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6章

沈熙見沈錦這般動情,更添了幾分親近,只是安慰道,“三姐姐,有母親和兄長在定會沒事的。”

趙嬤嬤趕緊端了蜜水來給沈錦,沈錦喝下後心神才稍平靜了下來,“是我失態啦。”

沈熙說道,“我剛知道的事情,還不如三姐姐呢。”

一時間兩個人都不再說話,畢竟也沒了談笑的心情,安寧端了茶點給沈熙,就站到沈錦的身後。

沈錦漸漸冷靜了下來,微微垂眸,先讓安寧把小不點帶出去了,才仔細思索了起來,想到剛剛安平的表現,她並不是那般毛躁之人,就算是知道了什麼消息也不會如此,想來是故意做給沈熙看的,也就意味着早就有了瑞王的消息,不過因爲自己那時候不知不覺睡了,就沒有與自己說罷了。

趙嬤嬤並不是不知道輕重的人,想來是覺得這件事並不嚴重,誠帝並不是先皇后所出……當初瑞王妃說的含糊,只說了個大概,沈錦所知也有限,不過是誠帝是在先帝暴斃後直接登基的,而先太子……並非誠帝。

有些事情瑞王妃根本不敢說,想來在皇室之中都是禁忌的。

不知不覺沈錦又想到楚修明,今日楚修明也被誠帝召喚了去,按照楚修明的性子怕是不會眼看着瑞王被定罪,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沈錦覺得小腹有些漲疼,還有些氣悶,身子一軟歪在了軟墊上,是斷斷續續的疼,倒也不是忍不住,而現在外面正亂着,怕是要請大夫也難,畢竟地動的時候,還是有人受傷,手不由自主按了下小腹,說道,“嬤嬤,給我下碗麪吧。”想來是有些餓了。

趙嬤嬤以爲沈錦餓了,恭聲應了下來,沈錦看向沈熙,“弟弟也一起用些墊墊吧?想來今日這麼多事,你也用不好。”

沈熙點了點頭,說道,“那就麻煩三姐姐了。”

“都是自家人,哪裡用得着如此外氣。”沈錦笑了一下,說道,“只怕簡陋了一些,等事了了,再請弟弟吃些好的。”

“是熱的就夠了。”沈熙開口道。

趙嬤嬤親自下廚去下面,本身瑞王府今日要設宴,備了不少吃食,可是因爲這些事情,怕是生辰也過不了了,瑞王妃就讓人收拾了不少東西送來,趙嬤嬤選了滷雞一類的,廚娘在一旁擀麪條,很快就煮好了兩碗熱騰騰的面端了上來。

面很香,裡面的料也很足,此時沈熙也沒那麼多講究,就坐在桌上埋頭吃了起來,而沈錦卻有些吃不下,有些想念楚修明了,那時候她不過有些食慾不振,楚修明就專門喚了大夫來……小腹又是一陣疼痛,也不知道是被疼痛刺激的還是別的,沈錦猛地靈光一閃臉色大變,再也顧不上會不會添麻煩,帶着哭腔和害怕說道,“嬤嬤,我肚子疼!”

趙嬤嬤神色一緊,“安平安寧快扶夫人回房。”

沈熙剛吃了幾口,此時聞言也是一愣,追問道,“三姐姐如何了?”

趙嬤嬤心中痛恨自己的疏忽,此時說道,“麻煩二公子請王府上的大夫來一趟。”

沈熙也不再問說道,“我馬上就來。”說着放下筷子用衣袖一擦嘴就往外跑去,然後喊着侍衛跟着他騎馬回府。

趙嬤嬤又叫了嶽文,讓他去請上次的老大夫,若是大夫不在,就多買些安胎所需的藥材回來,又叫了另外一個侍衛到宮門口等着,只說夫人不適讓將軍快些回府,若是沒辦法傳話進去,就在宮門口等着。

事情都安排完了,趙嬤嬤又讓廚房去熬了滋補的湯和紅棗水,這才進裡屋去,沈錦臉色蒼白地躺在牀上,滿臉惶恐不安,安寧和安平也滿臉焦急,趙嬤嬤過來伸手握着沈錦的手安慰道,“夫人無須擔心的,老奴已經讓人去叫了大夫,不會有事的你放心。”

“我是不是有孩子了?”沈錦想到沈琦的那個沒能出生的孩子還有沈梓的……越發的惶恐,“我是不是……是不是……”

剩下的話說不出來了,趙嬤嬤心中揪着疼,看着沈錦的樣子,卻只是說道,“想來夫人是在外面吃了涼風,纔會如此。”

安平也說道,“是啊,夫人一直沒能好好用飯,前段時間不是剛請了大夫,大夫也說夫人沒事嗎?”

沈錦心中稍安,點了點頭不再說話,她的手輕輕放在小腹上,雖然趙嬤嬤和安平這般說,可她還是覺得自己獨中怕是有了寶寶,而且差點失去了他,擔心害怕還有些不知所措,沈錦想到前段時間趙嬤嬤對自己的照顧,還有看見夫君揹着她跑時候激動的神色,動了動脣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趙嬤嬤看着沈錦這般故作堅強的樣子,眼睛一紅坐在牀邊給她掖了掖被子柔聲說道,“夫人,不會有事的,若是真的有孕,也是好事。”

沈錦搖了搖頭,趙嬤嬤說道,“若是夫人實在擔憂,不若夫人瞧瞧有沒有見紅?”

安寧也說道,“夫人,你想那日二郡主小產,可是流了那麼多的血,所以就算夫人有孕了,也不礙事的。”

沈錦咬脣說道,“把牀幔放下。”到底沒親眼看見,心中不安。

趙嬤嬤說道,“那老奴伺候夫人?”

沈錦顧不得羞澀和難堪,點了點頭,趙嬤嬤這才脫了鞋子上牀,安平和安寧關好了門窗又把牀幔給拉上,等確定沈錦真的沒有見紅了,衆人這才安了心,沈錦此時也冷靜下來了,臉紅了紅說道,“是我太過大驚小怪了。”

“這種事情夫人真要瞞着不說,纔是不好。”趙嬤嬤開口道。

沈錦覺得肚子疼也不是忍不了,這時候纔想到沈熙,問道,“弟弟……”

“二少爺回府請大夫了。”趙嬤嬤溫言道,“外面正亂,雖然也讓侍衛去請上次的老大夫,就怕老大夫忙着空不出手來。”

沈錦咬了咬脣,她是容易害羞的性子,可是此時卻沒有那些情緒,就算大夫來了說她不過是吃了冷風或者別的原因纔會難受,她也安心。她不希望自己以後後悔,沈梓就是前車之鑑,若是她多注意些或者謹慎些,也不會如此的。

再說身邊都是親近之人,又不是被嘲笑譏諷,安寧端了熱乎乎的紅棗水進來,安平給沈錦身後墊了軟墊,讓沈錦靠坐在起來,趙嬤嬤這才親手端着碗慢慢餵給沈錦,說道,“夫人若是疼了,就與我們說,可莫要自己強忍着知道嗎?”

“恩。”沈錦應了下來,微燙的紅棗水喝下去整個人都舒服了一些。

瑞王府離永寧伯府不算遠,沈熙更是連停都沒敢停下來,回府後直接拽了大夫走,就連瑞王妃那邊都是交給了侍衛去回稟,瑞王妃聞言心中一動,想了一下,就把沈蓉交給教養嬤嬤看管起來,把李氏接到身邊親自照顧,讓陳側妃去永寧伯府照看沈錦。

沈熙帶着大夫過來後,整個人都累得喘息,大夫也是滿頭是汗,瑞王府的衆人自然看在眼底,心中都有些感激的。

沈錦已經穿了外衣,被扶着坐在了椅子上,看着沈熙的樣子說道,“快歇歇,莫累壞了纔是。”

“沒事的,三姐姐好些了嗎?”沈熙喝了幾杯水,坐在沈錦對面的椅子上問道。

沈錦點頭,“並沒什麼大礙了。”

大夫也喝了水,說道,“在下給伯夫人把把脈。”

沈錦點了下頭說道,“麻煩大夫了。”

趙嬤嬤給沈錦袖子挽起,又拿了帕子墊上,大夫這才坐在旁邊仔細給沈錦把脈,“麻煩夫人換下手。”

沈錦把另隻手放在脈枕上,趙嬤嬤照樣拿帕子墊着,過了許久,大夫才說道,“恭喜夫人了,是有喜了。”

雖然有些猜測,可是真的聽到的這一刻,沈錦心中又驚又喜,趙嬤嬤更是滿臉喜色問道,“夫人有些不適,可有問題?”

大夫知道是喜事,神色鬆了鬆說道,“只是日子尚淺,怕是因爲今晨之事動了胎氣,不過發現得早倒是不妨礙的,若是再晚些就不好說了。”

“謝天謝地。”安平和安寧說道。

沈熙也是滿臉喜色說道,“恭喜三姐姐了。”

沈錦眼中含淚,多虧她不要面子沒有忍下去,若是……看向沈熙說道,“謝謝弟弟了。”

趙嬤嬤問道,“那安胎藥一類的可需用些?”

“用三日,不過在膳食上要多注意些。”大夫開口道,又細細把需要注意的事情說了一遍。

因爲藥堂離的遠些,所以嶽文這才趕回來,大夫卻沒能請來,堂中除了一些藥童,剩餘的大夫全部出診去了,藥材卻買回來了不少。

沈錦雙手輕輕放在小腹上,低着頭臉上帶着笑容又滿足又幸福,周身多了幾分柔軟,漂亮的杏眼裡面更是水潤,是一種純然的喜悅和欣喜。

沈熙開口道,“這般好事,我回去與母親、陳側妃道喜。”

沈錦咬了下脣說道,“那就麻煩弟弟了。”

“大夫就先留在三姐姐府中。”沈熙開口道,“孫大夫你需要什麼東西與身邊伺候的說一聲,讓他給你把東西收拾來。”

“是。”孫大夫恭聲說道。

沈熙點頭,“我會與母親說的。”

忽然外面傳來傳來腳步聲,楚修明甚至沒等丫環開門直接把門給推開了,他神色平靜,可是額角帶着汗,官服的衣襬處也有些褶皺和灰塵,快步走了過來,說道,“可有事?”

沈錦笑的眼睛往往似新月,嘴角上揚小酒窩露了出來說道,“夫君,我們有孩子了。”

淺淡卻不會讓人錯認的笑容出現在楚修明的臉上,他的眉眼都舒展開了,眼神移到了沈錦的肚子上問道,“身子可還好?”

“大夫說沒有事。”沈錦開口道。

楚修明點頭,這纔看向了沈熙,沈熙叫道,“三姐夫。”

“恩。”楚修明說道,“安寧伺候夫人回屋休息。”

“是。”

楚修明這纔對着沈熙說道,“我更衣,你自己坐會。”

“三姐夫不用管我。”沈熙開口道。

楚修明點了點頭陪着沈錦進了內室,路上沈錦把事情大致說了一遍,沈錦忍不住把手塞進了楚修明的手裡,楚修明握了一下,發現沈錦的手有些涼,不過現在不是說話的時候,只是叮囑道,“先休息一下,我過會回來。”

“恩。”沈錦見到楚修明就安心了,聞言手指在他的手心摳了摳這才抽回收。

楚修明眼中帶着笑意,也沒說什麼,換下衣服等趙嬤嬤安排好了孫大夫進來後,才離開。

沈熙坐在客廳等楚修明出來後,就跟着他進了書房。

趙嬤嬤滿臉喜色說道,“夫人可以放下心了。”

“恩。”沈錦開口道,“嬤嬤給我換寬鬆一些的衣服。”

趙嬤嬤應了下來,安寧去廚房拎了熱水過來伺候着沈錦梳洗,又燙了腳才讓她舒服的躺在牀上,也不知是見到楚修明還是溫熱的紅棗水和燙了腳的緣故,倒是不如開始那般疼痛了。

見沈錦面色紅潤了一些,趙嬤嬤才讓安平去孫大夫那邊拿藥煎藥,自己和安寧開始收拾東西,那些易碎的有棱角的都要收起來,沈錦有些困頓地抱着軟墊,問道,“嬤嬤,我父王是怎麼回事?”

趙嬤嬤一邊收拾一邊說道,“具體的倒是不知道,因爲瑞王是在宮門口捱得打,又直接被宮中侍衛壓倒了宗人府,說是因爲瑞王奢侈無度一類的罪名,才惹的上天震怒下了警示。”

“宮中的消息竟然傳的這麼快?”沈錦簡直不敢相信,她本以爲只是瑞王府中的人得了消息。

趙嬤嬤笑了一下卻沒說什麼,沈錦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沈錦也不再問了,就閉目養神了起來。

楚修明把宮中的事情大致與沈熙說了一遍,並沒有提自己幫着瑞王開脫的事情,反而把那些對瑞王發難的人名和官職都仔細告訴了沈熙。

沈熙一一記下來說道,“三姐夫若是沒有別的吩咐,我先回去了。”

楚修明開口道,“若是可以的話,能否讓陳側妃來探望一下我家夫人。”

沈熙點頭,“我會與母親說的,三姐夫放心。”

楚修明道了謝後,親自送了沈熙離開,又去孫大夫暫住的地方,仔細問了沈錦的情況,確認了沈錦身子並無大礙,這才鬆了口氣,孫大夫說道,“夫人有孕時日尚淺,還沒坐穩胎,這般動了胎氣着實兇險,若是晚些發現怕就不樂觀了。”

自家娘子這點是最好的,在有條件的情況下絕對不會逞強,“這段時間就麻煩大夫了。”楚修明開口道。

“應該的。”大夫恭聲說道,心中倒是鬆了一口氣,他聽多了永寧伯殺人如麻的消息,沒想到永寧伯雖然神色清冷了一些,態度卻是極好的。

楚修明又問了一些需要注意的地方,這才往正院走去,進了房間的時候,就見自家小娘子正側身躺在牀上抱着個軟墊,不知道在想什麼,看着有些迷糊,見到楚修明,這才清醒了一些,說道,“夫君。”

“恩。”楚修明走了過去,伸手摸了一下沈錦的臉問道,“還難受嗎?”

“不難受了。”沈錦笑着說道。

趙嬤嬤開口道,“老奴去給將軍、夫人準備些吃食,夫人用了飯以後也好喝藥。”

沈錦聽見喝藥兩個字,皺了皺鼻子,感覺有些惆悵,可還是說道,“好。”畢竟是爲了自己和孩子好,這藥是不能不吃的。

趙嬤嬤笑道,“夫人放心,王妃送了不少蜜餞來。”

沈錦點頭說道,“好的。”

趙嬤嬤這纔出去,還細心的帶上了門,楚修明說道,“我先梳洗一下。”

“恩。”沈錦也沒起來,就是躺在牀上看着楚修明在一旁用銅盆中的冷水洗臉淨手,又擦乾了纔回來脫了鞋坐在牀上,把沈錦連人帶被子抱緊懷裡,沈錦舒服地靠在楚修明的身上。

楚修明隔着被子摸了下沈錦的肚子,下巴壓在沈錦的肩膀上說道,“夫人辛苦了。”

“夫君,我很歡喜。”沈錦小聲說道,“我真害怕因爲我的疏忽失去這個孩子。”

楚修明靜靜地聽着,沈錦輕聲說着大夫來之前的那種恐懼,“我都不知道寶寶什麼時候來的。”

“夫君,我想回邊城了。”沈錦情緒有些低落地說道,這麼一鬧她有孕的消息怕是瞞不住了,而誠帝竟然都對瑞王下手,這還是親兄弟呢,沈錦總覺得有些危險。

楚修明輕輕吻了吻她的臉頰,說道,“等大夫說穩當了,我們就回去。”

“恩。”沈錦抓着楚修明的手,“我父王沒事吧?”

楚修明仔細把事情說了一遍,這次倒是毫無隱瞞,沈錦聽見誅九族夷十族的時候,又笑了起來,也不知道當時誠帝聽見是個什麼樣的表情,等楚修明說到後面,沈錦臉上的笑容消失了,抿了抿脣並沒說什麼。

“別怕。”楚修明安撫道,“不會有事的。”

“恩。”沈錦卻覺得事情不像是楚修明說的這般簡單,誠帝是不敢光明正大殺楚修明,可是那些小手段卻層出不窮。

而且京城怕是不安穩了,誠帝今日能因爲不想下罪己詔,就認人潑髒水給同胞弟弟,甚至親自定了瑞王的罪,那麼見證了所有事情的大臣會怎麼想?

事情有一就有二,是不是等哪天自己就變成了那個替罪羊,甚至只是誠帝看不順眼了,就讓人栽贓陷害他們?

他們可不是瑞王,而且楚修明的那一句誅九族,也正中這些大臣的心思,他們可不是皇親國戚,皇帝什麼都不查,只要人動動嘴皮子給他們定罪了……那真可能被誅九族。

萬一誠帝嚐到甜頭了……

那麼多人幫着楚修明說話,可不單單是因爲和楚家有舊,更多的是制約和一種自保。

大臣也不會束手就擒,怕是……多事之秋,天災的事情還沒弄完,朝廷就已經內亂了。

楚修明的那段話看似是爲了瑞王這個岳父出頭,可也有指責誠帝的意思,給衆多大臣敲響了警鐘,偏偏誠帝不知,還要責難楚修明,這一下徹底捅了馬蜂窩。

沈錦並不知道楚修明到底想做什麼,可是隱隱有些猜測,這次怕是已經把君臣不和的種子埋下了,就等着以後慢慢澆水灌溉成長起來。

唔,忽然有些想念邊城院中的那些果樹,也不知道開花結果了沒有,新鮮的果子一定香甜可口,醃成果脯酸中帶甜……

看着妻子眼神呆滯的樣子,楚修明就知道她怕是又跑神了,說不得在想東想西,心中嘆了口氣,在沈錦看不到的時候,眼神中才露出了幾分擔憂。

楚修明其實也覺得妻子有孕還留在京城不太安慰,不過暫時卻走不了,不說別的就是沈錦的身體都有些受不住。

想來是因爲有孕在身,才這般喜歡吃酸的,要知道沈錦以前最不耐吃那些酸澀的果子了,她馬上就要有孩子了,沈錦神遊了一會思緒又轉了回來微微垂眸看着,問道,“夫君,我現在有孕是不是……”

楚修明忽然輕笑出聲,打斷了沈錦未完的話,“傻丫頭,緣分到了孩子自然就來了。”他知道沈錦要說什麼,所以越發的心疼。

沈錦換了個姿勢整個人窩進了楚修明的懷裡,應了一聲沒再說話。

楚修明輕輕撫着她的發說道,“有我呢。”

沈錦很容易滿足,楚修明一句話就讓她的心安了下來,也把那些擔憂拋之腦後,反正外面再亂,她不出府就是了,有楚修明在呢,總歸他們是在一起的。

趙嬤嬤和安寧端了飯菜進來,還特意備了雞湯給沈錦。沈錦一改前段時間的食慾不振,胃口大開吃了起來。

吃完了東西,休息了一會用了藥,趙嬤嬤就伺候着沈錦梳洗睡下了,楚修明等沈錦睡熟了以後,才起身去了書房,趙管事已經在等着了。

趙管事說道,“將軍有何打算?”

楚修明開口道,“若是連妻兒都護不住,還談何大事?”

趙管事嘆了口氣,沒說什麼,夫人有孕是喜事,可是這個時機着實不對,怕就怕誠帝利用這點再做什麼手腳,還將軍卻因爲夫人有孕束手束腳的,就連去南邊的事情也要延期了,除非將軍肯讓夫人一個人在京中,不過按照將軍的性子卻絕不會如此。

不過也正是因爲這樣,纔是值得他們這些人效忠的將軍,要是誠帝那樣的?趙管事心中冷笑,目光短淺滿心婦人的算計,甚至連婦人都不如。

“將軍有何打算?”趙管事還是這樣一句話,可是卻和第一次問的意思大不相同。

楚修明眼睛眯了一下說道,“一動不如一靜,等着就好。”

趙管事笑道,“將軍心中已有成算。”

楚修明看向趙管事反問道,“軍師不也有了?”

趙管事並沒否認,“將軍覺得,下一枚被捨棄的棋子會是誰?”

楚修明看着趙管事,趙管事說道,“不若在下寫了下來,將軍看看是不是心中所料之人?”

等楚修明點頭,趙管事才沾着茶水在書桌上寫下一字,楚修明緩緩點頭沒再說什麼,趙管事直接用袖子擦去字跡。

外面忽然傳來腳步聲,楚修明眼睛一眯心中有些不好的預感,就聽見書房的門被敲了三下,說道,“將軍有要事稟報。”

“進來。”楚修明開口道。

就見嶽文面色焦急,開口說道,“將軍,閩中那邊傳來消息……”

隨着嶽文的話,就見楚修明神色越發冷靜,不過放在桌上的拳頭卻越握越緊,而趙管事已經臉色大變,滿是怒色,卻強制鎮定了下來。

等嶽文全部稟報完了,楚修明眼中已滿是冷意,趙管事猛地端起杯子把茶水全部喝下,還是沒忍住狠狠掌擊了一下書桌,深吸了一口氣又吐出來,這才咬牙說道,“將軍絕不可妄動。”

楚修明點頭,“我知。”

趙管事狠狠揉了把臉,“我們爲了黎民百姓處處忍讓,甚至選了最難走的一條路,可是……”

楚修明搖頭沒再說什麼,卻知道自己怕是要對小娘子毀約了,不能留在京中陪着她了,心中有些悵然。

瑞王府中,瑞王妃聽完沈熙的話,問道,“軒兒你怎麼想?”

沈軒沉思了一下說道,“母親,父王怕是要受點罪。”

瑞王妃微微垂眸說道,“恩,王爺在宗人府中還好吧?”

“陛下拍派了太醫專門照看父王。”沈軒開口道,“父王的傷也上了藥,臉色還好。”

沈熙冷哼一聲,卻沒有說話,他到底年幼,難免有些少年意氣。

瑞王妃看向沈熙說道,“那是皇上。”

“可是母親,父王……”

“記住,坐在那個位置的是皇帝,能決定所有人生死。”瑞王妃說的很慢,但是每個字都很重,“記清楚了。”

“他都打了父王,還……”沈熙不服氣地說道。

沈軒看向了沈熙,說道,“雷霆雨露均是皇恩。”

沈熙咬了咬牙說道,“母親,我知道了。”

“母親,若是王府什麼也不做,怕是難免讓人小瞧了。”沈軒這纔看向瑞王妃說道。

“自然要做些事情。”瑞王妃沉聲說道,“派人送信與給外祖家,參陳丞相……”

沈熙聽着母親和兄長的對話,有些似懂非懂,心中慢慢思索了起來。

等說完了這些,瑞王妃才嘆了口氣說道,“軒兒明日你繼續去探望你父王,熙兒送陳側妃去永寧伯府。”

“對了,三姐夫還請求讓陳側妃去探望一下三姐。”沈熙這纔想起來說道。

瑞王妃點頭,“讓陳側妃在府中多住幾日。”

沈熙點頭沒再說什麼,瑞王妃說道,“熙兒回去休息吧。”

“是。”沈熙沒再說什麼,低頭離開了。

看着兒子的背影,瑞王妃緩緩吐出了一口氣,然後看向沈軒說道,“你的親事我一直攔着你父王,沒給你訂下來。”

“兒子知道母親是一片苦心。”沈軒開口道。

瑞王妃緩緩吐出一口氣,說道,“有些事情也是該告訴你的時候了,翠喜去喚了陳側妃來。”

“是。”翠喜恭聲應道。

沈軒有些疑惑,可是瑞王妃卻沒有解釋的意思。

“母親兒子覺得,直接參陳丞相怕是不妥。”沈軒沉思了一下說道,“不如拿另外幾個官員開刀。”

陳丞相是當今皇后的生父,又是皇帝的親信,怕是他們就算參了也沒有用處,反而會惹怒了誠帝。

“軒兒,你能考慮到這些母親很欣慰。”瑞王妃只希望現在開始教導兒子還不算晚,解釋道,“不過……我們需要做的只是升起火苗,剩下的自有別人來做。”

“恩?”沈軒看着瑞王妃。

瑞王妃面上露出幾許譏諷,“你可知今日之事,真正會不安的並非我們瑞王府,而是朝中其他大臣。”

沈軒皺眉,瑞王妃開口道,“這般胡亂潑髒就使得一個王爺被打板子下了冤獄,其他人呢?還不得人人自危?”

“兒子明白了。”沈軒開口道,等這些人回去冷靜下來想明白,心中自然會不安,不管是爲求自保還是別的心思,自當有所作爲,算是反擊也是一種警示,畢竟他們也會擔心,若是有天輪到了自己又該如何。

而第一個開口發難瑞王的陳丞相自然成了眼中釘,再加上他的身份……

“可是陳丞相是陛下的人,難道陛下真的會……”沈軒有些猶豫地問道。

瑞王妃眼睛眯了一下,說道,“你仔細想一下陛下近幾年的所作所爲。”

沈軒沉默了。

墨芸院中陳側妃正在收拾東西,得知女兒有孕的消息,陳側妃本就滿心喜悅,誰知瑞王妃讓她去永寧伯府照看女兒,更是喜出望外,就算知道有些不合規矩,也顧不得那麼許多了。

得知了翠喜的來意,陳側妃只以爲王妃有事交代,稍微收拾了一下跟着翠喜去了正院,卻見世子也在屋中,眼中露出幾許疑惑,瑞王妃讓翠喜打開了門窗後,就到外面了,然後緩緩說道,“永嘉三十七年……”

第二日清晨,陳側妃就坐着馬車前往永寧伯府了,心中卻沉甸甸的,再沒有了初知女兒有孕的喜悅,卻也知道此時不能讓女兒看出分毫,平添了那些煩惱,就像是瑞王妃吩咐的,起碼要等女兒坐穩了胎。

永寧伯府中一切如常,甚至因爲沈錦有孕的事情,府中的人臉上都添了一些喜色,知道那件事的不過三人而已,趙管事整日不露面,就連趙嬤嬤都不知道他時常忙着什麼,而嶽文又是個穩重不多嘴的性子。

楚修明也沒絲毫異樣,不過對沈錦越發的體貼了,陳側妃來的時候是楚修明親自去迎的,並非沈錦不願意去,而是孫大夫吩咐了這段時間讓沈錦少動一些。

陳側妃被楚修明到院中的時候,就看見沈錦正坐在椅子上眼巴巴看着門口,當見到她的時候,眼中露出慢慢的喜悅,“母親!”

小不點蹲坐在沈錦的身邊,也看着陳側妃。

陳側妃第一次看見小不點,沒想到竟是這麼大的一條狗,快步走了過來叮囑道,“這動物不知道輕重的,你現在身子重,可不要不知分寸被傷了纔好。”

沈錦伸手揉了一下小不點的大狗頭,說道,“不礙事的母親,是夫君親自馴養了給我的,格外乖巧呢。”

陳側妃聞言心中詫異,沒想到如畫中人一般的女婿竟然會做這樣的事情,只是點頭不再說什麼,有些事說多了反而不好。

沈錦要起身就被陳側妃斥責道,“不許動,坐下好好待着。”

“母親。”沈錦撒嬌道,“大夫說我可以動的,不信你問夫君。”

楚修明並沒有出聲,沈錦皺了皺鼻子在陳側妃的眼神中乖乖坐回了椅子上,楚修明這才說道,“岳母,我家中沒有長輩,還請多留幾日。”

“你就是不說,我也準備厚顏多住些時日的。”陳側妃開口道,“是王妃特意吩咐的,說怕你們年紀小,雖然身邊有人伺候,可是京城不比邊城那般,多有不便。”

沈錦有孕的事情,怕是不少得了消息的人會上門送禮,這些就不方便下人出面了。

“多謝岳母。”楚修明開口道,他只願自己能留在沈錦身邊的時候,讓她多些快樂,微微垂眸卻不敢多想,誰能想到他楚修明也有這般不敢的時候。

陳側妃溫言道,“只要你們不覺得我多事就好。”

趙嬤嬤見陳側妃能管住沈錦,也是鬆了一口氣,府中有經驗的就她一人,陳側妃來一併照看沈錦,她也能微微鬆口氣,特別是她根本不忍心拒絕沈錦期盼的眼神,可是……

有孕的時候不比平日,並不是吃的越多越補就好,若是補得太過,到時候肚中胎兒太大,生產的時候困難遭了罪。

畢竟沈錦年紀小,又是頭胎,趙嬤嬤也是全心全意爲沈錦考慮的,否則也不會思慮這般多。

有陳側妃在,她就不用當這般惡人了,每次拒絕沈錦總會有一種說不出的罪惡感。

趙嬤嬤看見沈錦又伸手去拿糕點,就恭聲開口道,“夫人剛剛已用了一碟核桃酥,不若老奴去拿些蜜餞來,免得夫人口中太過甜膩?”

陳側妃聞言,皺眉看着沈錦正往嘴邊送的桂花糖酥米糕,說道,“用了這一塊就不許再用,以後每日最多隻能用六塊糕點。”

沈錦瞪圓了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陳側妃,滿臉寫着你怎能如此殘忍!

陳側妃卻是不理,只是看向了趙嬤嬤溫和的說道,“以後每日只給夫人用四塊蜜餞果脯,多用一些核桃……”

沈錦淚眼汪汪地看向趙嬤嬤,趙嬤嬤露出一個無可奈何的表情,心中卻是思索,果然請了陳側妃過府是對的。

看着陳側妃和趙嬤嬤,沈錦哭倒在了楚修明的懷裡,這真的是她親孃嗎?

第101章第114章第093章第080章第092章第148章第023章第063章第076章第143章第125章第106章第016章第146章第114章第132章第015章第025章第136章第121章第081章第145章第131章第100章第026章第025章第147章第010章第030章第055章第126章第092章第081章第032章第070章第071章第063章第008章第040章第097章第146章第013章第067章第070章第036章第103章第136章第104章第053章第144章第080章第030章第134章第051章第083章第138章第112章第139章第139章第125章第026章第082章第024章第012章第053章第098章第116章第047章第083章第015章第105章第049章第009章第115章第018章第016章第092章第101章第014章第049章第078章第107章第076章第004章第037章第88章 補全第144章第129章第109章第040章第104章第113章第084章第076章第054章第081章第101章第124章第52章第102章
第101章第114章第093章第080章第092章第148章第023章第063章第076章第143章第125章第106章第016章第146章第114章第132章第015章第025章第136章第121章第081章第145章第131章第100章第026章第025章第147章第010章第030章第055章第126章第092章第081章第032章第070章第071章第063章第008章第040章第097章第146章第013章第067章第070章第036章第103章第136章第104章第053章第144章第080章第030章第134章第051章第083章第138章第112章第139章第139章第125章第026章第082章第024章第012章第053章第098章第116章第047章第083章第015章第105章第049章第009章第115章第018章第016章第092章第101章第014章第049章第078章第107章第076章第004章第037章第88章 補全第144章第129章第109章第040章第104章第113章第084章第076章第054章第081章第101章第124章第52章第10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