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章

花費了半個時辰來聽趙管事的話,用了不到一盞茶的功夫處理好,弄好以後沈錦就和小不點玩去了,也不知是因爲天氣的原因,還是小夥伴雪兔們沒被帶來,小不點沒有在邊城時候那麼活潑了,不過說起來京城的永寧伯府還真沒有邊城的將軍府舒服。

沈錦坐在小凳子上,拿着刷子給小不點刷毛,它還時不時翻個身,好讓全身都被沈錦照顧到,沈錦摸着小不點伸手的毛感嘆道,“你也想家了吧?”

小不點用頭蹭了蹭沈錦的腿,吐着舌頭呼哧呼哧的,沈錦捏了捏它的耳朵,“再過段時間我們就回去啦,等改日我帶你去見見我母親,我母親會做大繡球可漂亮了,到時候給你做一個。”

趙嬤嬤坐在一旁,聽着沈錦和小不點說話,眼中帶着笑意。

“我可不喜歡我四妹妹了。”沈錦一邊給小不點梳毛一邊說道,“她特別喜歡和我搶東西了,每次都是當着父王的面,父王就說我是姐姐要讓着妹妹,不過母妃總是在後來給我更好的,我都不讓她看見。”

小不點舔了舔沈錦的手指,翻身把肚皮露出來,沈錦在它肚子上揉了幾下,“不過這次我不會讓給她的,下次我帶你去王府,要是見到四妹妹,你可要好好嚇嚇她。”

趙嬤嬤眼睛眯了一下,笑着說道,“夫人,老奴平日都不出門,你與我說說王府的趣事吧。”

沈錦看向趙嬤嬤,笑道,“好啊。”

“夫人和大郡主關係很好?”趙嬤嬤並沒有馬上問關於許側妃那幾個女兒的事情,而是先從沈錦最親近的人說起。

沈錦點頭,繼續給小不點梳毛,然後把小不點掉的毛團了起來,安寧就坐在一旁把那些毛團收集起來,沈錦上次說想要小不點的毛做個小褥子,所以她們每次給小不點梳毛都會把掉下來的收集起來。

安平也坐在旁邊,她倒是閒不下來,此時正在給沈錦繡香囊,沈錦新做的那套淡紫色的月華錦衣裙還沒合適的配飾。

“恩,大姐姐人很好。”沈錦笑着撿了出嫁前的趣事說了幾樣,趙嬤嬤心中對沈琦的性子倒是有了瞭解。

趙嬤嬤也笑道,“是啊,大郡主對夫人真好。”若不是真的好,怎麼會管着沈錦的吃食,小日子前後不能用冰,平日裡也不能吃辣這一類的,這些都是對女人好的事情。

沈錦點頭,“不過……不姐夫對大姐不好。”

趙嬤嬤也想起來了,皺眉說道,“老奴還記得,大郡主落了胎?”

沈錦咬了咬脣,心裡也有些難受,那是她的小侄子,把今天的事情大致說了一遍,“表哥表妹的真討厭。”

趙嬤嬤忽然想到楚修明的那個表妹,這事情夫人是知道,這個討厭不單單指着永樂候世子和他表妹吧……

“其實大姐姐很厲害。”沈錦給小不點尾巴梳了梳,然後拍拍大狗頭,小不點就站了起來甩了甩毛,看起來更加蓬鬆了。

趙嬤嬤也想到沈錦說的那幾件事,按理說大郡主手段和想法都不差,可沒想到會陰溝裡翻船,竟然在永樂侯府被算計了,其實說到底不過是在意而已,因爲在意丈夫,所以才處處忍讓,因爲喜歡丈夫,纔會去討公婆歡心。

沈錦抱着小不點蹭了蹭說道,“不過沒關係了,大姐姐只不過昏了頭,現在已經被母妃給敲醒了,只是可惜了小侄子……”

趙嬤嬤眼睛眯了一下,明白了沈錦話裡的意思,想到瑞王妃,她覺得永樂候侄子以後有樂子瞧了,好好日子不想過,以後可別想翻身了,“我聽說二郡主嫁了鄭家大公子,鄭家大公子文采飛揚,引得不少姑娘春心萌動。”

沈錦也有性質聊一聊這些事情了,先看了看四周,見沒有外人,就脫了鞋襪露出白嫩嫩的小腳丫踩在了小不點身上,小不點也不惱,換了個姿勢趴在她腳下面,趙嬤嬤看了一眼,本想說什麼,可是看着沈錦一臉舒服又期待的樣子,到底沒開口,而是讓安寧她們也坐過來,把沈錦給擋着,就算有下人進來也足夠她呵斥了。

“嬤嬤最好了。”沈錦一見小小的吐了下舌頭,撒嬌道。

趙嬤嬤嘆了口氣說道,“夫人若是喜歡,等天冷了給屋子裡鋪上一層皮毛就是了。”

沈錦笑的眼睛都眯了起來,有些小炫耀又有些小羞澀地說道,“夫君也說過。”

趙嬤嬤把沈錦的樣子看在眼底,也露出些許笑意,將軍和夫人關係越發親近了。

沈錦動了動腳趾頭,被毛絨絨包圍的感覺格外的幸福,就是有點熱……

“對了,聽說二姐夫寫了一個什麼花什麼曲的詩集,很廣爲流傳。”沈錦其實不喜歡看詩集一類的,她更喜歡那種遊記類的,所以很快就把名字給忘記了,“聽說太子讓人來買,被宮中知道了,還訓斥了二姐夫呢。”

“夫人是《詠花曲》。”安平擡頭笑道,“奴婢都記得。”

沈錦點點頭,“就是這個。”

“老奴怎麼聽着雲裡霧裡的?”趙嬤嬤一臉疑惑看向了沈錦。

沈錦眨了眨眼,說道,“哪裡?”

“要不奴婢給嬤嬤說?”安平笑着問道。

沈錦點點頭,“好。”

安平就把大致的事情說了一遍,從三郡主還沒進門就開始帶着兩個妹妹尖叫,被瑞王砸了杯子,到面紅耳赤滿臉羞愧,也說了關於《詠花曲》和離開的時候沈靜的做派,趙嬤嬤面無表情地聽完,點了下頭說道,“還真是……哼。”

沈錦也點頭,“四妹妹很討厭吧。”

趙嬤嬤冷笑道,“夫人今日做的極好。”

沈錦也覺得不錯,和大姐姐聯絡了感情,幫着大姐姐說話,討好了瑞王妃,誇獎了二姐夫,以後二姐夫那些清流人士就不好意思說自家夫君是莽夫了吧,雞同鴨講沈錦和趙嬤嬤說的格外開心。

“沒想到夫人竟然還發現了四姑娘的妄想。”趙嬤嬤笑着誇讚道,心中倒是放心了不少,不過她倒是覺得沈錦不一定明白,她給沈梓上了眼藥,怕是那個鄭嘉瞿和沈梓回去就要鬧一場,不過和他們有什麼關係?

沈錦皺着小鼻子,“很討厭!”再一次強調了自己的感覺,“我當然能發現,我可聰明瞭。”

聽說小動物都有一種直覺,兔子的直覺更是敏銳,特別是對領地上的佔有慾,趙嬤嬤看了沈錦一眼,原來不僅豹子圈了領地養兔子,兔子也圈了領地養……被豹子養。

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沈錦並沒有說楚修明對瑞王他們下黑手的事情,只不過說道,“夫君說以後不用見四妹妹了,嬤嬤你說我還能帶着小不點去嚇她嗎?”

“夫人何須如此?”趙嬤嬤笑的和善,這種事情果然應該她上,“交給老奴,老奴幫着夫人出這口氣就好。”

沈錦撓了撓臉,拉着趙嬤嬤的手撒嬌道,“嬤嬤最好了。”

趙嬤嬤拍了拍沈錦的手,那些人不自量力,眼中寒光閃過,看向沈錦越發的溫和說道,“夫人開開心心的就好。”

沈錦點點頭,覺得事情又交出去了,就踩了踩小不點說道,“好了,你現在沒用了,嬤嬤會幫我出氣。”

小不點擡頭黑潤潤的眼睛看向沈錦,伸出舌頭舔了舔沈錦的手指,弄得沈錦就笑了起來。

晚上的時候,沈錦趴在楚修明懷裡,眼睛紅紅的,一看就是剛剛哭過,渾身都沒有力氣,因爲楚修明的保證,她如今倒是有膽子照着楚修明的臉上咬了幾口,“疼……”聲音有點啞啞的,格外的嬌氣。

楚修明也知道剛剛過分了一些,不過誰讓今日的沈錦這般熱情,他自制力一向極好,可是面對自家小娘子,倒是潰不成軍,伸手在她腰上輕輕按着說道,“明日怕是見不到你二姐那一家了。”

“恩?”沈錦有些迷迷糊糊的,被按得舒服了閉着眼睛哼唧了起來。

楚修明聲音裡面帶着笑意,還有一種滿足過後的慵懶,格外的抓人,“他們兩個在回去的路上就打了起來。”

“啊?”沈錦提起了點精神,“他們不是坐車嗎?”

“是啊。”楚修明也覺得不可思議,可是知道的人還真不少,“你二姐夫滿臉是血的從車上滾了下來,多虧馬車的速度不快,倒是沒傷到。”

滾了下來……滾了下來……

“二姐真厲害啊。”沈錦感嘆道。

“然後你二姐也追了出來。”楚修明繼續說道,“臉上倒是沒什麼傷,不過也很狼狽就是了,搶了車伕的鞭子就要跳車去抽你二姐夫。”

追了出來……抽……

沈錦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在車子裡打架不太好,怕是許側妃又要哭了。”

楚修明眼中帶着笑意,他聽出沈錦的意思,夫妻之間在外面打架不好,回家後關着門打比較好一點,許側妃當然會哭,她又沒有別的本事不哭着去找瑞王,還能怎麼辦。

“母妃會生氣的。”沈錦想到瑞王妃生氣,身子抖了抖,多虧她已經嫁出來了,“父王會倒黴的。”

瑞王妃生氣起來不僅會收拾許側妃,還會收拾瑞王,因爲她覺得瑞王就是禍根子,可惜瑞王一直沒有發現過。

楚修明應了一聲,伸手在沈錦光滑柔膩的後背輕撫着,“睡覺吧。”

“恩。”沈錦小小的打了個哈欠,這都是別人家的事情聽聽就過去了,爲此耽誤自己睡覺就不划算了,沈錦翻身從楚修明身上下來,然後滾進他懷裡,摟着丈夫的腰開始閉眼睡覺。

只是計劃趕不上變化,沒曾想第二天一大早楚修明就被宮中的人叫走了,也不知道誠帝怎麼想起了他,弄得沈錦只能一個人去永樂侯府,不過趙嬤嬤這次跟着一併去了,畢竟楚修明不在的話,她要看着免得夫人受欺負。

沈錦到的時候是沈琦親自出來接的,沈琦見楚修明沒有來還問了一句,知道是誠帝召他進宮了就沒再問什麼,笑挽着沈錦的胳膊往正院走去,總歸是要給永樂侯夫人請個安的,而永樂候已經上朝了,並不在府中。

永樂侯夫人和瑞王妃一般年紀,瞧着卻比瑞王妃稍顯大一些,她並沒有嫡女,也沒讓府中庶女出來。

“夫人。”沈錦給永樂侯夫人行禮道。

楚修明是爵位比永樂候低,而且永樂侯夫人也算是長輩,到時受得起沈錦的禮。

永樂侯夫人起身親手扶了沈錦起來,然後握着她的手上下打量一番扭頭對着沈琦笑道,“一看就是好孩子,可人疼的。”

沈琦也笑着說道,“婆婆見了妹妹就不喜歡我了。”

“哈哈。”永樂候夫人笑着鬆了沈錦的手,“可不是,我都恨不得把錦丫頭搶到府中給我做女兒呢。”

沈錦臉一紅,有些羞澀地低下了頭。

永樂候夫人笑道,“坐下吧,快讓廚房端了糕點來,給你們甜甜嘴。”

沈琦牽着沈錦坐在身邊,說道,“婆婆這邊小廚房的點心味道極好,你一會可要多吃些。”

“好。”沈錦眼睛亮亮的笑着說道,“謝謝夫人。”

“叫什麼夫人,叫伯母就是了。”永樂侯夫人笑道。

沈錦點頭,“伯母。”

“哎。”永樂侯夫人應了一聲,“我也聽說那些蠻族圍城的事情了,你妹受傷吧?”

“沒有的。”沈錦笑的很甜,眼睛彎彎的格外討喜。

永樂候夫人說道,“這就好。”

剛剛永樂侯夫人是讓身邊的丫環去廚房端的點心,誰知道此時進來的卻是一個樣貌柔美的女子,她穿着一條粉色的紗裙,頭上僅簪着一支鳥雀的步搖,發間點綴着一顆粉色的珍珠,走動間輕輕搖擺,給人一種弱不經風的味道,而且她的肚子部位帶着一個圓潤的弧度,一看就知有孕,臉色也有些蒼白,更是惹人憐愛。

沈錦眼神從她的發移到肚子又看向了永樂侯夫人,永樂侯夫人臉上有些尷尬的神色,說道,“芸娘,你怎麼出來了?”

站在沈錦身後的趙嬤嬤已經對女子的身份瞭然,更知這女子今日來不過是炫耀自己得寵,在沈琦的家人面前狠狠落沈琦的面子,若是換成瑞王妃這般的人物來,她就不敢如此了,而沈錦不過是沈琦的庶妹,在她看來和沈琦也親近不到哪裡去,說不得見到這樣的情況心中還會高興,絕不會給沈琦出頭。

這樣的人不過是寵的太過,沈琦以往又心慈手軟,所以她仗着是永樂侯夫人親戚,永樂候世子表妹的身份橫行罷了,趙嬤嬤看了沈琦一眼,就見沈琦臉色變都沒變,端着茶水喝了一口,趙嬤嬤心中也不知惋惜好還是爲沈琦高興好,怕是沈琦已經看透了,也就是夫人所說的,沈琦已經清醒了,就是代價有些大了。

芸孃的聲音帶着一種江南的綿軟,雙手捧着糕點微微一笑說道,“姨母,我想着姐姐家的親戚來了,所以親手做了糕點來。”然後看向了沈錦,“這位就是永寧伯夫人吧,我也沒什麼拿得出手的,所以只能做了南方那邊的糕點,也不知和不和你胃口。”

“那你爲什麼端上來?”沈錦有些疑惑地看着女子問道。

芸娘愣了一下,沈琦嘴角微微上揚。

永樂侯夫人也不知道說什麼好,芸娘說的是個客套話,一般都會說嘗一嘗或者什麼,可是沈錦說錯了嗎?也沒有,你不知道我口味就端了點心上來,爲什麼?

芸娘咬了咬脣,眼睛都紅了,像是強忍着傷心一樣說道,“是芸娘失禮了。”

永樂侯夫人心中嘆息,看了沈琦一眼,見沈琦沒有說話的意思,到底是自家的親戚,說道,“芸娘這孩子……把糕點端到我這來吧。”

芸娘應了一聲,把點心端到了永樂侯夫人的手邊,丫環也端了點心上來,低頭擺在沈琦和沈錦那,沈錦一看就笑道,“謝謝伯母,定是姐姐告訴伯母了,我就喜歡這幾樣。”

沈琦開口道,“快嚐嚐吧。”

沈錦笑着應了下來,拿了一塊用帕子遮着嘴就吃了起來,味道正是她出嫁前喜歡的,不過後來趙嬤嬤把她養的嬌氣了。

芸娘伸手摸了摸肚子,微微垂眸說道,“永寧伯夫人和姐姐真是姐妹情深啊。”

沈錦正好嚥下最後一口,端着茶抿了抿,這才把茶盞放在一旁,她覺得這個女人有些奇怪了,“我們是姐妹,自然姐妹情深,你又是誰?怎麼對我姐姐一口一個姐姐的?我可不記得姐姐還有別的妹妹呢。”

還沒等芸娘說話,沈錦接着說道,“你夫婿呢?怎麼你大着肚子還做這樣丫環的活計?伯母,她不是叫你姨母嗎?”雖然沒有明說,可是沈錦的臉上都寫着,既然是親戚爲什麼好好的表小姐被你蹉跎的當丫環還懷着孕呢,“這樣……不太好吧……”這話說的委婉了,不過還不如不說的好。

永樂侯夫人臉色一變,她可不想擔着虐待侄女這樣的名聲,剛想解釋,就聽見芸娘一臉着急,淚眼朦朧地說道,“夫人誤會了,不是姨母讓我做得,姨母對我可好了……我……”到底沒說出她肚子裡孩子是永樂候世子的這件事。

沈錦覺得京城的人有些奇怪,就像是好好的太后不去享福偏偏吃齋唸佛,好好的表小姐不當非要做丫環的活,滿臉詫異地看着芸娘,這般稀奇的性子……沈錦扭頭看了趙嬤嬤一眼,然後又看向芸娘,忽然說道,“哦,我理解了。”

你理解什麼?

不僅是永樂侯夫人和芸娘,就是沈琦和趙嬤嬤都很好奇。

沈琦眼神閃了閃,笑着問道,“妹妹別說話說半截,姐姐還沒理解呢。”

沈錦低頭看向盤子,又選了一個做成梅花樣子的糕點,問道,“這是梅子的嗎?”

“是啊。”沈琦忍下催促說道,“還有梅花,不過是曬乾的梅花了。”

沈錦點點頭,開始吃了起來,趙嬤嬤已經習慣了沈錦,所以倒沒有多着急,永樂候夫人見得世面多了,也忍得住,芸娘差點去抓着沈錦使勁搖。

等沈錦吃完了,又喝了口茶水才說道,“咦……”看着衆人都盯着她,沈錦眨了眨眼扭頭看向了趙嬤嬤。

趙嬤嬤強韌笑意說道,“夫人,她們等着夫人解釋爲什麼說理解這位表姑娘搶了丫環的活計這件事。”

“哦哦。”沈錦點頭說道,“很簡單啊,有人喜歡詩詞歌賦,有人喜歡琴棋書畫,有人喜歡舞劍弄茶,有人喜歡……想不出來了,個人喜好啊,永樂侯夫人只是表姨,又不是生母,怎麼能干涉呢?雖然表姑娘這個喜好有些……恩,在自家也無礙的。”最後一句她是對着芸娘說的,帶着幾分安慰的意思,畢竟是大姐姐婆婆家的親戚,萬一生氣了可就不好。

芸娘臉色都變了,永樂侯夫人也是滿心的尷尬和難堪,雖然沈錦沒明說,可是意思很明白,芸娘就是喜歡做丫環的活計,天生伺候人的命,她們可不相信沈錦不知道芸孃的身份,都以爲這是來給沈琦出氣的,可是誰也沒想到沈琦竟然和個庶妹關係這麼好,所以不僅芸娘就是永樂侯夫人也沒在意,否則在芸娘剛進來就把她罵出去了。

沈錦根本不知道她們的想法,就算知道也不在意,又不是她婆婆家,沈錦本想再拿一塊點心嚐嚐,可是忽然想到瑞王妃讓她過來的意思,眼神在糕點上看了一圈,然後眼神落在了芸孃的肚子上,剛剛看趙嬤嬤的眼神她也猜出來了芸孃的身份,她決定要爲大姐姐出氣,稍微爲難一下她,然後一會狠狠爲難永樂候世子,唔,她還沒爲難過人呢,想想竟然覺得有些興奮!難道她本性就是個壞蛋!和夫君也很般配呢。

“你夫婿是誰?怎麼有孕了還讓你出來?”沈錦雖然想好了要爲難一下芸娘,可是還真沒什麼經驗。

沈琦用帕子擦了擦嘴角,才笑道,“這位是夫君的表妹,也是夫君的妾室。”

沈錦看了芸娘幾眼,“哦。”

芸娘臉一紅像是無限嬌羞給沈錦福了福說道,“妹妹,你喚我芸娘就好。”

“……”沈錦一臉呆滯看着芸娘,她什麼時候多出了一個姐姐。

趙嬤嬤臉色一變,怒斥道,“大膽。”果然她跟來纔是對的,“永樂侯夫人,你這是在侮辱我們永寧伯府嗎?”

沈琦臉色也很難看,眼睛看向了永樂侯夫人,“婆婆,我看錶妹病糊塗了,還是送下去休息吧。”

“世子夫人雖是我們夫人的姐姐。”趙嬤嬤眼神銳利看向了沈琦,“如今這涉及到了永寧伯府,決不能這樣算了。”

沈琦果斷不再說話了,有些抱歉的看了看永樂侯夫人,心中滿意的不得了,早就被這賤人叫姐姐叫的心煩了。

沈錦有些擔心沈琦生氣,伸手去摸了摸沈琦的手,沈琦輕輕捏了她手指一下,這是她們出嫁前定下的一些小暗示,果然沈錦放下了心,“嬤嬤,到底是大姐姐的夫家,算了我回去會和夫君說的。”

這樣更恐怖好不好!想到永寧伯的傳聞,就算知道傳聞不一定是真的,可也不是空穴來風啊!永樂侯夫人臉色都白了,她現在恨不得回到剛剛……不對是回到昨日知道沈錦要來的時候,一定好好讓人把芸娘關在院子裡不放出來。

第078章第069章第053章第044章第087章第129章第114章第006章第066章第006章第138章第062章第060章第111章第110章第005章第014章第035章第001章第141章第145章第018章第024章第035章第028章第024章第054章第013章第092章第076章第056章第117章第048章第101章第024章第131章第024章第062章第100章第126章第141章第026章第024章第118章第026章第097章第031章第039章第061章第076章第053章第096章第002章第044章第122章第110章第106章第074章第051章第147章第006章第042章第079章第128章第064章第128章第023章第142章第057章第109章第88章 補全第142章第003章第143章第014章第118章第086章第071章第109章第100章第128章第105章第035章第028章第140章第024章第023章第046章第051章第001章第006章第147章第031章第055章第120章第024章第016章第144章
第078章第069章第053章第044章第087章第129章第114章第006章第066章第006章第138章第062章第060章第111章第110章第005章第014章第035章第001章第141章第145章第018章第024章第035章第028章第024章第054章第013章第092章第076章第056章第117章第048章第101章第024章第131章第024章第062章第100章第126章第141章第026章第024章第118章第026章第097章第031章第039章第061章第076章第053章第096章第002章第044章第122章第110章第106章第074章第051章第147章第006章第042章第079章第128章第064章第128章第023章第142章第057章第109章第88章 補全第142章第003章第143章第014章第118章第086章第071章第109章第100章第128章第105章第035章第028章第140章第024章第023章第046章第051章第001章第006章第147章第031章第055章第120章第024章第016章第14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