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4章

因爲誠帝利用瑞王生辰之事叫了楚修明回來,所以在瑞王生辰前一日賜了不少東西到瑞王府,瑞王因爲許側妃和三個女兒的事情心情一直不好,接到賞賜也沒有太多的喜色,瑞王妃已經讓府中人忙碌起來了。

就連沈琦也回來幫忙,帖子都已經送去,位置什麼也安排好了,還專門請了戲班來,沈皓一直鬧着要母親,所以就被瑞王妃交給了沈蓉,倒是不知道沈蓉怎麼和沈皓說的,倒是把他給哄好了。

接了賞賜後,瑞王妃安排人把東西登記,又撤換掉了一些府中的東西,換成了御賜的,等都忙完了就帶着陳側妃做最後的檢查,瑞王就坐在一旁忽然說道,“我記得錦丫頭喜歡吃糖蒸酥酪。”

“若不是王爺提醒,我差點忙忘了。”瑞王妃聞言笑道,“陳妹妹也不提醒一句。”

陳側妃也是笑道,“王爺生辰她們小輩的,就算只吃一碗清湯麪也是滿足的,多備點王爺喜歡的纔是。”

瑞王聞言多了些精神,也走了過來坐在瑞王妃的身邊,陳側妃剛要起身就聽瑞王說道,“坐下,不用這麼拘謹。”

陳側妃看了瑞王妃一眼,瑞王妃輕輕點頭,陳側妃就沒再動,其實糖蒸酥酪這些瑞王妃早就讓人備着了,不過是哄着瑞王罷了,瑞王妃說道,“還是王爺心疼孩子。”

瑞王有些得意笑道,“我還記得琦兒喜歡荷葉蓮子雞。”

瑞王妃笑着拿了一張紙把瑞王寫的都給記下來,接個人討論了起來,等瑞王說到冰糖肘子的時候,瑞王妃嗔了他一眼說道,“這不是王爺喜歡的嗎?怎麼成了熙兒喜歡的,太醫說了不讓王爺多用。”

“偶爾用一次也無礙的。”瑞王笑着說道。

瑞王妃這才寫了下來,說道,“這些等晚上自家人在一起再用,要是孩子們知道是王爺親自擬的菜色,定會大吃一驚的。”

“對了本王生辰,王妃和側妃可有準備禮物?”瑞王靠在軟墊上笑着問道。

瑞王妃說道,“哪有王爺這般的,明日纔給,還有驚喜呢。”

瑞王說道,“那好吧。”

陳側妃靜靜坐在一旁並不插嘴,問到了才說一兩句,瑞王也習慣了陳側妃的性子,以往他喜歡許側妃那般的,如今覺得像是王妃和陳側妃這般的倒是更加讓人舒心。

屋中伺候的人都默默的不做聲,免得擾了主人家的興致,三個人正在商量着湯品,就見翠喜進來,沈蓉帶着沈皓來給瑞王他們問安了。

瑞王妃聞言笑道,“快帶他們姐弟兩個進來,翠喜到廚房瞧瞧有沒有新做的糕點端來一些,還有陛下剛剛賞的果子也拿來。”

“是。”翠喜恭聲應下後就下去準備了。

沈蓉臉上的傷還沒好,此時倒是沒再遮蓋着,瞧這有些憔悴人也瘦了不少,進來就帶着沈皓行禮了,沈皓乖乖跟在沈蓉的身邊,低着頭並沒有說話。

瑞王妃讓沈蓉他們坐下後才說道,“你們父王正與我商量明日的菜色呢,你們有什麼想吃的嗎?”

“都喜歡的。”沈蓉格外懂事地說道。

到底是自己的孩子,瑞王看着他們的樣子,眼神軟和了許多說道,“雪蓮膏可還有?”

“還有呢。”沈蓉看着瑞王,滿是依賴說道。

瑞王點點頭,翠喜已經把東西端上來了,沈蓉道謝後,先給沈皓拿了果子然後自己纔拿了慢慢吃了起來。

因爲有孩子在,瑞王倒是沒有像剛剛那樣玩笑,很快就把菜色給定了下來,瑞王說道,“五丫頭,過段時間我就請求陛下先把你郡主的封號定下來。”這是瑞王妃提醒他的,本來王府中的姑娘一般都是在出嫁前才定下來這些,不過沈蓉的情況有些特別,所以想着先定下來。

“謝謝父王。”沈蓉滿眼驚喜說道。

瑞王說到,“是你母妃提醒我的。”

“謝謝母妃。”沈蓉感動地看着瑞王妃說道。

瑞王妃笑着說道,“都是我的孩子,哪裡用的了一個謝字。”

沈蓉忽然拉着沈皓跪在了瑞王和瑞王妃面前,瑞王妃眼神一閃,陳側妃默默地站到了一旁,低頭不語,瑞王皺眉說道,“這是幹什麼?”

“父王、母妃。”沈蓉磕頭說道,“女兒知道母親做了錯事,也與弟弟說明白了,只是弟弟年紀還小,身邊沒個人照顧也不好,女兒想請陳側妃代爲照顧弟弟。”

陳側妃面色變都沒變,瑞王妃讓丫環去扶沈蓉和沈皓,可是他們就是不起來,丫環也不敢用力,沈蓉見瑞王沒有說話,拉着沈皓給陳側妃磕頭說道,“陳側妃,弟弟也是父王的兒子,等弟弟大了……”

“使不得。”陳側妃避開了兩個人行禮說道。

沈蓉咬了咬牙擡頭滿眼是淚看着瑞王說道,“父王,弟弟年幼身邊不能沒有母親的照顧,母妃平日要操勞王府的事情,還要照顧二哥哥,女兒這纔想着讓陳側妃照顧弟弟,三姐姐出嫁後,陳側妃身邊也沒了孩子,怕也會覺得寂寞。”

沈皓開口道,“陳側妃,我一定不給你添亂。”

瑞王聽了心中微動,倒不是爲了別的,想着陳側妃把三女兒教養的極好,又懂事又孝順,若是把蓉丫頭和皓兒也交給陳側妃也不是不可,有個男孩養在名下,府中的人也不敢再怠慢了。

陳側妃滿心的不願,沈皓都已經八歲了,早已記事了,這樣的孩子根本養不熟,更何況若是她沒有一個永寧伯夫人的女兒,沈蓉怎麼可能如此提議,而且一口一個弟弟,更多的卻是爲自己打算,若是真被她說動了,怕是王爺直接讓這兩個孩子都記在她名下,小小年紀已經算計至此,以後怕是給錦丫頭添了更多麻煩。陳側妃雖然知道,沈蓉如此也是不得已,而且爲了給自己和沈皓的以後打算,可人都是有私心的,爲了別人的孩子給自己的孩子惹麻煩?陳側妃做不出這樣的事情。

沈錦能有現在多不容易,想到邊城的那些消息,陳側妃就心如刀割,當初怎麼也沒人幫幫自家女兒,陳側妃打定主意,就算是得罪頂撞了瑞王,也絕對不養這兩個孩子,所以此時只是低着頭不說話。

瑞王妃眼神閃了閃,心中另有打算,說道,“快快起來,你們如此讓陳側妃怎麼辦?就算她同意了,這事情也不是她能決定的。”

瑞王本因爲陳側妃不開口心中微微不滿,聽了瑞王妃的話也明白了,府中做主的根本不是陳側妃,他和王妃還在,一個側妃怎麼敢討論子嗣歸屬的事情,說道,“起來。”

沈蓉咬了下牙,拉着沈皓站了起來,帶着顫音解釋道,“父王,都是我……昨日我去探望弟弟,就見弟弟桌子上的茶水都已經涼了……”她並沒有直接說沈皓被人怠慢,可是意思很明白。

瑞王妃面色一沉,說道,“把伺候三少爺的人都給我關起來,明日是王爺生辰,倒是不好見血,等王爺生辰過了,每個人打二十大板。”

瑞王點頭說道,“王妃處置的妥當。”不過還是看向了陳側妃,“只是沒個母親照顧着實不行……”

“也是我沒和王爺說。”瑞王妃說道,“本想着明日再告訴王爺,好讓王爺高興高興呢,不過如今倒是也顧不得了,前幾日李氏發現有孕了,我也讓大夫瞧了,差不多三個月了呢,大夫說看着像是個男胎。”

“真的?”瑞王驚喜道,倒不是他多喜歡李氏,而是他這麼年紀,還能讓妾室懷孕,有一種異樣的滿足和喜悅。

瑞王妃嗔了瑞王一眼,“我哪裡會拿這樣的事情說笑,那日我就是和陳妹妹去探望李氏的,我想着到時候不管最後是男孩還是女孩,都是大喜事,不過李氏的出身太低,就想着記在陳側妃的名下,讓陳側妃撫養呢。”說着趴在瑞王的耳邊悄聲說道,“到時候永寧伯不得格外照顧?”

瑞王心中一動也明白了,這是王妃再爲自己的孩子謀前程呢,只覺得滿心的感嘆果然只有王妃全心全意爲自己考慮。

見瑞王明白,瑞王妃才坐直了身子說道,“陳妹妹也很高興,還專門送了許多錦丫頭帶回來的藥材補品給李氏呢。”

“太好了。”瑞王笑道。

瑞王妃眼神掃了沈蓉一眼,接着說道,“是我與陳妹妹商量着,都先不告訴王爺,明日再說也讓王爺驚喜一下,誰曾想陳妹妹真是個實誠的,到剛剛也沒說出這件事,小孩子剛出生最是柔弱,怕是陳妹妹也沒精力去做別的事情了呢。”

瑞王說道,“應當的。”

說話間就見丫環來稟,說是永寧伯和永寧伯夫人也來了,陳側妃眼中露出喜悅,而沈蓉握緊了拳頭,可是剛剛瑞王妃看她那一眼,弄得沈蓉不敢再說話,好像是她所有的心思都被看得明明白白了。

瑞王笑道,“他們今日怎麼過來了。”

“孩子過來你還嫌。”瑞王妃笑看着瑞王說道,“再說,孩子說不得是來看我與陳妹妹的。”

瑞王說道,“是本王說錯話了。”

瑞王妃不搭理瑞王,看向了陳側妃說道,“陳妹妹還沒見過永寧伯這個女婿吧,今日就好好見見也好放心,從別人那聽來的總歸不如自己見的。”

陳側妃抿脣一笑,說道,“王爺和王妃都說好,我哪裡有不放心。”

楚修明和沈錦進來的時候正巧聽見這一句,兩個人給瑞王和瑞王妃見了禮,沈蓉又帶着沈皓給楚修明夫婦見禮,這才都坐下,沈錦一臉疑惑地看着問道,“什麼放心不放心呢?”

陳側妃剛剛也瞧了楚修明和沈錦,見女兒臉色紅潤,進門的時候楚修明還放慢了步子看了女兒一眼,心中大安,心中倒是覺得女兒女婿站在一起真是一對璧人。

瑞王妃笑道,“正說你母親呢。”

沈錦看了看瑞王妃又看了看陳側妃,“哦。”

瑞王妃沒忍住笑出聲說道,“你明白了?”

“不太明白啊。”沈錦很誠實地說道。

就連瑞王都被逗笑了,沈錦微微皺着眉頭看向了楚修明,楚修明伸手拍了下她的手,等衆人笑夠了,才說道,“明日是岳父的生辰,我與夫人備了一些禮,有些倒是不適合當衆拿出來。”

“哦?”瑞王看向了楚修明。

卻見安平把手中的捧着的盒子交給了沈錦,沈錦雙手接過起身走到瑞王身邊雙手捧着說道,“父王,我給你做了一件外衣。”

瑞王滿臉喜悅,接了過來打開,說道,“沒想到錦丫頭嫁人後連衣服都會做了。”

瑞王妃說道,“快拿出來瞧瞧,不如明天王爺就穿這件好了。”

瑞王哈哈一笑,把盒子放在一旁,親手把衣服給拿了出來,竟是用月華錦做的,卻是玄青色,繡着祥雲的圖案,陳側妃一眼就看出怕是這件還真不是自己女兒做的,雖然爲了仿造沈錦的手藝,那些祥雲故意繡的圓潤了一些。

瑞王妃怕是也看出來了,卻只是讚歎道,“錦丫頭,你太過偏心了,我與你母親可還沒有呢。”

沈錦臉上一紅,這是趙嬤嬤讓人趕製的,根本不是她做的,答應給夫君做的香囊扇套,她至今都沒做好呢。

“可不許說我的乖女兒。”瑞王格外滿意,把衣服讓丫環細細收好說道。

楚修明這纔拿過安寧手裡捧着的錦盒,雙手給了瑞王說道,“這是小婿送與岳父的,謝謝岳父養了夫人這般的好女兒。”

瑞王聞言心中感嘆,接了過來當即打開,就見裡面竟然裝着一對杯子,那杯子看着極其普通,可是見楚修明這樣鄭重,瑞王眯了下眼睛。

楚修明也沒過多解釋,只是笑道,“岳父倒點茶水試試。”

瑞王眼中一喜,猛然有了一個猜測說道,“這可是……快去拿了清酒、烈酒、清水、茶水來。”

瑞王妃也是見過世面的,看見這對杯子只是感嘆道,“你們有心了。”這般珍貴的東西,也怪不得他們沒有放在禮單裡面送來。

沈錦笑嘻嘻的說道,“是夫君搶來的,我見了就特意留下來了。”

丫環很快把東西拿了過來,瑞王就把人都給打發了出去,然後關了門窗,也不用別人動手,自己小心翼翼拿了杯子出來,先倒了烈酒進去,就見剛剛還顯得普通的杯子漸漸的變紅,而酒面上竟然漸漸出現了霞,不過一個是朝霞一個是晚霞。

“好。”瑞王沒忍住說道。

沈蓉和沈皓也看見了,沈皓說道,“父王我也要看。”

“過來。”瑞王招手讓沈皓過來,“小心點。”

“知道了。”沈皓一臉驚奇地看着杯子。

瑞王欣賞了一會,就把酒給倒了,用清水涮了涮,杯子上的色彩都消失了,又恢復了普通的樣子,瑞王倒了清酒進去,就見酒面上竟出現了彩蝶翩舞的樣子,杯中的蝴蝶顏色不一,隨着酒晃動,那蝴蝶扇動着翅膀,就像是要飛出去一般。

“好漂亮。”沈皓滿臉喜歡,“父王送給我吧。”

“不行。”瑞王毫不猶豫地拒絕道,又用茶水、清水和溫水都試過了,才小心翼翼用帕子擦了擦,放進了盒子裡,沈皓伸手就要去拿,瑞王趕緊把錦盒蓋上說道,“告訴你了,不許動。”

“王爺。”瑞王妃有些不贊同地喊了一下,瑞王這纔不再說話,而是把盒子收了看向了楚修明說道,“女婿,這禮送的好。”

“岳父喜歡就好。”楚修明並不注重身外物,聞言只是笑道。

瑞王點頭,“可比皇兄珍藏的那個還好。”

瑞王妃說道,“王爺自己在家中欣賞就好,可不許拿出去,免得給女婿添麻煩。”

“放心,我知道的。”瑞王保證道,“你們也不許說出去。”萬一被誠帝知道了,這可是要獻上去的。

楚修明和沈錦重新坐了回去,瑞王看向沈蓉說道,“你帶着皓兒回去吧。”

沈蓉低着頭,眼神閃了閃,說道,“是。”這纔上去牽着沈皓往外走去。

沈皓雖然還想看那杯子,可是到底聽沈蓉的話,也可能是他知道沈蓉是他僅剩的親人了,行禮後就告辭了。

瑞王妃這才把孩子的事情說了一遍,只見沈錦滿臉欣喜說道,“恭喜父王了。”

瑞王哈哈一笑,格外得意地點點頭說道,“到時候養在你母親身邊,也和你母親做個伴。”

沈錦笑着眼睛彎彎的,讓人看了都不禁被她的快樂感染,瑞王說道,“晚上修明陪我喝兩杯,好好慶祝一下。”

“改日吧。”楚修明笑道,“今日岳父還是早早休息的好,明日岳父就是不想喝,也是不行的。”

瑞王這才反應過來,也知道楚修明是擔心他身體,笑着點點頭說道,“還是你考慮的周到。”

“王爺,你前幾日不是剛得了一套前朝的玩意,不如帶女婿去瞧瞧?”瑞王妃柔聲說道。

瑞王點頭說道,“對。”瑞王親手拿着錦盒,“修明與我去書房瞧瞧。”

楚修明笑着應了下來,跟着瑞王離開了,瑞王妃這纔看向陳側妃和沈錦說道,“我還要去看一下明日的器皿,你們母女兩個隨意吧。”

陳側妃這纔開口道,“謝王妃。”

沈錦笑道,“母妃,那我回去瞧瞧我的房間,還不知道母親有沒有做了別的用呢。”

瑞王妃笑道,“就會貧嘴。”陳側妃和沈錦一併送了瑞王妃出去,沈錦這才挽着陳側妃的手往墨韻院走去。

陳側妃摸了下女兒的手忽然說道,“你的手怎麼了?”

沈錦伸出手,看起來還是白嫩漂亮,可是陳側妃細細摸了一遍,就發現不如京城中細膩了,“可是……”

“當初蠻族圍城,我既是永寧伯夫人,總不好什麼都不做吧。”沈錦根本沒當一回事,繼續挽着陳側妃的手,邊走邊說道,“我就在後方幫着洗了洗東西。”

陳側妃聽着就覺得心疼,那可是冬日,邊城更是寒冷,雖這麼想嘴上卻說道,“你做的對。”

“我也覺得呢。”沈錦笑着說道,“母親放心吧。”

安平和安寧知道沈錦有話對陳側妃說,所以和陳側妃的丫環都離的較遠,既不會打擾了她們說話遇事了也不會來不及過去。

陳側妃開口道,“我也不知那邊城是個什麼情況,只是……人啊都是以心換心的,你若是對他人不真心,他人又怎麼能對你真心呢?”

“我知道的。”沈錦撒嬌道。

陳側妃點點頭,“你自己在外面,無需顧忌這麼多,更無需顧忌我。”

“母親。”沈錦臉色變了變停下了腳步看向了陳側妃。

陳側妃去是一笑,像是小時候一樣摸了摸沈錦的臉,發現沈錦的臉更加軟綿細膩,這才放心了心說道,“這次,你不該和女婿回來的。”

“是夫君要回來的。”沈錦小聲說道,“不是我說的。”

陳側妃這才鬆了口氣,帶着沈錦繼續往院子走,說道,“遇事不要毛躁,多聽聽身邊人的話,也要多聽你夫君的話知道嗎?”

“知道了。”沈錦心中酸澀,眼睛一紅,陳側妃這些話每一句都是爲她考慮,可是提都沒提,若是她和楚修明沒有回來,那麼陳側妃自己會怎麼樣。

陳側妃見女兒過的好,心中就滿足了,“你今日來的突然,等明日我去做些你愛吃的點心。”

“好。”沈錦笑着應了下來,眼淚卻落了下來,她不是不愛哭,只是一直不哭而已,如今回到了母親身邊再也忍不住了,剛去邊城的惶恐不安,蠻族圍城時候的絕望痛苦,還有後來的幸福,她知道不管是楚修明還是趙嬤嬤這些人,都覺得開始的虧待了她,所以現在才更加疼寵她,所以她從來不與人說自己的委屈,也不說以前過的那些不好,可是在母親身邊,她再也不用隱藏這些。

陳側妃知道女兒哭了,卻只當不知道帶着她進了屋,丫環都沒有跟進來,還貼心的關了門,陳側妃這纔拿了帕子細細給女兒擦臉說道,“多大的人了,還掉金豆豆。”

“母親。”沈錦撲進陳側妃的懷裡,這是小時候她被欺負偷偷哭泣時候母親經常說的話,“夫君對我很好,真的。”

沈錦不知道該說什麼讓陳側妃放心,卻知道母親的心願不過是她幸福而已,“再等等,我接你走,我們去邊城一起生活。”

“傻孩子啊。”陳側妃深吸了一口緩緩吐出來,臉上帶着笑可是卻落了淚,“我既然來了王府,就沒打算過再出去。”

她雖被封爲側妃,可是說到底就是一個妾而已,一輩子都低人一等了,幹什麼還要去給女兒添亂,時時提醒着別人,永寧伯夫人是個妾生女?

“我現在過得極好。”陳側妃不會把這些心思告訴沈錦,只是笑着說道,“王妃對我照顧有加,府中下人因爲女婿身份,也殷勤得很,再說了李氏有孕了,等孩子生下來就抱到我身邊,所以不用擔心我的。”

沈錦咬了咬脣沒再說什麼,卻已經打定主意了,有機會定是要接了母親走的,王府的日子哪裡有母親說的這般自在,王妃還能出門應酬一下,可是陳側妃根本出不了院子的門,甚至不能進前院,後院的風景再好,看了十幾年也已經膩了。

陳側妃不再說自己的事情,摟着沈錦坐在軟榻上,問起了邊城的事情,沈錦一一回答了,與敷衍沈梓那些人的不同,她說了邊城的風景說了互市的熱鬧還有許許多多,想要把那些風景都描述給母親聽,“我還養了一隻狗,叫小不點,夫君說等長大了,站起來比我都高呢。”

“就會淘氣。”陳側妃笑着說道,她知道沈錦自小喜歡這些毛絨絨的東西,不過府中那麼多孩子,陳側妃怎麼也不敢讓沈錦養了貓啊狗啊這一類的,而每年的皮毛不過是份例而已,沈錦又在身體,用下來了也沒多少,“你以後不用給我送那麼多皮毛,我的份例夠用的。”

“邊城可多了。”沈錦有些得意地說道,“夫君說等天氣冷了給我屋中都鋪上皮子,又舒服又暖和。”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婿肯寵着疼着女兒更讓陳側妃開心的了,“怪不得我覺得,你嫁人以後越發的傻氣了。”

“我可聰明瞭!”就算是母親也不能這麼說,沈錦下意識地反駁道,“真的。”

陳側妃沒有說話,只覺得這樣就好,有人寵着疼着,纔會被養的傻氣,過得快樂纔會越發的天真,女兒過去十幾年在王府過的太苦了,如今纔是好的。

沈錦看了陳側妃一眼,說道,“真的啊。”

“恩,真的。”陳側妃摸了摸女兒的臉,仔細看了一下女兒的裝扮,並不是當初瑞王府陪嫁過去的那些,瞧着不顯眼卻樣樣精細。

沈錦笑着說道,“夫君給母親備了兩匹月華錦,一匹雅白的,一匹絳紫色的。”

“我哪裡用得上,給王妃一匹,剩下你的留着就好。”陳側妃說道。

沈錦趴在陳側妃的耳邊小聲說道,“月華錦做了小衣,可舒服了,母親穿在裡面就好,我給母妃也備了呢。”

“絳紫色的那匹給我就夠了。”陳側妃聞言只是說道,“用不到這麼多的。”

沈錦抿了抿脣,這才應了下來,“那好吧。”

陳側妃牽着沈錦的手進了內室,打開了首飾盒,從最下面拿出了一塊玉佩,她伸手仔細摸了摸這才親手掛在了沈錦的脖頸上,說道,“這是當初你外祖父病逝前偷偷給我的,說我出嫁了可以當我的嫁妝,讓我送給以後的孩子也好送給夫君也好,我被擡進瑞王府的時候,把它偷偷拿了出來,今日就交給你了,你的嫁妝都是王府準備的,就算是我給你的,也都是府中的東西,只有這枚玉佩。”

沈錦低頭看着那塊玉佩,只是簡單的平安扣,因爲經常被人把玩,油潤漂亮,說道,“我會戴着的。”說着就塞進了衣服裡面,卻發現絲毫不涼,反而帶着絲絲暖意,“這……”

“恩,是暖玉。”陳側妃沒有說就是爲了等着沈錦發現,“你外祖父知道若是雕的太過精細,容易被人發現,這才弄成這般簡單粗糙的樣子,就算被人看見了,不仔細把玩也是認不出來的。”

沈錦開口道,“外祖父還真是老謀深算啊。”

陳側妃緩緩吐出一口氣說道,“恩,要不怎麼攢下了那些家業,不過……算了,不說這些事情了,這玉佩你想留着或者送給女婿都是可以的。”剩下的話卻沒有再說,反而說起了別的事情。

母女兩個笑着說了一會,就聽見門口有敲門聲,陳側妃說道,“怕是女婿來接你了。”

沈錦滿心的不捨,陳側妃笑着牽着女兒的手往外走去,走到院中就看見楚修明正站在那裡,陳側妃如何捨得女兒,卻知道女兒在楚修明身邊才更加快活。

兩人走到了楚修明的身邊,楚修明開口道,“岳母。”

聽見這兩個字陳側妃眼睛一紅,應了一聲,“以後可莫要如此叫了。”

楚修明的岳母是瑞王妃,也只能是瑞王妃,一句話楚修明就能感覺到陳側妃對沈錦的滿滿情誼,恭恭敬敬給陳側妃行了一個晚輩禮,雖沒有說話可是意思很明白,沈錦眼淚汪汪的,吸了吸鼻子只覺得今日哭的怕是比以往一年都要多。

陳側妃徹底放下了心,看向了楚修明說道,“你們兩個以後好好過日子。”說着把沈錦的手放到了楚修明的手裡。

楚修明面色沉穩開口道,“我會對她好的,一輩子。”這是對一個愛女兒的母親的承諾。

陳側妃笑着應了下來,親自送兩個人出了院門,沈錦時不時扭頭看着陳側妃,直到上了馬車直接坐在了楚修明的懷裡,帶着哭腔小聲說道,“我還沒給父王母妃請辭呢。”

“王妃說我們直接走就好。”楚修明輕輕按着自家小娘子的頭,讓她靠在懷裡說道,“明日早點來就是了。”

“恩。”沈錦開口道。

楚修明溫言道,“到時候陪你在王府中住上幾日,想來王爺和王妃不會介意的。”

“你剛剛還一口一個岳父呢。”沈錦笑逐顏開,有這麼一個願意哄着的夫君,她怎麼能愁眉苦臉給他看,怪不得楚修明這麼大方送了瑞王的一直求而不得的東西,說到底還是爲了自己。

楚修明看見沈錦的笑臉,果然自家娘子還是笑盈盈的好,“到了王府再叫。”

沈錦笑着抓住楚修明的手指輕咬了一口,撒嬌道,“母親今天竟然說我笨,還說要我聽你的……”

楚修明聽着沈錦說話,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有時候說着說着還跳到了另一件事情上,不僅如此還對陳側妃做的點心評價了一番,家長裡短的事情,楚修明竟然也不覺得厭煩,反而覺得溫馨。

只不過世事難料,就算是楚修明也不可能算無遺漏,晚上沈錦正睡的香,忽然被一陣狗叫給吵醒了,楚修明已經坐起了身,然後說道,“我去看看。”

沈錦臉誰的紅撲撲的,點點頭說道,“小不點是不是餓了?”

楚修明搖了搖頭,沒說什麼只是披上外衣就出去了,趙嬤嬤她們也被驚醒了,趕緊過來伺候着沈錦穿衣服,沈錦也擔心小不點,說道,“這是怎麼回事?”

一向懂事的小不點不知何時已經跑到了他們的屋門口,大聲叫着,而且身子弓着身上的毛都要豎起來了,看起來格外緊張和兇狠,看見了楚修明,它只是朝着西邊繼續叫喚,不像是平時撒嬌那種嗷嗚嗷嗚的叫,而是汪汪汪叫個不停。

楚修明看向了西邊皺眉思索了一下,猛地臉色一變然後快步朝着屋內走去,對着守衛大聲說道,“把所有人都給叫出來。”

第110章第124章第116章第021章第097章第024章第090章第009章第117章第041章第002章第130章第126章第109章第020章第090章第138章第130章第026章第040章第113章第078章第115章第105章第050章第021章第033章第060章第091章第129章第103章第110章第104章第001章第025章第116章第028章第055章第146章第050章第003章第127章第051章第031章第003章第048章第086章第004章第035章第104章第081章第003章第100章第078章第022章第134章第050章第033章第140章第116章第074章第124章第065章第049章第061章第019章第098章第022章第119章第020章第087章第056章第020章第076章第100章第030章第002章第080章第053章第048章第011章第057章第045章第88章 補全第091章第043章第069章第097章第104章第075章第091章第012章第116章第075章第086章第049章第047章第077章第003章第087章
第110章第124章第116章第021章第097章第024章第090章第009章第117章第041章第002章第130章第126章第109章第020章第090章第138章第130章第026章第040章第113章第078章第115章第105章第050章第021章第033章第060章第091章第129章第103章第110章第104章第001章第025章第116章第028章第055章第146章第050章第003章第127章第051章第031章第003章第048章第086章第004章第035章第104章第081章第003章第100章第078章第022章第134章第050章第033章第140章第116章第074章第124章第065章第049章第061章第019章第098章第022章第119章第020章第087章第056章第020章第076章第100章第030章第002章第080章第053章第048章第011章第057章第045章第88章 補全第091章第043章第069章第097章第104章第075章第091章第012章第116章第075章第086章第049章第047章第077章第003章第08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