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5章

沈錦已經穿好衣服了,楚修明進來抓過披風就拉着沈錦出去,“都出來。”

趙嬤嬤見到楚修明的樣子,心中一驚趕緊跟了出去,本身永寧伯府就沒多少人,很快就都出來了,站在正院的園子裡,小不點見到沈錦就圍着她團團轉,感覺很不安似得。

“這是怎麼了?”沈錦一臉迷茫看着楚修明。

楚修明把披風給沈錦繫上,然後把人摟在懷裡說道,“我不知道。”雖然這麼說卻是滿身戒備着,就連侍衛也是如此,手按在腰間的刀上,把楚修明和沈錦圍在中間。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天色矇矇亮了,可是絲毫動靜都沒有,就算如此也沒有人放鬆戒備,反而越發的警惕。

沈錦站在楚修明的身邊,腿腳都有些酸了,小幅度的活動了一下,安寧護在沈錦的另一側,趙嬤嬤臉上也露出幾許疲憊,楚修明安慰地握了一下沈錦得手。

小不點也安靜了下來,蹲坐在沈錦的身邊,猛地站了起來毛豎了起來卻沒有再叫,衆人忽然感覺到一陣距離的搖晃,楚修明一把沈錦抱住,把她的頭按在懷裡,細細的護着。

沈錦的臉都白了,咬着脣一聲不吭,只覺得站都站不穩,雙手緊緊抱着楚修明的腰,多虧他們本就在園子裡面,很快就停了下來,沈錦卻覺得腳下發虛,心口像是被什麼壓着一樣,格外的難受。

震動只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情,給衆人的感覺卻像是過了許久,等地動停止了,趙嬤嬤和安平就坐在了地上,說道,“地動……”

楚修明眼神暗了暗,地動並不是在京城,卻也有如此強烈的感覺,西邊……緩緩吐了一口氣,說道,“先別回屋,就地休息。”

“是。”

沈錦把自己的手放進楚修明的手心裡,讓楚修明握上才說道,“是哪裡?”

“不清楚。”楚修明低聲說道,“別擔心。”

“恩。”沈錦抿了抿脣,雖然這麼說可是心裡還是覺得沉甸甸的,“邊城會有事嗎?”

“不會。”楚修明很肯定地說道,“牽扯到那邊。”

沈錦很擔心陳側妃,可是不知道還會不會接着地動,實在說不出讓楚修明派人去瑞王府看看的話來,到是楚修明忽然說道,“安寧你和嶽文去一趟瑞王府。”

“夫君……”沈錦擡頭看向楚修明。

楚修明摸了摸她的頭,嶽文正是他們帶來的侍衛中的一個,最是靈活,而安寧會功夫又是丫環,可以進後院親眼看一下陳側妃,楚修明的考慮不可謂不周全。

嶽文和安寧應了一聲,安寧安慰道,“夫人放心吧。”

沈錦咬脣說道,“不用了,現在正亂着,等晚點……”

話還沒說完,就被楚修明阻止了,楚修明看向嶽文和安寧說道,“往路中間走,回來把沿路的情況與說我一下,不要走屋檐下面。”

“夫君!”沈錦看向楚修明說道。

楚修明開口道,“京城只是被波及了,就算還有餘動,也不礙事的,放心吧。”

嶽文也說道,“夫人放心,我們去去就回。”

沈錦聽了楚修明的解釋,這才點頭說道,“不用太急,安全爲上。”

“夫人,放心吧。”安寧笑了一下,就和嶽文往外走去。

楚修明開口道,“怕是一會陛下就要派人召我進宮。”

沈錦看着楚修明開口,“小心。”

趙嬤嬤說道,“那將軍需要換衣服嗎?”

楚修明點了下頭,“再等等。”

果然如楚修明所言,接下來又感覺了幾次地動,不過卻沒有第一次那般明顯了,宮中派了人來宣楚修明進宮,楚修明接旨以後就要進去換衣服,卻沒讓沈錦他們一併進去,只是說道,“再過兩個時辰,確定沒事了再進去。”

沈錦主動握着楚修明的手,說道,“夫君,我伺候你更衣。”還主動拉着楚修明往屋中走去。

趙嬤嬤也說道,“老奴幫夫人搭把手。”

“我自己就行。”沈錦搖頭拒絕了趙嬤嬤,她心裡明白楚修明不讓他們回屋是怕萬一再有地動出現危險,就算地動的發生地不是京城,可是誰也不能保證沒有一個萬一。

楚修明看了沈錦一眼,最後說道,“嬤嬤你留下來吧。”然後順着沈錦的力道往屋中走去,自家娘子這般傻氣,離了他可要怎麼辦。

“怕嗎?”楚修明問道。

“不怕的。”沈錦開口道,“夫君不是說沒事嗎?”

楚修明看着沈錦,彎腰親吻了一下她的眉心,“恩。”換了裡衣後,楚修明就單手拿着衣服,另一手牽着沈錦出去了。

到了外面就看見趙嬤嬤和安平他們都守在不遠處,見楚修明和沈錦出來這才鬆了一口氣,安平上前接過楚修明手裡的衣服,幾個人回到空曠的地方,伺候着楚修明換上官服,楚修明彎腰在沈錦的耳邊說了幾句話,這纔跟着宮中的來人離開。

趙嬤嬤說道,“夫人坐下休息會吧。”

沈錦說道,“大家都休息一會。”

衆人等沈錦坐在石椅上後,這才分散在她四周坐下,小不點悠閒地趴在沈錦的腳邊,沈錦開口道,“晚點給小不點煮幾根肉多的骨頭。”

“是。”趙嬤嬤開口道,“夫人不用太過擔心。”

沈錦應了一聲,看着小不點的樣子說道,“怕是真的沒事了,小不點都不鬧了呢。”

趙嬤嬤說道,“小不點真是好狗。”

嶽文和安寧還沒回來,楚修明又離開了,沈錦總有些心裡沉甸甸的,有些急躁又有些說不出的氣悶,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吐出來,幾次後才覺得好點。

趙嬤嬤格外擔憂,微微垂眸說道,“夫人,老奴去別的院中看看。”

“別去。”沈錦抓着趙嬤嬤的手說道,“人都在這裡,別的地方都是一些死物,無礙的。”

有個侍衛說道,“夫人,我去廚房拿點吃食出來吧。”

沈錦聞言倒是笑了,問道,“餓了嗎?”

侍衛心知如果說是給夫人拿的,怕是夫人定不讓他們去冒險,所以說道,“是的。”

其他的人也說道,“是啊,夫人這麼久都沒再動過了,我們去拿點東西出來。”

沈錦笑了一下說道,“餓着吧。”

侍衛目瞪口呆地看着沈錦,怎麼和他們想的不一樣?

趙嬤嬤反而笑了,被這麼一鬧,氣氛倒是緩和了許多,沒了剛剛那種壓抑和緊張,沈錦掏了一個荷包出來,遞給了那個說拿吃的侍衛說道,“吃吧。”

那侍衛臉一紅說道,“夫人……我不餓啊……”

“啊,你們分着吃了吧。”沈錦是陪楚修明換衣服的時候從桌子上順手拿的,裡面裝着一些糖和肉乾並不多,是趙嬤嬤準備的,爲的是今日去瑞王府怕沈錦無趣,給沈錦吃着玩的。

嶽文和安寧趕回來的時候,沈錦他們正準備回屋,見到兩個人除了身上有些塵土倒是沒有別的事情,沈錦這才鬆了一口氣,說道,“正巧一起進屋吧。”

屋中很多東西都東倒西歪的,衆人先把倒地的都給收拾了起來,大致規整了一下沈錦就讓他們回去收拾自己的東西了,剩下細緻的安寧和安平就可以慢慢收拾,安寧開口道,“夫人,瑞王府一切安好,就是有個小廝慌亂中不小心弄斷了腿,已經讓大夫給接好了,陳側妃和瑞王妃在一起,瑞王已經進宮了,奴婢瞧着陳側妃面色倒是不錯,她們都在院中歇着,奴婢回來的時候,她們還沒回屋呢。王妃吩咐奴婢給夫人帶個話,說您剛回京中不久,怕是諸多不便,若是府中有所短缺就給瑞王府送個話。”

“那就好。”沈錦鬆了口氣說道,“那京中的百姓呢?”

安寧把大致情況說了一遍,“倒是沒亂起來,官府已經派人出來了維持秩序了,我沿路瞧着有些人受了傷,並不算重。”

地動的時候天色已經微亮了,有不少百姓都起來了,這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沈錦點點頭,趙嬤嬤倒了水給沈錦,說道,“夫人慢點用,水有些涼了。”

“知道的。”沈錦捧着杯子小口小口喝水,“你們也都坐在休息吧,先不要忙了,等休息好了再弄。”

“是。”

沈錦開口道,“自己倒水喝。”

安平給說道,“奴婢去廚房瞧瞧。”

“和廚房說不用單獨給我做飯了,直接做個大鍋飯,大家一併用吧。”沈錦吩咐道。

趙嬤嬤看着沈錦的臉色有些蒼白問道,“夫人可是身子不適?”

沈錦動了動脣說道,“有些噎得慌。”

趙嬤嬤說道,“屋中還備的有蜜餞,老奴給夫人拿來。”

沈錦點了下頭,靠在軟墊上,趙嬤嬤很快把東西找了出來,沈錦選了顆糖漬青梅放在嘴裡含着,“你們也吃。”

趙嬤嬤有些擔心地看着沈錦說道,“夫人放寬心,定會沒事的。”

沈錦應了一聲,安寧拿了小被蓋在沈錦的腿上說道,“夫人可要睡一會?”

“不了。”沈錦微微垂眸,“用完了飯再說。”

“是。”

御書房中誠帝狠狠把杯子砸到了地上,“除了吵你們還能做什麼啊!繼續吵啊!”

所有人都跪了下來,恭聲說道,“陛下息怒。”

“朕也想息怒,欽天監是怎麼弄……”誠帝咬牙怒道。

陳丞相說道,“陛下,現在的事情是趕緊派人去處理善後事宜。”

誠帝沉聲說道,“朕叫你們來就是處理事情的,你們幹什麼了?”

有個御史開口道,“除了賑災事宜,陛下早日頒下罪己詔纔是。”

誠帝面色一變,坐在龍椅上沒有說話,許久才問道,“朕有何罪?此乃天災!”

“這是上天的示警。”有一個老臣開口道。

陳丞相眼珠子轉了一下,眼神往瑞王身上瞟了一下,心中已有了思量,誠帝滿心的不願,他本身心裡就有鬼,越發想證明自己的聖明,這般罪己詔被記錄在案,後人看了……

“起來吧。”誠帝端着太監新送來的茶喝了一口。

衆人這才起身重新到了一旁,這一下把跪着沒起身的陳丞相給凸顯了出來,誠帝看見陳丞相問道,“愛卿可有話要說?”

“陛下,臣要參瑞王奢侈無度……此次地動定是上天對瑞王的警告,否則爲何選在瑞王生辰這日。”陳丞相細數了瑞王無數罪狀,最終又把地動之錯推到了瑞王身上。

瑞王臉上毫無血色,馬上出來跪在地上,“陛下,臣弟絕……”

“對。”瑞王話還沒有說完,就見誠帝猛然說道,“陳丞相所言甚是,朕也有錯,瑞王與朕同胞所出,朕對其多有……卻不想瑞王不知皇恩,如今上天才下此懲罰,瑞王你可知罪?”

地動是怎麼回事,其實在場的臣子都是明白,不過是天災而已,皇帝下罪己詔更是一種對百姓的安撫和交代,凝聚民心的作用,可是架不住誠帝心中有鬼,竟把所有責任都推到了瑞王身上。

瑞王雖然糊塗了一些,可是還真沒犯過什麼大錯,可是在陳丞相口中簡直罪無可赦了。

明白了誠帝的意思,又有幾個臣子出來,都是參瑞王的,剩下的人對視了一眼,心中嘆息卻沒有人說什麼。

“臣參瑞王爲一己之私,竟然棄邊疆安慰於不顧,執意召永寧伯回京,若是此時蠻夷入侵,那邊疆百姓又該如何?此乃大惡。”

“臣參瑞王幸喜美女,所謂上行下效……”

“臣參瑞王在府中大興土木,搜刮黎民……”

“臣參瑞王……”

這還真是牆倒衆人推,一條條的罪責被安在了瑞王的頭上,就連他遲到早退也成了不顧黎民生死這般大逆不道的事情,絲毫沒有提瑞王手上根本沒有實權,就算他不去也沒有絲毫影響。

誠帝漸漸安了心,跪在地上的瑞王衣服已經被冷汗浸透,面無血色……

“好口才。”楚修明忽然冷聲開口道,“各位還真是有能把死人說活的本事。”

“永寧伯你什麼意思。”一個年紀較輕的官員直接跳出來指着楚修明說道,“莫非永寧伯要公私不分,瑞王這般罪大惡極……”

“哦?瑞王罪該如何?”楚修明反問道。

“定要嚴懲,纔對得起天下的黎民百姓。”那人一臉傲色說道,“永寧伯莫不是要包庇瑞王?”

楚修明很平靜地說道,“既然這般罪無可赦,那就誅九族吧?不解氣的話要不夷十族。”

那人剛想說什麼忽然想到了瑞王的身份,看了一眼誠帝,就見誠帝滿色鐵青滿臉不悅,楚修明的態度很平淡,就像是在說一件無關緊要的事情,“陛下覺得如何?”

“永寧伯好大的膽。”陳丞相怒斥道,“陛下面前爾爾敢胡言亂語,眼中可還有陛下。”

永寧伯理都沒理陳丞相,直言道,“如今蜀中百姓正在受難,還不知災情如何,後續的救援安排呢?賑災所需的糧草呢?你們拿着朝廷的俸祿,卻不知爲陛下分憂,反而立志於推卸責任,可笑。”

兵部尚書站了出來說道,“臣覺得永寧伯所言甚是。”

工部尚書也站出來,“臣附議。”

瑞王只覺得滿心的感動,永樂候也在場,更是時常與他吃酒玩鬧,如今卻一句話都不敢說,而楚修明卻直接站出來。

誠帝心中滿是怒火,只覺得楚修明生來就是與他作對的,厲聲說道,“楚修明,你當朕不敢殺你?”

瑞王一聽,心中大驚說道,“陛下!”

誠帝這句一出,不說瑞王就是別的臣子也不準備再袖手旁觀了,被楚修明質問的那個年輕官員倒是心中大喜跪地說道,“陛下,請治永寧伯的罪,他……”

“閉嘴。”禮部尚書直接一腳踹在那個人的後背,把他踹趴下了,然後跪下說道,“陛下莫聽信小人胡言,永寧伯只是心憂蜀中百姓。”

禮部尚書是兩朝老臣,已經告老幾次,誠帝都沒允許不過是留着他表示自己尊重先帝,做個擺設而已,而他也心知肚明,很少開口,誰曾想老當益壯腿腳麻利,這一腳力道可不輕。

另外一個老臣也質問道,“楚家與國同長,歷代駐守邊疆,楚家兒郎少有善終者,多少屍骨都遺落沙場無法尋回,那一座座衣冠冢……陛下你這話是要寒了天下人的心嗎?”

瑞王雖然是誠帝的親弟弟,可是並沒什麼作爲,所以被責難了,少有人出來爲其說理,更何況他們都知道誠帝不會要了瑞王的命,等楚修明站出來他們纔想起來,楚修明是瑞王的女婿,若是不站出來的話,怕是會被很多人不齒。

楚修明跪了下來說道,“臣不敢。”

瑞王擡頭看着誠帝,沒能力沒本事是他活下來的理由,如今又成了他獲罪的理由,瑞王心裡明白,誠帝不願意下罪己詔,那麼就要找個人出來頂缸,正巧是他生辰地動,就算他不認下來,怕是以後……不能牽扯到瑞王府,更不能連累楚修明,只要楚修明還是瑞王府的女婿,別人都不敢怠慢了府中的家眷,再說誠帝總歸不會要了他這個弟弟的命,還要留着他顯示仁慈呢,瑞王咬牙低頭說道,“陛下,臣有罪。”

此時認罪,算是給誠帝一個臺階,誠帝心中一鬆,卻對楚修明更加戒備,他從沒想過竟然有這麼多人會出來幫楚修明說話,更甚者就連他提拔上來的臣子也不全聽他的,不少人心中都有些同情瑞王了,好好的一個生辰弄出這般事情,如今還要……

不過這也算是皇家自己的事情,剛剛給楚修明說話怕是已經開罪了誠帝,此時都不再說話,而楚修明也不說話了。

“剛剛朕心焦受苦的百姓,說話重了一些,永寧伯莫要見怪。”誠帝滿心的恨意和屈辱,神色都有些扭曲地說道。

誠帝本以爲這句說出能讓臣子們覺得他大度,卻不知這些人心中都有一杆秤,若是誠帝真的不顧衆人阻止,把楚修明拿下殺了,他們可能還會高看誠帝一眼,誰都知道誠帝忌諱楚修明,能借機殺人到時候再把髒水潑到楚修明身上,也算得上果斷狠絕,可是……

“臣不敢。”楚修明並沒不依不饒。

誠帝這才嗯了一聲,“都起來吧,既然瑞王已經認罪,拖到宮門口重打三十大板,關入宗人府,所有罪狀昭告天下。”

瑞王低頭說道,“臣遵旨。”

宮中侍衛很快就進來了,瑞王沒有用人去拉,主動站了起來,看了楚修明一眼微微搖頭,示意他不要再說話這才離開。

誠帝這才接着說道,“擇……”一個個官職被唸了出來,都是剛剛站出來指責瑞王的,甚至不用猜測就知都是誠帝的親信,“陳丞相總領賑災事宜。”

“臣遵旨。”所有人跪地領旨。

瑞王被打又被關起來的事情很快就在宮中傳遍了,甚至在誠帝的示意下,京中都開始流傳出各種消息,地動的罪責都因瑞王而起,瑞王府的名聲一時間低落谷底,甚至有家人在瑞王府當值的人家,都被很多激憤百姓暴打。

宮中佛堂中,皇太后聽完宮女的話,說道,“出去吧。”她的面色平靜,並沒有再多說什麼。

宮女退了下去,一直陪着皇太后的嬤嬤說道,“太后……”

皇太后手中的佛珠被扯斷了,“都是我的罪啊……這是報應!報應啊!”

嬤嬤趕緊說道,“太后,瑞王是陛下的親弟弟,不會有事的。”

皇太后卻不再說話,閉了閉眼顯得越發老態,說道,“收拾了吧,賞瑞王妃……”

“是。”嬤嬤一一記下來。

瑞王府中,瑞王妃聽完消息揮了揮手說道,“我知道了。”

翠喜有些擔憂地看着瑞王妃,瑞王妃倒是沒什麼表情,說道,“翠喜傳下去,若是讓我聽見府中有人胡言亂語,直接五十大板扔到莊子上,生死不論,哪裡出了差錯嚴懲不貸。”

“是。”翠喜恭聲應了下來。

瑞王妃看向陳側妃說道,“陳妹妹,你看好李氏,我去收拾東西,軒兒你一會去給王爺送去,我讓人收拾了一些吃食,熙兒你帶着府中的侍衛送去你三姐姐家中,讓她莫要心急也不用來府中,等你三姐夫回來再歸家,把沈蓉姐弟接到我房中,讓丫環婆子看牢了,可莫要他們隨意走動,傷到了。”

府中的事情被瑞王妃一件件安置下去,很快就把人心給穩定住了。

永樂侯府,沈琦聽見這個消息面色大變,猛地起身看向永樂候世子,說道,“不可能。”

永樂候世子也不知道怎麼勸慰的好,他得到消息就回來與妻子說了,“我已經讓人去告示欄守着了,若是真貼了消息……你也不要太過擔心,不如我陪你回府探望一下岳母吧?”

沈琦開口道,“好。”

永樂候世子說道,“那我……”

“世子,夫人喊您過去一趟。”永樂侯夫人身邊的大丫環快步跑來說道。

永樂候世子說道,“我知道了。”

沈琦抿了下脣,捏着帕子的手一緊,永樂候世子看向沈琦說道,“我先去母親那裡一趟,你收拾一下我馬上過來。”

“好。”沈琦應了下來,臉上到時看不出絲毫情緒。

永樂候世子趕緊跟着丫環往正院那邊趕去,沈琦開口道,“霜巧,收拾了東西我們回去。”

“是。”霜巧應了下來。

“多收拾點,我要在王府住段時間。”沈琦咬牙說道。

霜巧手頓了一下才說道,“那世子……”

“不用收拾世子的了。”沈琦此時既擔憂父王的事情,又有些心灰意冷的感覺,“把我嫁妝的銀票、房契地契都拿上。”

“是。”霜巧見沈琦打定了主意,也不再問,帶着小丫環開始收拾東西,那些錢財一類的並沒有讓小丫環沾。

沈琦坐在椅子上,眼神卻是看着門口的,時間慢慢過去,天色也漸漸暗了下來,可是根本沒有永樂候世子的蹤影,沈琦的心一點點冷了,霜巧已經把東西收拾好了,讓丫環先把箱子擡到車上,然後自己抱着小木盒,有些猶豫地說道,“少夫人,不若稍微等等?”

“走吧。”沈琦站起身,拿過一旁的披風自己披上,帶着霜巧朝着外面走去。

出了院門,就看見剛剛叫走永樂候世子的那個丫環急匆匆跑來,說道,“少夫人,夫人身體不適留了世子爺在身邊侍候,夫人知道少夫人要回孃家,特讓奴婢送了一些銀兩來。”說着就雙手捧着兩張銀票。

霜巧看向了沈琦,沈琦面無表情說道,“接過來。”

“是。”霜巧上前接過,眼神掃了一下見是一百兩的銀票,心中又恨又氣,不禁紅了眼睛遞給沈琦的時候,甚至不敢擡頭。

沈琦接了過來,看了一眼笑道,“替我謝永樂侯夫人。”然後那兩張銀票隨手一扔,“賞你了。”這話是對着永樂侯夫人身邊的大丫環說的,然後頭也不回的上了馬車。

坐在馬車上,沈琦再也忍不住哭了出來,霜巧坐在她身邊卻不知怎麼安慰,沈琦用帕子捂着臉開口道,“我這一輩子樣樣都比姐妹們強,只是有一件事卻……”

她的話沒有說完,可是意思很明白,她這輩子嫁的男人根本不如沈錦所嫁之人。

馬車忽然停了下來,霜巧打開車門剛要去問,就見永樂候世子滿臉是汗的正要上車,心中一喜叫道,“世子,世子爺來了。”

沈琦的哭聲停止了,不敢相信地取下了帕子傻傻地看着上了馬車的褚玉鴻,一下子撲到他懷裡哭道,“你怎麼纔來啊。”

霜巧悄無聲息的下了馬車,然後吩咐車伕繼續上路,自己去了後面的馬車坐下,心中多了幾分喜悅。

永寧伯府中,趙嬤嬤他們也得了消息,不過看着睡得並不安穩的沈錦,心中有些猶豫,趙嬤嬤說道,“這時候夫人去也沒用的,讓夫人休息一會吧。”

瑞王府中看着趕來的女兒女婿,瑞王妃皺了下眉頭說道,“胡鬧。”

沈琦剛哭過眼睛還是紅腫地說道,“母親,父王怎麼了?”

瑞王妃叫人打了水給沈琦淨臉說道,“沒什麼事情,無須擔心。”

沈琦還想說什麼,就被永樂候世子阻止了,他說道,“岳母有什麼用得上小婿的儘管開口。”

瑞王妃嘆了口氣說道,“剛剛地動過,怕是府上也不安穩,也是琦兒胡鬧。”

永樂候世子說道,“岳母無需如此的,家中還有弟弟在,我……”

“傻話。”瑞王妃打斷了永樂候世子的話,“你是世子,此時侯爺不在,你自當在府中坐鎮纔是。”

永樂候世子愣了一下,反應過來瑞王妃話中的意思,心知這是全新爲自己考慮纔會如此,他本身當世子不久,位置並不夠穩,這時候不再府中主持大局增加威望,出來纔是錯誤的,若是讓幾個弟弟……只是看着妻子,他心中又有些猶豫。

瑞王妃說道,“我收拾了兩車東西,雖知府上不缺這些,到底想盡一些心意,我帶着琦兒梳洗一番,你們就歸家去,琦兒自幼嬌寵不夠懂事,是我這個做母親的錯,若是做錯了女婿直接說就是,若是她不聽就來與我說,我自會教訓。”說完竟然對着永樂候世子一福身。

永樂候世子嚇了一跳,趕緊避開說道,“岳母無需如此,夫人對我照顧頗多。”

瑞王妃笑了一下沒再說什麼,見到瑞王妃的樣子,永樂候世子心中大定,想來岳父也沒什麼大礙,不過是做個樣子給黎民百姓來看罷了。

沈琦也知道自己冒失了,不過得知瑞王的事情她一時亂了神,跟着瑞王妃進了內室後,翠喜就擰了帕子給她淨臉,瑞王妃問道,“可是你與婆婆起了爭執?”

“母親……”沈琦這才意識到剛剛爲何母親會說那般話,甚至以王妃之尊給永樂候世子行禮,都是爲了自己,這樣一來就算她和永樂侯夫人鬧了起來,怕是世子也要因爲母親的所作所爲才幫襯幾分。

沈琦低着頭把事情說了一遍,瑞王妃是知道永樂侯夫人的性子,本想着只要瑞王府不倒,那永樂侯夫人就要顧忌幾分,沒曾想竟出了這般事情,“你回去當如何?”

“我回去自當給婆婆請罪。”沈琦開口道。

“糊塗。”瑞王妃怒斥道,“既然已經開罪了,還請什麼罪?”

沈琦詫異地看着瑞王妃,瑞王妃說道,“記着,你是郡主之身,你父雖然被下宗人府,可並沒被奪爵位,你伯父是當今聖上,你妹夫是掌握天下兵馬的永寧伯。”

見到女兒的神色,瑞王妃說道,“此一時彼一時。”再多的卻不願意解釋,“還有你父王不會有事,若是誰當你面說了,直接讓婆子打耳光扇過去。”

“我明白了。”沈琦開口道,當初瑞王安穩,那麼自然她不需要太過強勢,而如今瑞王出事,她自當要立起來,強勢給所有人看。

瑞王妃嘆了口氣點頭,不再說什麼。

沈熙到了永寧伯府中的時候,沈錦才被趙嬤嬤叫醒,稍微梳洗了一下就坐在了客廳椅子上,身後還被趙嬤嬤放了軟墊,她不知爲何格外的疲憊,安寧把沈熙帶了進來,沈錦問道,“弟弟,用飯了嗎?”

“已經用過了。”沈熙開口道。

“快坐下。”沈錦說道,“我身子不適,就不起來了。”

“三姐姐不需要客套的。”沈熙見沈錦沒把自己當外人,剛來永寧伯府的拘謹也消失了,開口道,“母親讓我帶了些東西過來,知道三姐夫不在家,怕有什麼不便,所以讓我留在這邊陪着三姐姐。”不過三姐姐如此平靜,是沒有得到父王出事的消息?

沈錦滿臉的感動,說道,“母妃可有事?”

“並沒什麼事。”沈熙開口道,“對了母親還讓我帶了安神藥來,怕三姐姐驚了神。”

沈錦搖了搖頭,說道,“等夫君回來,我們一起過府謝過母妃。”

沈熙看了一眼趴在沈錦腳邊的大白狗,沈錦開口道,“這是小不點,不會咬人的。”倒是沒說出小不點在出事前就把人叫醒的事情,萬一被人怨恨爲何知道消息不先提醒就不好了,只是那時候誰也不知道到底是爲何事,沈錦甚至還懷疑誠帝終於忍不住派人來滅門呢。

安平忽然從外面急匆匆趕來,像是剛得到消息一樣,說道,“夫人不好了,王爺被打了。”

“什麼?”沈錦猛地站了起來,“怎麼回事?”她看向了安平又看向了沈熙,臉上滿是無措和焦急。

沈熙這才確定沈錦是真的不知道,不過想來他們纔來京城沒多久,府中人手又不多,永寧伯也不在,消息沒那麼靈通罷了,“只是聽說……陛下說此次地動都因父王之過,下令打了板子關進了宗人府。”他心中也滿是擔心,可是看着三姐姐的樣子,不由安慰道,“三姐姐不用太過焦急,母親已經有所安排,大哥也去打點送了東西。”

“這怎麼怪罪到了父王身上。”沈錦身子一軟坐回了椅子上,眼睛一紅強忍着淚意,她是真的着急,瑞王若是出事了,她們也落不得什麼好,家族這樣得事情從來都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她倒是可以到邊城有夫君護着,可是她的母親要怎麼辦?母妃要怎麼辦?家中的姐妹要怎麼辦?

第103章第060章第092章第133章第048章第061章第119章第056章第092章第004章第118章第084章第110章第080章第024章第134章第115章第053章第087章第036章第094章第146章第012章第108章第010章第090章第023章第010章第139章第88章 補全第032章第112章第001章第056章第096章第027章第133章第135章第061章第104章第126章第127章第115章第077章第071章第047章第122章第138章第104章第036章第015章第007章第128章第028章第122章第104章第026章第060章第100章第093章第014章第117章第021章第069章第015章第017章第012章第077章第002章第127章第095章第117章第077章第016章第110章第138章第053章第037章第129章第056章第099章第073章第127章第071章第134章第067章第034章第095章第007章第026章第093章第138章第068章第147章第045章第104章第132章第077章第078章第131章
第103章第060章第092章第133章第048章第061章第119章第056章第092章第004章第118章第084章第110章第080章第024章第134章第115章第053章第087章第036章第094章第146章第012章第108章第010章第090章第023章第010章第139章第88章 補全第032章第112章第001章第056章第096章第027章第133章第135章第061章第104章第126章第127章第115章第077章第071章第047章第122章第138章第104章第036章第015章第007章第128章第028章第122章第104章第026章第060章第100章第093章第014章第117章第021章第069章第015章第017章第012章第077章第002章第127章第095章第117章第077章第016章第110章第138章第053章第037章第129章第056章第099章第073章第127章第071章第134章第067章第034章第095章第007章第026章第093章第138章第068章第147章第045章第104章第132章第077章第078章第13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