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1章

瑞王妃看見沈梓的裙子下面竟然滲出血來,面色一變沉聲說道,“有大夫嗎?”

“有。”永樂侯夫人也發現了,心中只覺不好,趕緊說道,“快去把大夫叫來。”

錢大夫就在這院中,他本身也不敢去瑞王府五姑娘的傷,聽到丫環的叫他,就跑了過來,說道,“快把她擡到屋中。”

瑞王妃看向了永樂侯夫人,永樂侯夫人說道,“這邊來。”

幾個壯實的婆子就擡着沈梓趕緊跟着永樂侯夫人走了,瑞王妃看見沈梓臉上的手印眼神閃了閃看向了沈軒,沈軒也是一臉懊悔,他並不知道沈梓有孕的事情,其實沈梓現在的情況和沈軒真沒多大的關係,可是萬一沈梓咬定是沈軒把她打流產的就完了。

瑞王妃低聲問道,“當時都有誰?”

沈軒把看見他動手的人說了一遍,瑞王妃點了點頭,想着怎麼善後,此時安寧已經拿了藥膏趕了回來,見到瑞王妃和沈軒就行禮。

瑞王妃溫言道,“這是幹什麼,急急忙忙的?”

“府中有一盒御賜的雪蓮膏,夫人剛剛見到五姑娘受傷,就讓奴婢趕緊拿了來。”安寧恭聲說道。

瑞王妃眼神一閃,說道,“這還真是……我瞧瞧。”

安寧雙手奉上,瑞王妃打開蓋子,輕輕摳了一塊聞了聞,然後把盒子蓋上交給了安寧說道,“快快送去,和你家夫人說,一切等太醫來了再說。”

“是。”安寧聽了瑞王妃的話,心中倒是明白,這番話確確實實對沈錦好,藥是好藥可是架不住別人潑髒水。

等安寧離開了,翠喜就說道,“王妃去瞧瞧五姑娘,奴婢去探望一下二姑娘。”

瑞王妃拍了拍翠喜的手說道,“去吧。”

翠喜不着痕跡微微握着手,然後朝着沈梓那邊走去,因爲是在別人府上,瑞王妃也不好多說什麼,不過看着兒子的神色開口道,“無礙的,你帶人去接鄭家老夫人他們過來,把事情大致說一遍。”

沈軒聽見母親這般說,也放下心來,說道,“是。”

瑞王妃沉聲說道,“在瑞王府中沈梓恭順良德,怎麼才嫁到他們鄭家這麼短時間就變成這般滿心嫉妒的狠辣心腸,不過到底已經嫁到鄭家了,瑞王府就不會再插手了。”

“知道了。”沈軒開口道。

瑞王妃揮了揮手,這才進了裡面探望沈蓉,沈蓉見了瑞王妃就喊道,“母妃。”

“可憐的。”瑞王妃快步走過去,仔細看了看沈蓉的臉,臉上的血已經幹了一些,傷口還微微往外滲着血,倒是不多了,離傷口遠些的地方已經擦乾淨了。

安寧已經把藥膏給了趙嬤嬤,該什麼時候拿回來自然有趙嬤嬤決定。

很快沈梓那邊就傳了消息來,丫環也是急匆匆地過來說道,沈梓肚中的孩子怕是保不住了,若是能做了決定,錢大夫就要去開藥了,好讓那些東西流乾淨。

衆人看向了瑞王妃,瑞王妃只是說道,“二丫頭雖是我瑞王府的郡主,可到底已經嫁到了鄭家,讓錢大夫儘量保胎,剩下的等鄭家的人來了再決定。”

趙嬤嬤聞言看向了瑞王妃,瑞王妃是真的厭惡了沈梓,若是此時真爲沈梓考慮,就該讓大夫早早沈梓肚中的污血一類排出來,小產雖然會傷身,可養上一段時間就沒什麼大礙了,可是如今瑞王妃偏偏讓大夫想辦法保住等鄭家的人來,這一耽誤……對沈梓身子的傷害可就大了。

不過瑞王妃這樣的做法有錯嗎?也沒有,畢竟沈梓已經嫁到了鄭家,肚中是鄭家的子嗣,她不插手任何人都說不出一個錯字,若是真插手了,最後說不得還要落了埋怨呢。

沈錦雖然嫁人了,可是這樣的事情並不清楚,只是抿了抿脣低聲說道,“二姐姐怎麼都不知道自己有孕?”

趙嬤嬤同樣小聲說道,“她的心思都放在別的事情上了。”

沈錦哦了一聲,“可惜了。”雖然她不喜歡沈梓,可是那個孩子卻是沒有任何過錯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她什麼時候纔能有夫君的孩子呢?

趙嬤嬤自然注意到了,只是安慰道,“等夫人再大一些更穩妥。”

“恩。”沈錦不再說話。

瑞王妃嘆了口氣說道,“我去二丫頭那邊看看。”

沈琦開口道,“母親,我陪你去?”

“不用了。”瑞王妃開口道,“你們在這裡陪着五丫頭。”說完就帶着丫環去了沈梓那邊。

沈梓躺在牀上,錢大夫正在給她施針,臉色格外的嚴肅,額間還有汗水,她臉上的巴掌印已經消失了,翠喜就站在一旁,對着瑞王妃微微點頭。

太醫是被永樂候和永寧伯一起帶回來的,就連瑞王都跟了來,他們三個本在宮中御書房,因爲永寧侯府拿了牌子找太醫,所以直接被稟報到了皇后那裡,皇后派了太醫後,就讓小太監給誠帝傳話了,誠帝這次倒是沒有隱瞞,只是說道,“有人拿了永樂侯府的牌子來叫太醫,說是有女眷受了傷,皇后知道後,就特特派了太醫去。”

永樂候滿臉詫異看向了誠帝,誠帝說道,“我記得皇弟的大女兒嫁給了永樂候世子,二女兒嫁到了鄭家,三女兒嫁給了永寧伯。”

此時正在御書房,除了他們幾個外,還有不少朝中大臣,衆人正在商議沿海那邊海寇的事情,此時見誠帝忽然說起了家常,心中都有些猜測。

瑞王站了出來恭聲說道,“是。”

“哦?”誠帝雖然及其掩住,但是眼中還是露出幾分情緒,他說道,“既然如此,你們就與太醫一併回去吧,說是有女眷受了傷。”

瑞王和永樂候臉色都是一變,楚修明也站了起來直接謝了恩,然後轉身先出去了,瑞王和永樂候也趕緊謝恩跟着他一併離開。

誠帝嘆了口氣說道,“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又搖了搖頭像是惋惜一般。

衆人都不再說話,雖然誠帝沒有直接點名,可是意思很明白了,瑞王和永樂候雖然有爵位卻沒有實權,鄭家更是隻有名聲,那麼就只剩下了楚修明這個永寧伯了,在場的大多都是老臣子,心中都覺得誠帝這樣有些下作,倒是有些誠帝新提拔上來的聞其聲知其義,明白了誠帝對永寧伯的態度,心中各有成算了起來。

就算楚修明沒有聽見誠帝后來說的話,在誠帝當着衆人面提起這些事情的時候,他就已經猜到了誠帝的意思,不過並不在意就是了,雖然知道有趙嬤嬤、安平和安寧在,自家娘子受傷的可能性很低,可到底沒有親眼看見也放不下心來。

在宮門口就遇到了瑞王府和永樂侯府派來的人,把事情大致說了一下,三人心中都有數,帶着太醫一起往永樂侯府趕去。

瑞王簡直要氣炸了,沈梓竟然抓傷了沈蓉的臉,那可是她的親妹妹,這時候的瑞王還不知道沈梓小產的事情。

永樂候世子親自出來接的,見了兩個太醫鬆了口氣說道,“正巧,誰比較擅長治外傷?”

“這是怎麼了?”永樂候問道,“莫非還有人受傷?”

永樂候世子有些尷尬地點點頭說道,“二妹妹……”

“那個孽障怎麼了?”瑞王沉聲問道。

倒是永樂候夫人趕了過來說道,“邊走邊說,鄭少夫人實在糊塗,月份尚淺竟然……此時怕是保不住了。”

瑞王咬牙,表情格外猙獰,“讓她去死。”

“王爺。”瑞王妃也出來了,正巧聽見這一句,沉聲說道,“二丫頭雖是你的女兒,可如今已經嫁進了鄭家,是鄭家的人。”這是要撇清關係。

楚修明腳步都沒停,問道,“我夫人可有受傷?”

“錦丫頭倒是無礙的。”瑞王妃說了一句後,又看向太醫,“還要麻煩兩位太醫。”

兩名太醫點了點頭,分別跟這丫環走了,瑞王妃說道,“王爺你們現在外面等下。”

“好。”瑞王和永樂候也知道他們現在過去不方便,並沒再說什麼。

楚修明看向了瑞王妃,瑞王妃說道,“修明你也在外面等着,我進去叫錦丫頭出來。”

“謝謝岳母。”楚修明這才說道。

瑞王妃點了點頭,轉身往裡面走去,永樂侯夫人吩咐兒子陪着瑞王他們後,也進去了。

沒多久沈熙就出來了,先請了安才說道,“三姐夫,三姐說她等下就出來。”

楚修明點點頭,瑞王倒是問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好好的來做客怎麼就傷了?”

沈熙有些尷尬不知道怎麼說好,瑞王沉聲說道,“照實說。”

“其實兒子也不知道。”沈熙開口道,“兄長、我和五妹妹到了以後就分開了,五妹妹去找大姐姐她們說話,我與兄長和大姐夫在書房。”

永樂候世子說道,“是的,小婿前幾日得了一幅真跡,就請了兩位妻弟到書房鑑賞。”

永樂候聞言說道,“我也知這件事,馬上就到了王爺的生辰,玉鴻這段時間一直在給王爺準備賀禮,那副真跡就是。”

沈熙點頭,“大姐夫還問我與兄長,父王會不會喜歡呢。”

瑞王面色緩了緩,說道,“可莫要這般了,只要你與琦兒過的美滿就足夠了。”

永樂候世子沒有再提這件事,只是說道,“我們三人正在說笑,忽然就聽下人來稟,說是夫人叫了府中的大夫,還讓人去喚了太醫,所以我們三人就急匆匆的過來,誰知道還沒進門,就聽見……”這話永樂候世子到時不好再說。

沈熙卻沒有那麼多顧忌,再說沈梓喊的時候很多人都聽見是瞞不住的,“二姐姐正在喊,說若是真的要抓花,也是要抓花三姐姐的臉,怎麼會去抓自己親妹妹的。”

瑞王臉色格外難看,還有些尷尬地看了永寧伯一眼,楚修明面色卻絲毫沒變,只是眼睛眯了一下說道,“是嗎?”

“是這個意思。”永樂候世子咳嗽了一聲說道。

沈熙臉色也不好看,“我們這才知道,二姐姐竟然故意把指甲弄的尖銳,不知爲何扇了五妹妹,還撓破了她的臉。”

永寧伯微微垂眸,其實沈梓剛慶幸傷的不是沈錦,否則……

瑞王氣得已經說不出話來,鄭家的人來的時候,他都沒有給一個好臉色,見到鄭夫人直接質問道,“鄭嘉瞿呢?他妻子出事,他都不露面嗎?”

鄭夫人也是急急忙忙趕來,聞言倒是沒有惱怒,反而給衆人問安,然後說道,“嘉瞿身子不適,出不得門,改日好了定讓他與王爺賠罪。”

房中太醫仔細檢查了一下沈蓉的傷口,皺了皺眉頭說道,“怕是……不太好。”

沈琦追問道,“太醫,可會留疤?”

太醫不再說話,態度已經表明了一切,趙嬤嬤把藥膏塞到了沈錦手裡,輕輕推了推她,沈錦這才從角落走了出來,“太醫,若是用了雪蓮膏會不會好些?”

“若是有雪蓮膏的話,倒是會清淺一些。”太醫恭聲說道,言下之意還是會留疤。

沈蓉再也忍不住哭了起來,“我不活了……”

沈琦說道,“太醫您盡力而爲吧。”

太醫點了點頭,沈錦把雪蓮膏也給了太醫,沈琦吩咐了丫環仔細照看,然後拉着沈錦出了屋子,就見瑞王幾個人正坐在廳中,氣氛格外尷尬,沈錦見到楚修明,眼睛亮了亮,楚修明親眼見到沈錦沒有任何不當,才微微點頭,心中怒氣卻絲毫不減。

瑞王問道,“你妹妹臉上的傷口怎麼樣了?”

“太醫說怕是不好。”沈琦把太醫的話說了一遍,“多虧了三妹妹讓人特意趕回府中拿了御賜的雪蓮膏,否則……不過就算如此,也只是稍微淺一些,到底會落了疤。”

瑞王又氣又恨,更多的是覺得丟人,沈琦給丈夫使了個眼色,永樂候世子說道,“岳父,小婿想到還有些事情請教父親。”

“趕緊去吧。”瑞王現在也不想看見永樂候,聞言說道。

永樂候父子就離開了大廳,沈琦直接把屋中伺候的都打發下去,一時間就剩下了瑞王、沈軒、沈熙和永寧伯夫妻,沈琦這次說話可不再客氣,直接說道,“父王,今天這事,絕不能善了。”

瑞王看向女兒,他雖更看重兒子,可是沈琦是他第一個孩子,在他心中地位自然不一樣,說道,“琦兒怎麼了?”

沈琦眼睛一紅,強忍着淚水說道,“父王,我這次請幾個妹妹、妹夫來做客,本是想讓大家多聚聚,感情更好一些,可是現在這樣的情況……我簡直沒臉見人了。”

瑞王趕緊說道,“這和你又有什麼關係,明明是她們不好。”

“可是這是我婆家啊。”沈琦看着瑞王,哭訴道。

瑞王妃一臉憂愁地過來,雖然沈琦吩咐不讓人靠近,可瑞王妃並不別人,瑞王妃進來看了沈琦一眼直接說道,“琦兒放心,一會就讓你父王與永樂候和侯夫人賠禮,等我回去就讓人備了禮送來。”

瑞王等妻子坐下才低聲問道,“需要嗎?”

瑞王妃看了瑞王一眼,瑞王只得說道,“琦兒別怕,一會父王就去給永樂候賠禮,定不會讓你難做。”

沈琦一臉感動地看着瑞王說道,“父王。”

瑞王心中憋屈,倒不是怪罪沈琦,而是一腔怒火都放在了沈梓身上,厲聲問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丫環說的不明不白的。”

一直沒有開口的楚修明這才說道,“其實我也想知道,明明是我家夫人的姐姐,卻想抓花我家夫人臉到底是怎麼回事。”

瑞王此時更加尷尬了,沈琦覺得太難以啓齒,瑞王妃倒是說道,“事情已經如此了,再丟人也就這般了。”然後看向沈錦,“錦丫頭今日受了委屈,我與你父王都記下了,一定會給你個交代的。”

沈錦看了看瑞王,又看了看瑞王妃說道,“其實我沒傷到。”

瑞王妃感嘆道,“真是個實誠的丫頭,都是我的女兒,我總不能讓你吃虧,王爺,一會讓太醫親自與你回稟,五丫頭的臉若是沒有錦丫頭拿的雪蓮膏,怕是毀得更厲害,到時候莫讓人冤枉了錦丫頭纔好。”

“怎麼會。”瑞王開口道,“錦丫頭,父王知道你今日的委屈和所作所爲,放心吧。”

“沒事的。”沈錦乖巧地說道,“父王、母妃和大姐姐都對我極好的。”

楚修明嘆了口氣,說道,“在邊城的時候夫人也一直說。”

廳中的氣氛終是緩和了一些,幾個人都坐了下來,沈錦開口道,“夫君你去與大姐夫說話吧。”言下之意就是讓楚修明也離開。

楚修明看了沈錦一眼,說道,“好。”這纔出去了,他倒是沒有去與永樂候世子說話,而是去尋了守在外面的趙嬤嬤她們。

沈軒開口道,“我與弟弟……”

“留下。”瑞王妃說道,“那些都是你的姐妹,有些事情你心裡有數的好。”

等廳中再無外人了,沈琦就把事情原原本本地說了一遍,瑞王越聽越氣,當初是許側妃和沈梓哭着鬧着不願意嫁給永寧伯的,此時又來怨恨了起來,瑞王妃也氣的臉色變了,扶着頭說道,“原來二丫頭一直都是怨恨我。”說着就落了淚,“若說府中真有不公,對錦丫頭纔是真真的不平,如今……二丫頭竟然報了這樣的心思,若是讓人知道了,府上的臉面還要不要了。”

沈錦說道,“母妃別哭,怕是二姐姐誤會了。”

“什麼誤會。”沈琦冷聲說道,“不過是看三妹妹你心善好欺罷了,想想昨日她竟然與二妹夫在路上廝打,本身就丟盡了臉面,今日若不是有別的心思,怎麼會出門?”

沈錦低着頭沒有說話,沈琦冷聲說道,“還有昨日四妹妹,父王今日是三妹妹不計較,甚至幫着遮掩,若是永寧伯知道了二妹妹這樣的言論會怎麼想我們瑞王府,想三妹妹?”

瑞王妃已經擦了淚說道,“這簡直是結仇,邊城那般的情況,錦丫頭好不容易挺了過來,如今才過了幾天好日子,在府中我雖然把錦丫頭養在身邊,可真說起來偏愛,二丫頭她們哪樣不是事事壓了錦丫頭,就是錦丫頭的親事,到底是如何王爺也是心知肚明的,鄭家更是許側妃和二丫頭自己選的,怎麼到了如今竟然是我們要害她們?”

“父王,本身姐妹們的事情我是不願意插嘴的,畢竟她們遲早要出嫁,在家中過的自在些也是應該的。”沈軒此時纔開口道,“不過……就是我也撞見過幾次,母親送與三妹妹的東西最終出現在二妹妹和四妹妹她們那。”

沈熙也是說道,“我見過一次,四妹妹說很喜歡三姐姐的點翠簪子,可是三姐姐也很喜歡,說是陳側妃嫁妝裡面的,還被四妹妹諷刺了呢。”

瑞王皺眉說道,“你們怎麼不與我說?”

“是我不讓說的。”瑞王妃開口道,“她們姐妹的事情,你參與了能怎麼樣?還不是讓錦丫頭把東西讓給四丫頭?”

瑞王被說的一愣,竟然不知怎麼反駁。

沈錦開口道,“父王,那個點翠簪子因爲是母親最喜歡的,所以我纔不好給四妹妹呢,剩下的都無所謂了,再說母妃和大姐姐會偷偷給我呢,就連哥哥和弟弟也有給我帶東西。”

沈軒沒有否認,只是說道,“平日裡收了三妹妹不少香囊扇子袋。”

沈熙也笑道,“不過每次帶出去都要被同窗笑話,上面繡的東西都太圓了。”

瑞王也想到了沈錦給自己做的東西,眼神溫和了不少說道,“委屈你了,我竟沒有注意到。”

“父王是做大事的人。”沈錦笑着說道,“我有母妃照顧呢。”

瑞王看向瑞王妃說道,“當初是我的錯。”

瑞王妃只是嘆氣道,“現在說這些幹什麼,等回府了再說吧。”然後看向了沈琦,“你去給五丫頭收拾一下,王爺去給永樂候和永樂侯夫人賠禮,我們回府吧。”

沈軒開口道,“我與弟弟同父王一起去吧。”

瑞王趕緊說道,“好。”就帶着兩個兒子離開了。

瑞王妃看向沈錦說道,“錦丫頭,你也帶着女婿先回去吧。”

沈錦應了下來說道,“好的。”

瑞王妃說道,“放心,定不會讓污水潑到你身上。”

沈錦一臉迷茫地看着瑞王妃,就差直接問和我有什麼關係了,不過她習慣聽瑞王妃得話了,點點頭說道,“好的。”

瑞王妃撫了撫額,不準備過多解釋什麼,免得壞了沈錦的心情。

沈琦也說道,“過幾日我去妹妹府上做客。”

“好。”沈錦一口應了下來,見瑞王妃沒有別的事情就先告辭了。

出了門就見到一身伯爵府的楚修明站在院中,趙嬤嬤她們都在楚修明的身邊,楚修明看見沈錦,就伸出右手,手心朝上,沈錦露出一個笑容走了過去,把手放在了楚修明的手裡說道,“我們回去吧。”

“恩。”楚修明幫着沈錦整理了一下頭髮。

趙嬤嬤剛剛已經把所有的事情都與楚修明說了,沈錦拉着楚修明的手小小的搖晃了一下撒嬌道,“不要生氣。”

雖然楚修明面色平靜,可是沈錦感覺到了楚修明的心情很不好,楚修明微微垂眸看着自己小娘子,說道,“萬一受傷的是你呢?”

沈錦只覺得心裡甜甜的,比趙嬤嬤做的龍鬚酥還要甜,招了招手等楚修明彎腰才踮着腳尖趴在他耳朵上小聲說道,“其實我覺得,二姐姐可能真的不是故意的。”

“恩?”兩個人離的很近,楚修明甚至能聞到沈錦身上的香味,伸手摟着沈錦的腰,讓沈錦不用那麼辛苦。

沈錦開口道,“真的,我覺得二姐姐沒有那麼大的膽子,她可能有傷我的心思,卻絕對不敢動手的,五妹妹這次……怕真實誤傷了,不過我沒有說出來。”說到最後帶着一點小小的嬌氣,“我不喜歡二姐姐,所以不想幫她說話。”

楚修明應了一聲,等沈錦說完離開了也沒有鬆開手,把她的軟乎乎的身子抱在懷裡,然後慢慢往外走去,並沒有說話。

沈錦撒嬌道,“不要氣了。”

楚修明停下腳步,一把把沈錦給舉了起來,讓她坐在自己胳膊上,沈錦晃動着腳,裙襬搖動翠色的繡鞋若隱若現的,永樂侯府的下人簡直都被嚇得愣住了,甚至有個端着盆的丫環,直接把盆摔在了地上。

沈錦覺得自己臉皮變厚了不少,此時不僅不覺得不好意思,還覺得格外的安全和歡喜。

楚修明見沈錦喜歡,還故意上下拋動,讓沈錦更加開心一些,今日的事情雖然沈錦沒表現出來,可是楚修明覺得沈錦心中多少有些不好受,畢竟那些都是她的親人,所以此時哄着她,只希望自家小娘子每日都是笑呵呵的。

沈錦絲毫不覺得害怕,笑了起來,腕上的玉鐲相互碰撞,發出清脆的聲音。

趙嬤嬤的眼神終是柔和了一些,安平和安寧也帶着笑看着將軍和夫人。

“不知羞恥。”

身後忽然傳來一個嚴厲的女聲打斷了幾個人之間的氣氛,楚修明停了下來轉過身看去,沈錦就看見一個面色慘白的沈梓裹在披風中,被兩個粗使婆子架着,她身前站了一個面色嚴肅的中年女人,說話的正是她。

“我認識你們嗎?”沈錦微微打量了她一下問道。

中年女人並不覺得自己有錯,“大庭廣衆之下,你們這班嬉鬧可知廉恥兩個字怎麼寫的?”

“你準備教教我們?”楚修明終是開口說道,他的眼神很冷,帶着幾許嘲諷,從沈梓身上一掃而過,就見沈梓身子晃了晃。

又一箇中年美婦走了出來,見衆人擋在門口就問道,“這是怎麼了?”說話的正是鄭嘉瞿的母親,沈梓的婆婆,和那個神色嚴肅的婦人比,看起來倒是溫和了不少。

沈錦見沈梓的樣子,說道,“你們還是快快送二姐姐回去吧。”

鄭夫人從丫環的口中知道了事情的經過,吸了一口冷氣,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看了一眼自家的小姑子,只覺得頭疼的很,趕緊說道,“剛剛只誤會。”

“鄭夫人嗎?”楚修明眼神落在後出來的婦人身上,開口道,“我今日的話你最好記在心裡,若是以後你們鄭家任何人傷了我妻分毫,我就斷你兒子一肢,你可以回去數數你共有幾個兒子,有幾次機會。”

鄭家小姑已經知道眼前的人是誰,聽見楚修明這般張狂的話面上一怒,“這是天子腳下,不是你能放肆的地方。”

“呵。”楚修明的眼神在鄭家人身上掃了一圈,沒再說什麼。

鄭夫人趕緊說道,“永寧伯,大家都是姻親……伯夫人,我知今日的事情讓你……”

“鄭夫人你彆着急。”沈錦的聲音輕輕柔柔的,帶着一種軟糯,“夫君有分寸的。”

有分寸就是斷她兒子的手腳,那沒分寸呢?鄭夫人簡直要暈過去了。

沈梓滿眼仇恨地看着沈錦,面色都要扭曲了,“沈錦你別得意……”

“如果我聽見你們鄭家人說我夫人一句不好聽的,或者惹了我夫人生氣。”楚修明再一次的開口,他的面色很平靜,但是聲音帶着一種寒意,甚至讓人感覺到了一種殺意,“照樣如此。”

還沒等沈梓再開口,鄭夫人已經再也保持不住形象厲聲叫道,“給我捂住她的嘴。”

沈錦還坐在楚修明的懷裡,說道,“夫君我餓了,想回去了。”

“恩。”楚修明應了一聲,剛剛那身的寒意和殺意一下子就全部消失。

沈錦扭頭看了沈梓一眼,嘆了口氣晃動着腳,時不時的踢到楚修明的身上,說道,“夫君,我想吃你弄的烤肉。”

“好。”楚修明一口應了下來。

趙嬤嬤看着鄭家的人冷笑了一下,說道,“你們最好記着我家少爺的話,除了對夫人外,他都是說一不二的。”說完這才一併離開。

瑞王妃也出來了,她身後丫環婆子圍着一個帶着帷帽的女子,她們剛剛也聽見了楚修明的話,沈琦更是毫不留情面地說道,“有些人也太自以爲是了,別人家的事情總想要插手管上一管,如今爪子伸的太長被人剁了吧。”

這話把鄭家小姑氣的面色變了又變,還是鄭夫人有了經驗,直接讓身邊得力的婆子去拉着她不許她開口。

此時鄭家夫人根本顧不上沈梓的身子,只是說道,“親家,怕是永寧伯對我們多有誤會,還請……”

“鄭家的事情以後與瑞王府沒有任何關係。”瑞王妃平靜地說道,“沈梓得事情我也不會再管,若是你們真有所求,就去求沈梓的生母。”說完就帶着人離開了。

直到上了馬車,楚修明才讓沈錦從懷裡下去,永樂候世子親自來送的,因爲楚修明抱着沈錦走的事情不是個秘密,爲了避免尷尬,他故意選了這個時候,兩個人交談了幾句後,楚修明就單手一撐跳上了馬車。

等趙嬤嬤她們上了後面的馬車,馬車就開始駛離了永樂侯府,朝着永寧伯府走去。

第137章第066章第060章第111章第022章第023章第001章第071章第027章第140章第111章第106章第107章第067章第113章第025章第082章第080章第85章第006章第130章第107章第011章第119章第119章第071章第067章第009章第117章第047章第089章第130章第098章第080章第145章第033章第071章第002章第076章第082章第52章第143章第064章第017章第026章第095章第056章第131章第110章第048章第062章第131章第121章第123章第067章第008章第114章第139章第033章第103章第037章第040章第52章第089章第099章第092章第046章第125章第102章第018章第021章第143章第043章第046章第147章第082章第092章第006章第123章第85章第072章第028章第013章第090章第083章第135章第090章第066章第88章 補全第115章第127章第067章第100章第018章第026章第113章第136章第093章第127章第001章
第137章第066章第060章第111章第022章第023章第001章第071章第027章第140章第111章第106章第107章第067章第113章第025章第082章第080章第85章第006章第130章第107章第011章第119章第119章第071章第067章第009章第117章第047章第089章第130章第098章第080章第145章第033章第071章第002章第076章第082章第52章第143章第064章第017章第026章第095章第056章第131章第110章第048章第062章第131章第121章第123章第067章第008章第114章第139章第033章第103章第037章第040章第52章第089章第099章第092章第046章第125章第102章第018章第021章第143章第043章第046章第147章第082章第092章第006章第123章第85章第072章第028章第013章第090章第083章第135章第090章第066章第88章 補全第115章第127章第067章第100章第018章第026章第113章第136章第093章第127章第00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