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7章

而沈錦此時正坐在馬車裡面,和楚修明爭論關於外面吃食的問題,而在瑞王府的事情沈錦覺得已經解決完了,所以就不需要再去多想了,“那次真的是因爲我回來後用了一碗冰纔會鬧肚子的。”

楚修明挑眉看着沈錦,沈錦有些氣弱地哼唧了兩聲說道,“不是外面得吃食不乾淨。”

“恩。”楚修明倒了杯茶問道,“口渴不?”

“渴了。”沈錦撒嬌道。

楚修明沒有把茶杯遞過去,而是端着餵了沈錦一些,等沈錦不喝了自己才把剩下的給喝完,沈錦抓着楚修明的手有些失落地說道,“今日都沒見到母親。”

“無礙的。”楚修明開口道,“如今離得近了,隨時都可以去。”

沈錦點點頭沒再說什麼,心中思索着今日沈梓、沈靜和沈蓉三人,沈蓉倒是沒什麼,可是沈梓和沈靜有些……和往常不一樣,特別是沈靜,她記得出嫁前沈靜還不是這般,雖然在瑞王面前沈靜也總端着一副才女的樣子,可起碼端得住,今天有些發揮失常了?過猶不及的感覺,還不如以往那種帶着清高造作的感覺好,這般嬌柔總有些違和感。

而且沈靜對她很有敵意,沈錦皺了皺眉頭,原來倒是沒有,莫非是嫉妒?嫉妒她嫁得好,而永寧伯也不像是傳聞那般?可是真要算起來,怎麼樣永寧伯夫人都不可能是沈靜啊,而沈梓?想到大姐有意無意透露的關於鄭家大公子的事情,沈錦覺得真正該失落難受的是沈梓纔是,不過誰讓當初是她哭着鬧着不嫁過去的。

沈錦對沈梓可沒有絲毫的內疚,她在邊城吃苦受難九死一生才得了今日的幸福,和沈梓毫無關係,沈錦覺得日子都是自己過的,換成了沈梓,怕是剛到邊城就要鬧着回京或者直接“病逝”了吧。

可是這都和沈靜沒有關係,沈錦也要承認,在男人心思方面瑞王妃看得透但是不屑去做,許側妃抓的很準,否則光憑着外貌也沒辦法在瑞王府立足,當然了其中也有瑞王妃縱容的原因。

許側妃的三個女兒,沈梓樣貌最是拔尖,就是在整個京城中都是排的上名的,所以脾氣驕縱一些倒也無妨,襯着她那嬌豔的容貌,反而讓男人覺得豔若驕陽一般,而沈靜和沈蓉卻要差一些,所以許側妃讓沈靜往清高出塵才情四溢的方向培養,而沈蓉是嬌憨天真帶着一種乖巧,當初若不是許側妃做的太過,想要把沈琦壓下去,惹怒了瑞王妃,使其插了一手,怕是還真讓許側妃成功了。

沈靜才情是有,不過也有些自視甚高,她以往是看不上沈錦的,甚至看不上陳側妃,除了有時候幫着沈梓擠兌一下沈錦,倒是不屑爲難她,誰知道今日卻一改以往的性格,沈錦眼神往楚修明的臉上瞟了瞟,誰說紅顏禍水了?就算不是紅顏也是個禍水好不好,還不知道許側妃知道後要怎麼收場呢。

楚修明自然注意到了妻子的視線,眼中帶着詢問,沈錦抓着楚修明的手指輕輕咬了幾口說道,“我覺得過日子的話,人太多了也不好。”

“恩?”沈錦這點力道對楚修明來說不疼不癢的,倒也沒在意,不過心裡倒是期待自家小娘子能說出什麼來。

沈錦鑽到了楚修明的懷裡,小聲說道,“你看,我父王后院裡那麼多女人,可是真心對他好的有幾個?”瑞王妃把自己就放在王妃的位置上,而不是瑞王妻子的,沈錦不知道瑞王妃剛嫁給瑞王的時候期待過着怎麼樣的日子,可是卻覺得不會像是現在這樣,瑞王妃有一種失望過後的明悟吧,就算是再聰明,她也是想要有個可以相互依靠的人,而不是像現在這樣什麼都要獨自支撐,“我覺得母妃過的很累。”

楚修明索性把沈錦抱在懷裡,讓她坐在腿上,沈錦這點重量對楚修明來說跟沒有差不多,“恩。”

“我母親……我覺得她不喜歡父王的。”沈錦小聲說道,“我母親可漂亮了。”

“恩。”楚修明其實明白沈錦的意思,更知道沈錦想說什麼,不過有些話他就是想聽沈錦說出來,其實有些時候楚修明覺得看不透沈錦,好像不管什麼樣的日子都能過的開開心心的,有時候楚修明也會想,如果沈錦沒有嫁給他會怎麼樣?嫁給一個比較簡單的人,會不會更快樂一點。

沈錦以爲楚修明不信,就扭頭把自己的臉湊過去,“我長得可像母親了。”

楚修明輕笑出聲,“你這不是在說自己漂亮嗎?”

沈錦笑彎了眼睛,“恩。”

楚修明眼神閃了閃,就算嫁給簡單的人沈錦會更快樂又怎麼樣?她是他的妻子,也只能是他的妻子,“是啊,我也覺得我家娘子美貌出衆,誰也比不上。”

沈錦毫不羞澀地點點頭,忽然想到自己要說的,抓着楚修明的手又咬了一口,“都怪你,我差點忘記自己想說什麼。”

“你說,我聽着。”楚修明也不生氣,反手握着沈錦的手,他的手正好能把沈錦的手包進去。

“許側妃的話,我就不知道了,不過她也有自己的心思。”沈錦開口道,“畢竟她有兒有女的。”

“恩。”楚修明想到沈梓三人,哪裡比自己的小娘子強了,瑞王的眼神真是不好,錯把死魚當珍珠,放着真正的寶貝不去管,不過也好,若是換成那個沈梓嫁過來?根本不能忍受。

沈錦說道,“母親其實並不喜歡王府的生活,母親……不願意給父王生孩子。”這事陳側妃親口說的,當初沈錦羨慕沈梓有妹妹,她們姐妹每日都在一起,就去問了母親,母親並沒有隱瞞,只說這輩子有錦娘這一個孩子就足夠了,“母親說,給所愛的人生孩子是一種幸福,給丈夫生孩子是責任,而她一個妾室有一個孩子就是福氣了。”

楚修明應了一聲,他覺得岳母是個通透的人,也正是這樣的人才能養出沈錦這樣知足常樂的性格吧。

沈錦倒是不難過,語氣也很平靜,靠在楚修明的懷裡,晃動着小腳,鞋子上繡的那對彩蝶像是要飛起來一樣,“而剩下連名分都沒有的,對父王又能有多少真心呢?”

這話像是在問楚修明,更像是在問她自己。

楚修明覺得沈錦的手有些涼,不進握的稍微緊了一些。

沈錦低頭看着兩個人的手,說道,“所以並不是人多了,感情就多了,反而人越多感情越薄,所以夫君,家裡就我們好不好?”

說到最後像是難爲情又像是有些不確定,聲音帶着小小的顫抖,明明是害怕的,卻強撐着不願意放棄認輸。

“好。”楚修明心中一軟,再也不願意逗沈錦,“就我們,絕不會再有別人。”

沈錦一時竟然沒有反應過來,她沒想到楚修明會這般輕易的答應她的話,不過她從楚修明懷裡起來,然後面對面坐在楚修明的腿上,雙手摟着他的脖子,額頭貼着額頭,“恩,我想給夫君生孩子。”

楚修明眼底滿是笑意,他家害羞的小娘子,就連表白都是這般的含蓄,“恩。”

其實在瑞王府中剛用完飯,沈琦問沈錦,沈梓回去會不會抓心撓肺的時候,沈錦是知道沈琦的意思的,可是她裝作什麼都不懂,因爲這事情牽扯到了楚修明,沈梓不願嫁楚修明,最後選了鄭嘉瞿的事情,在瑞王府中不算什麼秘密,雖然最終吃虧的是沈梓,可到底關係了楚修明的顏面問題,所以沈錦不能懂。

沈琦倒是沒有什麼噁心,不過是在永樂侯府過的有些壓抑,所以回到家中,有父王、母親和兩個弟弟撐腰就肆意了一些,可是沈錦不行,瑞王府中真心爲她考慮的只有陳側妃,而陳側妃卻沒什麼地位說不上話。

可是想到沈琦原來對她的好,微微垂眸小聲說道,“我討厭大姐夫。”

“恩?”楚修明輕輕拍着沈錦的後背說道,“知道了。”

沈錦覺得告完了狀,到時候楚修明自然會幫着她出氣也就不在意了。

等到了永寧伯府,沈錦才從楚修明的身上下來,楚修明先下了馬車,也不用馬凳就直接伸手把沈錦抱了下來,牽着她的手往裡面走去,沈錦心願得到了滿足,楚修明又答應幫大姐出氣,此時就格外歡快,說道,“對了,父王怎麼會叫你們去下場比試呢?”

“呵。”楚修明輕笑出聲,裡面帶着幾許嘲諷的味道。

“我覺得二姐夫不該那麼傻,是不是你做了手腳?”沈錦聽說了楚修明笑聲裡面的含義追問道。

楚修明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不過一些自視甚高的人,若不是爲了給自己娘子出口氣,他也懶得費這些功夫,就算自家娘子笨了點,也容不得別人指手畫腳的,瑞王是父親又怎麼樣?照樣不行。

沈錦沒得到回答也不在意,“他們怎麼沒受傷?”

楚修明停下腳步看向了沈錦,說道,“那是你父親和姐夫,自然不能受傷。”被看出來了總歸不好,再說誰說收拾人一定要在表面看出來傷了,這不是給人留下把柄嗎。

沈錦眨了眨眼睛,滿臉疑惑的樣子,楚修明嘴角微微上揚,說道,“不許再問了。”

“我總覺得,你欺負了他們,他們說不得還要記着你的好。”沈錦皺了皺鼻子,小聲嘟囔道。

楚修明倒是聽見了,果然還是自家娘子聰明一些。

趙嬤嬤已經在府中等着了,還給楚修明熬了醒酒湯,安平去收拾今日瑞王妃送的那些東西,該登記入庫的登記入庫,趙嬤嬤和安寧伺候着沈錦換了常服,“夫人在王府玩的可還開心?”

“恩。”沈錦心情很好的坐在梳妝檯前,讓趙嬤嬤把她頭飾都給去了,鬆鬆挽起僅用簡單的綢帶綁好,又自己褪下腕上的鐲子,說道,“母妃專門讓廚房準備了我喜歡的菜色,大姐姐又與我說了許多貼心話,”扭頭對着趙嬤嬤笑了起來,“很開心,可惜沒見到母親,不過夫君說以後離得近了,隨時都可以去的。”

趙嬤嬤在沈錦口中,大約誰都是好人,就算受了欺負也感覺不到,所以看了安寧一眼,雖然她相信將軍會護着夫人,可是有些地方將軍是不在的,若不是因爲不方便,她定是要跟着去的,免得夫人在將軍和她都看不到的地方受了委屈。

卻不曾想沈錦忽然沉下了臉色說道,“可是四妹妹很討厭。”她從來沒有爭過搶過什麼,在王府中就算是她的東西,沈梓她們要了,她也會讓出來,可是夫君不行,夫君都已經答應過這輩子只要她一個了,那麼她也絕對不會把夫君讓出去,那個人就算是她妹妹也不可以。

“恩?”趙嬤嬤沒想到還能從夫人口中聽見討厭誰,想來那個四妹妹是真的惹了沈錦,讓沈錦不開心了,趙嬤嬤臉色都變了,眼神銳利地瞪了安寧一眼,說道,“可是她欺辱了夫人?”果然她不跟着就有人欺負夫人,簡直太過分了。

“不過沒關係了。”沈錦很快就恢復了笑容,鞋子也換下來了,站起來覺得輕快了不少,“夫君說以後都不用見了,對了嬤嬤明日夫君和我要去大姐姐那,幫我給永樂候和她夫人備一份禮。”

“是。”趙嬤嬤斂去眼中的神色,恭聲說道。

沈錦笑着往外走去問道,“嬤嬤給我備了點心?我覺得王府做的糕點不合胃口呢。”

趙嬤嬤跟在沈錦身後往外走去,安寧把沈錦穿過的衣服收拾了交給了身邊的小丫環,又把那些首飾收拾好,這纔出了屋。

“老奴算着時辰,想着將軍與夫人也快回來了。”趙嬤嬤笑着說道,“此時正巧出鍋。”

沈錦點了點頭,步子不由自主的快了一些,等到了廳裡的時候,就見楚修明已經沐浴過換好了衣服,正在和府中的侍衛說話,見到沈錦過來,就對着侍衛點了點頭,又吩咐了幾句,讓人下去了。

趙嬤嬤親自去廚房端了東西,安寧收拾好了東西重新出來伺候了,倒是沈錦看見了說道,“安寧,你和安平都去休息吧,也站了一天了。”在瑞王府中,安寧和安寧一直沒離開沈錦左右,還都是站着的。

安寧笑道,“夫人無礙的。”

“那你和趙嬤嬤都坐下吧。”沈錦想了一下說道。

安寧見將軍沒有開口,就福了福身幫着趙嬤嬤一起把果點茶水擺好後,纔去搬了小圓墩,等趙嬤嬤坐下後,自己才坐下。

趙嬤嬤吩咐廚房做的糕點都是按照沈錦的口味,裡面糖只放少許,多用蜜來調味,有些糕點裡面還加了牛乳和薄荷,格外的爽口,楚修明給沈錦倒了杯花茶,這才問道,“在王府沒吃好?”

“只是覺得家裡的味道更好一些。”沈錦笑着說道。

楚修明點點頭,直接問道,“在後院的時候,可被爲難了?”

沈錦搖搖頭,捧着花茶小口小口喝了起來,“你與趙嬤嬤就是喜歡操心,我纔不會被欺負呢,再說瑞王府也是我孃家,又不是什麼龍潭虎穴的。”

楚修明眼睛眯了一下,說道,“傻丫頭,就怕你被欺負了也不知道。”

“纔不會。”沈錦反駁道,“有大姐姐護着我呢。”

楚修明眼神一閃,怕是還是被欺負了,要不哪裡來護着一說,不過見沈錦不想說,他也就不再多問,見她用了幾塊後,就把盤子挪到了一旁說道,“去和小不點玩吧。”

“好。”沈錦也想到今天還沒見小不點,就笑着起身說道,“我也想它了呢。”

誰知道她還沒出門,就見趙管家帶着他的徒弟過來了,沈錦笑道,“趙管家,你找將軍?”

“不,在下是來找夫人的。”趙管家一臉嚴肅地說道。

沈錦滿眼疑惑看了看楚修明又看了看趙管家,重新坐回了位置上,“找我?”

趙管家從徒弟那邊拿了賬本來,“莫非夫人忘記了府中還管着幾個管事?”

還真是忘記了,沈錦把事情處理完就拋之腦後了,“哦。”

趙管家也沒想過爲難沈錦,就雙手奉上了賬本說道,“在下已經把所有賬本重新驗算了一遍,其中不符之處……”

沈錦一邊聽着一邊翻看趙管家整理出來的賬本,還分心看了看楚修明,等趙管家停下來的時候就說道,“夫君,你先去忙吧,我這邊估計還要弄上一會。”

楚修明點頭,說道,“我去書房。”

沈錦應了下來,又繼續根據趙管家說的對賬,趙嬤嬤在一旁聽着眉頭緊緊皺了起來,安寧也不敢再坐,站在了沈錦的身後,安平已經把東西都登記好,此時過來見到這樣的情況,也默不作聲地站在了一旁。

趙嬤嬤雖知道京城永寧伯府的人貪墨了不少銀子,卻沒想到竟這麼多,膽子也太大了一點。

沈錦時不時的點頭,等趙管家說完,趙嬤嬤就問道,“夫人有何打算?”

“嬤嬤覺得呢?”沈錦問道。

趙嬤嬤沉聲說道,“讓他們把銀子和東西還回來,東西若是還不回來的話,就折現好了。”

趙管家說完以後就站在一旁不再說話,趙嬤嬤心知這些管事裡面定有探子細作,說道,“再派請了幾位管事的子女到府中做客,通知家人,三日之內若是東西還上了即可領回家人。”

“那沒還上的呢?”沈錦問道。

趙嬤嬤開口道,“抄家。”

沈錦想了一下說道,“有點麻煩,府中就這麼多人,人手也不夠,直接把人和證據都送到官府。”

趙嬤嬤愣了一下看向沈錦,沈錦倒是覺得自己主意不錯,“每個管事貪墨了多少東西也告訴官府,讓他們幫着追繳回來就好。”想到瑞王妃說的,想要人幹活必須給人好處,“追回來多少,我取十分之一送與他們,當做辛苦費。”

趙管事眼睛倒是亮了一下看了沈錦一眼,沈錦的辦法簡單直接,趙嬤嬤的辦法雖然也妥帖,可是難免會讓不知情的人覺得府中太過,而沈錦把事情都交出去,證據確鑿不用絲毫力氣就讓官府的人幫着收拾了那些人。

這些管事拿了錢和東西,還不知道花了多少用了多少又剩下多少,若真的不留情面想要讓他們還上,怕是少不了變賣家產,這事情永寧伯府自然能做,可是外面的人又會怎麼看?他們可不會覺得這些人貪墨了永寧伯府的東西,讓他們交出來是理所應當,只會覺得永寧伯府仗勢欺人,人都是更同情弱者的,這個惡人永寧伯府自然不願意,可是不做留着他們又覺得厭惡。

而沈錦把事情交給了官府,怎麼追繳就是官府的事情,也不用怕官府不出力,錢財使人心動,這話可是擺在明處,就算是當官的不心動,那些小吏士兵能不心動嗎?自然會賣力的幫着收繳,畢竟交上來的越多,大夥分的也就越多,還不怕這些人偷偷藏起來,因爲損害的是所有人的利益,自然會有同僚等人看着。

“夫人好手段。”趙管事真心的讚歎道。

沈錦有些疑惑地看了趙管家一眼,毫不客氣地收下了讚美點頭說道,“看來趙管家也是認同的,那就這樣辦吧。”

“是。”趙管家說道。

趙嬤嬤也想到了這些,心中嘆息她當初在……伺候的久了,有些事情確實不如沈錦想的這般直截了當的好,畢竟當初步步危機,說一句話都要仔細思量,要達到什麼目的也要迂迴着來。

趙管事問道,“夫人能否告知在下,爲何會想到送官府?”

沈錦很莫名其妙地看着趙管事說道,“首先,府中人手不夠,按照趙嬤嬤的方法,最少還要分出去七八個人,若是再少了這麼多人伺候,會影響府中的正常生活的,其次,母妃說過不好辦的事情自當交給官府去做,我身爲郡主,官府也當照顧的。”

趙管事仔細看了半天,竟然發現沈錦是認真的,她是真的這麼想!趙管事只覺得心中很難以接受,他想了這麼多的理由,只要沈錦能說出任何一條,趙管事也覺得可以接受,沈錦卻只是因爲身邊伺候的人不夠,和她是郡主可以仗勢欺人所以覺得把事情交給官府去做?

不知爲何趙管事只想到了一句話,這莫非就是天公疼傻子?

第144章第012章第077章第066章第026章第090章第126章第026章第008章第079章第073章第006章第047章第148章第101章第038章第098章第050章第057章第147章第136章第049章第098章第060章第138章第095章第139章第028章第112章第128章第091章第098章第030章第104章第142章第145章第019章第047章第051章第107章第034章第024章第029章第053章第031章第105章第062章第002章第119章第086章第017章第086章第124章第148章第042章第134章第007章第053章第035章第054章第089章第009章第051章第050章第111章第109章第029章第074章第126章第063章第113章第009章第125章第045章第105章第059章第069章第009章第131章第030章第119章第051章第008章第089章第097章第062章第141章第101章第080章第137章第083章第068章第051章第115章第142章第026章第113章第041章第006章第065章
第144章第012章第077章第066章第026章第090章第126章第026章第008章第079章第073章第006章第047章第148章第101章第038章第098章第050章第057章第147章第136章第049章第098章第060章第138章第095章第139章第028章第112章第128章第091章第098章第030章第104章第142章第145章第019章第047章第051章第107章第034章第024章第029章第053章第031章第105章第062章第002章第119章第086章第017章第086章第124章第148章第042章第134章第007章第053章第035章第054章第089章第009章第051章第050章第111章第109章第029章第074章第126章第063章第113章第009章第125章第045章第105章第059章第069章第009章第131章第030章第119章第051章第008章第089章第097章第062章第141章第101章第080章第137章第083章第068章第051章第115章第142章第026章第113章第041章第006章第06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