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章

這場鬧劇是被瑞王砸成粉碎的茶杯阻止了,瑞王看着三個女兒的樣子,也不知是氣的還是羞的老臉通紅,剛剛楚修明才誇獎府中的教養,可是現在……

瑞王怒道,“成何體統,你們……”已經氣得說不出話來了。

倒是瑞王妃面色不變,只是轉過身看向了沈梓三姐妹,說道,“來人,送三位姑娘回去醒醒酒。”

沈梓不敢置信地看向了瑞王,可是眼神落在了站在瑞王身邊得錦衣男人身上再也移不開,這是誰?怎麼有個外人在此?莫非是宮中的哪位皇子?臉上一紅掏出帕子捂着臉,剛剛在外人面前如此,可是丟盡了人。

沈蓉也不敢叫了,看着沈梓的樣子,也好奇地看向了屋中,她很容易就看見了那個錦衣男子,因爲兩個姐姐的目光都集中在那。

沈靜更是紅了臉,有些後悔和沈梓、沈蓉站在一起,也不知道剛剛她們丟臉的樣子有沒有影響到自己,微微低頭又偷偷掃了幾眼,心中又羞又愧紅了眼睛。

瑞王妃話落,就見翠喜帶了幾個丫環請了沈梓她們三人下去。

沈靜倒是沒忍住,在離開前又扭頭看了過去,就見那錦衣男人正在和瑞王說什麼,瑞王臉色好看了一些,咬了咬脣出了院子沈靜就問道,“翠喜,那個站在父王身邊的人是誰?”

翠喜還沒說話,沈蓉就說道,“是啊,怎麼來了外人也不提前與我們說一聲。”這話裡面就多了幾分責怪和怨恨了。

沈梓更是直接問道,“是哪位堂兄嗎?”

翠喜恭順地說道,“今日府中並未來外人。”

瑞王妃帶着沈琦和沈錦進屋中,就有些抱歉地解釋道,“我許久未見錦丫頭,一時欣喜叫丫環上了一壺桃花釀,二丫頭、四丫頭和五丫頭多用了幾杯,剛剛倒是惹了笑話,都是我考慮不周。”

喝酒?在場沒有一個人相信,不過丟臉的又不是自己的妻子,永樂候世子笑着說道,“岳母見外了,都是自家人。”

楚修明也是笑道,“無礙的。”

沈梓的夫君鄭嘉瞿臉色變了又變,到底沒說什麼,不過臉色格外難看。

沈軒和沈熙雖然和許側妃的子女並不親近,可到底也是瑞王府的人,沈梓三人簡直丟盡了臉,沈熙更是連脖子都紅了,小心翼翼看了看面色平靜的楚修明。

瑞王妃倒是像什麼也沒發生過一樣說道,“都坐下吧,讓丫環上菜,今日我特意讓廚房備了你們愛吃的,就是不知永寧伯喜歡用什麼,下次讓廚房備了來。”

楚修明笑得溫雅說道,“我並不挑剔的,岳母喚我修明即可。”

“恩。”瑞王妃看了瑞王一眼。

瑞王這才反應過來,強撐着面子說道,“都坐下吧。”像是什麼事情也沒發生過一般。

因爲少了三個人,丫環就撤去了碗碟一類的東西,等衆人坐下後,酒菜就被一一端了上來,極其豐盛,就像是瑞王妃說的,所有人愛吃的都有準備。

海棠院中,許側妃看着失魂落魄的三個女兒,先送走了翠喜才問道,“這是怎麼了?不是說和王妃一併用飯的嗎?怎麼先回來了?”

沈蓉年紀最小,倒是先恢復了過來,只是看着許側妃問道,“母親,你不是說永寧伯醜陋不堪嗎?”

許側妃皺眉見沈梓和沈靜還是魂不守舍的樣子,不悅地拍了拍她們說道,“難不成我還說錯了?殺人如麻醜陋不堪……”

沈梓並不是真的沒有知覺,她只是因爲太過震驚和悲憤,此時哭鬧了起來,“母親,你騙我!”

“哎喲,這是怎麼了?”許側妃一頭霧水,說道,“別哭了,是不是被誰欺負了?”

沈梓看着母親的樣子,哭的更加傷心了,本來是她嫁給永寧伯的,伯夫人的位置是該自己的,在外面不斷被人讚美的也該是自己,那個夫君應該是自己的啊,“都怪你……應該是我的啊……”

沈靜也哭個不停,和沈梓哭的樣子不同,她是默默的流淚了,想到永寧伯的樣子,她只覺得心中小鹿亂跳,可是想到他已經娶了三姐姐,又是悲傷欲絕,怎麼什麼好事都落到了三姐姐身上。

沈蓉雖然沒哭,可是也覺得難堪,而且她現在還覺得不可思議,明明母親和兩個姐姐都一直告訴她,沈錦嫁的夫君又醜陋又暴虐,邊城又是窮山惡水,可是……眼神微微閃了閃。

等許側妃好不容易弄明白了事情的真相,只覺得被哭的頭疼,說道,“先別鬧了,怕是你們父王……算了,靜丫頭和蓉丫頭,等你們父王來了,記得哭的難過一些,也不用改口,只說看見永寧伯就覺得害怕,知道嗎?”

“知道了。”沈蓉乖乖應了下來。

沈靜低着頭,心中格外不甘。

沈梓哭過以後,咬牙說道,“就算長得好又如何,定是個金絮其外的,他可是殺人無數。”也不知道是說服自己還是說服別人,“而且現在的樣子就是裝出來的,邊城那樣的地方能養出什麼樣子的人,根本連夫子都請到,說不定大字都不識一個。”

除了兒子外,許側妃最喜歡這個長得像自己的女兒,聞言說道,“是啊,前段時間蠻族攻城,沈錦都要和一堆平民住處在一起,簡直丟盡了王府郡主的臉面,想想寫回來的信,盡要吃的。”

沈梓哼了一聲,去一旁淨臉,“誰知道那些人乾淨不乾淨,和一羣邊城的蠻子在一起,一點規矩都沒有,就這還有臉在京城走動?”

被說沒臉在京城走動的沈錦此時正在喝沈琦親手給她盛的鴿子湯,鄭嘉瞿因爲妻子丟人,至今都沒有緩過來,悶頭喝酒也不再說話,而永樂候世子倒是問了楚修明不少邊城的事情,喝了幾杯酒以後感嘆道,“恨不能親手手刃那些蠻族。”

楚修明笑了一下並沒有回答,瑞王也感嘆道,“真是太危險了。”

沈熙崇拜地看着楚修明問道,“三姐夫,我也要和你一起去打那些蠻族。”

瑞王嚇得手抖了一下,杯中的酒差點撒出去,看向了沈熙,沈軒像是沒看見瑞王的失態,只是笑道,“有妹夫的存在,我們才能在京城盡享安寧。”

楚修明搖了下頭,沒有說什麼,只是眼神掃向了沈錦想要偷偷倒酒的手,沈錦感覺到了危險,強自鎮定若無其事的縮了縮手,纔拿着酒壺給瑞王妃還有沈琦的酒杯滿上,然後酒壺重新放到了一邊。

見到沈錦的樣子,楚修明這才移開了眼神回答了瑞王的問題。

沈錦偷偷看了一眼,只覺得楚修明太過兇殘,明明倒酒之前她還看見楚修明沒注意到這邊的,瑞王妃自然看到了這一切,微微垂眸又看了一眼沈琦,心中嘆息還真是個人有個人的緣法。

用完了飯,沈琦就坐在一旁和沈錦說悄悄話,“你說沈梓回去會不會後悔的抓心撓肺?”

“爲什麼?”沈錦一臉疑惑,然後看了一眼明顯喝得有些多,正端着醒酒湯喝的鄭嘉瞿,瞭然的點點頭說道,“恐怕會,也不知道二姐夫回去會不會怪罪二姐。”

誰和你說這個了?沈琦看了一眼沈錦,發現她竟然一本正經的樣子,這種和人聊八卦,卻發現話題不在一個上面的感覺……

“誰和你說這個了。”沈琦嗤笑了一聲說道,“沈梓那脾氣可不是會吃虧的,真要鬧起來,怕是鄭家大公子也不是沈梓的對手。”

“啊?”沈錦扭頭看向沈琦。

沈琦本想說的是當初沈梓哭着鬧着不願意嫁給永寧伯,最終許側妃還把沈錦推了出去,今日她們見了永寧伯的樣子,怕是真的會後悔,可是看着沈錦的樣子,也不想再提這件事了,就說道,“沒什麼的。”

沈錦點點頭,微微垂眸笑得一臉天真,然後看向了鄭嘉瞿,說道,“二姐夫,我聽二姐說你文采極好,特別是寫了一本什麼《詠花曲》,太子還專門讓人買回去收藏呢。”

這話一出,不僅沈琦就是永樂候世子和沈家兩個嫡子臉色也有些奇怪,看了看沈錦後,眼神都落在了鄭嘉瞿的身上,鄭嘉瞿握着杯子的手都快要爆出青筋了,可是見沈錦的神色無辜又單純,一口氣全部落在了沈梓身上,無知婦人,竟然還拿這樣的事情出來炫耀,可不嫌丟人。

沈錦還是一派無知無覺的樣子,有些遲鈍的沒有感覺到屋中怪異的氣氛,只是笑道,“不知道二姐夫能送幾本與我嗎?”

瑞王妃的胳膊輕輕碰了瑞王一下,瑞王虛虛咳嗽了一聲見沈錦看了過來,纔對着沈錦解釋道,“以後莫要提《詠花曲》了,宮中下令訓斥了你二姐夫一番。”

“啊?”沈錦一臉迷茫,“爲什麼?不是說廣爲傳唱嗎?”

“不是什麼好地方,當然沒人會去管。”瑞王不經意地說道。

沈錦更不明白了,看了看瑞王又看了看鄭嘉瞿,許久才,“哦……”

鄭嘉瞿強忍心中的憋屈剛要起身告辭,就見沈錦又開口道,“二姐夫,真的太可惜了,我聽說辭藻極其華美……”她並沒有說是聽誰說的,可是連着前面的話,很容易讓人往沈梓身上聯想,說完還嘆了口氣,“可是爲什麼會被訓斥呢?”

楚修明也看向了瑞王,倒是永樂候世子壓低聲音說道,“三妹夫還是不要多問的好,二妹夫詠花詠的可不是真花,傳唱的地方自然也正經不到哪裡去了。”

沈琦也說道,“三妹妹剛剛回京,自然不知道這些,二妹夫莫要見怪纔是。”

鄭嘉瞿看着沈錦的樣子,覺得還真怪不得她,只得咬牙點頭。

沈錦這次覺得不對了,臉色白了白,有些惶恐地看了看瑞王,又看了看楚修明,最終看向了鄭嘉瞿,起身行禮杏眼中滿是歉意說道,“二姐夫,我是真的不知,若有得罪請莫見怪。”

“與你無關。”鄭嘉瞿看着沈錦像是驚慌小鹿一樣的神色,心中一軟,就連眼神都柔和了許多,“想來只是三妹妹喜歡詩詞,我那還收藏了許多不錯的,到時候送與三妹妹鑑賞。”

楚修明眼睛眯了一下,笑道,“那就麻煩二姐夫了。”

沈錦不再說話乖乖縮在了沈琦的身邊,就像是一隻剛出殼的小鵪鶉。

第098章第139章第148章第025章第122章第071章第096章第130章第065章第099章第072章第127章第077章第134章第138章第120章第134章第002章第138章第103章第88章 補全第091章第041章第023章第127章第029章第080章第048章第087章第010章第099章第073章第098章第029章第071章第053章第059章第010章第039章第089章第091章第074章第053章第084章第009章第010章第077章第036章第108章第040章第053章第043章第091章第110章第145章第093章第070章第093章第134章第045章第031章第015章第026章第131章第082章第133章第045章第52章第067章第042章第094章第077章第014章第076章第010章第091章第033章第099章第005章第070章第008章第141章第068章第080章第140章第138章第003章第061章第018章第034章第061章第094章第128章第107章第85章第028章第057章第055章第019章第057章
第098章第139章第148章第025章第122章第071章第096章第130章第065章第099章第072章第127章第077章第134章第138章第120章第134章第002章第138章第103章第88章 補全第091章第041章第023章第127章第029章第080章第048章第087章第010章第099章第073章第098章第029章第071章第053章第059章第010章第039章第089章第091章第074章第053章第084章第009章第010章第077章第036章第108章第040章第053章第043章第091章第110章第145章第093章第070章第093章第134章第045章第031章第015章第026章第131章第082章第133章第045章第52章第067章第042章第094章第077章第014章第076章第010章第091章第033章第099章第005章第070章第008章第141章第068章第080章第140章第138章第003章第061章第018章第034章第061章第094章第128章第107章第85章第028章第057章第055章第019章第05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