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8章

楚修明兄弟兩個回來的時候,工匠已經把院子弄好了,直接從將軍府撤離了,而沈錦住的院子並沒有工匠來修理。

不僅如此,每天楚修明的那個院子都有下人進進出出不斷的忙碌,就算是楚修明回來了也沒有停止,而安平和趙嬤嬤臉上帶着喜氣。

沈錦坐在窗戶邊,看着外面心中隱隱有個猜測,卻又覺得自己的猜測有些……不切實際,可是難免還是有些期待。

其實沈錦有些弄不明白誠帝的心思,在收到了兩個使者的摺子沒多久,糧草輜重就被運送了過來,是看見了邊城的描述心軟了?沈錦覺得不可能,其實她很多事情都弄不明白,就像是我爲什麼邊城被圍困這麼久,朝廷卻沒有派人來救他們一樣。

邊城的失守不僅僅意味着邊城所有的人都要被殺死,更意味着天啓危險了,邊城是保護着天啓最重要的地方,誠帝不會不知道,功高震主嗎?

沈錦都不敢再往下去想。

“夫人,瑞王府派人送東西來了。”安平聽見小丫環的傳話就出去了,聽了小廝的話,就趕緊過來說道。

沈錦猛地扭頭看向了安平,什麼功高震主都被她拋之腦後,說到底不過是沈錦沒事做纔開始琢磨這些,“走。”

“聽說瑞王妃還派了管事來。”安平扶着沈錦的手往外走去,悄聲說道,“夫人要見見嗎?”

“恩。”沈錦開口道,“想來母妃他們也該收到了我送去的東西,也不知道大姐生了男孩還是女孩,我出嫁前大姐就傳了喜訊。”

安平見沈錦露出了笑容,就說道,“一會夫人問問就是了。”

瑞王妃派來的是瑞王府中的二管事,也是瑞王妃陪嫁過來的,因爲猜到沈錦是要見人的,所以將軍府的人直接讓二管事在客廳等着了。

沈錦過來的時候,二管事趕緊放下了茶杯行禮道,“給伯夫人問安。”

“快起來。”沈錦笑着說道,“母妃可有信給我?大姐的孩子是男孩還是女孩了嗎?”

二管事並沒有急着回話,而是等沈錦坐下後,這才起身恭聲說道,“回伯夫人的話,王妃和陳側妃、世子妃都給伯夫人寫了信。”說着就拿過桌上的木盒,雙手捧着。

安平過去把木盒接了過來,遞給了沈錦,沈錦打開一看,裡面是厚厚的一摞信,臉上的笑容藏也藏不住,手指在信上摸了摸,才勉強忍着不當面拆開,問道,“那大姐呢?”

二管事臉上露出悲痛的表情,跪在地上哭道,“回伯夫人的話,世子妃小產了。”

“什麼!”沈錦臉色一白,看向二管事,“怎麼可能。”

二管事不敢開口,趙嬤嬤卻看出來了,恐怕這裡涉及了永樂候府的陰私,端了紅棗茶給沈錦,柔聲勸道,“夫人先緩緩,想來瑞王府的管事也無法探知永樂侯府的消息。”就算知道也不能說。

沈錦喝了一口才說道,“二管事快起來,是我太過心急了。”

二管事擦着淚站起身說道,“世子妃也時常唸叨着伯夫人,說在王府中和伯夫人關係最好,若是世子妃知道伯夫人這麼關心她,定會暖心的。”

沈錦還記得當時大姐很期待孩子的出生,她在出嫁前還給孩子做了小衣,特意問了母親知道小孩皮膚嬌嫩,就沒有繡東西上去,還把線頭都給縫好……可是孩子怎麼就沒了呢?大姐身邊不是有母妃安排的人嗎?

“聽翠喜說,王妃和側妃一起看了伯夫人的信,還哭了一場,還特意把府中御貢的碧梗米收拾了出來,都給伯夫人送來了。”二管事開口道。

沈錦愣了一下,才說道,“安平和二管事一併去把那碧梗米送到我房中。”瑞王妃不是一個喜歡說廢話的人,每句話自然有她的意思,專門讓二管事把這米點出來,怕是不簡單。

“是。”安平沒有多問直接應了下來。

二管事掏出禮單遞給了安平,安平再送到了沈錦手裡,“王妃、陳側妃、世子妃、許側妃以及四姑娘、五姑娘都給姑娘備了禮。”

“恩。”沈錦聞言說道,“除了吃食送到廚房外,其餘的都送到我院內。”

二管事不再開口,安平跟着二管事離開了,專門去盯着那碧梗米,沈錦沒有起身回院子發了一會呆才說道,“嬤嬤,夫君在忙什麼?”

“回夫人的話,將軍怕是在書房中,今日並無要事。”趙嬤嬤聽出了沈錦的意思,說道。

沈錦應了一聲,親手抱着裝着信的木盒說道,“讓人和夫君說一聲,來我院中一趟。”

“是。”趙嬤嬤當即吩咐了一個小廝,自己陪在沈錦的身邊。

沈錦帶着趙嬤嬤走在回去的路上,也沒了來時的歡快,“孩子,怎麼就沒有了呢?”

趙嬤嬤溫言道,“不如等夫人回去看看世子妃的信,說不得世子妃信上已經寫了。”

“大姐成親好多年,才懷上的孩子。”沈錦雙手緊緊抱着木盒,“最是寶貴不過,母妃不僅安排了人還專門在宮中請了擅藥理的嬤嬤去……”

趙嬤嬤也不知道怎麼說好,她離開京城多年,並不知永樂侯府是個什麼情況,不過從二管事的表現可以看出,怕是這事情不簡單。

楚修明是知道京城送了東西來的,可是沒想到沈錦會直接請他一併過去,放下手中的書卷,他就往沈錦的院子走去。

如果沈錦進了楚修明現在的院子定會驚奇,因爲這裡每一處都是按照她的心思來修建的,甚至還在角落圍了一圈專門養兔子的地方,有些比沈錦所想的還要精緻細膩。

沈錦回到臥房,就打開了盒子,想了一下先找出了沈琦的信,沈琦很關心沈錦的情況,還直言若是差了東西就儘管和她說,謝了沈錦送她的禮雖還沒見到光看就知道每樣都貼心,沈琦並沒有怎麼提她在永樂侯府的事情,也是在最後才寫了孩子的事情。

只說孩子流下來的時候,已經是個成型的男嬰了,剩下的並沒多說,倒是寫了一首詩,上面隱隱有淚痕。

其實就算沈琦不說,沈錦也猜到了一些,還沒等她落淚,楚修明就過來了,他把小不點也帶了過來,看着朝自己撲來的小不點,沈錦擡頭看了看一身月牙色錦袍的楚修明,那些醞釀出的難過和悲傷一下子被噎了回去。

沈錦想了想,覺得再哭也不好看,就吸了吸鼻子不哭了,楚修明看了趙嬤嬤一眼揮了揮手,趙嬤嬤行禮後就要退下,沈錦說道,“嬤嬤,讓人把碧梗米的箱子先擡進我屋中,這是禮單,你給分下,該收起來的就收起來,該用的就拿出來用,吃的全部放到廚房,今晚選了那些海鮮來吃。”

“是。”趙嬤嬤一一應了下來,見沈錦沒別的吩咐了,就拿着東西離開了。

沈錦先把信放到盒子裡,然後彎腰把小不點抱到懷裡,纔看着楚修明,雖然剛剛沒哭,可是沈錦的眼睛也有些紅,顯得有些可憐巴巴的感覺,楚修明挑眉看了一下被拆開的信。

“你自己看吧。”沈錦說完就把信塞到了楚修明的手上。

楚修明也沒有拒絕,絲毫沒有覺得看自家小娘子的家書有什麼不對,沈錦也沒覺得不應該給楚修明看,反而把小不點放到了地上,又拿了繡球扔給它,讓它自己玩,誰知道小不點直接叼着繡球出去了,沈錦趴在窗戶上看去,才發現它竟然直奔着兔子窩去了,也就不再管了。

沈錦又拆了瑞王妃的信看,瑞王妃叮囑她好好照顧自己,也要好好照顧楚修明,說了一些家中的事情,都是一些家長裡短,其它事情並沒有多提,沈錦有些疑惑地說道,“母妃這是怎麼了?以往母妃不是這麼……可是信中怎麼竟是一些誰家娶了兒媳,誰家納了小妾,誰家娶了繼室一類的,還有聖上給幾個皇子選妃的……”

楚修明已經看完了沈琦寫的信,聽見沈錦的話,眼神閃了閃看着她,沈錦識相的把信交到了楚修明的手裡,看完了一遍後,楚修明心中肯定了他的猜測,這信果然不是寫給沈錦的,而是寫給他的,通過瑞王妃這些看似家長裡短的事情,楚修明心中已經大致畫出了一個京城最新的關係圖,不過瑞王妃爲什麼要這樣做,還是她知道了什麼?

沈錦把信交給了楚修明以後,就不再管了而是看起了陳側妃寫給她的,陳側妃只說她在瑞王府一切都好,讓沈錦好好照顧自己,不讓沈錦再給她送東西了,以後就算送也只給瑞王和瑞王妃送就可以了,剩下的全部在叮囑沈錦,還親手給沈錦做了幾身衣服,因爲不知道沈錦現在的身高,只能估摸着做,都坐的大了一些,讓沈錦不合身了找人修一修……

陳側妃一片慈母心,甚至不敢多問沈錦在邊城好不好,就怕問得太多讓沈錦心裡難過。

看的沈錦再也忍不住默默落起了淚。

沈錦哭的時候是悄無聲息的,默默低着頭落淚,還時不時自己用帕子擦擦,看起來又嬌氣又可憐。

楚修明坐到沈錦身邊,摸了摸沈錦的臉說道,“你不是想找個孩子放在你母親名下養着嗎?”

“不要女孩。”沈錦邊哭邊要求道,帶着濃濃的鼻音,“母親有我一個女兒就夠了。”

楚修明應了一聲,“我會安排的。”

“哦。”沈錦還是哭個不停,“我都想母親了。”

楚修明有些心疼,可是他不是一個會安慰人的性子,沈錦主動靠到了楚修明的懷裡,眼淚往他衣服上擦,“母親從來不逼着我喝紅棗茶,都會做紅棗酪給我吃……”

“……”

作者有話要說:“……”不知道說什麼好的將軍大人!總覺得白心疼了!

給朋友的文掛個推薦,她特意讓我說,她的坑品很好。。我覺得我的坑品纔是最好的啊。

【文案】

舉國上下都知道,皇后在大婚前夜被毒死了,

皇帝過不去那道坎,後宮形同虛設。

突然有一天,皇帝破例了——

被召幸的那衛妁,還是弒後兇手的女兒。

霍誠仰天長嘯:朕對不起小酌啊……

小酌的魂魄在衛妁體內呼喊:我就是……小酌啊……

第101章第017章第116章第022章第119章第026章第094章第139章第049章第060章第086章第126章第134章第056章第124章第128章第060章第024章第080章第020章第005章第120章第070章第084章第096章第059章第062章第067章第024章第104章第078章第066章第084章第080章第024章第114章第100章第059章第116章第117章第100章第100章第105章第002章第013章第131章第044章第021章第113章第089章第005章第142章第054章第099章第142章第063章第096章第124章第013章第106章第012章第126章第016章第116章第123章第089章第007章第101章第109章第071章第015章第142章第009章第065章第040章第012章第128章第008章第086章第52章第044章第073章第081章第005章第001章第138章第019章第070章第030章第026章第018章第007章第015章第117章第097章第133章第026章第021章第120章第108章
第101章第017章第116章第022章第119章第026章第094章第139章第049章第060章第086章第126章第134章第056章第124章第128章第060章第024章第080章第020章第005章第120章第070章第084章第096章第059章第062章第067章第024章第104章第078章第066章第084章第080章第024章第114章第100章第059章第116章第117章第100章第100章第105章第002章第013章第131章第044章第021章第113章第089章第005章第142章第054章第099章第142章第063章第096章第124章第013章第106章第012章第126章第016章第116章第123章第089章第007章第101章第109章第071章第015章第142章第009章第065章第040章第012章第128章第008章第086章第52章第044章第073章第081章第005章第001章第138章第019章第070章第030章第026章第018章第007章第015章第117章第097章第133章第026章第021章第120章第108章