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3章

沈蓉抓着東西就朝着沈靜砸去,“出去。”

沈靜尖叫着躲開,心虛害怕還有恐懼和許許多多的情緒忽然爆發出來,怒道,“沈蓉你個白眼狼,母親都是爲了你,你是要害死我們嗎……”

“我不出去。”沈蓉躲在丫環的身後,叫道,“我不出去!”

沈靜指着沈蓉說道,“那是我們的母親,若是母親沒了,我們能落得什麼好?”

沈蓉脣緊抿着沒有說話,心中有些無措,忍不住看向了身邊的丫環,那丫環溫言道,“姑娘,四姑娘說的沒錯,不管如何許側妃都是您的母親,再說了現在府中並沒有外人。”

沈靜也知道此時不好比沈蓉逼急了,就說道,“妹妹,母親一向疼你。”

沈蓉點了點頭,起身說道,“好。”卻還是拿帕子捂着臉,“我跟你去一趟。”

沈靜鬆了一口氣,帶着沈蓉往外走去說道,“你臉上的傷是……”

“是大姐姐。”沈蓉低着頭說道,剛剛母親來這邊探望她,她心中還是有些喜悅的,誰知道沒說兩句母親就知道了大姐姐小產的消息,直接衝了出去鬧了起來,她躲在屋中不敢出去也不願出去。

沈靜滿臉震驚,只覺得心中一慌滿心的茫然,“不,不是大姐姐讓人打的嗎?”

“不是。”沈蓉斷斷續續聽見了一些外面的吵鬧,卻聽不太清楚,可是她心中明白,母親會如此更多的是因爲大姐姐。

“不,是大姐姐。”沈靜停下來盯着沈蓉,眼神竟有些瘋魔的感覺,“記得一會要告訴父王,是你與母親說,是大姐姐讓人打花了你的臉。”

沈蓉被沈靜的神色嚇住了,聽見她的話更是不敢相信地看着她,“是二姐。”

“你若不這樣,母親就完了。”沈靜緊緊抓着沈蓉的手,那力道把沈蓉都給弄疼了,“知道嗎,你若不這樣說就是你害死了母親。”

“四姑娘。”沈蓉的丫環趕緊上前分開沈靜的手,說道,“你怎麼可以教姑娘說謊,那麼多人看見的事情,你……你這樣是要把責任都推到我們姑娘身上。”

“母親生了你,你難道不該報恩嗎?”沈靜心中又急又慌,厲聲問道。

丫環咬了下牙狠狠掐了一下沈靜,沈靜疼的一鬆手,丫環就趕緊把沈蓉擋在身後,然後反駁道,“四姑娘,那是誰告訴許側妃這些的,可不是我們姑娘說的,你把所有責任都推到我們姑娘身上是什麼意思,明明是你……”

“不是我。”沈靜臉色一白,情不自禁後退了幾步,“不是我,明明是你的丫環說的,你丫環和一個婆子說,是因爲你說話得罪了沈錦,然後被沈琦打了耳朵,打花了臉,沈軒又把……” wωw◆ TтkΛ n◆ c o

“所以四姐姐你犯了錯,要害死母親,現在讓我去頂罪?”沈蓉也不是傻子,已經明白了,說道,“不可能。”

“你是父王的女兒,父王不會重罰你的。”沈靜只想把責任推出去,努力說服沈蓉說道。

沈蓉怒道,“你也是父王的女兒。”

“可是我比你大啊,我要說親了。”沈靜終於忍不住哭了起來,“反正你臉毀了,嫁不出去了。”

沈蓉臉色慘白,不敢相信地看着沈靜,那是她姐姐,一母同胞的親姐姐。

沈靜滿眼乞求地看着沈蓉說道,“就當姐姐求你好不好?姐姐以後一定會補償你的。”

“可是我要怎麼辦?”沈蓉呆滯地看着沈靜,這個一向清高的姐姐這般低聲下氣求着她,爲的又是她們的母親。

丫環見沈蓉的語氣已經有些軟了,開口道,“就算姑娘不出嫁也要一輩子在王府生活,得罪了王爺、王妃和陳側妃,又能有什麼好日子過,四姑娘你太過自私,你嫁出去了自然會沒事,可是我們姑娘呢?”

沈靜開口道,“我發誓,只要我嫁出去,我一定想辦法把妹妹接出去好不好?”

沈蓉沒有回答,只是說道,“我們先去看一下母親……”

“好妹妹,我就知道你這般仗義。”沈靜以爲沈蓉已經答應,不禁鬆了口氣,若是母親被處置了,怕是她以後的親事也要生出波瀾,只是妹妹……大不了以後自己多補償一些就是了,再說留在府中,誰又能欺辱了她不成。

沈蓉低着頭,根本沒有說話,甚至連用帕子遮蓋傷口都忘記了,好像只是一夜,所有人都變了,就連親人都變得讓她陌生了起來。

丫環心急低聲說道,“姑娘,你可不要糊塗啊。”

“閉嘴,我們姐妹說話,哪有你插嘴的地方。”沈靜厲聲斥責道,“妹妹放心吧,還有三弟呢,父王就三個兒子,我與母親一定與三弟弟說明真相,到時候三弟弟也會對妹妹多加照顧的。”

沈蓉忽然問道,“四姐,那樣的話你爲何會相信,又爲何會急匆匆甚至不與我說一下就去告訴母親,讓事情鬧成現在這樣?”

沈靜心中一慌,強自鎮定說道,“因爲我憤怒二姐姐與你受傷。”

沈蓉擡眸看了沈靜一眼,這話沈靜自己都沒有底氣,可是她沒有說什麼,只是在到了大廳的時候忽然說道,“因爲你嫉妒,你本以爲三姐姐嫁給永寧伯是受苦受罪,卻不想三姐姐如今過的幸福。”說完根本不再看沈靜一眼,就進了廳裡。

大廳內,許側妃被兩個粗使婆子壓着,瑞王、瑞王妃和陳側妃坐在椅子上,見到沈靜和沈蓉,瑞王妃眉頭皺了皺,帶着幾分擔憂說道,“五丫頭,太醫說過不讓你的臉招風,怎麼出來了?”

沈靜已經快步跑過去推打着那兩個粗使婆子,“放開我母親。”

瑞王沉聲說道,“沈靜,你的嬌養呢?”

“父王。”沈靜有些懼怕地看着瑞王。

瑞王妃倒是說道,“王爺,別嚇到了孩子,先把許側妃放開。”

兩個粗使婆子這才鬆了手,站在一旁不動了,沈靜抱着許側妃說道,“父王,母親只是一時誤會了纔會如此,是五妹妹說錯了。”

瑞王妃眼神一閃看向了站着沒有動面無表情的沈蓉,微微垂眸問道,“什麼說錯了?”

沈靜偷偷掐了一下也愣住的許側妃說道,“是五妹妹一時想不開,告訴了母親那些事情,母親才這般激動的。”

從開始的心虛到現在,沈靜越說竟然越有底氣,“是五妹妹讓丫環買通了看守母親的人,估計讓丫環婆子說了是因爲她說話得罪了三姐姐,所以大姐姐讓人打花了她的臉,二姐姐阻止又被大哥哥打的小產了。”

“四丫頭,許側妃也是五丫頭的生母,她這樣做圖的又是什麼?”瑞王妃看着沈靜的眼神格外的冷。

沈靜覺得現在自己格外的冷靜,她開口道,“因爲五妹妹想借機嫁給永寧伯,只要衆人都相信是三姐姐害她毀容嫁不出去,她就可以趁機嫁進永寧伯府,畢竟她毀容後,也不會有好人家願意娶她。”

沈蓉本以爲自己有了準備,能承受得住,可是聽到沈靜的話,身子不由自主晃了晃,被身後的丫環扶着了。

瑞王臉上神色平靜,一時竟然看不出什麼情緒來,“是嗎?”

“就是這樣。”沈靜狠狠抓着許側妃的手,“母親,是不是?”

許側妃此時也明白過來,看了看沈靜又看了看站在一旁不說話的沈蓉,心頭閃過許多的念頭,有沈蓉臉上的傷口,又有沈靜……還有剛剛那種絕望和惶恐,她不能被關到莊子裡,她還有皓兒,她的兒子還沒有長大,“是,是蓉兒告訴我的,我這才鬧着出來見到蓉兒,又親口問了她,她才說了梓兒被世子打的小產的事情。”

“側妃娘娘,姑娘也是您的女兒啊。”丫環忍不住哭道,“求王妃做主,根本不是這個樣子的……”

沈靜聲音尖銳,怒罵道,“賤婢,這裡沒有你說話的地方。”說着還擼起袖子,“父王,就是這個賤婢剛剛弄傷了我,把她打死。”

沈蓉不僅緊緊抓着丫環的手,那丫環抽回了手跪了下來,使勁磕頭說道,“王爺真的不是這樣的,是四姑娘剛剛去找我們姑娘……”

話還沒說完,沈靜就瘋了一樣撲了過去,抓着那丫環的頭髮就狠狠扇打着她的臉,“閉嘴。”

“放手啊。”沈蓉也過去阻止。

“成何體統。”瑞王怒罵道。

瑞王妃也覺得頭脹着疼,說道,“快快阻止,別傷了姑娘們。”

剩下的丫環趕緊過去把人分開,就見沈蓉的那個丫環已經滿臉是傷,還留了血,沈靜打她,她根本不敢阻擋後來還要護着沈蓉,所以傷的格外嚴重。

“這……快去叫大夫。”瑞王妃揉了揉額頭說道。

沈靜盯着沈蓉說道,“妹妹,你去與父王說,我剛剛說的都是真的,快去與父王說。”

許側妃整個人都愣住了,她看着二女兒,又看向三女兒,不管如此必須要保住自己,蓉丫頭是王爺的親生女兒,不會出事的,更何況蓉丫頭的臉也說不到好人家沒辦法幫襯皓哥,“蓉兒,就當母親求你,你就說實話吧,你是王爺的女兒,王爺不會怪罪你的。”

沈蓉想到以往母親對自己的好,雖然和兩個姐姐與弟弟相比,她是經常被忽視的那個,可到底沒有被虧待過,緩緩跪在地上,磕頭說道,“都是女兒的錯。”再多的話卻也說不出來了。

一切都像是一場夢,沈蓉甚至有些恍惚,明明她只是卻了姐姐家做客,怎麼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就連她也變的……

沈靜聽見沈蓉說的話,只覺得渾身力氣都消失了,說道,“父王,五妹妹只是年幼無知……”

“閉嘴。”瑞王的神色更加難看,“你們把本王當成傻子嗎?”

瑞王站了起來,走到許側妃的面前,一腳把她踹倒,然後看向沈靜和沈蓉,“真是本王的好女兒,本王第一次知道你們竟然有如此心機,竟然利用本王的愛女之心纔算計,真是……好,好的很。”

“來人,把她們都給我……”

“王爺。”瑞王妃打斷了瑞王的話,“要我說,五丫頭並沒有錯。”

瑞王妃緩緩走了過來,彎腰把滿臉是淚神色茫然而絕望的沈蓉扶了起來,抱在懷裡輕輕拍着她的後背,“一個是她母親一個是她姐姐,你要她如何?”

瑞王最恨人愚弄,此時看着沈蓉並沒有說話,卻也沒有反駁瑞王妃,瑞王妃緩緩嘆了口氣說道,“陳妹妹,你先帶着五丫頭下去。”

陳側妃聞言起身福了福說道,“是。”她相信瑞王妃不會再讓許側妃有翻身的可能,上前把沈蓉摟着,用帕子擦了擦她臉上的傷,“與我下去,我重新給你上藥。”然後看向依舊跪在地上的那個丫環。

瑞王妃也注意到了點點頭,陳側妃才說道,“你一心爲你家姑娘着想,跟着我去內室,好好的臉……”

丫環給陳側妃磕了頭,這纔去一併扶着沈蓉往內室走去,沈靜看着這一切,喊道,“父王……”

許側妃看着瑞王的神色,知道一切再無轉圜的餘地,滿臉的絕望和不甘,“爲什麼……不該這樣……”

瑞王妃看着許側妃的眼神很冷,只是說道,“翠喜,把所有事情與許側妃說一遍,再讓李婆子來說說,四丫頭都做了一些什麼。”

剛剛沈靜進去找沈蓉的時候,瑞王妃已經吩咐人把所有事情調查清楚了,就連沈靜和沈蓉說的那些話都被瑞王妃派去找沈靜的人聽的一清二楚,沈靜心情慌亂根本沒有注意到有旁人的存在。

瑞王府中本就有大夫,已經讓人去傳了,丫環端了水重新給沈蓉淨臉,沈蓉呆呆的坐在椅子上,雙眼無神,陳側妃看了一眼倒是沒勸什麼,而是看向了那個滿臉是傷的丫環,柔聲說道,“你叫秀珠對嗎?”

秀珠臉上很多地方都腫了起來聞言福身說道,“是。”

“坐下吧。”陳側妃讓秀珠坐下,小心翼翼端着她的臉看了看說道,“別怕,一會讓大夫給你看看。”

“是。”秀珠恭聲說道。

陳側妃也不再說話,就坐在一旁,等大夫來了,讓大夫重新給沈蓉看了看,丫環找出雪蓮膏給她塗上,陳側妃問道,“可有事?”

大夫搖搖頭說道,“可不要再沾水一類的了。”

“好。”陳側妃應了下來說道,“麻煩大夫給這個丫頭也看看吧。”

大夫點了下頭,府中其實有專門給下人看病的,醫術卻沒有這個大夫好,不過既然已經來了,也就是順便了,大夫給秀珠看了看,說道,“我一會讓人送點藥膏來,近日不要吃顏色重的東西。”再多的卻不說了,畢竟只是個丫環,而且看這個樣子,怕是有什麼陰私。

陳側妃問道,“謝謝大夫了。”

大夫告辭後,陳側妃就說道,“秀珠你先下去歇歇吧,這段時間好好養傷不用幹活了,我會讓人和廚房說一聲,你的飯菜單獨做的。”

“奴婢謝陳側妃。”秀珠恭聲說道。

沈蓉忽然說道,“我要秀珠,不要讓她走。”

陳側妃微微垂眸說道,“五姑娘,秀珠受傷了,暫時不能伺候你了。”

“不行。”沈蓉推開正在給她上藥的丫環,就去抓着秀珠說道,“我要秀珠。”

陳側妃有些爲難地說道,“那讓秀珠上了藥再回來可好?”

“不。”沈蓉拒絕道。

秀珠恭聲說道,“那奴婢伺候姑娘。”

陳側妃也不再說話,只是微微嘆了口氣,沈蓉又恢復了死氣沉沉的樣子,手緊緊拽着秀珠的手,坐回椅子上,秀珠只得彎着腰站在一旁,陳側妃讓人給秀珠搬了個圓墩,秀珠倒了謝後才半坐下。

“陳側妃,我母親會怎麼樣?”沈蓉忽然問道。

陳側妃微微垂眸,“我不知道。”

怎麼樣?怕是會送到莊子上,過段時間就病逝了吧。

恐怕許氏根本沒想過會有這麼一天,想到當初許氏對錦丫頭做的事情,陳側妃緩緩吐出一口氣,怕是許氏早就忘記了她當初爲什麼會投到瑞王妃那邊,她忍了這麼多年,終於報了這個仇,那時候錦丫頭還不記事,她也不願意把這種腌臢的事情告訴女兒,只想女兒一輩子開開心心就好。

“那我四姐姐呢?”沈蓉猶豫了許久問道。

陳側妃不會把大人的事情牽扯到孩子身上,卻也沒有心善到把仇人的女兒當成自己的女兒一般疼愛安慰,只是說道,“不知道。”

沈蓉咬了下脣說道,“陳側妃,你去求求三姐姐好不好,讓她幫我母親……”秀珠趕緊拉了拉沈蓉的手。

陳側妃終是擡頭看向沈蓉,問道,“憑什麼?”

見沈蓉說不出話來,陳側妃說道,“五姑娘好好休息吧。”說着就起身出去了,倒是沒有離開,就在她臥房外面的小廳中,多虧女兒已經嫁出去了,想到女兒陳側妃眼神柔和了許多。

“那最後呢?”沈錦覺得霜巧怕是和很多人打聽過了,要不怎麼知道的如此清楚。

沈琦開口道,“許側妃被送到莊子上養病,四妹妹憂心許側妃的病情,決定去廟中給生母祈福。”

“多虧大姐姐和哥哥沒事。”沈錦開口道,“二姐姐在鄭家怕是不好過了。”

沈琦冷笑道,“我專門讓人去打聽了鄭家的事情,怪不得那日二妹妹抓花了鄭家大公子的臉,那鄭夫人也沒有處罰她。”

“恩?”沈錦看向沈琦。

沈琦說道,“鄭家是書香門第,清貴世家,不過也太過清貴了一些,古董字畫好的筆墨紙硯,哪個不要錢?早就入不敷出了,讓沈梓管家還不是打着她嫁妝的主意,過段時間她小姑出嫁,那嫁妝至今都沒置辦起來呢。”

沈錦點點頭,倒是沒有太過驚訝的表情,沈琦問道,“你早知道了?”

“不是。”沈錦說道,“那日二姐姐說我就覺得奇怪了,如今聽了姐姐的話,也就明白了。”

“奇怪?”沈琦問道。

沈錦點頭,“哪個母親不疼自己的孩子?”

這個道理簡單明白,沈琦看着沈錦,心中不禁嘆息,是啊,哪個母親不疼孩子,沈梓看着精明卻偏偏是個糊塗人,如今許側妃沒了,她又被父王厭棄,能依靠的不過是郡主的身份了,怕是在鄭家以後的日子……那鄭夫人也是個精明的,不過也和她沒什麼關係就是了。

沈琦夫婦在這邊用了午飯,下午就離開了。

楚修明看着有些昏昏欲睡的沈錦,直接把她抱了起來送回屋中說道,“困了就多睡一會。”

“我還想與你說話呢。”沈錦眼神有些迷茫,小小的打了個哈欠,在楚修明的懷裡蹭了一下,伸出小手在他的胸膛上撓了撓。

“我陪你睡。”楚修明開口說道。

沈錦這才點頭,等楚修明把她放下,就換了一身睡袍,又打了個哈欠爬到了牀上,眼巴巴看着楚修明,楚修明也換了睡袍,這才上了牀,沈錦熟練地滾進他的懷裡,趙嬤嬤把牀幔拉好,就離開了。

楚修明輕輕撫着沈錦的後背,沈錦舒服的趴在楚修明的身上,臉在他胸口處蹭了蹭,小聲把府中的事情說了一遍。

“呵。”楚修明伸手捏了一下她柔軟的小脖子說道,“你五妹妹是個聰明人。”

沈錦應了一聲,肉呼呼的腳在他腿上蹬了蹬,其實她也想到了,許側妃是沈蓉的母親,沈梓和沈靜是她的姐姐,若是想要把她從中摘出來,必須用一些手段。

沈蓉難道一點都不知道外面的事情?不可能的,畢竟是在她的院中,她不過是不好出面也不能出面罷了,直到沈靜來找她……那時候認下對沈蓉來說是有利的,不僅保住了自己,怕是還得了瑞王的憐惜,覺得她是個純孝之人,就算臉上留了疤又如何?只要她是瑞王的女兒,就不會愁嫁不出去的。

這件事就算說出去,也不會有人覺得沈蓉不對。

不過是過猶不及罷了,表現的太過了,瑞王妃怕是早已看了出來,不過是將計就計。

沈錦又蹬了楚修明幾下,閉着眼睛說道,“再過幾日就到父王生辰了,我們什麼時候去南邊?”

楚修明心中算一下,並沒有開口回答,只是說道,“不喜歡京城?”

“恩。”若不是見過了外面的風景,恐怕沈錦一輩子都沉浸在京城的繁華之中,可是如今,沈錦卻覺得京城……並不是一個能讓人舒心居住的地方,“你說南邊是什麼樣子?”

沒等楚修明回答,她就笑了起來,“不管了,總覺得會比京城舒心就是了。”

“你會喜歡的。”楚修明開口道,他的聲音有些低沉,“那邊有很多河鮮,到時候我帶你去福州,有海鮮……還有你喜歡吃的各種水果。”

沈錦閉着眼睛聽着楚修明的聲音,覺得又安心又舒服,喃喃道,“就算沒有這些,我也願意跟你去的,大家都在一起就好了。”她的聲音格外的軟糯,還有些模糊,可是楚修明卻聽的一清二楚,心中一暖,他家的小娘子,有時候很通透有時候卻又笨的可愛,可是偏偏說的話戳着他的心窩子,讓他又憐又愛。

“反正有趙嬤嬤在呢。”沈錦眼睛都沒睜開,睡得朦朦朧朧的從楚修明的身上翻了下去,然後滾進他懷裡,還尋了一個舒服的位置,“趙嬤嬤什麼都會做。”

楚修明忽然覺得去南方的路途遙遠,趙嬤嬤年紀也不小了,不好來回奔波,要不要派人把她送回邊城去。

低頭一看那個沒良心的東西已經睡得香甜了,真是讓人又愛又恨,伸手捏了一下沈錦的小鼻子,就見她動都不動只是微微張開了嘴開始呼吸,還不滿的哼唧了兩聲,卻懶得伸手動一動。

楚修明緩緩嘆了一口氣,調整了一下自己的位置,讓沈錦可以睡得更加舒服,這才把自己娘子整個人圈在懷裡,閉目養神了。

他倒是沒有睡,不過在思索着京城的情況,還有上次沒有談完的正事,海寇是決不能姑息的,否則受苦的都是沿岸的百姓,海寇根本沒人性的,不過誠帝的意思是不想讓他去,怕是不想讓他再增加威望和兵權,可是誠帝重文輕武,對武將多有防備和打壓,就連平寇之事……摟着懷中的嬌妻,不過也怪不得誠帝,這個皇位坐的名不正言不順,整日擔驚受怕的,也不知道有什麼意思。

如今這些老臣子願意輔佐誠帝,不過是沒有更名正言順的罷了,瑞王?和誠帝一母同胞,做事還沒有誠帝清明,所以很多人就算知道誠帝不是明君,也只能捏着鼻子認了。

而且有一樣最重要的東西,誠帝至今都沒有找到。

等沈錦醒來的時候,牀上就剩下她一個人了,聽見動靜趙嬤嬤就掀開了牀幔,笑道,“夫人醒了,可是餓了?”

“恩。”沈錦坐在牀上,還有些迷糊,揉了揉眼睛才說道,“夫君呢?”

“將軍出去辦事了。”趙嬤嬤拿了衣服給沈錦披在身上說道,“夫人要起來嗎?”

“要。”沈錦看見蠟燭已經點上了,就下牀自己穿上了鞋子走到窗戶邊,推開一看見外面天色已經暗了,問道,“嬤嬤怎麼沒叫醒我?”

“將軍特意吩咐不要打擾夫人。”安平和安寧端了水進來伺候沈錦梳洗,趙嬤嬤笑道,“夫人可有什麼想用的?”

“還有什麼?”沈錦也不再問爲什麼天黑了楚修明反而不在這樣的事情。

趙嬤嬤開口道,“東西都備着呢,夫人想說什麼,老奴就去做。”

沈錦想了想,說道,“不用麻煩了下碗麪好了,要放一些辣椒。”

“好。”趙嬤嬤應了下來,就去廚房準備了。

因爲是晚上沈錦只換了常服,頭髮鬆鬆挽着,雖然剛睡醒還是覺得身上懶洋洋的不想動彈,趙嬤嬤很快就端了麪條過來,還有醃好的鹹鴨蛋和一疊酸辣蘿蔔條。

“糊度麪條。”沈錦看見了心中一喜說道,“嬤嬤你什麼時候做的?”在邊城的時候她倒是時常吃,等離開了邊城一路上京都沒再吃過了。

趙嬤嬤把東西給端了上來,等安平和安寧擺上桌,這才笑着說道,“下午沒事的時候正巧見到廚房擀了麪條,本想着煮好放着等明日再熱熱給夫人用的。”

糊度麪條是越熱越好吃,最好熱過三次以後,又香又好吃,趙嬤嬤本是準備煮好以後放到明早煮一次,中午吃之前煮一次就正好,誰知道今晚沈錦想要吃麪,所以提前煮了。

趙嬤嬤把鹹鴨蛋剝開放到了沈錦的碗中,沈錦低頭吃了起來,就着酸辣的蘿蔔條竟用了兩碗,最後還是趙嬤嬤怕沒辦法克化這才勸了沈錦不再用了,“安寧陪着夫人到院子裡走走。”

“是。”安寧去拿了燈籠,趙嬤嬤又給沈錦加了一件衣服,兩人剛準備出去,就見房門從外面推開了,楚修明穿着一身褐色的短打走了進來。

沈錦愣了一下,笑道,“我都沒見過夫君這般打扮呢。”

楚修明看了一眼說道,“我換了衣服陪你。”

“好。”沈錦笑着坐在說道,“夫君快點。”

楚修明沒再說什麼直接進了內室換了一身衣服就出來了,沈錦站在門口,提着燈籠笑道,“夫君。”

沈錦穿着淺色八成新的衣裙,身上甚至沒有一件首飾,就這般拿着燈籠俏生生地站在門口,竟使得楚修明滿身得戾氣消失的無影無蹤,他緩步走了過去,伸手接過那盞燈籠,另一手牽着沈錦的手,往外走去。

“夫君,摸摸今日做了……”沈錦的聲音嬌嬌糯糯的,把手從楚修明的手裡抽了出來,然後雙手抱着他的胳膊,被楚修明半拖着走。

趙嬤嬤鬆了一口氣,也沒用安平和安寧動手,親手撿了被楚修明仍在地上的衣服,衣服上雖然沒有血跡,可是有一股掩不住的血腥味,趙嬤嬤覺得夫人怕是也聞到了,卻不說而已。

緩緩嘆了一口氣,趙嬤嬤是知道今晚楚修明出去是做什麼的,可是看來……趙嬤嬤把衣服都給收拾起來,又拿了剪子就進了廚房,安平和安寧看見了卻一句話也沒有問,只是低頭收拾着東西。

到了廚房,趙嬤嬤把衣服剪碎全部扔進了還沒熄火的竈臺裡面,盯着全部被燒成了灰燼,這纔去淨了手,遠遠看着那一盞燈籠隨着兩個人的走動而搖晃,就見將軍不知道低頭和夫人說了什麼,隱隱約約傳來了夫人的笑聲,然後夫人就鬆開了將軍的胳膊,將軍背對着夫人蹲下,夫人趴在了將軍背上,還把手中的燈籠遞給了夫人,這才站了起來揹着……等等揹着!

趙嬤嬤再顧不得別地,甚至顧不上主僕有別喊道,“不許揹着走。”邊還還邊往沈錦他們那邊跑去,雖然大夫說現在把不出來,萬一是時日尚淺怎麼辦。

楚修明明顯是聽見趙嬤嬤的聲音了,卻在沈錦的驚呼中快步朝着遠處跑去。

“哈哈哈。”沈錦雙手抱着楚修明的脖子,趴在楚修明的背上,“夫君,再快點!”

楚修明眼中也帶着笑意,說道,“不怕趙嬤嬤了?”

“是夫君揹着我的。”沈錦明顯耍賴道,“嬤嬤要說也是說夫君。”

楚修明輕笑出聲,停下來腳步說道,“那算了。”

“不要。”沈錦撒嬌道,“還要玩。”扭頭看了看趙嬤嬤,手指摳了摳楚修明的脖子,“和嬤嬤打個招呼,我們再玩吧。”到底有些不忍心了。

楚修明應了一聲,揹着沈錦轉身朝着趙嬤嬤那邊走去,趙嬤嬤瞪着他們兩個人,沈錦從楚修明的背上下來了,把燈籠塞給楚修明,雙手抱拳放在胸前說道,“嬤嬤。”

趙嬤嬤看着楚修明那種純然快樂的神色,又看了看沈錦一臉期盼,終是心軟說道,“不要跑那麼快,讓將軍慢慢揹着夫人走。”

“好。”沈錦笑了出來,在趙嬤嬤驚慌的眼神中一下子跳上了楚修明的後背。

楚修明單手扶着,然後把燈籠讓沈錦拿着,這才雙手託着沈錦,忽然開口道,“趙嬤嬤,心軟了許多。”

“將軍也胡鬧了許多。”趙嬤嬤毫不客氣地說道。

楚修明沒有否認,沈錦揮了揮手手說道,“嬤嬤,晚一點我和夫君就回去了。”

“要小心身體。”趙嬤嬤忍不住叮囑道。

“好的,有夫君呢。”沈錦並沒放在心上,笑呵呵地說道,“走啦。”

楚修明揹着沈錦圍着院子裡轉,沈錦趴在楚修明的耳朵上嘀嘀咕咕說個不停,楚修明只是笑笑,偶爾接上一兩句,沈錦說的就更歡樂了。

永寧伯府中守夜的侍衛只覺得自己眼角抽搐個不停,雖然都知道將軍寵夫人,可是……

“將軍還有這麼活潑的一面。”

“怎麼說話,將軍這是哄着夫人玩。”

“我怎麼覺得是夫人陪着將軍玩,你們沒注意到將軍剛回來那會,像是馬上要出去大開殺戒一樣嗎?現在……”

侍衛們對視了一眼,他們不會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吧,將軍不會把他們滅口了吧。

“今晚月色不錯。”

“是啊。”

“對對,都沒有星星。”

第005章第081章第074章第008章第036章第032章第082章第086章第018章第025章第107章第009章第108章第071章第068章第016章第113章第015章第001章第132章第061章第006章第091章第009章第022章第102章第027章第092章第112章第101章第011章第125章第041章第047章第139章第046章第129章第050章第014章第033章第053章第146章第090章第055章第002章第046章第044章第080章第001章第132章第069章第059章第093章第009章第135章第141章第079章第070章第117章第091章第88章 補全第041章第049章第009章第092章第004章第125章第129章第071章第002章第092章第066章第097章第143章第014章第071章第016章第142章第054章第103章第140章第107章第049章第042章第107章第033章第049章第131章第041章第132章第064章第096章第063章第116章第022章第110章第52章第051章第100章第057章
第005章第081章第074章第008章第036章第032章第082章第086章第018章第025章第107章第009章第108章第071章第068章第016章第113章第015章第001章第132章第061章第006章第091章第009章第022章第102章第027章第092章第112章第101章第011章第125章第041章第047章第139章第046章第129章第050章第014章第033章第053章第146章第090章第055章第002章第046章第044章第080章第001章第132章第069章第059章第093章第009章第135章第141章第079章第070章第117章第091章第88章 補全第041章第049章第009章第092章第004章第125章第129章第071章第002章第092章第066章第097章第143章第014章第071章第016章第142章第054章第103章第140章第107章第049章第042章第107章第033章第049章第131章第041章第132章第064章第096章第063章第116章第022章第110章第52章第051章第100章第05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