯,卻也做出這般落井下石之事,最後還是女婿追上了琦兒,同琦兒一併趕來。”

“那諸玉鴻倒還算個好的。”瑞王咬牙說道。

瑞王妃開口道,“他們來後,我就親備了賠禮,讓女婿和琦兒馬上回去,給永樂侯夫人賠罪。”

瑞王滿肚子的火氣,卻又覺得心酸的很,瑞王妃繼續說道,“誰曾想永樂侯夫人見都不見他們二人,更別提收禮了,還命令他們二人跪在門口……”說到這裡已經是泣不成聲了。

“賤婦!我要殺了那個賤婦!”瑞王狠狠捶打着牀怒罵道。

瑞王妃哭道,“若不是永樂候顧忌着永寧伯,回家訓斥了永樂侯夫人,我可憐的琦兒都不知會如何了。”

瑞王沒見過妻子哭成這般模樣,勸道,“我出來了,放心吧我定會給女兒討回公道。”

“王爺,錦丫頭也是我們的女兒,他們夫妻是爲何從邊城回來的,又爲何惹怒了陛下,使得永寧伯在錦丫頭日子尚淺的時候被迫離開去平寇的。”瑞王妃看着瑞王開口道,“你可知錦丫頭正是在地動那日發現有孕在身的,因爲知道了你被責罰的事情動了胎氣,孩子差點都保不住了。”

瑞王滿臉震驚,此時若說他還不明白,那就是假話了,地動那日也正是他的生日,而錦丫頭正巧那日發現有孕,想來是因爲腹中胎兒與自己有緣,而楚修明這個女婿……想到那時候絕望和無人肯幫他說話之時,只有楚修明肯站出來頂撞了誠帝,又得罪了陳丞相……不僅僅如此,他們此次會回京城也是要給自己賀壽。

這麼一想,瑞王心中又滿是內疚了,“夫人放心,錦丫頭也是我的女兒,她腹中的胎兒是我的外孫,我定能護着他們的,也能護着你們。”

瑞王妃低聲哭了起來,“王爺,我怕啊,我們誰也不曾瞞着衆人錦丫頭有孕的事情,任誰稍微一打聽注意一些也就知道了,可是陛下……”偏偏用這般名義派下了太醫,“當初是陛下讓王爺擇女兒嫁給的永寧伯,可是如今……”

因爲哭得太過悲傷,瑞王妃的話斷斷續續的,正是如此才更引人不安,瑞王咬牙,莫非誠帝是懷疑他和永寧伯勾結圖謀不軌?所以才借地動的機會發難?先毀了他的名聲嗎?

越想瑞王越肯定了自己的猜測,他覺得定是如此!不過若是瑞王妃知道了,怕是恨不得狠狠敲打瑞王一番,他哪裡有什麼名聲,不過瑞王妃此時只想在瑞王心中埋下顆種子而已。

瑞王妃哭了一場又覺得失態,叫了翠喜進來備水梳洗,瑞王趴在牀上看着瑞王妃的樣子,開口道,“我定會護着你們的。”

“恩。”瑞王妃抿脣一笑,“我自是相信王爺的,其實……”像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釋道,“這段時間因爲王爺出事,我倒是一直緊繃着,剛剛也可能想左了,想來陛下也是關心錦丫頭和李氏而已,卻不好明着來纔會如此,我剛剛那些胡言亂語,王爺還是忘了好。”

瑞王聞言只覺得瑞王妃全心全意爲自己着想說道,“夫人無須擔心,我有分寸的。”

瑞王妃應了一聲不再說什麼。

因爲瑞王傷的位置尷尬,府中的人倒是沒有一起用飯,沈琦心中有事也就在自己屋中吃的,如此一來沈錦也沒出去,就和陳側妃在一起吃飯反而自在,小不點也被接了來,晚上的時候就睡在沈錦屋中,沈錦纏着陳側妃一同睡了幾次後,就搬回了自己的房間,安平和安寧輪流守夜睡在屋中的軟榻上,倒也不會太累。

小不點是挨着沈錦的牀睡的,爲此把腳踏都給撤了,鋪上大墊子讓小不點趴的更舒服,不知爲何今日沈錦總是有些睡不着,不禁回想了太醫的事情,又想起了陳側妃對許側妃的評價。

得意卻又不能直言的時候,就失了分寸做出一些不知所謂的事情……

誠帝……許側妃……

許側妃會如此是因爲炫耀、警告……

那麼誠帝呢?他又有何炫耀的?或者是警告,他已經知道自己有了楚修明孩子的事情?

楚修明……沈錦猛地驚起,小不點也很機警的蹲坐了起來,今日守夜的正是安寧,也趕緊下來點了燈,看着臉色難看的沈錦,問道,“夫人可是身體不適?”

“請趙嬤嬤來!”沈錦抖着脣說道,“快去。”

“是。”安寧不敢再問,抓着外衣就往外跑去。。.。

第095章第084章第062章第051章第142章第135章第100章第130章第133章第047章第012章第128章第100章第097章第040章第024章第058章第047章第066章第022章第068章第129章第033章第075章第034章第125章第136章第002章第086章第127章第076章第108章第112章第013章第002章第111章第037章第029章第85章第135章第147章第138章第077章第053章第057章第072章第123章第006章第004章第087章第040章第108章第032章第076章第034章第046章第083章第114章第147章第144章第011章第046章第074章第108章第026章第084章第071章第074章第111章第087章第098章第119章第079章第048章第049章第049章第019章第001章第056章第091章第065章第103章第135章第063章第064章第069章第142章第076章第123章第114章第139章第007章第056章第087章第036章第127章第144章第033章
第095章第084章第062章第051章第142章第135章第100章第130章第133章第047章第012章第128章第100章第097章第040章第024章第058章第047章第066章第022章第068章第129章第033章第075章第034章第125章第136章第002章第086章第127章第076章第108章第112章第013章第002章第111章第037章第029章第85章第135章第147章第138章第077章第053章第057章第072章第123章第006章第004章第087章第040章第108章第032章第076章第034章第046章第083章第114章第147章第144章第011章第046章第074章第108章第026章第084章第071章第074章第111章第087章第098章第119章第079章第048章第049章第049章第019章第001章第056章第091章第065章第103章第135章第063章第064章第069章第142章第076章第123章第114章第139章第007章第056章第087章第036章第127章第144章第03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